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国志

有关新加坡政治、社会、文化的报道、分析与评论

Posts Tagged ‘回教

总统选举保留制:候选人是否具“马来特性”成焦点

with 3 comments

新传媒8频道新闻     2017-7-16
http://www.channel8news.sg/news8/singapore/20170716-sg-presidential-election/3769364.html

跨国海事与岸外服务公司波旁海事(Bournbon Offshore)亚太区主席法立(Farid Khan)正式宣布,有意参加来届保留给马来族候选人的总统选举。(照片:Monica Kotwani)

本届总统选举将保留给马来社群参选,而候选人是否具有“足够马来特性”,在近几个星期成为热门话题。

政治分析家:选民不应该过于重视候选人的种族身份

《今日报》报道,虽然这个话题引起热议,但一些马来社群领袖认为,新加坡是个多元宗族和多元文化的社会,选举宗旨的定义应该是具包容性、而不是狭义的。

前议员欧思曼(Othman Haron Eusofe)表示:“如果那个人并不是百分之百的马来人,但有融入马来文化、与(马来)社群交流等,那他应该算是个马来族吗?还是你说不是,然后进一步划分这个社群?”

政治分析家也认为,虽然来届民选总统将只保留给马来社群人士参选,但选民不应该过于专注候选人的种族身份。新加坡管理大学法律系讲师Eugene Tan说,这么做会“减损总统选举存在的意义,以及当选总统作为我们多种族主义的象征。

62岁的波旁海事(Bourbon Offshore)公司亚太区执行主席法立(Farid Khan),上个星期宣布有意竞选总统。而第二房地产集团(Second Chance Properties)67岁的创办人兼总裁沙里马里肯(Mohd Salleh Marican)早前也同样表示有意愿参选。

法立因身份证上注明巴基斯坦裔身份,在记者会上被质疑是否具有“足够马来特性”;而有印度血统的沙里马里肯也因马来语不流利,而遭受批评。 阅读更多 »

新加坡“笼中的金丝雀”,香港“没有自由灵魂”,所以台湾好在哪里?

leave a comment »

作者:Justin Hugo    译者:Wendy Chang     2017-4-27
https://www.thenewslens.com/article/66796

看向一个国家、把他们当作模范是一件事,但仅仅透过“景仰”一个富有的国家,一个将重要族群边缘化的经济体,而没有意识到她的不平等之处,对自己来说是巨大的伤害。

Photo Credit: Reuters/达志影像

台北市长柯文哲最近在新新闻30周年庆的演讲场合上,谈论关于台湾以南的国家,其评论引起媒体大量的报导。他认为香港“自由灵魂都没有了”的一番话遭到香港民主活动人士黄之锋的反驳。

“今天的香港就是明日的台湾。”黄之锋这么说,“尽管我们的历史和体制不同,但是当涉及到中国时,香港人和台湾人有必要携手合作。”

然而,柯文哲关于新加坡的叙述“住在笼子的金丝雀”却没有受到大家的挑战,并无引起新加坡政治领导人或是民间社会的反弹,也许是已经反映出了这个岛国一直以来的顺从行为。

事实上,当被媒体更深入地询问时,柯文哲表示他上次出访新加坡时,曾经在一位新加坡高层官员面前发表过相关言论。他甚至说他曾经想要搬到新加坡,但是后来等他从新加坡出访回国后,发现该国跟他想象的很不一样,最后就放弃这个念头。

柯文哲的转变

在赢得2014年台北市长选举之前,柯文哲曾在接受新加坡《海峡时报》采访时提到:“新加坡是台湾很好的榜样。”他也希望可以像新加坡学习。而在选后接受美国《外交政策》(Foreign Policy)杂志采访时,他更说到:“全世界四个说华语的地区——台湾、新加坡、香港和中国大陆等四个地区,被殖民最久的却是最进步的地区。”

他补充:“新加坡比香港好;香港比台湾好;台湾比大陆好。”

