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国志

有关新加坡政治、社会、文化的报道、分析与评论

Posts Tagged ‘吴作栋

新加坡两代总理同日讲话:李显龙聊糖尿病,吴作栋谈下代领导

leave a comment »

澎湃新闻/高行     2017-8-21
http://www.thepaper.cn/newsDetail_forward_1769900

8月20日,新加坡举行国庆群众大会和一系列庆祝活动。现任总理李显龙和前总理、荣誉内阁资政吴作栋分别发表讲话。在本届政府任期过半,且李显龙曾经宣布的退休年限——2020年即将到来之际,“未来”成为新加坡的两代领导人不约而同关注的主题。

不过,与李显龙主要关注教育、科技及国民健康等主题不同,吴作栋则谈及新加坡未来需要什么样的人来领导这个国家的问题。

一位在新加坡居住的华人告诉澎湃新闻,尽管新加坡法定的国庆日是每年的8月9日,但按照惯例,9日当天举行的一般都是庆祝性质的活动和仪式。而较为正式的、旨在阐述下一步政策的领导人讲话则选择在8月20日左右举行的群众大会和庆祝活动上发表。

李显龙演讲被指“大题小做”

据新加坡《联合早报》报道,在演讲中,李显龙把发展学前教育、发展智能科技、建设“智慧国”和对抗糖尿病作为主题。

李显龙表示,未来5年,新加坡政府将把用于推动学前教育发展方面的经费翻一番,达到17亿新元(约合人民币83亿元),并争取在2023年之前,让每三个学前儿童中就会有两个在政府或政府支持的学前教育中心就读。此外,专为5岁和6岁幼儿提供平价优质教育的教育部幼儿园将从15所增至50所。

在谈及建设“智慧国”时,李显龙表示,所谓“智慧国”不仅仅意味着电脑、高科技等“年轻人的玩意儿”,而是意味着要让不同年龄段的人群都从新科技的发展中受益,并充分利用信息科技的发展去制造就业机会、创造新商机、提高生产力等。 阅读更多 »

Written by xinguozhi

八月 22, 2017 at 5:13 下午

说好的法治呢?新加坡李家纠纷背后的政权焦虑

leave a comment »

周思城(自由撰稿人)    2017-8-1
http://initium-analytics.initiumlab.com/article/20170801-opinion-leung-singapore/

这宗事件透露了新加坡政治模式的一大败笔──一旦面对高层政治领导涉嫌触犯权限、越权、滥权、利益回避和利益输送等议题时,便显得无能为力,甚至纵容。

今年六、七月间,新加坡首任总理李光耀的子女,为了父亲故居的保留和拆除,在脸书上爆发了一场公开纠纷。这宗事件透露了新加坡政治模式的一大败笔──新加坡政治制度虽然在控制民众和一般官员方面,有相当大的作用,不过一旦面对高层政治领导涉嫌触犯权限、越权、滥权、利益回避和利益输送等议题时,却显得无能为力,甚至纵容。

这一切对新加坡政府而言,其实相当讽刺。长期执政的人民行动党(People’s Action Party, PAP),向来标榜自己以严刑厉法,确保施政的清廉和效率,奠定新加坡的长期稳定发展。在面对“专制”、“软性威权”等批评时,行动党经常会强调自己是“依法治国”,法律大于个人或个别团体利益。李氏家庭争议却意味着,这套做法一旦碰到权贵核心,恐怕有突然失效的可能。

对后李光耀时代的新加坡和行动党而言,这次无意中揭发的权限和利益回避议题,是一个相当严重的问题。面对当前的社会氛围、经济环境和外在压力,掌权者很容易为了一时的政治考量,陷入集权的诱惑,强化对社会、资讯和政治的控制,削弱对自己权力的约束。这样的举动,虽然可能有助于一时摆平异议,但整体而言,对国家的长期发展却带着负面影响。

