新国志

有关新加坡政治、社会、文化的报道、分析与评论

Posts Tagged ‘华语

“语言污染”进入新加坡日常生活,很危险

leave a comment »

郭振羽博士(南洋理工大学终身名誉教授、新跃社科大学学术顾问)     2017-8-6
http://www.yan.sg/henweixiangshenghuo/

语言污染事件变得如此普遍,好像人们都已经不那么敏感了。更危险之处在于:当这种“污染”变成了日常生活的一部分,人们极有可能开始对其“免疫”。到那时候,污染就会变得更难清理。

相比我所知道其它社会,新加坡可说是最为关注语言及其相关问题。

语言、族群还有宗教,在新加坡这个多元社会里,一向被审慎对待;而双语,也一直被认为是新加坡教育体系的基石。

新加坡相当持久地推广语言,每年都举办“讲华语运动”活动,至今已有37年历史;除此之外,马来语理事会年年举办“马来语月”,淡米尔语理事会则有“淡米尔语节”,来推广各自的母语。甚至还有“讲正确英语运动”,目的就为推广英语的“正确”使用。

为了推广双语,新加坡还在2011年设立了李光耀双语基金,筹款1亿新币用于资助学习母语和英语的项目和计划。

为了提升翻译质量,大学纷纷提供笔译和通译的学位项目。南洋理工大学的第一批笔译与通译专业的硕士刚刚毕业;新跃社科大学(也就是之前的新跃大学)则才庆祝了笔译通译学士项目的创办10周年。

总体来看,新加坡似乎是个沉湎于语言、语言标准以及与语言相关议题的社会。

然而,翻译和语言使用中的错误却屡见不鲜。最新的例证,就是在2017年讲华语运动的启动仪式上用了错字。当时,中文字“读”被错误打成了“渎”,原本是“读书”的意思,却变成了“藐视”。虽然这两个字,看起来像得不得了,但这个错误在华社看来,依旧不可饶恕。因为这件事恰恰发生在推广正确使用华语的活动中,它引发了不少争议乃至嘲讽。 阅读更多 »

Written by xinguozhi

八月 10, 2017 at 1:45 下午

教我如何不想它

leave a comment »

从夜暮到黎明     2017-7-21
http://navalants.blogspot.sg/2017/07/blog-post_21.html

中文被边缘化是本地大环境的格局,使用中文的人士普遍认为本地中文顶多只剩黄金十年,当最后一群能够自信地驾驭中文的华校生老了,没有太多精力了,就到了“帘卷西风,人比黄花瘦”的时刻。结局是否如此,十年后我们若能相逢,再把酒追探昔日事。

读是个常用字,渎则是个贬义字。(图片来源:互联网)

2017年度华语运动开锣,活动宣导的大标语“听说读写”的读,竟然变成为亵渎的“渎”,活动主宾傅海燕(文化、社区及青年部长)被安排站在“渎”后,非常戏剧化。

“读”是个简单的中文字,可是精英们竟然无法分辨“读”与“渎”,除了凸显中文程度惨不忍睹,审查机制严重疏漏外,社群网络纷纷热议,认为这项失误等于是在亵渎华人文化。这类一年一度的中文活动形式远远大于内容,更何况用错了这么普通的文字的,正是鼓励国人使用标准华语的单位。

国会“仪”员的笑话。(图片来源:互联网)

眼尖的网民传阅了另一则盛港西国会议员蓝彬明访问选区的告示,蓝彬明的身份为国会“仪”员,有人讽刺国会需要殡仪员,将中文送入火化场;有人认为新加坡已经失去对中文的尊重,需要一名“礼仪员”来指导等。

这些事件使我想起2013年9月所发表过的心声,对本地使用中文的人士不受尊重,表达了个人看法。当时本地中文媒体都跟进了,多个国际平台亦转载了相关讯息。政府当然必须摆出架势,多名部长出面,说要提高中文与翻译水平等,轰轰烈烈地推出一系列宏观的“补救措施”。舆论压力过去后,一切都恢复“正常”。这是过去数十年来新加坡的政治生态。

