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国志

有关新加坡政治、社会、文化的报道、分析与评论

Posts Tagged ‘反对党

老吴变戏法

with 2 comments

殷素素    2020-9-11

行动党的“非选区议员制”具有很大的欺骗性,无非是要安抚反对党支持者的情绪,随便丢个鸡肋;还是就是这些职务都是行动党施舍的,他们操生杀大权,主动权在他们手上而不是全国人民。

吴俊刚

老吴(老番颠吴俊刚,下同)的《高风险的“战术性投票”》实在是难得一见的奇文——这样的硬拗也可以!莫非是白士德附身。

事情是这样起的:总理引述了国务资政张志贤在竞选最后第二天告诉他的一件事。有位女选民问张志贤,她的友人告诉她,投票给反对党无妨,因为政府照旧,而你还是会得到政府答应做的东西,如地铁、组屋翻新、诊疗所等等,所以不必担心,到时还会有两个人(指当选的反对党议员和落选的行动党候选人)替你服务……

这位女选民为什么会萌生“搭便车”的念头——老吴想过没有?主要还不是对人民行动党的“服务”不够满意,觉得应该挫挫它的霸气,不然谁说得动她?

至于“战策”,则连老吴自己也说不通:

1、所谓战术性投票,指的是有些选民以为人民行动党必然会重新执政,因此放心把票投给反对党,希望借此对行动党政府产生制衡作用,有点像是讨别人便宜的搭便车行为。

2、这就是所谓的战术性投票行为。它基于一个重要的假定前提,即行动党还是会重新执政。这显然是一种风险极高的假定,因为如果有这种假定的选民多起来,甚或超过半数,行动党政府就可能在一夜之间倒台。一个或数个家庭的成员,也许可以事前经过协商,“战术性”地把票分别投给行动党和反对党,但一个选区里的所有选民,以及全岛93个选区的选民却不可能在投票前都约好做这样的安排。因此,投票的结果必然具有极大的不确定性,也潜藏巨大的风险,一些人玩战术的结果很可能就意外地玩出祸事。

3、所谓战术性投票,实际上变成了高风险的豪赌,这绝对是不可取的。大选的最大目的是选贤任能,要选出一个有能力的政府来治理国家大事,理性的做法应该是把票投给最有执政能力的政党和候选人。我们常说,每个人手中掌握的是神圣的一票,绝对不可拿这一票来赌博,因为搞不好可能会赌掉整个身家。

要达到让行动党继续当政,而又有更多反对党进入国会,要怎么办?首先,以目前最标准的一家四口来讲,如果开家庭会议事先安排好,也有四种操作:

1、三个投行动党,一个投反对党。

2、两个投行动党,两个投反对党。

3、一个投反对党,三个投行动党。

4、四个皆投反对党。 阅读更多 »

Written by xinguozhi

九月 11, 2020 at 1:49 下午

初试啼声听后感

leave a comment »

叶鹏飞    2020-9-7
https://yapphenghui.wordpress.com/2020/09/07/初试啼声听后感/

国人期待朝野在国会有高水准和理性的辩论,厌恶恶意的政治攻击,对新加坡政治文化品质起到一定的维护作用。

阿裕尼集选区议员、工人党党魁毕丹星,在8月31日新一届国会复会,辩论政府施政方针时,以新科国会反对党领袖的身份,发表了处女演说,就自身职责、反对党任务、对政府的期待、对国会角色的看法,从已变、当变和不变三个层面,发表了自己的意见。

已变的是国内外的环境,包括美中对抗、逆全球化趋势、民粹主义兴起所导致的社会撕裂,以及民心的求新求变。当变的是许多固有的思维、观念以及由此产生的政策和做法。不变的则是新加坡作为多元种族、开放式贸易小国的本质,以及赖以生存发展的共同价值观。

这是一篇有高度和深度的演说。作为反对党阵营新一代领导层的代表,毕丹星对新加坡政治文化发展的想法,具有很大的参考价值。新加坡能否继续过去半个多世纪的成功故事,在后冠病时代开拓新局面,除了执政的人民行动党必须继续保持活力,也取决于逐渐壮大的反对党制衡力量,有无能力和理念一起形塑良性的政治文化。