以上所提的举动,可能会提高政治胜负的代价,包括在行动党内部,使政治斗争更加严峻,甚至还可能渗透社会其他层面。在政治人物缺乏广大社会支持的时候,更是如此。更进一步的政治控制,也可能缩减新加坡社会的弹性,让国家更难因应经济、外交和其他冲击。新加坡因为资源、人口都十分有限,在面对当前的诸多挑战,比以往更不能缺少灵活。

李光耀的故居,欧思礼路38号。

李光耀的故居,欧思礼路38号。摄:Wallace Woon/EPA

李氏家族争议与官员介入

据李光耀幼子李显扬的脸书发文和总理李显龙的几次回应,李家长子李显龙与弟妹的严重分歧起源于2015年,李光耀逝世之后,李显龙不满最后遗嘱内要求李光耀后人,在李光耀次女李玮玲搬出欧思礼路38号故居后,拆除建筑物。遗嘱虽然把故居留给李显龙,不过李显龙后来又以市价一倍半的价格,把资产转让给李显扬。

今年6月中,李玮玲和李显扬在脸书贴文,指控李显龙为了借用父亲的威望、巩固势力、扶持其次子李鸿毅进入政坛,而企图违反李光耀遗嘱,利用国家机器强行保留李光耀故居。二人还称李显龙因为不满他们坚持父命,要求拆除故居,而使用总理职权动用国家机器,监控他们本人、家属和亲友人。李显龙及资深律政部政务部长英兰妮(Indranee Rajah)则回应质疑李光耀最后遗嘱的正当性,和李显扬妻子林学芬参与撰写遗嘱的角色。 阅读更多 »

谁的罗生门?

leave a comment »

李莫愁      2017-7-12

何惜薇的《走出故居遗愿的罗生门》,谓此“门”很“罗生”,到底谁是造门者呢?哦,原来就是报业控股。

7月4日,开国会的隔天,《联合早报》的头版头条是这样:

这段话说得毫没道理,老福建要说这是“横柴拿进灶”,就像当年李光耀和李显龙经常重复的调调儿:“要不是小李是老李的儿子,他会有更早、更大的成就。”——这段话早就被社会学研究所否定;在布笛和桑德尔那里,他们认为家长的社会资产就是孩子日后成功的要素之一。而李显龙确实如此,要不是老李遗下的“政治”赏饭吃,他能去到哪儿?所以才有“造神”—“需要故居来巩固政权”一说。

何版《罗生门》是这样的:

建国总理李光耀故居去留问题所牵扯出的滥权指控,何尝不是罗生门再现?

同事在梳理引发李家争端的事件簿时就发现,难以纯粹用一条直线去阐明前因后果,而是必须呈现不同人对在单一时间点上发生的事情的诠释,才能清楚看出争议所在。举个例子,2011年7月21日,李光耀应李显龙总理邀请与内阁见面,商讨如何处置房子的问题。一般的认知是,李光耀向内阁表明了拆房子的意愿,但内阁一致认为不应该拆除房子。

李玮玲医生日前在面簿上称父亲回返住家时,“痛苦和失望”地对她说不应该听李总理的话去见内阁,并对李总理反对他拆房子的要求感到痛心。她的说法不禁让人怀疑内阁当时是否曾向李光耀施压,导致他极度不开心?

曾担任李光耀首席私人秘书,2011年5月大选后进入内阁的财政部长王瑞杰,在7月4日于国会上回应时说,李光耀并没有用本身的资历和建国总理的身份,在会议上坚持己见,而是专心聆听内阁成员的看法。

李光耀一直到2011年12月才致函内阁。王瑞杰相信,这说明李光耀在仔细考虑问题后,认为把他的想法告诉政府是恰当和重要的,而他已准备好要考虑政府或许决定不拆房子的可能性。

