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国志

有关新加坡政治、社会、文化的报道、分析与评论

Posts Tagged ‘吴作栋

权位弊端

with one comment

韦春花    2018-9-30

权位有许多好处,现在还加上高薪,唯有加剧死不认错、不肯下来的弊端。而“恋栈权位”本来就是民主设计的大忌,好让不同的人轮流做庄。反其道而行之,必定千方百计阻扰别人上路,最终只会走向独裁。

陈继儒说:“天下可恶的人,都是可惜人。”——说得就是老吴(老番癫吴俊刚,下同)这类。

老吴说:“这些人打理一家私企或政联公司,年薪都比李显龙总理的220万元高出数倍。而很多国人还不知道的是,我们的前总理,现在的荣誉国务资政吴作栋,是没有拿薪水的‘政治义工’,免费为政府服务。”(《吴俊刚:平心静气看部长薪金课题》)老鸨敢说,十个新加坡人里有十个都知道这是句谎言。那人除了没领虚名职务的薪水之外,还有大把国会议员、退休金、董事、顾问费可领。

老吴的努力不过是把“高薪养廉”合理化的另一个锦上添花罢了。要真的那么合理——为何在2011大选之后,要大幅度(28-53%)削减高官的薪酬?当年吴作栋要给自己加薪时还说:“政务人员的薪金要是以3百万人口平均计算,那么每个新加坡人所负担的只是五盘炒粿条的价格。”到了2012年他们减薪之后,岂不是只剩三盘炒粿条的价格,哇,好轻松啊!

从另一个角度来看,资本主义民主社会都是互相观摩、互相学习的,取长补短是政治常态。为何新加坡部长的百万年薪……自1994年,新加坡发布了《以具竞争力的薪酬建立高效和廉洁政府:部长与高级公务员的薪酬标准》白皮书,确立了百万年薪制之后,历时24年,将近四分一个世纪,还没人学习?李显龙的年薪比起第二名的美国总统还多了500%,老吴可能会说:全世界都是笨人! 阅读更多 »

Advertisements

Written by xinguozhi

九月 30, 2018 at 12:50 下午

分析:受委行动党“第二把交椅”者料将是未来总理

with one comment

新传媒8频道新闻      2018-9-28
https://www.channel8news.sg/news8/latestnews/20180927-sg-4g-leader/4140796.html

谁将是李显龙总理的接班人,行动党新届中委会选举估计会有答案。(照片:Koh Mui Fong/今日报)

政治观察家估计,人民行动党将在今年迟些时候的新一届中央执行委员会选举中,委任至少一名到两名助理秘书长。到时,下一届总理人选料将浮上台面。

接受《今日报》访问的政治分析员认为,两名助理秘书长中的一人将成为李显龙总理的接班人。新任助理秘书长出炉,意味着总理接班人的可能名单将进一步缩小。目前三位领跑者分别是陈振声(48岁)、王瑞杰(57岁)和王乙康(48岁)。

律政兼内政部长尚穆根早前就暗示,应留意行动党年底的中委会选举,留意明年的职务调动。有关言论再次引发谁是下位总理的讨论。

新加坡管理大学法学院教授陈庆文表示,三名领跑者中哪一位能获委助理秘书长,将是“非常有力的指标”。李光耀公共政策学院政策研究所副所长许林珠也认为,他们必须接掌有关党职,以为领导党和政府做准备。

目前行动党的第一、第二助理秘书长,分别是张志贤和尚达曼,他们同时也是我国副总理。而作为领导层更迭的一部分,陈庆文预料,他俩可能会卸下现有党职,并分别出任主席和副主席一职。行动党主席目前是许文远,副主席则是雅国博士。 阅读更多 »

圣牛再不宰 就继续千刀凌迟

leave a comment »