演说里透露出的信息是积极的,毕丹星紧扣工人党要建设“第一世界国会”的政纲,表达了对民意期待反对党扮演建设性角色的尊重,以及愿意走出过去只批评政策的做法,改以在国会提出替代政策来提高辩论水平。其中,他表达了对政府自建国以来的外交和国防政策的支持,以及对于包括尊重和包容多元、对贪污零容忍等共同价值观的拥护。

作为参政多年的老手,毕丹星自然也没有患上政治幼稚病。在表示会放弃在国会辩论时单纯批评,改为提出替代政策时,他也反守为攻,突出了一大重要前提——政府必须更透明,让反对党、学术界以及大众舆论能够根据更充分的官方数据和信息,开展理性的辩论,对政策利弊有较全面的判断。阅读全文»

Written by xinguozhi

九月 8, 2020 at 1:12 下午

从正式委任“反对党领袖”谈厄斯金•梅的议会“圣典”

leave a comment »

从夜暮到黎明     2020-8-4
http://navalants.blogspot.com/2020/08/erskine-mays-treatise-on-law-privileges.html

2020年7月10日新加坡全国大选成绩揭晓后,总理李显龙第一时间点名工人党秘书长毕丹星为正式反对党领袖。紧接着两个多星期间一切安排就绪,可见反对党领袖计划并非一触即发的灵感,就如陈振声在电视竞选辩论时所说,执政党将反对党视为可能的替代政府。长远来说,该计划或许也是为执政党谋后路。

根据国会议长办事处和国会领袖办事处于7月28日所发表的联合文告,反对党领袖的职责包括:

(1)领导反对阵营在国会辩论政策、法案和动议时提出替代观点;

(2)在国会领导并组织审视政府立场和行动的工作;

(3)在委任反对党议员担任特选委员会成员事项上提供咨询,包括公共账目委员会等常设特委会的委任;

(4)反对党领袖也可能被要求担任其他职责,如出席正式国家活动,及随同政府和公共服务成员参与出访和会议。

反对党领袖的权利包括:

(1)在国会享有优先回应权;

(2)有权听取政府在国家安全、对外关系,或出现全国危机时的机密报告。

反对党领袖将获得38万5000元的总年薪,比普通国会议员多一倍。

反对党领袖的新增酬劳(19万2500元)最吸睛,一方面展示新加坡国会走入新里程碑,另一方面制造新舆论,考验工人党在金钱压力下,如何维持道德权威的形象。

政府发布联合文告后,毕丹星同一天宣布捐出新增酬劳的半数(扣税后),也就是9万多元充作阿裕尼与后港的公益与党务用途。他亦准备跟前进党的两名非选区议员潘群勤和梁文辉合作,给予适当的支持,一定程度上化解这封“红包”所带来的“政治风险”。

蜘蛛侠原理

新加坡的国会从非选区议员(1984年),集选区制度(1988年),官委议员(1990年)一路走来,如今采取英国的议会制,正式委任反对党领袖,可说是来到真正的分水岭。

不期然想起蜘蛛侠,Peter Parker以个人的力量来维护社会的正义与公正,“With great power comes great responsibility”(能力越强,责任越大)。

“能力越强,责任越大”源自1793年法国国民立法议会。为期十年的法国大革命推翻传统君主制的阶级观念,以及贵族与天主教会统治制度,开启民主、自由、平等、博爱的新纪元。

从工人党夺得第一个集选区议席到夺取第二个集选区,历经的就是十年之路。当然这不是场流血革命,而是温和的演进。演进过程中最值得赞赏的是该党坚持就事论事,不作人身攻击的政治立场。相信这一点也引起执政党的反思,8月1日总理发给行动党议员的信函中,便告诉该党议员不可通过社交媒体攻击他人。

反对党在缺乏公务员的支持下,如何摆脱一贯的“副司机”的质疑和批评政策的方式,“在国会辩论政策、法案和动议时提出替代观点”,征途荆棘满布,影响的不是这几年,而是长远的民主生态。虽然这么说对只在国会占百分之十的席位的工人党不公平,但行动党支持者和中间选民都在虎视眈眈,工人党的蜜月期不可能太长。反对党领袖可能扮演蜘蛛侠这个沉重的角色吗?阅读全文»

民主需要“耐烦”

with one comment

李莫愁    2020-8-2

民主制度最重要就是“耐烦”,不管是扭曲误会也好、重重转述也好,总有些错漏,攻防双方都要使出看家本领,真理才会越辩越明,施政才有可能到位。“有关部门必须出来澄清”很大件事咩?

