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国志

有关新加坡政治、社会、文化的报道、分析与评论

Posts Tagged ‘反殖民运动

北京与李光耀交往历史补充

leave a comment »

新加坡文献馆    2019-11-9
http://www.sginsight.com/xjp/index.php?id=25285

刘晓鹏《爱屋及乌:北京与李光耀的友谊1954-1965》使用同名的英文稿重述,呈现格式与重点不尽相同。英文版是学术论文备有引用注解及参考目录。

论文资料来源有三,主要是中国外交部解密档案,其次是美国国家档案馆资料。这些新资料有利厘清一些新马华人政治的悬疑历史问题。由于注解仅提供论点依据而非资料简介,所以无法判断资料解读的正确性。能够泾渭分明那些文字是档案资料,那些文字是论述观点,会方便其他学者更灵活的引用论文资料。目录列出的新马政治历史参考资料之涵盖范畴表示了局限性,轻者妨碍有效解读资料,重者误判历史脉络。

有别于其他论文,因为不受到政治正确的约束,更大的探索空间使得评述有机会趋向历史真相。例如,引经据典的否定了中国共产党通过马来亚共产党影响新加坡的华人政治。

历史大图像是个别历史小板块拼凑成型,所以厘清个别历史小板块是书写大历史的先决条件。故此,从历史补充的层面阐述一些历史片段给力小历史板块的串联。

其一、从1954年至1965年时间点来看,是李光耀成立人民行动党至成为新加坡总理的时段。期间新加坡政体经历殖民地,自治邦,马来亚州政府,独立共和国的四个阶段。前三个阶段的外交权力是分别掌握在英国人与吉隆坡中央政府的手上。李光耀要等到1965年才掌握新加坡外交权力。也就是说,1965年之前的李光耀与北京关系并非国家层面的关系。

选择解密这一个时间段的历史,不知是否刻意设计还是纯属巧合。估计,这些信息有助厘清中国在时间段内的政治立场。如果说,中国确实从来没有涉足新马的华人政治,则不仅是履行了中国不干涉他国内政的承诺,更是替华校生洗脱了共产党的莫须有罪名。这一个双重政治目的的可能性是存在的。

1955年4月万隆会议,中国周恩来总理告诉东南亚华侨效忠与归属在地政府。意思是,华人政治是在地国的本土政治。换言之,中国不干涉东南亚华人政治。阅读全文»

新加坡前政治拘留者纪念1963年2月2日的“冷藏行动”

with one comment

韩俐颖(Kirsten Han),汤姆怀特(Tom White),覃炳鑫(Thum Ping Tjin)    2018-3-12
https://pnn.pts.org.tw/main/2018/03/12/新加坡前政治拘留者纪念1963年2月2日的“冷藏行动”/
英文原文:https://newnaratif.com/journalism/remembering-coldstore-singapores-former-detainees-speak/

1963年2月2日“冷藏行动”至今已经55年了。在这场大规模逮捕行动中,有超过110人被捕,当中包括活跃参与反对英殖民统治的人士、职工运动者、学生和党派人士。

逮捕行动以“反共”的名义,严重打击新加坡左翼反殖民运动,并摧残了当时的主要在野党——社会主义阵线(社阵当年在立法议会的51席位中占有13席。由时任总理李光耀领导的人民行动党政府占有25席)。在行动中被捕的人士当中,有些从未经过司法程序,被扣押长达10余年之久。“冷藏行动”仍是新加坡史上最大一场逮捕和拘留行动。

在过去数十年,有关左翼分子的活动事迹,在新加坡官方叙述中大部分被遮掩或磨灭。根据2015年新加坡“政策研究所”的一项民意调查,1963年2月2日“冷藏行动”是最被新加坡人遗忘的历史事件。不过新加坡老左异仍然牢记着这段历史:每年的农历新年,“老左”都会举行团聚午餐会。对于他们而言,这个聚餐会是与战友相聚和回顾当年的场合。

今年 New Naratif 在新加坡“老左”的农历新年聚餐会上,借机采访了一些前政治拘留者,与他们进行了简短的采访并附上他们的照片。在访谈文章里我们同时并列了政治部,也就是当年“新加坡内部安全理事会”(Singapore Internal Security Council)的档案资料评注。该会当时由7人组成:英国最高专员公署和2名高级的英国殖民地官员,包括李光耀在内的3名行动党政要,及马来亚联合邦内政安全部长,敦・伊斯迈尔医生 Tun Dr. Ismail。“新加坡内部安全理事会”就是负责政治逮捕行动和拘留的决策机构。New Naratif 提供的政治部解密资料取自英国国家档案馆

