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国志

有关新加坡政治、社会、文化的报道、分析与评论

Posts Tagged ‘南洋大学

南洋大学评议会之细说从头

leave a comment »

新加坡文献馆    2018-4-21
http://www.sginsight.com/xjp/index.php?id=20952

回顾历史,不难知道,否定南大学位与成立南洋大学评议会是一个有所计划的政治安排。明显的,否定南大学位是一个设定的饵,为的是要引诱南大当局上钩。南大同意接受审查大学教学水准,正是掉落以学术水准否定南洋大学学位,一个英国人设定的圈套。

历史发展有其一定的轨迹,是有其因必有其果之所以然。南洋大学评议会建议不承认南洋大学的学位文凭,是一个必然的政治结果。这一个历史必然性的根本是政治考量,完全与南洋大学的大学教学,办学行政效率等等的实际情况,全然无所关系。

这一个南洋大学历史的真相,可以从南洋大学评议会的历史轨迹,探索求证。

1953年1月16日,陈六使正式倡议设立一间华人大学。四天之后,1月20日,殖民地大学以有计划开办中文系为理由,反对创办华人大学。仅一个月时间,即1953年2月16日,英殖民部大臣在英国国会答问时说:在现阶段的马来亚政治发展,创办一间华文大学会与殖民地培养马来亚共识的政策背道而驰。

这先后两个意见都是明确的在反对华人办大学。前者试图以设立一个中文系来取代一所完整的华人大学,是以小博大的如意算盘。后者则是期待以堂皇的政治理由来推翻华人办大学的计划。

两个月后,1953年3月24日英国高等教育委员兼马大倡办人,重复马大副校长先前的反对立场,主张先集中力量,将马来亚大学加以充实,之后,再办第二所大学。这说明了反对创办南洋大学,是英国人的一个坚定不移之政治立场。

由于无法获得殖民政府的支持,南大创办人于1953年3月26日,决定根据公司法令注册南洋大学私人有限公司为大学取得法人地位,正式展开办理大学事务。

南洋大学私人有限公司的实际存在,迫使殖民政府就华人大学一事,制定政策指导思想与策略,作为教育部准备实际的行政规划与应对方案。阅读全文»

Advertisements

新加坡最大反对党,我也有第四代!

leave a comment »

许振义    2018-4-8
https://mp.weixin.qq.com/s/o1Vtg9wjG85ybbFRXSXrGw

工人党是新加坡主要反对党之一,是目前唯一在国会里有选区议员议席的反对党。

与新加坡大多数政党一样,工人党党魁是秘书长。自1957年11月成立以来,工人党经历过三任秘书长,第三任是刘程强(任期:2001-2018)。第一任是马绍尔(David Marshal,任期:1957-1972),第二任是惹耶勒南(Joshua Benjamin Jeyaretnam,简称JBJ,任期1972-2001)。刚当选秘书长的毕丹星是第四任。

刘程强是华校背景。他中学毕业于中正中学,后进入南洋大学。由于南洋大学关闭(与新加坡大学合并为今天的新加坡国立大学),刘程强于1981年毕业于国大中文系,获得荣誉学位。毕业后担任几年华文教师,因不认同教育政策而辞职,后下海经商。

刘程强1982年加入工人党,后来成为组织秘书。1988年首次参加大选,以42.2%得票率落败。1991年,刘程强以工人党副秘书长(副党魁)身份参加大选,赢得后港国会议席。此后,1997、2001、2006、2011、2015几届大选连续胜利,并于2011年大选第一次为反对党赢得集选区国会席位,震惊岛国。

刘程强吊唁用的挽幅

刘程强三十年多来参政,一个显著特点就是很接地气。首先表现在竞选期间,他极其流利的潮州话政治演说打动了后港一带选民,后港本来就是潮州人聚居较多的地区。他虽然华校出身,浸濡政界卅年,英语虽然有较重潮州口音,但已经十分流利,无论在国会里与执政党部长或议员针锋相对,或是接受电视采访,毫无问题,而且思路清晰,反应很快。

刘程强接地气的另一个具体表现是,他选区内只要有居民到市镇理事会去租用组屋底层空间办红白事,他一定亲自到场吊唁或祝贺,如果是吊唁,必定送上挽幅。此举十分亲民,肯定拉近了他和选民的距离。据说后来执政党的一些议员也沿用了。

刘程强刚出道时,辩论风格十分激烈,媒体赠予“潮州怒汉”封号。但,刘程强是明白人。在他之前,工人党在JBJ治下,屡屡陷入官司,主要是因为JBJ经常对总理、部长们发表没有根据的指责,在对方要求道歉并撤回不实言论之后,JBJ加以拒绝,因此被告。被告之后肯定败诉。刘程强不用这类激进手段,而是深耕基层,因此,一路稳扎稳打。工人党在刘程强十七八年治下,应该没有出过诽谤案。 阅读更多 »