文章开始先说点题外的,就在不久前,何晶自诩“天生反骨”。她说:“我生来就是特立独行(maverick),因为我出生时跟别人不一样,是脚先出来的,所以血液里流淌着不恭敬(irreverence)……耶!没事,人生就是如此,明天又是新的一天!”——可是对于毕丹星捐出“国会反对党领袖”的一半津贴却十分感冒,认为是做给别人看的。咦!——照说她应该有“同理心”才对啊;对于某人的“不按牌理出牌”,要心生羡慕,怎会是“不屑”呢?

原来她拿了一张帖大发伟伦,那张帖说:

人们总是把幸福解读为“有”,有车,有房,有钱,有权;但幸福其实是“无”,无忧,无虑,无病,无灾。有,多半是做给别人看的;无,才是你自己的。

 

——其实那是一种貌似依附佛学的伪哲理。佛家“照见五蕴皆空”,“幸福”肯定也是“有”;“幸福”需要堆叠,“幸福”会让你眷恋、倚赖、不舍,那就是“有”。如果你买了“幸福其实是‘无’”的说法,那是中了她的计。

有人就说啦,“反对党领袖的国会特权职责确立,许多人目光马上落在38万5000元的更高常年津贴上”,毕丹星捐出一半是对的。李显龙在计算反对党领袖的收入时,不过是把国会议员的津贴翻了一番,如此而已,对他们来说只是花生米。与他们百万年薪来说,根本连零头都比不上。可见他万万没想到会被毕丹星将了一军,风评急转直下。

《联合早报》几位二丑就“国会反对党领袖”大做文章,其中的幼稚天真让人喷饭。试问:世界上成熟两党制的国家多的是,难道这是新加坡的空前创举吗?

1、严孟达说:“新加坡的威斯敏斯特议会制度,行之有年,设立‘反对党领袖’还是空前壮举,使新加坡的民主议会,更具英国和澳大利亚的英联邦特色。”——不就是说新加坡的所谓“威斯敏斯特议会制度”过去都是掐头去尾的假制度吗?

2、严孟达又说:“国会反对党领袖的职责不轻,他必须领导反对党阵营在国会辩论政策、法案和动议,并提出替代观点;在国会领导并审视政府立场和行动的工作,以及在委任反对党议员担任特选委员会成员的事项上提供咨询,如公共账目委员会等常设特委会的委任。国会反对党领袖就好比篮球场上的队长,场上组织攻防战,还要兼任场边的教练。”——执政党会给反对党平起平坐的机会吗?这是你自己假设的“高难任务”。

3、韩咏梅说:“执政党不可能白白给你一些东西,这怎么样都有一种政治角力在里面,所以这些优惠和特权带来什么考验?第一是考验工人党在接下来的国会辩论,是不是能有效问政。第二是他能听到国家机密的报告。许多政策都有取舍,当你知道国家利益在哪里,以前基于常识的判断可能会不适用。”——第二个假设的“高难任务”。 阅读更多 »

分析:有反对党领袖是好的起点也是“双刃剑”

with one comment

8频道新闻    2020-7-29
https://www.8world.com/news/singapore/article/analysts-say-leader-of-the-opposition-is-a-double-edged-sword-1205016

管理大学法律系副教授陈庆文指出,人民行动党政府和反对党之间的资源差距仍然很大。如果做得好,这项委任对工人党和反对党而言都是加分的,表示他们能力佳,能够承担更大的责任;反观如果做的不好,民众就会看到反对党的局限性。

https://assets.mediacorp.sg/image/upload/s--eqnW4D-0--/c_crop%2Ch_377%2Cw_670%2Cx_0%2Cy_1/c_fill%2Cg_auto%2Ch_675%2Cw_1200/f_auto%2Cq_auto/wp-pritam-singh-2-sep---2095606.jpg?itok=xNMkADIF

工人党秘书长毕丹星  图:亚洲新闻台/Sarah Yang

在国会中委任反对党领袖,不失为一项重大的举措和好的开始;不过,这是否能从实质上改变新加坡的政治制度还有待观察。

政治观察家对《亚洲新闻台》表示,让反对党有更多资源和话语权,有助于推动我国政治革新的步伐;不过,随着民众的期待值增加,一旦表现不符预期,这项委任就会成为“双刃剑”。