但从那时开始,柯文哲似乎已经被新加坡的“进步”教育了,而且大声反对这个国家好几次,他花了六个月才意识到这一点,他原本是设定目标希望台北可以在八年内超越新加坡,现在他决定台北不应该像新加坡学习,因为台湾已经在“民主的道路上”,不应该跟随新加坡的脚步。 阅读更多 »

矛盾五段论

with one comment

李莫愁    2017-3-27
http://www.malaysia-chinese.net/cgi-bin/czread.pl?board=luntan&file=start&User=&Pass=&group=2&read=messages/2017/03/145155.html

李显龙在3月头接受BBC访问时,说了如下的名言:“这是个多元的世界,没人有道德或智慧的专利。”
那内政部说“接纳发表憎恨言论的人是美国特权”又是基于什么道德或智慧的高岗?
在小小岛国,行动党高官天天顶着大智慧和高德道的光环招摇过市,贫尼还真想不出他是如何得出这句和他治国理念完全不符的大话?

【壹】

“按摩椅”余澎杉在美国获得“政治庇护”后,内政部发表文告如下:

余澎杉因冒犯回教徒和基督徒以及侮辱已故建国总理李光耀,而两度被判监禁。但美国的标准不同,并在言论自由的旗帜下,允许人们发表憎恨言论,例如:美国允许人们以言论自由为名,焚烧《可兰经》。我国的立场有所不同,发表憎恨言论或尝试焚烧《可兰经》、《圣经》或任何宗教典籍的人,将被逮捕或提控。世界各地有许多这类故意发表憎恨言论的人,他们有些可能被起诉,一些人则注意到美国的做法,并考虑向美国寻求政治庇护。

是人都知道,余澎杉因言获罪绝不是为了啥宗教,乃是“侮辱已故建国总理李光耀”,所以显龙大君才会利用国家机器镇压他。然而,内政部的文告也说了谎,因为余澎杉不曾为“侮辱已故建国总理李光耀”而“两度被判监禁”,因为精英政府也知道,这会成为国际笑话。

如果余澎杉诚如内政部所言,那么美国移民局应当给予他的是“宗教庇护”,而不是“政治庇护”;应称他为“自以为是的无神论者”(self righteous atheist),而不是“年轻政治异见者”。

所以李显龙政府是“王顾左右而言他”,扯远了。

【贰】

近月,一名来自印度南部的回教传教士冒犯基督徒和犹太人的视频被人偷偷放上网,结果引起轩然大波。去年6月,尚穆根强调“对分化社会言论‘零容忍’”的承诺,看来要大开杀戒了。果不其然,一名社会精英——国大马来文系副教授在面簿上批评上载视频的人也不可以,被国大停职思过。尚穆根说:“该名副教授的立场和行为让人无法接受。他随意下结论,没有查证事实,没有查看背景内容。所支持的立场,也与新加坡的常态、价值观以及法律,背道而驰。”——作为一名马来穆斯林且是社会精英,竟然对自个儿的宗教也不能置喙,恰好是律政兼内政部长的智慧比他大得多!

在新加坡,只要“有人报警”,基本上就进入所谓的“司法程序”,平民老百姓一般都不能说什么。直到法庭下判,基本上还是不能说什么,否则“藐视法庭”。那么,大家的事几时才可以说呢?而这件事雷声大、雨点小,最后怎么收科也无人知晓,尚穆根真正做到彻底的“零容忍”吗?抑或是又打下一桩“一切政府说了算”的柱石。 阅读更多 »

星洲网红少年投奔美国内情

leave a comment »

亚洲周刊/萧墙      2017年1月8日第31卷2期
http://www.yzzk.com/cfm/content_archive.cfm?id=1482983547101&docissue=2017-02

因网络言论遭新加坡法庭两度判监的少年博客余澎杉,入境美国时申请政治庇护,他要证明回国可能遭政府以种族、宗教、政见理由起诉。余曾是儿童演员,自学一口流利美式英语。

新加坡少年博客余澎杉(图:欧新社)

多次因网络言论遭法庭判处监禁的新加坡少年博客余澎杉,在圣诞假日前再度传出新闻,他因在美国寻求政治庇护而遭拘留在芝加哥麦亨利县接受审查。据报道,在美国的新加坡社运人士在与他接触后指出,余澎杉是在十二月十六日持旅游签证进入美国,但在入境时向海关表示要申请政治庇护,海关于是将他拘留,等待庭审。

