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国志

有关新加坡政治、社会、文化的报道、分析与评论

Posts Tagged ‘吴作栋

人多必有白痴?吴作栋口中“没有智慧”的投票行为还有哪些?

with one comment

红蚂蚁/沈泽玮    2019-5-28
https://www.redants.sg/perspective/story20190528-2810

吴作栋口中那位居民因为政府不让她在社区花园种东西就气得票投反对党,真是太意气用事。但是,一个很重要的但是,如果那位居民只因为政府同意让她在社区花园种东西,就不假思索地投政府一票,那同样也是没有智慧的行为,两种情况下的“没有智慧”,其程度是对等的。

配合新书《高难任务:吴作栋传》(第一辑)中文译本发布,荣誉国务资政吴作栋在总统府接受《联合早报》专访。(联合早报)

荣誉国务资政、马林百列集选区议员吴作栋接受《联合早报》专访,内容丰富、亮点不少。

他谈及首任民选总统王鼎昌当年和政府起摩擦,对自己未能更好处理感到遗憾,也谈到执政党和反对党在国会中的席位比例应为80%对20%,一个强大的执政党和一个小而批判性强的反对党组合。

欠智慧的投票行为:不获准在社区花园种东西,气得票投反对党

访谈中,有一句话尤其令人玩味。

吴作栋说,有一位马林百列集选区居民在2011年的大选中没有投给行动党,他问她为什么,对方回说:“因为我要在社区花园种东西,他们不让。”结果,这位选民把票投给了反对党。

吴作栋形容,“那是没有智慧的一票”,并由此延伸说,异常选举结果(freak election)出现的可能性不是零。

同意。那是很情绪性的一票。选民的投票行为很多时候是不理性的,没有什么大局观,没有考虑国家利益,更多只是考虑自身利益,你不给我种东西,我就不投你。

民主的缺陷是人性的缺陷

美国经济学家科普兰(Bryan Caplan)曾指出,民主的缺陷就是人性的缺陷,选民在投票时未必如自身所想象般那么理智衡量,他们不是无知或愚笨,只是投票行为表达出在理智以外更多其他涵意,例如宣泄情绪、偏见意识、喜好特定人物形象与小故事等等。看似理性的投票行为,综合起来却是无法预计走向的选举结果。这也就是吴作栋所担心的“异常选举结果”产生的原因之一。

2011年5月8日,吴作栋在行动党赢得马林百列集选区后登上罗厘,准备答谢居民。(海峡时报)

吴作栋口中那位居民因为政府(或其他相关单位)不让她在社区花园种东西就气得票投反对党,真是太意气用事。但是,一个很重要的但是,如果那位居民只因为政府同意让她在社区花园种东西,就不假思索地投政府一票,那同样也是没有智慧的行为,两种情况下的“没有智慧”,其程度是对等的。

其他欠智慧的投票行为还包括,只因为尝到电梯翻新工程、加建有盖走廊或几十块杂费回扣的甜头,就想也不想立马投政府一票。看待民主选举不应只单纯从个人利益出发,不该因为执政党或执政党议员及其团队没有满足你的个人需要就不投票给它,也不该因为执政党或执政党议员给了你一些小恩小惠,就盲目投它。阅读全文»

Advertisements

Written by xinguozhi

五月 29, 2019 at 6:52 下午

妈祖托梦之言论自由

with one comment

韦春花    2019-4-21

一个民主体制的良好运作倚赖于独立思考的、有批判性和具有想象力的公民。总之,一种有活力的民主社会个性,就是不要把人民当傻瓜,也不要越俎代庖,公民不仅要听取关于公共问题的讨论,还要具备能力来评价这些争论。民主是一种自我统治的形式,因此需要公民们能够治理自己。

根据美国第一修正案的精神,政府除了不妨碍言论自由,还要“确保”言论自由的存在。也就是说政府有义务要拓展公共讨论的空间(不是压缩),从而使普通公民能够对于公共事务以及围绕着这些事物的各种主张的含义有更准确的理解,并充分地追求他们的目标。国家机器有时会试图压制自由和公开的辩论,此时言论自由(第一修正案)确保能制止或防范这种国家权力的滥用。但在另一些情况中,如果是国家之外的权力正压制着言论,那么国家可能必须采取行动,来增强公共辩论的活力。国家可能必须给那些公共广场中声音最小的人配置公共资源——分发扩音器——使他们的声音能被听见。

