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国志

有关新加坡政治、社会、文化的报道、分析与评论

Posts Tagged ‘印度人

星国近40年的“讲华语运动”,不但让当地方言消退,连邻近马国新山都遭殃

with one comment

万宗纶    2017-11-10
https://asean.thenewslens.com/article/82980

新加坡前总理李光耀在1979年开始实施的“讲华语运动”,虽然现在回头看是赋予了该国人民口说中文的能力,但却也造成了华人文化中的福建话、潮州话与广东话使用比例大幅降低,连邻近的马来西亚柔佛州的新山当地华人也受到影响。

(Photo Credit: 新加坡讲华语运动2009年宣传影片)

在一堂“语音学与声韵学”的课堂上,来自上海、入籍新加坡的老师,发现我名字的拼写方式后(不是汉语拼音),请我示范“惊输”的Tai-gi / Taiwanese(他用的词)发音,他要同学注意的是“惊”(kiann)这个发音中的鼻音,而不是新加坡年轻人看着本地英语单字 kiasu(怕输)所发出的没有鼻音的 kia。老师随后请我示范更多的台语词汇发音,我却开始显得捉襟见肘,让他发现我根本不会说台语,在我表明我事实上来自客家文化后,他再试图请我示范客家话发音,没想到我的客家话比闽南语更烂。

他看着我,然后说:“这是非常令人难过的,我到现在都仍坚持跟我的小孩说上海话,不管是发生在台湾还是新加坡的事情,都是很遗憾的。”

是什么原因,让“惊输”这样一个新加坡语汇,竟然没有一个新加坡同学能够念出其福建话发音?

袭卷狮城的华语

1979年,中国即将改革开放,配合本地的教育改革,新加坡政府嗅到了庞大的经济动能,遂而启动“讲华语运动”(Speaking Mandarin Campaign)。

这个运动在初期将华语和其他中国语言塑造成对立面,比如宣传片中,就刻意使用菜市场作为背景,然后一群讲着各种方言的菜篮族七嘴八舌讲着同一种菜,老板却无法理解,随后,华语的引进让广告中的菜市场变成一片和谐。

这种丑化方言的推广华语方式,据信是受到了台湾国民党“国语运动”的启发,实际上是要强化新加坡接轨中国市场的潜力,或者团结华人社群的好处,这让李光耀碰到正在一反过去“国语运动”而改推动本土化运动的李登辉时,感到不能理解也不能认同。

国民党在台湾强推国语运动,是因为这个政权是由外来者所构成,而台湾本地使用的各种语言,听在他们耳里,完全是无法理解人民到底在说什么的“土语”,为了符合反共的政治需求,达成对台湾的全面控制,“国语运动”应然而生。

而新加坡,却完全有着相反的历史背景。 阅读更多 »

Advertisements

从友诺士到“马来人”

leave a comment »

从夜暮到黎明     2017-8-29
http://navalants.blogspot.sg/2017/08/eunos-and-malays.html

芽笼士乃巴刹

芽笼士乃是个政府在“芽笼东”规划的马来文化村,每年开斋节庆祝活动,这里的街道都披上缤纷的灯饰,交通也变得拥挤。

芽笼士乃巴刹是本地最大、最繁忙的菜市场与熟食中心之一。巴刹一楼挤满了卖瓜果、香料、海产和艺术品的摊位,二楼有许多好吃的马来和印度回教徒美食。

芽笼士乃巴刹

“芽笼东”,马来同胞口中的Geylang Timur,就是老华人记忆中的葱茅园,指的是巴耶里峇路(Paya Lebar Road)和惹兰友诺士(Jalan Eunos)之间的土地,南北的“地界”为芽笼路(Geylang Road)和大成巷(Lorong Tai Seng)。

19世纪后期,芽笼东发展成为阿拉伯富商的聚居地,当中包括阿沙卡夫(Alsagoff)、阿卡夫(Alkaff)、阿裕尼(Aljunied)家族,昵称3A。阿沙卡夫家族将洋人的椰园改种香茅(serai),这就是芽笼士乃的名字的由来。

甘榜马来由与友诺士

上世纪70年代,芽笼东除了有“甘榜芽笼士乃”(Kampong Geylang Serai)外,还有个“甘榜马来由”(Kampong Melayu),创建人为友诺士(Mohamed Eunos Abdullah)。1927年,友诺士成功说服在加冷河畔居住的马来人,让地给政府发展加冷机场,集体迁徙到此地落户。后来,甘榜马来由易名为“惹兰友诺士马来村”(Jalan Eunos Malay Settlement)。

