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国志

有关新加坡政治、社会、文化的报道、分析与评论

Posts Tagged ‘国庆

新加坡两代总理同日讲话:李显龙聊糖尿病,吴作栋谈下代领导

leave a comment »

澎湃新闻/高行     2017-8-21
http://www.thepaper.cn/newsDetail_forward_1769900

8月20日,新加坡举行国庆群众大会和一系列庆祝活动。现任总理李显龙和前总理、荣誉内阁资政吴作栋分别发表讲话。在本届政府任期过半,且李显龙曾经宣布的退休年限——2020年即将到来之际,“未来”成为新加坡的两代领导人不约而同关注的主题。

不过,与李显龙主要关注教育、科技及国民健康等主题不同,吴作栋则谈及新加坡未来需要什么样的人来领导这个国家的问题。

一位在新加坡居住的华人告诉澎湃新闻,尽管新加坡法定的国庆日是每年的8月9日,但按照惯例,9日当天举行的一般都是庆祝性质的活动和仪式。而较为正式的、旨在阐述下一步政策的领导人讲话则选择在8月20日左右举行的群众大会和庆祝活动上发表。

李显龙演讲被指“大题小做”

据新加坡《联合早报》报道,在演讲中,李显龙把发展学前教育、发展智能科技、建设“智慧国”和对抗糖尿病作为主题。

李显龙表示,未来5年,新加坡政府将把用于推动学前教育发展方面的经费翻一番,达到17亿新元(约合人民币83亿元),并争取在2023年之前,让每三个学前儿童中就会有两个在政府或政府支持的学前教育中心就读。此外,专为5岁和6岁幼儿提供平价优质教育的教育部幼儿园将从15所增至50所。

在谈及建设“智慧国”时,李显龙表示,所谓“智慧国”不仅仅意味着电脑、高科技等“年轻人的玩意儿”,而是意味着要让不同年龄段的人群都从新科技的发展中受益,并充分利用信息科技的发展去制造就业机会、创造新商机、提高生产力等。 阅读更多 »

Written by xinguozhi

八月 22, 2017 at 5:13 下午

国庆愿景不应只有糖尿病

with one comment

许由     2017-8-10
http://www.redants.sg/perspective/story20170810-136

如果要从国庆献词探知政府的方向,今年所列出的所谓三大挑战,感觉好像政府没有什么方向感。智慧国新加坡已经落后了,的确必须急起直追,可是学前教育和糖尿病?

今年的国庆日气氛相对清冷,不但组屋区自家挂国旗,或者德士和一般汽车挂国旗的现象少了,连总理国庆献词的内容也让人失望。

《联合早报》国庆日当天的头版新闻,报道李显龙总理说政府未来要处理的三大挑战,分别是发展学前教育、对抗糖尿病和建设智慧国,读来让人既意外又失望。我周围的朋友也对献词谈学前教育和对抗糖尿病感到不可思议。

本来,国庆献词为国人了解总理就今后国家发展走向的想法提供一些线索。但是今年的国庆献词,除了智慧国的部分,另外两个所谓的长远挑战,都让人有莫名其妙的感觉。《联合早报》的社论虽然尝试说明发展学前教育和对抗糖尿病的重要性,但是还是无法消除我和朋友的失望。

对,发展学前教育和对抗糖尿病都有它们的重要性,可是有必要由总理亲自来讲吗?教育部长和卫生部长难道就不足以处理这些问题了?国庆献词应该具备纲领性的内容,特别是新加坡现在无论内外,都面对诸多的问题和挑战。阅读全文»

Written by xinguozhi

八月 11, 2017 at 9:39 下午

风调雨顺,国泰民安

leave a comment »

从夜暮到黎明    2016-8-12
http://navalants.blogspot.sg/2016/08/blog-post_12.html

最古老的祝语

自独立以来,新加坡国庆日的庆典活动都是以政府与商家拨款和动用武装部队阿兵哥的劳动力打造出来的。不过这类庆典达到举国同庆的效果,比起诸如劳师动众来为一小撮人服务的Formula One赛车,来得有意义多了。

庆典所发出的礼包一年比一年多元化,但扪心自问,您收藏了多少个礼包?或者制造了多少吨垃圾?