由此可见,单是2011年7月21日李光耀见内阁后究竟是否不悦,就至少有两个不同版本,更别说是证明李光耀后来究竟有没有认真考虑不拆房子的可能性了。

何惜薇真的很认真,认真到令人发笑。首先第一个问题是:人可不可以改变主意?接着就是:内阁对李光耀先生2013年第七版本的遗嘱是怎么看?要是行动党内阁严重质疑最后一份遗嘱,那么可以是李显龙以长兄身份(遗产受益人之一),或者以总理对古迹保留的角度把李玮玲和李显扬两姐弟控上法庭,说他们在遗嘱上造假,以寻求公平的判决。要不然李光耀之前的反反覆覆只能视为人之常情,多说无谓。

张志贤作为这场国会表演的编导之一,实在难辞其咎,整场演出是失败的,外地报道甚至称之为“丑闻”或“闹剧”。赌球的朋友都知道,主场优势不可小觑,而张志贤竟然利用国会这个主场,拉拢来吴作栋和英兰妮,还有那个李美花来攻击李玮玲和李显扬,节外生枝指控他们要颠覆政权,让国民觉得很“卸衰”。 阅读更多 »

狮城滥权疑云之辩诽谤标准之争

leave a comment »

萧翔     亚洲周刊 2017年7月16日第31卷28期
http://www.yzzk.com/cfm/content_archive.cfm?id=1499312740653&docissue=2017-28

新加坡总理李显龙为父亲故居风波上国会自剖,反击妹妹李玮玲和弟弟李显扬的指责。但他对于弟妹的“滥权”指控“不倾向”提告诽谤,遭反对党议员刘程强指为双重标准。参选过总统的前公务员陈如斯发出公开信,呼吁李显龙辞职。

新加坡总理李显龙在国会自辩(图:路透社)

新加坡已故建国总理李光耀子女为故居房子如何处置引爆的连串风波,过去几天急转直下。李光耀长子、新加坡总理李显龙七月三日和四日两天召开国会辩论,呼吁全体议员针对他弟妹指控的滥权、公私不分等情节彻底盘问自己。然而一如外界所料,在八十三名执政党议员中,只有约四分之一提出问题,且大多围绕在表达心痛与信任体制的论调,没能对这个延续两代人的政坛豪门的池水深处追根究底。

执政人民行动党显然在国会召开第二天即打算让事件落幕,包括总理李显龙本身以及副总理和多名部长,都上阵交代李玮玲与李显扬姐弟指控的各个关键细节,也都指向处理程序没有违法之处。

超过半个月承受极大压力的李显龙明显希望噩梦尽快结束,在满朝亲兵护驾的国会演讲中表现得颇有自信,时而语带轻松,最后话锋转向父亲在他小时特别交代要照顾好弟妹一事,忽然泪眼盈眶,语带哽咽,牵动少数同党议员情绪。事件在形式上已向国人交代完重点,漫长煎熬也算过去了。

由于各方都表态处置房子非眼前之急,因此焦点迅即转向诽谤纠纷。

李显龙在国会一开始就表示不会对弟妹严厉的指控提出诽谤告诉,这在网上立刻引来炮声隆隆。国会唯一反对党工人党党魁刘程强直指此事不是韩剧,而是破坏新加坡声誉的大事,他斥责李家姐弟滥用社交媒体对政府高官发表未经证实的指控,因此李显龙应该提出诽谤诉讼。

刘程强嘲讽这场国会不是为了进行调查,而是自我辩护的大戏。

工人党议员刘程强在国会质询

刘程强提邓亮洪事件

他说,二十年前当工人党候选人邓亮洪仅仅因为一个报警的举动就被行动党控告诽谤(后来被迫流亡海外至今),如今李家姐弟的举措严重得多,行动党却不打算提告,是双重标准。“血浓于水,自己兄弟姐妹不能告,但政治对手、批评者,告到你脱裤!这不公平!”精采的是,当年提告邓亮洪的前总理吴作栋,当场简单回应:“刘程强的反应我完全预料得到。这就是政治诡辩啊(political sophistry)。至于邓亮洪,他不是我兄弟。(He’s not my brother)”