蔡炜伴

蔡炜伴被拘留时仅23岁,当年是新加坡书报印务业职工联合会会员。(Tom White)

他们要我签署文件“背弃”共产主义;他们说(政治部)如果拒签,就不会释放我。

我当时是新加坡书报印务业职工联合会的成员。我被监禁大约10年。我在不同的监狱里待过。其中包括樟宜监狱、女皇镇监狱、中央警署、樟宜明月湾中心(一所设在樟宜监狱内、专门关押政治犯的拘留所。现在已经关闭)。我并没有受虐待;但是,我被单独监禁了3个月。

英国档案资料

保密级别:涉嫌为共产主义份子

最先接触共产主义思想是在中正中学求学期间,后来是新加坡中学学生联合会的活跃分子。1956年新加坡中学联被封禁时,由于涉及学校的亲共活动而被开除。

于1959年第一次进入纺织工友联合会成为受薪秘书。或许是按照马来亚共产党地下组织的指示,在1959年大选时,由于行动党领导层出现分裂,主张亲共工会领袖以独立候选人的身份参与大选的推动者之一。但不知何故,虽然已经敲定一些候选人,不过终究没有提名参选。

1960年6月,他在亲共的泛星职工联合会担任更重要的职务:负责该工会《泛星报》刊物的出版工作,同时特别积极地训练工会干部,灌输共产主义理论。1961年11月,他担任新加坡书报印务 阅读更多 »

《经济腾飞路—李光耀回忆录》解读——李光耀和英国的渊源

leave a comment »

伍依    2017-3-23

李光耀对英国人是忠诚的,考虑的是英国人的利益。1967年英镑即将贬值的时候,李光耀说“威尔逊首相一心要挽救他的政府,他说要‘最先考虑英国的利益’是当真的。于是我在12月18日写信给威尔逊,追述新加坡政府忠诚地支持英镑,结果在这次贬值行动中损失了1.57亿元,其中货币局损失60万元,新加坡政府6500万元,法定机构2300万元。

人类这种动物,脑子里的价值观一旦形成,很难改变。李光耀之于和英国有很深的情结,是浸淫于英国生活模式终身,是英国文化侵略的结果。“祖父出于对英国人的仰慕,给我多加了一个洋名Harry(哈里),于是我的全名变成Harry Lee Kuan Yew(哈里李光耀)。我的弟弟金耀和天耀也分别取了教名,前者是Dennis(丹尼斯),后者叫Freddy(弗雷迪)。”虽然因有了洋名,李光耀“总觉得自己是个怪孩子”,踏入政坛后,不再使用洋名,但其夫人仍是“Harry”不离口。可见李光耀从祖上就丢失了中华民族的本性,丢失了灵魂和自信,整个家族学着学着就学到了西方。

别忽视了李光耀的芝,那是李光耀的吕后(注)。陈加昌在《我所知道的李光耀》一书中举了两个例子:“平常看到他因一些琐事对属下过于挑剔苛求,太太不想给属下太过难过,常会提醒丈夫:‘哈里,不要过于计较(Don’t be so fussy)”;“执勤的空中小姐……的华语不够纯正……叫她前来,此举吓坏小姐,差点哭出来。夫人在旁边忙说:‘Harry enough’。”

柯玉芝不仅在细节上管束着李光耀,在政治上更是李光耀的慈禧太后,妇唱夫随,李光耀每次出访,柯玉芝一定在李光耀身边,这是世界各国总理出访及其少见的。

李光耀在夫人柯玉芝葬礼上的悼词上说:“她警告我不可以相信我的新伙伴,也就是由林清祥领导的左派工会人士。”“没有她,我会是个不同的人,过着完全不同的生活。”“因产假留在家中的芝,改进了我草拟的声明,让它们更简单和清楚。”“她协助我草拟人民行动党的党章。”柯玉芝的分量可想而知。

