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国志

有关新加坡政治、社会、文化的报道、分析与评论

Posts Tagged ‘吴俊刚

权位弊端

with one comment

韦春花    2018-9-30

权位有许多好处,现在还加上高薪,唯有加剧死不认错、不肯下来的弊端。而“恋栈权位”本来就是民主设计的大忌,好让不同的人轮流做庄。反其道而行之,必定千方百计阻扰别人上路,最终只会走向独裁。

陈继儒说:“天下可恶的人,都是可惜人。”——说得就是老吴(老番癫吴俊刚,下同)这类。

老吴说:“这些人打理一家私企或政联公司,年薪都比李显龙总理的220万元高出数倍。而很多国人还不知道的是,我们的前总理,现在的荣誉国务资政吴作栋,是没有拿薪水的‘政治义工’,免费为政府服务。”(《吴俊刚:平心静气看部长薪金课题》)老鸨敢说,十个新加坡人里有十个都知道这是句谎言。那人除了没领虚名职务的薪水之外,还有大把国会议员、退休金、董事、顾问费可领。

老吴的努力不过是把“高薪养廉”合理化的另一个锦上添花罢了。要真的那么合理——为何在2011大选之后,要大幅度(28-53%)削减高官的薪酬?当年吴作栋要给自己加薪时还说:“政务人员的薪金要是以3百万人口平均计算,那么每个新加坡人所负担的只是五盘炒粿条的价格。”到了2012年他们减薪之后,岂不是只剩三盘炒粿条的价格,哇,好轻松啊!

从另一个角度来看,资本主义民主社会都是互相观摩、互相学习的,取长补短是政治常态。为何新加坡部长的百万年薪……自1994年,新加坡发布了《以具竞争力的薪酬建立高效和廉洁政府:部长与高级公务员的薪酬标准》白皮书,确立了百万年薪制之后,历时24年,将近四分一个世纪,还没人学习?李显龙的年薪比起第二名的美国总统还多了500%,老吴可能会说:全世界都是笨人! 阅读更多 »

Advertisements

Written by xinguozhi

九月 30, 2018 at 12:50 下午

放火与点灯

with one comment

韦春花   2018-9-7

既然老吴深明大义,为何题目还是叫做《但愿我们不会有“再次独立”》?原来用选票推倒“贪污腐败,也专制独裁,剥夺了人民的民主和自主”的政府,不适用在人民行动党的身上,这是护主心切。

马林百列集选区议员、国会特选委员会代主席谢健平9月1日发文说:“我很意外覃博士和他的支持者会宣称新加坡为马来西亚(或马来亚)的一部分。可能因为如此,他认为让马来西亚现任首相来干预我国的国事是可容许的。”

覃炳鑫曾在8月31日于Facebook上,祝前马来亚联邦的人民“独立日愉快”,并祝新加坡人“非正式独立日愉快”。谢健平因此说:“在我看来,覃炳鑫很明显的是对新加坡不安好心。”

根据过去《联合早报》的报道习惯,既然政治人物——谢建平对于“马来西亚”或“马来亚”傻傻分不清楚,报纸就会推出一个《历史小词典》在新闻的旁边,解释什么是马来西亚、什么是马来亚?不过,却没有。

接着,我国内政部长善穆根在接受记者访问时,他是如此看待此事的:“我(对覃炳鑫拜访敦马)感到失望和遗憾,我们可以有不同意见,这是人民的权利,但我们不应邀请外国人来干预我国内政。这是肯定不行的。”“他邀请马国首相敦马,在东南亚人权和言论自由课题,扮演领导角色。我想,这很清楚是什么意思。”

老吴(老番癫吴俊刚,下同)的《但愿我们不会有“再次独立”》

这几位异议人士的言行实在令人惊异。他们选择在马国的国庆日那么做那么说,到底意欲何为?他们似乎在暗示,新加坡的独立并不是真独立,新加坡应是马来亚的一部分。他们似乎也想借用外力来改变新加坡的政治现状。而他们明示的则是新加坡没有民主自由。因为,既然说是要在东南亚推动民主自由,但没有说不包括新加坡,那新加坡也是他们的目标之一了。

很明显,这是讼棍律师(ambulance chaser)经常把自己的意思强加给对方,把字句放进对手口中的技俩。而老吴的文章竟也神似,似乎是上有“旨意”;目的就是要安一个里通外国的“叛国”罪名。

