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国志

有关新加坡政治、社会、文化的报道、分析与评论

Posts Tagged ‘国际法

“特金会”背后的新加坡:小国大野心

leave a comment »

赵灵敏    2018-6-12
http://www.ftchinese.com/story/001077995

新加坡做任何决定都从自身利益出发,谈不上笼统的“反华”或“亲华”。任何两国间,亲近的前提是利益的契合。

美国总统特朗普和朝鲜领导人金正恩的历史性会见在新加坡举行,能PK掉一众强劲对手取得主办权,是新加坡国际影响力提升的明证。而能在短期里将一切打理得井井有条,不出差错又尽量不扰民,则彰显了这个国家一直以来引以为豪的执行力。

而无论会谈成果如何,特金两人是否会不欢而散,新加坡都是此次会谈的大赢家。从1994年的汪辜会谈到2015年“习马会”再到2018年的“特金会”,新加坡作为东道主见证了一系列历史性时刻。如果说前两个会谈的影响力还主要限于东亚的话,“特金会”则是全球关注的国际顶级盛会,能被美国和朝鲜同时相中,说明新加坡的影响力正在冲出亚洲走向世界。而考虑到新加坡是一个面积只有广州的1/10,人口只有560万的弹丸之地,这一成就就让人尤为印象深刻。

只忠于自己的新加坡

“特金会”能在新加坡举行,一个重要原因在于美国和朝鲜在新加坡都有大使馆,而这样的国家在世界上并不多。目前,朝鲜和世界上160多个国家有外交关系,但设立的驻外使领馆只有40多个,这是因为朝鲜多年来面临国际制裁,经费有限,开办使领馆不仅是一项外交功能,还是创收的需要。2016年叛逃的朝鲜驻英国公使太永浩就曾经披露了自己作为驻外使节的窘迫生活。韩国《东亚日报》也曾经报道称,朝鲜将一些驻外使馆出租来牟利,朝鲜驻华沙大使馆里落户了40多家朝鲜企业和团体来开展活动,驻保加利亚大使馆则将大使官邸租给当地企业用作结婚礼堂,拍摄杂志照片,开派对,K歌演唱会,放烟花等活动,朝鲜驻印度大使馆地下室里甚至开设了肉铺。

而新加坡的地理位置和亚太贸易、金融中心的地位,对朝鲜很有吸引力。早在1967年5月,朝鲜和新加坡之间就建立了贸易办公室,1969年11月更升级为外交关系,比中国和新加坡建交还早了21年。目前,新加坡公民可以在免签的条件下赴朝鲜旅游30天。在政治上,新加坡对朝鲜态度温和,未曾激烈批评其内政;在经贸上,根据公开报道,此前新加坡聚集了由几十名朝鲜外交官和商人组成的团队,他们通过各种商业活动,源源不断地将财富、燃料和货物运送回国。2016年,新加坡还是朝鲜的第八大贸易伙伴,双方的经贸关系直到2017年11月才在联合国制裁的压力下停止。而直到今年上半年,还有两家新加坡公司因为向朝鲜贩卖葡萄酒和烈酒而被联合国点名。

新加坡和美国的关系自不用说。新加坡独特的地理位置和美国的超强国际地位,使得两国之间能做到各取所需。根据新美2000年签署的协议,新加坡樟宜海军基地为美军第7舰队及航母等大型船只提供后勤补给和维修服务,这大大拓展了第7舰队的控制范围。 阅读更多 »

新加坡“小国大外交”的坚守与调整

leave a comment »

王江雨(新加坡国立大学法学院副教授)   2017-9-28
http://www.ftchinese.com/story/001074500

李显龙9月访华之旅非常清晰地印上了新加坡“小国大外交”的传统色彩,即在中美之间游走,发挥特殊作用。

2015年新加坡建国之父李光耀去世的时候,笔者曾撰文论述新加坡“小国大外交”模式的基本特点,及其在后李光耀时代可能面临的困惑和挑战。在该文中笔者断言,“在后李光耀时代,新加坡依然会坚持实用主义的外交政策,但是在具体方向上,也许会进入一段困惑时期,最主要的是,随着中国的崛起和美国的相对衰落,新加坡在地区和国际上面临着一个前所未有的复杂局面,难以做出非黑即白的判断,也不能轻易决定站在哪一边”。

过去两年来围绕新加坡外交所发生的风波和争论,基本上没有背离笔者当初的判断。李光耀之后的新加坡外交政策很快驶入了一个风高浪急的未知水域,高烈度地考验新加坡领导人对新的复杂局面的应对能力。这个考验主要是针对两个论题:第一,新加坡如何在大国博弈中——尤其是在中美之间——自处?第二,在更广泛地意义上,新加坡作为一个小国在这个仍具有丛林性质的世界上如何展现自身的外交姿态?

