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国志

有关新加坡政治、社会、文化的报道、分析与评论

Posts Tagged ‘吴作栋

接班李显龙新加坡“第四代”稳字当头

leave a comment »

中国新闻周刊/李静      2018-12-5
http://www.chinanews.com/gj/2018/12-05/8693015.shtml

考虑到新加坡开国领导人李光耀为内外政策所作的战略设计已经深入人心,第四代又以王瑞杰领衔,估计新加坡今后十余年的内外政策将注重延续性和连贯性。

11月23日下午,新加坡执政党人民行动党公布新一届中央执行委员会组成人员名单,财政部长王瑞杰出任第一助理秘书长,贸工部长陈振声出任第二助理秘书长。新加坡“第四代领导人”的格局,轮廓初现。

资料图:新加坡总理李显龙。中新社记者张晨翼摄

根据新加坡不成文的惯例,领导人代际交替背景下的人民行动党助理秘书长,几乎可以被认为是“接班人选”,王瑞杰和陈振声很可能成为新加坡下一任总理和副总理。新加坡《联合早报》23日发表社论表示,新阵容宣布的最大意义,在于扫除了此前仍存在的有关政治领导层代际交替的疑虑和不确定性。

王瑞杰和陈振声接班的节奏,很可能还要快于第二代领导人吴作栋和第三代领导人、现任总理李显龙。吴作栋1984年担任人民行动党第一助理秘书长,6年后担任总理。李显龙1994年出任人民行动党第一助理秘书长,2004年接任总理。

李显龙担任总理超过14年,其父亲李光耀担任总理30余年,李家父子掌舵新加坡的时间共计近半个世纪。李氏家族过于强势和显要的影响,越来越受到外界质疑。2017年,李显龙因为李光耀故居处理一事招致妹妹李玮玲和弟弟李显扬的公开批评,更激化了新加坡民众对“王朝政治”的厌倦情绪。 阅读更多 »

Advertisements

资深反对党政治家抨击吴作栋是新加坡历史上“最糟糕的总理”

leave a comment »

作者:Jewel Stolarchuk     译者:新国志    2018-11-2
原文:http://theindependent.sg/veteran-opposition-politician-blasts-goh-chok-tong-as-the-worst-pm-in-singapores-history/

资深反对党领袖吴明盛抨击荣誉国务资政吴作栋是新加坡历史上最糟糕的总理。

吴作栋在1990年至2004年间,是新加坡第二位总理。他的前任是李光耀总理,他的继任者是李光耀的儿子,现任总理李显龙。

谈到最近有关吴作栋授权传记《高难任务:吴作栋传》的报道,这位从政十多年的反对派领导人昨日在脸书上写道:

我一直在想,为什么人们会喜欢吴作栋这样的总理,即使他在任期间出台了很多糟糕透顶的政策。


吴明盛指出消费税、电子道路收费系统、拥车证,和组屋增值的承诺都是在吴作栋担任政府首脑期间推行的。吴明盛写道,这正是为什么在2011年大选,作为国民团结党领袖,他派了一支团队到吴作栋的马林百列集选区竞选:

别搞错了。我们现在面临的几乎所有不良政策都是在他担任总理期间实行的。这也是我在2011年派出团队参加马林百列集选区竞选的主要原因之一。每个人都说吴作栋很受欢迎,无论谁到马林百列集选区都可能失去按柜金!甚至有一些国民团结党成员认为我们马林百列集选区团队的成绩会是最差的。但事实似乎并非如此。

我在2011年大选发表的第一次演讲,对吴作栋发起了攻击。消费税、电子道路收费系统、拥车证、组屋增值骗局、政府组屋价格急剧增加、以组屋翻新来买选票(1997年大选静山选区)、操纵公绩金政策,使最低存款额越来越高、大开国门的外国人才政策导致高失业率、部长的百万元薪金……所有的坏政策,都是在吴作栋掌政期间实行的。

阅读更多 »

Written by xinguozhi

十一月 4, 2018 at 4:28 下午

吴作栋:李光耀与行动党老一代领袖拒绝把安顺联络所交给惹耶勒南

with one comment

作者:Jewel Stolarchuk    译者:新国志    2018-10-29
原文:http://theindependent.sg/goh-chok-tong-says-his-pap-cohort-wanted-to-give-anson-cc-to-jb-jeyaretnam-but-lee-kuan-yew-and-old-guard-rejected-idea/