南大初建时

爱过才知情重,这种情意结不是“精英”所能理解的。

一群印刷工友到兴建中的南洋大学参观,背景为文学院。1955

我在个人收藏中找到了一张颇具时代意义的旧照,照片中的印刷工友来自水仙门禧街(Hill Street)的德盛印刷所,以及中华总商会对面禧街与陆佑街(Loke Yew Street)交界的中南印务所。背景为南大文学院。

其中一位尚健在的老人家说,工友们对使用中文的东南亚第一所中文大学充满期待。民间创建的南大的泥潭多过建筑物的时候,已经兴致勃勃地前往参观,并为贡献了自己微薄的薪水而深感自豪。

如今,照片中多人已不在人间,如果知道当下的南大食阁与超市禁用中文,不准播放贺年歌曲,是否会从某处跳出来?阅读全文»

锺达成的独角戏《根》:新加坡人寻找“中国根”的意义与无解

leave a comment »

雷慧媛    2017-6-30
https://asean.thenewslens.com/article/72186

失根的情况不仅突显在语言,也在文字。锺达成说,一名香港的网友看到他把姓氏“鍾”写成简体字的“钟”之后,便回复:“你的根既然已经被阉割了,还寻什么根呢?”

照片提供:十指帮剧场

新加坡人,总是把“寻根”说得太过容易。

上星期五,搭了好长一段车程到淡水山上的云门剧场,观看同样来自新加坡的“同乡”-锺达成的独角戏《根》。说来惭愧,在新加坡都几乎不看新加坡的剧作,五月时观看王嘉明导演的《血与玫瑰》,方才得知锺达成这名优秀的编导与演员。

在这出独角戏中,锺达成以普通话、广东话、马来语等所组成的“新式”语言与口音,来描述作为一名“离散”的新加坡华人,到广东台山寻找曾祖父故乡的经历。不能说是回返,因为大多数新加坡华人,从来没有到过祖先的家乡。与其说是“寻根”,不如说是锺达成为了想要厘清有关于祖母向他叙述的,曾祖父自1929年移居新加坡前后所发生的家族“荒诞”史。

戏剧开场,听到锺达成说家族来自台山,我的亲切感油然而生。与表演者的亲密感已不仅是他来自于新加坡,也因为我的祖先亦来自广东台山。锺达成说,大人们会跟小孩说广东话,如果想要说一些不让小孩听懂的话语,就会切换语言,说起“四邑话”。

照片提供:十指帮剧场

我脑中立刻浮起:何谓“四邑话”?我们家不都说广东话吗?“四邑”指的是广东新会、台山、开平和恩平四个地区,在这些地区,大多数人们说的,非广东话,而是“四邑”方言。锺达成尽管听懂四邑话,却不会说,也因此,他在剧中转述台山乡亲的话语时,念出来的是中文。 阅读更多 »

Written by xinguozhi

七月 15, 2017 at 3:03 下午

讲华语运动,算了吧

with 6 comments

大腹豪     2017-7-13
http://blog.omy.sg/shihhow/archives/3498

我说的,我负责。

我曾当过两年“讲华语运动“的创意小喽啰。

那时一直持续担任组织工作的是 National Library Board(请别问我为什么是 NLB 来负责组织每年的讲华语运动,我真的不知道)。

(据知现在负责的换成是 NHB – National Heritage Board)

然后 NLB 里头的一高层女子一直不满我们开会时使用华语(其实会议开头时都中英并用,但渐渐的就转为华语,毕竟我们都是华人嘛,搞的又是“讲华语运动”),但该 NLB 女高层组织了讲华语运动那么多年,却一句华语也不肯说,因为她完全不会(身为运动负责人之一却不响应?个人觉得她只是为指令而工作,根本对这项任务不上心)。

而且!她还发密函上告政府高层,说英语才是行政语言,投诉我们开会时使用华语,是违背政府政策。我靠!二靠!三靠!有这种人存在,一就是继续把讲华语运动温温吞吞地推行到一百年(然后宣布“讲华语运动”昂然迈进一百周年!),二就是算了吧,现实环境是这样就这样了……

