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国志

有关新加坡政治、社会、文化的报道、分析与评论

Posts Tagged ‘反对党

陈清木会是“狮城敦马”?

leave a comment »

陈文坪|    2019-1-21
http://www.enanyang.my/news/20190121/陈清木会是“狮城敦马”?/

新加坡前国会议员陈清木医生宣布成立新政党,组织名称为“新加坡前进党”(Progress Singapore Party);对民主社会来说,结社是宪法赋予公民的自由权利,至此,新加坡也多了个党派,应该给予赞许。

不过,一个新政党的成立,并不意味着真正能为人民带来什么样的改变,有时也只是昙花一现,过后也就没没无闻了;革新党成立时也是特别受到关注,但不久后,一些党要与党领导人也因理念不合而退党,影响反对党的声誉。

陈清木今年79岁,毕业于新加坡大学医学系,是前新加坡人民行动党议员,当选多届国会议员,深受选民的支持;2011年5月,参选第七任总统选举,在四角战中最终以0.34个百分点的微差败给前副总理陈庆炎。

自从落选总统后的多年以来,陈清木的一举一动都受到媒体的关注。媒体曾报道,他时而与反对党喝茶,时而与一些“重要人士”不期而遇吃早餐,让他的声名不时出现在媒体上,新加坡人民也乐见有这样的人物受媒体追捧。

特别是2018年5月9日大马大选后,希望联盟一夜间翻身为执政联盟,不可能的事情变成了愿望,实现了变天。

5•09刺激狮城反对党

这一点,狮城反对党也受到刺激,多个反对党也蠢蠢欲动,酝酿如何向敦马哈迪医生取经;更重要的是寻找狮城的“敦马”,谁能胜任如“敦马”这样的人选?带领反对党向前跨进一步。

新加坡民主党于2018年7月28日举办午餐聚会,成功促成本土7个反对党聚首,他们是民主党、人民力量党、民主进步党、革新党、国民团结党、国人为先党和待注册的人民之声,他们都表达了组成更强大联盟的合作意愿,同时推举陈清木医生成为领军人物,迎战来届选举。

现在,陈清木宣布自己将成立新加坡前进党,过后肯定与其他反对党组成联盟,如同马来西亚的希望联盟,在来届大选挑战与击败执政党。 阅读更多 »

Advertisements

部分反对党愿意同陈清木合作 分析家:不能上演“独角戏”

leave a comment »

8视界新闻     2019-1-20
https://www.8world.com/news/singapore/article/tan-cheng-bock-new-party-reax-389851

陈清木。

陈清木(图:今日报)

在人民行动党前国会议员陈清木宣布成立新政党“新加坡前进党”后,至少五个反对党已经表达意愿,有兴趣与他合作,或对组成联盟持开放态度。分析家认为,若要这个新党获得人们信任且长久,陈清木必须拥有强大的团队,不能自己上演“独角戏”。

《今日报》报道,这五个党包括新加坡民主党、国人为先党、国民团结党、革新党和新加坡民主联盟。其中除了民主联盟外,其他四党都出席了去年7月的工作午餐会,当时七个反对党讨论组成反对党联盟的可能性,而陈清木则受邀领军该联盟。

不过他们表示,陈清木在上次见面后并没有再和他们联络。民主党秘书长徐顺全受访时,恭喜陈清木再度参与选举政治,“这次是和反对党一起”。他期待见到前进党的成立,并和陈清木合作,加强反对党势力。

而国人为先党秘书长陈如斯说,该党希望和陈清木合作,“我们会在他的申请被批准后再谈”。

除了上述政党外,我国唯一在国会占有议席的反对党工人党受询时表示,不予置评。

人民力量党主席吴明盛则表示,如果陈清木有意组成联盟,将等待他伸出橄榄枝。

陈清木在这个星期三(16日)宣布重返政坛,并已向社团注册局申请成立新政党。陈清木前天(18日)在Facebook贴文说,他和他的团队希望前进党能成为国会的另一把声音。

在适当的时候,随着党和候选人越趋成熟,我们准备治理国家。与此同时,我们将先和认同我们的国家政治信念的人合作,无论他们是政党还是个人。


社团注册局发言人表示,平均需要两个月的时间来处理申请。
阅读更多 »

毕丹星订工人党中期目标:角逐并拿下三分之一国会议席

leave a comment »

红蚂蚁/沈泽玮     2019-1-14
https://www.redants.sg/overview/story20190114-2304

毕丹星强调,工人党或任何政党只是一个促进政治改变的工具。说到底,还是要由手握选票的选民决定。选民要不要一个“具代表性、势力平衡”的国会,避免出现国会出现“自己监督自己”的局面?

