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国志

有关新加坡政治、社会、文化的报道、分析与评论

Posts Tagged ‘国会

选举是新加坡民主指标?

leave a comment »

新加坡文献馆     2017-3-18
http://www.sginsight.com/xjp/index.php?id=18312

除了一党专政之外,新加坡还出现了一人政党的现实。事实是,国会立法是执政的人民行动党说了算,而支配国会的人民行动党则是李光耀一个人说了算。这一个有违民主意义与精神的政治现象,并不是一个虚无的理论分析结论,而是实实在在的新加坡史实。

多年前,William Safire《纽约时报》记者称李光耀为独裁者。李光耀回应说:你可以按自己的观点来称呼我,但是,这不表示我就是如你所言,我可以轻易赢得大选,我何必如此?按李光耀的定义,独裁与民主的区别,取决于政府是否举行国会选举。换言之,选举与否决定一个政体属性。因此,由于李光耀赢得每五年举行一次的历届大选,所以新加坡是一个民主政体。

近日,李显龙在与英国广播电台的访问中,重申了这一个李光耀对民主政治的定义。李显龙说:新加坡人很开心,他们选择了这个政府。基于选民选了我和我的政党,所以新加坡是一个开放的民主政体。

当然,国会选举是衡量民主政体的一个标准,但是,选举结果却并非衡量民主的唯一准绳,因为选举过程的正当性,决定选举结果的正当性。偷鸡摸狗的选举过程本身,就已经自我否定了选举结果的正当性。明显的,人民行动党政府的国会选举,充满了极具争议的投机取巧。

除了选举之外,三权分立的政体结构也是衡量政体属性的一个准则。三权分立主张立法,行政和司法三种国家权力,分别由不同机关掌握,各自独立行使、相互监督以制衡。因此,一个能够满足三权分立之约束条件的政体结构,可以界定为一个民主政治体制。然而,实际运作上,要达到三权分立的相互监督以制衡,另有一个内在的基本条件:适当的政党竞争力度与相对均衡的政党实力对峙,也就是,英国广播电台访问中所指出的:国会有一个可以成为替代政府之反对党的存在。

理由是,三权分立有赖于相互监督机制的实质性存在,因为唯有近乎势均力敌的政局下,三权才有彼此制约的可能性。在这一个层面上,新加坡一党专政的现实,根本上质疑了新加坡存在一个三权分立体制的可能性。阅读全文»

刘程强:行动党徇私修改民选总统制 改革应由全民公投决定

leave a comment »

刘程强(阿裕尼集选区国会议员/工人党秘书长)    2016-11-8
http://www.wp.sg/constitution-of-the-republic-of-singapore-amendments-bill-speech-by-low-thia-khiang/

这次通过修改宪法,变更民选总统制令人不安,其背后的动机是,进一步确保行动党就算在国会里失去绝大多数议席,也可利用民选总统来牵制新政府的运作。

刘程强11月8日在国会辩论修改民选总统制度时的发言全文:

总统是我国的元首,代表新加坡,是国家和人民的象征。工人党认为,总统的尊贵身份和地位,不会因为是通过国会委任产生而打折扣。

但是,从1980年代开始,工人党就极力反对民选总统制。这不是因为我们反对国家有总统,而是因为这整个机制背后的动机会造成对国家不良的深远影响。很显然的,候选人所必须具备的严格条件,都是为了保证最后能胜出成为总统的,是一名亲人民行动党人士。这名亲行动党的总统,就可在行动党万一落选的情况下,阻挠一个非人民行动党政府有效执政。为什么行动党在1981年安顺区补选和1984年大选失去波东巴西以后,才想到要推行民选总统制呢?

从开国以来,行动党通过国会所推选出来的总统,有那一个不受人民尊重?再说自1991年开始推行民选总统制后,行动党也不曾讨论这个体制出问题。现在为什么突然出现问题,大费周章成立宪法委员会探讨,并且大事修改宪法呢?