莫天钦   2018-9-19
https://www.redants.sg/perspective/story20180919-1936

如今的情形是每隔一段时间,部长高薪这头圣牛就会被拖出来当众凌迟,而每凌迟一遍就疏离官民情感更远,长此以往,对执政党的伤害将是难以估量的。

李显龙总理与现任内阁成员开会。(李显龙总理面簿)

才两个星期不到,部长年薪又被舆论拿出来劏多一遍。

事缘政府网站Factually为了更正网络舆论的错误,特意澄清总理的年薪实际数目,并指网上流传总理年薪450万元是“假信息”。Factually解释说,总理的年薪是220万元,而且包括花红。不过,因为没人评估他的常年表现,总理所领取的花红并不包括个人表现花红,而是国家表现花红和常年可变动花红。

450万是假,220万是真。

这220万已经是包山包海了,把所有的的花红都包进去了。政府澄清了“假数据”,以正视听。但很多普通小市民心里还是有点不舒服,因为我们的高官去年领取的花红平均有四个月那么高。

《联合早报》9月11日报道说,我国担任政治职务者过去五年所领取的个人表现花红,介于三个月至六个月。2017年的个人表现花红平均为4.1个月,这还是五年里最低的。去问问本地的打工仔,有多少人这五年有领取过4.1个月的花红?更别说这个平均数还是五年最低。

这条新闻的另一个关键点是,信息的透露是因为工人党非选区议员贝理安在国会询问,李显龙以书面方式答复。如果没有人问,国人也许就不知道这条信息了。

Leon Perera.jpg

工人党非选区议员贝理安。(互联网)

2011年行动党在大选中尝到败绩后,曾经信誓旦旦地要“宰圣牛”,检讨所有的现行政策。不断为国人诟病的部长百万年薪也在检讨之列,最后在检讨了七个月后的2012年1月公布了《一个能干并具奉献精神政府的薪金》报告书,建议总理年薪减36%至220万元,总统年薪减51%至154万元,而初级部长的年薪标准比2010年减少37%至110万元,在国会辩论后通过。

但是这头圣牛显然跟很多同伴一样,并没有被完全宰掉——只要看看行动党要员对部长年薪所表现的委屈,以及所引爆的舆论反应,就不难看出政府和民间的双重不满。阅读全文»

Written by xinguozhi

九月 22, 2018 at 3:35 下午

怎能不避嫌

with one comment

网络公民/北雁    2018-9-19
https://zh.theonlinecitizen.com/2018/09/怎能不避嫌/

荣誉国务资政吴作栋再次成为众人焦点:他澄清自己的职务并没有领薪,在2011年卸下内阁职务后,仍热衷为民服务。

但是,他没有告诉民众的是,他目前仍是国家金融管理局的高级顾问,同时也是野村控股公司的顾问团之一。

同样,吴资政只告诉了我们事实的一半。他并没告诉我们,他还领着马林百列集选区议员约19万元的年薪,以及退休金。至于他身兼其他顾问职是否有津贴,我们不得而知。

这也带来一个根本问题:一些政治人物在卸下职务后,仍能够在其他机构乃至私企受委,更不用说那些纸将军们,在退役后就被安插在一些官联机构。从军旅走入官企,在踏入政坛,似乎成了不成文的规定。

吴资政或许不明白,为何人民会对部长薪资议题穷追猛打。

一些网民就已提出精辟见解:老百姓不关心你到底是不是千手观音、做得到的话,身兼百职都行。

但我们真正关注的,是“裸薪”的机制–是否能公布朝野政治人物的每年薪资和总体所得(包括花红),以及在其他团体组织是否有担任任何职务,如有,薪资多少?阅读全文»

Written by xinguozhi

九月 19, 2018 at 5:40 下午

洞察力

with 2 comments

韦春花    2018-9-9

洞察力(insight)是指深入事物或问题的能力,是人通过表面现象精确判断出背后本质的能力。

《联合早报》创刊95周年(?),庆祝宴上“公信力”喊得价响,此外还有“洞察力、客观、公正、准确”也顺口得很。可是,只要官股管得严,要记者们走出舒适区就比登天还难,久而久之,《早报》的公信力自然下降,洞察也就成了蒙查查了。

