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国志

有关新加坡政治、社会、文化的报道、分析与评论

Posts Tagged ‘印度人

厘清新加坡总统历史与相关史实

leave a comment »

新加坡文献馆      2017-5-13
http://www.sginsight.com/xjp/index.php?id=18555

史实说明,少数族群的马来人,欧亚裔,印度人都已经远远超越人口比例与期限的出任了国家首长的神圣任务。所以说,李显龙要求的:“每个公民——华族、马来族、印度族或其他族群,都应该知道属于自身族群的人可成为总统,而且不时确实当上总统。”早已经是一个既成事实的历史事迹。

官方媒体2016年11月9日报导:

下届总统选举必须在明年8月之前举行。李显龙总理昨天参加法案二读辩论时说,政府听取总检察署的意见,决定启动“保留选举”机制的日期,应从首位行使民选总统权力的黄金辉任期算起。换言之,我国的民选总统制度已进入第五任,而过去30年都没有马来族当选总统,那下届选举就应保留给这个族群的候选人。……

为保障少数族群每隔一段时间就能当选总统,政府今年9月接受了宪法委员会的建议,决定如果连续五届总统选举,即30年内没有某个种族代表当选总统,第六届选举应只保留给该族群候选人竞选。……

李总理认为,“作为多元种族国家的象征,如果总统人选总是来自同一个族群,那他不仅不再是国家具公信力的象征,国家多元种族的本质也会受质疑。每个公民——华族、马来族、印度族或其他族群,都应该知道属于自身族群的人可成为总统,而且不时确实当上总统。”

官方媒体2017年5月9日报导:

前议员、上届总统选举以微差落败的陈清木医生召开记者会,针对来届总统选举将启动保留选举机制表示质疑。由于认为该课题重要性关乎全国,他决定向英国女皇律师彭力克 (David Pannick) 寻求法律意见。“彭力克不同意总检察长的建议,并指出那是不符合宪法的。在收到他的答复后,我不能默不作声,必须让法院决定到底是彭力克的法律意见,还是总检察长的法律意见才是正确的。”阅读全文»

中国和新加坡:回顾过去了解未来

leave a comment »

作者:王赓武    译者:张从兴,叶琦保     2016-10-26
http://beltandroad.zaobao.com/beltandroad/analysis/story20161026-682461

新中关系的最新发展让人们不禁要问:中国如何看待新加坡?新加坡又怎样看待中国?

在中国与美国竞争加剧以及新加坡这个新兴小国仍处在分裂的区域背景下,导致上述问题的出现。在根本上,这涉及对中国是什么和新加坡人是什么的复杂、多重理解。

尽管这两者长期以来有不同的边界,中国有数千年历史,而新加坡却只是一个独立51年的主权国家。

诚然,新加坡华裔在近200年来对中国充满了敬意,而大多数中国人是在最近几十年才注意到新加坡华人所取得的成就。

中国是什么?

在最近几次访问中国期间,我发现有很多人对中国是什么这个问题,有浓郁的兴趣。

大家感兴趣的背景是,中国曾经是一个伟大的国家,而现在正走向复兴,再现辉煌。在这一次的美国总统选举竞选活动期间,时不时都能听到让美国再强大的呼声。正在崛起的中国也有再度强大的想法,自然不足为奇。这两种呼声似乎都反映了担心他人看不到它们的伟大的焦虑。

中国的表态显示了一种矛盾。一方面,这个国家继承了一个伟大的文明国家,而其人民也必须团结一致来确保其延续性。另一方面,中国人民也很清楚改变是必然的,必须为此做好准备。当今世界瞬息万变,中国必须适应其所面对的种种变化,才能因应当前和未来的种种挑战。

怎么样让一个恒常的中国和蓄势待发的改变势力相互融合,是一项让中国领导人困惑的工作。当中国充满自信时,其人民就会认为国家是强大的,自然会期望其他强国待之以敬意。

当中国面对民族国家体系和把势力从欧洲延伸到世界各地的帝国时,它必须放弃控制其他国家统治者的传统朝贡体系。

今天,它正在和一些竭尽全力免受大国支配的小国打交道。这些小国只能依赖由主权国家制定的国际规则来保护自己。

中国支持这个制度,但也知道大国和小国的行为是不一样的。它不认为这个制度是理想的,并且深信还有改进的空间。

此外,在这个由主权国家组成的世界,还有数以百万计的华裔散居在各个国家里。他们的祖先是在几百年前离开中国的。中国社会的一部分人——甚至还包括许多海外华裔本身——认为海外华裔在效忠各自国家的同时,也应该认同祖先的价值观。

