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国志

有关新加坡政治、社会、文化的报道、分析与评论

Posts Tagged ‘吴作栋

真正把新加坡族群和宗教凝聚起的语言,不是“英女皇英语”而是伟大的“Singlish”

with 10 comments

李慧敏    2018-4-10
https://asean.thenewslens.com/article/93012

Singlish虽然亲切,非常具有新加坡特色,但它也相当粗糙。它的存在反映了我们的语言教育,甚至是整个教育体系所存在的一个严重缺陷。

Photo Credit: JON@Flickr CC BY SA 2.0

谈到新加坡的语言课题,绝对不能不谈Singlish!

我们的官方语言有四种:英语、华语(中文)、马来语和淡米尔语(Tamil,印度南方语言),而我们的国语是马来语。

不过真正把新加坡各个不同族群、不同种族宗教凝聚起来的,不是纯正的英语,也不是国语马来语,而是我们伟大的Singlish!

简单来说,Singlish是一种以英语为基础,混杂了新加坡中文、华族方言和马来文词汇的英语,就如加勒比地区的克里奥尔语和出现在巴布亚的皮钦语,以及旧上海带有中国口音的“洋泾浜英语”。

在早期的新加坡社会,多数老一辈的新加坡人没有真正学过英语,但却需要以这个语言来沟通,于是将就使用了混杂式的英语。

现在,在任何公共场所里,你都能听到Singlish,一些在这里居住较长时间的外国人,甚至还能说几句地道的Singlish呢。

很多人常认为,只要加上lah、leh等句末语助词就是Singlish了。社会语言学家虽然对这个语言现象做出不同的定义和解释,但由于Singlish不是一个规范的语言,所以大家都有不同的说法。

按我个人的观察,Singlish里有一些被广泛使用的词汇,不过不同种族新加坡人所说的Singlish却有些差别,马来人和印度人的Singlish就跟华人的Singlish有些不同。华人说的Singlish受到南方语言习惯的影响,而且呈现出非常明显的华文思维。

现在就举几个普遍听到的例句吧!

Why you lai (like) that?

翻译:你为什么这样?

说明:说话的人懒得把like完整发音,所以念成lai。

What he talking ah? I catch no ball!

翻译:他在说什么啊?我完全听不懂!

说明:Catch no ball是直接从福建话“抓不到球”翻译过来,表示没抓到要点。

Want go makan?

翻译:要去吃饭吗?

说明:Makan的意思是吃,是马来语。

Ask so much for what? So kaypoh!

翻译:问那么多做什么?这么多管闲事!

说明:Kaypoh是“鸡婆”的福建话发音。

Singlish对新加坡人来说,已经成了很亲切的沟通语言,甚至已经开始成为我们身分的代表,但是这也成了新的矛盾体。 阅读更多 »

Advertisements

谁了解新加坡贫困问题?

leave a comment »

黄子明    2018-2-20
https://www.malaysiakini.com/columns/412219

新加坡一般的观念里,“适者生存”就是社会的硬道理,人穷就代表志气穷,怨不了谁。至于打工薪水是否太低,是否被“剥削”,家境不好又如何限制年轻一代的出路,并不是大家都习惯公开讨论的议题。一些“非主流”的群体,如单身妈妈的困境,更是大家往往避而不谈的。

新加坡在全世界的发达国家与地区当中,贫富差距最为厉害,大约仅次于香港。2016年新加坡的基尼系数仍高达0.458,但如何才能够证明,新加坡的确需要改革呢?

