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国志

有关新加坡政治、社会、文化的报道、分析与评论

Posts Tagged ‘国家安全

国家如何对待学者?──从新加坡一场六小时的听证会说起

with one comment

魏月萍    2018-4-13
http://contemporary-review.com.my/2018/04/13/1-61/

新加坡政府为制定反假新闻法,日前举办公开听证会接受公民组织和个人建言,意外牵引出一场六小时被称为“律师对垒历史学者”的辩论。事后引发百多位国际学者连署,抗议听证会的审问方式,学者的诚信和学术信誉受到政治人物审查,恐对学界形成“寒蝉效应”,冲击新加坡的学术自由。当听证会转变为公审会,原来为收集各专业领域意见、听取建言与多方意见的公共论说场域,却成为“伪学术法庭”。这已经和假新闻议题或反假新闻法的制定毫无关联,而是一场以国家为名,对于历史修正主义者的抗衡行动,同时也是一场捍卫政治行动合法性的保卫战。

(来源:Phuket News)

网络假新闻(online fake news)猖獗流窜,为制定反假新闻法,新加坡政府从2018年3月14日至29日举办为期八天、由十人特选委员会召开的“公开听证会”(public hearing,以下简称听证会),渉及六十多个组织和个人提呈建言,备受大众关注。但本有公民谘询和审议意义的听证会,却意外牵引出一场六小时被称为“律师对垒历史学者”的辩论。不过在看完六小时冗长的录影后,说辩论恐未甚贴切。在大多数以“你同意还是不同意”、“是还是不是”的主导口吻底下,律政兼内政部长尚穆根(K Shanmugam,下图左)和旅英历史学者覃炳鑫(Thum Ping Tjin,下图右)的一来一往,说得轻一点,仿佛是“论文答辩”现场,说得重一些,俨然是“伪学术法庭”。

覃炳鑫虽然是旅英历史学者,多年来在自己经营的广播电台,讲述有关新加坡的历史,以学术介入现实。他同时也是牛津大学东南亚研究项目的主要协调人,并和自由撰稿人韩俐颖、漫画家刘敬贤创办立足于东南亚新视野的英文评论媒体New Naratif(《新叙事》)。覃炳鑫在呈交给听证会的陈情书中,虽然提出扩展媒体通识课程(Media literacy programmes)、废除《报业与印刷法》(Newspaper and Printing Presses Act)等具体方案以制止假新闻的过度扩张,但他抛出的两个核心议题,却是“直剿蜂巢”:一、人民行动党和李光耀是假新闻的散播者;二、无论是1963年的冷藏行动或1987年的光谱行动,其逮捕行动目的乃在政治利益,而非国家安全问题。

(来源:Phuket News)

以上两个核心问题实互相关联,这是因为无论是1963的冷藏行动或1987年的光谱行动,背后支持逮捕行动的合法性,乃在于认为当时一些左翼或地下组织,受到马共阴谋的唆使,试图进行不利于新加坡的政治活动。鉴于此,尚穆根和覃炳鑫“辩论”的核心便在于:在1950至1960年代期间,新加坡是否有共产主义阴谋的流布?其次,工会、华文中学、文化组织或左翼团体,是否受到共产主义阴谋论的影响,同时也是共产党统一战线(Communist United Front)的一部份?马共是否利用一些地下组织来宣传他们的理念,以及社会主义阵线(Barisan Socialist)是否被马共渗透等问题。 阅读更多 »

Advertisements

新加坡前政治拘留者纪念1963年2月2日的“冷藏行动”

with one comment

韩俐颖(Kirsten Han),汤姆怀特(Tom White),覃炳鑫(Thum Ping Tjin)    2018-3-12
https://pnn.pts.org.tw/main/2018/03/12/新加坡前政治拘留者纪念1963年2月2日的“冷藏行动”/
英文原文:https://newnaratif.com/journalism/remembering-coldstore-singapores-former-detainees-speak/