“戏院里喊失火”(伤害他人原则),这一原则主张,对一个人自由的干涉只有在为了防止他伤害别人时才是正当的,绝不能仅仅出于“为了他自己好”就予以干涉。伤害他人原则只适用于行动,而不是言论。人们应该自由地形成自己的意见并“无保留地”表达出来。只有通过自由和公开的讨论,我们才能知晓我们观点的真伪。没有人是一贯正确的,即使经过了自由和公开的讨论后,一个人对自己的信念仍然坚定不移的话,那么他对这种坚持也获得了新的理解,甚至对其真理也有了更坚定的信心。

有人也许会说,放任言论自由就是促长个人主义的无限膨胀,其实恰恰相反。借用外国新闻媒体的一句话来说,就是希望“从多样与对立的来源中所获得的信息得到最大可能的传播”——保护民主免于民主自身的戕害,避开了“多数暴政”。言论自由作为一个独立的原则,强制性地限制了社会权威对我们自由的干预。一个民主体制的良好运作倚赖于独立思考的、有批判性和具有想象力的公民。总之,一种有活力的民主社会个性,就是不要把人民当傻瓜,也不要越俎代庖,公民不仅要听取关于公共问题的讨论,还要具备能力来评价这些争论。民主是一种自我统治的形式,因此需要公民们能够治理自己。

上面三小段是为大家小补一番,如果你理解了言论自由的法理和来源,或许马上就能理解,国外一些媒体和机构为何一听到“防假案”,马上就跳起来:

1、亚洲时报(Asiatimes.com)说:新加坡制定可怕的“假新闻”标准

2、英国《金融时报》社评:打击假新闻的法律或被滥用

3、国际法律家委员会(International Commission of Jurists),致函我国领导李显龙及其阁僚,表达对我国《防止网络假消息及网络操纵》草案的高度关注,认为该法案“定义笼统”,在很多方面都不符合国际司法标准。

为什么呢?因为李显龙政府就像没念完小学,就要挑战大学的习题;在门缝里看“言论自由”——把它给看扁了。 阅读更多 »

恪尽职守为国民敢撼强权护草根—网民缅怀首任民选总统已故王鼎昌

leave a comment »

网络公民/北雁    2019-2-10
https://zh.theonlinecitizen.com/2019/02/恪尽职守为国民敢撼强权护草根—网民缅怀首任民选总统已故王鼎昌/

新加坡首任民选总统、开国以来第五任总统王鼎昌,在2002年2月8日因病与世长辞,享年66岁。

在王鼎昌逝世17周年纪念日,王鼎昌和夫人林秀梅家属,率领亲友和王氏集团(Ong & Ong Group)同仁,在中英文媒体登报怀念他们,在《联合早报》刊载两人合照,书“继承遗志•克颂先芬”,传达继承王鼎昌遗志的决心,莫忘养育之恩,并缅怀和先人一起度过的时光。

8视界新闻报导此事,在脸书也获得325次踊跃分享,网民也留言缅怀王鼎昌,赞扬他是“真正的人民总统”,认为他会百世流芳,名流千古。

2000年接受《亚洲周刊》专访

王鼎昌在1993从黄金辉手中结果总统一职,任期至1999年。他选择不连任,本社整理翻译他在2000年接受《亚洲周刊》(Asiaweek)访谈内容,也揭露王鼎昌对从政和任总统期间的回忆。(原文可参考本社英语版)

记–记者

王–王鼎昌

记:自您卸任总统以来至今已六个月,回顾总统任期,你的感受如何?

王:我对我的工作感到满意,希望已经做到最好。我获得人民委托就要做事,不管政府还是任何人是否喜欢。

记:但似乎他们(政府)不是很满意,但话说回头:当初您是如何踏入政界的?