《网络公民》给起了个很有墨水的题目《只准部长陪正恩,不许百姓见敦马》,不啻很点题。在这个地球村的网络时代,世界哪个角落发生的任何事,哪有禁止国人表态的道理?既然你们可以谈“一带一路”所带来的各种影响,为什么人们就不能谈论509变天所带来的鼓舞呢?再说“民主”这个课题,既然《早报》二丑们最喜欢的题材:美式民主竟选出一个特朗普、民主最终会是互相扯后腿的平庸……为什么百姓就不能羡慕马国“再次独立”的民主成就?《诗》曰:‘高山仰止,景行行止。虽不能至,然心向往之。”——这有错吗? 阅读更多 »

Written by xinguozhi

九月 7, 2018 at 1:48 下午

“打假”不过是个伪命题

with one comment

殷素素    2018-4-19

尚穆根有意图的“黑脸”表演,旨在杀鸡儆猴。所以听证会后,是不是弄出个“反假新闻法”,已不重要,重要的信息已然传递,恐惧早已深植国人心中:有孩子也绝对不让他去要研究历史了。当然,也有可能弄出个不汤不水的“反假新闻法”。

尴尬了!柔佛王储日前突然出现某超级市场,为当地居民购物买单,吃到甜头的民众当然高喊万岁。然而也诱发人的贪欲,食髓知味,于是谣言满天飞,到处有小道消息谓:还有第二、第三轮快闪买单。可是,主流媒体为了削足适履、对号入座,报道时“谣言满天飞”舍弃不用,改用“假消息”,因为谣言不曾以“新闻”的形式出席,只以口耳相传,勉强用个还可与“假新闻”呼应的“假消息”。

一些事物深究之下,有时会造成滑稽的效果。比如说要“打假”的话,就要有个权威的“真”来对照,Fact Check Singapore算啥东西?那岂不是要成立一个“真理部”(Ministry of Truth,乔治•奥威尔的预言成真),出长该部的高官,必然是个博学通才,同时必须一眼就能辨识出“未知”的真伪。

有人去研究恐怖分子进行袭击的手法,发现这是个“本小利大”的行为,因为无论袭击成功与否,甚至胎死腹中,都会造成“反恐工作”更大的困扰。这就表现在机场通关时所需的检查程序逐年增加,大型群众聚会、民族庆祝年节时维安的繁复。这样一来,又加剧民众对“恐袭”的更多不安,进入一种恶性循环。所以说恐怖分子发动恐袭,不在于要杀多少个人,而在于要加大你心中深植的恐惧。

邻国的“2018反假新闻法”出炉之后,经一番当地的评论文章之后,大家也渐渐得出一个结论,就是这种“打假”其实是意在言外,项庄舞剑意在沛公的。有位记者就写道

反假新闻法案实施之後,官方不见得立即会有动作,反正民众必定会自我审查。除了互相提醒少议论国是,连转贴、点赞亦可能出事,那大家还是安份一点,免得惹祸上身。自我审查严重妨害民间意见交流,但这是人们的自我保护,可见光是通过反假新闻法案,己伤害言论自由。然而,自我审查的确是人们的自发行为,很难怪在官方头上。於是,官方无须任何动作,便己成功压制部份民间言论。

这就让素素联想到覃炳鑫博士的遭遇。尚穆根对覃炳鑫6小时,还有之后找来政府部门对他的抹黑,质疑他的学术资格等,老吴(老番癫吴俊刚,下同)称他为“挟洋自重”,我想还不如直接安他一个“里通外国”的罪名。这么拙劣的表演,难道冷眼旁观的吃瓜群众都看不出吗?其实就是要你看得出:老子要兴文字狱啦!——效果就请参考上面一段。因为大选可能就在明年,这样的震慑效果在2019大选前的边际效益最大。 阅读更多 »

既然不是仙,难免有杂念

with 2 comments

殷素素    2018-4-1

也有人认为:假新闻和真新闻之战其实是“零和游戏”,素素不知道这么说有何理据,但至少说明一个相生相克的实况:“假新闻有生存空间,是因为真新闻还有很多待挖掘空间。知情权和知情欲告诉我们,我们可以知道100%,可你老兄却只吝啬的透露了30%,其他的70%能被臆想,创造出无限种的版本和可能。”

星期六早晨很幸运地看到亚洲新闻台播出的60分钟“听证会摘录”,让素素有个身临其境的经验。看后赫然发现:亲眼所见和报纸写的有很大的差别,这里有两点总结:

1、几乎所有的供证者都同意网络假信息的危害性不容小觑。

2、几乎所有的供证者都不同意立法打假新闻,或者说质疑立法的有效性。最令人侧目的要算是官媒的供证,因为连他们也担心未蒙其利,先受其害。盖他们的职业天天都要跟各类信息打交道,然后又经他们的手传播出去,有了立法等于是天天游走在悬崖边缘,不知哪天会掉下去?