本地社会学家张优远在新近出版的《社会不平等之面面观》(This Is What Inequality Looks Like)一书中指出,由于国家未设定贫困线标准,究竟新加坡有多少穷人,也很难具体地说。2016年的统计显示,最高百分之十的家庭人均收入是最低百分之十的二十三倍,前者为新币1万2773元,后者为543元。

新加坡无疑有些被忽略的群体,而且随着经济环境不稳定,越来越多人觉得生活没保障。但由于新加坡惯性地认为贫穷是个人生产力的问题,不是社会运作机制的问题,要呼吁国家改革就很不容易。

“适者生存”是硬道理

谈起所访问过的低收入家庭,张优远副教授在书里说,有时不禁联想起童年放假到马来西亚亲戚家居住的情景:虽说地方小,睡觉要铺床褥,冲凉也要煮开水,但又有一种愿意放慢生活步伐来聊天,那种亲切的人情味。

但不少新加坡人似乎对一房或二房式的租户总有些刻板印象和偏见,除了警方常到那里巡逻以外,一般爱说他们喜欢分期付款,买大屏幕电视等奢侈品,总之就是不懂得量入为出(其实很多是人家捐来的,或者是二手货)。外界大概没考虑到的是,虽然这些组屋都有自来水、电源等等,不算是贫民窟,但居住环境的卫生条件不比别处,娱乐方式也不多,而贫困本身也有各种因素。 阅读更多 »

居然逻辑

with one comment

殷素素     2018-2-3

熟食中心和食阁能否提供一个优雅的进食环境,是个管理和执行力的问题,而不要把责任推给食客。使素素想起多年前,有个PLP的文人,把“餐后归还碗碟运动”看作是天经地义的事,所以他对反对者用了“居然”二字,从此之后,我就把此类歪理称为“居然逻辑”。

按您说:教导农民使用移动支付难,还是教导城市佬归还托盘难呢?答案或有违你的常识。

新闻说:对大多数中国人来说,现金和信用卡已是上个世纪的支付方式。手机支付已经深入日常生活的每个角落。而本地环境部却因要教导熟食中心或食阁食客归还托盘、碗碟而焦头烂额。原因到底是什么呢?归纳起来是两方面:1、有心或无心:全赖是奖励还是惩罚?2、有理或无理:出外用餐,主要就是花钱买服务。商贩提供一个优雅的进食空间、有人煮给你吃、有人端食物给你、有人在你用完餐后负责清理、在门口鞠躬送客等等等。如果上述逐项取消,食物价格还不断上涨,甚至强制交抵押金,大多数人大概都会睬你都憨。

《早报》交流站《站长的话》说:“为了鼓励人们自动归还托盘碗碟,一些熟食中心和食阁推出付押金用托盘的机制,规定食客必须归还托盘碗碟,才能拿回押金。”就是无视熟食中心和食阁能否提供一个优雅的进食环境,是个管理和执行力的问题,而不要把责任推给食客。使素素想起多年前,有个PLP的文人,把“餐后归还碗碟运动”看作是天经地义的事,所以他对反对者用了“居然”二字,从此之后,我就把此类歪理称为“居然逻辑”。

小贩要赚取你袋中的铜钿,本该一条龙服务;从煮食到餐后的清理服务、洗碗碟都要包办。后来就有聪明人说:这样没有效率,要集中处理才能显出量的优势,要把钱省下来回馈给顾客。可惜后来托盘臭酸、碗碟堆满桌,都再再证明了这个聪明人并没有管理和执行力,问责制在此丁点儿也没发生作用。这时小贩们又被聪明人废了武功,狡黠的承包商坐大,骑虎难下的氛围下,聪明人于是向顺民开刀,柿子挑软的吃。所以说自动归还托盘碗碟收押金不是“鼓励”,而是“要挟”,“居然者”当然看不出这其中的差别。 阅读更多 »

Written by xinguozhi

二月 3, 2018 at 1:26 下午

李总理说接班人今年不会有定数 王乙康成最大赢家?

with 2 comments

沈泽玮     2018-1-29
http://www.redants.sg/perspective/story20180129-1125

“双王一陈”两人2011年步入政坛,一人2015年才从政,时间太短了。三人都有机会,三人都没把握,只能说,时间拖得越长,对后发者更有利吧,这场马拉松赛确实不容易跑啊。

教育部长(高等教育及技能)王乙康。(新加坡教育部)

