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国志

有关新加坡政治、社会、文化的报道、分析与评论

Posts Tagged ‘台湾

李佳芬访星国突喊卡原因曝光!新加坡拒绝他国政治活动

leave a comment »

苹果日报    2019-11-25
https://tw.appledaily.com/new/realtime/20191125/1668498/

李佳芬今出席雅加达参加侨界台商后援会造势。程远述摄

国民党总统参选人韩国瑜的妻子李佳芬,今天(25日)代替先生出访东南亚,首站抵达雅加达,将与当地侨胞侨宴。但下午才刚下机,李佳芬幕僚就通知媒体,李佳芬原定27日(周三)出访新加坡的行程将取消,要在马来西亚多待一天。据了解,今天李佳芬前往印尼途中,韩阵营接到来自星国侨界消息,指星国政府不愿看到国内有他国政治活动,行程因此喊卡。韩国瑜竞选办公室晚间证实《苹果新闻网》讯息并发布声明指出,上午临时被新加坡办事处告知,新加坡政府高度关注境内涉及政治议题聚会,对于维安以及相关警力安排部分有所疑虑,因此临时决定暂缓与侨胞见面会。

李佳芬本月25日至28日出访东南亚,原定造访印尼、马来西亚和新加坡。李佳芬10月时也代替韩国瑜访问菲律宾、越南两国,拜访当地侨界及台商,未来还将出访美国。李佳芬第三度代夫出征,上午7时许抵达桃园机场,和国民党立法委员童惠珍、国民党台北市议员张斯纲、国民党海外部主任郭昀光、国民党文传会副主委黄子哲及韩国瑜竞办发言人何庭欢等人,搭乘上午9时的长荣BR-237班机前往印尼雅加达,参加当地的欢迎晚宴,岂料下午约2点才刚抵达雅加达机场,幕僚人员向随行的媒体记者宣布,将在马来西亚多待一天,不去新加坡了,现场媒体一阵错愕,但韩办第一时间并未说明取消原因。 阅读更多 »

Written by xinguozhi

十一月 26, 2019 at 12:09 上午

国防部副部长张哲平秘访新加坡?国防部低调不评论

leave a comment »

联合报/洪哲政    2019-11-4
https://udn.com/news/story/10930/4143224

国防部副部长张哲平。图/军闻社

新加坡与我国之间“星光计划”,因“中”星签署“国防交流与安全合作协定”面临检讨。据传本月惯例原由陆军副司令赴星洽谈年度星光计划议约,层级提高为国防部副部长,由空军司令出身的国防部副部长张哲平率团赴星议约。对于台星双方游戏规则是否将有所改变?军方仍强调,台星双方关系非仅军事合作,对台湾而言,长年来新加坡都是极具道义且伙伴关系深厚的友邦,双方军事合作关系不受影响。

对此,国防部上午表示,“没有评论”,不愿证实或说明张哲平的出访任务。

新加坡与中国大陆上月签署“国防交流与安全合作协定”,新加坡军队与解放军未来将正式实施交流,包括部队互访、双边演习、课程交接与军舰入港等。国安官员认为,美方不会坐视新国武装部队拥有的美制装备赴陆训练,相关与友邦协训内容自有美方监控拿捏。 阅读更多 »

星国前外长:香港像悟空变不出如来佛掌心?点出新加坡华文和英文社群对“中国”的差异看法

leave a comment »

林韦地     2019-10-9
https://udn.com/umedia/story/12906/4094438

今年七月底,新加坡前外交部长杨荣文,在公开演讲时表示,香港像孙悟空变不出如来佛手掌心,认为香港社会不应将希望建立在有朝一日能争取独立自主权的幻觉上。

因为香港反送中抗议爆发以来,很少新加坡党政高层针对性发表意见或看法,所以杨荣文的言论,招来一定程度的关注,甚至有人感到失望对此做出批评。但其实杨荣文的言论并无新意,李光耀在世的时候就发表过相同的言论,杨荣文只是顺着李光耀当年讲的话说下去。

这样的言论在新加坡的英文菁英社群,其实有一定的代表性,不能说新加坡的英文菁英社群就完全不在意自由民主的价值,(先不论“自由”“民主”的定义),但更占据其中心思想的,其实是“务实主义”。

图为夜色下装扮得美轮美奂的北京天安门城楼。特派记者陈言乔/摄影

华文社群和英文社群对“中国”的看法,其实有很大的差异。

华文社群无论在政治上对中国采取何种态度,终究潜意识里会觉得中国的发展与自己的生活有种相关性,所以比较会有形塑中国的观念和想法,(这里的形塑包括激烈的对抗)。英文社群因为有语言差异的天然保护,西方社会文化的强烈输出,比较将“中国”视为一个“议题”,看要如何“处理”,中国自然就会长成那个样子,需要去面对,很少英文社群的人觉得自己可以改变中国。 阅读更多 »