Written by xinguozhi

四月 9, 2018 at 1:26 下午

亚太图书的背后——林利国理想主义余温未尽

leave a comment »

邹文学   2018-3-25
怡和世纪 2018年1月–2018年3月号 总第34期

林利国以坚定的眼光看着我们说:“这次的经历是我人生的转捩点。每次回顾人生历程的时候,当年那位号召公众支持木屋区居民反抗逼迁的马来大学生的样子,总会浮现在我的脑海里。

林利国

亚太图书是本地颇有名气的双语出版社,34年来出版书籍逾千种,绝大多数是漫画版故事书,而创办人林利国本身更是一个有故事的人。

见识穷困的含义

林利国在海星女中完成中学教育后,1972年进入新加坡大学(国大前身)社会科学系。那天接受《怡和世纪》访问时,她说父亲希望她能掌握双语,因此她进新大不进南大,无形中给她造成很大的学习压力,幸好她还能刻苦应付,在大学第二年时,在各方面都能赶上其他同学。

那时候新大的学生活动蓬勃,项目也多,她在大学第三年加入新大中文学会华乐队,从此扩大了生活圈子。

1974年第三学年开始,她参加学生会发起的赈济孟加拉水灾灾民活动,同学们穿街走巷,分组到多个组屋区收集旧衣物,活动也得到社会人士的热烈支持,几天内便筹集到42卡车的衣服。也就是在这次活动里,她结识了学生会主席陈华彪。

不久,邻国马来西亚新山市郊的达昔乌打拉地区,发生百多户马来家庭被迫迁的事件,因为发展商要把那里发展成高尔夫球场。她与一百多名新大同学前往支援村民,反对逼迁。

“那天,我真正认识到穷困的含义,他们拥有的算是什么住家!木板屋是那么的简陋破烂,而无良的建筑商还把屋顶拆除。我看到一大群马来妇女、老人和小孩,哭成一团,多么凄惨的景象,可是大批警察称他们为非法居留,还挥舞着木棍赶人。”

林利国以坚定的眼光看着我们说:“这次的经历是我人生的转捩点。每次回顾人生历程的时候,当年那位号召公众支持木屋区居民反抗逼迁的马来大学生的样子,总会浮现在我的脑海里。 阅读更多 »

新加坡前政治拘留者纪念1963年2月2日的“冷藏行动”

with one comment

韩俐颖(Kirsten Han),汤姆怀特(Tom White),覃炳鑫(Thum Ping Tjin)    2018-3-12
https://pnn.pts.org.tw/main/2018/03/12/新加坡前政治拘留者纪念1963年2月2日的“冷藏行动”/
英文原文:https://newnaratif.com/journalism/remembering-coldstore-singapores-former-detainees-speak/

1963年2月2日“冷藏行动”至今已经55年了。在这场大规模逮捕行动中,有超过110人被捕,当中包括活跃参与反对英殖民统治的人士、职工运动者、学生和党派人士。

逮捕行动以“反共”的名义,严重打击新加坡左翼反殖民运动,并摧残了当时的主要在野党——社会主义阵线(社阵当年在立法议会的51席位中占有13席。由时任总理李光耀领导的人民行动党政府占有25席)。在行动中被捕的人士当中,有些从未经过司法程序,被扣押长达10余年之久。“冷藏行动”仍是新加坡史上最大一场逮捕和拘留行动。

在过去数十年,有关左翼分子的活动事迹,在新加坡官方叙述中大部分被遮掩或磨灭。根据2015年新加坡“政策研究所”的一项民意调查,1963年2月2日“冷藏行动”是最被新加坡人遗忘的历史事件。不过新加坡老左异仍然牢记着这段历史:每年的农历新年,“老左”都会举行团聚午餐会。对于他们而言,这个聚餐会是与战友相聚和回顾当年的场合。

今年 New Naratif 在新加坡“老左”的农历新年聚餐会上,借机采访了一些前政治拘留者,与他们进行了简短的采访并附上他们的照片。在访谈文章里我们同时并列了政治部,也就是当年“新加坡内部安全理事会”(Singapore Internal Security Council)的档案资料评注。该会当时由7人组成:英国最高专员公署和2名高级的英国殖民地官员,包括李光耀在内的3名行动党政要,及马来亚联合邦内政安全部长,敦・伊斯迈尔医生 Tun Dr. Ismail。“新加坡内部安全理事会”就是负责政治逮捕行动和拘留的决策机构。New Naratif 提供的政治部解密资料取自英国国家档案馆

蔡炜伴

蔡炜伴被拘留时仅23岁,当年是新加坡书报印务业职工联合会会员。(Tom White)