友诺士来自苏门答腊的米兰加保,在莱佛士书院受教育。友诺士跟华社一样,对殖民地政府忽略了社会福利而深感不满。1926年,他和一群有志之士成立了“新加坡马来人联盟”(Kesatuan Melayu Singapura),提升马来社群的社会地位,提倡马来人教育等。

1975年的芽笼东,马来村落林立。主干公路有Jalan Eunos, Jalan Damai等

马来人的身份认同

为了将来临9月的民选总统席位保留给马来人,政府以“民主”的定义来修宪,认为国家最高职位应该具有“不分种族”的包容性,所以应届轮到马来人出任总统。修宪的理由引起议论纷纷,何谓“马来人”亦在民间吹皱一池春水,掀起许多热议。

一位目前在国大修读东南亚史的马来学生向我表达了看法。马来族群需要楷模,激励年轻人和学童,不过这个人不一定是总统,可以是学术界人士如国大人文与社会科学系的 Noor Aisha 副教授,马来实业家等。他进一步通过东南亚的发展史来分析,认为何谓马来人的概念其实十分模糊,刻意保留马来人总统席位可能会分化国人,乖离“新加坡人的新加坡”的治国理念。不要忘了,五十二年前,新加坡提倡各族平等的“马来西亚人的马来西亚”,几个月内被东姑踢出马来西亚而宣告独立。现在我们还坚持这个不分种族、言语、宗教的信念吗?阅读全文»

哈莉玛出马选总统 她将不战而胜或遇多角战

leave a comment »

沈泽玮     2017-8-10
http://www.redants.sg/perspective/story20170809-116

政治一天都嫌长,目前还不知道是否会像上一届总统选举那样,跑出“前体制中人”打乱整个局。一般相信,若无意外,哈莉玛可创造多个“第一”:第一位民选马来总统、第一位想住(但未必可以住)在组屋的总统、第一位女国会议长。

不说不说,还是终须一说。卖关子卖了好几个月的哈莉玛,终于在8月6日的马西岭区国庆晚宴上宣布参选总统。

这早就不是什么秘密了。我国政府自去年宣布来届总统选举保留给马来社群参选后,“哈莉玛”三个字就出现在全岛多个咖啡店名嘴的名单中。总理公署部长陈振声有幸成为“陈大仙”,今年二月在国会辩论总统选举修正法案时,两次称呼哈莉玛为“总统女士”,是部长先生有卜卦能力还是另有原因就不清楚。

除哈莉玛外,迄今公开表明有意参选的马来族候选人还有第二房地产集团创办人兼总裁沙里马里肯(Mohd Salleh Marican,67岁)和波旁海事公司亚太区执行主席法立(Farid Khan,62岁),但两人都不符合私人企业家企业股东权益必须达至少五亿元的条件。

明眼人都知道,处在体制内的哈莉玛是执政人民行动党属意的人选。前阵子,舆论就“何谓马来族”问题吵个不休,并因为哈莉玛的父亲是印度人、母亲是马来人而质疑她的马来族身份。有本地主流媒体发文为哈莉玛背书说,马来族的定义是:一个属于马来社群的人,不论是否属于马来族,必须自认是马来社群的一分子,并且普遍被马来社群所接受。

事有凑巧,邻国马来西亚近日也因大选逼近而挑起血统课题,前首相马哈迪被现任副首相阿末扎希指拥有印度族血统,并非纯正马来人。阅读全文»

小市民谈民选总统:Halimah 或 Hareema?

leave a comment »

沈泽玮      2017-8-5
http://www.redants.sg/perspective/story20170805-108

总统选举还没有正式开打,有关潜在候选人的“不够马来人”问题就在网上炸开锅。

咖啡店对话:

Uncle A:今年又要选总统了。
Uncle B:报纸说,今年要选马来人。
Uncle A:他们讲那个Second Chance的老板要出来选。
Uncle B:Second Chance 没有 Chance。有没有看到Halimah最近很忙,她出来选的话,包中。
Uncle A:可是他们讲Halimah是印度人。
Uncle B:她是Marsiling GRC的MP,是马来人MP,什么印度人?
Uncle A:orrh……你说是就是lor。

总统选举还没有正式开打,有关潜在候选人的“不够马来人”问题就在网上炸开锅。

今年的民选总统选举将首次启动“保留机制”,只让符合资格的马来族候选人参选。不过,看似定义简单的“马来族”原来颇为复杂。

哈莉玛的父亲是印族回教徒,网络舆论因此质疑她到底是属于哪一个族群?甚至有网站开玩笑说,在哈莉玛人头像上打上Hareema这个看似印族的名字。

不只是哈莉玛,另两位表态参选的潜在候选人都有“身份”问题。波旁海事公司亚太区执行主席法立 (Farid Khan,62岁)的身份证上写着的是,巴基斯坦裔。第二房地产集团创办人兼总裁沙里马里肯 (Mohd Salleh Marican,67岁)有印度血统,马来话也被媒体批讲得不流利。换句话说,三位潜在候选人都“不够马来人”,这是何等的尴尬。