1963年2月2日“冷藏行动”至今已经55年了。在这场大规模逮捕行动中,有超过110人被捕,当中包括活跃参与反对英殖民统治的人士、职工运动者、学生和党派人士。

逮捕行动以“反共”的名义,严重打击新加坡左翼反殖民运动,并摧残了当时的主要在野党——社会主义阵线(社阵当年在立法议会的51席位中占有13席。由时任总理李光耀领导的人民行动党政府占有25席)。在行动中被捕的人士当中,有些从未经过司法程序,被扣押长达10余年之久。“冷藏行动”仍是新加坡史上最大一场逮捕和拘留行动。

在过去数十年,有关左翼分子的活动事迹,在新加坡官方叙述中大部分被遮掩或磨灭。根据2015年新加坡“政策研究所”的一项民意调查,1963年2月2日“冷藏行动”是最被新加坡人遗忘的历史事件。不过新加坡老左异仍然牢记着这段历史:每年的农历新年,“老左”都会举行团聚午餐会。对于他们而言,这个聚餐会是与战友相聚和回顾当年的场合。

今年 New Naratif 在新加坡“老左”的农历新年聚餐会上,借机采访了一些前政治拘留者,与他们进行了简短的采访并附上他们的照片。在访谈文章里我们同时并列了政治部,也就是当年“新加坡内部安全理事会”(Singapore Internal Security Council)的档案资料评注。该会当时由7人组成:英国最高专员公署和2名高级的英国殖民地官员,包括李光耀在内的3名行动党政要,及马来亚联合邦内政安全部长,敦・伊斯迈尔医生 Tun Dr. Ismail。“新加坡内部安全理事会”就是负责政治逮捕行动和拘留的决策机构。New Naratif 提供的政治部解密资料取自英国国家档案馆

蔡炜伴

蔡炜伴被拘留时仅23岁,当年是新加坡书报印务业职工联合会会员。(Tom White)

他们要我签署文件“背弃”共产主义;他们说(政治部)如果拒签,就不会释放我。

我当时是新加坡书报印务业职工联合会的成员。我被监禁大约10年。我在不同的监狱里待过。其中包括樟宜监狱、女皇镇监狱、中央警署、樟宜明月湾中心(一所设在樟宜监狱内、专门关押政治犯的拘留所。现在已经关闭)。我并没有受虐待;但是,我被单独监禁了3个月。

英国档案资料

保密级别:涉嫌为共产主义份子

最先接触共产主义思想是在中正中学求学期间,后来是新加坡中学学生联合会的活跃分子。1956年新加坡中学联被封禁时,由于涉及学校的亲共活动而被开除。

于1959年第一次进入纺织工友联合会成为受薪秘书。或许是按照马来亚共产党地下组织的指示,在1959年大选时,由于行动党领导层出现分裂,主张亲共工会领袖以独立候选人的身份参与大选的推动者之一。但不知何故,虽然已经敲定一些候选人,不过终究没有提名参选。

1960年6月,他在亲共的泛星职工联合会担任更重要的职务:负责该工会《泛星报》刊物的出版工作,同时特别积极地训练工会干部,灌输共产主义理论。1961年11月,他担任新加坡书报印务 阅读更多 »

新加坡“小国大外交”的坚守与调整

leave a comment »

王江雨(新加坡国立大学法学院副教授)   2017-9-28
http://www.ftchinese.com/story/001074500

李显龙9月访华之旅非常清晰地印上了新加坡“小国大外交”的传统色彩,即在中美之间游走,发挥特殊作用。

2015年新加坡建国之父李光耀去世的时候,笔者曾撰文论述新加坡“小国大外交”模式的基本特点,及其在后李光耀时代可能面临的困惑和挑战。在该文中笔者断言,“在后李光耀时代,新加坡依然会坚持实用主义的外交政策,但是在具体方向上,也许会进入一段困惑时期,最主要的是,随着中国的崛起和美国的相对衰落,新加坡在地区和国际上面临着一个前所未有的复杂局面,难以做出非黑即白的判断,也不能轻易决定站在哪一边”。

过去两年来围绕新加坡外交所发生的风波和争论,基本上没有背离笔者当初的判断。李光耀之后的新加坡外交政策很快驶入了一个风高浪急的未知水域,高烈度地考验新加坡领导人对新的复杂局面的应对能力。这个考验主要是针对两个论题:第一,新加坡如何在大国博弈中——尤其是在中美之间——自处?第二,在更广泛地意义上,新加坡作为一个小国在这个仍具有丛林性质的世界上如何展现自身的外交姿态?