对于高台上的求证者和台下的供证者也有些观察,用素素习惯的语言这样表达:

1、高台上的求证者认为江湖是黑白分明的,不是名门正派就是魔教、邪派。高堂之上,只要用心求证,必能分辨谁忠谁奸,辟邪剑一出,天下臣服。

2、供证者认为江湖险恶,人心叵测;搞不好,我们还被你利用了。

再者,此次听证会也有个禁忌关键词,就是“打假新闻恐沦为打压异己”,没人敢在听证会内/外说/写出这个。即使覃炳鑫博士被“烤”6小时,也忍住不说。

最近,邻国也赶在大选前匆匆提呈《2018年反假新闻法案》,那里的中文报天天都有新闻工作者写评论,一致担忧“打假新闻恐沦为打压异己”。这里的新闻人却对于本地听证会吱声不出。好不容易看到韩咏梅的《一场关于“必要之恶”的听证会》,却让人觉得此妞的世界观怎可如此扭曲?“必要之恶”是很聪明的一种辨白,“恶”当然是不好,然而“必要之”(无论是治国还是建国)就可以卸去90%的原罪。

早前,老吴(老番癫吴俊刚,下同)也说了:“网络和社交媒体让操控者可以即时和速效的发布假消息或扭曲意见,也让他们同时在不同对象身上使用不同的伎俩。这种做法可以达到多种目的,如改变或加强一个人或某个特定群体的看法,或是加深已存在的偏见或先入为主的看法,从而达到激化矛盾,加剧分化,引起对立,动摇信心,加深猜疑,破坏信誉等等目的。”——如果把“网络和社交媒体”换成“官媒”,他们不也一样能操控人心?实在有够蠢的。 阅读更多 »

“无知的面纱”

with one comment

殷素素      2018-3-25

近年来,行动党政府在制定政策时,越来越是“好皇帝情结”(做皇帝我在行,我做皇帝比人强!),很明显地为民做主。高官不断地推出新法来巩固自己的地位,把更多权力往自己的身上揽,美其名曰“为了你们好”。

尚穆根的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不外就是要攒更多的权力在自己身上,无关公义的什么事,甚至无关国家的安全。

现在我们知道,奥巴马是美国近代少见的正直、行事高尚的好总统,可是却没听说民主党人会提议修宪,好让他一直做下去;即便有人这么做,相信奥巴马夫妇也不肯。这边厢,在中国全国人大3月20日的闭幕会上,人大委员长栗战书说:“习近平同志是全党拥护、人民爱戴、当之无愧的党的核心、军队统帅、人民领袖,是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国家掌舵者、人民的领路人。”因为在该会,几乎全体鼓掌通过修宪,让习近平无任期的任何限制。——这或许是西方和东方在政治哲学上的最大分歧。

西方重视规矩和逻辑,认为开了先例,害怕未来或无纠错机制。过度崇拜一位领袖,在中国其实殷鉴不远,不就是“伟大的领袖、伟大的导师、伟大的统帅、伟大的舵手、我们心中最红最红的红太阳毛主席”。结果在他的晚年,给神州大陆带来十年的文革浩劫。依素素的妇人之见,不外两个因素:1、自以为是;2、好皇帝情结。

让我们来回顾一下历史,1980年8月18日,邓小平发表《党和国家领导制度的改革》的重要讲话(被称为“8•18讲话”),明确表示“任何领导干部的任职都不能是无限期的”。于是到了1982年9月的中共十二大,明文废止了实际上存在的领导职务终身制。邓小平制定这个政策的时候,眼中并没有特别的任何人,就是说他不管你如何英明神武,到时候了就得下来,这是规定。暗合了西方“正义论”的创论者罗尔斯所说的“无知的面纱”(“veil of ignorance”)正义原则:即只有当缔约各方都对于未来无知时,制定的游戏规则才合乎公平。

罗尔斯承认人的劣根性,他认为理性的人在任何环境中都会追求最大限度的利益。只有在“无知的面纱”作用下,才会妥协;打个比方说,在一场博弈中,只有无法掌握对方底牌和自己接下来会拿到什么牌的情况下,才会退而求其次,只求“小胜”的局面。具体来说就是:在人们商量给予一个集体里的不同角色的成员的正当对待时,最理想的方式是把大家聚集到一个布幕下,约定好每一个人都不知道在走出这个幕布后将会在集体里处于什么样的角色,然后大家讨论针对无论是市长还是清洁工的角色,大家应该如何对待他。这样的好处是大家不会因为自己的既得利益而给出不公正的意见,即可以避免“屁股决定脑袋”的情况。 阅读更多 »

立储

with one comment

殷素素     2018-1-11

找谁做太子?标准当然是得听话,能做到萧规曹随最好,在老皇帝驾崩之前,都不要动他的人。此外还要看他近身的家臣是否有异动、要好的朋友是哪几位?从这个角度看,“16名年轻部长的联署声明”根本是笑话,他们说:“意识到自己的责任,并会团结一致,在适当的时候在团队当中选出一位领导人。”——yes-man会有自己的意见吗?