柯玉芝和李光耀一样,与英国有着不同寻常的渊源。“她则回到前莱佛士学院,尝试争取每年只颁发两份的女皇奖学金。我们知道只有一名新加坡人能够获得奖学金。我有了所需的资源,因此便乘船前往英国,并希望她在得到奖学金后可以和我会合。如果得不到奖学金,她必须等我三年。……在隔年,也就是1947年6月,她获得了奖学金。”新加坡仅有的一份名额就落在了柯玉芝的份上。《风雨独立路——李光耀回忆录》中说:“我打消了回莱佛士学院争取女皇奖学金的念头,而计划尽快到英国去。……7月间我接到便条,通知说能安排我登上一艘运兵船,在1946年10月送我到伦敦。”

又是“运兵船”!李光耀说“我有了所需的资源”透露了什么呢?

在李光耀的回忆录中,毫不讳言自己和英国的渊源。“布什当时也在场的美国大使霍尔德里奇,20年后在回忆录中写道:‘李光耀,我曾经在多个场合听他把自己形容为‘最后一位维多利亚人’”。

在《风雨独立路——李光耀回忆录》中,李光耀就详述了从他父亲“他在圣约瑟书院受英文教育”,“在蚬壳石油公司找到一份仓库管理员的差事”;“我的祖父李云龙……据父亲说,祖父在莱佛士书院念到5号”,“他在1926年可以自行决定从黄仲涵基金拨出15万元,捐给莱佛士学院作为经费”,“祖父的生活很西化。这是他在轮船上当事务长,同英籍船长、大副和轮机长日夜相处的结果”,“祖父出于对英国人的仰慕,给我多加了一个洋名Harry(哈里)”,“例如那套美观坚固的家具,是本世纪初叶罗敏申公司或然利直公司从英国进口的;又如那装上斜角玻璃片的精美橱柜,可供摆放艺术品;再有那些小橱和衣橱,橱门还刻上代表他姓名的英文字母LHL”,“仪态端正,穿着像个英国绅士”,“我穿着从英国进口的过度讲究的西式童装,或是坐在价钱不便宜的童车里”。

这样的西化家庭,在文化上已经与中华民族完全脱节,甚至毫无关系,怎能熏陶和培养出一个具有民族情感,民族自尊的人?这就能解释为什么在全民族抵抗日本侵略的时候,李光耀会自动为日本法西斯工作的原因了。

日本投降后,李光耀“便去找主管公共工程的英国军官们,向他们打听有没有建筑工程可做。经过两三次的努力,终于同军管亚历山大路日军货仓的一个印度旅谈成了生意。”

在去英国留学之前,李光耀“我拿着信找让我包工的英国少校,问他有什么办法可以让我搭上一艘运兵船。少校让我同负责运送军队的军官接洽。1946年5月间,……答应帮我的忙。7月间我接到便条,通知说能安排我登上一艘运兵船,在1946年10月送我到伦敦。”

从李光耀搭上大不列颠号的那一刻开始,英国人就已经选择了李光耀为后殖民时代的新加坡政治接班人。 阅读更多 »

新闻自由在风中飘扬——再见赛扎哈里(1928 – 2016)

with one comment

当今大马/苏颖欣(中文版助理编辑)    2016-4-13
https://www.malaysiakini.com/columns/337707

赛扎哈里 (Said Zahari) 昨午逝世的消息传来,悲伤四溢。再一个月就是他的88岁生日,或许将和去年一样,一批老战友和敬仰他的年轻人,会齐聚一堂为他祝寿。然而,昨天,大家则聚集在穆斯林墓园送他最后一程。

我从未见过赛扎哈里本人,但却总觉得和这位长辈相识。或许是通过他的狱中诗,那首《Born Unfree》(1963)中被关押的父亲,在狱中初获孩子出世的消息;还是那首铿锵有力的《Revolution》(1963),昭告自己必将无畏无惧抵抗暴政的决心;又或者,是他回忆录的平铺直叙,尽管是书写被单独囚禁的漫漫长夜。

乌斯曼阿旺 (Usman Awang) 说,自己在赛扎哈里被羁押之前,从不知道他也写诗。他们曾在《马来前锋报》共事,乌斯曼在文学文化版,赛扎哈里则负责新闻版。或许,让我觉得和赛扎哈里亲近的契机,也可能是自己从文学研究转为从事新闻工作,想要打破文学和时事的不成文藩篱。