他们尊敬的中国已经发生了极大的变化。中国的最后一个王朝的统治者,接受了承认它是19世纪的其中一个帝国的“国际法”。1912年建立的中华民国宣称自己是一个多元民族国家。它反对帝国制度,但是继承了其疆域。

在南京国民政府迁往台湾,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统一大陆的时候,有人质疑这到底是一个民族国家,还是一个尚未完全去殖民化的帝国。

在中国看来,这些形容是不适当的,因为它其实是一个多元民族的中央集权国家,并正通过经济增长和社会主义重新分配来积极地自我更新。

与此同时,在中国境外居住的华裔人口越来越多。其中绝大多数居住在台湾、香港和澳门等地区,人口在过去30年里剧增。

中国期望那些仍然还有文化根源意识的华裔,能够回返“祖国”,帮助把国家建设得更好。不然的话,他们也可以留在当地,帮忙中国和他们的国家搭桥铺路。

正因如此,华裔占人口大多数的新加坡,才会受到格外重视。阅读全文»

难解的人口危机:新加坡随时有“翻船”之虞

leave a comment »

霍娜   2016-10-2
http://global.dwnews.com/news/2016-10-02/59772962.html

对于当下的新加坡,人口危机尚未完全找到应对办法,大量新移民推动的国家转型却在加剧,在两种压力推挤下,这个小小的城市国家的确随时有“翻船”的可能。

现任新加坡总理李显龙日前在访日期间表示,新加坡正处于一个非常困难的时期。“老一辈没有忘记过去,而新生代却不太确定未来。”这位子承父业的新加坡总理在东京说,“在今后50年或者更久的将来,新加坡人必须为自己创造未来,选择属于自己的方向和方针,使得我们的国家能够立足于新世界并取得成功。”

新加坡一贯被认为是亚洲甚至世界性的经济和社会发展奇迹,这个领土面积极其有限的亚洲小国突破了曾经被认为难以逾越的多层藩篱,立足东方传统而汲取西方经验,在短短几十年里即跻身全球发达国家之列,并且至今仍在亚太地区占有经济和外交层面的关键位置。为何李显龙会提出,新加坡当前“处于一个非常困难的时期”?

当然,李显龙的论断可能包含很多方面的影响因素,但确定无疑的是,新加坡日益严峻的人口问题势必名列其中。新加坡是全亚洲人口密度最高的国家,在全球也仅次于摩洛哥,其国土面积仅有700余平方公里,人口却高达560万,高质量、低成本的人力资源曾是新加坡经济起飞时最关键的优势条件之一,但新加坡历经半个世纪发展至今,曾充当国家迅速发展的关键前提的人口,迄今却面临着种种严峻挑战。

2013年,新加坡政府发布《人口白皮书》,开宗明义地承认,新加坡人口现状至2012年达到了一个拐点,这是因为,上世纪四十年代末至五十年代初新加坡“婴儿潮”中出生的超过90万人,自2012年起开始逐渐超过了65岁的老龄人口界线,而与此同时,新加坡国内出生率和人口增长率均多年保持在1%-2%之间。这意味着,新加坡将在从2012年到2030年的至少十八年里,面临空前的人口年龄结构转变,在2000年就已经开始的老龄社会,将在未来的一段时间内迅速发展。 阅读更多 »

膝盖要反应

leave a comment »

李莫愁    2016-9-30
http://www.malaysia-chinese.net/cgi-bin/czread.pl?board=luntan&file=start&User=&Pass=&group=2&read=messages/2016/09/144743.html

如果把这份雅虎调查当成政治晴雨表,所谓的第四代接班人(都是华族)没一个够格来接班。除了张志贤这只老鸟,其他被认为是首选的都在10%以下。可见谁该来当新加坡总理,肤色已经退居一旁,本地人根本不care(同理可证,李显龙在总统人选方面打种族牌,实在太卑鄙了。)

这里的执政党虽然很会控制媒体,操纵舆论的走向,不过玩的都是“一言堂”的套路。面对突如其来的话题,往往就是膝盖反应;只要不是他们的抛出的话题,就学不会因势利导、化危机为转机、四两拨千斤轻松解围,而是硬生生的否认,再不然就告人。以为一否认就会天下太平,天下本无事庸人自扰之了。所以说呀,基于这种逻辑思维,执政党再开10间公关学院给大官们进修也是无用滴。

对于市面上看好尚达曼来当未来总理一事,他说:“我知道坊间出现这些议论,所以我要清楚表明,我不是总理人选。我斩钉截铁地说,不是我。我了解自己,我知道自己的能力,这不是我。我擅于制定政策,我擅于为年轻同事提供咨询并辅佐总理,但我不擅于担任总理。这不是我的志向,这不是我。”——尚达曼怕的是什么?就像“九子夺嫡”(目前《步步惊心•丽》正夯)那样,做不成皇上就会落得身首异处吗?如果不是的话,否认来干嘛呢?政治本来就是一种化不可能为可能的艺术,即使李显龙自己也说啦:“下一任总理将由第四代内阁决定”,难道他们就不能“决定”让尚达曼当总理吗?

