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国志

有关新加坡政治、社会、文化的报道、分析与评论

Posts Tagged ‘反对党

陈清木将成反对派联盟召集人?

leave a comment »

沈泽玮       2017-12-19
http://www.redants.sg/perspective/story20171218-955

这位政坛老将在下一届大选中,会不会继续和人民行动党纠缠不清?或许会,也或许不会,毕竟这当中还是有点“廉颇老矣,尚能饭否”的尴尬。

陈清木 (商业时报)

两次与民选总统宝座失之交臂的陈清木医生似乎已从“总统梦”中醒过来,有意转向担任另一角色——培养政坛新秀的政治导师。

陈清木上周六(16日)应公民组织“新加坡的未来”(Future of Singapore)之邀,在国立大学发表公开演讲。在对答时间,这位退休国会议员自无缘参选总统选战之后,首次透露了个人未来的规划。他表明,目前不会组织政党,但很乐意栽培有意从政的人。

目前不组政党 有意担任跨党派政治导师

他说:“我会教他们打赢选战的艺术……我希望能当一名导师。我有知识、有信息。我知道新加坡是怎么运作的。”他强调,任何政党的人都可以找他,包括行动党的人,他要培养那些可以成为好议员的人,那些会把新加坡利益摆在首位的国会议员。他还透露,“有好些人已经和我接触了,我会和他们见面。”

现年77岁的陈清木过去代表人民行动党六次出征亚逸拉惹单选区,次次都以七八成以上的高票当选,战绩彪悍。2011年,他在民选总统“四角战”中,表现神勇,仅以0.34%的微差败给执政党属意的重量级人选、前副总理陈庆炎,让行动党吓出一身冷汗来。

今年的总统选举,陈清木老早表态要参选,但随着国会去年修宪改变民选总统制并启动“保留选举机制”,他也失去了参选资格。好些阴谋论支持者认定,行动党被2011年的总统选战成绩吓坏了,今年启动的“保留选举机制”其实就是变相的“防陈清木条款”,目的是要关上陈清木参选的那扇门。

下一届总统选举将在2023年举行,不论是否保留给少数种族,陈清木届时将是83岁高龄,英雄迟暮,廉颇老矣,恐怕早已心有余而力不足。如果“保留选举机制”真的是为了防堵陈清木,那这一记阴招确实有效。

“总统梦”碎后,陈清木不得不面对老年参选和当选几率不高的残酷现实。但看来他也不愿从此过上清闲的退休生活。往后即便不亲自披挂上阵,他也要改当一名在背后出谋划策的政治导师,继续贡献自己的余热余辉,通过栽培政坛新秀,将自己的政治理念传播出去。

扛起反对派大旗担任超然的“反对联盟召集人”?

不过,陈清木的拥护者明显有更高的期望,他们希望这位政坛老手能出面整合新加坡政坛的反对势力,由他来扛起新加坡反对派的大旗,充当类似超然的“反对联盟召集人”角色。当天演讲有约150人出席,好些人在提问时都表达了这个期盼。

陈清木表明目前不会组新政党,但他对未来选项持开放态度。他认为,新加坡的反对党各自都有自己的“小算盘”要打,“很多人都有强烈的自尊心,他们不会要放弃自己的位子。”不过,他也强调,如果所有政党都能走到一起,他不介意担任导师,“当你们的中立人士,看看你们能否取得谅解”。

嗯,虽然陈清木没有明确表明想要当“反对联盟召集人”,但上述这段句话是不是多少也透露出,陈医生并不排除当反对派阵营的政治导师?又或者说,如果反对党能够团结起来,他不介意当个中立超然的反对派阵营“军师”?阅读全文»

Advertisements

Written by xinguozhi

十二月 19, 2017 at 11:11 下午

佘雪玲之后,工人党还需要什么?

leave a comment »

任千里      2017-12-12
http://www.redants.sg/perspective/story20171212-925

反对党需要的是理念。那个理念的论述就是:“为什么健康正常的政治需要足够强大的反对党?”