于是乎,互联网上网民抛出了各种猜想:如果印族回教徒可以竞选总统,那么华人回教徒是否也可以?采取“保留制”的民选总统到底要保留给某个族群?还是某个宗教?甚至有人建议,让曾经红极一时的足球金童范迪阿末参选总统,并称他没有“马来族性”的问题,但又有人反驳,范迪阿末的资历过不了官方定下的高门槛,他只能角逐足球总会主席。阅读全文»

前行动党议员殷吉星提出民选总统的4个问题

leave a comment »

殷吉星 (Inderjit Singh)     译者:新国志     2017-7-28
https://www.facebook.com/kbinderjit/posts/1794477683912290

再不到两个月,新加坡人将选出一位新总统。与往届的总统选举不同,本届总统选举前的过程并非一帆风顺。国会通过了保留总统选举的新条例。当很多人还对保留总统选举的做法质疑时,国会却已通过了这条法律,使它成为选举未来总统的现行制度。

作为国家首脑,总统一旦获选(或者在过去是通过委任)就必须要获得全体人民的尊敬。在今年9月举行的总统选举中获胜的总统,我希望全体新加坡人民给予他作为新加坡的总统应有的尊重。

我们之中许多人对最近事情的发展及来自社会各角落的评论感到难过,但我希望我们能把所有这些分歧抛开。一旦新总统当选,我们就应该团结在这个人周围,一心一意团结国家,使总统职位的尊严保持不变。

为此,我认为,在我们进行2017的总统选举前,以下的事项是必须提出来的:

一、为了举行保留总统选举,确定谁是我们国家的第一任总统是非常重要的。有部分人认为新加坡第一任总统是王鼎昌先生。他是第一个通过正式选举当选为总统的人,虽然他之前的黄金辉先生在任内行使过民选总统的权力。当时是为了让新加坡拥有民选总统而修改宪法。法庭很快将对这个问题做出裁决。但是,我个人认为政策制定者本来可以避开这个问题——宪法可以说第五届总统选举是保留选举,而不是第六届。无论如何,法庭一旦做出裁决,我们就要以它为准,不再争论。 阅读更多 »

Written by xinguozhi

八月 8, 2017 at 1:14 上午

潘朵拉的罐子

with 3 comments

李莫愁    2017-7-31

显龙大君很懂得“破罐破摔”的玩法,他就会祭出一个“万能匙委员会”——这次叫做由16人组成的总统选举族群委员会(Community Committee)中的马来族分委员来定夺,以示中立透明。按照他们的黑箱做法,即使要把哈莉玛定为爱斯基摩族应该也没问题。

显龙大君爱收集瓶瓶罐罐,最近拿出来把玩,却发现这些东西只有两个标签:一个是“潘朵拉”——“慌乱中,潘朵拉赶紧盖住盒子,结果盒内只剩希望没飞出去。”;一个是“can of worms”(一罐的虫子)——A situation of unforeseen problems(美俚:出现不可预见的问题的情况)。

【哈莉玛是西米狼?】

右边这张图,标题下得很温馨,要是换作哈莉玛是个反对党人物,大概标题会是这样:《哈莉玛是印度人还是马来人,请讲清楚说明白?》

老实说,种族课题根本就是潘朵拉的强项,搞不好会引起动乱。你要说父亲是印度人,自己就是印度人吗?莫愁也觉得太武断,因为这太不尊重母亲卵子的功劳了。尤其是新加坡有意建立一个国族的共同理念,异族通婚被认为是好事,如此大费周章来认证根正苗红,岂不是碍着地球转?