总结了多年的国庆祝语,“生日快乐”是最直接,但词不达意的表达方式,尤其是中文地位江河日下的时日,“happy birthday”是最简单的沟通的词汇,“风调雨顺,国泰民安”则是最古老的贺词。

说“生日快乐”词不达意是因为新加坡并非在8月9日诞生。许云樵认为三国时代的“蒲罗中”(Pulau Ujong) 指的就是新加坡,不过这是个充满争议性的说法。撇开蒲罗中不提,淡马锡是大家所能接受的新加坡古地名,元朝汪大渊的《岛夷志略》已经收录了此地名。另一个古老的名字是石叻 (Silat),石叻起源何时何日尚不可考。这一些古名都说明了新加坡并非突然间冒出来,8月9日是新加坡近代史上的独立日,跟生日的意义是不一样的。

说“风调雨顺,国泰民安”是最古老的贺语,是因为在许多古庙里都可见到古钟铸上此八字,它所代表的是先民最原始、最期待的渴望。

宁阳会馆铜钟

广福古庙铜钟

新加坡国家博物馆的历史展厅展示着中国台山端芬乡人士赠送给宁阳会馆的铜钟,除了一左一右的“风调雨顺,国泰民安”外,上面刻着“端芬乡集贤坊”,铸钟的年份为光绪四年,也就是1878年。这是清朝在新加坡设立领事馆隔年。捐赠者为梅耀社、乃提、连振、广秀、连就。

此外,广惠肇碧山亭大庙展示了光绪十五年(1889年)梅氏族人捐赠给广福古庙的红漆铜钟,捐赠者为梅启华、淇章、连昊、绍基、淇秀。劳明达街的广福古庙在上世纪80年代拆除,庙内供奉的齐天大圣和两台铜钟都迁往碧山亭大庙。

这两个铜钟的特点是捐赠者都是台山端芬的梅氏族人,钟上的“风调雨顺,国泰民安”反映了农耕社会的愿望,希望天公保佑,辛勤耕作的庄稼都有好收成,国家昌盛,人民安居。阅读全文»

Written by xinguozhi

八月 21, 2016 at 2:39 下午

我对新加坡的51个期许

leave a comment »

小寒    2016-8-9
http://blog.omy.sg/xiaohan/2016/08/08/我对新加坡的51个期许/

“国。齐。”

一般上,
我们能期待一个51岁的人,
应该拥有
51岁的人该有的资产,
51岁的人该有的智慧,
51岁的人该有的体力,
51岁的人该有的涵养,
51岁的人该有的口德,
51岁的人该有的视角,
51岁的人该有的豁达,
51岁的人该有的耐心,
51岁的人该有的包容,
51岁的人该有的客观。

在新加坡庆祝51周年,
我来简单说一说我对亲爱的祖国的期许。

1)重视本地人才,不要等到本地人才到外国发扬光大了才来认亲、沾光。
2)重视和栽培本地人才,认清本地人的才华和潜能并不亚于外国人。否则恶性循环,人才外流,或受到压抑。这么一来,更加制造本地缺乏人才的假象。
3)但要对离乡背井来到这里担起我们不愿意从事的职业的客工更加心存感激。
4)不要对客工存有任何的歧视或阶级之分。
5)不要对其他种族的人士或其他国人存有任何的歧视或阶级之分。
6)如果对方做出什么令你反感或违反社会风气的行为,先考虑到两地/种族不同习俗的缘故。对方可能不是故意的。
7)如果对方做出什么令你反感或违反社会风气的行为,向前客气地给对方提醒,而不是拍下放上网,然后设法从中获得认同,好让自己出位,或觉得High。
8)想办法解决问题,别动不动就当投诉王。
9)敢投诉就站出来,不要躲在键盘后按键伤人。
10)不要整天躲在键盘后说三道四,有种出来面对面说清楚。阅读全文»