如果尚先生是一名华人尚好,坏就坏在他是个印度人,实在太不给印度族面子了。我们的总理才刚刚在总统人选上打了“种族牌”,玩得不亦乐乎,突然尚达曼却斩钉截铁地说“我这个印度人就是不可能”——这是挖自己老板墙脚吗?

根据雅虎调查,有高达七成(69%)国人支持尚达曼出任总理,而超过五成(55%)受访者更视他为下任总理的第一人选。这里的民主选举讲究选贤与能,但是尚达曼却说:“我擅于制定政策,我擅于为年轻同事提供咨询并辅佐总理,但我不擅于担任总理。这不是我的志向,这不是我。”——有谁一出世就擅于当总理的,这话听来是不是有苦衷呢?

阅读更多 »

【书评】比较霸权:战后新加坡及香港的华文学校政治

leave a comment »

沈旭晖    2016-9-18
http://www.hk01.com/01博評-政經社/43415/-書評-比較霸權-戰後新加坡及香港的華文

在新加坡的建国故事之中,发展本土意识是重要基础、不能抹煞的一环。今天香港的论者,只看到新加坡的成功,却有意无意忽略其成功故事的起始点……

新加坡与香港值得比较,是因为两地都曾是以华人为主的英国殖民地。

台湾学者黄庭康的作品《比较霸权:战后新加坡及香港的华文学校政治》,是一部社会历史研究著作,探讨了二战前后新港两地族群结构以及本土政治环境有何差异,从而解释双城华文教育发展轨迹乃至与中国的关系为何及有何不同。所以比较新港,是因为两地都曾是以华人为主的英国殖民地。

介绍这本书有两个原因:

第一,香港舆论喜欢比较新加坡与香港,但往往忽略双城历史发展轨迹的差异,及其对当下乃至未来的影响,这显得香港流行的新港比较相当单薄与粗糙;

第二,现在流行的政治说法,是“我们都是血浓于水的中国人”。但新加坡华人却不难发现自己与中国大陆人之间的距离。新加坡建国前后,受何种外围形势影响、塑造了何种身分认同的过程,能令我们对自身身分有更多省察、明白身分建构并非只限于血缘种族。

英殖政府眼中的新、港两地华校问题

19世纪中后期,清政府了解到寻求海外华人支持之必要,于是在各国建立领事馆与支援中国文化教育,以满足清政府利益。1912年满清被推翻后,新成立的中国政府继承清政府的海外华人政策,继续在国际间进行联系海外华人的活动。

清政府与国民政府都奉行血缘原则,意思是只要父或母其中任何一方为中国人,就会被视为中国公民。这政策令不少新加坡的华人同时拥有中国人与在地身分,这些以中国为中心的新加坡华人亦积极推动当地的华文教育;而香港则因为本身的地理位置、且华人人口较多,其华文教育步伐较贴近中国。自1912年起,中国广东省政府的教育部门要求香港华校向国民政府注册,同时使用与中国大陆相同的教材。入读香港注册华校的学生,亦可免试入读中国学校。

新港两地华校受中国教育制度影响,令殖民政府忧虑,中国民族主义和反帝国、反殖民思想会否因而藉此输出,故此新港殖民地政府都希望加强控制华校,以维持殖民地稳定。 阅读更多 »

官字两个口

leave a comment »

李莫愁     2016-9-15
http://www.malaysia-chinese.net/cgi-bin/czread.pl?board=luntan&file=start&User=&Pass=&group=2&read=messages/2016/09/144710.html

上网搜索,有句谚语是这样的:“官字两个口,没有硬说有”——这就是州官和百姓的差别,他要说你是racist,没有硬说有;你要说他是racist,“煽动、藐视、诽谤”三棒就侍候了。

