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国志

有关新加坡政治、社会、文化的报道、分析与评论

Posts Tagged ‘反对党

李家纠纷不会成新加坡政治缺口

with one comment

胡逸山(南洋理工大学拉惹勒南国际关系学院兼任高级研究员)    2017-6-21
http://www.bjnews.com.cn/opinion/2017/06/21/447504.html

即便此次李家纠纷得以在新加坡政坛上勉强撬起一段裂缝,执政党迅速修补抚平的能力也很强,很难让其得以蔓延开来。

过去一周的新加坡,至少在网络与媒体上,可谓极不平静。6月14日,新加坡总理李显龙的妹妹李玮玲和弟弟李显扬各自在Facebook上发表《李光耀的价值观哪去了?》的联合声明,对哥哥李显龙进行了多项指控。李氏兄妹的内斗大战随即开始。连日来,新加坡前总理吴作栋、副总理张志贤以及多名部长已被卷入这场冲突。19日晚,李显龙发表声明,就李家纠纷一事,向全体国人道歉,然后对其弟、妹指责的“滥用职权”进行了否认,准备召开国会问责程序。

由于事涉新加坡总理的家族内部纠纷,这一事件引发了新加坡国内外各界的高度关注。而在李玮玲姐弟的多项指责中,更有对李显龙的“领导失去信心”等字眼,故也引起舆论在政治层面上的讨论与质疑。

两位或多或少都还戴着李光耀“光环”的李氏姐弟,这次所做出的带有政治意味的“表态”,也引起一些方面的“遐思”。这是否意味着,在某种层次上,新加坡政坛这潭平静的湖面,业已泛起涟漪?尤其是一向铁板一块的行动党,是否也开始传出一些不同的声音?

综合长期以来观察新加坡政治动态的经验,我认为,如此“设想”在很大程度上是“自作多情”,至少也是言之过早。 阅读更多 »

Written by xinguozhi

六月 22, 2017 at 10:12 上午

投不信任票

with one comment

作者:陈华彪      译者:万章      2017-6-18
https://www.facebook.com/photo.php?fbid=996430333826698&set=a.652436438226091.1073741826.100003792230386&type=3&theater
英文原文:http://www.tremeritus.com/2017/06/18/a-vote-of-no-confidence/

作为国会内唯一拥有议员的反对党,工人党应抓紧这一时机,向新加坡人表明它希望实现世界第一流的国会制度到底是什么意思。它可以提出对总理的不信任动议使国会议员聚焦此事,以反映公众对这一事件的关注。

新加坡第一家族的纠纷破坏了这个现代化城市国家的国际形象。纠纷已经超越了兄弟姐妹间的对峙,及李光耀欧思礼路故居的命运。

李玮玲和李显扬指责他们的哥哥李显龙利用国家机关对付他们及滥用职权,是对身为总理的一项非常严重指责,因为他们质疑总理是否能胜任这一公职。针对李显龙的妻子,第一夫人(译者按:新加坡无此公职)左右公务员的指控,也同样是很严重的。执政党任人唯贤的思想基础,也因为总理的弟妹指责他包藏着为儿子从政铺路的政治野心而受到质疑。新加坡是否会跟随朝鲜的路走呢?

关于秘密内阁委员会存在的指控,以及总理在公开的表达和私人行为之间的差异,已引起了人们对政治透明度的严重关注。如果上述任何一项指控是真实的,国会议员将必须考虑是否能继续对这位总理具有信心。这是任何合乎常规的民主国会的起码民主做法。

在没有敢于批评和独立的新闻媒体情况下,公众不太可能对总理,内阁和国会议员施加足够的压力来促使公众的担忧得到正视。新加坡民主党设立公开调查团的建议被忽视的可能性极大。李家弟妹指新加坡一切受到操纵,所以这样一个调查团最多只能起着粉饰的作用。 阅读更多 »

Written by xinguozhi

六月 18, 2017 at 10:55 下午

选举是新加坡民主指标?

leave a comment »

新加坡文献馆     2017-3-18
http://www.sginsight.com/xjp/index.php?id=18312

除了一党专政之外,新加坡还出现了一人政党的现实。事实是,国会立法是执政的人民行动党说了算,而支配国会的人民行动党则是李光耀一个人说了算。这一个有违民主意义与精神的政治现象,并不是一个虚无的理论分析结论,而是实实在在的新加坡史实。

多年前,William Safire《纽约时报》记者称李光耀为独裁者。李光耀回应说:你可以按自己的观点来称呼我,但是,这不表示我就是如你所言,我可以轻易赢得大选,我何必如此?按李光耀的定义,独裁与民主的区别,取决于政府是否举行国会选举。换言之,选举与否决定一个政体属性。因此,由于李光耀赢得每五年举行一次的历届大选,所以新加坡是一个民主政体。

近日,李显龙在与英国广播电台的访问中,重申了这一个李光耀对民主政治的定义。李显龙说:新加坡人很开心,他们选择了这个政府。基于选民选了我和我的政党,所以新加坡是一个开放的民主政体。

