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国志

有关新加坡政治、社会、文化的报道、分析与评论

Posts Tagged ‘南中国海仲裁案

李显龙为何没有去北京参加“一带一路”峰会?

with 2 comments

南洋视界    2017-5-21
http://news.nanyangpost.com/2017/05/21.html

新加坡《星期天时报》(The Sunday Times)就总理李显龙未出席一带一路峰会而引起国民的各种猜测,发表了一篇观点版文章。

上周,一带一路峰会在北京召开,29国领导人出席会议,其中包括7个东盟国家的领导人。新加坡则是由国家发展部部长黄循财代表出席。

就此,出现了两种猜测和解读:中国怠慢了新加坡;新加坡不想参与峰会。

文章指出,黄循才对此已经做出了澄清,在5月16日接受访问时表示邀请是由中方所决定。

文章写道,这意味着,李显龙并没有收到邀请,是中方怠慢了新加坡。

文章对黄循才即时出面摆正事实的做法表示支持。文中指出,信息不足的情况常常会引起国民蜂拥而至的猜测,而外交事务本身具有的不透明性,也为他者提供了操纵感知的机会。

文章引述新加坡前外交部常任秘书比拉哈里•考斯甘(Bilahari Kausikan)在脸书上的一文,提醒新加坡国民不要陷入外国势力的“心理战(psychological operations)”。

实际上,中国中共政治局委员中共中央组织部部长赵乐际在16日时与李显龙进行了会面。

据文章引述,考斯甘对此评论道:“故事的寓意就是要保持冷静。心理战只有在对方不冷静的情况下,才能得手。”

就此,文章指出了中新关系中的3个迷思以及其中包含的错误信息,并进行澄清。 阅读更多 »

究竟为什么,要扣押新加坡的装甲车?!

with 5 comments

南洋视界    2017-1-13
http://news.nanyangpost.com/2017/01/13_5.html

新加坡在南海争端上的立场、以及与美国等西方国家的友好关系,使它成为了中国批判的对象。《南华早报》对此进行了分析。

文章指出,中国一名将领呼吁对新加坡进行制裁、《环球时报》呼吁在新加坡“越界”之时对其采取强硬措施、而中国外交部不仅对新加坡的南海言论发表直接反驳、也采取措施在香港扣留9辆新加坡装甲车。

此外,原定在去年12月举行的年度中新双边合作联合委员会(JCBC)十三次会议,没有如期举行。《南华早报》此前报道也指出,北京通过加强银联的管制以打击资金外流的措施,可能波及新加坡赌场。

中新关系骤然恶化,许多新加坡人都很困惑、也很担心。

《南华早报》分析道,其实中国外交部发言人陆慷已在媒体发布会上提供了线索。陆慷曾提醒所有国家尊重“一个中国”原则,并要求“相关方”尊重香港法律。

文章指出,这意味着扣留新加坡装甲车的决定与台湾有关。而这批装甲车被扣留之前正是刚完成在台湾的训练,并在被运回新加坡的途中。

虽然新加坡与台湾的军事合作已有长久的历史,但文章指出,这段军事关系建立的当时,中国还处于“改革开放”之前。而如今,时代已变化。 阅读更多 »

外交学人:新加坡不能再错误解读亚洲地缘政治

with one comment

南洋视界      2016-12-14
http://news.nanyangpost.com/2016/12/14_14.html

由于共同的文化背景,中国人以前从新加坡感受到的亲切感,比任何其它东南亚国家都多。而中国外交官也经常通过新加坡在东盟内表达他们的意见。但是,这种信任已经受到损害,而马来西亚和菲律宾等其它国家现在已被中国视为更好的合作伙伴。

2016年,新加坡与中国的关系恶化。

剑桥大学发展研究中心的迈克尔•泰 (Michael Tai) 于《外交学人 (The Diplomat) 》撰文分析,新加坡总理李显龙可能低估了南海对中国的重要性。

文章列举了涉及中新关系的近期事件:首先,新加坡于7月对南海仲裁案裁决的支持惹恼了中国。然后,于9月在委内瑞拉举行的不结盟运动峰会上提议将裁决结果纳入最后文件中。这都引起了中国的不满。虽然新加坡驻华大使罗家良否认有在峰会上提及南海问题,但是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耿爽坚称“某个国家”试图在峰会中绊倒中国。此后在11月,香港海关扣留了9辆新加坡武装部队的装甲运兵车。