带领工人党赢得大选10个议席的党秘书长毕丹星,受委为国会中的反对党领袖。这项任命让他享有比其他当选议员高出一倍、每年38万5000元的津贴,以及其他的政治权力。

毕丹星:肩负更多任务

毕丹星说,这项委任让他肩负更多额外任务,前路不易走,但他感谢国人给予他的支持和鼓励。

除了更高的津贴,反对党领袖将享有优先回应权,以及有权听取政府在国家安全、对外关系,或者出现全国危机时的机密报告。

此外,反对党领袖也有权在政策、法案和动议上率先向部长发问,并且也会有较长,与政治职务者相等的演说时间。

毕丹星昨晚(28日)宣布捐出一半的反对党领袖津贴,用来帮助后港、阿裕尼和盛港区的低收入居民、社区计划和慈善机构等。 阅读更多 »

Written by xinguozhi

七月 29, 2020 at 10:53 下午

新加坡国会大选结果的不变与变:行动党依旧强势,崛起的在野党未必带来改革压力

leave a comment »

庄嘉颖(新加坡国立大学政治系副教授、哈佛燕京学社访问学者)   2020-7-20
https://www.thenewslens.com/article/137994

新加坡2020年大选,尽管在野党支持率提升,但并没有产生改变基本政治或权力结构的压力。人民行动党保持了绝对性主导权,可占着在国会里的优势,推动限制在野党和异议的政策和立法。

新加坡2020年国会大选在7月10日落幕。有观察认为,这次大选是新加坡政治的一大分水岭。工人党拿下10个直选在野席次、新加坡前进党获得两席非选区,算是新加坡独立以来,在野党席次最多的一届国会。

行动党虽然得票率从2015年的69.9%降到61.2%,但在国会93直选议席中,依然拿下83席的绝大多数。得票率与席位之间的落差,是因为新加坡特有的集选区制和选区划分的缘故。要是选举制度更接近国际惯例,在野席位会更多。

以上的竞选成绩,尽管可以让国会有多些代表性和不同的声因,不过人民行动党仍然能够轻易通过普通立法,若要修宪甚至可以为所欲为。

这次大选代表的不是一个新的开始,而是新加坡长期政治发展的延续。

一方面,这次在野党的选举成绩,不是偶然的现象,而是长期在地耕耘,以及行动党票源被分散的结果。国外,甚至一些新加坡国内的朋友,或许没有注意到新加坡在野党在资源和人力薄弱的情况下,如何在地方上尽量推动选民服务。

另外,选举结果并没有对人民行动党造成必须一夜之间改变的压力。行动党没有理由放弃一党独大的延续,以及自己享有的优势。行动党原有的政策方向和施政原则,除了对外包装以外,很可能基本维持现状。下一届国会见到的或许不是政治开放和改革,而是对社会更多的管制。

成熟中的在野势力

人民行动党这次大选,得票率从2015年的高峰下滑,不但没有攻下工人党所代表的后港单选区和阿裕尼集选区,还无法拿下新划分出来的盛港集选区,使包括总理公署部长在内的三位资深党领导丢了官位。

在新加坡的国会内阁制下,政务官员必须要先当选为国会议员,才能被总理委任而进入内阁。对许多人而言,这是精神上的一大冲击,选举结果似乎意味着未来新加坡政治走向将有大改变。这种观点其实轻视了上一届大选的独特性,和新加坡在野政党的不同角色。把2020国会大选放在新加坡长期政治发展的脉络下观察,或许持续性会胜于变化。

首先要认识到的一点,就是上一届大选的特殊性。2015年正好碰上新加坡独立50周年,也是新加坡独立后第一任总理、人民行动党精神领袖、和总理李显龙之父——李光耀逝世的同一年。人民行动党政府当年推出了一系列纪念和哀悼活动,引起新加坡人对以往所谓“黄金时代”和“光荣史”的政治想象和幻想,把行动党、李光耀和新加坡划上等号,对行动党的好感高涨。

加上选举期间,工人党造势活动上看热闹的人潮,还有有关工人党有意愿推动同婚合法化的假讯息,引发新加坡选民向来对政治和社会改变的焦虑和紧张情绪,导致人民行动党始终获得大胜。 阅读更多 »

