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国志

有关新加坡政治、社会、文化的报道、分析与评论

Posts Tagged ‘国会

李家纷争真能私下和解吗?

leave a comment »

老伟随笔    2017-7-8
http://anchorvalecove.blogspot.sg/2017/07/blog-post_8.html

在这样谁都不让步的情况下,是不可能达成和解的,说句不好听的,他们李家不过是在玩弄政治手腕,既不说出实情又不敢上法庭面对考验,只是把球踢来踢去,把国人当傻瓜罢了。

左起:李显龙、李玮玲、李显扬

日前,李显扬和李玮玲发表联合声明表示,欢迎哥哥李显龙总理在7月4日表明私下解决纷争的意愿,并表示只要他们和父亲的意愿不被攻击或扭曲,他们将停止在社交媒体上发布更多证据。看来,李家纷争似乎出现了转机,有望停火和解。

当然,最高兴的莫过于围绕在李显龙身边的部长们,心想你们李家的家事儿无缘无故的把我们拖下水当打手,现在总算松了一口气,天下太平喽!副总理张志贤马上发表声明表示,与大多数国人一样,他欢迎这个正面的发展。希望大家能携手合作,把精力投入在让新加坡向前迈进的事务上。

然而,李家纷争真的能实现停火和解吗?我个人并不这么认为。首先,李家三兄妹都继承了父亲性格的遗传基因,即好胜、不妥协、不让步。李显扬和李玮玲的联合声明说穿了只不过是一种政治手腕,这是说给不明就里的国人听的,顺便把球丢给李显龙罢了,他们真有让步吗?没有!

李显扬和李玮玲在提出私下和解的同时分别在各自的Facebook专页上,就欧思礼路38号纷争,发布了一份长达七页的联合声明,声明中指出他们根本没有机会在国会表达看法。李显龙总理的政党基本上在国会里掌控大部分议席,议员根本无法有效地向总理提问。没有独立调查员搜集证据,没有同其他证人面谈,或发传票要求交出政府的记录。就如他们之前所指出的,国会并不是调查这类事件的合适平台。在国会上,很多议员都在重复李显龙总理对于李光耀遗嘱和对他们的攻击,这证明了,李显龙的下属受制于他,不能公正地就他们的上司做出判断。

李显扬和李玮玲也认为,在社交媒体进一步发布更多证据,只会模糊事实,并让政府机构面对为李总理找借口的压力,如果有真正独立的调查委员会来查核证据,欢迎委员们来提问。他们也认为,无需再向目前的委员会做进一步的陈述,目前,只要他们和他们父亲的意愿不再被攻击或扭曲,他们会停止在社交媒体上提出更多证据,他们不希望看见新加坡卷入一场没完没了的公开争执。最终,政府和新加坡人民必须决定,是否以及要如何让李显龙对事件负责。

据说他们过后还附上条件,就是要求李显龙取消国会辩论、解散部长委员会,以及不回应他们的指控。哈哈哈!这样的声明这样的条件可能达成和解吗?阅读全文»

Written by xinguozhi

七月 9, 2017 at 2:21 下午

的确令人大开眼界

leave a comment »

符懋濂     2017-7-7
http://www.sgwritings.com/24917/viewspace_158521.html

前天(7月4日)傍晚,在ASS (All Singapore Stuff)网站上,看到一则短文,题为《一位公民在国会里大开眼界》(A Citizen’s Eye Opening Experience in Parliament)。文章作者对于2017年7月3日国会开会情况,感到十分费解、吃惊。他或她很清楚地报道以下目睹情况:国会在上午11时准时开会,但在11时05分出席的议员(含部长?)还不到三分之一;有一些人在11时30分后才陆续进来。很多议员在12时20分前亮相,不过有位部长在下午3时30分才出现呢。总理是在12时25分左右抵达,并按时在12时30分发表演说。

除了以上场景,文章还提到同样令人大开眼界的情节:会议进行过程中,总是有人在发言,但议员们似乎并不感兴趣,并不专心聆听他人发言。有人在专心阅读,有人在滑动手机,有人在看网上杂志,还有人在……。此外,对于有议员穿着牛仔裤出席,很不得体,那位选民也颇有微词、意见。

以上两种情况,如果出现在那些由部落组成的非洲国家,也许不足为奇、无可厚非;但是我们毕竟属于第一世界,继承了享誉全球的英式议会民主,所以似乎值得深思反省吧?