文章指出,鉴于新加坡以前与中国的特殊关系——由李光耀和邓小平开始的中国领导人所精心培育出来的——新加坡在东盟国家中曾是独一无二的。

自1990年建交以来,新加坡与中国发展了强大的贸易、金融和投资关系。2013年,新加坡在中国的投资达到72.3亿美元,成为中国最大的投资者。中国则于2014年成为新加坡最大的贸易伙伴,双边商品贸易额达到860亿美元。值得注意的是,新加坡也是中国在亚洲的首要投资目的地。

但是,新加坡也与美国建立了紧密的经济和安全联系。美国是继中国之后,新加坡第二重要的贸易伙伴。另外,新加坡开放的投资政策和高度发达的商业基础设施,也吸引了来自美国的大量投资。文章指出,已有超过1300家美国公司在新加坡进行投资,并有超过300家公司在新加坡设立了地区总部。同时,美国与新加坡的安全关系可追溯到20世纪60年代,而当时新加坡积极支持美国在越南的战争。

新加坡作为一个岛国,被夹在马来西亚和印度尼西亚两个更大的国家之间,同时也对北越和中国的共产主义感到恐惧。共产主义于1975年在印度支那取得胜利、以及越南于1978年对柬埔寨的入侵,让新加坡更加确定美国应在东南亚的安全中发挥作用。新加坡第一任总理李光耀理解到“有强国支持”的重要性。而由于新加坡的战略空间有限,新加坡一直把美国视为安全担保人,虽然这没有得到官方承认。 阅读更多 »

中新关系不应有“半官半媒”的尴尬

leave a comment »

张锋(澳洲国立大学国际关系学系研究员、中国南海研究院兼职教授)    2016-10-12
http://www.ftchinese.com/story/001069671?full=y

中新“书信事件”成为《环球时报》“媒体外交”的显赫例子。但媒体宣传在中国外交中地位上升是好事吗?

最近发生在新加坡驻华大使罗家良和《环球时报》之间的所谓的“书信事件”,在中新关系史上颇不寻常。它突出体现了中新关系目前存在的一些问题,也反射出中国外交呈现出的一些新状态和新趋势。分析并反思这些问题和趋势,不仅对处理磕碰中的中新关系有益,也可启发对中国周边外交的一些思考。

此次“书信事件”体现出的最直接的问题,是双方在“这一事件的关键到底在哪里”这一根本性问题上,出现了认知的错位与沟通的障碍。罗大使认为《环球时报》的报道存在事实性错误:新方并没有在不结盟运动峰会上提南海问题或南海仲裁案。他因此想通过他所知道的事实来驳斥这篇报道,以便让《环球时报》、中国政府和民众、甚至关注这一事件的其他国家,了解事件的真相。

但是,《环球时报》总编辑胡锡进最关心的却似乎并不是罗大使所谓的事情真相,而是新加坡在不结盟运动峰会上表现出来的针对南海问题的态度和意图。胡总编也为报道的真实性进行了辩护。但他是“醉翁之意不在酒”,他真正想和新加坡说的是,新加坡在南海问题上做过头了,已经损害了中国的利益。

罗大使大概尚未认识到胡总编的这一“真意”,因此在第二封信中依然在强调事实的真伪,并认为胡总编在其信中对新加坡南海政策的解读与事情真相无关。从“技术”层面看,罗大使是对的;但在政治层面,他不免已经“失之毫厘,去之千里”。

胡总编(估计不少政府、学界和民间人士也是如此)并不想和新加坡在其是否在不结盟峰会上提了南海问题或仲裁案这个细节问题上纠缠。他们关心的是新加坡南海政策的趋势甚至意图。从趋势看,今年以来的新加坡政策给很多中方人士的感觉是,它就是要或明或暗地给中国找麻烦、设障碍;新加坡是否在不结盟峰会上提了南海问题,并不影响他们对该国总体政策性质的判断。 阅读更多 »

情势已变迁,言行皆艰难

leave a comment »

王江雨(新加坡国立大学亚洲法律研究中心副主任,法学院副教授)     2016-9-27
http://blog.sina.com.cn/s/blog_3fac2db10102wd4x.html

