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国志

有关新加坡政治、社会、文化的报道、分析与评论

Posts Tagged ‘反对党

星国首投族近23万人 关切气候暖化民生议题

leave a comment »

中央社/黄自强       2020-1-15
https://www.cna.com.tw/news/firstnews/202001150135.aspx

新加坡年轻首投族关心议题广泛,不仅有生活周遭的贫富差距问题,也关切如何在职场中培养专业技能与国际接轨,另有不少年轻人关心攸关永续生存发展的气候暖化议题。

新加坡最迟2021年4月大选,将近23万名首投族动向成为朝野必争之地。图为新加坡选举局。(中央社档案照片)

新加坡最迟明年4月大选,将近23万名首投族动向成为朝野必争之地,年轻人不仅关心民生与工作权益,气候暖化等议题同样将与大选挂勾,更是首投族关注的课题之一。

新加坡上次国会大选是在2015年9月举行,国会2016年1月间开议,任期5年,国会可以提前解散,解散后3个月内须举行大选。

虽然大选最迟明年4月举行,但外界普遍认为可能提前今年上半年举行大选,诸如2月18日财政预算案后、3月或4月中旬乃至5月,迄今众说纷纭。

新加坡年轻人必须年满21岁才拥有投票权,去年6月最新人口数据显示,年龄介于20岁到24岁公民人数约22万9900人,其中大多数在下届大选时首度拥有投票权。这群首度行使投票权的年轻族群,未来大选将扮演一定程度的关键角色。

新加坡由人民行动党长期执政,国会掌握绝大多数席次,但面对来势汹汹的反对党挑战仍不敢小觑,积极备战之余,勤走访基层选区,意欲推出最佳候选人组合迎战。

反对党同样动作频频,去年11月间先有新加坡前进党党魁陈清木邀集国民团结党、革新党、人民力量党、国人为先党等20多名反对党人士会商大选事宜,探讨如何发挥团结力量。今年再有国人为先党、人民力量党、革新党与民主进步党等4个反对党决定筹组联盟,因应大选。

新加坡民主党也将推派更年轻的候选人组合,抢攻年轻世代选票。 阅读更多 »

Written by xinguozhi

一月 16, 2020 at 1:09 下午

工人党领袖有多糟?

with 2 comments

作者:AGO Report Analysis    译者:新国志    2019-11-6
https://kueh-lapis.github.io/ahtc-ago-comparison/

工人党领袖应对任何导致公共资金管理不善的行为负责。但是,为什么对待对其他公共资金管理不善的案例却是比较随便呢?为什么公共资金的保管者不关心公共资金管理中的其他失误?……如果这两个问题不能得到满意的回答,那么我们可以说,在这些审计问题上针对工人党领袖,是对反对党领袖的不公平对待。

具有重大意义的阿裕尼—后港市镇会案件是针对工人党领袖公共资金管理不善的指控展开的。自2012年以来,人们在这个问题上投入了如此多的关注、精力和金钱,我不禁想知道——相对于总审计署对所有政府机构的审计结果,工人党被指管理不善的规模有多大?

作为一名新加坡人,我希望客观地评估我们纳税人的钱有多少被管理不当,而不管是谁管理不当。

由于总审计署审计报告每年发布一次,所以我采用了以数据为主的方法,计算了相对于总审计署列出的2012年至2017年所有审计案例,工人党审计失误的规模。(你可以在这里详细了解我的数据收集和数据处理方法)

本文希望将5年的报告(或需几周的时间阅读)总结为一篇5分钟的文章。

(注:所有关于非工人党审计结果的描述都是从总审计署的年度审计报告中逐字逐句提取的。你可以通过查看总审计署的原始报告来验证(我已经为你提供了报告年份和段落编号)。对于与工人党相关的审计结果,它们摘自阿裕尼—后港市镇会的申索陈述书和亚洲新闻台(ChannelNewsAsia)对该问题的报道。)

快速回顾:阿裕尼—后港市镇会案件的要点

针对工人党领袖的指控可分为以下几类:

1. 采购:豁免竞价的理由薄弱。在2012-2013财年,FMSS在没有招标的情况下被任命。在2012-13财年,FMSS共收到660万元。

2. 采购:采购过程中的失误。LST Architects承包了阿裕尼—后港市镇会10个项目,其中有7个项目的价格比Design Metabolists公司的价格要高,但是没有提出合理原因。这导致阿裕尼—后港市镇会额外承付总计280万元。

3. 关联方交易中的失误。据称,工人党领袖建立了一个有缺陷的治理体系,为向FMSS支付不当款项提供了便利。在这3,370万元中,2012-2013财年支付给FMSS 660万元(没有招标),2013-2015财年支付给FMSS 2,710万元(FMSS作为唯一投标的供应商中标)。

在接下来的2个部分中,我将就工人党的失误和总审计署所有政府机构的审计结果,在这3个类别,做一个“苹果对苹果”的比较。 阅读更多 »

Written by xinguozhi

十一月 10, 2019 at 11:00 下午

毕丹星回应《一条无障碍坡道》评论 点评“P.A.(P)式”民主

leave a comment »

网络公民/北雁     2019-11-1
https://zh.theonlinecitizen.com/2019/11/毕丹星回应《一条无障碍坡道》评论 点评“P.A.(P)式”民主

毕丹星反问,行动党在管理人协上,究竟政治和国人利益孰轻孰重?

在上月26日,《联合早报》发布一篇由高级记者黄伟曼撰写的评论《一条无障碍坡道》,其中提及:

以目前围绕这起事件的舆论来评断,多数选民估计不太懂,也不太在乎在反对党区内市镇会与人协之间微妙的相处模式。

他们的思考逻辑很简单,即一条应惠及老弱残病等有需要者的无障碍通道的建造被拖延了,而若这背后可能有基层政治操作,那必然违反公平原则,在这过程中也牺牲了人民的利益,不能被接受。

对此,工人党秘书长暨阿裕尼集选区议员毕丹星回应,针对上述第一段的说法,或许作者就已忽略,败选行动党候选人,仍能被委任为人民协会基层顾问,本身就有违民主。

至于是否公平原则,毕丹星认为,要探究人协在反对党选区的立场,不仅仅限于讨论对坡道建设的冷漠态度。他解释,败选行动党基层顾问不仅掌控纳税人的钱,他们的影响力更为深远和政治化,早已不是什么秘密。

他在昨日发布的脸书贴文列举其中一些例子:包括公民权仪式,由行动党政府委任的基层顾问主持,而在反对党选区,新公民是从败选行动党候选人手上领过身份证的,“难道总统旗下的公务员,或非政治人物来主持这类仪式,不是更妥当吗?”阅读全文»

2012年提议七年后无障碍斜坡才落成?毕丹星再吐槽行动党基层组织权限

with one comment

网络公民/北雁      2019-10-16
https://zh.theonlinecitizen.com/2019/10/2012年提议七年后无障碍斜坡才落成?毕丹星再吐槽行动党基层组织权限

“一个简单、数月就可完工的无障碍斜坡,却搞到要几年才完成。有多少乐龄人士、行动不便人士或康复者,无法从这类设施受益?然而行动党怎么决定,人民协会在反对党选区运作?至于反对党议员对于社区提出的提案,往往都被人协忽略。”

昨日,工人党阿裕尼集选区议员毕丹星,分享在勿洛蓄水池路第108组屋的无障碍斜坡“千呼万唤始出来”。2012年底,就有群众向阿裕尼后港市镇会提出,要增设有关无障碍斜坡。但方案提出的七年后,才在昨日中午由人民协会移交给市镇会。

毕丹星指出,每年政府约拨出4000万元,给所有市镇会进行社区翻新项目,但是议员都需通过基层顾问建议提案和批准。

在阿裕尼和后港这样的反对党选区,在上届选举失利的行动党候选人,就成为基层顾问。

他认为,败选的前行动党候选人,可以继续透过这类提升项目与居民保持关联性,甚至可以说是在大选前的拉票,作为基层领袖他们也有权通过分配大笔纳税人公帑。毕丹星说,早在2015年大选,他就已非议行动党实施的这种政治双重标准

毕丹星指出,行动党第四代领导人一再强调包容性社会、协作式政策等等,然而他们又是否敢于去检讨,正是行动党在政治上制造的分化,才是导致新加坡趋向政治两极化社会的肇因?