但是,新加坡作为一个世俗社会,确实不能免俗。好比说行动党的杰乐•大卫和维文医生,因为父亲是印度人,所以他们被“定义”为印度人;没因母亲是华人而被“定义”成华族,虽然杰乐好像会说华语,至于他们会不会说“印度话”,咦,那倒不是什么参考项。还有英兰妮和祖安清心都属此列,两个靓妞只是会讲广东话的少数族裔,所以显龙大君……套句市井人语,大概就是“拿L 敲头”了。

无巧不成书,最近邻国也因这个“身份”问题引起社会的广泛讨论。他们的副首相阿末扎希日前在巫统某区部代表大会闭幕仪式上,更公开出示马哈迪身份证副本,表示马哈迪的原名,其实是“Mahathir a/l Iskandar Kutty”,是印度人Kutty的儿子,并且当场念出马哈迪的身份证号码。他说,马哈迪拥有印裔血统,却利用马来人的身份,当了22年首相,在利用完了之后,马哈迪就开始背弃巫统。

而首相纳吉于7月18日在吉隆坡出席印裔穆斯林开斋节晚宴时,接纳主办当局印裔穆斯林联合会(Permin)主席达祖丁的建议,同意将印裔穆斯林列入土著,或通过行政手段或在宪报公布,以满足该社群一向来所争取的。换句话说,政府将承认有“印裔穆斯林”这个族群的存在,是和巫裔穆斯林有区别的。这就让莫愁想到,过去为什么我们一直假设哈莉玛是马来人呢?因为无论出席任何场合,她都以戴头巾示人,因此我们就以为她是马来人。其实她戴头巾乃是来自信仰——伊斯兰,所以真正的身份是“印裔穆斯林”,乃冯京马凉之误也。 阅读更多 »

新加坡人想象中的“印度人”:梁智强新电影爆出的种族争议

leave a comment »

万宗纶    2017-6-21
https://global.udn.com/global_vision/story/8664/2537706

尽管星国政府长年植入多元种族政策,但最终仍抵不过华人是星国最大的主导群体之事实。...

尽管星国政府长年植入多元种族政策,但最终仍抵不过华人是星国最大的主导群体之事实。或许《新兵正传4》的试镜风波,仅只是这个政策溃败的冰山一角而已。图非当事人。图/《新兵正传》剧照

以《小孩不笨》闻名台湾的新加坡导演梁智强,其最新作品《新兵正传4》日前被爆出,在遴选演员时出现“种族歧视”。在当事人于脸书上贴出亲身经历后,数日间引爆新加坡社会舆论。

5月27日,根据新加坡籍的印度裔演员巴尔加瓦(Shrey Bhargava)的指控,他试镜的角色,是一个使用“Singlish口语、有着新加坡腔的军人”,但却被试镜导演要求要表现得像一个“彻头彻尾的印度人”(a full blown Indian man)。巴尔加瓦不满地对试镜导演说“不是所有在新加坡的印度人都说得一口浓厚的印度腔”。他的不满却换来如此的回应:

但那就是我们想要的,而且要做得好笑一点。

巴尔加瓦在脸书上表示,过程中让他感到不舒服的,是他的种族被简化成口音,并且只因为那样“比较好笑”。

电影中“象征少数”:当个彻头彻尾的印度人

根据《新4》张贴于5月20日的试镜公告,制作单位希望征选五个角色:两位一男一女的军官,皆要华人;三个阿兵哥,其中两个是华人(一个要求是帅哥),另一个印度人或马来人皆可。

电影公司的征选要求不难理解,新加坡的主流电影(基本上就是指梁智强的电影)一向有“象征少数”(token minorities)的问题。“象征少数”指的是电影中“刻意”呈现出来的“少数族群”,如少数种族、少数语言、性少数等等。这种刻意的呈现,能让电影看起来更加“多元”,也能达成几个目的,例如:让制片方免于被少数族群批评(不会被批评都用主流群体)、让电影能不带羞耻地去开少数族群的玩笑(因为是透过少数族群自己的嘴巴)。

《新4》试镜公告的要求,再次凸显了“象征少数”带来的问题:制片单位要的只是一个少数族群,至于是马来人或印度人,都不是重点;而且既然已经砸了钱聘请少数种族当演员,那么,要让这笔钱砸得更值得的话——这个人要好笑。

在《少数族群在新加坡电影中形象》一文中,作者Kenneth Tan 观察到,马来人在电影中常以“滑稽”、“前现代”(原始)、“超自然”(迷信)的形象出现,而印度人是“不可理喻”、“可怕的”,或者用来展现“漫画式的喜剧效果”。在梁智强执导的《钱不够用》中,家属冲到加护病房中找病危的华人老太太,掀开棉被,却出现一个满脸胡须的印度男子遗体。Kenneth批评,找错病床的举动对于电影叙事本身,没有明确的意义,印度胡渣男大体的出现,只是为了制造荒谬的笑料。

新加坡的主流电影一向有“象征少数”的问题,透过刻意呈现少数族群,让电影看起来更加...

新加坡的主流电影一向有“象征少数”的问题,透过刻意呈现少数族群,让电影看起来更加“多元”。图非当事人。图/《新兵正传》剧照

阅读更多 »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