毕丹星昨天首次以党魁身份在工人党的常年党员论坛上发言,为工人党订下了“三分之一”的目标。“作为中期目标,工人党应该要角逐并赢得三分之一的国会议席。”(工人党面簿)

三分之一,记住这个占比。这是工人党秘书长毕丹星为工人党设定的中期奋斗目标。

新加坡来届大选随时可能在今年举行,毕丹星昨天在常年党员论坛上的发言也备受瞩目。这位工人党新星去年4月8日当选工人党秘书长,直到昨天才首次以党魁身份在常年党员论坛上讲话。

毕丹星首先表明,他将依循工人党前秘书长刘程强建立的“理性且负责任”的政治路线,因为这对反对党的发展最有利,也最能够让工人党继续在新加坡政坛上发挥一定的作用。

工人党接下来怎么走?

工人党由担任新加坡首任首席部长的大卫•马绍尔(David Marshall)在1957年创办,是走过一甲子的老牌政党了。

虽然创办至今已有62年,但毕丹星指出,工人党直到八年前才第一次拿下一个集选区,到了2015年大选,只能以微差的优势保住阿裕尼集选区。工人党在2011年以54.7%攻下阿裕尼集选区,2015年选举的支持率跌至50.95%。

工人党在未来的选举中还能不能保住阿裕尼集选区一直是外界所关注的。

工人党新任秘书长毕丹星去年与前任党魁刘程强(左)合照。(海峡时报)

身为阿裕尼集选区议员的毕丹星认为,工人党全军覆没的几率是存在的。

工人党输光光,国会里完全没有工人党议员的风险是真是存在的。

至于工人党接下来该怎么走,毕丹星勾勒出一个“多元国会”的图像。

他说,参政约十年来,愈发认为新加坡要发展成为一个“真正多元”的国会,不管是哪一党执政或反对党有哪些,国会至少三分之一的议席应由反对党囊下。

为此,他为工人党订下了“三分之一”的目标。“作为中期目标,工人党应该要角逐并赢得三分之一的国会议席。”阅读全文»

Written by xinguozhi

一月 14, 2019 at 6:44 下午

有节制的民主与竞争性的威权体制:“新加坡模式”能走多远?

leave a comment »

严泉    2018-11-26
原刊于 2018年10月《经济观察报·书评》
http://www.chinaelections.org/article/800/250282.html

当代世界民主转型的方式可以分为“体制外”和“体制内”两种范式或类型,前者即经典意义上的以“政党轮替”为标志的民主转型,也即以往大多数政体的转型方式,后者则是在民主化新趋势下形成的没有发生政党轮替的民主化方式。李路曲教授认为,新加坡可称为“体制内”民主化的典型案——威权时期就一直执政的政党仍然执政、国家制度的基本形式没有发生重大变化的情况下,逐步发展起了多党竞争和公平的选举,并把民主治理发展到了较高的水平。

长期以来,人们在提到新加坡政治模式时,习惯于称之为威权政体。新加坡建国之父李光耀,这位留学英国的政治家,在许多人印象中同样也是威权有余、民主不足。事实上,新加坡作为一个现代化的发达国家,其民主特色同样非常显着,这在李路曲教授新著《新加坡道路》一书中得以充分体现。

新加坡发展道路最引瞩目的成就是,经过20多年的时间,在上世纪80年代初就已经跻身于发达国家行列。当前,新加坡人均GDP已达5.5万美元,超过很多西方发达国家,是后发展国家中最早进入发达国家行列的。

小规模的强政府

新加坡向来以治理优异着称:政府高效而廉洁,在经济和社会发展中起着重要作用,发展出了一套与多元化经济社会相适应的“善治”模式。

在公共管理机制上,新加坡是一个面积仅有718.3平方公里,常住人口约550万的城市国家,但统计数据显示,在人口规模和地域面积与之相当的中国城市中,政府机构的规模要比新加坡大得多。