他以前总理吴作栋的第二代领导团队的做法作比较。1981年行动党丢失安顺选区,当时吴作栋等领导团队还曾想过将安顺民众俱乐部等基层组织,交给工人党议员惹耶勒南管理,不过年长议员不同意。

荣誉国务资政吴作栋在《高难任务》一书中忆述,年长议员当时认为,交给惹耶勒南,后者将巩固地位,行动党就再难收复安顺。阅读全文»

什么人访问什么人:新加坡反对党领袖吴明盛:香港做到的,新加坡做不到

leave a comment »

沈旭晖    2019-9-22
https://news.mingpao.com/pns/什么人访问什么人:新加坡反对党领袖吴明盛:香港做到的,新加坡做不到

很久没有卷入香港社会,直到这场卷入全民的运动而改变,例如早前关于政府“对话平台”的评论,受到不少朋友关注,想不到传来信息的朋友,包括新加坡反对党领袖吴明盛。

当时他劝我应该走入制度,改变政策,因为特区政府需要真正冷静客观的指导;我笑说香港政府这方面的能力、和真正自主的空间,远比不上新加坡政府,只能各自爬山地促进改变,但不知他是否明白。

谈起新加坡,不少人就想到人民行动党的精英,其实新加坡立国以来,一直有反对党参与选举,只要赢出大选,就可以变天;虽然执政党有种种优势令天变不了,但新加坡人普遍求稳,也是人民行动党能掌控大局的一大原因。

吴明盛毕业于新加坡国立大学,但并没有加入人民行动党,而是进入了一系列反对党:先是代表老牌工人党参选,然后成为国民团结党前秘书长,再自己创立人民力量党,虽然从未成功当选,但一直是监察政府的一家之言。

由于有不少家人在香港,吴明盛对香港政治十分熟悉,评论这场运动的视角,也很值得我们参考。

■答:吴明盛:新加坡反对党国民团结党前秘书长,人民力量党创办人

■问:沈旭晖:GLOs创办人,中文大学社会科学院客席副教授。

反修例运动成了星执政党维稳文宣

“香港这场运动,对新加坡人绝对是眼界大开”,吴明盛开宗明义这样说。然而新加坡人喜欢稳定,会怎样评价运动?“对我们反对派而言,确实给予了很大挑战。新加坡人不会明白出现暴力场面的成因,也不会深究,看见场面就会害怕,假如我们不小心,无限支持香港运动,会大败;但假如我们批评运动,会被支持者批评为动摇,失去基本盘,同样会大败。我能想到的最理想回应,就是我们支持民主,而民主的目的就是避免暴力,促进和平演变,所以我们不相信暴力,在新加坡,只能这样向民众论述。”但就算是这样,他也担心下次大选的选情,认为“香港牌”给予了执政党一个很大优势﹕“人民行动党一直提倡‘贤人政治’,认为太多民主对社会并无好处。而这次他们会利用香港的暴力画面,去加强这方面的说服力,新加坡人不明就里,很容易被吓倒。我对来届选情是悲观的,我觉得所有反对党加在一起,在选举可能一席不留的大败。”

然而作为不时到香港的新加坡反对党领袖,吴明盛自然不会像通过微信了解香港的新加坡新移民那样,对香港运动的研判,有自己的视角。“其实我看运动的目标还是很精准的,冲击的都是政府建筑物、警署等,针对港铁也是源自后者配合警察的争议,这些都是与政权有关;而香港示威者没有针对任何民居、商铺,没有打击不相关的建筑物,没有出现抢掠,从这些层面而言,香港的运动依然是很有纪律的,背后有一个‘共识建构机制’,知道什么能做,什么不能做。当然,随着事情发展,一切愈来愈难控制,很容易愈走愈过。” 阅读更多 »