李显龙总理上周五人还在印度,就迫不及待抛出重磅消息:今年首个内阁改组将不会委任新的副总理,总理接班人选预料不会如荣誉国务资政吴作栋所希望的,在六至九个月内浮出台面。

大家原本以为,预算案2月19日宣布之后,“真命天子”就会在今年首个内阁调动中出现,但总理看来是想继续吊吊大家的胃口,底牌不会这么快掀开。

一个可能是,一个理想的总理人选今年内实在选不出,团队是很强,但个人倒未必。

另一可能是,总理坚持“我走我的路”,不想被吴资政提出的“69”时间表牵着走。

再一个可能是,人选是有了,因为某些原因,想暂时淡化这个人事课题,到“适当时候”才让王中之王浮出水面。

不管真相是什么,红蚂蚁判断,李总理讲出那番话后,三个接班热门人选当中,最右边那位是最大赢家。

20180129_three.jpg

左起:财政部长王瑞杰、总理公署部长兼职总秘书长陈振声、教育部长(高等教育及技能)王乙康。(谢静怡制图)

所以呢,王乙康部长自然也是第一位呼应总理谈话的。

据《联合早报》报道,王乙康部长是这么说的:“总理已经表示,这将需要一段时间。我认为这是有益的。正如年轻一代的部长们所说的,我们会在适当时候推选出一人成为我们的领导人。”

吴资政提出的“69表”太多“人为”痕迹?

王部长是在昨天出席一个社区活动时回应媒体询问时讲话,他认为,第四代领导团队推选领导人不应被六至九个月的“人为期限”所限制。部长说:“我们还需要时间一起工作、彼此熟悉,而我确定,我们之中将出现领导人。”

用一句话讲,王部长和李总理一样崇尚自然,认为吴资政提出的“69表”太多“人为”痕迹,不自然。而明眼人都看出,时间拖得越长,对输在起跑线上的王部长来说肯定是好消息,因为他能有更多追赶的时间和机会,接下来好好表现,说不定能迎头赶上。

我们都知道,王乙康原本应该在2011年就踏入政坛,但人算不如天算,他不幸在新加坡政治史上很具标志性意义的“阿裕尼之役”中跌了一跤,无法搭上集选区的顺风车进入国会,所以比同辈们慢了四年。阅读全文»

Written by xinguozhi

一月 29, 2018 at 11:45 下午

立储

with one comment

殷素素     2018-1-11

找谁做太子?标准当然是得听话,能做到萧规曹随最好,在老皇帝驾崩之前,都不要动他的人。此外还要看他近身的家臣是否有异动、要好的朋友是哪几位?从这个角度看,“16名年轻部长的联署声明”根本是笑话,他们说:“意识到自己的责任,并会团结一致,在适当的时候在团队当中选出一位领导人。”——yes-man会有自己的意见吗?

真是“同人不同命,同遮不同柄”咯,同样是资政,人家的内阁资政是做得有滋有味,生荣死哀;这个荣誉资政则是从被颁的那天起,李显龙和内阁就和他“谢谢、再联络”了。孤独老人最近在面簿上的自言自语被媒体拿来炒作,应该也是他意想不到的。可是就为了薄面,他却说是“故意喊话”,并且“目的已达成,不进一步探究”。心水清的读者应该已经察觉,此老已经许久许久没人跟他对话了,即便喊了话,人家也不直接回应他。

坊间最近掀起第四代总理的话题,舆论导向是要弄成“选贤与能”、“民主推举”等神话。老吴(老番癫吴俊刚)甚至说:“16名年轻部长的联署声明,可说前所未有,因此也颇有震撼感。因为出招新颖,也特别引人瞩目。”让小妹先给大家看一张剪报:

这张组合照片自2015年大选之后,国会都还没开,就贴在官媒上,整整两年余,直到今天都没大更动。其中除了黄志明是陪跑之外,其余三人一直榜上有名。间中王瑞杰还闹中风,消失了年余,阵容还是依然,将来三人一正二副(咦,怎么没种族固打制),必作如此安排。可见是新加坡的政治常数,一点悬念也没有,何来的震撼?又何必“呼之欲出”?