南海、国际法和中美博弈

2016年南海仲裁案裁决发布是新加坡与中国之间具有转折意义的一个重大事件,它将新加坡这个岛国置于建国以来少见的需要选边站的艰难而尴尬的情势之中。在这之前,新加坡与中国维持了几十年的基于友好合作的密切关系,中间虽偶有龃龉,但都算是昙花一现的矛盾。2015年中共中央总书记习近平和国民党主席马英九作为海峡两岸的领导人选择在新加坡会面(即所谓的“习马会“),代表中新友好互信的一个高峰。习马会面,其中既有内战历史旧痕,又有国家统一的当下问题,完全是中国内部事务,而双方领导人同意在陆台之外的第三地新加坡见面,就两岸关系和平发展交换意见,这毫无疑问彰显了中国官民各界对新加坡非同寻常的信任和认可。

但一年之后两国关系就有了风云突变的迹象。2016年7月12日,设立于海牙常设国际仲裁法院的一个仲裁庭就菲律宾与中国在南海的纠纷做出了有利于菲律宾的最终裁决。中国对这个仲裁案的立场向来非常明确,即“不接受、不参与、不承认、不执行”。裁决出来后,相关各国但表态为各方所关注。作为南海非声索国的新加坡,通过其访美的总理李显龙称裁决对各国但主权声索作了“强而有力”的定义,新加坡外交部也敦促各方充分尊重相关的法律和外交过程,但并没有强烈要求中国执行裁决。不管怎样,新加坡的声音在中国社会引发了极大的不满,这也是中新两国关系在过去一年转向紧张的主要原因。 阅读更多 »

新加坡电影 自由的一线曙光?

leave a comment »

JILLSANDY    2017-8-11
http://www.metropop.com.hk/新加坡电影自由的一线曙光?

对于香港人认知的新加坡电影,应数2002年梁智强执导的《小孩不笨》。

2015年,前新加坡总理李光耀离世,少年余澎杉因拍下“李光耀终于死了”短片被指涉嫌诋毁基督教及对李光耀作出冒犯言论被捕。新加坡对传媒监控严格不容置疑,然而余澎杉于2012年曾参演梁智强导演的新加坡电影《小孩不笨》,该电影讽刺新加坡教育问题。讽刺能放于电影,却不能存在于其他媒介,是否暗示电影是新加坡言论自由的一线曙光?

《小孩不笨》

宗教种族避之则吉

香港人认知的新加坡电影,应数2002年梁智强执导的《小孩不笨》。嘲讽新加坡教育制度的内容写实又搞笑,受了多年填鸭式教育的港人同样能在电影中得到共鸣。有“新加坡影业教父”之称的浸大电影学院副总监及首席讲师文树森指,新加坡政府其实不如外间所说的严谨︰

“新加坡地方细,人口少,却拥有多元宗教与种族,若文化融洽得不完善,国家很易分化,所以只要电视电影在创作上不触及宗教种族议题,在新加坡创作其实好自由。”

《小孩不笨》

曾出任新加坡电影发展局局长的文树森指,新加坡的电视电影以往出现歧视情况,坊间的反应比政府还大。例如2012年新加坡政府曾禁止独立电影《性•暴力•家庭价值》“Sex.Violence.FamilyValues”上画,原因是电影其中一个单元故事《色情咖喱》,华人演员以印裔对手的种族身分开玩笑,电影上映了数天后,被指侮辱印度人被禁。 阅读更多 »