当然,国会选举是衡量民主政体的一个标准,但是,选举结果却并非衡量民主的唯一准绳,因为选举过程的正当性,决定选举结果的正当性。偷鸡摸狗的选举过程本身,就已经自我否定了选举结果的正当性。明显的,人民行动党政府的国会选举,充满了极具争议的投机取巧。

除了选举之外,三权分立的政体结构也是衡量政体属性的一个准则。三权分立主张立法,行政和司法三种国家权力,分别由不同机关掌握,各自独立行使、相互监督以制衡。因此,一个能够满足三权分立之约束条件的政体结构,可以界定为一个民主政治体制。然而,实际运作上,要达到三权分立的相互监督以制衡,另有一个内在的基本条件:适当的政党竞争力度与相对均衡的政党实力对峙,也就是,英国广播电台访问中所指出的:国会有一个可以成为替代政府之反对党的存在。

理由是,三权分立有赖于相互监督机制的实质性存在,因为唯有近乎势均力敌的政局下,三权才有彼此制约的可能性。在这一个层面上,新加坡一党专政的现实,根本上质疑了新加坡存在一个三权分立体制的可能性。阅读全文»

惹耶勒南见证李光耀的司法惩罚

leave a comment »

新加坡文献馆    2017-3-11
http://www.sginsight.com/xjp/index.php?id=18281

惹耶勒南

英国广播公司的HARDtalk主持Stephen Sackur 专访李显龙的问答中,有两段被华文报章删除而没有报道的对话:

Sackur:让我们花点时间想想新加坡的价值观,那是民主,我想你必定会为自己的民主感到骄傲,但是,实际上,那只是一党专政,你父亲建立的党,他向来都是其核心。自新加坡独立以来就是一党专政。对许多西方人士而言,一个具真实活力的成功民主,必然要有一个能够成为替代政权的强大反对党。你并没有这一事实。

李显龙:我不认为是一党专政。政府是属于一个政党,但是,新加坡有多个政党。竞选有着激烈的竞争。

Sackur:我相信你必然就如我所知道的一样。在国会里的反对党议员只是几个人,事实上,你必须通过立法以确保他们在国会里有一定的数额,要不如此,那就不会有反对党议员。

李显龙:现在有6位民选议员,3位非民选议员。我们会把数目增加到至少12位。但是,这正是我们的民主制度运作。人民投票,他们选择人民行动党的候选人成为国会议员。他们对人民行动党组织的政府有信心,相信政府会提供好的服务。能够维持这一种情况,国会的现状就会是如此。一旦政府不再能够运作,或者说,如果我有一位议员不能够胜任他的工作,失去支持者的信任,而我却继续委任他,那,情况是会在一夜之间改变。我们是开放的。

Stephen Sackur 是在议论新加坡言论与媒体自由的语境下提问,而这两段不过只是就事论事的一般性讲话,虽然总理公署的英文稿件照实报道,却竟然会被华文报章删除。不巧的,华文报章的这一种报道诚信,职业道德,专业素质,却是新加坡社会之民主意识的最佳写照。

从整个访谈内容来看,内部安全法令与对异议者采取法律行动的政治干预,是政府钳制社会言论自由,进而打压政党政治竞争,从而形成一党专政的最根本因素。

诚然,李光耀确实是通过内部安全法令很彻底的清除了反对党的竞争。同样的,李光耀亦毫不犹豫的使用法律行动来阻止反对势力的抬头。历史上,惹耶勒南做为一名反对党人士的不幸遭遇,正是见证司法惩罚的新加坡史实。

Chris Lydgate,于2003年出版之《李氏法律:新加坡如何摧毁异议者》记录与分析了惹耶勒南的政治官司之来龙去脉,此书是在得到当事者,当事者家人,以及其他对此类官司有所认识的人士的协助下完成。从书作者整理的一份司法诉讼清单,可以一目了然李光耀的司法惩罚究竟是什么一回事。

1971年9月,惹耶勒南在工人党总部召开了第一次的记者招待会。从此刻开始,惹耶勒南做为李光耀的政治挑战者,很彻底的改变了个人的人生际遇。从一名有事业,有洋房,有车夫,娶英国人太太,生活在上流社会的成功律师,最终沦落为名誉丧尽,一无所有的破产者,晚年时,蜗居在一间小旅馆的小房间里生活。阅读全文»

有识之士拒绝发声,新加坡何去何从?

with 2 comments

否极泰来     2017-3-4
http://pijitailai.blogspot.sg/2017/03/blog-post.html

新加坡的精英、有识之士、知识分子、中产阶级拒绝对国家的发展做出积极的评论,分享,分析他们对国家前途的看法。这种情形在李显龙出任总理后,每况愈下,越来越严重,已经成为新加坡目前面对的最大挑战,国家继续前进的绊脚石。