2011年大选时,佘雪玲代表国民团结党(NSP)出战马林百列集选区,收获极高的人气。(联合晚报)

过去一周,本地少了比较严重的地铁故障新闻,媒体淡静不少。但是淡出鸟来的政坛却因为一位清秀佳人的动静,引起一阵小小骚动。

“佘雪玲旋风”引发各种联想

2011年在国民团结党旗下参选马林百列集选区的佘雪玲,被《海峡时报》指出她参加了工人党的基层走访活动,在东海岸集选区出现。虽然离开下届大选还有两三年,但当年的“佘雪玲旋风”有如武侠小说的江湖传奇,很快引起人们的各种联想,报纸纷纷跟进,网上的反对党支持者更是一片小沸腾,好像她计算选票已经领先一样。

但根据报道,佘雪玲还没有加入工人党,只是以义工名义出现。她上届2015年大选期间也被广泛关注是否参加某个反对党出征,结果是她自己选择留在场外。未来两三年,擅长创造人气的她要如何选择,如何进一步营造自己的形象,想必仍然受人关注。

“建设性反对党”理论愈发欠说服力

过去几年,工人党备受打击,除了持续不断的市镇会风波,党和党员的形象也越来越受批评,甚至让支持者感到失望,包括对待社会上异议人士的处境,社会大众关注的各种课题,工人党竟然在很多时候都选择沉默以对。

工人党党魁刘程强。(联合早报)

作为唯一在国会占有议席的在野党,工人党近年来开始受到包括支持者在内——据说党内也有不满意见--的批评。过去刘程强所高举的“建设性反对党”“副驾驶”理论,出现越来越缺乏说服力的迹象。

工人党不相信民主自由的普世原则?

这一低调而试图保持沉稳、甚至等于表态只要做老二的路线,过去几年并没有获得执政党的相对认可。从市镇会风波延续数年可以看出,执政党至今为止,秉持的其实是李光耀时代“没有义务扶持反对党”的理念,对任何可能茁壮的苗头都不给予机会。这在民主政治上,只要手段合法,大致就没有话说,能抗议的只是是否违背民主自由的普世原则。问题就在于,挨打的工人党连这一套普世原则都不去强调,不去争取民众的认同,真奇哉怪也,莫非连他们自己也不怎么相信普世原则?

在很多支持者看来,工人党在民意相对比较成熟也敢于突破(或者“叛逆”?)的东部地区过关斩将,既有多年耕耘的因素,也有天时地利人和的运气。而其实长期观察就知道,工人党20年来对于民主人权和法制等课题的表现,是严重的营养不良。阅读全文»

对话漩涡中的李绳武:新加坡不再需要一个李家的领导人

with 3 comments

李佳佳     2017-12-5
https://theinitium.com/article/20171205-international-shengwuli/

新加坡第一家庭的决裂火焰,燃烧到了第三代身上。李光耀的精神价值和政治遗产,将如何延续?

2015年李光耀离世,时年30岁的李绳武曾因葬礼上发表的悼词备受关注,他的演讲围绕个人崇拜和政治遗产,视频在YouTube上获得65万点击。网上图片

今年六月,新加坡建国总理李光耀一套老宅的处置命运,曾引发李光耀三个子女的争拗。第一家庭内部长达近一个月的唇枪舌剑,透过互联网赤裸裸地袒露于全世界的看客面前。

这场家族决裂的火焰燃烧到了第三代——新加坡总理李显龙的侄子、其弟李显扬之子,目前在美国哈佛大学担任经济学初级研究员的李绳武。今年七月,原在新加坡度暑假的李绳武,在个人脸书上转载了一篇《华尔街日报》的相关报导,并附上了《纽约时报》在2010年一篇关于新加坡新闻审查现象的评论文章,在转发评论中对新加坡司法系统提出质疑。随即遭到新加坡总检察署的指控,称他涉嫌蔑视法庭。为此,李绳武提前返回了美国,因为担心可能会在新加坡被拘留。