余澎杉不是第一个寻求外国政治庇护的新加坡人,但一九九八年出生的他肯定是最年轻的一个。由于按照新加坡法律,他已届服兵役的年龄,因此也有舆论认为他是为了逃避兵役。

新加坡资深传媒人巴吉向香港《南华早报》表示,新加坡政府不希望事情被渲染或(对余被拘留)提出抗议。余不是新加坡通缉犯,他已经为过去所做的事付出代价,如果他要住在美国而且获得庇护,那是他的人权。

但事情未必那么简单。

已经入籍美国、执律师业、前反对党人戈巴兰·奈尔,几年前在一个叫“新加坡异议者”(Singapore Dissident)的网站上为文指出,一些新加坡人想要以“难民”身份在西方国家寻求庇护,是不可能的事,虽然新加坡政治钳制与言论管制举世皆知,但如果仅以自己无法表达政治观点为由,也很难被西方国家接纳。拒绝服兵役也不可能被接受为理由。

奈尔专长美国移民法与刑法。他说,如果以“寻求庇护者”(asylum applicant)的身份到西方国家后,再证明自己害怕回国可能遭遇政府以种种理由(包括种族、宗教、政见和社团)的起诉,加上具体案例,那就比较有可能成功。

他以自己的例子说明。他毕业自新加坡顶尖的莱佛士书院,在英国读法律后回国投入当时惹耶勒南领导下的工人党,一九八八年和九一年两度参选国会议员落败。他写道,八十年代自己写信给当时的总检察长陈文德,询问既然英国枢密院已经宣判惹耶勒南无罪,为什么总检察长要劝喻新加坡总统不赦免他。奈尔指称自己为此而被禁止执业两年。 阅读更多 »

创造论在新加坡:到目前为止我们所知道的

leave a comment »

新加坡人本协会    译者:新国志     2016-10-26
https://humanist.org.sg/creationism-in-singapore-what-we-know-so-far/

在南大举行的一场创造论演讲的幻灯片

在过去十年中,新加坡的创造论 (Creationism) 运动主要由本地教会和设在澳洲的国际创造事工 (Creationist Ministries International, CMI) 领导。许多本地创造论者从美国创造论者那里得到灵感和论证,在本地教会和学校举办研讨会,张贴海报和向报界投书。

本地的创造论者资金充足,组织良好,人数与稳步增长的基督教社群同步增加。后者所占人口比例从1980年的9.9%跃升一倍到2015年的18.8%。虽然许多新加坡回教徒也是创造论者,回教社群却没有对外宣扬这个信仰。到目前为止,还没有人对本地创造论者所占的比例进行调查或研究。对公众接受进化论程度的世界性研究从未包括新加坡。岛国的其他宗教社群(兴都教徒,佛教徒,道教徒等)都没有表示强烈反对进化论。

创造论运动在这里境况良好又活跃。 CMI组织过几次研讨会,攻击进化论和促进创造论。外国演说者也来到本地的教会或教会学校开展公开讲座。他们安排2017年在新加坡办三个此类活动:http://creation.com/calendar?country=sg
阅读更多 »

新加坡为什么仍存在女性割礼?

leave a comment »

BBC/伊薇特•谭 (Yvette Tan)       2016-11-24
http://www.bbc.com/zhongwen/simp/fooc/2016/11/161124_fooc_singapore_female_genital_mutilation

伤残女性生殖器的“割礼”已被普遍视作残暴不仁。如此陋习,在发达、现代的新加坡为什么依然存在?