建制派小人物

leave a comment »

李莫愁     2019-9-22

韩咏梅说:“大家都强烈地要发出自己的声音,担心别人听不到就越讲越大声,以致自己的耳朵也习惯了高分贝,无法清楚地听到别人的声音了。”——在新加坡,其实说话最大声的不就是你们官媒吗?从结构上说,新加坡和中国都是集权国家,所以要维护的东西大致一样。想方设法让国民都成为“建制派小人物”的时候,他们就高枕无忧了。

今年7月,美国智库一篇题为《中共在新加坡政治影响力运作的初步调查》,指新加坡华人受到中国的统战,本地华文党报当然嗤之以鼻。《红蚂蚁》的沈泽玮还特地撰文反驳,文章开首特别点明这份报告的作者是台湾旅美的法学博士,其父也是“一位立场偏绿营的知名台湾社会学学者”,所以“有些概念了吧?简报作者和发布单位都具反共色彩。”,师太读来也是将信将疑,因为沈没证明这些人有反新立场。

无独有偶,最近看了邻国黄明志的一个视频,谈到反送中的话题,有段话值得特别玩味,他说:“……那么那些住在马来西亚南方的朋友情况更严重,因为南马区靠近新加坡,收得到新加坡的电视台和电台节目,那里是什么情况呢?那里完全是挺中挺到一种痴狂的状态。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你可能可以自己微信问一下李光耀……”——莫愁想:当局者迷、旁观者清,邻国朋友的评语应该有某种程度的客观吧?看看周遭许多上了年纪的亲友,他们不会上网,接触新闻的管道有限,只接受官媒的新闻匙喂,都会自动形成一种观念:香港反政府和反修例示威,背后有着外国势力操纵和支援,现在已是不争的事实,年轻人不知好歹竟然愿意卖国当炮灰。

这里岔开说一下人民行动党的教育德政,长期以来都灌输国民一种“小人物的心声”——不要想做大人物,小人物其实很幸福。当然,更不要去挑战国家的制度(那是大人物的事),学做乖小孩,不要做死囝仔。

海峡的另一边,台湾一些蓝营的名嘴为了反制蔡英文的捡到枪,竟为香港警察和解放军说好话,大骂香港“暴民”。萨义德说“知识分子的公共角色是局外人、‘业余者’、搅扰现状的人。”——反之,这些人就不好意思自称是知识分子。而这些名嘴竟然甘愿成为维护中共的建制派,是不是有些滑稽?

警察和军队是国家机器,就像刀一样是个工具,随时一声令下都可以镇压任何人,哪有人会去歌颂警察和军队,既无利益可拿,而自动成为建制派? 阅读更多 »

柯文哲认为中英文一样强、一样被重视的新加坡,是“不存在的新加坡”

leave a comment »

万宗纶    2019-6-10
https://asean.thenewslens.com/article/120244

语言学者认为,新加坡人民对如此双语政策在身体力行上的匮乏,反映出新加坡的双语政策其实是不切实际的期待,在一个英语主导的国度里,政府到底从人民身上期待发展出什么样的双语能力?

台北市长柯文哲日前宣布台湾成为双语国家的愿景将从首都开始,超过三分之一科目以英语授课的学校将被列入“双语学校”,在他的公开演说中,不意外地,新加坡的双语国家模式再度成为样板,柯文哲指出,新加坡成为国际化城市的一个关键原因便是“实施双语教育”,他并指出,新加坡花了28年的时间才成功实施的双语教育体制,若实行在台北市,将不需要如此长的时间。台湾很常将新加坡的双语教育拿来“借镜”,而在这套想象中的投射对象便是“新加坡华人”。


根据2015年新加坡官方的统计资料,华人在家最常使用的语言中,以华语为最多(台湾称“国语”),占了46.1%的华人人口,而英语次之,占了37.4%。虽然这份统计无从得知双语人口占比为多少,但如果把年龄层的因素考量进去,我们便会发现,55岁以上在家最常使用华语的人有38.5%,这个年龄层的华人出生于新加坡独立之前,本来说的是福建话、广东话、潮州话等语言,而非华语使用者,所以仍有37.2%在家说其他汉语语言。

在家使用华语的数字到了青壮年人口逐渐增加,新加坡1965年独立后,英语、华语、马来语、泰米尔语均成为官方语言,隔年,李光耀便实行他所谓的“通晓英语的双语政策”(English-knowing bilingual policy),要求所有新加坡人将英语当成第一语言来学习,另外将官方指定的母语(族群语言)以第二语言的形式在学校修习。

