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国志

有关新加坡政治、社会、文化的报道、分析与评论

Posts Tagged ‘回教徒

周末二题——“马来”总统·高材生治国

with 2 comments

殷素素      2017-8-14

素素认为,在颁给哈莉玛“马来人”这个归属时,这次可不可以不打马虎眼,拿出委员们的真本事和雄辩之才,摆事实讲道理,向国人解释:为什么哈莉玛一定是马来人?同时,也说明一下,她可不可以也代表印裔?他们的判断最后是否得到马来社群的认同,还是委员会说了算?又或者干脆坦白从宽:承认是要选一位穆斯林总统。

【“马来”总统想一遍】

新加坡和马来西亚几乎同时爆发领导人族裔血统的争论议题,谈的都是马来人的血统。不过结论却大相径庭,彼岸舆论要求无视种族课题,领导人混多少血都没关系,而新加坡却三申五令要选出一个“马来人”的总统。在新加坡,这鉴定的任务要交给谁呢?一个由16人组成的总统选举族群委员会(Community Committee)中的马来族分委员来定夺。这个委员会过去已经四次鉴定哈莉玛为全国大选集选区的马来族议员,所以结论应该也是一样。问题是,最近才浮上台面,她的父亲是印裔穆斯林的问题,这个committee过去是怎么解决的呢?没人知晓。

其实我们自建国以来不大谈种族课题,因为稍嫌敏感,所以认识不深。可是根据彼岸《东方日报》的一篇文章,其实印穆还可以细分为四大类:

1、一为已与马来族通婚的巫印混血儿(Jawi Peranakan),也被马来人接受为马来人的。虽然,他们也可能保留一些本源与特色,如在名字后,男性有Merican或Mydin类的。只是总体上言,他们在语言、文化与习俗上已马来化。除了体征上有些不同外,依然被视为马来人的一个族或部份;

2、儘管尚未与马来人通婚,可在日常语言、生活习惯上已完全马来化的印穆。这一类人,也通常以马来人自居,同时也被马来族视为马来人的一部份。

3、他们虽是穆斯林,可是语言、文化、生活方式上,依然保有印裔(多为泰米尔人)的特色。这一类人,通常不被视为马来人。他们也未自视为马来人。伸言之,也不是全部印穆均是自视或被视为马来人。既然不是马来人,当然也与土著沾不上边。有趣的是,也有一些印穆以其来源地自我標榜为另类印穆,如来自印度喀拉拉邦(Kerala)的印穆有不少自称为Malabar人,以示与眾不同。

4、在马六甲,还有一类印度裔虽与本地人通婚,可却如华人峇峇一样,保留本身的仪式,称为印度峇峇(Ceti)。

另有一种说法:作为印裔穆斯林,加上父母之一方是马来人,那就是Mamak,属於马来人的一种(尽管Mamak在主流马来社会中,或被视为血统没那麽纯正”的马来人,但至少还是被认可)。

哈莉玛的父亲到底属于哪一类?没人知晓。至于族群委员会的成员,如果遇到上述几种人,会怎么分类呢? 阅读更多 »

小市民谈民选总统:Halimah 或 Hareema?

leave a comment »

沈泽玮      2017-8-5
http://www.redants.sg/perspective/story20170805-108

总统选举还没有正式开打,有关潜在候选人的“不够马来人”问题就在网上炸开锅。

咖啡店对话:

Uncle A:今年又要选总统了。
Uncle B:报纸说,今年要选马来人。
Uncle A:他们讲那个Second Chance的老板要出来选。
Uncle B:Second Chance 没有 Chance。有没有看到Halimah最近很忙,她出来选的话,包中。
Uncle A:可是他们讲Halimah是印度人。
Uncle B:她是Marsiling GRC的MP,是马来人MP,什么印度人?
Uncle A:orrh……你说是就是lor。

总统选举还没有正式开打,有关潜在候选人的“不够马来人”问题就在网上炸开锅。

今年的民选总统选举将首次启动“保留机制”,只让符合资格的马来族候选人参选。不过,看似定义简单的“马来族”原来颇为复杂。

哈莉玛的父亲是印族回教徒,网络舆论因此质疑她到底是属于哪一个族群?甚至有网站开玩笑说,在哈莉玛人头像上打上Hareema这个看似印族的名字。

不只是哈莉玛,另两位表态参选的潜在候选人都有“身份”问题。波旁海事公司亚太区执行主席法立 (Farid Khan,62岁)的身份证上写着的是,巴基斯坦裔。第二房地产集团创办人兼总裁沙里马里肯 (Mohd Salleh Marican,67岁)有印度血统,马来话也被媒体批讲得不流利。换句话说,三位潜在候选人都“不够马来人”,这是何等的尴尬。