【非正式独立日】

1963年8月31日之前,英国人只给予新加坡“自治”(1959年),当时的正式名称叫新加坡自治邦,即大英帝国对于境外领土的一种行政区划(无外交和国防的权力)。所以说新加坡是“借壳独立”,以加入马来西亚来脱离自治邦的身份。

蓝云舟的《不曾存在的不合法》说:

所谓“不合法独立日”,还得追溯到1963年8月31日,时任新加坡总理李光耀宣布新加坡全面脱离英国殖民统治,和马来亚、沙巴、砂拉越共组马来西亚。但李光耀在演讲中没有提到“独立”二字,说明新加坡并没有在这一天成为主权独立、受国际承认的国家,甚至没有这样的计划。因此,历史研究员覃炳鑫近几年坚持在8月31日这天也祝新加坡“非正式(或不合法)独立日快乐”,背后用意耐人寻味。

这样的说法有洞察力吗?客观、公正、准确吗?可以支撑得起公信力吗?

王锦松更厉害,他凭什么就断定“非正式独立日”就是把“圆的”说成“方的”?而编辑选用这篇作品,不也就是借用仅存的“公信力”逼早报读者接受这种说法吗?

阅读更多 »

王乙康不鼓励工教院毕业生读大学,部长安什么心啊?

leave a comment »

红蚂蚁/沈泽玮      2018-8-17
https://www.redants.sg/perspective/story20180817-1825

更具讽刺性的是,同样一个教育部长不久前才在国会上重申,“保底不封顶”的政策理念。如果是不封顶,那应该让教院毕业生继续读大学才对啊。最具讽刺性的是,我们的吴作栋资政才说,在找部长人选时,那些每年只赚50万的人都还看不上眼呢。连年薪50万的人当部长都嫌平庸了,你还不让一个工教院毕业生继续读大学,想让他继续平庸吗?

教育部长王乙康7月24日在新加坡科技研究局(ASTAR)奖学金颁奖礼上讲话。(海峡时报)

今早红蚂蚁爬起床看报纸,以为老眼昏花看错了。《联合早报》的头版头条新闻的标题竟然这么写:“王乙康:算上学费和工作可赚收入读私立大学成本高毕业生应慎重考虑”。

再仔细看了一下,王乙康的谈话对像是工艺教育学院(Institute of Technical Education)学生,红蚂蚁就大概明白怎么一回事了。继“没有大学文凭也可以当总理”之后,王乙康又语出惊人,这次是不鼓励工教院毕业生读私立大学。

为什么呢?估计原因很简单:较低层的技术人员短缺。

我们需要愿意“弄脏双手”的技术人员

从王部长全面接掌教育部以来的几次公开谈话看来,不难看出背后的思维是这样的:改变人们对“成功”的定义;改变人们“重学术、轻技术”的概念;强调大学文凭不只是成功的指标。最终目的是希望教育体系培养出更多愿意把双手弄脏、粗活细活都能干的技术人员,而不仅仅是坐在冷气房、满口理论的学术人员,以便配合国家的发展需求。

20180817 ITE johnson.jpg

工艺教育学院和能源服务公司江森自控(Johnson Controls)合作,在东区学院创立的“工艺教育局—江森自控智慧建筑科技与解决方案中心”,装有冷凝器,可供学生操作,积累实践经验。(联合早报)

新加坡没有天然资源,只靠人力资源。政府也相当“怕输”,对于未来需要什么技能,有多少人才缺口,都会做出前瞻性的预估和计算,并制定出相应政策和规划。红蚂蚁读书的时候,国立大学的工程系非常吃香,据说那是因为政府算过了,经济发展需要大量工程师。

那我们现在及未来到底是缺多少技术人员呢?