已知的下回大选课题:行动党的变和不变

leave a comment »

红蚂蚁/程英生     2020-7-21
https://www.redants.sg/perspective/story20200721-4243

https://s3-redants.s3.ap-southeast-1.amazonaws.com/styles/large/s3/articles/2020/07/21/20200721-PAP%20cover.jpg?h=05807b98&itok=ONi2jqTW

大选期间,阿裕尼集选区人民行动党的义工。(联合早报)

是人民行动党改变的时候了。

大选结束以来,民间政论家、反对党人、行动党自己人,都公开的这么说。

很有民望的尚达曼高级部长,更是发出自己独特的声音,直截了当的表示,新加坡的政治面貌已经随着这场选举而永远改变了

年纪够大的新加坡人也许有这个印象:数十年来,这样的呼声似曾相识,只不过这回众人把意愿说得更白。

公道的说法是,执政党不是没改变,至少这回没说要告人诽谤,只是改变不如期望的快和深刻。

一些行动党年轻党员近日跟媒体说,党内长老保守谨慎,不愿冒太大风险,造成竞选方式老套,赶不上时代。

20200721-PAP.jpg

年轻选民。(联合早报)

要求改变的声浪这么清晰,在未来五年,民众必定密切留意行动党的一举一动,从中寻找蛛丝马迹,看看是全然不变,还是小修小改,还是大改特改。

与此同时,人民行动党也说,现在也到了反对党改变的时候了。

黄循财部长日前代表行动党分析选举结果时说,行动党对工人党有所期望,要求它不要一味批评和质疑,也应提出替代政策。阅读全文»

Written by xinguozhi

七月 22, 2020 at 4:45 下午

回应黄循财2020年7月18日在行动党视讯记者会上的相关表述

leave a comment »

毕丹星(工人党秘书长)    2020-7-20
https://www.facebook.com/pritam.eunos/posts/3306204256068531

毕丹星

针对黄循财先生2020年7月18日在行动党视讯记者会上所做的表述,我谨此作出回应。

2020年大选之前,工人党在国会中有六位民选议员,约占国会7%民选议席。我们的民选议员如今增加到十个,在国会民选席次中所占的比率上升到大约11%。

目前,工人党离赢得国会三分之一民选议席的中期目标还有一段距离,才能改变行动党在国会中拥有大部分席次的优势。要达到这个目标,工人党必须在国会中有至少32位民选议员。即便如此,执政党手中依然持有61个民选议席,以国人有力的委托来推进他们的议程和政策。

工人党在这次大选中赢得了另外四个民选议席,黄先生认为工人党不能再只是对政府施政提出质疑。然而,放眼全球任何一个议会民主制度国家,对执政党政府的施政提出质疑,本就应当是一个负责任反对党的根本角色。这项重任,对于促使政府更经得起问责是至关重要的;这也会继续是工人党在国会中必当负起的重任。

黄先生也说工人党“也有义务端出可行的替代方案,供检视和辩论”。政府有12万人的庞大公务员团队为国会辩论提供所需的资料与协助,而工人党则必须有赖于义工团队提供主要支援。尽管面对种种限制,我们还是会继续提出具前瞻性的建议,全力为新加坡人民谋求福利。这些建议包括我们在上一个国会任期中提出的冗员保险和《防止网络假信息和网络操纵法令》(POFMA)的替代方案。工人党也会鼓励国人更积极地讨论一些如组屋屋契到期导致售价锐减等对国人影响重大的问题,并继续针对这些课题发表建议书,提倡更多这方面的讨论。

我们在国会新会期中将着重关注民生课题,包括新加坡人的就业机会、年长者的医疗保健、生活费上涨的问题等等。政治改革,也会是我们接下来探讨的另一个重点,我们会针对国家政治体制和作业方式的透明度、问责制、制衡与平等,积极展开辩论。

行动党政府扩大信息分享的做法,是否也意味着更大程度的开放,还有待观察。我们在公共对话空间和国会中能在多大程度上推进可行的替代政策,也必须取决于行动党政府对民主政治的态度。无论行动党对工人党有着什么样的期待,工人党在国会中的志向和方针始终不变,那就是,为推进国家进步,为全体国人谋求最大福利。我们坚定不移,全力以赴,履行这项使命。

Written by xinguozhi

七月 20, 2020 at 4:32 下午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