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国志

有关新加坡政治、社会、文化的报道、分析与评论

Posts Tagged ‘吴作栋

王乙康不鼓励工教院毕业生读大学,部长安什么心啊?

leave a comment »

红蚂蚁/沈泽玮      2018-8-17
https://www.redants.sg/perspective/story20180817-1825

更具讽刺性的是,同样一个教育部长不久前才在国会上重申,“保底不封顶”的政策理念。如果是不封顶,那应该让教院毕业生继续读大学才对啊。最具讽刺性的是,我们的吴作栋资政才说,在找部长人选时,那些每年只赚50万的人都还看不上眼呢。连年薪50万的人当部长都嫌平庸了,你还不让一个工教院毕业生继续读大学,想让他继续平庸吗?

教育部长王乙康7月24日在新加坡科技研究局(ASTAR)奖学金颁奖礼上讲话。(海峡时报)

今早红蚂蚁爬起床看报纸,以为老眼昏花看错了。《联合早报》的头版头条新闻的标题竟然这么写:“王乙康:算上学费和工作可赚收入读私立大学成本高毕业生应慎重考虑”。

再仔细看了一下,王乙康的谈话对像是工艺教育学院(Institute of Technical Education)学生,红蚂蚁就大概明白怎么一回事了。继“没有大学文凭也可以当总理”之后,王乙康又语出惊人,这次是不鼓励工教院毕业生读私立大学。

为什么呢?估计原因很简单:较低层的技术人员短缺。

我们需要愿意“弄脏双手”的技术人员

从王部长全面接掌教育部以来的几次公开谈话看来,不难看出背后的思维是这样的:改变人们对“成功”的定义;改变人们“重学术、轻技术”的概念;强调大学文凭不只是成功的指标。最终目的是希望教育体系培养出更多愿意把双手弄脏、粗活细活都能干的技术人员,而不仅仅是坐在冷气房、满口理论的学术人员,以便配合国家的发展需求。

20180817 ITE johnson.jpg

工艺教育学院和能源服务公司江森自控(Johnson Controls)合作,在东区学院创立的“工艺教育局—江森自控智慧建筑科技与解决方案中心”,装有冷凝器,可供学生操作,积累实践经验。(联合早报)

新加坡没有天然资源,只靠人力资源。政府也相当“怕输”,对于未来需要什么技能,有多少人才缺口,都会做出前瞻性的预估和计算,并制定出相应政策和规划。红蚂蚁读书的时候,国立大学的工程系非常吃香,据说那是因为政府算过了,经济发展需要大量工程师。

那我们现在及未来到底是缺多少技术人员呢?

估计数字不会太小,不然王部长不会连“没有大学文凭也可以当总理”这种鬼扯的话都说得出口。大概是知道这种话在新加坡没有人相信,部长这次有备而来,抛出一连串的数据,感觉是恨不得所有工教院毕业生都打消上私立大学的念头。

《联合早报》报道,

王乙康指出,工教院毕业生目前的起薪平均约为1900元,若到私校修读四年的大学文凭课程,相当于失去了同时期可在职场上赚取的约9万2000元薪金。外加期间须付的约7万元学费,修读私校的整笔“费用”可达16万元之多。

教育部长王乙康认为,学生在毕业后若想修读私立大学文凭应慎重考虑,因为在进修过程中不但需付学费,也间接“牺牲”了原可在职场上赚取的收入,两者加起来是一笔可观的数目。

部长真是苦口婆心,读书要花钱,不工作继续读书还会少赚钱,这简直就是亏本生意啊,各位工教院学生你们自己算算这笔账吧。部长不点名地列出了本地就业率最好的四所私立大学,它们的就业率分别为56.8%、43.9%、41.1%,以及30.9%。四家里头有三家的就业率低于50%。从私立大学毕业后不容易找工作,你们自己看着办吧。阅读全文»

Advertisements

Written by xinguozhi

八月 19, 2018 at 3:17 下午

终南捷径

with one comment

韦春花     2018-8-18

政治可以以退为进,这体现在波东巴西、后港和榜鹅东三个单选区的选举上。只要肯为主子牺牲,轰轰烈烈当一两次炮灰,后谢是必然的。且不必辛苦再战,混入集选区保送国会。名单如下:马宝山、朱倍庆、王志豪和许宝琨(不知有没有遗漏?),其中三人还混到百万年薪的职位。