“官字两个口”有个前提,就是需要无耻文人办的传媒、研究机构和高等学府全力配合。

行动党是个致力于“政治正确”的政党,所以从掌权开始不久,就牢牢捉住传媒的咽喉,不让他们乱说乱动,采用中央控制的新闻联播制。此外,国民打从幼儿班上学读书,早课就是要背诵“信约”,独立50多年以来,从三岁到七十岁,谁不知道要“不分”(regardless of)种族、语言、宗教来做新加坡人。

说到“信约”,原来还有一段古,这是李光耀自己说的。他说在设计“信约”的当儿,当时是交给拉惹勒南去处理,而拉惹在想法上比较“激进”,希望在最短时间内就建立一个新加坡身份的“国族”。而李光耀却认为很难在短时间内达成,于是就在“信约”里加了regardless of的但书,让各族保持自己的民族文化认同。到了八十年代,当政府“消灭”了华人的方言,让“三大语言”源流的学校也渐渐名存实亡,各族的“母语”都贬为“第二语文”,英语/英文出柜成为“工作语文”的时候,单语舒适的内阁开始有人认同拉惹勒南的想法,认为新加坡在最短时间内已经建立一个“国族”,于是“国庆例牌歌曲”就有了《One people, One nation, One Singapore》。

让莫愁再扯点题外,“政治正确”这种东西占据主流,一般人很难与之对抗;顺流则阻力较少,如鱼得水。反之,逆流则困难重重,需要据理力争,当然更需要道德勇气。所以说,这有点儿像孔老夫子所说“德之贼也”的乡愿,孟子为之诠释:“言不顾行,行不顾言,……阉然媚于世也者,是乡愿也”。

而教育部见习部长王乙康日前的发言,令贫尼皮皮挫,他说“国人未做好只以新加坡人自居的准备”——有影无?这和行动党一路来说我们多种族和谐、我们多任人唯贤,国会里能选出七十多个行动党的各族精英大相径庭,简直是一个天和一个地。为什么要这么说……为什么行动党要指责人民是racist(种族歧视)呢?唯一的解释就是看他们的需要,因为官字两个口。 阅读更多 »

时代的矛盾:新加坡华文文学与精英化国族主义间的微妙互动

leave a comment »

庄华兴(马来西亚博特拉大学外文系中文组讲师)    2016-7-23
http://www.thenewslens.com/article/44307

新加坡目前奉行的现代化—精英化正跟新华文学产生矛盾,因新华文学不断强调需要跟过往的记忆接轨,执着于延续传统。换句话说,作为奉行公民国族主义新加坡的现代化─精英化,让新华文化与文学不但不占优势,反而处于一种微妙的位置与处境。

新华文学(按:新加坡华文文学)发展至今,基本上跟新加坡作为一个独立的新兴现代化政体是分不开的。新加坡走的现代化道路跟其他国家的经验相似,即走向民族─国家化,这在国家政体与社会生活的一致性特别显著。虽然新加坡的民族─国家化由华人主导,但它的走向却不是以华人民族主义为基础的民族─国家。

值得注意的是,它的现代化发展朝向精英化、混杂化与国际化,而出现在新加坡的精英化,具体说是英文化。精英化强调趋同性与同一性,特别表现在语言、生活方式与品味、价值观念等层面。通过趋同性让社会的中产阶层能够更快产生粘合力与找到共性,而最终为国家的高生产经济目标做出贡献。

新加坡各民族的文化,特别是华人文化,虽然有着古老的传统,然而,作为现代化意义的民族概念,它如霍布斯邦 (Eric Hobsbawm) 所说,新加坡华人文化是一个被创造的传统。换句话说,它跟近代中国百余年来的变动产生密切的联系。

自然,新加坡目前奉行的现代化─精英化就跟新华文学产生矛盾,因新华文学不断强调需要跟过往的记忆接轨,执着于延续传统。换句话说,作为奉行公民国族主义新加坡的现代化─精英化(而非马来西亚的种族国族主义),让新华文化与文学不但不占优势,反而处于一种微妙的位置与处境。

新华伤痕文学的产生

新华文学跟民族─国家化的关系具体反映在哪一些层面?以《备忘录:新加坡华文小说读本》为例,选入的小说非常鲜明地突出了这个特征。在国家现代化过程中,产生了所谓的新华伤痕文学。《任牧之》一文中的主人翁林研菲即新加坡迈入现代化─国家化的见证者:

她在60年代末离开新加坡,那年回国时,已是70年代中期了。回国的那一刻,她突然只感到若有所失,觉得自己正踏足的土地,已不复记忆中质朴可亲的热带岛国了。

阅读更多 »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