2011年的总统选举让行动党寝食难安,那是自从民选总统制实施以来,第一次出现四名候选人角逐总统席位,又不是行动党属意的人选,而且最后当选总统的候选人只以不超过1巴仙的多数票胜出,机关算尽,行动党还是差点栽在自己的如意算盘之下,所以这一次才会急急如律令地,想要强行通过这个修正法案,不允许下次总统选举又出现让他们吓破胆的情况。

修改民选总统制真的是为了维护少数种族代表性吗?

新加坡从英国继承过来的政治制度是议会民主制,由人民选出他们的代议士,然后由在国会里获得最多席位的政党组织政府。所有的部长都是民选的,这让内阁有获得人民直接委托的合法性,在这样的制度下,一国的元首,无论是女皇或者是总统,都没有行政权力。

在过去实行总统委任制的时候,根本就不必顾虑总统的职位会被某一种族长期垄断,所以如果要确保总统的任命能反映我国多元种族社会的需要,最直截了当的方法,就是再回到委任制。这次修改民选总统制,难道真的是为了保障少数族群的利益吗?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为什么行动党在过去二十多年来都不提这个问题?一直到2011年,行动党差点跌入自己所设计的民选总统选举阵法,这是绝对不允许发生的,所以行动党才赶快提出这个修正动议。 阅读更多 »

新加坡模式,过时了吗?

with one comment

李佳佳(电视节目主持人、制片人,专栏作者)    2016-10-27
http://www.ftchinese.com/story/001069872#ccode=iosaction

虽然中国与新加坡关系降温,但集西方制衡制度和东方威权于一体的“新加坡模式”,对中国远未过时。

http-_i-ftimg-net_picture_4_000060264_piclink

自邓小平时代以来,新加坡成为全球唯一一个得到中国四代领导人首肯、表态需要学习的国家。其经济高度发达、政府清廉高效、环境葱郁整洁、民众温良礼让的治理奇迹几乎满足了中国朝野对于美好社会的全部想象。

然而最近一个月,由于南海问题导致的后续争议,中国与新加坡的双边关系降至二十多年少见的冰点。在民族主义情绪下,对于新加坡的指责乃至辱骂不断见诸官媒和网络,“弹丸小国”、“美帝走狗”等字眼频频出现,曾经备受热捧的“新加坡模式”似乎已经时移世易。

那么,“新加坡模式”过时了吗?

新加坡模式的前世今生

1978年11月,邓小平第一次访问新加坡,看到曾经认为是“南蛮”的地方发展得如此现代化而震撼不已。李光耀回忆,当时他曾对邓小平说:“我们大多数是中国南方没有土地的农民的后代,你们完全可以发展得更好。”在四天的访问结束后回国的第二个月,邓小平便在十一届三中全会上提出了改革开放。

尽管彼时便初初开启学习之门,但“新加坡模式”真正开始被中国朝野上下津津乐道却是1990年两国正式建交之后的事情。1992年,邓小平南巡时将对于新加坡的称赞具体化:“经济秩序好、管得严,我们要借鉴他们的做法而且比他们管得更好。”由此开始,全国掀起了学习新加坡的热潮。1997年起,中国市长协会开始组织一些市长赴新加坡参加“中国市长高级研修班”。1998年,南洋理工大学开始专门设立以中文授课、招收中国学员为主的管理经济学硕士学位班,并在后来成为了度身定制课程培训中国官员的基地,逐渐有了“海外党校”之称。从2001年起,中组部和教育部也先后开始向新加坡选送学员。

被中国官方选定为学习对象长达二十余年热情不减,“新加坡模式”的核心被认为在于其治理模式证明了威权政治并不必然导致腐败,相反其严格和高效对于发展中国家可能还是一件好事。简而言之,在中国官方眼中,学习新加坡模式即为学习“现代化威权 (authoritarian modernity)”。其中最令他们感兴趣的三个基本元素在于:惩治腐败、增加政府专业性以及更好地回应民意。

为何中国政府将新加坡视为可学习的模板?