下一任总理真的难产吗?其实在2015……甚至更早之前就决定了。如果你要按民主法治来思考这个问题的话,显然方向就弄错了。如果遵循“家天下”的观点,则能看出点苗头。在古代,换皇帝是个腥风血雨的过程。这任皇帝如果不是死于非命,一定要把交接的血腥味降至最低,所以怎样立储、找谁做太子、什么时候宣布都是大学问。那么找谁做太子?标准当然是得听话,能做到萧规曹随最好,在老皇帝驾崩之前,都不要动他的人。此外还要看他近身的家臣是否有异动、要好的朋友是哪几位?从这个角度看,“16名年轻部长的联署声明”根本是笑话,他们说:“意识到自己的责任,并会团结一致,在适当的时候在团队当中选出一位领导人。”——yes-man会有自己的意见吗?老皇帝要换取的是自己能安享晚年,不必逃到外国去。至于什么时候宣布,当然是还有些事儿没“乔”好,等“乔”好了,自然会公布。

Written by xinguozhi

一月 11, 2018 at 11:55 上午

万一16人的决定跟总理心目中的人选不符

leave a comment »

张翠山    2018-1-8
http://www.sgwritings.com/117721/viewspace_159713.html

2018年伊始,新加坡政治议程上最重要的项目应该不是2019年开埠200年的倒数,而是领导层的真命天子今年内应该站出来了。

社会上普遍看好财政部长王瑞杰、总理公署部长陈振声,以及教育部长(高等教育及技能)兼国防部第二部长王乙康,最具人君之质。

新加坡第二位总理荣誉国务资政吴作栋跟我们一样心急,他在个人面簿上发表岁末感言,希望看到第四代领导班子能在六到九个月内选出下一任总理人选,这样李总理才能在2018年结束之前确定这一人选为他的接班人。

接着,10名部长、五名高级政务部长和国会议长本身组成的第四代领导班子罕见地联署发表声明,表示会在适当时候从团队中推选一人出任领导人,声明仅两段话,开门见山说“政治稳定向来是新加坡的特点,政府领导层顺利交接将加强国人和世界各地的朋友对新加坡的信心。年轻部长们深刻了解领导班子交接是刻不容缓的课题,李显龙总理也已表明他希望在下届大选后卸任。我们了解肩负的责任,团队将密切合作,在适当时候从我们当中推选出一名领导人。”他们如此口径一直,给人的印象是,政治领导人的接班不会造成第四代领导班子的分裂,至于接班人是谁,他们似乎心照不宣。

李光耀在1900年把领导棒子交给吴作栋,吴作栋则在2004年把棒子交李显龙,接班过程都是很顺利。这次第四代的接班人选却比上两次存在更多的变数。 阅读更多 »

Written by xinguozhi

一月 11, 2018 at 11:51 上午

《活在新加坡神话中》绪论

with 4 comments

作者:罗家成,覃炳鑫,谢明达    译者:林沛       2018-1-1
怡和世纪 2017年10月–2018年1月号 总第33期

讨论神话与硬道理,是为了剥去其自然外衣,暴露其人造的面目。神话是人工的社会产物,由国家机关、大众传媒等机构生产制造出来。卸去神话的外部包装,可让我们知道创造这些神话的原因,了解其社会影响。

新加坡是个神话国。这么说,因为新加坡人心目中的“真实”(reality)与“常识”(common sense),其实是由一组神话形塑出来的。譬如,一般人认为有效与坚定的官方政策,是新加坡的成功要素。因此,这种强势推行政令的做法,应该继续下去。这就是此类神话的一个例子。这个神话,将事实(即新加坡的成功)和推论(即成功主要源于官方政策)巧妙结合,藉此为国家的未来运作,奠定了不容置疑的方向(即上述官方政策应该继续推行)。