众所周知,国会是个庄严神圣的立法殿堂,所有法律都在那里诞生;国会议员是人民代议士,准时出席会议不仅是他们的特权(privilege),更是他们必须履行人民赋予的神圣职责。任何国会议员——包括总理、部长们在内,如果无故迟到、早退、缺席,或者国会开会时不严肃认真、不聚精会神、不积极发言,是否也属于不负责任(irresponsible)行为乃至于另类“政治腐败”?相信大家心中有数,老朽愚钝,不敢妄下结论。

Written by xinguozhi

七月 7, 2017 at 9:20 下午

发表在 Uncategorized

Tagged with , ,

李家纷争说明会

leave a comment »

老伟随笔    2017-7-5
http://anchorvalecove.blogspot.sg/2017/07/blog-post.html

李家的纷争最恰当的解决地方就是法庭。李总理如果坚信自己在这起事件中没有不对的行为,就应该通过正当的法律程序来证明自己的清白。一旦胜诉的话,不但能重新建立国人对他和国家体制的信心,同时也能挽回国家在国际社会中的声誉。

李总理召开的“国会辩论”

国会针对建国总理李光耀先生故居处置问题所引发现任总理李显龙和弟妹的失和,以及妹妹李玮玲医生和弟弟李显扬对哥哥李总理滥权的指控所进行的国会“辩论”终于落幕了。

其实,这不能说是国会辩论,只有正方陈词没有反方辩驳,又怎能称之为辩论呢?这顶多只能说是一场“说明会”,自说自的,就算对天发誓自己所讲的都是真话,也没有人知道是不是实情,因为,真正知道实情的人(玲、扬)不在国会现场。所以,用两天的时间在国会召开“说明会”老实说是有点浪费时间和资源,而国会议员们应该还有很多重要的事儿要做,倒不如把要说明的讲话录成视频向全国广播,并通过各大报章、传媒加以宣传,这样应该会更省时省事,也好让议员们能好好的在家休息,不必在国会里“闭目养神”。

李氏三兄妹,左起:显龙、玮玲、显扬

总的来说,说明会分两个部分——家事和国事。家事嘛就是李氏兄妹对父亲留下的房子如何处置意见分歧。国事嘛就是总理的弟妹指控当总理的哥哥在处理父亲故居的问题上滥用职权。指控一国最高的领导人滥用权力是很严重的事儿,如果没有足够确实的证据证明,是可以构成严重的诽谤罪的。

看了听了两天的国会说明,我个人还是觉得整个事件疑点重重,好像阅读没有结局的悬疑小说一样丈八金刚摸不着头脑,因为除了李家的人外,没有人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儿,也没有人可以确定到目前为止到底谁说实话谁撒谎。老实说,国人更关心柴米油盐和日益高涨的生活费所带来的压力,没有人对李家的家事有太大的兴趣。而关心国事的国人比较关注的,主要是李总理弟妹对总理涉嫌滥用职权的指控,这样的指控不只对李总理本人及双亲的名声造成损害,也让国家在国际社会里的声誉遭受打击。

工人党议员刘程强提问

许多国人包括在野党议员都认为李总理应该诉诸法律行动,来向国人及国际社会证明自己的清白,而不是在国会里自说自话的开说明会。李总理到目前为止还是犹豫不决,还没有决定是否要对弟妹采取法律行动,理由是这会对双亲的声誉造成更大的伤害。就有人认为,这根本就是一个借口,总理双亲的声誉在事件一开始就已经受到伤害了,现在应该是“国誉”比“家誉”更为重要。李玮玲和李显扬都是高级知识分子,而且身居高位多年,应该知道指控一国总理滥权所将面对的法律后果,这不排除他们背后有很强的律师团为后盾,而总理不提控弟妹是因为有所顾忌,不知道弟妹手里还有什么底牌没亮出来,因此不敢打没把握的仗。阅读全文»

Written by xinguozhi

七月 6, 2017 at 1:09 下午

刘程强:李家事件模糊了公共和私人界限

with one comment

刘程强(阿裕尼集选区国会议员/工人党秘书长)     2017-7-3
http://www.zaobao.com.sg/zvideos/news/story20170703-776087

工人党秘书长刘程强昨日(7月3日)在国会针对李显龙与弟妹的纠纷发言。以下是讲稿的中文翻译:

议长女士,今天我们需要在这里辩论建国总理后人的纠纷,这是让国会难过的一天。更让人难过的是,整个事情围绕着李光耀先生的遗嘱,而他的遗嘱中关于欧思礼路38号的部分是众所周知的。我要再次明确声明,工人党对这个令人遗憾事件的立场很简单,那就是工人党关心这个事情怎么影响我们的国家。

过去几周,工人党党员和议员对这场纠纷其他层面的意见与一般新加坡人一样多元。作为一个外人,我相信李家后人的积怨之深,远远超过因遗嘱中关于房子的命运产生的分歧,因为争论各方看来都不惜牺牲国家利益,把这个私人事件公诸于世。对此,我感受特别强烈。

整个事件最大的问题是总理在私人身份与公共身份之间,不断模糊界限,而李家兄妹与政府也一样。我们需要恢复公私之间的界限,把这条红线划得更明显。这起纠纷侵犯到公共领域的部分必须处理,让争端退回私人领域。我们必须这么做,才能更专注于处理更重要的国家议题。

这个事件让政府分心,分散了新加坡人的注意力,也让全世界模糊了焦点,同时破坏了新加坡的声誉。

公私不分,各方一再越界

议长女士,私人与公共身份的清楚区分,是良善治理重要的一环,也是新加坡坚定反腐立场的基石。很不幸,在这个事件上,我认为各方一再越界。起初是李显扬和李玮玲医生,他们不应该以一些家庭纠纷中不确定的证据,公开对总理发出粗暴的指控。这些指控看似算计过,目的是削弱总理的权威,这并不是建设性的政治。这是莽撞的行为,我看不出它哪里符合国家利益。

如果他们有详尽和确实的证据证明总理说谎和滥用职权、让他的妻子影响公务人员的任命,他们现在应该马上公诸于世,而不是不断在媒体上发动攻势。政府也有份参与这场口角战。总理和他们的一些内阁同僚在面簿上回应,甚至针对另一方的动机和人格进行还击,对整个事情没有帮助。政府在面对关于诚信的质疑时,应该树立榜样捍卫自己的尊严。不应该卷入面簿的混战中让全世界看热闹。内阁成员比任何人都应该克制,不对指控者进行人格与动机的攻击。政府应该马上停止这场公开争论。 阅读更多 »

Written by xinguozhi

七月 4, 2017 at 10:51 上午

李光耀故居风波重挫李显龙威信

leave a comment »

萧翔    亚洲周刊 2017年7月2日第31卷26期
http://www.yzzk.com/cfm/content_archive.cfm?id=1498105053161&docissue=2017-26

李光耀故居处置风波继续延烧,新加坡总理李显龙因“家事变国事”而向国民道歉,并宣布在国会就此事接受议员质询,期望消除疑问,加强公众对体制和政府系统的信心;但舆论质疑,国会交代仍未能理清是非和化解争议。

新加坡建国总理李光耀故居如何处置引发的风波没有歇息之兆,反而转入另一阶段。新加坡总理李显龙结束度假之后,六月十九日透过视频向全国表达道歉之意,为自己家事影响新加坡名声表达不安。他同时宣布要在七月三日的国会公开让议员就此事所涉及的政府相关课题,包括被弟妹指责为滥用权力等,接受质询,他表示将解除党鞭约束,允许党内议员自由提问发言,同时欢迎非选取议员和反对党议员“毫不保留地”向他和部长提问。

李显龙希望藉由国会一场“彻底和公开的辩论与问责,能够消除事件所带来的疑问,并且加强公众对体制和政府系统的信心”。然而随即有人指出,他这是学自父亲李光耀的招数。李光耀和李显龙在一九九六年由于买房获得折扣事件,引发街谈巷议,一连三天在国会交代,接受议员质询,最终获得议员信任,父子并且将约百万新元的折扣款捐出给慈善。

舆论质疑李显龙这一决定的是,以国会绝大多数是同党议员的情况,哪里会有人敢针对他弟弟李显扬关于他滥权和公器私用,乃至私人律师晋升总检察长的指控,做出追根究底的强烈质问?其次,国会提问没有法律惩处的效力,就算回答不足以使人信服,又能如何?