首先,新加坡所代表的“亚洲威权”统治所取得的成功展示了经济现代化和长期一党执政可以同时并存、相得益彰,并对于以政党竞争轮替为标志的西方自由民主的普世性提出了挑战。

其次,为了巩固其官方话语体系,新加坡政府和中国政府都严格控制着对于影响民众意识形态至关重要的机构:包括博物馆、教育体制,以及最为重要的——新闻媒体。 阅读更多 »

轮流做庄

with one comment

李莫愁     2016-8-28
http://www.malaysia-chinese.net/cgi-bin/czread.pl?board=luntan&file=start&User=&Pass=&group=2&read=messages/2016/08/144667.html

【Eulogy】

Eulogy,根据剑桥网上字典的解释是这样的:

a speech, piece of writing, poem, etc. containing great praise, especially for someone who recently died or retired from work。悼词,悼文;(为刚刚退休的人所作的)颂词,颂文。

蔡琼莹

原来活人也可以享受别人给他的eulogy。这当然是西方的传统,是不是来自基督教就不得而知了。我们东方社会则鲜少这样,或者会认为多诵些经给往生者,让他早登极乐才是正经。

纳丹国葬礼被选中宣读eulogy的肯定不是阿狗阿猫。不过近年来追悼文不流行歌功颂德,最重要是情真意切,要表现真性情,以这个标准来看,就只有公益金前主席蔡琼莹的致辞感人至深,娓娓道来有种很特别的女性魅力。至于最差则是陈振声莫属;从陈振声刚出茅房开始,他的最大特点就是浩练。他的这篇悼文与其说是在怀念故人,不如说是在交功课,是表演给台下那些上司听/看的。短短几分钟的讲演,他用了英语、华语和马来语,其中马来语那段最好笑,说了“Sedikit-sedikit Lama Lama Menjadi Bukit”这句谚语,是“积少成多”的意思。那是他“苦学”马来语的成果吗?其实这句话,多年前黄文永在一部电视剧里就常用,我那第八波道铁粉的老妈都会说啦!我猜他是看电视现买……

陈氏悼文有两段特别矫情,摆明是说出来吹嘘的(作文老师会说,这样的文字能免则免):

如果有人认为纳丹先生只是把我当成能干的下属来使唤,那你就大错特错了。纳丹先生从来不把我们当成下属来看待,他一直把我们当成家人。

2011年,我踏入政坛,纳丹先生也卸下了总统职务。有一天,他要求到我的社会发展、青年及体育部办公室来拜见我。我吃了一惊。我很少不听纳丹先生的话,但这次我怎样都不同意。我在电话上告诉纳丹先生,这是不合乎礼节的。/而当我到他家见他时,他握着我的手告诉我,要求到办公室去见我,是因为他要对我表示肯定,也是对部长职务的尊重。他进一步解释说,他已经不是总统了,只是一名普通的老百姓。所以,按照礼仪来说,应该是他来见我,因为我是一名部长。

第一段大概无需说明,一点说服力也没有,是陈振声的一厢情愿。第二段则矛盾重重:卸任后的纳丹要去部长的办公室“拜见”他,因为他自认是个小老百姓,而部长则一直把他当总统,认为不合礼仪 (protocol)。然而纳丹去的目的是什么呢?哦,是要去“肯定”陈振声,那纳丹是不是也把自己当总统了呢?(陈振声的文字组织能力可见一斑)。 阅读更多 »

从纳丹谈起

with 3 comments

李莫愁    2016-8-24
http://www.malaysia-chinese.net/cgi-bin/czread.pl?board=luntan&file=start&User=&Pass=&group=2&read=messages/2016/08/144657.html

今日执政党在官媒上大搞总统和总理种族人选的议题,很多人都不明白葫芦里卖什么药?加上纳丹逝世这个时间点十分恰当,官媒马上打蛇随棍上,趁机对总统种族人选这个课题洗脑全国人民,甚至要修宪,为什么这么大阵仗呢?说出来不过就是为了一个人:陈清木。

Mr Nathan -m

纳丹—“新加坡之子”,“新加坡之犬子”?