与其说翁德生的“部长薪金与市场挂钩,是为了‘铜臭背后的崇高目标’”是句矛盾修辞,还不如说是句胡诌。因为连他本人也不懂得要如何解释,所以找来“我国社会的有识之士,像何光平和杨烈国等人,应该挺身而出。他们知道部长薪金制是‘铜臭背后的崇高目标’,捍卫一个好体制责无旁贷。沉默不是金啊!”

何光平是富二代,杨烈国是李家老奴,有什么资格评论部长高薪,翁德生以为乱耍两记花枪就能蒙混过去?

翁德生企图要混淆政界和商界的晋升之道,其实大不同。虽然商界也要打办公室政治,但那种政治绝不同于政坛的政治。除非是大波士的儿子,要不然商界的晋升是有顺序且一般来讲是缓慢的。

政界则不同,《新唐书•卢藏用传》记载:卢藏用想入朝作官,隐居在京城长安附近的终南山,借此得到很大的名声,终于达到了作官的目的。自此以后,许多人都效仿卢藏用,隐居在终南山上,以唐朝为最。大部分是题诗几首,请一位小吏拿去京城上见皇帝,以此求得做官之路。像杜甫,李白等人,在他们的前期也有过这样的经历。——可以“以退为进”,有时“进”得更快。

很多人在辩论此话题的时候,都扯到“崇高目的”这一项,说政治人物需要奉献、牺牲等等,其实这些话名流嫖客是听不进的。我们就应该要顺着他们的思路,给他来个尾大不掉。既然新加坡的内阁是世界第一高薪;BBC曾报道称,李显龙总理的年薪比美国总统(世界第二)高出五倍。彭博社也报道说,美国部长的薪水是新加坡部长的约四分之一。吴作栋又说“Good thing no cheap, cheap thing no good”其夫人也说“给花生米,只能得猴子”;那么世界各类政府行政调查、经济成长率都应该排第一才对啊!排第二的话国民就不应该放过他们,怎么会有一项世界排名第149的,他们还洋洋得意的! 阅读更多 »

Written by xinguozhi

八月 18, 2018 at 11:25 上午

多一点

leave a comment »

Written by xinguozhi

八月 9, 2018 at 6:47 下午

发表在 部长薪金, 漫画

Tagged with , ,

吴资政捍卫部长高薪引网民怒火 全球最高薪仍不足?

with 3 comments

网络公民/北雁    2018-8-8
https://zh.theonlinecitizen.com/2018/08/吴资政捍卫部长高薪引网民怒火 全球最高薪仍不足?/

网民KH NGAI:所谓“部长薪资不足”,早在李光耀仍任总理时就提出,但近十载我国部长薪资已是全球最高!但是人民行动党还是招揽许多“合格”专业医生、纸上将军、律师和会计师等,成为被党操控的扯线木偶部长和议员!很简单,谁会愿意去做较低薪资的工作?他们基本上就是贪婪!

吴资政捍卫部长高薪引网民怒火 全球最高薪仍不足?

关于部长“高薪养廉”议题,早前就已引起人们非议。各大网络新闻近期报导,荣誉国务资政吴作栋在一则谈话音频中,批评居民建议部长减薪乃民粹主义做法,致使部长薪资争议在社交媒体空间重燃,问责我国部长表现,是否与他们的高薪相符?

有关对话是在本月2日,于职工总会中心举行的东南区研讨会上,吴作栋回答基层居民的提问。当时,70岁的布莱德岭居民委员会成员阿都阿兹说,年长者为了生存,即使入古稀之年也不能退休,还要继续工作,令他感到忧虑。他询问吴资政,为何不从国防开销和部长薪资中,提取一部分来改善年长者的生活?