新加坡只设有中央政府,没有地方政府,是一级政府的行政组织构造,其中内阁各部16个,法定机构40个左右,这其中还有近20个相当于中国的行业协会。而规模相当的中国省会城市和计划单列市,均是市—区—街道三级政府结构,不但市一级政府设有直属的政府分支机构—委、办、局,而且还有区一级政府及其分支机构—局、委、办。市一级的政府机构平均约有60个左右,此外每个区政府的行政机构设置平均也达到近42个,加上每个省会城市平均8个区,这样一来,中国省会城市的政府机构比新加坡要多5倍以上。这还没有把街道一级行政组织和党的专职机构统计进去(新加坡除党的中央总部外,没有专设的党的分支机构)。新加坡政府的行政层级少,机构规模小,这使得政治输出和输入直接而通畅,较少会产生政策扭曲的现象,因此政府的治理工作就相对简单。本书特别指出:“从新加坡的情况来看,保持一个主导社会和经济发展的强政府并不一定要保留庞大的政府机构。”

新加坡政府的效率很高,它以小而强的政府来主导经济和社会的发展。小政府表现在政府的机构少和官员少;强政府表现在政府主导经济和社会的发展,并实现了有效治理。例如新加坡住屋发展局,就以较好地解决了民众的住房问题而闻名于世。它承担着改善民众住房的任务,一方面享受政府或国家法令提供的优惠政策,另一方面引入市场机制,在政府与市场的有机结合下,不但加速推动了住房建设,而且使其因市场机制的引入有较充足的资金保证。

在经济方面,新加坡的市场是最自由与最规范的,经济主体都享受到法律的有效保护。以对国有企业的管理为例,新加坡的国有企业在国民经济中占的比重很大,却很有效率,高效的国有企业给新加坡创造了巨大的财富。国有企业高效的原因并不是来自垄断特权,而是政府给国有企业像民营企业一样提供了自由和规范的市场环境,并遵照市场原则设计了现代企业制度,按照任人唯才的原则选派企业精英进行管理。

在基层社会治理上,新加坡独特的“互赖式治理”特征尤为明显,通过自上而下与自下而上两种社会组织的创立方式,构建了较为和谐的政府与社会的关系。前者是由政府自上而下创建的,这种社会组织是半政府半民间性质的,如人民协会领导下的居民委员会,还有早期的民众联络所等。它的功能是贯彻政府的方针,组织民众活动,沟通民众与政府之间的联系。由于这种社会组织的领导成员并不是专职的,因此,他们并不总是政府的代言人,而在很大程度上是民众与政府沟通的桥梁。应该说,这类社会组织的特点就是它的半政府性和半民间性,民众可以在相当程度上决定这些组织的作用,而非完全由政府来控制社会组织。后者是自下而上的,也即由民间自发成立的非政府组织。近十几年来,新加坡的非政府组织有很大的发展,尤其是在经济领域,企业和企业组织的自由度很大。在近年来的多次国际经济自由度排名中,新加坡都位列世界第二名。社会组织积极发挥作用,不仅调动了它们的积极性,也弥补了政府的不足,尤其是社会组织多是根据社会的需要运作的,不会产生不必要的浪费。 阅读更多 »

人民行动党将市镇会管理武器化的企图失败了

with 2 comments

作者:吴明盛    译者:新国志      2018-10-18
https://www.facebook.com/xinguozhi/posts/1885758784843891:10

工人党的信誉可能会受到一点影响,但行动党很可能会在民意法庭上遭受更大损失,这都要归功于它在过去五六十年里对异见人士、反对党成员、政治人物和社运人士的肆意迫害。

目前的阿裕尼-后港市镇会诉讼肯定会在两个法庭受到审判:法院和民意法庭。

随着案情细节在法庭中揭露,公众的意见迅速形成。

1980年代末,人民行动党将市镇会的管理政治化,目的是分散反对党的注意力并消耗它们的力量,使反对党人当选为国会议员时无法有效地履行议员职责。在此情况下,议员实际上变成了收入过高的房地产经理。

行动党声称管理市镇会将能真正考验反对党以及行动党国会议员的“治理能力”。但讽刺的是,如果允许管理代理处理市镇会的日常事务,那不是与测试议员能力的最初目的背道而驰?