真是“同人不同命,同遮不同柄”咯,同样是资政,人家的内阁资政是做得有滋有味,生荣死哀;这个荣誉资政则是从被颁的那天起,李显龙和内阁就和他“谢谢、再联络”了。孤独老人最近在面簿上的自言自语被媒体拿来炒作,应该也是他意想不到的。可是就为了薄面,他却说是“故意喊话”,并且“目的已达成,不进一步探究”。心水清的读者应该已经察觉,此老已经许久许久没人跟他对话了,即便喊了话,人家也不直接回应他。

坊间最近掀起第四代总理的话题,舆论导向是要弄成“选贤与能”、“民主推举”等神话。老吴(老番癫吴俊刚)甚至说:“16名年轻部长的联署声明,可说前所未有,因此也颇有震撼感。因为出招新颖,也特别引人瞩目。”让小妹先给大家看一张剪报:

这张组合照片自2015年大选之后,国会都还没开,就贴在官媒上,整整两年余,直到今天都没大更动。其中除了黄志明是陪跑之外,其余三人一直榜上有名。间中王瑞杰还闹中风,消失了年余,阵容还是依然,将来三人一正二副(咦,怎么没种族固打制),必作如此安排。可见是新加坡的政治常数,一点悬念也没有,何来的震撼?又何必“呼之欲出”?

下一任总理真的难产吗?其实在2015……甚至更早之前就决定了。如果你要按民主法治来思考这个问题的话,显然方向就弄错了。如果遵循“家天下”的观点,则能看出点苗头。在古代,换皇帝是个腥风血雨的过程。这任皇帝如果不是死于非命,一定要把交接的血腥味降至最低,所以怎样立储、找谁做太子、什么时候宣布都是大学问。那么找谁做太子?标准当然是得听话,能做到萧规曹随最好,在老皇帝驾崩之前,都不要动他的人。此外还要看他近身的家臣是否有异动、要好的朋友是哪几位?从这个角度看,“16名年轻部长的联署声明”根本是笑话,他们说:“意识到自己的责任,并会团结一致,在适当的时候在团队当中选出一位领导人。”——yes-man会有自己的意见吗?老皇帝要换取的是自己能安享晚年,不必逃到外国去。至于什么时候宣布,当然是还有些事儿没“乔”好,等“乔”好了,自然会公布。

Written by xinguozhi

一月 11, 2018 at 11:55 上午

无需理由

with one comment

殷素素    2017-9-24

邻国隆市禁啤酒节,市长给出的理由有三:下雨、敏感和无需理由。最后一项有点玄:“无需”理由竟也是“理由”之一。

市长的谈话显得够气势恢宏之外,还不失温馨,应该是所有威权主义者的楷模。内里的潜台词意思浅浅:本主知道什么是对你们好,凡存在必合理啊!后生小子,说给你听,你又不懂,带你去又嫌路途太远,哎,你们就不要撩是斗非了。

本地早报二丑们对于马来总统哈莉玛的缓颊也是循着这个套路,很符合“无需理由”的解说。如果根据结果来判断,难道选出一个女人当总统不好吗?(否则你就是男性大沙猪)其二、选出一个马来族来当总统不好么?(否则你就是种族主义者)。

问题是,作为一名执政者,难道不是他的责任举办一场符合公正、公平的选举吗?而不是随意塞进私货,提高己方的胜算,甚至以没人可以投票告终。民主选举或许由于选区众多而偶尔有“不劳而获”现象的出现,但那应该是或然率的结果,而不是操弄的结果。有一句法律格言是这样说的:“正义不仅应得到实现,而且要以人们看得见的方式加以实现”(Justice must not only be done, but must be seen to be done)。

老吴(老番癫吴俊刚,下同)说:“有对手的选举自然可以堵住这些人的嘴巴,但是,也不等于就不会有争议,很可能争议更多。看看美国的总统选举就知道了。上届总统选举,也给我们留下诸多的苦涩。选举总是充满变数的。”——没错,可能争议更多,但已不是执政者的责任。为什么高高在上的执政者总是在他们的语境中消失,从不敢怀疑?

韩咏梅的这个大哉问,最好拿去问李显龙:“当我们碰到一个真正好的少数种族候选人,而且这个人一生从事公共服务,过去18年在政坛上的表现也有目共睹,为何我们还不能相信社会其实已经有足够的冷静和理性,做出符合整体利益的选择?我们还需要多少时间,还需要什么样的条件,才能相信新加坡人能够集体做出公平与理性的决定?” 阅读更多 »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