Written by xinguozhi

八月 9, 2016 at 5:36 下午

在那灯火阑珊处

leave a comment »

潘耀田     2016-8-9
http://phoonyewtien.blogspot.sg/2016/08/8.html

今天,在我们举国欢腾之际,我们有没有想过那些不幸被国家所“误解”(?)以及被历史所遗忘了的同胞们,我们是否毫不经意的就忘却或抹杀了一切他们对国家的关心和贡献,我们这些既得利益者又是否有把自己的幸福建立在别人痛苦之上之嫌?!

国庆日逼近,这几天街头巷尾都是一片欢腾的气氛和景象。更显得新加坡是那么繁荣美丽。相信大多数和我们一样在新加坡出生成长的早期移民后代和那些选择留下来在此地生活了一辈子的人,都会热爱这片土地,这里除了是我们的家乡家园,有我们的熟悉的市容街景和充满温情的亲朋戚友,也令我们有安全感和归宿感。

今天却在网上看到了香港《明报》记者赵晓彤访问本地作家英培安的文章《英培安:自由对一个城市很重要》

有关访问追溯了英培安一些人生经历,其中也包括一些“不堪回首”的往事。据说当年他因为受到政治牵连而入狱,最后却在没有定罪的情况下被释放,看来仿佛是个无辜的受害者,那段不自由的日子,令他感受到:

个人的名誉财富其实并不重要,只要有人把你关起来,使你在这社会上消失,你便什么都没有了,所以自由很重要。有自由才能做你想做的事,做一些你认为有意义的事。


旁人很难真正了解当年英培安被捕的详情,这或许和他当年大情大性敢说敢言不无关系?几十年后,当英培安谈起这些梦魇般的往事,似乎还很平静淡定?但作为一个新加坡读者,联想起这些多年前曾经发生在此地,和政治有关的许多事(其中不止是英培安而已,还有比他的遭遇更悲惨并且还出书记述的?!),心寒之余还是不禁有点不寒而栗!阅读全文»

Written by xinguozhi

八月 9, 2016 at 4:02 下午

发表在 Uncategorized

Tagged with , , , ,

必须投票给反对党的13点理由

leave a comment »

文化长狼     2015-8-30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e3f9e960102vws2.html

但五彩滨纷的烟花让外国的游客看到了,于是一遍又一遍的赞美新加坡美丽超群。让富裕的移民看到了,于是庆幸自己选对了如意郎君。让高薪养廉养着的公仆看到了,于是内心飙升起誓与共和国共享富贵的激动。唯独那些手里拿着主体选票为缤纷烟花的千万耗资而终生交税的新加坡人很多都没有看到,这是因为去滨海湾的那一段路程实在太远,太沉重,太崎岖。如果可以选择,他们宁可选择继续在公司多加一天班,在档口多卖一碗云吞面,在这里繁重的生活压力经不起一时一刻的停顿,而实实在在的生活绝不会因为看了五彩滨纷的烟花而变的更为轻松。

在一次朋友的乔迁聚会上认识了她,她叫边从惠,是我很少见到的支持反对党的中国移民。也是因为和她的一番谈话忽然促使我又写了这篇《必须投票给反对党的13点理由》。

1)救救孩子

从履历看边从惠属于第二代移民,她是在大约小学四年级的时候跟随货车司机的父亲来到了新加坡。成年后嫁给了另一名新加坡中国二代移民,虽然都是接受英文教育,但传统华人家庭的背景非常明显。

