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国志

有关新加坡政治、社会、文化的报道、分析与评论

Posts Tagged ‘司法制度

李显龙侄儿FB质疑司法制度 惊动新加坡总检察署

leave a comment »

M中文网      2017-7-17
http://www.themalaymailonline.com/chinese/singapore/article/20170717-singapore-looking-into-fb-post-by-pms-nephew-criticising-court-sys

李绳武日前在面子书贴文,质疑新加坡的司法制度。(图取自李绳武面子书)

新加坡总理李显龙侄儿李绳武在社交网站贴文质疑该国的司法制度,总检察署表示已留意到有关贴文,已在研究此事。

现年32岁李绳武,是李显龙胞弟李显扬的长子。

据当地媒体报导,李绳武上周六在面子书 (Facebook) 的个人页面,转载了一篇美国《华尔街日报》有关已故建国总理李光耀3名子女对故居去留问题纠纷的报导,李绳武指有关报导为这场“政治危机”提供了很好的简述。

但他补充:“记住,新加坡政府非常好打官司,并有一个顺从的法院系统。国际媒体通常能够报导的内容也因之受到限制。”

他同时附上一篇《纽约时报》2010年有关新加坡新闻审查现象的评论。

李绳武提到的《华尔街日报》报导,标题是《新加坡,一个有序统治的典范被痛苦的家族纷争晃动》。文章称,新加坡这个富裕的亚洲城市国家向以井然有序闻名,几十年来为一个受过良好教育、事业有成的家族所统治。现在,这个让新加坡成为全球效率和管控榜样的家族,却因一栋百年老宅而大闹内讧。 阅读更多 »

Written by xinguozhi

七月 17, 2017 at 3:19 下午

余澎杉的政治庇护——内政部歪曲美国法庭的判决

leave a comment »

作者:陈华彪    译者:万章      2017-3-31
https://www.facebook.com/photo.php?fbid=945418392261226&set=a.187144434755296.44973.100003792230386&type=3&theater

新加坡企图摆脱美国法庭给予余澎杉政治庇护的尴尬局面,把判决说成是认可“憎恨性言论”。内政部宣称“收留从事散播憎恨言论的人是美国的特权”,更进一步的警告说“许多这类蓄意散播憎恨言论的人”将会向美国申请庇护。

那篇短短372个字的声明读来幼稚到令人惊讶。在内政部笔下,“憎恨言论”这个词汇每隔一句就出现,一共重复了七次。它根本没有设法从法理或智理上去反驳判决。这是糟透的亡羊补牢招数,以煽动憎恨那个少年来掩盖政治庇护背后丑陋的真象。声明中几乎有一半的篇幅用于重复余澎杉那令人不敢苟同对基督教徒和回教徒的叫嚷,而把美国法庭的判决当成是有关表达憎恨言论的自由。

内政部对美国法庭判决的歪曲程度的确令人吃惊。以新加坡自己的法律尺度来衡量,这等于诋毁美国法庭。这又是另一个新加坡政府如何使用见不得光的诡辩技俩,以障眼法来扭转这个判决对新加坡整个司法体系信誉不利冲击的例子。

恰恰和内政部的诠释相反,这项庇护判决并不是纵容“憎恨言论”。余澎杉表达的任何“憎恨言论”在美国标准下应否被接受与余澎杉寻求庇护是无关的。 阅读更多 »

Written by xinguozhi

四月 1, 2017 at 1:42 下午

司法欺凌折射恶劣司法素质

with 2 comments

新加坡文献馆        2017-3-25
http://www.sginsight.com/xjp/index.php?id=18342

一个理直气壮以司法诉讼威胁来规范社会行为的国家,是那一个什么世纪的国家?是什么国情的国家?更有谁会想到,如今的新加坡竟然会沦落到如此卑鄙境地?

坊间有不少相关新加坡司法的书籍与文献,其中Michael Gaas 编著的 The Singapore Puzzle (1999) 是一本最起码的必读文本。根据李光耀教条:没有做好功课就没有发言权的指导下,两岸三地,包括在本地的外籍中国人,尤其是那些以为李光耀回忆录就是新加坡真实历史的教授学者,在惯性的盲目吹捧李光耀与新加坡模式是依法执法典范之前,为了对学术研究的最基本尊重,确实是很有必要先行清楚明确的知道,新加坡司法制度到底是什么一回事?

公正的说,新加坡司法体制对于不涉及当权者个人利益,与执政党利益的所有不具政治意识的司法审讯,确实是能够秉公处理。因此,问题只是局限于新加坡政府,如何处理具有社会与政治意识的司法案件?

为此,不妨从近日的一个个案,贴切实在的体会一下,新加坡司法现实究竟是什么一种情况?