多个分析人士在网上指出,李显龙此举旨在对公众和国际社会交代政府行为,并不在于理清自己的程序或政治责任。党内老将、有意参选今年总统却因修宪而失去机会的陈清木直接表示:“国会不是解决家庭纠纷的正确地方。家庭纠纷应该在法庭解决。国会里的议员无从得知细节,只能听总理的一面之词。”诉诸法庭也是李显扬稍早提出的挑战,引起网民关注。此举在气势上占了极大优势,许多网民因他看似不惧司法的偏袒而更相信他。很多人指出,国会交代无助于化解争议,更无助于理清是非,因为纠纷的另一造李显龙的妹妹李玮玲和弟弟李显扬无法参与。 阅读更多 »

李家家事升级为新加坡国会大辩论,反对党7问李显龙

leave a comment »

新加坡眼    2017-6-20
http://www.yan.sg/fanduidang7wenlixianglong/

昨天,李显龙总理在道歉视频中,“吁请议员,包括非人民行动党议员,对此次争议务必追根究底,在国会毫不保留地向我和我的部长提问。”

于是,就在今天,新加坡最主要的反对党:工人党今天发布声明,抛出了对于李总理“家庭纠纷”的一系列问题。工人党指出,关于欧思礼路38号故居的家事留给李家自己处理,或是上法庭解决,他们只关心权力是否如指责中那样被滥用,是否会伤害人民对于新加坡的信心,以及政府的威信。

工人党议员、阿裕尼—后港市镇会主席毕丹星:想询问总理,政府会否同意成立一个特别特选委员会(Special Select Committee),让由不同政党议员组成的委员公开听审,同时现场向公众直播,以便调查李总理弟弟和妹妹指李总理滥权的指控,也让指控者有机会在国会提呈所有相关证据。

新加坡工人党主席林瑞莲:想询问总理(a)政府有何措施约束部长及高级公务员,不让他们参与自己有个人或经济利益的讨论或决策?制度上如何保证?(b)对于李光耀的遗产和资产,政府和总检察署是否认为与内阁阁员产生或可能产生利益冲突?(c)这些利益冲突或潜在的利益冲突如何处理?

后港单选区议员方荣发:想问总理,(a)政府有无明确的规定或者制度,能让部长和次长们的家属,不滥用自己的身份,在超出他们专业的领域里接触,影响,命令高级公务员们?(b)这类规定或制度是以什么频率和形式传达到公共服务和他们的家属们?(c)如果有证据证明权力被滥用,应采取什么法律制裁? 阅读更多 »

投不信任票

with one comment

作者:陈华彪      译者:万章      2017-6-18
https://www.facebook.com/photo.php?fbid=996430333826698&set=a.652436438226091.1073741826.100003792230386&type=3&theater
英文原文:http://www.tremeritus.com/2017/06/18/a-vote-of-no-confidence/

作为国会内唯一拥有议员的反对党,工人党应抓紧这一时机,向新加坡人表明它希望实现世界第一流的国会制度到底是什么意思。它可以提出对总理的不信任动议使国会议员聚焦此事,以反映公众对这一事件的关注。

新加坡第一家族的纠纷破坏了这个现代化城市国家的国际形象。纠纷已经超越了兄弟姐妹间的对峙,及李光耀欧思礼路故居的命运。

李玮玲和李显扬指责他们的哥哥李显龙利用国家机关对付他们及滥用职权,是对身为总理的一项非常严重指责,因为他们质疑总理是否能胜任这一公职。针对李显龙的妻子,第一夫人(译者按:新加坡无此公职)左右公务员的指控,也同样是很严重的。执政党任人唯贤的思想基础,也因为总理的弟妹指责他包藏着为儿子从政铺路的政治野心而受到质疑。新加坡是否会跟随朝鲜的路走呢?

关于秘密内阁委员会存在的指控,以及总理在公开的表达和私人行为之间的差异,已引起了人们对政治透明度的严重关注。如果上述任何一项指控是真实的,国会议员将必须考虑是否能继续对这位总理具有信心。这是任何合乎常规的民主国会的起码民主做法。

在没有敢于批评和独立的新闻媒体情况下,公众不太可能对总理,内阁和国会议员施加足够的压力来促使公众的担忧得到正视。新加坡民主党设立公开调查团的建议被忽视的可能性极大。李家弟妹指新加坡一切受到操纵,所以这样一个调查团最多只能起着粉饰的作用。 阅读更多 »

Written by xinguozhi

六月 18, 2017 at 10:55 下午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