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国志

有关新加坡政治、社会、文化的报道、分析与评论

Posts Tagged ‘国会

李光耀儿子加入反对党 李显扬冲击新加坡大选

leave a comment »

亚洲周刊/薛宗合   2020/7/6-7/12 2020年27期
https://www.yzzk.com/article/details/李光耀儿子加入反对党 李显扬冲击新加坡大选

新加坡大选开跑,总理李显龙的弟弟李显扬加入反对党,但并没参选。疫情冲击和经济下滑考验执政人民行动党的支持度,第四代团队迎战在野群雄。

李显扬(左)加入反对党、李显龙(右)连任无悬念

新加坡第十三届全国国会大选将在新冠疫情影响下举行,六月三十日提名活动之后,传统上有助于在野党凝聚人气的群众大会被取消,很多大型造势活动也不得举行,选情因而热不起来,一般相信在短短九天的竞选期中,这一特殊情况对执政人民行动党大为有利,可能横扫千军,回复多年前李光耀时代一党独尊的国会。

今年选情最大的看点是已故总理李光耀次子李显扬正式加入反对党,原本外界猜测他可能出马竞选,争取进入国会与总理大哥李显龙正面叫阵,让兄弟在李光耀去世后爆发开来的矛盾内情进一步揭露。然而他最终不选,只以党员身份支持前议员陈清木创立的前进党,令不少支持者失望。

李显扬在脸书上表示,他选择不参选,是因为相信“新加坡不需要另一个李”,但将以其他方式继续支持他所相信的候选人和政党,希望成为变革的催化剂。

今年选情对很多市民来说显得沉闷之外,还多了一丝诡谲。因为疫情导致的经济情况恶化正日益冲击民众生活,很多小生意难以为继,官方在四个预算案中拨出总共近一千亿新元(约七百一十七亿美元)的援助方案抢救企业与工作岗位,连续几个月协助企业支付薪水,协助店家支付租金,度过市面最难最冷清的困境。然而随着疫情缓和,逐步解封,商家开始面对难以回复原状的景气,援助却无法继续,必须自行面对困境,一时间既需要政府援助,又想教训执政党的那种五味杂陈的情绪逐渐显露。

很多人表达对执政党先前处理疫情失当,导致外劳宿舍传染失控,社区至今也无法完全控制下来的不满,并且不解为何各种隔离措施都做了,疫情仍然传播不停。

近年来在逐步准备接班的第四代领袖主政下的多项缺失,也勾起选民特别是年轻世代的负评,而本届大学毕业生出现新加坡多年罕见的毕业即失业困境,心态上也倾向归咎部分原因于执政能力,“世界最高薪的政治官员”与最有能力的要求不对等,讥讽之声再度充斥网络。 阅读更多 »

化愤怒为行动:刘程强的黄金时代

with one comment

从夜暮到黎明     2020-6-30
http://navalants.blogspot.com/2020/06/blog-post_30.html

刘程强已经做了很多,新加坡应该以有他这样的斗士,不眷恋权势的华校生引以为豪。刘程强对民主政治的进程所付出的精力与勇气,值得许多掌声。

没有刘程强的国会

今天是2020年6月30日,新加坡2020年全国大选提名日。

6月25日,工人党秘书长毕丹星在记者会上宣布,刘程强、方荣发与陈硕茂不会参加本届大选(2020年7月10日投票)。

工人党前秘书长刘程强接受媒体访问,表示完成党内领导团队更新,并且攻下一个集选区。他已完成设下的两个目标,可以功成身退了。参政没有所谓的完美成绩,只能说自己尽力而为,问心无愧地付出了。

2015年勿洛体育场的群众大会:因新冠疫情的影响,这样的画面今年不会重来。话说回来,这样的激情是否真的换来相应的选票?投票是神圣的,投票是秘密的,只有自己知道。

化愤怒为行动的潮州人

63岁的刘程强于1991年由后港居民送入国会,29年的付出已经超过詹时中,成为国会里任期最长的反对党员。“潮州怒汉”敢怒敢言,而且言之有理,难以驳斥,虽然在国会里势力单薄,无法动员政府资源做事,但已经跟詹时中一样,赢得许多尊重。

刘程强效应固然不可忽略,但可能局限于上了年纪的人,年轻选民可能更关注的是言论自由、气候变化的冲击等。两年前,刘程强将秘书长职位交给毕丹星后,已经自动退居幕后,毕丹星的表现也越来越成熟,甚至可以开玩笑说原来自己的中文名听起来像是“不担心”。

刘程强相信政党是个集体,必须建立体系,而不能长期依赖个人的魅力。我也相信人的魅力光环会减退,也不可能长期只手遮天,无论执政党、反对党、公司或社团,都避不开此定律。阅读全文»

Written by xinguozhi

七月 1, 2020 at 1:28 下午

工人党:让您的一票成就未来

leave a comment »