然而在反对党和舆论重炮要求法庭解决的声音下,李显龙后来改口表示如果弟妹继续无理攻击,不排除采取法律行动。

吴作栋在第二天上场,直接挑明李家姐弟炮打兄长的真实目的,在于拉总理哥哥下台,而非金钱或房子。这点引起关注,但国会无人深究三个孩子之间的宿怨因何而起、到什么程度、是否涉及第三代进军政坛等等。 阅读更多 »

霸位总统宝座是霸道政治典范

with 4 comments

新加坡文献馆       2017-5-6
http://www.sginsight.com/xjp/index.php?id=18522

为了保住卸任后的政治权力,李光耀还设计了民选总统制以防万一。确保在必要时可以另起炉灶,通过民选总统平台夺回所有政治权力。显然的,民选总统制之所以存在,就是在霸位政治心态下产生。当然,这也是霸道政治的另一方面。

官办党报对具有新加坡社会文化特色之霸位行为给予解读与评述。

删除多余文字,《霸位不能演变成霸道》大意为:霸位之新加坡式英文为chopeing,含义比别人抢先一步把位子占下。做法非常新加坡式,以某种物件往桌上一摆,那座位别人不可染指;这桌子是我们的。一旦有人动了,或不理会,就会被当成是违反了潜规则。霸位行为具负面性并非好事,有明显弊端,难免引起误会和不快。新加坡人把霸位当作约定俗成,蔚然成风。

公共场所是否应该允许霸位?多年前,有小贩用类似方法,不让不光顾他们的顾客使用,引起公众不满。小贩局张贴公告,杜绝小贩霸位行为。但环境局表示没有限制食客霸位。照理说,公共场所不应有霸位这回事。

我们必须集体反思。新加坡人必须有意识地提升社会文明,改变一些不良积习,注重礼仪,发挥礼让,其次,小贩中心座位是共用的,有空座位的桌子,就得让人共用,不管是生人还是熟人。对属于弱势群体者,大家更应该表现爱心和包容心。大巴窑个案显示,部分国人的优雅与包容心仍然欠缺,形成错误的意识,使霸位进一步演变成霸道,这是很要不得的。

我们谈建设优雅社会已经很久,但进展并不深入人心。建设包容社会,始于李显龙总理,则还只是处于起步阶段。个案提醒我们提升社会文明度,仍是不能忽略的社会议程。

简言之,官媒要求社会大众反思霸位的不当行为,认为如果不加以阻止,霸位会恶化成霸道,不利新加坡成为优雅与包容社会。因此,提升社会文明度是不能忽略的社会议程。

这一种认知与判断是头疼看头的庸医问诊。霸道和霸位是一个恶性循环成就彼此的共生史实。此外,新加坡始终成就不了优雅与包容社会,正是李光耀政治遗产的结果。阅读全文»

 

Written by xinguozhi

五月 9, 2017 at 12:11 下午

保母国家新加坡:嚼口香糖,真的会被鞭刑?

leave a comment »

万宗纶    2017-3-24
https://global.udn.com/global_vision/story/8663/2362826

都市传说:新加坡到底能不能吃口香糖?图/Shutterstock

都市传说:新加坡到底能不能吃口香糖?图/Shutterstock

在新加坡的几百个日子里头,有个名为“算命先生说我会在新加坡发光发热”的脸书粉丝专页总能让我捧腹大笑,经营专页的是个在新加坡脸书公司上班的台湾女生。有一次,她拍了一张她从台湾带了大批口香糖进狮城的照片,让网友们感到相当震惊——

新加坡不是不能吃口香糖吗?