语言学者已经指出这个政策只对马来人有实际效益,因为新加坡官方指定给华人与印度人的母语(华语和泰米尔语),实际上对当时的很多人来说都是外语,只有马来人是真的本来就在说马来语,加上马来文也是以罗马文字写成,因此,从2015年的识读率来看,高达86.2%的马来人能够同时识读马来文和英文,相较之下,只有62.6%的华人和45.7%的印度人能同时识读英语和他们被官方指定的“母语”。换言之,当时李光耀的“通晓英语的双语政策”,对于原本不受英语教育的华人而言,是让你同时多学两种新语言的双语政策。

25到54岁的华人中,有超过半数的华人在家最常使用华语,但是年龄再往下降,比例却跟着降低:15到24岁在家使用华语的华人年轻人跌破五成,剩下47.6%,比上个年龄层的56.2%跌了将近10%,而小孩(5到14岁)则更只有37.4%,再跌10%,这统计资料说明的是:在新加坡,年轻人用华语用得比他们的阿公阿嬷还要少。相较之下,有61.3%的华人小孩在家最常说英语,这个数字比2010年的数据(51.9%)多了将近足足10%——1990年代之后出生的华人,开始出现不再将华语作为母语的趋势。 阅读更多 »

“如果你是李光耀,你会怎么做?”──新加坡成为“疯狂亚洲富豪”的发展之路与代价(上)

with 2 comments

Ray Loa    2019-2-27
https://crossing.cw.com.tw/blogTopic.action?id=1210&nid=11401

在电影《疯狂亚洲富豪》(Crazy Rich Asians)里,女主角 Rachael 在飞往新加坡班机的头等舱上,问向新加坡裔华人的男主角 Nick :“So your family is like rich?”(所以你家很有钱吗?)

Nick 说:”We’re comfortable.”(我们过得算舒适)

Rachael 听完后回道:“This is exactly what rich people would say……”(这正是有钱人才会说的话⋯⋯)

今日亚洲最“舒适”的城市国家──新加坡是怎么炼成的?

2017年,新加坡的人均 GDP 高达57,713美元,排名全世界第八,也是亚洲第一。(以色列约40,272美元;日本约38,448美元)。

瑞士信贷(Credit Suisse)的研究报告则指出,新加坡拥有世界上最高密度 (3%) 的百万富翁—意思是想象你在新加坡的大街上行走,可能每天就会遇到好几个拥有3,000万新台币以上净资产的有钱人擦身而过。许多研究更指出,在未来5年内,新加坡将取代瑞士,成为全世界最大的私人财富管理中心。

时间倒转53年:当时刚被马来西亚“驱离”的新加坡,还是一个人均 GDP 仅427美元,总人口仅2百万人,且自然资源高度匮乏的城市国家(City-Sate)。到底这半世纪以来,新加坡是如何达成爆发式的成长,更一举成为今天的“疯狂亚洲富豪”呢?

图/World Bank, International Monetary Fund

在哈佛商学院(Harvard Business School, HBS)的“全球新兴市场”(Global Emerging Markets)这堂课中,我们以个案研究的方式为基础,探讨诸多国家/地方的发展脉络,并且尝试换位思考──如果我是这里的政府领袖、企业家、人民的话,我应该怎么做?其中,新加坡的成功故事尤其令我深思。 阅读更多 »

官网曝台星交流 新加坡国防部高级顾问郑子富访台

leave a comment »

联合报/洪哲政    2019-1-15
https://udn.com/news/story/10930/3594336

退辅会日前表示,新加坡国防部高级顾问兼公积金主席郑子富日前来台访问退辅会,由主委丘国正接待,并介绍我国对退伍军人就学、就业、就医、就养及服务照顾等退辅作为。

退辅会表示,郑子富是应国防部邀请来访,并于1月8日下午拜访退辅会。

退辅会说,当时由丘国正接待,并向郑子富一行介绍我国对退伍军人就学、就业、就医、就养及服务照顾等退辅作为。

退辅会说,新加坡政府素与我国军事合作紧密,此行为维系两国双边友好邦谊而进行的交谊。

虽然退辅会披露郑子富是应国防部邀请访台,双方就台星交流以及军人年金改革等议题交换意见,但国防部不证实这项行程,澄清并未邀请郑子富,退辅会原透过官网发出郑子富拜会讯息,但经媒体关注后,官网已无法直接找到这则消息。

我国与新加坡军事交流密切,星国每年派遣“星光部队”来台训练,但因中国大陆干扰不断,双方及交流向来低调。郑子富此行显示我国与新加坡实质关系仍然稳定。

退辅会日前表示,新加坡国防部高级顾问兼公积金主席郑子富日前访问退辅会,由主委丘国正接待,并介绍我国对退伍军人就学、就业、就医、就养及服务照顾等退辅作为。图/退辅会

退辅会披露,新加坡国防部高级顾问兼公积金主席郑子富(左)应国防部邀请访台,于1月8日下午拜访退辅会。图/退辅会

Written by xinguozhi

一月 17, 2019 at 9:44 下午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