吴资政部属提供完整对话逐字稿,本社在昨日翻译还原完整对谈内容

吴作栋首先询问居民阿都阿兹,如果年长者不从事打扫清洁工作,还有谁愿意去做?如果请外劳又可能引发外劳泛滥问题,年长者也失去增加收入机会。他感谢阿都阿兹关心年长者情况,惟不认同削减国防开销,因为要捍卫小红点,需要有先进雷达来提前侦测来犯敌机,这些都要花钱。

“你说的对,得从哪里拿钱。如果你建议起消费税2%,来支付年长者退休金,我必须大大表扬你。但你说的是,砍国防部预算,100%也可以。此外,你要砍部长薪资。这是很民粹的,我告诉你,部长薪水还不够;再现实一点,你是否知道,现在公务员赚得都比部长多?再减薪会导致没有人愿意为政府效力。”

吴作栋也举例,现任律政暨卫生高级部长唐振辉,在当部长前的年收入超过两百万,为了服务人民毅然放弃高薪;如果有人在外头都没办法赚到百万收入,却要成为部长,他也不会聘请,因为这样只会招来非常平庸之人。

有者对吴资政言论表示失望,也批评他在谈话中一味捍卫部长高薪和国防预算,但是对如何改善年长者低收入劳动的处境,着墨太少,没有提出具体建议。

网民江金顺(译音)在新加坡时事论坛脸书专页《议论政策论坛》留言感慨,过去第一代开国元勋,如吴庆瑞博士、杜进才博士、拉惹勒南、EW巴克等,都是任劳任怨为民服务,即使只有区区数千元却从没有嫌薪水太低。

“他们高尚的品格、正直廉明,还能够把小红点打造成“亚洲四小龙”之一。”

阅读更多 »

Written by xinguozhi

八月 8, 2018 at 12:11 下午

半洋肠英超梦(上):运动员游泳可以,踢足球就不可以?

leave a comment »

李慧明     2018-7-18
https://jarvistower.wordpress.com/2018/07/18/半洋肠英超梦(上):运动员游泳可以,踢足球就不可以?/

以国家队身份出赛,是权利?是光荣?可以用来抵偿“国家义务”吗?还只是如香港特首曾荫权谓,只是一份工作?以军方声明的用字来看,可能连这些都谈不上。

(图:Fulham FC)

世界杯刚落幕,新加坡足球圈就传来一则富争议性的新闻。混血儿体校学生Benjamin Davis以17岁之龄两年前已得到一纸新英超升班马富咸职业合约,申请延迟入伍服役。最近军方正式以书面拒绝其申请,声称已征求文化及青年部意见,认为不可以因为“个人事业发展”为由批准延迟。虽然现时还在上诉阶段,但若上诉失败,他有两种选择:放弃英超合约,回国效力;要不坚持为富咸效力,放弃新加坡藉,终身不得回新加坡,否则会被刑事起诉。

申请延迟入伍的制度漏洞

根据军方声明,现时新加坡因为体育成就延迟入伍申请,必须是有条件在世界性赛事(尤其是奥运会)有潜质成为三甲的运动员。截至现时为止,只有三位运动员获得此待遇,包括2016年奥运打败“水神”菲比斯赢得100米蝶泳金牌的史高宁(Joseph Schooling)。另外两位为游泳和帆船运动员,都是新加坡传统轻易拿到奥运资格和亚运奖牌的项目。

游泳项目要提交世界冠军潜质相对简单,只需提交个人最佳成绩和世界前列泳手差距就一目了然。足球每次比赛的队伍成员不尽相同。世界杯决赛周美斯和C朗的故事,告诉我们足球不可以靠一个人来踢。所以在团体项目有多出色表现,英超第一人反变枪打出头鸟。另外,奥运项目可以用比赛期订下回国防部报到时间表;职业联赛周而复始,可以随时看状态决定继续还是退役,反而难以令球员给予军队归队日期。