于是乎,互联网上网民抛出了各种猜想:如果印族回教徒可以竞选总统,那么华人回教徒是否也可以?采取“保留制”的民选总统到底要保留给某个族群?还是某个宗教?甚至有人建议,让曾经红极一时的足球金童范迪阿末参选总统,并称他没有“马来族性”的问题,但又有人反驳,范迪阿末的资历过不了官方定下的高门槛,他只能角逐足球总会主席。阅读全文»

新加坡为什么仍存在女性割礼?

leave a comment »

BBC/伊薇特•谭 (Yvette Tan)       2016-11-24
http://www.bbc.com/zhongwen/simp/fooc/2016/11/161124_fooc_singapore_female_genital_mutilation

伤残女性生殖器的“割礼”已被普遍视作残暴不仁。如此陋习,在发达、现代的新加坡为什么依然存在?

Image copyright Getty

23岁时,扎丽法•安努阿才知道自己小的时候接受过割礼。

她只有两周大的时候,妈妈把她抱给“毕丹” (bidan)——传统的接生婆,接生婆把她阴蒂的一小部分切掉。

许多年之后,一位同事问扎丽法是不是做过割礼。她说,“我很自信地回答,要是做过我一定知道。”不过对方接着说,“你应该去问问你妈妈。”

后来,她真去问妈妈。

扎丽法说,“原本气氛很随便、很开心,一下子就变得很阴沉、对抗。”

“我问妈妈,当时我哭了吗?我在熟睡吗?我醒了吗?她没有回答,只是告诉我,谈话到此结束。”

世界卫生组织估计,全世界有超过2亿女性接受过割礼(FGM,已正式定名为:残割女性生殖器),不过程度不同,有些是切掉阴蒂一小部分,有些是完全切除,甚至包括缝合阴唇。

全世界估计有超过2亿妇女接受过割礼。Image copyright Getty

大多数新加坡人对自己国内存在女性割礼了解甚少,不过,这种做法确实存在,主要是马来人穆斯林,占新加坡人口的13%。

在马来语中,割礼被称作Sunat Perempuan,通常女孩在两岁之前接受,一般只是切除阴蒂的顶端,有些外加一小块皮肤。

菲尔查•苏玛托诺直到10几岁才知道自己曾在婴儿期接受过割礼。她说,“我许多印度人穆斯林朋友都没有做过”,她们很震惊,马来人社区居然居然还存在割礼。” 阅读更多 »

Written by xinguozhi

十一月 25, 2016 at 9:44 下午

合法女性割礼仍存 新加坡政府面临压力

with 3 comments

郑之翔    2016-10-14
https://aseanplusjournal.com/2016/10/14/aseansea1014/

“割礼在新加坡非常地隐晦,事实上,连在马来人社群内部都十分隐晦。”新加坡女权团体AWARE发言人表示,当她向其他非马来人提到这件事时,她们都难以置信这项陋习仍存在于新加坡。

路透社 (Reuters) 报导,尽管国际社会矢言消灭女性割礼这项陋习,然而根据调查,女性婴儿及女童的割礼手术在新加坡的外科诊所仍十分常见,尤其针对未满2岁的女婴,引发外界哗然。

联合国统计,全世界目前有超过2亿名年轻女性及女婴曾被施予割礼,主要存在非洲及中东许多国家的乡村地区。对于割礼出现在新加坡这个既富裕又现代化,国民教育程度亦高的国家,许多人感到不可置信,显示星国政府对于这个深植于部份传统文化的陋习,仍面临很大的挑战。

“割礼”指的是在女性年幼时将其外部生殖器割除的手术。新加坡女权团体AWARE发言人沙玛托诺 (Filzah Sumartono) 指出,割礼在新加坡目前仍合法,且多由新加坡的穆斯林马来人秘密进行这项古老仪式。

新加坡穆斯林女性。(图非当事人)(Source: Wikipedia)

