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国志

有关新加坡政治、社会、文化的报道、分析与评论

Posts Tagged ‘历史认知

前事不忘后事之师──日据时期展览馆与历史认知

leave a comment »

谢声远    2017-7-21
怡和世纪 2017年6月–2017年9月号 总第32期

旧福特车厂

林少彬君是怡和轩同仁,与他交心,茅塞顿开。五十开外,中等身材,满腹经纶,电脑、摄影、历史、行政,无不精通,且为人直率、谦虚、热忱。1980年获NMB奖学金赴日学习电脑,成为一名专业工程师,后擢升为 Sony 电脑部高管,现负责网络安全一块,摄影,那是他搜集历史资料不可或缺的工具,也是他与朋友和大自然相处的的好帮手,图中有乾坤,图中有真谛。历史呢,海阔天空,漫无边界,他却能专注于二战前后日本军国主义对东南,亚特别是新加坡的觊觎、渗透、情报、侵略、战况、占领、暴行、动向等相关课题,长期浸濡,锲而不舍,史料斗量,如数家珍。他给《怡和世纪》和《早报周刊》撰稿,图文并茂,醍糊灌顶,让众人认清日本国主义残杀无辜,罪孽深重。提醒麻痹大意者警惕邪恶势力贼心不改、改头换面、后患无穷。所以,当福特厂旧展馆于2016年初计划重新装修之前,他慷慨捐献200件历史文物,为2017年2月15日开幕的的新馆生色不少。

昭南馆:名不正则言不顺

少彬君说:“我问他们找到什么,还缺少什么,找不到的我想办法。他们们说要以战争为主题。上头交代,讲完战争,要讲复兴。我说对不起,我只收藏日战时期的文献。”

他捐献的珍贵文物,如旧地图、照片、日文杂志和旧报等,有一部分已在武吉知马上段的旧福特厂新馆展示。这个新馆原先以“昭南馆”命名,于2月15日由通讯与新闻部长雅国主持开幕礼,意在配合新加坡沦陷75周年纪念,和发扬保家卫国的精神。当局还安排750名新兵到场宣誓,以壮声势,政治正确自不在话下。“昭南馆”一词是受害国之耻,引起民间诸多非议。所谓名不正则言不顺,给开幕式蒙上一道阴影。两天后,政府为平息众怒,决定摈弃“昭南馆”这个侮辱性名字。

后来,在少彬君出席的一个场合里,读到朋友发来的一则观感短讯,参观者表示“大失所望,图片、文物没有什么创意,对日寇的暴行轻描淡写,还增加了与日本侵略者无关的资料,更遗憾的是图片、影像几乎清一色是英文或英语,观后毫无印象,更说不上产生共鸣了。”少彬君本人亦有同感。这就奇怪了,他不是捐出大批文物,该有看头才对呀。他说了:“当初,我曾直言旧馆英军的东西太多了,日军的货色则无关痛痒。当年日本军国主义入侵之前,蓄谋已久,处心积虑,搜集和组织所需的情报,精细得不得了。我捐了相关文献,也安排了课程和培训,说明了文献的意义。具体的布置和展示,我就没参与了。”

问题究竟出在那里呢?我问。他也毫不讳言:“捐献的200件文物当中,展馆只留下30件,展示出来的更少。问了,说其余170件交给上头,现由国家图书馆保管,小部分存放在展馆的影像里,供学生按钮互动,好玩!当初向我征求文献的,是独门独户的国家档案馆,后来档案馆归属国家图书馆,由通讯与新闻部直接管辖。不怕官,只怕管,连我也胡涂了。那天《早报周刊》发表了几张我捐出的图片,图书馆还来电话,说有捐给我们吗?我苦笑着说“捐了”。现时电脑系统在文物管理上仍存在缺陷,只能输入书名,无法记述书内的图片,所以工作人员无从获知某些重要图片的出处。更糟的是,一旦展厅设计人员只侧重视觉效果,清单内的珍贵文物,在非专业人士眼中,显得又黄又旧,会被误用作墙纸,乃至束之高阁。” 阅读更多 »

保护新加坡文化资产人人有责

with one comment

新加坡文献馆      2017-7-8
http://www.sginsight.com/xjp/index.php?id=18899

一个国家丢失了自己国家民族的历史文物,就如同丢失了国家文化内涵的压舱石,必将沦落为一个没有文化方向之迷失人性的国家社会。这可不就是当下新加坡的文化困境?

事不过三。李显龙霉运当头祸殃新加坡,岛上接二连三的发生了几件看似无关,却有共通性的反社会现象。一是,李光耀旧居的去留,二是,南洋理工大学之中文招牌的去留,三是,结霜桥旧货市场的去留。四是,新加坡华人文化历史文物的去留。这四件事的内容全然不同,而共同之处却是历史认知,历史保留,和历史文物去留的问题。

此时此刻,国际风云变幻莫测之际,新加坡很有必要重新认识,并且反省本土人文文化根基,以便在即将快速降临的新国际格局下,重新设定新加坡国家内涵。新加坡唯有立即重新自我定位,否则将会丧失做为一个国

家的存活空间。这是燃眉之急,并非危言耸听之说。

有创见,有自信,有国际视野的中国学者,正在积极构建中国模式框架下的世界话语权,在一带一路的大时代背景下,向全世界讲述由中国人撰写的中国故事。在全新世界格局的现实压力下,原本高高在上的西方学者正尽快修整自己的理论,寻求一套既能够解释为何中国崛起,也同时解释为何西方衰败之新的国际政治论说,来配合中国快速发展的新趋势,以便保留一席之地,有足够话语能力继续的参与到国际事务的研究和探索。

中国模式的王道政治哲学,正在全力挑战支配世界的西方霸道政治思维。一个崇尚仁义公正反对强权暴力的新世界观,必然会彻底颠覆李光耀的新加坡模式。实质上,李光耀的新加坡故事,是一个缺乏生命力的虚构假说,经不起时间的考验。形象的说,李光耀的新加坡模式如同一盆盆栽,是靠铁线和剪刀,用强力规范和大力修剪而成。盆栽毕竟是盆栽,只能形似自然界的古树参天。

2017年6月14日,将会被历史界定为新加坡政治发展里程碑上的单一最大拐点,那,不是后李光耀时代的结束,而是后人民行动党时代的开始。李显龙传承的人民行动党政权,正在内忧外患的双重重大打击下分化。最终,极度僵化的人民行动党,必将逐步的自我瓦解。

在这一种划时代背景下,新加坡国民有必要认真反思在新政治格局下,未来国家的人文内涵,因为国家人文界定国家的未来大方向。在有什么样输入就会有什么样结果的定律下,什么样的新加坡人文社会,就会塑造出什么样的新加坡国家。阅读全文»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