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国志

有关新加坡政治、社会、文化的报道、分析与评论

Posts Tagged ‘南洋理工大学

教我如何不想它

leave a comment »

从夜暮到黎明     2017-7-21
http://navalants.blogspot.sg/2017/07/blog-post_21.html

中文被边缘化是本地大环境的格局,使用中文的人士普遍认为本地中文顶多只剩黄金十年,当最后一群能够自信地驾驭中文的华校生老了,没有太多精力了,就到了“帘卷西风,人比黄花瘦”的时刻。结局是否如此,十年后我们若能相逢,再把酒追探昔日事。

读是个常用字,渎则是个贬义字。(图片来源:互联网)

2017年度华语运动开锣,活动宣导的大标语“听说读写”的读,竟然变成为亵渎的“渎”,活动主宾傅海燕(文化、社区及青年部长)被安排站在“渎”后,非常戏剧化。

“读”是个简单的中文字,可是精英们竟然无法分辨“读”与“渎”,除了凸显中文程度惨不忍睹,审查机制严重疏漏外,社群网络纷纷热议,认为这项失误等于是在亵渎华人文化。这类一年一度的中文活动形式远远大于内容,更何况用错了这么普通的文字的,正是鼓励国人使用标准华语的单位。

国会“仪”员的笑话。(图片来源:互联网)

眼尖的网民传阅了另一则盛港西国会议员蓝彬明访问选区的告示,蓝彬明的身份为国会“仪”员,有人讽刺国会需要殡仪员,将中文送入火化场;有人认为新加坡已经失去对中文的尊重,需要一名“礼仪员”来指导等。

这些事件使我想起2013年9月所发表过的心声,对本地使用中文的人士不受尊重,表达了个人看法。当时本地中文媒体都跟进了,多个国际平台亦转载了相关讯息。政府当然必须摆出架势,多名部长出面,说要提高中文与翻译水平等,轰轰烈烈地推出一系列宏观的“补救措施”。舆论压力过去后,一切都恢复“正常”。这是过去数十年来新加坡的政治生态。

南大初建时

爱过才知情重,这种情意结不是“精英”所能理解的。

一群印刷工友到兴建中的南洋大学参观,背景为文学院。1955

我在个人收藏中找到了一张颇具时代意义的旧照,照片中的印刷工友来自水仙门禧街(Hill Street)的德盛印刷所,以及中华总商会对面禧街与陆佑街(Loke Yew Street)交界的中南印务所。背景为南大文学院。

其中一位尚健在的老人家说,工友们对使用中文的东南亚第一所中文大学充满期待。民间创建的南大的泥潭多过建筑物的时候,已经兴致勃勃地前往参观,并为贡献了自己微薄的薪水而深感自豪。

如今,照片中多人已不在人间,如果知道当下的南大食阁与超市禁用中文,不准播放贺年歌曲,是否会从某处跳出来?阅读全文»

保护新加坡文化资产人人有责

with one comment

新加坡文献馆      2017-7-8
http://www.sginsight.com/xjp/index.php?id=18899

一个国家丢失了自己国家民族的历史文物,就如同丢失了国家文化内涵的压舱石,必将沦落为一个没有文化方向之迷失人性的国家社会。这可不就是当下新加坡的文化困境?

事不过三。李显龙霉运当头祸殃新加坡,岛上接二连三的发生了几件看似无关,却有共通性的反社会现象。一是,李光耀旧居的去留,二是,南洋理工大学之中文招牌的去留,三是,结霜桥旧货市场的去留。四是,新加坡华人文化历史文物的去留。这四件事的内容全然不同,而共同之处却是历史认知,历史保留,和历史文物去留的问题。

此时此刻,国际风云变幻莫测之际,新加坡很有必要重新认识,并且反省本土人文文化根基,以便在即将快速降临的新国际格局下,重新设定新加坡国家内涵。新加坡唯有立即重新自我定位,否则将会丧失做为一个国

家的存活空间。这是燃眉之急,并非危言耸听之说。

有创见,有自信,有国际视野的中国学者,正在积极构建中国模式框架下的世界话语权,在一带一路的大时代背景下,向全世界讲述由中国人撰写的中国故事。在全新世界格局的现实压力下,原本高高在上的西方学者正尽快修整自己的理论,寻求一套既能够解释为何中国崛起,也同时解释为何西方衰败之新的国际政治论说,来配合中国快速发展的新趋势,以便保留一席之地,有足够话语能力继续的参与到国际事务的研究和探索。

中国模式的王道政治哲学,正在全力挑战支配世界的西方霸道政治思维。一个崇尚仁义公正反对强权暴力的新世界观,必然会彻底颠覆李光耀的新加坡模式。实质上,李光耀的新加坡故事,是一个缺乏生命力的虚构假说,经不起时间的考验。形象的说,李光耀的新加坡模式如同一盆盆栽,是靠铁线和剪刀,用强力规范和大力修剪而成。盆栽毕竟是盆栽,只能形似自然界的古树参天。