1928年出生于新加坡的赛扎哈里,在1951年加入独立前的《马来前锋报》编辑部,当时的主笔仍是创刊主编尤索夫伊萨 (Yusok Ishak) ,后来的新加坡首任总统。当年的《马来前锋报》和今天的《马来西亚前锋报》当然不可同日而语。

马来民族主义思潮

《前锋报》30年代末创刊时正逢马来民族主义思潮涌动之时,二战后马来人反对英殖民者的“马来亚联邦”计划,促成巫统的成立,而《前锋报》此时正是一份大力提倡反殖,宣扬民族自治的独立报章。50年代在编辑沙末伊斯迈 (A Samad Ismail) 的主导下,《前锋报》聚集不少出色文人,尤其是一众50年代作家行列 (ASAS 50)的知识分子们。

ASAS 50(和许多马来左翼)版本的马来民族主义,和巫统版本的马来民族主义,在本质上有巨大的落差,但是在当时或许仍未被深觉。赛扎哈里在其回忆录提及,自己当时曾怀疑,为什么翁嘉化的巫统高喊“Hidup Melayu”(马来人万岁),而他自己则倾向马来国民党 (PKMM) 、青年醒觉团 (API) 和妇女醒觉团 (AWAS) 提出的“Merdeka”(独立/自由)。

当然,巫统后来也高喊默迪卡,显然是以英国殖民者更能接受的温和方式。独立后,巫统骑劫了原本更激进、更具世界观的马来民族主义论述,舆论被转向捍卫马来人特权,而非在阶级上捍卫人民主权。这时,以东姑为首的巫统菁英,更试图干预已搬迁至吉隆坡的《前锋报》总部的编采自由,要其全力支持执政党。

赛扎哈里这时已升任主编(沙末伊斯迈被“流放”到印尼当通讯员)。1961年,他领导《前锋报》全体职员罢工抗议巫统干预,长达三个月,那年他才33岁。赛扎哈里尔后前往新加坡时,东姑抓紧机会,发出禁令把他挡在马来亚之外,《前锋报》的罢工活动也被驱散告终,自此巫统堂堂正正将之视为喉舌。 阅读更多 »

李光耀与马共政治捆绑之必要性

leave a comment »

新加坡文献馆    2016-4-3
http://www.sginsight.com/xjp/index.php?id=16171

官方为了庆祝SG50,就有必要让已经步入历史的马共起死回生,重新回返政治舞台,活现在新加坡人民的面前。这是无可避免的政治现实,李光耀确实必须通过指控与渲染马共的邪恶与非法,来对应与衬托行动党政权的正当与合法。

李光耀政权与马共的政治捆绑之必要性,并非一个理论上的假设,而是一个事实。看看2014年至2015年间的一些官办政治活动项目;这其中彼此关系的紧密性,一目了然。

现实是,马共是李光耀的必要之恶。两者宛如实体与影子的纠缠一起。对李光耀而言,没有了一个邪恶马共实体的确实存在,则行动党政权的合法性也同样的不存在。

2014年5月13日,官方媒体在一个纪念五一三学生运动60周年的特殊日子,发表了一篇论述文章,肯定学运的历史意义,并且定调1954年的学运,是一场由马共主导的反殖民政府运动。

2014年10月9日至2015年3月30日,国家图书馆举办《争取合併的斗争》巡回展览,宣传李光耀的电台讲话,和展示内政部搜集到的有关马共之历史文件。

2014年10月21日,李显龙在个人脸书网页指出:林清祥是马共;马共是个暴力的非法组织;李光耀的电台讲话是要说服民众,共产主义者的目标是要通过颠覆活动和武装革命,在马来亚与新加坡建立共产政权;社阵当年受马共控制;修正主义在质疑行动党政府的合法性。

2014年12月8日,在新年前夕,国家总统为新落成的反共斗争纪念碑举行揭幕典礼。立碑是纪念25年前合艾和平协议的签署,及所象征的马共武装斗争的结束。

旋即,2015年元日,新加坡启动了一个劳师动众,耗费巨大的SG50全年庆典。SG50是记述从1965年独立到2015的50年,李光耀统治新加坡的英雄膜拜。

SG50是2015年的新世纪概念,何以有如此必要扯上60年前的华校学生运动?阅读全文»

跨越马共非法论的禁忌雷池

leave a comment »