他们要我签署文件“背弃”共产主义;他们说(政治部)如果拒签,就不会释放我。

我当时是新加坡书报印务业职工联合会的成员。我被监禁大约10年。我在不同的监狱里待过。其中包括樟宜监狱、女皇镇监狱、中央警署、樟宜明月湾中心(一所设在樟宜监狱内、专门关押政治犯的拘留所。现在已经关闭)。我并没有受虐待;但是,我被单独监禁了3个月。

英国档案资料

保密级别:涉嫌为共产主义份子

最先接触共产主义思想是在中正中学求学期间,后来是新加坡中学学生联合会的活跃分子。1956年新加坡中学联被封禁时,由于涉及学校的亲共活动而被开除。

于1959年第一次进入纺织工友联合会成为受薪秘书。或许是按照马来亚共产党地下组织的指示,在1959年大选时,由于行动党领导层出现分裂,主张亲共工会领袖以独立候选人的身份参与大选的推动者之一。但不知何故,虽然已经敲定一些候选人,不过终究没有提名参选。

1960年6月,他在亲共的泛星职工联合会担任更重要的职务:负责该工会《泛星报》刊物的出版工作,同时特别积极地训练工会干部,灌输共产主义理论。1961年11月,他担任新加坡书报印务 阅读更多 »

摘除李光耀诋毁南洋大学的政治标签

leave a comment »

新加坡文献馆    2018-1-20
http://www.sginsight.com/xjp/index.php?id=20265

《李光耀回忆录》第十四章华校生的世界;第十六章语文教育的争斗,白纸黑字浓缩了对华校生的不公平,不合理和消极否定的偏见心态。

如果我驾驭不了其中一些干劲十足的年轻人,使他们为我们的事业服务,为我和我的朋友们,这些英校生所代表的事业服务,我们就永远不会成功。到目前为止,我们只跟英校生和马来人建立联系,这些人既没有坚定的信仰,也没有力量跟华校生一较高低,更别说抗拒受华文教育的共产分子了。

华人觉得受排斥,经济上缺乏机会使华校成了共产党人的滋生地。……许多教师成了共产党干部或同情者,日治时期学业中断的超龄学生不少思想上受到灌输,成了马共的成员。由商人和店主组成的学校董事会不是同情他们,就是不敢反对他们。

自从1948年紧急法令颁布以来,华族儿童进入英校人数却剧增。1950年华校生比英校生多了25000名,到1955年比数却反过来,英校生比华校生多了5000名。马来亚共产党不知道确实的数字,但是他们看出这种趋势,觉得非加以制止不可,以免招兵买马的源头断绝了。这么一来,保存华文教育的斗争,对共产党人来说,关系比过去更加重大。

虽然,李光耀承认,是华校生动员的华人选票把人民行动党推上新加坡政治舞台,然而,李光耀终其一生,改变不了口出恶言,污蔑与诽谤华校生的劣根性。在李光耀的历史论述里,华校生的最高学府,南洋大学就是滋生共产党人的温床。

李光耀对华校生是共产党,和南洋大学是共产党人温床的指责,从来没有给出真凭实据。与之对比下,独立学者之历史文献所讲述的历史事实,却铁证如山的提出了正好相反的史实。

1、张杨 (2015)《冷战前期美国对东南亚华文高等教育的干预与影响——以南洋大学为个案的探讨》:陈六使……“如果我们现在不着手保留我们的文化,……40或50年后我们将或许不再称自己为华人。”……不仅如此,海外华人倡导的华文大学本身也不带有任何政治倾向。无论是英殖民政府,……美国都承认,“对于东南亚地区的华人来说,他们不太关心国共之间的激战,甚至也不关心当地政治。”更尖刻一些的评价是“华人只管是否有奶可挤,不关心谁是牵牛人。”

毫无疑问,根据英美官方的政治判断:东南亚华人关心的是文化中国,不是政治中国。

张杨 (2015):1959年6月5日,李光耀成为新加坡首任总理。……他担心南洋大学“不仅是要求政府财政支持的一个尴尬的请愿者,而且是培育高素质共产主义者的温床。”

其实,李光耀除了不愿意在政府财政上支持南洋大学之外,更受到本土政治斗争的内在因素之巨大影响。简言之,李光耀把南大定调为共产党温床的目的,是寻求西方世界在冷战思维下的政治认可。换言之,打击南大即可以消灭政治竞争对手,也同时争取西方政治的支持。对李光耀而言,这正是典型之人民行动党所谓的赢了还要再赢之双赢结果。

可见,李光耀给予南洋大学的政治标签,主要还是基于冷战思维下的政治操作和需要。那也就是说,李光耀全面颠覆了历史真相;把文化中国彻底的全盘曲解为政治中国。阅读全文»

奇人奇书——陈国相和《我的南大故事》

leave a comment »

林康      2018-1-13
怡和世纪 2017年10月–2018年1月号 总第33期

奇人奇书。有一个奇人,埋头写了一本奇书。

这里要说的,是陈国相新近出版的著述:《我的南大故事》(My Nantah Story by Tan Kok Chiang)。

奇人,为什么称奇?

