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国志

有关新加坡政治、社会、文化的报道、分析与评论

Posts Tagged ‘历史文物

新加坡本岛最后一个甘榜 宁静安逸将逝 未来难逃灭村命运

leave a comment »

吴家俊      2017-11-26
https://www.hk01.com/新加坡本岛最后一个甘榜 宁静安逸将逝 未来难逃灭村命运

此幻灯片需要JavaScript支持。

一栋栋高楼划破新加坡的天际线,宛如石屎森林般刺入高空。一个名为罗弄万国的甘榜(Kampong,马来语中乡村的意思),宛如城市中的绿洲,为这座急速发展的城市带来点点喘息空间。不过这样脚踏实地,仰望天空的日子,可能已所剩无几。

马来乡村甘榜(Kampong)在上世纪50年代的面貌。(何沛然提供)

新加坡在建国初期,并没有高楼大厦,也没有平坦的沥青路,大多数家庭甚至没有独立厕所。不少家庭居住在木头制成的亚答屋(Attap)中,由20多户组成一条村子,这就是现在称之为的甘榜。

当时新加坡人的生活虽然不富裕,但甘榜内形成邻里紧密互助关系。村民相互帮忙,互相守望的精神,亦成为新加坡人心中的“甘榜精神”。

然而随当地经济急速发展,楼宇低密度的甘榜对于土地资源稀缺的新加坡而言,未免是一种奢侈。当新加坡开国总理李光耀发展大力公共房屋,不少居民上楼住上组屋,大量甘榜消失。目前全境内仅存两个甘榜,一处在乌敏岛,另一处则是新加坡本岛上最后一座甘榜——罗弄万国(Lorong Buangkok)。

甘榜“罗弄万国”风貌

阅读更多 »

Advertisements

Written by xinguozhi

十一月 29, 2017 at 9:10 下午

保护新加坡文化资产人人有责

with one comment

新加坡文献馆      2017-7-8
http://www.sginsight.com/xjp/index.php?id=18899

一个国家丢失了自己国家民族的历史文物,就如同丢失了国家文化内涵的压舱石,必将沦落为一个没有文化方向之迷失人性的国家社会。这可不就是当下新加坡的文化困境?

事不过三。李显龙霉运当头祸殃新加坡,岛上接二连三的发生了几件看似无关,却有共通性的反社会现象。一是,李光耀旧居的去留,二是,南洋理工大学之中文招牌的去留,三是,结霜桥旧货市场的去留。四是,新加坡华人文化历史文物的去留。这四件事的内容全然不同,而共同之处却是历史认知,历史保留,和历史文物去留的问题。

此时此刻,国际风云变幻莫测之际,新加坡很有必要重新认识,并且反省本土人文文化根基,以便在即将快速降临的新国际格局下,重新设定新加坡国家内涵。新加坡唯有立即重新自我定位,否则将会丧失做为一个国

家的存活空间。这是燃眉之急,并非危言耸听之说。

有创见,有自信,有国际视野的中国学者,正在积极构建中国模式框架下的世界话语权,在一带一路的大时代背景下,向全世界讲述由中国人撰写的中国故事。在全新世界格局的现实压力下,原本高高在上的西方学者正尽快修整自己的理论,寻求一套既能够解释为何中国崛起,也同时解释为何西方衰败之新的国际政治论说,来配合中国快速发展的新趋势,以便保留一席之地,有足够话语能力继续的参与到国际事务的研究和探索。

中国模式的王道政治哲学,正在全力挑战支配世界的西方霸道政治思维。一个崇尚仁义公正反对强权暴力的新世界观,必然会彻底颠覆李光耀的新加坡模式。实质上,李光耀的新加坡故事,是一个缺乏生命力的虚构假说,经不起时间的考验。形象的说,李光耀的新加坡模式如同一盆盆栽,是靠铁线和剪刀,用强力规范和大力修剪而成。盆栽毕竟是盆栽,只能形似自然界的古树参天。

2017年6月14日,将会被历史界定为新加坡政治发展里程碑上的单一最大拐点,那,不是后李光耀时代的结束,而是后人民行动党时代的开始。李显龙传承的人民行动党政权,正在内忧外患的双重重大打击下分化。最终,极度僵化的人民行动党,必将逐步的自我瓦解。

在这一种划时代背景下,新加坡国民有必要认真反思在新政治格局下,未来国家的人文内涵,因为国家人文界定国家的未来大方向。在有什么样输入就会有什么样结果的定律下,什么样的新加坡人文社会,就会塑造出什么样的新加坡国家。阅读全文»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