“尽管许多国家早已将女性割礼列为非法,但目前要新加坡立法禁止还言之过早,”沙玛托诺认为,首要之务必须先激起大家对割礼的认识,说服大众支持,进而“终结这项陋习”。

沙玛托诺坦言,她在一个月大时就被进行割礼,而她身边的“每一个”穆斯林马来女性外部生殖器都已被割除。 阅读更多 »

“杀20万学生保100年稳定” 你对“特朗普”这句话有何感觉? 抱歉那不是他说的

leave a comment »

关链评论/黄宇恒     2016-3-31
http://www.thenewslens.com/post/305723/

近日一个新加坡媒体在街头访问途人,询问他们对“特朗普 (Donald Trump) ”两句说话的意见,分别是:

  1. “如果射杀20万学生可以保持中国未来100年稳定,我就杀。” (If I have to shoot 200,000 students to save China from another 100 years of disorder, so be it.)
  2. “我认为我们对于即将来到的伊斯兰教浪潮准备得不错,今日我们社会可以融合各个宗教和种族,除了伊斯兰教。” (I think we were progressing very nicely until the surge of Islam came, I would say today, we can integrate all religions and races except Islam.)

所有受访民众对这两句说话均持反对态度:“这不是太好的说话。”、“我们不同意,这就是错误,不公正、不公平。”、“这是低劣的言论。”

然后访问员问受访者,如果这两句说话出于新加坡总理之口,会有何意见。他们认为不可能:“新加坡总理不可能说这种话,如果有,一定会有民众抗议。”、“说这话的人应该会被判煽动叛乱罪。”

访问员最后表示这些说话都是出自新加坡开国总理李光耀之口,受访者感到难以置信:“你在开玩笑吧?很多人都批评李光耀是独裁者,在新加坡教育中他就好像是神一样。我的天!这很不真实……很难相信这是出自李光耀之口……”、“我会照样批评他。”、“他真的这样说?”

Photo Credit: Tyrone Siu/ REUTERS/达志影像

Photo Credit: Tyrone Siu/ REUTERS/达志影像

2004年8月17日,李光耀评价中国前领导人邓小平在天安门六四事件屠杀学生的决定。当年邓小平的原话是“杀20万,保20年稳定”,而李光耀则引述并作了部份修改,指出:“如果射杀20万学生可以保持中国未来100年稳定,我就杀。”以示认同邓小平行为。 阅读更多 »

Written by xinguozhi

四月 4, 2016 at 1:35 下午

处在夹缝间的玛丽亚(二之二)

with 4 comments

从夜暮到黎明    2014-12-9
http://navalants.blogspot.sg/2014/12/maria-hertogh-in-search-of-identity_9.html

前新加坡市议会主席麦尼斯在口述历史中觉得荷兰人认为玛丽亚身为一名白人女子,必须在欧洲家庭里成长,不能跟马来人在一起,这种单向思考是完全错误的。荷兰当局自以为拯救了玛丽亚,其实是毁了她的一生。

最后的审判

11月20日,上诉庭开审,玛丽亚的生母艾德琳飞到新加坡来,两人终于在八年后重逢,但玛丽亚告诉她:“我不要跟你们回去,我要跟阿米娜在一起。你根本就不爱我,你将我送了给别人,我为什么要跟你在一起?我已经决定跟我的丈夫在一起。”

玛丽亚告诉母亲艾德琳:“我不要跟你们回去,我要跟阿米娜在一起。你根本就不爱我,你将我送了给别人,我为什么要跟你在一起?我已经决定跟我的丈夫在一起。” 图片来源:Straits Times

在上诉庭上,艾德琳表示当年只是将玛丽亚交给阿米娜帮忙照顾几天,她并不同意领养这回事。生下孩子后,她要带回玛丽亚,但是在路途中被日本军扣留,被释放后已经找不到阿米娜了。

阿米娜的说法则不一样,她说当时双方已经同意由阿米娜领养孩子,艾德琳的亲兄弟Soewaldi也在场,所以她决不放弃孩子的监护权。

承审的布朗法官(Justice Brown)认为双方的供词都不可靠,他问玛丽亚想要跟谁。

玛丽亚对养母感情深厚:“我不要跟我的母亲,我要跟我的养母在一起。”