根据李光耀的回忆录,当他还是总理时他发现口香糖造成非常严重的公共卫生问题,有人会用嚼过的口香糖去粘住信箱口、钥匙孔,甚至是电梯按钮,那时候是1980年代,新加坡正大量兴建高层组屋,口香糖这种东西的特性,让原本象征新加坡走向现代化与完美国家的工程,变得骯脏不堪。甚至在地下铁系统启用时,也曾发生过零星几次有人将口香糖粘在车厢门的感应处,造成地铁公司需要支付高昂的修复成本。

1992年1月,时任总理吴作栋遂而公布禁令——全国禁止贩售口香糖,也不得进出口口香糖。如果违法贩售口香糖,根据《食品贩售法》(SALE OF FOOD ACT)第283章第56-1节,得处以两千元新币以下的罚款,相当于四万八千元台币;而若违法进出口,则可能被判二或三年以下的牢狱,或是罚款十万(两百四十万台币)或二十万(四百八十万台币)以下的罚款,视详细情况违反哪条细项而定。

1999年美国与新加坡展开贸易谈判,直至2003年的最后阶段,两项仍待解决的议题就是伊拉克战争与口香糖禁令。最终,新加坡允许开放医疗用途的口香糖进口,在符合医药法规的规范下,由牙医师或药师提供给病人。

换言之,新加坡从来没有禁止过在其境内嚼食口香糖。而通常小量携进新加坡的个人用途口香糖,也不会被海关禁止携带。

根据李光耀的回忆录,当他还是总理时他发现口香糖造成非常严重的公共卫生问题,口香糖...

根据李光耀的回忆录,当他还是总理时他发现口香糖造成非常严重的公共卫生问题,口香糖这种东西的特性,也让原本象征新加坡走向现代化与完美国家的工程,变得骯脏不堪。图/Shutterstock

新加坡允许开放医疗用途的口香糖进口,在符合医药法规的规范下,由牙医师或药师提供给...

新加坡允许开放医疗用途的口香糖进口,在符合医药法规的规范下,由牙医师或药师提供给病人。图/美联社

阅读更多 »

选举是新加坡民主指标?

leave a comment »

新加坡文献馆     2017-3-18
http://www.sginsight.com/xjp/index.php?id=18312

除了一党专政之外,新加坡还出现了一人政党的现实。事实是,国会立法是执政的人民行动党说了算,而支配国会的人民行动党则是李光耀一个人说了算。这一个有违民主意义与精神的政治现象,并不是一个虚无的理论分析结论,而是实实在在的新加坡史实。

多年前,William Safire《纽约时报》记者称李光耀为独裁者。李光耀回应说:你可以按自己的观点来称呼我,但是,这不表示我就是如你所言,我可以轻易赢得大选,我何必如此?按李光耀的定义,独裁与民主的区别,取决于政府是否举行国会选举。换言之,选举与否决定一个政体属性。因此,由于李光耀赢得每五年举行一次的历届大选,所以新加坡是一个民主政体。

近日,李显龙在与英国广播电台的访问中,重申了这一个李光耀对民主政治的定义。李显龙说:新加坡人很开心,他们选择了这个政府。基于选民选了我和我的政党,所以新加坡是一个开放的民主政体。

当然,国会选举是衡量民主政体的一个标准,但是,选举结果却并非衡量民主的唯一准绳,因为选举过程的正当性,决定选举结果的正当性。偷鸡摸狗的选举过程本身,就已经自我否定了选举结果的正当性。明显的,人民行动党政府的国会选举,充满了极具争议的投机取巧。

除了选举之外,三权分立的政体结构也是衡量政体属性的一个准则。三权分立主张立法,行政和司法三种国家权力,分别由不同机关掌握,各自独立行使、相互监督以制衡。因此,一个能够满足三权分立之约束条件的政体结构,可以界定为一个民主政治体制。然而,实际运作上,要达到三权分立的相互监督以制衡,另有一个内在的基本条件:适当的政党竞争力度与相对均衡的政党实力对峙,也就是,英国广播电台访问中所指出的:国会有一个可以成为替代政府之反对党的存在。

理由是,三权分立有赖于相互监督机制的实质性存在,因为唯有近乎势均力敌的政局下,三权才有彼此制约的可能性。在这一个层面上,新加坡一党专政的现实,根本上质疑了新加坡存在一个三权分立体制的可能性。阅读全文»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