先说奇人。

此人长相端正。四平八稳的“国”字脸,一贯的书生气,略显清癯。随着年岁增长,揉进了几分慈眉善目。斯文、敦厚也许,奇形异状未必。

所以称“奇”,不在外貌。奇,在他的生平与经历。年轻伊始,传“奇”至今。

1950年代,新加坡英殖民当局出台“国民服役政令”(National Service Ordinance),规定当地年龄介于18至20岁的青年向当局登记,被择中的登记者须入伍接受军训。政令一出,民间哗然。新加坡华校中学生反对英殖民政府的征兵之举,1954年5月13日(原定国民服役登记截止的翌日)在皇家山脚和平请愿时,遭警方暴力驱散。四十名学生被逮捕(事后再抓捕八人),近百名学生受伤(被警棍打破头,或被推搡跌下沟渠)。殖民当局的蛮横激起义愤,受到舆论谴责,引发学潮波澜不断。说理无门的学生,先在中正中学集会(经劝阻后解散),后在华侨中学集中(从6月1日延续至6月24日)。最终,为捍卫学生权利,议决组织成立了“新加坡华校中学生联合会”(简称“中学联”)。

当时,他是莱佛士书院的英校生。华校中学生五一三和平请愿,本来理所当然没他的事。不料他两个在华文中学(公教)念书的弟弟,因为反对征兵被学校开除,他于是决心要把这一切探究清楚。

就这样,从此开启了他的“奇人之旅”。 阅读更多 »

Written by xinguozhi

一月 13, 2018 at 4:49 下午

狮城的华文轶事

with one comment

冯焕好(资深教育工作者)      2017-12-15
怡和世纪 2017年10月–2018年1月号 总第33期

华文大势已去,英文日益壮大。强欺弱、大欺小,是社会常态。许多不近人情,不合理和不公平的事情发生了,有些不为人知,有些知情者置若罔闻。……当时,学校的公民课已改用英文,每个班主任都要教这科,华文老师也不例外。可怜的华文老师,拿着英文课本,用蹩脚英语结结巴巴地讲课,看到学生暗地里交换脸色和窃笑,心里淌泪。但为了五斗米养家活儿,他们只好忍气吞声,忍辱偷生。

6月22日《联合早报》爆出南洋理工大学不允许校园食阁摊贩在招牌和菜单上使用华文的消息;还说在北区大楼经营的百美超市不能在店内展示印有华文的促销宣传牌,不能播放华文歌曲。新闻一出,舆论哗然。

南大当局给了不同的解释,先说南大作为国际化校园,拥有来自超过100个国家的人士,而英语是新加坡的行政语言,因此要求食阁营运者使用英语提供产品和服务信息,以便每个人都能理解。国际化、行政语言……这真是堂哉皇哉的理由,言之有理吧?

但紧接着,南大又再澄清,说食阁的招牌和餐牌可以用中文,但是同样的信息必须也以英文展示。更说那是一场误会,校方要进行调查。谁会相信这种模棱两可、自圆其说的论调?

我想,如果摊主不告知传媒,只是敢怒而不敢言,在续约前乖乖换上纯英文的招牌,今南大人就圆了南大国际化的大梦,以后在大学排名更上几级了。

看到这则滑天下之大稽的新闻,我只感到气愤,不感到惊讶,可能是见怪不怪吧!自己受华文教育和毕生从事华文教学工作,与华文有深深的、不可切割的情意结。许多年来,目睹华文在狮城的悲惨身世,饱受风风雨雨;见华文几经艰辛留住了根,而后又差点被连根拔起的过程;也听过不少关于华文的传奇故事,我想应该把它们记录下来,当作狮城轶事。

华文和英文都是外来语文

在狮城,华文和英文都是外来语文。英文是因为英国政府在这里殖民,把语言文化带入而生根,得到很好的培植与成长。华文是随着我们华人先辈的移入而撒下的种子,不容易破土而出,更难茁壮长大。

犹记19世纪,中国国势衰败,西方列强伺机蹂躏,炮火齐击,以致战祸频仍。国土被占,民不聊生,老百姓泪别家乡,走出国门求生。狮城的华族先辈大都是在这时南来拓荒。在筚路蓝缕,胼手胝足谋生之余,先辈不忘兴办教育,传承华族文化。 阅读更多 »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