对本来已经全面发展的中国—新加坡关系来说,此事可谓晴空上一片阴云,如果不善加管理,难免有扩大的趋势。

一、

事情闹大了。这三篇文章讲述在委内瑞拉刚结束的第17次不结盟首脑会议上发生的一个不明不白的过程:(1)《环球时报》披露新加坡挑南海话题的报道:《不结盟运动首脑会闭幕 新加坡不顾反对妄提南海仲裁》;(2) 新加坡驻华大使罗家良先生致函《环球时报》总编辑胡锡进先生回应《环球时报》的报道;(3) 胡锡进给新加坡驻华大使罗家良的复信。

环球一开始的报道本身是明显的一面之词,而且行文对新加坡的敌意相当重,算不得信文。罗胡两人的互相致函各说其理,但文短意长,也不能披露完整的事实。这事情到底怎样,还是一个罗生门。

我猜想这事情的过程是这样的:东盟(不管是在谁的推动之下)起草了一段关于南海问题的文字,要求把这段文字加进最近在委内瑞拉不结盟峰会的最后文本。文字内容如下:

国家元首或政府首脑重申,呼吁按照国际法公认的原则(包括《1982年联合国海洋法公约》和《联合国宪章》),通过和平方式解决在南海的所有主权和领土争端,而不诉诸武力和/或武力的威胁。

在这一背景下,他们敦促所有各方全面有效地落实《南海各方行为宣言》,维护和增进相互信任和信心,在其行动中保持自我克制,并迅速开展工作,争取早日通过有效的行为准则,以助于促进该地区的国际和平与稳定,以期为所有争议问题的最终解决创造积极环境,正如2016年7月24日老挝万象第49届东盟外长会议联合公报第2段所述。

他们表示,希望所有有关各方都能够保持克制,不采取可能破坏地区和平、稳定、信任、信心的行动。国家元首或政府首脑都对南海近期以及当前的发展态势表示严重关切,也关注了一些部长、领导人对该地区内填海造陆和活动升级的关切,包括军事设备的增多和对南海前哨的进一步军事化的可能性。这些活动已经削弱了互信和信心,加剧了紧张局势,并可能破坏地区和平、安全和稳定。

他们强调所有活动中非军事化和自我克制的重要性,包括可能使南海局势更加复杂、和让紧张局势升级的填海造陆活动。

他们重申了共同维护南海和平、安全、稳定及国际法中公认在南海自由飞行和航行的权利的决心和重要性。

为此,他们欢迎各方在2011年7月在巴厘岛落实《南海各方行为宣言》后续行动指针达成的共识,以及于2012年11月《南海各方行为宣言》签署10周年之际在金边召开的第15届东盟-中国峰会发表的共同声明。

各国家元首或政府首脑也欢迎于2016年7月25日,中国和东盟国家外交部长发表关于全面有效落实《南海各方行为宣言》的联合声明。他们也肯定了东盟—中国对话会通过协商所取得的积极成效,欢迎以东盟主导的论坛为平台定期交流意见,并鼓励继续开展这些活动。

各国元首或政府首脑欢迎“早期收获”成果,包括外交部门间应对海上紧急事态热线。他们积极评价了2016年9月7日在万象举行的东盟—中国建立对话关系25周年纪念峰会以及2016年6月8日在越南下龙湾举行的落实《南海各方行为宣言》第17次联合工作组会议及2016年6月9日第12次高官会。

这个要求被委内瑞拉拒绝了。大概委内瑞拉也以主席国的特权在多个场合拒绝或打断东盟代表就这个问题的发言。《环球时报》的报道称:

有知情人士向《环球时报》记者透露,在磋商过程中,有不少国家发言,明确反对强化涉南海内容,此时新加坡代表表现得气急败坏,对反对其企图的国家的立场冷嘲热讽,甚至在争论中出言不逊,对立场公正的国家的代表恶意攻击。不仅如此,在外长会及其后,新加坡不断节外生枝,公开挑战委内瑞拉作为主席国的裁决,再次遭到不少国家明确反对。许多与会代表对新加坡不顾不结盟运动团结,公开挑战不结盟运动决策程序及惯例做法表示不满。新加坡出于一己私利,在磋商和会议中反复纠缠,多次拖延会议进程至深夜,也引起各国反感。