8频道于3月14日发表早晚各一份共两篇网上新闻稿,很简单的三言两语讲述内政部强烈驳斥韩慧慧。另外,自由亚洲电台于2月24日《新加坡年轻女孩领军反政府被检控》,3月14日《新加坡博客反驳政府指控》,3月20日《政府不断升级博客道歉条件》,对韩慧慧事件给予较多的叙述与评论。不过,网上搜索并没有发现《联合早报》的任何有关新闻,不知何以如此?不知实体报章是否如实报道?或许,无意之中倒也反映了华文官媒,是如何的处理此类社会新闻的政治考量。

各篇报道支离破碎语焉不详。综合来看,韩慧慧事件的起源是:2016年6月,新加坡初级法院向25岁的韩慧慧作出宣判,指她于2014年9月27日在芳林公园举行”还我们公积金”集会,滋扰基督教青年会活动,非法集会罪成,被罚款3100元坡币。韩慧慧表示有意上诉。

根据《联合早报》2016年6月27日《韩慧慧罚款3100元》的极度夸张描述:“他们和至少20个人在芳林公园游行、高声喊叫、大喊标语、举标语牌、大声吹哨子和打鼓,以及挥舞旗帜,干扰基督教青年会举行的户外活动,导致当时在台上表演的特殊需要孩子受到惊吓。”阅读全文»

光天化日下洗劫司法制度

leave a comment »

作者:陈华彪      译者:万章     2016-3-26
http://www.sginsight.com/xjp/index.php?id=16145

陈华彪在英国枢密院

感觉被司法制度背叛的人当中,林俊辉和李瑞峰的家属是最新的例子。网络上对我的文章《待审未决倒底是怎么一回事?》《法律在哪里呢?》的反应,显示了一部份新加坡人,当他们的权力与政府对立时,对司法程序一点信心都没有。在这样的情形下,去那里寻找正义公道呢?

从前我在伦敦遇到了一位对新加坡法律程序非常失望的大好绅士。他过着勤奋专业的生活。他唯一的“弱点”就是对公正、自由和正义的热忱一点也不妥协。

他在1981年突破性选举胜利,成为国会中唯一的反对党议员后不久,麻烦也开始酝酿。最后他被定了刑事罪,关入监牢,国会议席被剥夺,并被禁止在接下来五年竞选国会议席。这位绅士就是JB惹耶勒南。

1987年夏天,当我们在伦敦相遇时,他显得疲倦和精疲力竭,这也许是他政治生涯的最低点。可是JB惹耶勒南到底犯了什么重大罪过而要受到这么样的惩罚?案件涉及三张工人党支持者捐赠的$2000,$200 和400英镑面额支票的处理。控方断言这些支票是捐给政党的。控方也指控钱财被滥用,以及JB惹耶勒南对这些钱财做了不诚实的申报。JB惹耶勒南从一位正直的公民被打成一个刑事罪犯。

作为新加坡司法制度中的终极上诉庭,英国枢密院没有司法权来处理初级法庭案件的上诉,JB惹耶勒南1987年前往伦敦寻求正义的行程也因此流产了。 阅读更多 »

FAQ:关于国会里有更多反对党的担忧

leave a comment »

译者:Lim ChoonSiong    2015-9-5
https://www.facebook.com/limchoonsiong/posts/10153796916937697

第一问——反对党人致力要摧毁新加坡!
第一答——若新加坡的公共服务,执法,司法制度如所说的那么好,那没有什么好担心的。没有单一政党可以控制新加坡的各个国家体系,因为它们都是国家机关,在没有任何政府的情况下也能照样运作。如果国会里有三四个政党,任何一个政党想一手摧毁新加坡是非常艰难的。到目前为止,我们还算幸运的,但新加坡的未来,不能只凭过去的运气。

第二问——反对党是要洗劫新加坡的储备金!
第二答——新加坡的储备金是由许多的独立“钥匙持有人”和保障机制保护着的。如果那么容易被洗劫,就是说我们现有的制度是不足的,那么来临的大选提供机会让我们来一个彻底的保全检查和金融审计,以确保其安全保管和任责监管。新加坡不能单靠一个政党在安全上的承诺,更危险的是毫无事实根据的承诺。

第三问——反对党可以立法通过政策与法律,囊刮他们所要的!
第三答——这就是为什么我们应该确保整个国会不被单一政党垄断。国会里有越多政党,就越不会让一些危险或徇私的议案顺利的表决通过。有了各色各样的人、理念、良知才能保证新加坡国会能发挥急需的制衡从作用。
阅读更多 »

Written by xinguozhi

九月 8, 2015 at 1:40 下午

还押余澎杉于精神病院 如猫捉老鼠玩弄它至死

leave a comment »