王:1970年代初,李光耀先生邀我面试让我出来竞选,我在1972年出战并成为人民行动党后座议员之一。一年后,李光耀又问我任部长职务,不过我拒绝了,因为要照顾我患癌的弟弟。他在25岁逝世,我也需为他安排好后事。

之后李光耀再度邀我,他很能说动人,那次我就答应了。

记:那一定是他对你留下深刻印象—当时你只是年轻的建筑师,对政治经验为零。

王:是的,我没有被特意培训成为部长或政治家,但你是在边做边学的。当我走进一个新部门,我都会问一些基本问题:这是什么样的职责?我该做些什么?这是我在1980年任通讯部长和劳工部长时做的。我读过全部制度规章,而后认为工会不应只是组织或资助罢工,更应改善工人的社会和经济福祉。阅读全文»

Written by xinguozhi

二月 11, 2019 at 4:29 下午

接班李显龙新加坡“第四代”稳字当头

leave a comment »

中国新闻周刊/李静      2018-12-5
http://www.chinanews.com/gj/2018/12-05/8693015.shtml

考虑到新加坡开国领导人李光耀为内外政策所作的战略设计已经深入人心,第四代又以王瑞杰领衔,估计新加坡今后十余年的内外政策将注重延续性和连贯性。

11月23日下午,新加坡执政党人民行动党公布新一届中央执行委员会组成人员名单,财政部长王瑞杰出任第一助理秘书长,贸工部长陈振声出任第二助理秘书长。新加坡“第四代领导人”的格局,轮廓初现。

资料图:新加坡总理李显龙。中新社记者张晨翼摄

根据新加坡不成文的惯例,领导人代际交替背景下的人民行动党助理秘书长,几乎可以被认为是“接班人选”,王瑞杰和陈振声很可能成为新加坡下一任总理和副总理。新加坡《联合早报》23日发表社论表示,新阵容宣布的最大意义,在于扫除了此前仍存在的有关政治领导层代际交替的疑虑和不确定性。

王瑞杰和陈振声接班的节奏,很可能还要快于第二代领导人吴作栋和第三代领导人、现任总理李显龙。吴作栋1984年担任人民行动党第一助理秘书长,6年后担任总理。李显龙1994年出任人民行动党第一助理秘书长,2004年接任总理。

李显龙担任总理超过14年,其父亲李光耀担任总理30余年,李家父子掌舵新加坡的时间共计近半个世纪。李氏家族过于强势和显要的影响,越来越受到外界质疑。2017年,李显龙因为李光耀故居处理一事招致妹妹李玮玲和弟弟李显扬的公开批评,更激化了新加坡民众对“王朝政治”的厌倦情绪。 阅读更多 »

资深反对党政治家抨击吴作栋是新加坡历史上“最糟糕的总理”

leave a comment »

作者:Jewel Stolarchuk     译者:新国志    2018-11-2
原文:http://theindependent.sg/veteran-opposition-politician-blasts-goh-chok-tong-as-the-worst-pm-in-singapores-history/

资深反对党领袖吴明盛抨击荣誉国务资政吴作栋是新加坡历史上最糟糕的总理。

吴作栋在1990年至2004年间,是新加坡第二位总理。他的前任是李光耀总理,他的继任者是李光耀的儿子,现任总理李显龙。

谈到最近有关吴作栋授权传记《高难任务:吴作栋传》的报道,这位从政十多年的反对派领导人昨日在脸书上写道:

我一直在想,为什么人们会喜欢吴作栋这样的总理,即使他在任期间出台了很多糟糕透顶的政策。


吴明盛指出消费税、电子道路收费系统、拥车证,和组屋增值的承诺都是在吴作栋担任政府首脑期间推行的。吴明盛写道,这正是为什么在2011年大选,作为国民团结党领袖,他派了一支团队到吴作栋的马林百列集选区竞选:

别搞错了。我们现在面临的几乎所有不良政策都是在他担任总理期间实行的。这也是我在2011年派出团队参加马林百列集选区竞选的主要原因之一。每个人都说吴作栋很受欢迎,无论谁到马林百列集选区都可能失去按柜金!甚至有一些国民团结党成员认为我们马林百列集选区团队的成绩会是最差的。但事实似乎并非如此。