这种指着鼻子骂的文字,看起来显得不太可信。新加坡在南海问题上自有自身立场,但也不至于如这段文字所描写的那样上蹿下跳。不争房子不争地的,还没有啥把握能实现目的,新加坡犯不着这样干啊。如果新加坡有这个心思,最有把握达成一个谴责中国的文本的场合实际上是东盟峰会。但据公开资料,刚结束不久的东盟峰会上,中国与东盟还算相谈甚欢,达成了好几个谅解,并没有谁指责新加坡从中破坏啊。 阅读更多 »

中新关系遇寒潮 《联合早报》《环球时报》互撕

leave a comment »

南洋视界    2016-9-28
http://news.nanyangpost.com/2016/09/28_28.html

中国和新加坡的关系遭遇寒潮,中国在新加坡的国庆招待会,新加坡派出了代部长出席,规格明显降低;与此同时,新加坡驻华大使和中国《环球时报》爆发激辩的时候,新加坡《联合早报》和《环球时报》掀起网络战。

由于新加坡对南海问题的立场和做法引起中国的不满,中国和新加坡的关系陷入低潮。不仅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和副部长公开批评新加坡,连国家主席习近平在会见前往出席G20峰会的新加坡总理李显龙时,说出了互相尊重“核心利益”的重话。

最近,中共中央机关报《人民日报》主办的《环球时报》,在新闻中指新加坡在第17届不结盟运动(NAM)首脑会议上,执意要求塞入为菲律宾南海仲裁案背书的内容,企图强化成果文件涉南海内容,由于多个国家明确反对未能得逞。

对此,新加坡驻华大使罗家良致信《环球时报》总编辑胡锡进,指有关报道“罔顾事实、充斥着胡编乱造和无稽之谈的不负责任”。

紧接着,《环球时报》总编辑胡锡进复信给罗家良,坚称报道属实。而中国外交部也发表谈话,公开暗批“极个别国家坚持要求在成果文件中片面渲染有关涉南海内容”。

中新关系遭遇寒潮,立即引发各界高度关注,连外电也加入报道。

其实,就在新加坡外交部网站发表罗家良函件的同一天,中国驻新加坡大使馆在新加坡举行的中国国庆招待会,已经让人感觉两国关系陷入了低潮。以往,新加坡一 般都是派出重量级的总理公署部长出席中国的国庆招待会,但这一次新方派出的是一名代部长,级别不但低于正部长,更低于重量级的总理公署部长。 阅读更多 »

新加坡外交部斥《环时》捏造报道 总编胡锡进:新加坡南海问题亲美 面对中国应感羞愧

leave a comment »

立场新闻    2016-9-27
https://thestandnews.com/china/新加坡外交部斥《环时》捏造报道 总编胡锡进:新加坡南海问题亲美 面对中国应感羞愧/

《环球时报》日前引述消息报道,新加坡曾在月中的不结盟运动(NAM)峰会中,要求在峰会结论中“加入”支持菲律宾南海仲裁案的内容,新加坡代表在争议中“出言不逊”,对他国“恶意攻击”。新加坡驻华大使罗家良去信《环时》总编胡锡进,批评报道“罔顾事实、胡编乱造”,胡锡进则反指对方,应为阻碍“自己的第一大贸易伙伴”中国而“感到羞愧”;中新两国外交部亦为此隔空交火。

中国拒不承认南海仲裁结果,早前新加坡总理李显龙曾公开呼吁,所有国家均应尊重国际法、接纳有关裁决;分析认为,中国与东盟因南海问题现分歧,在南海与中国没有主权争议、本身又立场较为亲中的新加坡,渐渐站在东盟一方,令该国成为中方及官媒针对批评的对象。

环时引“消息人士”指新加坡代表“出言不逊、恶意攻击”

《环球时报》本月21日以《不结盟运动首脑会 新加坡妄提南海仲裁》为题,引述“参会的知情人士”称,新加坡要求在峰会成果文件中,加入“为菲律宾南海仲裁案背书的内容”,但遭到多个国家反对。报道指,新加坡代表“气急败坏,对反对其企图的国家的立场冷嘲热讽,甚至在争论中出言不逊,对立场公正的国家的代表恶意攻击”。

报道又指,有与会代表不满,新加坡公开挑战NAM的决策程序及惯例做法,又指“新加坡出于一己私利,在磋商和会议中反复纠缠,多次拖延会议进程至深夜,也引起各国反感”。

报道最尾引述“知情人士”称,如新加坡继续介入南海争议,“势必影响中新关系”。 阅读更多 »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