新学期开始时,在与新加坡有大洋之隔的哈佛校园,记者见到了这个漩涡之中的年轻人。他远远走来,看上去清瘦腼腆,见到记者便扬起微笑,礼貌热情地打招呼,举手投足都颇有风度:“想喝什么?我去买。”这让人不禁想起他的祖父那个有趣的雅号——苏伊士运河以东最地道的英国绅士。

但举止斯文的李绳武最近面临很大压力。“短时间内肯定回不去新加坡了,但是无所谓”,他说,“很多人都回不到自己的祖国,这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

图:端传媒设计部

“我不能为自己没有犯的罪而道歉”

李绳武在那条脸书评论里写的是:“新加坡政府热衷诉讼,并且拥有一个容易被摆布的法庭体系。”不过,这条转发帖子的阅读设置仅限朋友,不能被公众浏览和转发。

新加坡总检察署致信李绳武,称他的脸书帖子是对新加坡司法系统“恶劣和缺乏依据的攻击”,涉嫌藐视法庭,要求他道歉并删除相关帖子。相关司法依据是新加坡议会去年通过的一项法案:任何恶意攻击司法部门的个人,可以被判处3年以下有期徒刑,或处以10万新加坡元(约7.4万美元)罚款。

李绳武并没有照做。 阅读更多 »

MRT整天坏GST又要起 行动党下届大选有多少票?

with one comment

沈泽玮      2017-11-21
http://www.redants.sg/perspective/story20171120-793

如果说,老天爷在上一届大选帮人民行动党创造一个好的吸票时机,那么下一届选举要如何在战略和战术上扩大优势,就要看行动党的政治智慧和判断,以及党内部能有多团结,能否上下一条心“做好政治”了。

李显龙总理在行动党大会上以秘书长身份出席并演讲。(联合早报)

终于,李显龙总理在11月发表了一场迟来的国庆群众大会演说。

8月份的国庆群众大会演说以糖尿病、学前教育和无现金交易为三大主题,让许多关心时政的新加坡人大跌眼镜。总理昨天(19日)在人民行动党两年一度的党大会上大谈国家大事,这一场的内容才更符合国庆群众大会演说的格局,红蚂蚁和大家一样,有一种走入时光隧道的错觉。

李显龙总理与夫人何晶在大会上与工会成员合影。(海峡时报)

总理也是行动党秘书长,他从外交到内政谈了六大点,有两点最抢眼,一个是首谈闹得民怨沸腾的地铁故障;另一个是明示将增加税收,一个可能是增加消费税(GST)。

MRT和GST将成“票房毒药”

在红蚂蚁看来,这两项是彻头彻尾的“票房毒药”。要不要打赌?民众骂完MRT整天坏之后,接着一定大骂政府是吸血鬼,加完水价,现在又要增加GST,简直是夭寿啦,PAP不愧是Pay & Pay。所以头脑简单、四肢不发达的蚁族大胆预测,下一届大选不会那么快来,至少明年不会来,大家不用猜,蚂蚁肯定对。《联合早报》的报道也说,总理以华语致辞时说,距离下届全国大选仍有两三年时间,但“努力的时间是现在”。

下一届全国大选最迟必须2021年初举行。GST越快提高对政府越有利,没有一个政府会傻到在选举年或选举之前的一年增税。假设政府明年提高GST,那么“白衣白裤人”还有大约两年的时间去消化GST的冲击。MRT + GST,蜡烛两头烧,大选估计要拖到最后阶段才举行,然后选前的惯用伎俩是,给选民一些回扣之类的甜头,看看能不能安抚情绪。

《海峡时报》一篇分析稿认为,总理把演说重点放在“信任”两字。文章进一步分析指出,信任很重要,因为只有人民信任政府,才能减轻不受欢迎的政策如增加税收对政府所造成的冲击。《联合早报》则转述总理的话说,“行动党几经艰苦才赢取人民的信任,不能把人民的信任视为理所当然,或把它挥霍掉”,要同时落实几项政策,就必须“做好政治”,让人民能支持和信任行动党,“知道行动党关心他们,竭力改善他们的生活。”