林福寿见证内部安全法令史实

with one comment

新加坡文献馆     2017-3-4
http://www.sginsight.com/xjp/index.php?id=18245

李光耀自诩新加坡依法执法。但是,内部安全法令却是在嘲讽依法执法的概念,因为这条法令是在依法执法的范畴之外。一旦在内部安全法令下被拘捕,受害者就完全无法寻求任何法律上的庇护。

英国广播公司的HARDtalk主持Stephen Sackur在谈及新加坡的言论自由与人权议题时,问李显龙:事实是你有内部安全法令,允许在不提控或审讯的情况下就扣留人。李显龙回应说:我们近数十年来所扣留的都是恐怖分子和伊斯兰极端主义者。实质上,李显龙答非所问,对提问的回答与新加坡的历史事实沾不上边。

要正确了解新加坡政治历史上,内部安全法令的真正本质,以及,其对基本人权的严重侵犯,可以实实在在的通过法令受害者的自述,明白个中究竟。坊间有两篇相关文献,一是,1972年3月18日《林福寿医生在新加坡监狱的心声》讲述被囚禁9年后,即1972年间,李光耀要求林福寿以忏悔书换取释放的政治交易。二是,2009年11月14日,《林福寿医生演说稿全文》在一个新书发布会上,讲述有关总共长达近20年之囚禁生活中,亲身经历之内安法的一些细节。

顾名思义,内部安全法令是用来处理危及国家安全的重大事宜,但是,历史上,内安法令,却被李光耀滥用为清算政党政治对手的政治工具。也就是说,根本上,林福寿的牢狱之灾,与危及新加坡国家安全一事,无所关系,而是李光耀通过内安法赋予之法定权力,在无需司法审讯情况下,以政府行政手段,任意的长期扣留政治对手的结果。说白了,李光耀无需经过必要的司法程序之监督,就可以以行政权力拘捕与囚禁政治竞争对手。

为此,林福寿之所以被长期囚禁是李光耀的政治清算之说,可以从林福寿记述的情节中求证。

首先,1963年2月2日,林福寿是因为在新加坡和马来西亚合并的议题上与李光耀的意见不同,而在内安法令下被逮捕。1965年8月9日,新马分家的事实,证明了李光耀的新马合并方案失败,所以于理于法,冷藏行动下拘捕的异议人士都应该被释放。然而,林福寿却依旧被囚禁。1972年初,也就是被囚禁9年之后,李光耀建议林福寿以发表公开忏悔声明书来换取人身自由。

李光耀提出两点释放条件:1,交代过去的政治活动;2,放弃政治活动和表示支持国会民主制度。此外,替李光耀传话的的官员告诉林福寿:你必须作出一些让步让李光耀有一个立足点向社会大众解释你为何要遭受如此长期的囚禁。李光耀也必须顾及自已的颜面。假如让你无条件获得释放那他将会很没有面子。意思是,林福寿必须讲一些悔悟的话,要不然李光耀会很没有面子。

按林福寿的讲话来看,李光耀所谓的内部治安风险只是一个可耻的掩饰,这一个表面说词是为不公正的9年囚禁寻找合理性。受害者多年艰苦岁月中白白失去的自由,只是为了李光耀的面子。阅读全文»

鲜为人知的“新加坡的伤口”─“冷藏行动”

with 3 comments

茉莉      2015-6-17
http://www.storm.mg/article/53075

李光耀一生,创造了新加坡的奇迹,也曾让新加坡下狱无数。(取自微信)

如果用地质学的眼光来考察政治历史,那么新加坡,一个洋溢着热带风情的花园城市,其表面好像光滑而色彩斑斓的页岩,但在其层层迭迭的地层深处,隐藏着凝结受害者血泪的黑色化石。