原标题:迟来的正义是否定的正义
作者:张素兰    译者:吴振宇    2015-7-4
http://sahabatrakyatmy.blogspot.sg/2015/07/blog-post.html
原文:https://www.facebook.com/function8ltd/posts/471975726312740:0

这就是余澎杉(Amos Yee)目前的处境 / The present plight of Amos Yee

2015年6月23日,当余澎杉(Amos Yee)戴着全副镣铐从扣留室走向七号法庭被告栏时,法庭呈现一副万分抑郁的景象。他低着头慢慢的走着,不再是那个向着公共旁听席微笑并充满自信的开朗小伙子。看到我们国家的司法制度将这个年轻人的意志消磨至如此悲惨的状况,真是心痛极了。他坐在被告席上,很多时候都低着头。打从他于2015年3月29日被逮捕那天起,他本身和他双亲的痛苦似乎无穷无尽。而他所犯的过失在任何发达国家都是不会有人在意的,但在号称“第一世界”的新加坡却另当别论。

5月27日,余澎杉因拒绝同缓刑监视官见面,而遭受裁定还押三周,这是让人感到意外的。料想这三周是用以决定余澎杉是否适合判入青年改造所。昨天,他再遭延扣两周,这次还押在心理卫生学院(IMH)。所有的决定不是余澎杉所能控制,而是法官的自由裁量权。他的律师也没有反对这项更长的押候令。在政府眼中,余澎杉和他的父母只是无名小卒,政府可以把余的生命玩弄于股掌之中,就好像猫捉到老鼠后,将老鼠玩弄到它终于死去那样。

我们的司法制度的巨轮好像处在两个世纪前的狄更斯(Charles Dickens)时代一样,沉重、缺乏润滑以及缓慢并无情地碾轧着。在《荒凉山庄》(Bleak House)一书里,狄更斯这样描述法律程序对被告的影响——(那就像)在一个慢慢转动的磨子里被碾成面粉;就像在用文火烤东西;就像被一只只的蜜蜂螫死;就像被一滴滴的水淹死;就像日积月累地慢慢发疯。”是的,余澎杉势必因遭遇这些而发疯。

在当权集团里,没有任何一个人对一个年轻男子和他的家人的痛苦遭遇表现出一丁点的关注。他在他们眼里不值一哂。相反的,他们更愿意花时间来折磨余,逼使他屈膝投降和循规蹈矩。 阅读更多 »

Written by xinguozhi

七月 5, 2015 at 1:15 下午

法术失灵,人民行动党何去何从?

with one comment

否极泰来    2015-7-1
http://pijitailai.blogspot.sg/2015/07/blog-post.html

成也是法,败也是法,行动党的法术出了大问题?

一旦法官的素质出了问题?主控官的素质出了问题?对于行动党来说,过去50年的治国法术将无法顺利进行。反过来说,可能法官和主控官素质依旧,而是行动党法术的运用出了大问题,结果将会更加严重。当政治上出现新的安排,新的常态,新的改变,行动党却拒绝顺应民情,以不变的法术来对付新挑战,可想而知,行动党的未来将是何去何从。

余澎杉的案件,一拖再拖,表面是为了寻求一个对于余澎杉最合情合理,又符合法治精神的解决方法。细想一下,这是不是法官的素质出了问题?如果换成一个圆通,懂得变通的法官,结果会不会像现在这样,成了国际笑话?

如果这个案件在4月就结束,或者,迟一点,在5月的时候结束,事情的发展也不会越闹越大。现在,连联合国人权组织都出来说话了。行动党可能没有想到,作为政府,也可以被告上国际法庭,罪名是违反人权。新加坡虽然贵为第一世界国家,但是,在人权纪录和新闻自由上,和很多独裁政权差不多。有好些独裁者已经被告上国际法庭,这点行动党不可能不知道。

国际法庭,当然有点说多了。行动党政府的国际友人还不少,不像其他独裁政权的国家。但是,国际民间的力量,非政府组织的话语权,已经越来越获得各国政府和国际公司的重视,行动党头头还很可能一直想着50年不变的美景。但是,作为国际世界的一部分,本身又是金融中心,行动党应该看到忽视国际上非政府组织的力量可能结果,法术运用失效,将会带来更多负面的人权和新闻自由的报道。

为什么,过去50年,行动党的法术能够如鱼得水,顺顺利利的根据党的意愿来进行。而现在,却寸步难移,尤其是李光耀过世后,法术的运用,处处碰壁,在社交媒体,在国际媒体上被围攻。很多人认为,现在的行动党领袖,不如从前,因此,在法术的掌握上,在素质上也没得比。一方面技术和智慧不如前辈,一方面又不敢面对现实,因此,做起法术来当然不能得心应手。阅读全文»

Written by xinguozhi

七月 1, 2015 at 8:58 下午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