毕丹星(工人党秘书长)    2020-6-30
https://www.wp.sg/message-for-voters/#tab-ae8f00f122bbc3d7ed8

亲爱的选民朋友们,

本次选举在非常困难的时期举行,我们面临经济下滑和COVID-19疫情带来的双重挑战。

但除了对抗疫情之外,这次的选举非常重要。作为选民大家要决定,在未来五年乃至更长的时间,你们想看到的新加坡。各位的每一票都非常重要,它决定了新加坡的政治制度如何为大家服务。

工人党为新加坡人提供了另一个选择,并且为新加坡人在国会上发出不同的声音。我们以新加坡为先,我们理性、负责任、受尊重。

这三大政治理念是多年前由我们的前秘书长刘程强提出的。为了打造更年轻化的工人党,他和其他领导人将不在这次选举中参选。但他们不参选决不等于离开,相反的,他们将继续指导那些弘扬和坚持同样价值观的年轻领导人。

我们不断地克服一个又一个挑战,例如在工人党接管阿裕尼集选区后,行动党$2公司AIM撤掉了市镇理事会的电脑管理系统。和过去一样,新的工人党成员同样也秉持着“永不言败”的精神,准备迎接新挑战。

虽然我们在国会上只有6个议席,但工人党为我国的民主进程做出了巨大贡献。2015年后,撰写回忆录的前行动党议员们揭露了由人民行动党主导的国会的局限。一位前行动党高级政务部长评论道,工人党在2011年大选的胜利迫使行动党议员和部长们更加频繁地走入民间。另一名行动党高级政务部长透露,为了保障新加坡的民主制度继续向前,他反对任何集选区有超过3名国会议员。他们的反思提醒新加坡人,不平衡的政治制度的缺陷,以及获选的工人党议员发挥的作用。

为了让执政党时刻保持警醒,为了新加坡的进步,选出反对党是必要的。 阅读更多 »

Written by xinguozhi

六月 30, 2020 at 9:13 下午

李显扬呼吁选民 用手中一票终结行动党超级多数议席优势

with one comment

网络公民      2020-6-29
https://www.facebook.com/watch/?v=269813294327590

新加坡前进党成员,建国总理李光耀次子李显扬发布短片,呼吁国人用手中一票,终结行动党在国会的超级多数议席优势。他引用资深前公务员杨烈国的说法,形容政府如同“患有‘宦官症状’(Eunuch Disease)。这其中并没有领导人,只有讨皇帝开心的纸老虎。”在党中只有狭隘的群体思维占上风,对家国大事缺乏严谨的辩论和检讨。

他也指出,为何人民行动党能在国会修宪,正是因为他们掌控大多数议席;同时,把全民曝露在疫情风险下,政治凌驾于百姓生计之上。

 

Written by xinguozhi

六月 29, 2020 at 6:09 下午

李显扬:希望国会议员能更多元

leave a comment »

8视界    2020-6-27
https://www.8world.com/news/singapore/article/13ge-psp-walkabout-1175461

大选提名日倒数3天,建国总理李光耀次子李显扬再次陪同新加坡前进党准候选人走访选区。李显扬表示,希望国会的议员能更多元。

李显扬第二次以前进党党员身份出席助选活动,他下午3点陪同前进党丹戎巴葛集选区准候选人蔡德龙和孙俊伟在荷兰村熟食中心与选民交流,随后到组屋区走访派发传单。李显扬说,国会里需要多元化的人民代议士,而他认为反对党目前推出的人选都非常有看点。

李显扬表示:“希望在他们每个人范围内能够胜,可是当然希望在在国会里面可以把政府的supermajority拒绝了,我看所有的反对党都会同意这个目标。”

针对人民行动党的竞选政纲,前进党说他们也将在几天后推出竞选政纲,到时可以让选民自行作出判断。

前进党准候选人蔡德龙表示:“我们将会在星期一推出竞选政纲,到时候就会分享我们的理念。我想这是两份不同的理念,看看那一份更能吸引选民。”

两度走访丹戎巴葛集选区,他最终是否会参选,李显扬依然没有明确表态。

Written by xinguozhi

六月 27, 2020 at 7:42 下午

星国首投族近23万人 关切气候暖化民生议题

leave a comment »

中央社/黄自强       2020-1-15
https://www.cna.com.tw/news/firstnews/202001150135.aspx

新加坡年轻首投族关心议题广泛,不仅有生活周遭的贫富差距问题,也关切如何在职场中培养专业技能与国际接轨,另有不少年轻人关心攸关永续生存发展的气候暖化议题。

新加坡最迟2021年4月大选,将近23万名首投族动向成为朝野必争之地。图为新加坡选举局。(中央社档案照片)