Image copyright Getty

23岁时,扎丽法•安努阿才知道自己小的时候接受过割礼。

她只有两周大的时候,妈妈把她抱给“毕丹” (bidan)——传统的接生婆,接生婆把她阴蒂的一小部分切掉。

许多年之后,一位同事问扎丽法是不是做过割礼。她说,“我很自信地回答,要是做过我一定知道。”不过对方接着说,“你应该去问问你妈妈。”

后来,她真去问妈妈。

扎丽法说,“原本气氛很随便、很开心,一下子就变得很阴沉、对抗。”

“我问妈妈,当时我哭了吗?我在熟睡吗?我醒了吗?她没有回答,只是告诉我,谈话到此结束。”

世界卫生组织估计,全世界有超过2亿女性接受过割礼(FGM,已正式定名为:残割女性生殖器),不过程度不同,有些是切掉阴蒂一小部分,有些是完全切除,甚至包括缝合阴唇。

全世界估计有超过2亿妇女接受过割礼。Image copyright Getty

大多数新加坡人对自己国内存在女性割礼了解甚少,不过,这种做法确实存在,主要是马来人穆斯林,占新加坡人口的13%。

在马来语中,割礼被称作Sunat Perempuan,通常女孩在两岁之前接受,一般只是切除阴蒂的顶端,有些外加一小块皮肤。

菲尔查•苏玛托诺直到10几岁才知道自己曾在婴儿期接受过割礼。她说,“我许多印度人穆斯林朋友都没有做过”,她们很震惊,马来人社区居然居然还存在割礼。” 阅读更多 »

Written by xinguozhi

十一月 25, 2016 at 9:44 下午

后李光耀时代新加坡外交动向

leave a comment »

郑赤琰(香港中文大学前政治系主任)    2016-9-2
http://www1.hkej.com/features/article?q=%23%E6%94%BF%E7%B6%93%E5%88%86%E6%9E%90%23&suid=1107678469

李光耀过世后,后李光耀的新加坡没有了李光耀,会不会也失去李光耀政治身影呢?更重要的是,新加坡会不会从李光耀的外交路线迷航?

1959年,首届新加坡自治政府选举产生后,便由李光耀领导的人民行动党以绝大多数议席胜出,上台执政至今已超过半个世纪,期间只有过3位总理,即李光耀、吴作栋和李显龙。吴作栋是李光耀栽培出来的接班人,李显龙是李光耀长子。李光耀在世时,虽然从总理职位退下来,但一直以最资深的资政看守住整个政府的内政与外交。因此他一天在世也一天不停地视政。几十年如一日,几十年来新加坡政府施政也都没偏离过李光耀的政治路线。可是李光耀过世后,后李光耀的新加坡没有了李光耀,会不会也失去李光耀政治身影呢?李光耀最被国际报道的是他的外交成就。连当了美国三届总统的国务卿/国安会主席的基辛格也着书立说,说自己有未能解答的外交难题时便会走去问李光耀(他有一本书被台湾翻译成中文:《去问李光耀》),现在李光耀已不在人世,基辛格会不会感到失落?不重要。

更重要的是,新加坡会不会从李光耀的外交路线迷航?这肯定是马来西亚、印尼和中国密切注意的。

为什么会是马、印、华三国最感关注呢?这正是李光耀领导新加坡政府时的外交最重大的成就。为了要争取和马、印和平共处,他严格奉行“非种族主义”的政策 (Non-Communal Policy),为了要争取东西两大势力的信任,他严格奉行“非共政策”(Non-Communist Policy)。为了取得马、印的信任,他把两国的语文定为新加坡的“国语”(National Language,马印同文),作为76%华人人口的新加坡建国,华文不是国语,只是四大官方语文之一。这样做的目的是要告诉二亿二千多万的马印人民,新加坡不是另一个中国。

同样,他实行“非共政策”是要告诉反共的美欧西方势力,新加坡虽有亲共甚至马共政党,但他的政府会反对他们把新加坡变成马来半岛南端的“古巴”,但他却再三向中苏表明,他的政府奉行的是“非共”外交路线,不是“反共”(Anti-Communist) 外交路线。为了要落实这个“非共”外交政策,李光耀小心翼翼地奉行中立于东西方两大势力的外交政策。例如他开放新加坡海港为美苏军舰非战事的船只“服务”,一视同仁;又例如他批评美国的越战是错误的选择,他直指吴廷琰比不上胡志明,前者不代表越南民族的利益,后者才是。 阅读更多 »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