新加坡民主党一再呼吁反对党合作,青年团将集中精力与年轻选民互动

leave a comment »

新加坡民主党    2019-8-9
http://yoursdp.org/publ/chinese_language/41-1-0-1641

新加坡民主党今天上午积极走访了上届大选中所竞选的所有五个选区(武吉巴督、裕华和武吉班让单选区,以及荷兰—武吉知马和马西岭—油池集选区)。

在接受媒体采访时,秘书长徐顺全博士重申了我党的呼吁,要求各在野党在来届大选中采取协调一致的竞选活动。

徐博士指出:“与打破人民行动党垄断国会的共同目标相比,各党之间的分歧是微不足道的”。

重要的是,需要让人民有信心投票支持能够共同协作的反对党替代方案。

为了促进与其他反对党合作的意愿,新加坡民主党在去年10月与各在野党召开了会议,并将继续努力实践此项合作。

与此同时,我党青年团将致力于与新加坡年轻人互动,并关注他们所忧虑的课题。 阅读更多 »

Written by xinguozhi

八月 10, 2019 at 9:26 下午

低于华丽平均:新加坡低端人口的生活概况

with one comment

潘婉明     2019-8-6
http://contemporary-review.com.my/2019/08/06/1-194/

新加坡社会崇尚菁英,追求阶级晋升,普遍不会掩饰自我优越,因此当面对这个快速而严峻的变化,政府维持一贯思维,缺乏同情和理解。菁英团队不知道,他们所继承的、制订的政策,因无法贴近庶民生活而不能有效回应国人的实际需求。虽然社会上还没有真正形成“下层”意识,不过越来越多人开始产生危机感和觉察自身的脆弱性。中年转业或失业的情况越发普遍,在这个全球最昂贵的都会国家里,即使是中产阶级也很难抵御长期没有收入的生活压力。除了高端的20%,其他人都有可能因变故而沦落到低端。在新加坡,没有人可以意气风发到最后,特别是在下层增生的时代里。

新加坡民主党秘书长徐顺全继今年5月在网路平台上载以福建话发言的宣传影片之后,日前又以广东话发表第二波攻势。该视频片长约三分半钟,文案明显是以书写文打稿,再由徐顺全以粤语宣读,然而这种传达讯息的方式比使用口语化广东话更考验他的方言能力,宣传效果也打折。

徐顺全在片中再次提出老人失养和青年失业问题,并指政府选后背弃承诺,提醒选民谨慎投票。很可预见,围绕着组屋、公积金、物价、就业、本土vs外来等政策与民生议题将会从上届大选持续延烧下去,国际间的外部影响,如马来西亚改朝换代及香港反送中事态发展的作用,反而还未见发酵。

正当反对党频频将民生困顿的矛头指向政府,其政策及思维不但无助于解决问题,甚至是问题根源的同时,新加坡统计局公布了五年一度的“家庭开支调查报告”,指本地居民的家庭平均月收入达11,780元,比上一个五年度统计的10,470元增加了1,310元,年均增幅达2.4%;而本地居民的平均家庭月支出则是4,910元。

这些数字叫民众闻之哗然。因为根据新加坡的家户型态,以核心家庭最为普遍,因此一般家庭的收入即双薪夫妻的总和。若以此模式计算,则夫妻二人平均月薪须达5890元,然而这个数字跟一般受薪白领阶层的实际待遇还有一段距离,更遑论其他中下阶层的受薪劳动者或自雇业者。

事实上该调查报告亦指出,收入最低的20%家庭,他们的平均家庭月收入只有2,235元,而他们的平均家庭月支出却高达2,570元,亦即每月超支335元。换句话说,收入最低的20%家庭,他们的家庭收入和支出都远远跟不上“本地居民”的平均。

阅读更多 »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