估计数字不会太小,不然王部长不会连“没有大学文凭也可以当总理”这种鬼扯的话都说得出口。大概是知道这种话在新加坡没有人相信,部长这次有备而来,抛出一连串的数据,感觉是恨不得所有工教院毕业生都打消上私立大学的念头。

《联合早报》报道,

王乙康指出,工教院毕业生目前的起薪平均约为1900元,若到私校修读四年的大学文凭课程,相当于失去了同时期可在职场上赚取的约9万2000元薪金。外加期间须付的约7万元学费,修读私校的整笔“费用”可达16万元之多。

教育部长王乙康认为,学生在毕业后若想修读私立大学文凭应慎重考虑,因为在进修过程中不但需付学费,也间接“牺牲”了原可在职场上赚取的收入,两者加起来是一笔可观的数目。

部长真是苦口婆心,读书要花钱,不工作继续读书还会少赚钱,这简直就是亏本生意啊,各位工教院学生你们自己算算这笔账吧。部长不点名地列出了本地就业率最好的四所私立大学,它们的就业率分别为56.8%、43.9%、41.1%,以及30.9%。四家里头有三家的就业率低于50%。从私立大学毕业后不容易找工作,你们自己看着办吧。阅读全文»

Written by xinguozhi

八月 19, 2018 at 3:17 下午

终南捷径

with one comment

韦春花     2018-8-18

政治可以以退为进,这体现在波东巴西、后港和榜鹅东三个单选区的选举上。只要肯为主子牺牲,轰轰烈烈当一两次炮灰,后谢是必然的。且不必辛苦再战,混入集选区保送国会。名单如下:马宝山、朱倍庆、王志豪和许宝琨(不知有没有遗漏?),其中三人还混到百万年薪的职位。

与其说翁德生的“部长薪金与市场挂钩,是为了‘铜臭背后的崇高目标’”是句矛盾修辞,还不如说是句胡诌。因为连他本人也不懂得要如何解释,所以找来“我国社会的有识之士,像何光平和杨烈国等人,应该挺身而出。他们知道部长薪金制是‘铜臭背后的崇高目标’,捍卫一个好体制责无旁贷。沉默不是金啊!”

何光平是富二代,杨烈国是李家老奴,有什么资格评论部长高薪,翁德生以为乱耍两记花枪就能蒙混过去?

翁德生企图要混淆政界和商界的晋升之道,其实大不同。虽然商界也要打办公室政治,但那种政治绝不同于政坛的政治。除非是大波士的儿子,要不然商界的晋升是有顺序且一般来讲是缓慢的。

政界则不同,《新唐书•卢藏用传》记载:卢藏用想入朝作官,隐居在京城长安附近的终南山,借此得到很大的名声,终于达到了作官的目的。自此以后,许多人都效仿卢藏用,隐居在终南山上,以唐朝为最。大部分是题诗几首,请一位小吏拿去京城上见皇帝,以此求得做官之路。像杜甫,李白等人,在他们的前期也有过这样的经历。——可以“以退为进”,有时“进”得更快。

很多人在辩论此话题的时候,都扯到“崇高目的”这一项,说政治人物需要奉献、牺牲等等,其实这些话名流嫖客是听不进的。我们就应该要顺着他们的思路,给他来个尾大不掉。既然新加坡的内阁是世界第一高薪;BBC曾报道称,李显龙总理的年薪比美国总统(世界第二)高出五倍。彭博社也报道说,美国部长的薪水是新加坡部长的约四分之一。吴作栋又说“Good thing no cheap, cheap thing no good”其夫人也说“给花生米,只能得猴子”;那么世界各类政府行政调查、经济成长率都应该排第一才对啊!排第二的话国民就不应该放过他们,怎么会有一项世界排名第149的,他们还洋洋得意的! 阅读更多 »

Written by xinguozhi

八月 18, 2018 at 11:25 上午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