荣誉国务资政吴作栋在最近发布的传记中说,他在人民行动党内的同侪想把安顺联络所的控制权交给J.B.惹耶勒南,当时惹耶勒南成为独立后第一个当选议员的反对党人。但党内由前总理李光耀领导的老一代领袖拒绝了这个想法。

由白胜晖撰写的授权传记《高难任务:吴作栋传》讲述了吴作栋1990年成为新加坡第二任总理之前的生活。传记下卷预计将涵盖吴作栋在接替李光耀出任政府首脑后的生活和职业生涯。

除了撰写传记的前言和后记外,吴作栋还回答了作者在传记中提出的一些问题。前《海峡时报》记者白胜晖询问他与李光耀的关系,以及作为行动党第二代成员的感受。

在1976年的新加坡大选中,35岁的吴作栋作为行动党候选人当选为国会议员。他被任命为财政部高级政务部长。1981年,他被提升为贸易与工业部长,后来又担任其他职务,包括卫生部长和国防部长。

1985年,吴作栋成为第一副总理,并开始在一场精心安排的领导交接中承担率领政府的责任。

吴作栋向他的传记作者承认,在1976年的大选中,他没有预见到自己会成为党内一名表现优异的人,也没有预见到自己会成为内阁部长。 阅读更多 »

Written by xinguozhi

十月 31, 2018 at 4:19 下午

权位弊端

with one comment

韦春花    2018-9-30

权位有许多好处,现在还加上高薪,唯有加剧死不认错、不肯下来的弊端。而“恋栈权位”本来就是民主设计的大忌,好让不同的人轮流做庄。反其道而行之,必定千方百计阻扰别人上路,最终只会走向独裁。

陈继儒说:“天下可恶的人,都是可惜人。”——说得就是老吴(老番癫吴俊刚,下同)这类。

老吴说:“这些人打理一家私企或政联公司,年薪都比李显龙总理的220万元高出数倍。而很多国人还不知道的是,我们的前总理,现在的荣誉国务资政吴作栋,是没有拿薪水的‘政治义工’,免费为政府服务。”(《吴俊刚:平心静气看部长薪金课题》)老鸨敢说,十个新加坡人里有十个都知道这是句谎言。那人除了没领虚名职务的薪水之外,还有大把国会议员、退休金、董事、顾问费可领。

老吴的努力不过是把“高薪养廉”合理化的另一个锦上添花罢了。要真的那么合理——为何在2011大选之后,要大幅度(28-53%)削减高官的薪酬?当年吴作栋要给自己加薪时还说:“政务人员的薪金要是以3百万人口平均计算,那么每个新加坡人所负担的只是五盘炒粿条的价格。”到了2012年他们减薪之后,岂不是只剩三盘炒粿条的价格,哇,好轻松啊!

从另一个角度来看,资本主义民主社会都是互相观摩、互相学习的,取长补短是政治常态。为何新加坡部长的百万年薪……自1994年,新加坡发布了《以具竞争力的薪酬建立高效和廉洁政府:部长与高级公务员的薪酬标准》白皮书,确立了百万年薪制之后,历时24年,将近四分一个世纪,还没人学习?李显龙的年薪比起第二名的美国总统还多了500%,老吴可能会说:全世界都是笨人! 阅读更多 »

Written by xinguozhi

九月 30, 2018 at 12:50 下午

分析:受委行动党“第二把交椅”者料将是未来总理

with one comment

新传媒8频道新闻      2018-9-28
https://www.channel8news.sg/news8/latestnews/20180927-sg-4g-leader/4140796.html

谁将是李显龙总理的接班人,行动党新届中委会选举估计会有答案。(照片:Koh Mui Fong/今日报)

政治观察家估计,人民行动党将在今年迟些时候的新一届中央执行委员会选举中,委任至少一名到两名助理秘书长。到时,下一届总理人选料将浮上台面。

接受《今日报》访问的政治分析员认为,两名助理秘书长中的一人将成为李显龙总理的接班人。新任助理秘书长出炉,意味着总理接班人的可能名单将进一步缩小。目前三位领跑者分别是陈振声(48岁)、王瑞杰(57岁)和王乙康(48岁)。