每年都有约十多廿位年青人在父母的怂恿下,不惜终生不得回国的后果,借海外留学逃避强制兵役。根据军方“个人事业论”,原来可以去世界五大高水平足球联赛效力,被看成和负笈海外留学成同一层次问题。但请留意新加坡政府亦有官方奖学金制度支助学业成绩优异学生到海外知名学府攻读学位课程,完成课程后的责任是至少服务指定政府部门四年至八年不等。怕军队制度崩坏的,就会搬出新加坡也曾经有Fandi Ahmad完成服役才效力荷兰班霸亚积士的故事。他们亦会怕先例一开,后续将会有大量同类申请延迟入伍申请,例如在德国第四组别球会效力的Iskandar Radewadt也正在等侯上诉结果。 阅读更多 »

Written by xinguozhi

七月 22, 2018 at 5:25 下午

非不能也,不为也

with 3 comments

殷素素     2018-7-21

如果说到国策,政府不也在全球抢人才吗?人才的去留要端看国策,善待人才,千金买骨让人感动,人才才会留下。孟尝君食客三千,鸡鸣狗盗之徒都养,换作是猜忌妒忌,人才快走还嫌来不及呢。

“国防部指班杰明•戴维斯无意履行服兵役的国民义务,其行为是为了发展自己的职业生涯,而不是促进国家利益。新加坡体育理事会(SportSG)也表示,支持国防部拒绝让戴维斯延迟服役的决定。国防部在声明中说,戴维斯的父亲替儿子向当局提出延缓服役的申请时,没有说明戴维斯回国履行国民服役的具体日期。17岁的足球小将戴维斯因与英格兰超级足球联赛球队富勒姆签约,要求延缓服役,但被当局拒绝。”

原来咱们的国防部心证也可以治国!——实证没有,“戴维斯的父亲替儿子向当局提出延缓服役的申请时,没有说明戴维斯回国履行国民服役的具体日期”则成了证据。

素素早说过:民主社会不可以以意识形态治国,只要人家申请的条件足够,就应该豪爽地批下来,免得后世摇笔杆的一桩一件记下来成为笑柄。说来好笑,原来戴维斯一家也是新移民:本杰明出生于泰国,父亲是英国籍青少年足球教练哈维戴维斯。母亲来自泰国。他2005年随家人迁到新加坡,2009年获得我国公民权,过去曾在新加坡体育学校就读。——也就是说“政府”怀疑新移民的忠诚度;他们来归顺我国,恰好是原罪,证明他们也可以归顺他国?!记得早报名人李叶明曾经说过:政府与准移民之间就像男女朋友的约会游戏,必须双方都踏出一步,才有上床的可能。 阅读更多 »

Written by xinguozhi

七月 21, 2018 at 9:36 下午

马国变天“启发”新加坡人……

with one comment

殷素素     2018-6-24

老实说,到现在素素还是看不出马哈迪是忠还是奸?因为有两个可能:一是如吴作栋所说的,马哈迪是“路见不平一声吼,该出手时就出手”的侠义豪情;抑或者他知道,无论希盟或者国阵上台,他都有被“奸屁股”的可能,所以尽早选边站,结果阴差阳错让他当了头儿。

但是在新加坡就是有人要说成马哈迪竞选,主要目的是要剥新加坡的猫皮;取消GST又要内阁减薪,新隆高铁也不想玩了,他冲着新加坡来,所以要小心马哈迪的阴谋。因为“马哈迪是心理不平衡政客,他极度不服输却面对现实的无奈”,所以不按牌理出牌。还有两姐妹说他和特朗普一样,随时会U转,变来变去,故而要以史为鉴云云,目的就是要淡化509变天对新加坡人的“启发”。却选择不谈新政权免去消费税和终止所谓的“打击假新闻法”。

可是只要大家扪心想想,马哈迪接收的是个负债上兆的国家,国内贪腐严重,百废待兴,新加坡这块猫皮有那么了不起吗?所以咱们的华文媒体集团新闻中心总编辑韩咏梅小姐就不惜危言耸听,她说:

马哈迪上一次主政时候,水供是一个掐住新加坡的“紧箍咒”。2002年7月开始的那一轮水价谈判,值得我们重温一遍。那年7月,马国提出把卖给我们的生水价格从每千加仑0.03令吉提高到00.6令吉,过后又调高到3令吉。马哈迪是谈判高手,他看出水是新加坡的痛点,他甚至要求提高到8令吉。

阅读更多 »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