此类神话,总是和治理新加坡必不可缺的“硬道理”(hard truth)紧密联系在一起(这里权且引用已故前总理李光耀所铸造出来并为人所熟知的一个说法:“硬道理”)。然而,神话同样要在建设性的批评与论辩中经受检验。2011年,新加坡巡回大使许通美对硬道理作出了回应。许通美援引事实,对李光耀所下的两个定论提出反驳。他指出,新加坡的国家建设实际上已取得了实质性的进展,而异族通婚也是可行的。这么一来,传说中的硬道理于是一下被揭穿。所谓硬道理,其实不过是个神话。这个强而有力,能潜移默化地影响人们思维的道理,只要予以破解,新加坡人的视野就会豁然开朗,发现未来原来还可以有许多其他扎实的景观和优越的可能性。

有鉴于此,本书尝试做些这样的工作,但不局限于破解神话。我们更想做的是,探索神话在人们日常生活中,究竟扮演着什么样的角色。“神话”一词,一般用来指称被普遍信以为真的谬误。这本书的部分章节,讨论经由神话形塑而成的真实,并就其内在所蕴含的一切进行剖析(后者更为重要)。神话固然仅有一半真实(通常的确如此),可是却广泛得到认同。为厘清起见,我们必须直面以下三个问题:

  • 什么是神话?
  • 为什么要讨论神话?
  • 新加坡是否需要(新的)神话?

我们在这本书中,审视神话在新加坡为什么总有纾解难题,消除未来焦虑的神奇力量,研究这一切是怎么做到的。这里头要做的,包括思考神话的社会影响,以及对历史与社会作各种不同的解读。

什么是神话?

为什么说新加坡是个神话国?为了较好理解,本书引用了文学批评家罗兰•巴特(Roland Barthes)的经典论着《神话学》(Mythologies),以此作为讨论的起点。巴特指出,神话的界定特质,“在其持续调动常识、报章与艺术,把真实装扮成为‘自然’(naturalness)的模样,以我们生活的世界来说,那无疑是行之有年,颇具历史性的行为”。巴特这样区别神话和历史与自然:神话“装扮”成并解释什么是历史(也就是说,神话是人为制造的),并使自身成为貌似自然形成的东西。


卸去神话的外部包装,可让我们知道创造这些神话的原因,了解其社会影响。本书以撼动对新加坡历史的习见观点为目的,采取严谨的态度,梳理通常显得芜杂、充满灰色地带、可作不同解读的史料,试图从中挖掘,找出历史。

讨论神话与硬道理,是为了剥去其自然外衣,暴露其人造的面目。神话是人工的社会产物,由国家机关、大众传媒等机构生产制造出来。卸去神话的外部包装,可让我们知道创造这些神话的原因,了解其社会影响。本书以撼动对新加坡历史的习见观点为目的,采取严谨的态度,梳理通常显得芜杂、充满灰色地带、可作不同解读的史料,试图从中挖掘,找出历史。在这过程中,我们发现常识的复杂与多层面,我们必须努力突破熟悉的语境(comfort zone),才能摆脱神话的牵引。

我们国家神话的基础,是新加坡人被反复灌输的历史论述版本,这个版本名叫“新加坡故事”。这个词,大家多数知道,它也是李光耀回忆录的书名。该回忆录第一卷在1998年出版,此前一年,时任副总理的李显龙在主持校际“国民教育计划”(National Education programme in schools)推行仪式时,也用它来概述、区别历史与神话。他说:

新加坡故事建立在历史事实上。我们说的不是理想化的传说或建国神话,而是从新加坡角度出发的客观历史。


李显龙企图区分历史与神话——前一个是真实的,另外一个不是——尽管如此,“新加坡故事”仍然是个彻头彻尾的神话。它含一道英雄弧线,穿越过去、当下与未来,把国家及其政治领导人搅混在一起。菲立普•赫顿(Philip Holden)在他收进本书的文章中,把这类故事称为“传奇”(romance)——一个关于肩负着无穷尽历史使命的英雄的故事。“新加坡故事”,无非就是这样一个“传奇”。
阅读更多 »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