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国志

有关新加坡政治、社会、文化的报道、分析与评论

Posts Tagged ‘双语教育政策

皮之不存 毛将焉附

leave a comment »

许振义     2017-7-16
http://www.zaobao.com.sg/zopinions/opinions/story20170716-779437?xtor=CS2-8

如果华语教学程度设得不高,学习不多,基础不实,到了社会上之后,再去强调“华文华语,多用就可以”,恐怕只是治标而已。

日前,讲华语运动推介会错用“听说‘渎’写”一事,闹得沸沸扬扬。抨击者有之,嘲笑者有之,心痛者有之,坦言“多少年没碰华文了,你不说,我还真没看出是别字”者,亦有之。笔者倒是欣赏后者的坦诚和直率。

究竟因何出此纰漏,想必各种因素有之。就像许多意外空难,起因都是一些微不足道的细节,小至一颗螺丝帽,但是,在“墨菲定律”下,偏偏就是让一根稻草压死一头骆驼——尤其如果这头骆驼看似健壮,实际羸弱多病。

“听说‘渎’写”,责任固然在主办者,折射的却是宏观的母语境况问题。母语在我国的境况,或许堪比一头外强中干的骆驼。笔者曾从事新闻公关和翻译工作多年,从业内人士口中获悉,不仅华文境况如此,马来文、淡米尔文的境况也不甚乐观。

1979年公布的《吴庆瑞报告书》提出双语教育政策,同年,政府推出“讲华语运动”,都是新加坡华人语言史上的重大事件。

《吴庆瑞报告书》提出了以英文为主,母语为辅,双语教育调整比重的政策。经此定调之后,英文成为了我国所有学生的第一语文。随着华校收生人数逐年减少,最后一所华校于1986年底关闭。从此,除了少数特选课程的学生之外,绝大部分学生都不再以第一语文的要求选读华文。

《吴庆瑞报告书》指出:“我们现在(1959年到1978年)的教育制度非常不合规律,绝大多数的学校是用英语和华语两种语言教导学生,而85%的学生在家里说的却是方言。”学生到学校上课花70%的时间学英语,30%的时间学华语,回到家却全部时间和家长、兄弟姐妹、朋友和邻居用方言交谈。李光耀在《我一生的挑战——新加坡双语之路》一书中总结说,在这种情况下,华语是没有办法学习好的,于是,必须以华语代替方言,成为华族国人的共同母语。

讲华语运动就是在这个时代背景下推出的。早期讲华语运动的预期目标有两个:一、在五年内,所有新加坡华族年轻人、中小学生和大学生及刚离开学校的毕业生,都放弃方言,以华语为华族的共同语;二、在十年内,在咖啡店、小贩中心、商店、戏院等公共场合推广华语。阅读全文»

Advertisements

Written by xinguozhi

七月 17, 2017 at 2:58 下午

语文政策才是问题的根源

leave a comment »

沈裕尼    2011-9-20
http://www.zaobao.com.sg/yl/yl110920_002.shtml

李光耀先生在其华文版《李光耀:新加坡赖以生存的硬道理》首发式上,以华语向200多名出席的宾客传达一个信息,即母语是让人们追本溯源的语言,不谙华语者日后一定会后悔莫及。李先生说这并不是因为中国崛起,是因为“你要了解你自己的根”。

李先生在上星期同南洋理工大学的学生对话时,指出当年制定双语政策时,中国还未崛起。他坚持母语政策是为了让人们追本溯源,有自我尊重和认同感,现在中国崛起只是个“额外的奖励”。

在短短的两周内,李先生在不同的场合重复强调学习母语的重要性,并以他一贯的直言无忌,抛出了“不谙华语者日后一定会后悔莫及”的言论;虽然语重心长,但国人是否买账,笔者不表乐观。李先生这回不以学习母语具有市场经济价值、赶搭中国经济列车作为诱因向国人喊话,少有地以追本溯源,身份的自重与认同,了解自己的根等原因,郑重说明要懂母语的重要性。李先生这番话非常发人深省,而选择在这个时候说,也很值得人玩味。

我国的双语教育政策实行了30多年,非但没有使母语的掌握能力更上一层楼,反而是每况愈下,连每年的“讲华语运动”都要肩负起推广学习华文华语的使命。“讲华语运动”经过32 年的努力,目前还停留在“多用就可以”的层面上,如此般苦苦挣扎,让关心与爱护母语的社会各界人士担忧不已。然而,即便懂得说、听得懂、懂得写,若缺乏人文的素养,等于空有躯体而没有灵魂,又要如何向自己的根与身份来认同? 阅读更多 »

Written by xinguozhi

九月 24, 2011 at 11:16 下午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