我在2011年大选发表的第一次演讲,对吴作栋发起了攻击。消费税、电子道路收费系统、拥车证、组屋增值骗局、政府组屋价格急剧增加、以组屋翻新来买选票(1997年大选静山选区)、操纵公绩金政策,使最低存款额越来越高、大开国门的外国人才政策导致高失业率、部长的百万元薪金……所有的坏政策,都是在吴作栋掌政期间实行的。

阅读更多 »

Written by xinguozhi

十一月 4, 2018 at 4:28 下午

吴作栋:李光耀与行动党老一代领袖拒绝把安顺联络所交给惹耶勒南

with one comment

作者:Jewel Stolarchuk    译者:新国志    2018-10-29
原文:http://theindependent.sg/goh-chok-tong-says-his-pap-cohort-wanted-to-give-anson-cc-to-jb-jeyaretnam-but-lee-kuan-yew-and-old-guard-rejected-idea/

荣誉国务资政吴作栋在最近发布的传记中说,他在人民行动党内的同侪想把安顺联络所的控制权交给J.B.惹耶勒南,当时惹耶勒南成为独立后第一个当选议员的反对党人。但党内由前总理李光耀领导的老一代领袖拒绝了这个想法。

由白胜晖撰写的授权传记《高难任务:吴作栋传》讲述了吴作栋1990年成为新加坡第二任总理之前的生活。传记下卷预计将涵盖吴作栋在接替李光耀出任政府首脑后的生活和职业生涯。

除了撰写传记的前言和后记外,吴作栋还回答了作者在传记中提出的一些问题。前《海峡时报》记者白胜晖询问他与李光耀的关系,以及作为行动党第二代成员的感受。

在1976年的新加坡大选中,35岁的吴作栋作为行动党候选人当选为国会议员。他被任命为财政部高级政务部长。1981年,他被提升为贸易与工业部长,后来又担任其他职务,包括卫生部长和国防部长。

1985年,吴作栋成为第一副总理,并开始在一场精心安排的领导交接中承担率领政府的责任。

吴作栋向他的传记作者承认,在1976年的大选中,他没有预见到自己会成为党内一名表现优异的人,也没有预见到自己会成为内阁部长。 阅读更多 »

Written by xinguozhi

十月 31, 2018 at 4:19 下午

权位弊端

with one comment

韦春花    2018-9-30

权位有许多好处,现在还加上高薪,唯有加剧死不认错、不肯下来的弊端。而“恋栈权位”本来就是民主设计的大忌,好让不同的人轮流做庄。反其道而行之,必定千方百计阻扰别人上路,最终只会走向独裁。

陈继儒说:“天下可恶的人,都是可惜人。”——说得就是老吴(老番癫吴俊刚,下同)这类。

老吴说:“这些人打理一家私企或政联公司,年薪都比李显龙总理的220万元高出数倍。而很多国人还不知道的是,我们的前总理,现在的荣誉国务资政吴作栋,是没有拿薪水的‘政治义工’,免费为政府服务。”(《吴俊刚:平心静气看部长薪金课题》)老鸨敢说,十个新加坡人里有十个都知道这是句谎言。那人除了没领虚名职务的薪水之外,还有大把国会议员、退休金、董事、顾问费可领。

老吴的努力不过是把“高薪养廉”合理化的另一个锦上添花罢了。要真的那么合理——为何在2011大选之后,要大幅度(28-53%)削减高官的薪酬?当年吴作栋要给自己加薪时还说:“政务人员的薪金要是以3百万人口平均计算,那么每个新加坡人所负担的只是五盘炒粿条的价格。”到了2012年他们减薪之后,岂不是只剩三盘炒粿条的价格,哇,好轻松啊!

从另一个角度来看,资本主义民主社会都是互相观摩、互相学习的,取长补短是政治常态。为何新加坡部长的百万年薪……自1994年,新加坡发布了《以具竞争力的薪酬建立高效和廉洁政府:部长与高级公务员的薪酬标准》白皮书,确立了百万年薪制之后,历时24年,将近四分一个世纪,还没人学习?李显龙的年薪比起第二名的美国总统还多了500%,老吴可能会说:全世界都是笨人! 阅读更多 »

Written by xinguozhi

九月 30, 2018 at 12:50 下午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