在刚刚历经了一场令她极为难看的家庭纠纷之后,边从惠显得情绪非常低落。在她赴英国进修心理学的一年时间里,老公竟然和一个卖鱼圆面小贩的老婆发生了不正当的关系,还被小贩当场抓获。生活有时真的狗血的一谈糊涂令人崩溃,但无论是狗血还是狗屎,想要继续生活最终还是要依赖时间让它们慢慢消失。事情后来是如何解决的不得而知,但夫妇之间最终还是恢复了宁静。

个人生活上的不愉快显然不是这次谈话的方向,她很快回到主题。边从惠告诉我说,她投票给反对党是想了很久之后做出的决定,她说这是一个非常严肃的举动。考虑的方向的基于对新加坡教育制度的失望。

她说:“新加坡的教育看似风光实际上是在残害下一代。新加坡这么多年来,表面上看砍掉了华文,其实砍掉的只是华文这个大树,而华文化的根却依旧在地底下痛苦而迷茫的盘延。英文呢表面上看是全面实施了,但很显然的那都是一株株没有根的盆景。一挖就会发现没根。”

接着她又说:“我的中文就靠我在中国读的四年小学打好了坚实的基础。A水准毕业后我决定去北大攻读学位,完成了多年以来的梦想。”

她说:“我和老公都是奖学金得主,但我们都有在中国读过小学的经历,这段经历给我们在初期进入新加坡学校时带来了很大的困难,英文跟不上,数学也常常因为无法看懂题目而做错,很羡慕那些从一开始就在本地读书的人。而后来长大了我才明白他们该羡慕的人是我,虽然我读了这么多年书,全是英文的,但我从来没有过打通英文化筋脉深入其核心文化的感觉。而我其他的同学们不会有这种感觉,因为他们从开始读书起接触的就是英文,一直感觉良好,事实上他们连产生这种不适感觉的能力都没有,而我有,那种能够在母语文化的浩瀚中享受浸濡的纯粹感,在英文的世界里我始终找不到。尽管到了初院时包括英文在内我的各门功课基本都是第一。”

我说,人们会习惯这样的教育环境,新加坡要实现兑变就必须有一代或者几代人的牺牲,或许只有这样才能让新加坡长出自己的根并植入这块神奇的土地。

她说:“是的,但这种牺牲是否值得,是否必要,这就好比纠正一个左撇子使用右手。现在,我的孩子遇到了之前和我同样的教育问题。但他没有我这样幸运,没有这样一个机会沉浸在母语的熏陶下得到完全开阔的思维,这一点令我我非常担忧。”

接着她又说道:“想必很多人都注意到这么一个事实,就是在学校里,非英文家庭的本地孩子读起数学显得困难,而中国或者印度来的非英语家庭的孩子数学就很棒。这是为甚呢?是他们特别用功,怕别人小看自己……等等这些莫名的理由之后正真的原因却被忽视了。其实原因很简单,就是因为父母在家里用母语教的,中国或是印度外来人才用母语提高了孩子学习数学的能力。用母语学习数学要比用非母语学习轻松百倍。而那些华语家庭的新加坡人,如果本身教育水平不高,没办法指导孩子,就只有让孩子半懂不懂的听老师用英文讲解,这种痛苦的感觉要迷茫很长一段时间,悲剧的是不少的孩子在这种迷茫消失之前就已经被分流下去了。”

2)关于新闻自由

本昌和我说过他为本地一家报纸当过一段时间采编,没多久就辞职了,我问他写些什么,他很不好意思地说,那些花边新闻啦,我自己都不愿意看的。后来再次遇到聊天时,他已经在一所私人高校谋到一份讲师的职位。他提到自己其实还是热爱新闻工作的,但受不了本地新闻自由被限制的压抑感。他说,在行动党的控制下,新加坡是没有多少新闻自由的,党报般的《联合早报》和《海峡时报》,还有就是花边新闻的晚报和日报,那些抱着新闻自由精神的理想加入进来的都会失望的。他说,讲到写东西还是你们这些自由写手痛快,想写什么就写什么,对于要靠这些吃饭的新闻工作者来说那只能做PAP了,他解释道,就是 “狗屁 and 马屁”,这是一个完全没有新闻自由的地方。而且PAP是不可能给老百姓言论自由的。