做好政治!有信任才有票

传统媒体喜欢这些“高大上”的内容和“九曲十三弯”式的表达手法。在红蚂蚁听来,总理说了一大堆,其实就想问一问在场的2000名党员:“选民在下届大选中还投不投票给行动党?”什么信任不信任只是华丽的辞藻,只是外衣,脱掉外衣,内在核心就是,有没有票?信任了会怎么样?信任就投票给PAP啊,不信任就不投啊,就这么简单。所以总理向党员疾呼:“做好政治!”精英不能与民众脱节,主流政党必须代表普罗大众的利益。

行动党在下一届选举会有多少票呢?这个问题问得还太早,但我们不妨先看看总理昨天晾晒的“中期考”成绩单,有哪些是加分,哪些减分?

总理谈的六大要点:

一、地铁事故不应发生须彻底纠正

总理表示,上个月碧山地铁隧道积水和几天前两地铁列车在裕群站碰撞的事故不应发生,各方必须从事件中汲取教训,“追根究底、彻底纠正”。总理还说,数据显示,地铁延误和失灵的情况其实已有改善,但他能明白民众感观不同的原因。“一个理由是,在公众的意识中,像碧山积水和裕群碰撞事故是严重的问题,深刻破坏了他们的信心。

11月15日上午8点20分,两列地铁在裕群站发生碰撞事故,导致36人受伤。(海峡时报)

阅读全文»

深度剖析刘程强卸任工人党秘书长 对工人党和反对党有何影响?

leave a comment »

新传媒8频道新闻      2017-11-12
https://www.channel8news.sg/news8/singapore/20171112-sg-work-party-low-thia-khiang/3881808.html

无论谁成为新任工人党领袖,观察家和党员认为工人党料将维持一贯作风,因为刘程强预测会继续在幕后给予意见,对党仍有重大的影响力。

工人党秘书长刘程强(照片:林慧敏)

工人党秘书长刘程强上周投下震撼弹,宣布将不会在下一届中委选举中竞选秘书长。这除了意味着他将卸下担任了超过15年的秘书长一职之外,还代表什么?

《今日报》报道,虽然在党内这是意料中事,但对外界来说,许多人都感到惊讶。

毕竟刘程强宣布卸下党内的最高职,是在工人党陷入困难之时——三名议员即刘程强、党主席林瑞莲和助理秘书长毕丹星,被白沙-榜鹅市镇理事会,以及阿裕尼-后港市镇会所委任的独立审计师起诉,以追讨工人党管理阿裕尼-后港市镇会时因管理疏失,所造成的不当付款。市镇会所追讨的金额高达3300万元。

此外,今年庆祝创党60周年的工人党在上届全国大选表现乏善可陈,因此他们放眼在下届大选中反弹。

而对于其他政党来说,刘程强卸下秘书长一职标示着反对党的改朝换代。刘程强与前工人党秘书长已故惹耶勒南,和新加坡人民党的前波东巴西单选区议员詹时中一样,都是本地反对党标志性的人物。

不少观察家都将工人党的崛起归功于刘程强,因为在他的领导之下,工人党在国会的议席从一个增加到九个,当中包括三名非选区议员。他也带领工人党在2011年全国大选拿下阿裕尼集选区,这也是首次有反对党成功在一个集选区拿下历史性的胜利。

在他宣布卸任之后,对于这个继人民行动党之后本地最早创立的政党来说,要问的问题除了候任秘书长是谁、为什么现在卸任以外,还得关注他卸任后将对工人党未来的方向,及反对党将来的趋势带来什么影响。 阅读更多 »

Written by xinguozhi

十一月 12, 2017 at 10:40 下午

工人党要准备成为替代政府 新加坡有可能实现两党制吗

with one comment

姜擎天    2017-11-9
http://www.redants.sg/perspective/story20171109-746

两党制的民主机制无法凭空运行,它不是靠选举一人一票就可以达成,而必须有一系列的配套。换一个说法,行动党在执政以来,特别是李光耀时代,已经奠定了一党独大体制的基础,遏制反对力量的壮大。只要一党独大体制继续,两党制根本就没有任何可能性。