李显龙和多位部长都称纳丹为“真正的新加坡之子”,没错,如果李光耀是“新加坡之父”,纳丹当然当之无愧,更确切地说应该是“新加坡之犬子”。前《今日报》总编辑巴尔吉就曾说过纳丹是“李光耀的忠诚信徒”,认为“李光耀不可能会错的”(SR Nathan was “a Lee Kuan Yew loyalist” and “for him, Lee Kuan Yew could do no wrong”)。

先说点花边的,贫尼有位出身中国厨艺学校的小师弟,多年前曾混入总统府当侍者。据他透露,总统府当时是聘有专人服侍三位大人物的饮食:纳丹总统,李光耀资政和吴作栋总理(李显龙还在珊顿道的金管局大厦办公)。而李资政和吴总理的饮食向来都很素淡,几乎天天都是清粥小菜,只有纳丹胃口最好,天天都大啖龙虾。我们道家说:“嗜欲深者天机浅”,而纳丹食欲之大,可能连心机都没有,所以才会获得李氏父子的长期宠爱。

刚好看到邻国《东方日报》有篇报道,标题《纳丹年幼生活坎坷 乞丐向上变总统》,可能是抄自本地报章或者纳丹的自传,毫无可信。因为纳丹出生在1924年,获得马来亚大学(新加坡大学的前身)学位时是1954年,刚好是30岁。表面上虽然年龄有点大,但是别忘了其中还经历了日据时期的3年零8个月,如果没有这段历史,他可能在26岁或者更早就获得学位,这对战后即使读完小学也是一种奢侈的一般人来讲,是怎么从“乞丐”读完大学的呢?以同龄人来讲,李光耀读完剑桥双重一等荣誉学位也是26岁。而两个人的出身,一个被说成是乞丐,一个被说成是富家子,阶级如此悬殊,在英殖民地时代完成大学的时间仅相差4年,骗鬼咩?

纳丹自大学毕业后即刻进入英殖民的官僚体系成为精英,然后一路平步青云,成了自治和独立后的建国官员,一路做到58岁,才从外交部一等秘书的位置退下来。年纪轻轻就已经是春风得意马蹄疾的俊彦,何曾坎坷过?由于受到李氏父子的深深宠信,退休后马上就进入“后谢mode”;干了8年海峡时报集团的主席,2年驻马来西亚最高专员,6年的驻美国大使,回国受委为巡回大使等。这时他已经72岁,本应卸甲归田。哪知道那边厢王鼎昌的民选总统却和李氏父子出了问题,所以就在75岁的高龄出来当新加坡第六任总统,加上他够命长,竟然还给他当了两任,每年领足430万纳税人的钱,12年一分都没少。 阅读更多 »

Written by xinguozhi

八月 24, 2016 at 4:53 下午

新加坡补选与政治常态

leave a comment »

亚洲周刊/林亚君     2016年5月22日 第30卷 20期
http://www.mingjingnews.com/MIB/news/news.aspx?ID=N000146294

新加坡国会补选,执政党候选人穆仁理击败民主党徐顺全,但得票率跌至六成,反映李光耀效应退潮后的政治新常态。执政党猛烈攻击徐顺全,招致一些反弹。

人民行动党穆仁理(左)与民主党徐顺全

新加坡于五月七日举行国会补选,经过九天竞选活动,终于尘埃落定,多次挑战执政党的反对派领袖徐顺全再一次落选,无缘进入国会。不过分析认为,这次的成绩说明没有了李光耀的效应,执政党获得六成选票的成绩应该更能反映新加坡的政治常态。