新加坡最迟明年4月大选,将近23万名首投族动向成为朝野必争之地,年轻人不仅关心民生与工作权益,气候暖化等议题同样将与大选挂勾,更是首投族关注的课题之一。

新加坡上次国会大选是在2015年9月举行,国会2016年1月间开议,任期5年,国会可以提前解散,解散后3个月内须举行大选。

虽然大选最迟明年4月举行,但外界普遍认为可能提前今年上半年举行大选,诸如2月18日财政预算案后、3月或4月中旬乃至5月,迄今众说纷纭。

新加坡年轻人必须年满21岁才拥有投票权,去年6月最新人口数据显示,年龄介于20岁到24岁公民人数约22万9900人,其中大多数在下届大选时首度拥有投票权。这群首度行使投票权的年轻族群,未来大选将扮演一定程度的关键角色。

新加坡由人民行动党长期执政,国会掌握绝大多数席次,但面对来势汹汹的反对党挑战仍不敢小觑,积极备战之余,勤走访基层选区,意欲推出最佳候选人组合迎战。

反对党同样动作频频,去年11月间先有新加坡前进党党魁陈清木邀集国民团结党、革新党、人民力量党、国人为先党等20多名反对党人士会商大选事宜,探讨如何发挥团结力量。今年再有国人为先党、人民力量党、革新党与民主进步党等4个反对党决定筹组联盟,因应大选。

新加坡民主党也将推派更年轻的候选人组合,抢攻年轻世代选票。 阅读更多 »

Written by xinguozhi

一月 16, 2020 at 1:09 下午

取消毫无法理支撑的非选区议员制度,在扩大“集选区”的同时,施行“全国不分区国会议员”制度

leave a comment »

白马非马     2019-9-6
https://yennyhanaike.wordpress.com/2019/09/06/取消毫无法理支撑的非选区议员制度,在扩大“集选区”的同时,施行“全国不分区国会议员”制度

《观察家:平均规模应进一步缩小 六人集选区或成历史三人区或重现》这个新闻标题写的,其实完全是个假议题!“集选区”的缺点,不在于“它”的大小,而在于“它”的不适当的争议!众所周知,集选区的设置,就是抱着一个帮助少数民族的发言权的神主牌虚拟造作的一堵“道德牌坊”。而针对这点,相信所有的新加坡人都没有异议。问题是,让这个虚拟的议题左右的,是选举程序的不公不义。为什么呢?原因很简单,不是说要照顾少数族裔的发言权吗?那么就像总统选举以族裔排列顺序一样,也可以规定在每一届的选举中,必须有多少个选区(这里说的是单一的选区)是属于少数族裔的权利。也就是和总统一样,所有的新加坡的选区必须每四届都轮流由只有“少数族裔”的候选人才有竞选的权利。

如果我们根据“木桶原理”来分析“集选区”的利弊,那么我们很容易发现到,“集选区”的弊病除了剥夺某些“小区”的候选人中选的权利以外,其实也不无可以尽量发挥的好处。就以“阿裕尼集选区”的历史来说,因为执政党输了,我们才看到了其实执政党也有两位候选人在单一选区的票数其实是多过在野党的候选人的。也就是说,本来是赢得的选举,但是却基于“总票数”让手中煮熟的鸭子飞了。这些本来是由选民合法的以多数选票推举出来的候选人,却冤枉的因为“集选区”的陋规而失去了“中选”的权利。反过来说,从这里我们其实就可以明白,就是不晓得有多少在“集选区”里头竞选的“单一选区”的在野党候选人也是本来应该“中选”的,却因为相同的原因丢掉了议席。

这就是“集选区”的一个最大的迹近“奥步”的弊病。说真的,比较起来,市场上的流言说是为了堵截微弱的在野党,使之因为无能组织一个“团队”出来竞选根本就是废话。本来嘛,与其让这些没有实力的蚊子党想来碰运气分一杯羹,足够理智聪明的选民,其实基本可以不理不睬。不是吗?因为就算是“选”上你了,也不过是在国会添置了一座能力不足而且毫无作为的“花瓶”。阅读全文»

Written by xinguozhi

九月 9, 2019 at 4:21 下午

新加坡民主党一再呼吁反对党合作,青年团将集中精力与年轻选民互动

leave a comment »

新加坡民主党    2019-8-9
http://yoursdp.org/publ/chinese_language/41-1-0-1641

新加坡民主党今天上午积极走访了上届大选中所竞选的所有五个选区(武吉巴督、裕华和武吉班让单选区,以及荷兰—武吉知马和马西岭—油池集选区)。

在接受媒体采访时,秘书长徐顺全博士重申了我党的呼吁,要求各在野党在来届大选中采取协调一致的竞选活动。

徐博士指出:“与打破人民行动党垄断国会的共同目标相比,各党之间的分歧是微不足道的”。

重要的是,需要让人民有信心投票支持能够共同协作的反对党替代方案。

为了促进与其他反对党合作的意愿,新加坡民主党在去年10月与各在野党召开了会议,并将继续努力实践此项合作。

与此同时,我党青年团将致力于与新加坡年轻人互动,并关注他们所忧虑的课题。 阅读更多 »

Written by xinguozhi

八月 10, 2019 at 9:26 下午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