另一方面,新加坡人普遍认为,行动党自1959年上台以来,一直在不择手段地迫害反对党成员、社运人士和异议人士。

目前的诉讼,无论其是非曲直,都将被视为一种政治迫害。

更糟糕的是还有AIM丑闻。

在2011年大选之前,即2010年设立AIM,是行动党进一步将市镇会管理武器化的明显尝试。在集选区管理大型组屋区,最重要的无疑是电脑系统软件,它是管理市镇会最关键的工具。

在2010年,行动党肯定意识到即将失去更多席位给反对党的危险,因此,他们创建了这个两元的空壳公司,让所有的市镇会将他们拥有,利用国家资源如NCB创建的管理软件的权利转让给这个空壳公司。此外,他们还签署了一份租约,允许AIM有完全自由的裁量权,根据自己的意愿终止该软件的租约,特别是在他们失去任何选区的情况下。 阅读更多 »

Written by xinguozhi

十月 23, 2018 at 3:27 下午

新加坡能复制大马变天?——“自由主义专制国” 覃炳鑫:行动党营造恐惧层层操控

leave a comment »

网络公民/北雁    2018-8-24
https://zh.theonlinecitizen.com/2018/08/新加坡能复制大马变天?——“自由主义专制国” 覃炳鑫:行动党营造恐惧层层操控/

透过司法、控制媒体、以及恶法打压异议份子,藉此牢牢掌控政权。新加坡属自由民主(liberal democracy)政体,但是有形无实,使他成为一个“自由主义专制国家”(liberal authoritarian state)。

历史学者覃炳鑫

历史学者覃炳鑫认为,新加坡当权政府人民行动党对国家公器的使用和社会结构操控,都有别于马来西亚。他从历史进展过程和体制角度,分析新马两国的不同之处,阐述新加坡当权者,拥有极度倾斜的选举游戏规则、高度集中的权利,还有近乎包山包海的社会文化控制,成为新加坡变天的层层阻碍。

从社会经济层面,国阵并没有如人民行动党一般,集中式地垄断政权。“1955年选举,国阵横扫51席。不过在一些地方议会却败给反对党(而后国阵索性取消掉地方议会选举,直到今天仍未回复)。在此后选举,也无法掌控一些州属政权,如吉兰丹和登嘉楼。

“1969年,513事件爆发,当时国阵宣布进入紧急状态、悬空国会,推出新经济政策、国家五大原则等有利国阵政权的政策。在1974年,说服民政党和伊斯兰党加入国阵。”

覃炳鑫是在本月18日,出席在邻国柔佛举行的“新加坡能复制大马变天?”时事论坛上,列出处以上历史事实,让出席者了解马新两国、国阵和人民行动党之间的差异,从而得知两国面对的不同处境。

他说明,国阵从未如行动党般,享有过绝对论断的政权,马国幅员较广、社群多元,政治体制分为多层次。

相对下,人民行动党在1959年取得政权后,马上废除地方议会、市镇会选举,权力集中,取消各独立组织,或以新组织取而代之,例如直接由总理管辖的人民协会。

再者,破坏新闻独立,把所有媒体由国家掌控。至于可能成为异议分子温床的律师公会、宗教团体、工会和独中等,不是被收编就是被废除。

阅读全文»

本地七反对党有意成立反对党联盟 分析师:我国政局与马国不同

leave a comment »

新传媒8频道新闻    2018-8-5
https://www.channel8news.sg/news8/latestnews/20180805-sg-opposition/4094852.html

本地七个反对党正探讨成立反对党联盟,并有意邀请曾参选总统的前人民行动党议员陈清木医生来带领成立此联盟。不少分析师对此发表看法,并指出,我国不能以马来西亚大选结果为标准,因为两国的政局截然不同。

据《今日报》报道,有鉴于近来马来西亚大选中,执政61年的国阵败下阵来,我国不少反对党党员志在通过成立联盟,在下一届大选中组成下一届政府。

反对党国民团结党主席林鼎在社交媒体Facebook发表贴文表示:“现在的风向变了,在过去两年内在各国都可看见。那些认为发生在西方国家和马来西亚的事不会发生在我国的人,都是近视眼,不愿接受事实。”

马来西亚大选结果成为我国反对党有意成立反对党联盟的动力,使他们相信我国也可能有变天的那一天。马来西亚首相马哈迪曾表示,希望联盟的胜利可能会对新加坡有影响,而他认为“新加坡人民和马来西亚人民一样,对从独立以来就是同一个政府执政感到厌倦。”

(照片:AFP)

对此,不少政治观察家和分析师指出,新加坡和马来西亚的政治情况截然不同。

悦榕控股执行主席何光平表示,虽然两国之间有一些共同点,但若是因此认为我国人民行动党会和马来西亚国阵有相同的命运,那将会是“愚蠢的错误”。他也指出,两国最大也是最致命的区别就是,前马来西亚政府的“猖狂”贪污。 阅读更多 »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