新加坡文献馆     2016-3-26
http://www.sginsight.com/xjp/index.php?id=16144

马共非法论是英国人留下的历史包袱。殖民历史包袱在后殖民时代肯定要被摒弃。必然的,在新加坡人民的国家历史里,反殖民运动绝对是爱国主义运动,所以爱国运动的众多参与者,包括马共,职工会,学生团体,也都绝对不是非法组织。

历史发展有一定的轨迹,昨天,今天,明天,是一个连续的不可分割过程,一个只讲当下不说过往的历史是一个徒然的,没有实质意义的论述,比如,SG50。

SG50是一个不顾前因只求后果的历史故事,是人为的任意编撰与评论历史事迹,具有混淆黑白,颠倒是非的严重误导性。这一个历史概念的设计有其特殊的目的。

在李光耀的新加坡故事里,共产党威胁论是一个十分重要的,绝对不能缺席的反面角色。马共必须代表暴力与邪恶。有了一个被极度妖魔化的马共,则李光耀乐于动用的内部安全法令,无限期囚禁异议分子的所作所为,就有了一个合理化的解释。

马共妖魔化,内安法,无限期囚禁,和李光耀政权的巩固性与合法性有着一个正比关系。因此,任何质疑马共妖魔化的言论,都会被看成是在挑战执政者的合理与合法权力。亵渎官方意旨,是绝对不允许,不可原谅,更有必要将之制止。

然而,近年来,作为历史见证者之左翼政治受害者,以及,独立于官方的研究学者,通过撰写回忆录,著述,论文等等,讲述了有别于官方版本的新加坡历史论述。

于是,在支持与批评官方历史观的过程中,坊间出现了切割说,意思是,左翼人士要撇清与马共的关系,以显示清白与无辜。另一个说法是邀功说,大意是,左翼人士通过否定马共的存在,来占有马共的功绩。阅读全文»

Written by xinguozhi

三月 31, 2016 at 8:29 下午

李光耀与马共秘密交易的盘算

leave a comment »

新加坡文献馆    2016-3-5
http://www.sginsight.com/xjp/index.php?id=16053

既然自己不是英国人的的全权代表,则李光耀给予方壮璧的保证,就不是李光耀或者是英国人的承诺,意识是,李光耀可以随时以英国人反对为借口,推翻自己先前给予的任何承诺。或许,这就是方壮璧之所以会成为马共全权代表的真正原因?这一种约束他人放纵自己的奸诈狡猾,正是此场合作的特色。

1958年3月间李光耀与方壮璧的会晤,是一个双方代表人的面谈;双方是指,李光耀是以英国代理人的身份替英国人提出条件,而方壮璧是以马共代表身份进行谈判。

按这一解读,李方会晤是华玲会议的新加坡版本。实际上,余柱业的记述中就提到在1955年华玲会议之后,马共曾经有过和李光耀进行类似商谈的设想。

根据史料,英国人是在1957年3月,于伦敦举行的第二次自治宪制谈判会议之际,十分满意李光耀的贡献:建议禁止林清祥等人参与1959年的大选,于是决定放弃对林有福的原有支持,正式定调由已经精心培训多年的李光耀,接手英国人统治新加坡的政治权力。

另一方面,1957年方壮璧的领导余柱业,到中国向马共中央代表团汇报工作。按余柱业的叙述:党中央对马共的政策仅给予了原则上的指导,具体运行方案则由在前线工作的方壮璧当机立断的去执行。这一种先斩后奏情况也就是为何余柱业一再重复的说:方壮璧独断独行,好些决策是在事后才知情;这一事实之所以然。

为此,李光耀刻意的把马共代表定位为全权代表,用意是告诉马共,在英国人的心目中,方壮璧给予的承诺就是马共中央不可否认的全盘承诺。从同一道理的反面来看,李光耀也是在说,既然自己不是英国人的的全权代表,则李光耀给予方壮璧的保证,就不是李光耀或者是英国人的承诺,意识是,李光耀可以随时以英国人反对为借口,推翻自己先前给予的任何承诺。或许,这就是方壮璧之所以会成为马共全权代表的真正原因?这一种约束他人放纵自己的奸诈狡猾,正是此场合作的特色。阅读全文»

Written by xinguozhi

三月 12, 2016 at 3:42 下午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