律政兼内政部长尚穆根早前就暗示,应留意行动党年底的中委会选举,留意明年的职务调动。有关言论再次引发谁是下位总理的讨论。

新加坡管理大学法学院教授陈庆文表示,三名领跑者中哪一位能获委助理秘书长,将是“非常有力的指标”。李光耀公共政策学院政策研究所副所长许林珠也认为,他们必须接掌有关党职,以为领导党和政府做准备。

目前行动党的第一、第二助理秘书长,分别是张志贤和尚达曼,他们同时也是我国副总理。而作为领导层更迭的一部分,陈庆文预料,他俩可能会卸下现有党职,并分别出任主席和副主席一职。行动党主席目前是许文远,副主席则是雅国博士。 阅读更多 »

圣牛再不宰 就继续千刀凌迟

leave a comment »

莫天钦   2018-9-19
https://www.redants.sg/perspective/story20180919-1936

如今的情形是每隔一段时间,部长高薪这头圣牛就会被拖出来当众凌迟,而每凌迟一遍就疏离官民情感更远,长此以往,对执政党的伤害将是难以估量的。

李显龙总理与现任内阁成员开会。(李显龙总理面簿)

才两个星期不到,部长年薪又被舆论拿出来劏多一遍。

事缘政府网站Factually为了更正网络舆论的错误,特意澄清总理的年薪实际数目,并指网上流传总理年薪450万元是“假信息”。Factually解释说,总理的年薪是220万元,而且包括花红。不过,因为没人评估他的常年表现,总理所领取的花红并不包括个人表现花红,而是国家表现花红和常年可变动花红。

450万是假,220万是真。

这220万已经是包山包海了,把所有的的花红都包进去了。政府澄清了“假数据”,以正视听。但很多普通小市民心里还是有点不舒服,因为我们的高官去年领取的花红平均有四个月那么高。

《联合早报》9月11日报道说,我国担任政治职务者过去五年所领取的个人表现花红,介于三个月至六个月。2017年的个人表现花红平均为4.1个月,这还是五年里最低的。去问问本地的打工仔,有多少人这五年有领取过4.1个月的花红?更别说这个平均数还是五年最低。

这条新闻的另一个关键点是,信息的透露是因为工人党非选区议员贝理安在国会询问,李显龙以书面方式答复。如果没有人问,国人也许就不知道这条信息了。

Leon Perera.jpg

工人党非选区议员贝理安。(互联网)

2011年行动党在大选中尝到败绩后,曾经信誓旦旦地要“宰圣牛”,检讨所有的现行政策。不断为国人诟病的部长百万年薪也在检讨之列,最后在检讨了七个月后的2012年1月公布了《一个能干并具奉献精神政府的薪金》报告书,建议总理年薪减36%至220万元,总统年薪减51%至154万元,而初级部长的年薪标准比2010年减少37%至110万元,在国会辩论后通过。

但是这头圣牛显然跟很多同伴一样,并没有被完全宰掉——只要看看行动党要员对部长年薪所表现的委屈,以及所引爆的舆论反应,就不难看出政府和民间的双重不满。阅读全文»

Written by xinguozhi

九月 22, 2018 at 3:35 下午

怎能不避嫌

with one comment

网络公民/北雁    2018-9-19
https://zh.theonlinecitizen.com/2018/09/怎能不避嫌/

荣誉国务资政吴作栋再次成为众人焦点:他澄清自己的职务并没有领薪,在2011年卸下内阁职务后,仍热衷为民服务。

但是,他没有告诉民众的是,他目前仍是国家金融管理局的高级顾问,同时也是野村控股公司的顾问团之一。

同样,吴资政只告诉了我们事实的一半。他并没告诉我们,他还领着马林百列集选区议员约19万元的年薪,以及退休金。至于他身兼其他顾问职是否有津贴,我们不得而知。

这也带来一个根本问题:一些政治人物在卸下职务后,仍能够在其他机构乃至私企受委,更不用说那些纸将军们,在退役后就被安插在一些官联机构。从军旅走入官企,在踏入政坛,似乎成了不成文的规定。

吴资政或许不明白,为何人民会对部长薪资议题穷追猛打。

一些网民就已提出精辟见解:老百姓不关心你到底是不是千手观音、做得到的话,身兼百职都行。

但我们真正关注的,是“裸薪”的机制–是否能公布朝野政治人物的每年薪资和总体所得(包括花红),以及在其他团体组织是否有担任任何职务,如有,薪资多少?阅读全文»

Written by xinguozhi

九月 19, 2018 at 5:40 下午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