2017年6月14日,将会被历史界定为新加坡政治发展里程碑上的单一最大拐点,那,不是后李光耀时代的结束,而是后人民行动党时代的开始。李显龙传承的人民行动党政权,正在内忧外患的双重重大打击下分化。最终,极度僵化的人民行动党,必将逐步的自我瓦解。

在这一种划时代背景下,新加坡国民有必要认真反思在新政治格局下,未来国家的人文内涵,因为国家人文界定国家的未来大方向。在有什么样输入就会有什么样结果的定律下,什么样的新加坡人文社会,就会塑造出什么样的新加坡国家。阅读全文»

“自损八百”的减法

leave a comment »

联合早报/周兆呈     2017-7-2
http://www.zaobao.com.sg/zopinions/opinions/story20170702-775762

何时做加法,何时做减法,是一门公共管理的艺术,需要智慧,需要眼光,需要技巧,更需要视野。加法或是减法,不一样的切入角度,体现不一样的心态和思维逻辑,直接决定了最终的成败。

添一分则皆大欢喜,减一分成众怒公敌。

最近南洋理工大学校园部分食阁内禁用华文标识的事件,校方发出模棱两可、前后矛盾的说明,引发社会舆论的强烈谴责,最终校长发表中英文道歉信,并成立调查组厘清事情经过。

大学的调查仍在进行中,需要时日公之于众,但“华文被禁”这一结果不外乎两种最有可能的肇因:一是校方相关部门的确做出了这种缺乏智慧的直接决定,以英文为单一归依,既无市场角度便民的务实意识,亦无语言使用的政治敏感,更无文化和历史的考量。二是食阁管理部门有感华文招牌缺少英文,一些不懂华语的师生消费困难,据此要求小贩增加英文标识的指示,却在传达与执行的过程中被异化为单语化、去华文招牌。

但需要追问的是,为什么会出现这一异化?异化过程参与者的思维逻辑和反应,是不是一些社会集体心理在他们身上的折射?为什么不选用多元包容的加法思维,添一种语言可以实现兼顾,却一直偏执于非此即彼的减法逻辑,删一个全盘皆输?

从市场的角度看,摊贩使用什么招牌,如何设计、怎么呈现,选择什么标识与文字,直接影响到消费者的选择。

如果用了大家都看不懂的文字,导致食客不知所云,或产生沟通过程的不畅,自然影响到购买意愿,生意不好的话,摊贩会自觉做出相应的调整。这是市场和经济的力量,决定文字和语言的选择,并不掺杂复杂的政治与情感。

世界各地的旅游景点、购物中心和消费热点,凡是有民众需求、经济动力的地方,多用加法,以语言与文字的多元使用制造更多消费机会,都属于这类决策逻辑。这一逻辑中的语言、文字,属于消费环节的组成部分,无需强硬地牵涉进其他因素。阅读全文»

Written by xinguozhi

七月 5, 2017 at 10:06 上午

少了华文字就比较美?

leave a comment »

科技达人     2017-7-1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8857

这些年来,不时的有人提起一些商业建筑的食阁转变成全英文招牌,一点华文字都没有。

已经是很多很多年了,有些人也不时的拿一些看到的怪异的翻译作例子当笑话,但没什么人炒热话题。

那时,已有人提到那些都是传统华商的公司,开设的餐饮场所却没有华文,其实,我们都习惯了这类人的存在。

不值得骂,也懒得骂。

因为我是在等,等着看好戏。

因为现在网络的传播速度,比以前快很多,而且常有许多人一起挖底,爆料的范围广,个个举起相机,做亏心事的人根本招架不住。

但这次是传统华文报把南大的亏待华文的事曝光之后,民众才又把其他地区所见所闻一起透露出来。

趁着这样的机会,我们可以见识到许多人硬狡辩时的各种理由借口,总是想方设法隐瞒,结果是越辩就越碰壁。

有什么好辩的?

其实,人海战术的实际情况就是这样,反正我们就是继续看热闹,一个一个来。

华文有一句——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差不多就是这样,虽然我们不是在报仇……

Written by xinguozhi

七月 1, 2017 at 5:04 下午

习惯性标签 选择性包容

leave a comment »

联合早报/吴新慧(副总编辑)    2017-6-25
http://www.zaobao.com.sg/zopinions/opinions/story20170625-773938

南大作为高等学府,校园里的一切若真选择只限英文,对语言是一种怎样的姿态,向国内外师生释放的又是怎样的信息?为何会闹出食阁与超市业者的招牌只限英文,甚至是食阁摊主续约条件的风波,是校方需要对内外解释清楚的。

在泰国清迈的古城区游走,心里不免要问:因韩国部署“萨德系统”而禁足韩国的中国游客,莫非都到清迈来了。

不仅街上和各饮食店、商店都有中国观光客,各店面和各式服务基本上都附有中文说明,一些还贴上“可用支付宝”或中国旅游搜寻网站的介绍。这和我五六年前到清迈的景观全然不同。