谢静怡制图

配合工人党成立60年出版的《与新加坡同行》,讲述工人党1957年创党至今的发展历程,当中收录了秘书长刘程强的访谈,其中他多次使用了“替代政府”一词。

刘程强说:“我们已成功建立一个人才基础,让党采取下一步,进入下一个组成潜在替代政府的阶段。许多人不知道的是,党若要成立一个替代政府,首先必须拥有组织能力。你必须拥有以团队为基础的运作模式,一个人们可以运作的体系。这就是基础,而我认为我们具有这样的组织基础,让人们了解运作。我们有扩大规模的潜力,但这也取决于人民的支持程度。除非人民行动党变得腐败,否则我不认为选民要一个替代政府。所以我们最终是否会成为一个替代政府,我不敢肯定。”

“副驾驶”策略奏效 获选民青睐

刘程强所领导的工人党之所以能够获得选民青睐,其中一个原因或许是“副驾驶”策略,摆明工人党无意取代人民行动党,仅在国会扮演监督制衡的角色。他在访谈中再次强调了这个观点(“我不认为选民要一个替代政府”),这个判断是否继续有效,是决定工人党能否在他明年卸任后走出一条新路的关键。

新加坡不具备实现两党制条件 行动党控制社会重要资源

我认为领导工人党16年的刘程强的政治嗅觉还是敏锐的,新加坡人并不要行动党下台,除非它变得腐败。要取而代之,工人党首先必须先在国会赢得至少20席,能够提出不同于行动党的政策论述,并且推出影子内阁名单。唯有这些条件具备,才算是有了两党制的雏形,也才能讨论替代政府的可能性。但是,我觉得新加坡并不具备实现两党制的条件。

第一个原因当然是行动党的执政能力。尽管地铁丑闻开始暴露出体制的某些弊病,但行动党在长期策划和有效执行方面的实力还是有的。只要这个不变,新加坡人就没有要推翻它的动机。 阅读更多 »

刘程强和林瑞莲的工人党之路

with one comment

联合早报/林心惠     2017-11-3
http://www.zaobao.com.sg/znews/singapore/story20171103-808190

本地最大反对党工人党今年庆祝创党60周年,并推出新书《与新加坡同行》,讲述工人党1957年创党至今的发展历程,当中也收录了秘书长刘程强、主席林瑞莲和多名党员的访谈内容,包括他们为什么加入工人党,彼此的合作方式等。以下是新书节选:

刘程强

加入工人党的原因

我加入工人党时是一名老师。我是接受华文教育的,O水准和A水准英文都考到F9。在那个年代,如果你不会讲英语,你就是受华文教育的。由于英文是行政语言,人们以为受华文教育的人不聪明,因为他们不能用流利的英语沟通。我很清楚许多同龄的人不是不聪明,只是刚好他们读的是华校。就是这样的背景令我开始思考,为什么我们在自己的国家会视为二等公民?

我是南洋大学最后一批学生。政府当时决定关闭南大,让南大和新加坡大学合并。在那之前的一两年,当时的总理李光耀应历史学会的邀请给本科生发表演讲。我还记得他当时说‘一等大学都在英国,例如剑桥和牛津。新加坡大学是二等,南洋大学是三等’。我们所有人都觉得被羞辱了。我们知道我们不是三等的,我们只是因为接受华文教育,而无法用流利的英语表达我们的想法……

我成为老师时,(时任副总理兼教育部长)吴庆瑞制定分流制度的报告出来了。分流政策令我忍无可忍了。我不忍心到课室里对我的学生说‘你得更用功’,但我知道这个制度将害死他们。学业成绩来成为衡量学生能力的标准,但许多学生的经济条件不佳,他们没有上补习班,或者他们得打兼职工帮补家用。这太荒唐了……那时真的忍无可忍了,我决定加入工人党。

阅读更多 »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