代表人民行动党参加武吉巴督区补选的印度裔律师穆仁理(Murali Pillai),以百分之六十一点二一的得票率赢得选举。虽然支持率比行动党原议员王金发的百分之七十三低了将近十二个百分点,但还是成功保住了这个单议席的选区。

在去年举行的国会选举中,王金发代表行动党角逐武吉巴督单选区,击败民主党候选人以及独立人士。不过在今年三月,他却因涉婚外情而辞去国会议员职务,该区议席随即腾空。

五十三岁的在野党民主党秘书长徐顺全随后确认参选意向,而其他在野党也纷纷宣布无意竞选,使此次补选成为两党的直接对决。

徐顺全原是新加坡国立大学心理学讲师,拥有美国乔治亚大学博士学位。他于一九九二年加入民主党,开始了漫长而又艰巨的政治生涯。

在当时,在野党人士学历普遍不高,因此徐顺全作为大学讲师的学历和背景使他受到了瞩目。不过他在隔年却被指滥用国大的研究基金而被学校开除,后来又被前总理李光耀和吴作栋控告诽谤,因无力赔偿损失最终宣告破产。

徐顺全的形象因接下来一连串的事情受到重挫,给人予冲动、激进的印象。虽然近年他以更温和的形象复出,不少选民对他改观,人气也跟着飙升,但一般民众对他过去的负面印象仍挥之不去,在去年的大选和今年的补选中依然成为媒体、公众以及执政党领袖的讨论焦点。 阅读更多 »

不配

with 3 comments

韦春花      2016-5-8
http://www.malaysia-chinese.net/cgi-bin/czread.pl?board=luntan&file=start&User=&Pass=&group=2&read=messages/2016/05/144398.html

行动党的选战策略是旧事重提来(完全)抹黑徐顺全的人格,可是却反指徐顺全制止党员发言揶揄行动党王金发是“虚伪”的行为。国人在读官媒时一点都不感觉他们在自相矛盾,这就是酱缸最伟大的作用。

长公主在这次补选中提出一个很重要的概念——“不配” (not fit) 。虽然长公主指控自己的兄长“滥用职权”企图建立“王朝”,其实自己也是帝制的产物,否则怎会认为在民主社会中,无凭无据竟有“不配”这个阶级观念呢?——“要和我平起同坐?”你不配!“要和我议论国是?”你不配!“要让我赞同你?”你还不配!!

春花也觉得很奇怪,补选就是王金发偷吃Wendy引起的,整个选战的策略应该就是借批判这个民选代表的操守开始(就像当年李显龙批工人党饶欣龙那样),然后剑指人民行动党。然而,这只过街老鼠却变成不可宰杀的圣牛,有两点为证:

  1. 李显龙说:“民主党群众大会的演讲者向王金发开炮,徐顺全最后上台时说:‘你不应该对一个落魄的人落井下石,这是非常恶劣的’。这完全就是虚伪。”
  2. 李玮玲指出,在上星期的民主党群众大会上,徐顺全的支持者在演讲时攻击武吉巴督区前议员王金发,然后徐顺全本人上台时又假装宽宏地说不应该攻击品格。

可见在李显龙兄妹的心目中,这名本党王姓同志根本没有“不配”的问题,他只是逼于形势,“经过慎重考虑,我相信你作出辞职的决定,是最有利于你的选民、所属政党、你的家庭和个人。”——而顺民和愚民们立即接受后主和长公主的讯息,又把行动党候选人选进来。

此外,李玮玲虽然看得出她兄长的改变——滥用权力、建立王朝。却一点也不关心徐顺全的长进,所以她所说的有关徐顺全的故事,完全是由官媒匙喂 (spoon fed) 的陈年往事(其他的行动党人也大致如此,对于徐顺全提出的失业保险,也没人交锋:钱从哪里来?)。并且还因此下了个道德判断:“尽管他现在利用家庭,以一个改过自新的姿态出现,这个人其实根本没改变过。” 阅读更多 »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