最近,李显龙和他的一群高级顾问,不约而同的呼吁有识之士出来,提供意见,对国家各方面建设,提供不同版本的建议。

李显龙说,他尝试不让身边只有只说“对”的人。如果,整天被唯命是从的人围着,那将是一种灾难。言外之意,就是说领袖必须接受批评,承认错误。#1

李显龙的高级顾问更进一步。他们说新加坡需要说“不对”的人。他们要更多不同的意见,反对的声音,甚至悲观的声音。他们认为新加坡需要更多(公务员)人出来挑战当局。最重要的,他们认为有识之士对政策的发声,能够让新加坡未来50年更加美好。

这种呼吁,呼应要求有识之士出来发声,提供反对意见似乎是一种哀求。有识之士的反对意见有助国家未来更加美好?为何立国以来,从来就没有如此哀求过?可见,事情已经失控,有识之士已经意兴阑珊,提不起兴趣。他们翻看历史,提供反对意见的人,尤其是反对党的有识之士,下场如何?阅读全文»

集体盲思是李光耀政治遗产

leave a comment »

新加坡文献馆      2017-1-7
http://www.sginsight.com/xjp/index.php?id=17950

毋庸置疑,医治新加坡集体盲思的最佳良方是政治上的改朝换代,其次,至少要彻底消灭李光耀的劣质政治遗产。说白了,救治新加坡的政治良方,是尽快的实行去李光耀化,以确保李光耀的幽灵不会从坟墓里跳出来,再次的危害社会安宁。

权力会带来腐败,绝对权力会导致绝对腐败。

诚然,新加坡集体盲思的政治病态,就是李光耀留下的最显着劣质政治遗产。李光耀的绝对权力造成了绝对腐败的政治现实,而集体盲思是一个绝对腐败政治生态之最鲜明表征。

实际上,李光耀之高薪养奴的金钱利诱下,内阁成员与政府高官包括媒体高管的个人金钱利益远远优先国民利益,必然的,会造成唯命是从之奴才现象的滋生与蔓延。当高薪利益是官僚个人所得,但国家损失则由全民分摊之际,那么,在官僚个人利益,远远超过官僚作为国民个人损失的情况下,政府政策的素质,合理,道德与成败都不会是官僚关切的事宜。这一种奴才现象是造就集体盲思的根本。说白了,集体盲思政治生态现象,就是奴才官僚现象。

按詹尼斯的说法,集体盲思是一个集体一致性做出的错误决策。这是由于群体压力导致其各个成员因为害怕他人的反对,而不愿意提出自己的见解和创意。于是群体在没有被受到挑战之共同意识情况下,达成了一个错误决策。换言之,集体盲思是通过群体商议方式,以排除个人独立意见,从而取得一致认同的治理方案,其特色是缺乏个人创意,与个人责任承担。

另外,詹尼斯的集体盲思说有八项诱发因素,可以将之形象的通过主子与奴才关系去理解。

奴才抱团取暖本性有高度群体凝聚力;奴才永不反驳所以没有必要接受外界资讯与分析;奴才全面接受主子命令式领导;奴才言听计从所以无需决策的规范条理;奴才群体成员背景和价值观皆相似;奴才害怕背叛主子的政治代价;奴才信服与崇拜主子的智慧与伟大;奴才投靠主子可以提高自尊心与身份。阅读全文»

政治自由化是双面刃 却是对的路

leave a comment »

天下杂志/黄亦筠    2016-12-21
http://www.cw.com.tw/article/article.action?id=5080067

图片来源:新加坡国立大学提供

二〇一一年,朋友一通电话,新加坡国立大学社会系副教授吴佩松加入新加坡第二大党工人党,帮政治明星、台裔律师陈硕茂的竞选团队,负责政策研究。

大选结果,执政的人民行动党掉了六席,显示新加坡民众对贫富差距、外来移民的不满。看著新加坡民心思变,吴佩松在一五年投入选战,以政坛新星之姿,当选工人党非选区国会议员。

“从政是为了我的孩子,为了下一代新加坡人有同等的机会,”四十三岁的吴佩松说。

身为社会历史学家,他认为新加坡正走在对的方向,即便身为反对党,仍肯定政府从教育、人才到经济政策的改革,希望将经济成长遇到瓶颈的新加坡,带往创意驱动的未来。

以下为专访摘要:

问:新加坡模式走了多年,有不错的成果,最近为何转变?

答:确实。最近政府变了,持续了解社会的需求。例如,来和我所在的新加坡国立大学社会系接触,希望做社会研究、持续了解社会的需求。

政府想了解,为什么人们变成这样?为什么人们觉得是这样?人们为什么这样?为什么产生这样的行为?政府开始感觉这是一个有机的社会,不能只著重在发展和工程结构,有更多组成和内涵需要重视。

问:为什么政府有这样的自觉?

答:因为意识到经济迈入成熟期,成长已到天花板。高科技产业进来,但没有持续带动创新。新加坡以高人力素质、勤奋和生产力闻名。但生产力并非高价值的生产力,也并非带动创新的生产力。

执行创新驱动经济的变革概念,来自于现任副总理尚达曼。他认为文化是经济建设及发展背后的重点,而不只是将经济发展视为社会工程的唯一指标。他任教育部长时将创新引入教材,希望从人才人力培育改变起,之后推动用创新驱动经济发展的产业策略。 阅读更多 »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