我不知道她现在是否仍然在位(应该没了)。

这事我当时曾发布在 omy 的敝 blog 里,但因为某些压力原因,所以被逼自己主动撤下;但小弟我已活到这个无所畏惧的年纪了,就只想说真话。

但只要有类似这种完全不懂或半懂的高层或委员存在于推广华语理事会里……

呵呵呵~~~你懂的。

Written by xinguozhi

七月 13, 2017 at 9:21 下午

方言巨人太阿倒持

leave a comment »

陈伯汉    2017-5-10
怡和世纪 2017年2月–2017年5月号 总第31期

岁月老人依然大步流星,准备迈入本世纪之际,方言巨人竟然挥拳重创自己,至今存亡未卜;或者套句古语来勾勒:堪比太阿倒持的悲剧,足令万紫千红为之掉泪。(语出《旧唐书•陈夷行传》:“自三数年来,奸臣窃权,陛下不可倒持太阿,授人鳟柄。”太阿,宝剑名。倒拿剑,剑柄授人;比喻大权交给别人,自己反受其害。——编者按)

厦语话剧“请到我家来”1972年10月到大巴窑,粉丝在主人家门口送礼物给张维明(打领带者)和小生演员蔡建泰。(照片由作者提供)

我说的方言巨人是丽的呼声,本文择其一二要者概述。这家英国商人创办的有线电台,在二战结束后不久,把业务拓展到东亚,首先在香港风生水起,接着于1949年前来新加坡,打下坚实基础后,一路进军吉隆坡、怡保和槟城,都有连带关系。

“丽的”开始在新加坡呼声,多赖华语和粤语的说唱节目发力,尤其以唱更劲。华语流行歌曲二战前就已一枝独秀,战后的香港更是蓬勃发展;文艺歌曲也有一定的数量。粤语则有马师曾、红线女、新马仔、任剑辉、白雪仙等粤剧名伶为号召,听迷成千上万,历久不衰;他们只要一人亮相丽的呼声,观众可以挤爆冷气礼堂;粤语流行歌曲领域也不遑多让,红星也经常受邀来访。

至于说部节目,我且撂下华语不谈,因为可以另成篇章;但是华语组的一位杰出主持人却不得不提,她是湖南籍贯的盛明,原名盛梅,是开台四大美人之一,我叫她盛先生,听众昵称盛姐姐。1950年代丽的呼声的“招牌”节目当首推《一斗金》,第一、这是最早的商家特约节目之一,奖金可观;第二、这是用华语和厦、潮、粤语进行的猜答节目,盛明一人独挑,她的流利方言,听众无人不赞。这个节目,基本上可以定性为方言节目,创下那个年代的最高收听率!

粤语方面,当以戏剧化小说最为人称道,那是香港丽的呼声源源不断供应的重头戏,所吸引的听迷不限于广东人,他们应该还记得锺伟明与艾雯,这对空中情侣的名气可不输给后来的周润发与郑裕玲。可以这么说:从一开始到70年代末,粤语戏剧化小说一直独领风骚;新加坡的广东人口比例在华族中其实排第三,但是华人会讲粤语的竟比潮语还多,这要归功港产的广播剧与电视剧。 阅读更多 »

Written by xinguozhi

五月 10, 2017 at 4:29 下午

“多语的世界是开放的!”

leave a comment »

李楚琳    2017-3-31
怡和世纪 2017年2月–2017年5月号 总第31期

李楚琳

(李楚琳在一个深具华文背景的家庭中长大,大学主修中国史和东南亚史,是新加坡双语精英代表性人物之一。她在1985年大学毕业后就加入博物馆当研究员,先后参与或负责历史博物馆、亚洲文明博物馆、土生华人博物馆的策展工作,并于2003年成为国家博物馆115年来的首位女馆长,率领博物馆展开历史性大翻新,前后在各所国家级博物馆积累了近三十年丰富的研究与策展经验。2014年她离开国家博物馆,出任新成立的新加坡艺菀有限公司总裁,负责筹划历届新加坡国际艺术节,兼管理位于前国会大厦的艺菀艺术中心、月眠路艺术中心和阿里哇街艺术中心,去年12月她正式离开艺莞总裁的职位,结束了31年的公务员生涯。