3)如何才能演变成英文家庭

黄埔从医院回来后完全变了一个人,虚弱的就像一个幽灵,长时间的坐在角落里一声不发,偶尔发出的咳嗽声仿佛在提示着周围人他还活着。黄埔忠动了第二次心脏手术,还有腿关节膝盖手术在等着他,此时的黄埔稍稍大力一些的喘息都会让他累的够呛,但黄埔依然坚持来公司上班。他离不开这份薪水来维持家庭的基本开销。但公司不是慈善机构,黄埔心理也明白,他没有别的办法只能默默的等待着某一天的到来。

那天因为关于医药费的问题,他来找我要我帮助填写一些表格,顺便我就和他聊了一些关于他医药花费的问题。老黄埔听我问这个,立刻愁云满布:“他们(指医院)抓住你就不会放手啦,拉你去检查,吃药,不住院还不能用公积金,住的时间短也不行,太长也不行,要出院后再重新住过,还有很多药需要自费,回公司报销,老板又不爽。”黄埔说的这些我不太明白,但从他无奈和焦虑的口气里已经感觉到了他的困扰。

黄埔和青梅竹马的妻子一起建立了一个悲催的家庭,妻子自从嫁给他就没有工作过,在家当闲妻。三个孩子没有一个会读书的,功课一个比一个差,却没有一个不会花钱的,黄埔的负担在永无止境的增加着,而自己本身的状况似乎崩溃只在分分钟之间。前些年他还坚信逆境总会过去,但事实上却是越来越糟!

黄埔和太太都是完全不懂英文的人,和太太一起在当年的华校读到中三,现在都已经五十多岁快六十了。由于缺乏家庭辅导,他的三个孩子从小学起就是挂科,分流后就自然去了最差的班,自信心也就没有了,迷茫的一塌糊涂,智商不是很好又不能以母语学习的华族孩子,在现在的教育体制下基本就废了。那么问题来了,这样的家庭要到什么时候才能彻底变成英文家庭?从而不再上演现在的教育悲剧呢?但有趣的是,摆在我们面前的事实告诉我们,很多中国来的工程师和技术员,他们都没有受过系统的英文教育,但在工作中的表现以及收入都丝毫不比当地人差。

4)美丽的烟花为谁而胜放

国庆那天,我记得公司仍然要求部分员工加班,我特意留意了一下有多少本地新加坡人回公司加班,观察的结果是和平日上班一样,该来的都来了,国庆似乎和他们毫无关系,而这些都是土生土长的新加坡人。

最近我问了一些人有没有去参加各个党派举办的群众大会,他们都哈哈笑笑,不回答。其实我知道他们不会去,绝大多数的新加坡人既没有时间去参加各个党派举办的群众大会,也没有时间去滨海广场欢庆什么SG50或是60,他们一直都被锁在繁重的工作中挣扎,在做超时的无奈中辛勤养家。

但五彩的烟花让外国的游客看到了,于是一遍又一遍的赞美新加坡,让富裕的移民也看到了,于是庆幸自己选对了如意郎君。让高薪养廉养着的公仆也看到了,于是内心澎湃起誓与共和国共享富贵的激动。唯独那些手里拿着主体选票要为耗资千万的烟花而终生交税的新加坡人很多都没有看到,这是因为去滨海广场的那一段路程实在太远,太沉重,太崎岖。如果可以选择,他们宁可选择继续在公司多加一天班,在档口多卖一碗云吞面,在这里繁重的生活压力经不起一时一刻的停顿,而实实在在的生活绝不会因为看了五彩滨纷的烟花而变的更为美好。

5)外劳把我们怎么了?