布朗法官也提问玛丽亚只懂得马来语,回去荷兰是否会碰到语言障碍。荷兰大使供证时强调战后许多不会荷兰语的孩子回到荷兰,都能够适应祖国的生活。

12月2日,下判的日子终于到来,上诉庭必须作出两项裁决:一是婚姻的合法性,二是玛丽亚的抚养权归谁所有。

法官通晓的是英国法律而不是回教法,在这个环节上,英国法律所考量的是女孩在这个年龄是否已经有自行判断,作出正确决定的能力。法官根据大英律法,接受玛丽亚原国籍(荷兰)的法律,而不接受回教法下十三岁的马来传统婚姻。

此外法官也认为玛丽亚年纪还小,她当然希望留在马来亚,跟她熟悉的“家人”在一起。作为法官,他必须根据玛丽亚的合法父亲的意愿,决定什么是将玛丽亚养育成人的最佳方式。

It is natural that she should now wish to remain in Malaya among people whom she knows. But who can say that she will have the same views some years hence after her outlooks has been enlarged, and her contacts extended, in the life of the family to which she belongs?

—Justice Brown

布朗法官指责阿米娜和曼梭等人尝试通过可耻的结婚行动来妨碍司法公正,他作为一名法官,职责是让玛丽亚这个小女孩翻开人生新的一页,重新生活,从此不需要经历重重的诉讼。

(Maria’s marriage to Inche Mansoor Adabi is) a discreditable manoeuvre designed to prejudice these proceedings…… What I am concerned now is that this child should start a new life altogether without being concerned in any further proceedings.

—Justice Brown

闻讯后养母阿米娜伤痛欲绝,当场晕厥过去;玛丽亚被带到汤申路的善牧罗马天主教修道院(Roman Catholic Convent of the Good Shepherd, Thomson Road),她的生母艾德琳也到同一家修道院寄宿。

阿米娜上诉失败,永远失去玛丽亚的抚养权,伤心地离开法庭。 图片来源:NAS 11 Dec 1950

阅读全文»

相关链接:

处在夹缝间的玛丽亚(二之一)

信任需要时间来建设

leave a comment »

21世纪经济报道/江玮     2014-6-11
http://www.21so.com/content/42-277723.html

新加坡的一系列族群政策被研究族群问题的学者认为促进了民族融合,新加坡也因此保持了多元族群的和谐共处。

“当你看新加坡的族群融合问题时,我会说我们别无选择。”新加坡官委议员陈庆文(Eugene Tan Kheng Boon)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专访时表示。

官委议员是由总统委任的议员,陈庆文是本届新加坡议会9名官委议员之一。同时,他也是新加坡管理大学法学院的副教授,新加坡种族关系法律和政策是他教学和研究的领域之一。

在多元族群共处的新加坡,华人、马来人和印度人比邻而居。为了避免出现单一族群聚集,新加坡政府实施不同族群的配额制,要求每一栋组屋都有不同族群的人居住。同时,新加坡实行双语教育,学生在学校除了要学习英语,还需要学习所在族群的母语。

新加坡的一系列族群政策被研究族群问题的学者认为促进了民族融合,新加坡也因此保持了多元族群的和谐共处。

新加坡被认为成功处理了多元民族的共处而带来的问题。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故此专访陈庆文,以介绍新加坡相关经验。

新加坡别无选择

《21世纪》:新加坡是一个多元种族社会,你认为实现不同族群的融合有哪些关键因素?新加坡都做了哪些努力?

陈庆文:新加坡曾经是马来西亚的一部分。当新加坡独立之后,我们需要让新加坡成为新加坡人的新加坡,而不是比如是华人的新加坡,虽然华人占我们人口总数的大约四分之三。

对有些国家来说,他们会觉得如果照顾到了大多数人的利益,那就足够了,这样足以赢得选举。而在新加坡,我们的领导人很有先见之明,他们意识到让少数族群感到安全是重要的。

我们的政策被称为多元种族主义,每个人都被同等对待,无论他们的种族、语言、宗教是什么。这其中有几个原则,一是新加坡面临的多元民族情况不会发生变化。第二,新加坡是新加坡人的新加坡,我们的国家是基于这样的基础成立的。第三,如果你能让少数族群拥有安全感,多数族群也会拥有安全感。

如果因为民族问题造成紧张局面,我认为,作为一个国家就不能算成功。为了保持国家的团结,也为了吸引外资,我们别无选择。 阅读更多 »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