今年一月中旬,在新加坡繁华街区的宽敞书店,我惊讶地看到一排排书架上摆着的《李光耀传》,令我记起文革时中国书店里摆满《毛选》的情景。而后,朋友带我走进牛车水地段不起眼的草根书室,我在那家中文书店里买了两本封面简洁的书︰《新加坡1963年的冷藏行动︰50周年纪念》、《我的黑白青春》。

身为旅游者的我,就这样偶然地一瞥,发现了那个美丽国家的一道未曾愈合的伤口。放弃坐船去印尼旅游的计划,我埋头于两本沉重苦涩的书之间,并设法与“冷藏行动”的受难者亲属会面交谈。两个多月后,强人离世。在一片歌功颂德的赞美声中,少有人提及“冷藏行动”那道历史创伤,少有人批评李光耀执政时期残酷的政治迫害。

叙述新加坡被掩藏的历史的两本书。

我为此感到困惑︰在一个建立了民主制度并拥有一定自由的国家里,为什么会在长达半个世纪的时间里,没有对“冷藏行动”这个人权迫害事件做出清算?为什么新加坡人至今没将这一事件提交给国会调查听证,以促使政府向受难者及其家属道歉并做出赔偿?新加坡的知识分子为什么不为此公开抗争?难道知识分子都因成了既得利益者而放弃了批判的使命,而人民都因为恐惧焦虑而成为自由的叛徒了吗? 阅读更多 »

第五度空间

leave a comment »

吴易叡     2015-6-8
http://crookedtimberlands.blogspot.sg/2015/06/blog-post.html

客居星国两年,接连参加过几场的“地下”集会让人不禁猜想,学术界人人闻之自危的OB marker(out-of-bounds marker,基本底线)是否真的存在?又或者在这座号称亚洲第一的经院里,其实存在着第五维度的空间。就像物理学家发现核分裂过程中突然消失的微粒。

地点在一栋不起眼的建筑里。活动也不发海报、宣传单。场地门外简单贴着一只A4大小的白纸,上头是手写的马克笔字:“book launch。”

推开厚重的门板,眼前尽是花白一片的后脑勺。几百人已经把会场坐满,我找到一个只能容下半个人的空隙,倚墙站着聆听。

那是一九六三年“冷藏行动”的纪念会。五十年前,人民行动党大举逮捕、未审先押了一百三十三位社运和学生组织领袖,指控他们参与共党活动,意图颠覆国家。而这只是新加坡政府之后每隔数年就针对异议人士进行大小规模不一清算的序曲。

秩序是小国的标志,新书发布会的现场亦然。空气是凝滞的,在场的人都摒息凝神,但冷气房里发酵的汗酸味却盖不住压抑多时的愠火。

这是揶揄也是共识:从事有关新马的研究,在新加坡境内搜集资料有一定的困难度。半个世纪以来,由于档案不曾对外开放,历史学者只好利用境外的外交档案和口述历史重建这段被官方定调为政府与马来西亚合作,遏阻共产势力扩张的行动。

书当然也不能在新加坡付梓。许多带有争议观点的出版品都选择马来西亚作为根据地,这本新书也一样。主笔们在台前义愤而铿锵地发表他们对冷藏行动的新解:这是新加坡政府在执意与马来西亚合并之前,为铲除被马国视为威胁势力而主导的政治清算。

出乎我意料之外的是,书竟然还满容易买到。当然有人可能会觉得在这文化沙漠,阅读群本来就不大。在区区几家连锁书店里,李光耀的各类传记永远霸占着非文学类排行榜。这群关心被官方定调为“另类史(alternative history)”的读者可能对国家安全的影响也无足轻重。

但才过了不久,导演陈彬彬拍摄流亡新加坡人的《星国恋》就没那么幸运了。在这部不出一小时长的纪录片里,导演访问了九位漂泊在英国、泰国、马来西亚等地的异议份子。他们分别在新加坡过去几个不同的拘捕行动中被迫流亡海外。但媒体发展局执意认定这部影片“无法分类”。意即,这部片虽然没被归类为禁片,却无法依法在电影院里公开播放。阅读全文»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