米兰和我讲了一段她们公司前同事的故事。

面对英文一筹莫展的阿邦16岁就离开学校当了学徒,修车厂,船厂,管道工什么咋活都干过,后来在一家英国飞机零件维修公司得到了一份稳定的工作,20多年前,那时候新加坡工作太好找了,这样一家有头有脸的世界级飞机维修公司能够雇佣阿邦这样的低学历不懂英文的人在今天是不可想象的,但好景不长,有一天公司里突然来了一群中国人,个个年轻人高马大,这让阿邦好奇又兴奋,当起了这些人的师傅,但没过多久阿邦开始感到了恐惧,在这些中国学徒面前自己显得越来越笨拙,越来越不自在,甚至觉得自己在这里越来越显得多余。果然没过多久,他就被调离了本来的岗位,改去做一些清洁工作。这让阿邦极为恼火,他在自己的工作服上用马克笔写下了八个华文字,“狼心狗肺,忘恩负义”,丢在自己曾经的座椅上,然后愤然消失了,那年正好赌场开始营业。在阿邦的意识中显然是那些杀气腾腾的中国人抢了自己的饭碗。而他的那八个大字正是写给自己的中国徒弟的。阅读全文»

SG50:欢庆我的成就和你的堕落

with one comment

潘婉明     2015-8-31
http://www.pfirereview.com/20150831b/

新加坡人普遍以身为新加坡人为荣,比起马来西亚人普遍以国阵政府为耻,这是非常值得庆幸的事。这是人民分享了独立建国以来政府所创造的成就的结果,正如马国人民被迫分摊了国家败坏所种下的恶果。但自国丧以来,新加坡出现一种以“公民”为框架的话语权限,“外人”倘若来自“不如”新加坡的国家,就应该“先管好自己”而没有资格评论。而这种以“感恩论”凝聚“正港”新加坡人的论述一直延续到SG50。纵观历史,我们可以说,新加坡的独立是从挫败开始的。因此SG50其实可以用更深刻的方式来回顾和庆贺。奈何建国五十周年的庆典跟大选绑在一起,在这种红包大放送的氛围里,国人只看到利多,也只能以这种欢庆我的成就和你的堕落来庆祝国庆。

2015年对新加坡而言是澎湃的一年。国丧的哀恸之后,适时迎来建国50周年的国庆盛事,全国浸淫在欢欣和怀念的氛围里,度过没有建国总理李光耀的SG50。8月23日的国庆群众大会甫过二日,政府随即宣布解散国会,并订于9月11日举行大选。

新加坡庆祝SG50,其盛大让每一个居住在新加坡的人都无所遁逃。组屋旗海飘扬、战机排练划过天空、地上处处可见红衣穿梭;共有120万户公民及永久居民的家庭获赠国庆礼包,内含小国旗、新雅玩具(Singa Lion)、游戏纸牌、怀旧零食等;超市里突然冒出许多增添50克、50毫升的产品和赠品、商店纷纷推出第二件50%的折扣优惠……SG50普天同庆,将近有一两个月的时间,以这种形式介入人们的日常生活。

独立建国50 周年,SG50自然不免要回顾历史。媒体祭出各种专题和特备节目,沿续了国丧期间“没有李光耀就没有今日新加坡”的主叙事,叙述半世纪一路行来的艰辛和突破、建设与成就,强推建国以来,新加坡人民见证了国家如何从一个“渔村”发展成现今的富庶、繁华和规模!

SG50也笼罩在浓厚的感恩氛围和叙事中。除了对建国元勋和建国一代(pioneer generation)的感谢,还发展出一套“感激脱离马来西亚”的论述。独立后出生的一代没有“星马一家”的历史包袱,观照今夕邻国境况,普遍认为脱离马来西亚是明智之举,感谢领袖英明,早在50年前就有先见之明,带领百姓摆脱这个堕落腐败的联邦,建立自己的国家。 阅读更多 »

Written by xinguozhi

九月 3, 2015 at 1:11 下午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