2016年3月李楚琳接受《怡和世纪》采访,在评论我国的文化艺术建设时指出,我们面对一个很大的语言障碍,那就是我们以英语为共同语而留下的后遗症。为了配合本期《怡和世纪》的专题,她再次应邀,就几个有关我国语言演变的问题,通过与编者的来往电邮与读者分享她的观察与思考。——编者按)

1. 你是出身传统书香世家的双语人才,能否谈谈你与方言的机缘;在你成长的过程,方言对于你的人文素养是否有及有过怎样的影响;你曾否在任何时候感觉过,方言的使用影响了你对双语的学习与掌握?

我的父母是本地出生的潮安人,他们说的潮州话都很标准。不过他们也是战后华校生,认识拍拖的时候都只讲华语,因此我的母语的确就是华语,也就是说我自出世后,父母对我只说华语。周围的亲戚在1960、1970那个年代讲的主要还是潮语,而我与长辈交谈也用潮语。初时每当我讲华语,有些亲戚会觉得有点稀奇,不过久了也有些长辈反而会迁就我,跟着我以华语谈话,也许我说的潮州话太涩了,他们觉得很难听很难受。我在一个多语的环境里长大,很自然地也跟着邻居学了福建话和广东话。我母亲是华文教师,不过家父最有语言天分,他当过广播员,华语纯正,对我的要求自然也很高。他小时候念启发小学,听得懂客家话。由于潮州话与福建话相近,爸爸当然也能把福建话说得头头是道。至于他那口港式粤语,我到现在还不知道是哪里学来的。那时掀起学马来语的浪潮,他也去学了,而且马来话说得很不错,至少能够与马来邻居谈天说地。后来因为工作上的需要,他居然也学起英语,讲得够流利的。在爸爸豁达开通的语言政策影响下,我们从未有过排斥他语的概念,也许就是早年有了这种与方言的接触和运用,才刺激了我的语言细胞吧! 阅读更多 »

Written by xinguozhi

三月 31, 2017 at 6:00 下午

文明?!混蛋?!

with 15 comments

潘耀田    2017-3-17
http://phoonyewtien.blogspot.sg/2017/03/singlish-1-singlish-2-3-singlish.html

最近在网上论坛《新国志》读了两篇有关本地语言景象的文章——《Singlish 羞耻与否是假议题》以及《吃饱没?对不起,华文华语仍在挨饿!》于心有戚戚焉!

引起一点“感情”最主要还不是这两篇文章本身,而是一些有关这两篇文章的回响,其中有感性的,也有语言暧昧古怪的。

针对《吃饱没?对不起,华文华语仍在挨饿!》,有署名“文明人谈真实”者说:

1) 其实在新加坡的历史来说,福建话应该提升为第五官方语言,在早期各族同胞多少都会点福建话,海关,警察,护士,等都以福建话+马来语为岛民的通语,这是本国的独特人文文化遗产,需要发洋光大。可以用罗马字拼音来写福建话。就如韩语与日语那样。

其实Singlish发展下去,福建话以罗马字体的活力就会慢慢的浮显出来了, 就如韩日越文那样的生命力突显出来。

就算是所谓的(新加坡)岛民的通语,为何来自中国的福建话须要向韩越日语看齐,用罗马字拼音来写?如果提议者还是个华人,这是否比数典忘祖更恶劣?!

2) 标准英语是新加坡国族的普通话( 国族通语)与上层建筑的行政语文。

就直截了当说英语是新加坡官方行政语言好了,何必牵扯什么令人联想起中国的“普通话”?

3)新式英语 (Singlish) 与新式华语只是新加坡的独特方言。

对不起,所谓方言,是一种有深远文化底蕴语言的其中一个支流,Singlish充其量只是一种肤浅混种式的语言,它的“独特”可能在于它的“不认真”以及没有真正可以值得骄傲的文化底蕴,我们或许不必排斥它,甚至觉得有亲切感,但真的能因而感到自豪吗?!阅读全文»

Written by xinguozhi

三月 17, 2017 at 11:47 上午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