上网查找资料,这股“中国热”并非来自抵制“萨德”的效应。去年,泰国媒体和中国媒体都曾报道,近年到清迈旅游的中国游客每年达80万人次左右,约占当地外国游客总人次的30%;清迈官方还预计,2016年中国游客将突破80万至100万人次。

此外,随着直飞清迈的中国游客数量不断增加,从2011年的6万3000多人剧涨到2014年的42万1100多人,古城区作为当地热门旅游景区,区里的中文说明与中文招牌林立、不少服务人员都中英语皆通,就是一种自然催生的经济生态了。

市场力量驱动的作息和行为,不必过于解读和标签化为中国经济崛起的文化侵蚀现象,城市管理者当然更不必介入,要商家把中文招牌给拆了。语言和种族宗教一样,最忌标签化和政治化。这不只是在国与国之间,也在国内社会本身。

南洋理工大学传出校园里的食阁和超市被禁用中文招牌和餐牌,无论是否真是“一场误会”或是事出必有因,都令人错愕与百思不解。事件也反映了新加坡建国至今50多年,社会里仍有对华文华语的运用过度解读与标签化的现象。

华文作为新加坡华族间的沟通语言,或对母族语言文化的爱好与传承,应是自然和无可厚非的。如果市场力量驱动的语文选择是正常的商业行为——世界各地的基础服务设施和商家,也都在增添多语言的服务,本地摊贩或商家基于语言习惯和服务对象的需要使用中文招牌和说明,没理由会成为一种校方需要介入与规范的问题。阅读全文»

Written by xinguozhi

六月 26, 2017 at 1:36 下午

感恩!南洋理工大学现在又允许食物用华文名了

with one comment

新加坡眼     2017-6-23
http://www.yan.sg/yongxuhuanwenmingle/

昨天,南洋理工大学要求North Spine 的Canteen A 将所有招牌更换为英文、删除中文字的消息一时激起千层浪,不仅摊主不解,学生无语,连吃瓜群众都觉得瓜要掉了:亚洲第一学府这是闹哪样?!

在昨天,NTU回复媒体询问时说,英语才是新加坡的行政语言,食阁运营者使用英文提供服务和信息,才能方便大家理解。

可能是引起的反弹过大,今天NTU居然发了新回应:这件事是一场误会,摊位是可以使用双语招牌的。

而NTU副教务长郭建文教授也出面回应:南大向大家保证,所有食阁的招牌可以使用华文,只要同样的信息也用英文展示。同时,他也提到校内会展开调查,寻找消息来源。

然而,NTU校内的食阁摊主可不认为这是一场“误会”:除了这次被要求整改招牌的North Spine食堂之外,NTU里至少还有两家食堂(包括Canteen 2),招牌已经全部改为纯英文!

这家面馆的所有菜品名称,都已经被要求换成了英文,然而,“Biang Biang Noodle”、“Rou Saozi”、“Su Saozi”、“Hui Ma Shi”……真的比中文要“国际化”吗? 阅读更多 »

Written by xinguozhi

六月 23, 2017 at 2:47 下午

亚洲第一学府NTU,居然容不下学校食阁用中文?

with one comment

新加坡眼    2017-6-23
http://www.yan.sg/ntushigebuyongzhongwen/

最近,南洋理工大学(NTU)荣获QS排名亚洲第一,自然校友叫好、学子骄傲。不过,也就是这两天,一则南大的规定引发了不少争议:食阁里的招牌禁止使用中文!这个“被禁华文”的食阁位于南大North Spine,摊位不少。管理层最近要求所有摊主删除招牌上所有的中文字样,换成纯英文。而且,这一要求正式下达恰好在不少摊主续约之前,因此摊主们敢怒不敢言,只好多花好几百来更换招牌。

12个摊位里只有2个摊位招牌上没有中文字

North Spine 属于NTU北区,著名的CS专业(电脑科学)、机械学院、土木环境等专业都在这里。这个食阁还靠近NTU最大的李伟男图书馆,因此人流量特别大,去吃的学生特别多,饭点的时候简直挤爆。

校方的这个决定,一石激起千层浪。先是摊主们觉得无法理解:现在的招牌上并不是没有英语,即使有中文字也是双语,现在莫名其妙要删除,到底图个啥!

网友@C-12星人向新加坡眼提供图片,现在的招牌依旧是双语

而且来NTU交流的外国学生,尤其是中国学生不少,许多新加坡食物的英文名本地色彩太过浓郁,人家根本理解不了!就比如“Mee-hoon”(Bee-hoon),光看这名字,根本没法和“米粉”扯上关系,对方问个半天,摊主还得花时间解释…… 阅读更多 »

Written by xinguozhi

六月 23, 2017 at 2:34 下午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