南海、国际法和中美博弈

2016年南海仲裁案裁决发布是新加坡与中国之间具有转折意义的一个重大事件,它将新加坡这个岛国置于建国以来少见的需要选边站的艰难而尴尬的情势之中。在这之前,新加坡与中国维持了几十年的基于友好合作的密切关系,中间虽偶有龃龉,但都算是昙花一现的矛盾。2015年中共中央总书记习近平和国民党主席马英九作为海峡两岸的领导人选择在新加坡会面(即所谓的“习马会“),代表中新友好互信的一个高峰。习马会面,其中既有内战历史旧痕,又有国家统一的当下问题,完全是中国内部事务,而双方领导人同意在陆台之外的第三地新加坡见面,就两岸关系和平发展交换意见,这毫无疑问彰显了中国官民各界对新加坡非同寻常的信任和认可。

但一年之后两国关系就有了风云突变的迹象。2016年7月12日,设立于海牙常设国际仲裁法院的一个仲裁庭就菲律宾与中国在南海的纠纷做出了有利于菲律宾的最终裁决。中国对这个仲裁案的立场向来非常明确,即“不接受、不参与、不承认、不执行”。裁决出来后,相关各国但表态为各方所关注。作为南海非声索国的新加坡,通过其访美的总理李显龙称裁决对各国但主权声索作了“强而有力”的定义,新加坡外交部也敦促各方充分尊重相关的法律和外交过程,但并没有强烈要求中国执行裁决。不管怎样,新加坡的声音在中国社会引发了极大的不满,这也是中新两国关系在过去一年转向紧张的主要原因。 阅读更多 »

李显龙访华,是他们说的抱大腿吗?

leave a comment »

许振义(新加坡隆道研究院总裁)    2017-9-23
https://mp.weixin.qq.com/s/FzdXFDdCsr0LQOWsboNIkg

关于新加坡是否“抱大腿”。作为小国,无论跟谁合作,都可以被说成是“抱大腿”。关键是,国与国的合作从来是以双赢为目的的,而不是一方对另一方的施舍或怜悯。中新合作亦是如此。人们经常爱形容新加坡的一句话是“经济靠中国,军事靠美国”。此言也对,也不对。所谓的“靠”,不会是单方面的索求,对方肯定也得有所收获,否则这样的“靠”是靠不住的。

近日李显龙访华,在中国网民中掀起热评,不少有认为是新加坡之前“站错了队”,如今“想通了”“来抱大腿了”的。中国当今已立强国之林,甚至有“G2”一说,中国网民从这个角度去理解世界,并不让人意外。不过,如果凡事都如此简单认识、解释,并不一定能做到知己知彼。

要解释过去两年中新关系“过山车”般的起伏,要认识新加坡为何作出一些外交决策,必须认识新加坡的特殊国情和外交原则。

先说新加坡国情。新加坡在地理上是东南亚国家,幅员很小,没有腹地。在历史上,新加坡曾是英国殖民地,也曾是马来西亚联邦的一个州。在民族和文化上,新加坡75%人口是华人,其中不少是来自中国大陆,90年代之后定居新加坡的新移民,13%是马来人,9%是印度人,3%是其他少数民族。在地缘政治上,新加坡北边是马来西亚,南边是印尼;前者人口是新加坡的六七倍,后者人口是新加坡的50多倍。

无论对内对外,新加坡从来不认为自己是华人国家,而是“以华人为主的国家”,这两个表述差之毫厘谬以千里。新加坡独立之后,之所以只能在马、印两国之后才跟中国建交,就是不愿加深自己是“华人国家”的误会。

新加坡的立国原则最重要的一点就是维护各个种族的友好团结。如果无法做到这点,对内无法获得稳定,对外无法获得和平。

新加坡的外交原则

简单来说,新加坡的外交宗旨有两条:维护独立和自主,为新加坡公民创造海外机会,突破幅员局限。在这两条宗旨下,新加坡政府制定了五条外交原则。

其一,新加坡必须能够为国际社会创造价值,才会有相应的国际地位和话语权;要为国际社会创造价值,首先本身就取得成功——经济繁荣,政治稳定,社会团结。如果新加坡经济落后,政治动荡,社会不安,任何其他国家都没有任何理由关注你,与你为友。由于国内种族关系必须维持稳定和谐,因此,特别忌讳外国利用种族因素来游说某个族群,并通过这类游说来影响新加坡政府的外交。对外国来说,这或许不过是一种外交努力,但对新加坡来说,这或许会导致族群之间的疑虑,影响种族团结。

其二,新加坡不能沦为傀儡国或附庸国。新加坡必须有能力,有意志捍卫自己的生活方式和主权,而不是被其他国家威逼利诱。务必认识到外交有时难免要有矛盾,起纠纷,一味息事宁人不是有效的外交手段,不能以为做老好人就能维护本身的利益。两国之间的友好关系当然很重要,但是,当两国利益有冲突而侵害自己的国家利益时,就必须正面面对,坚持自己的立场和原则。 阅读更多 »

狮城的昭南情结 二战展馆命名风波

with one comment

沈旭晖(亚洲周刊资深研究员)    亚洲周刊 2017年4月22日 第31卷16期
http://www.yzzk.com/cfm/content_archive.cfm?id=1492064891884&docissue=2017-16

昭南展览馆命名风波背后,反映新加坡社会对二战日据历史的复杂情怀,折射内部认同的张力。华人当年积极抗日,但反欧美殖民者和受英政府歧视的马来、印度裔社群对日本有正面回忆;新一代对日本的态度也宽容得多。

新加坡昭南展览馆:已改名为“日据时期:战争与史迹展览馆”

一九四二年二月十五日,驻守新加坡的英军向日本帝国军队正式投降,当天英日双方就新加坡管治权进行交接的地点,就在新加坡福特车厂。二零零六年,新加坡政府将车厂定为国家历史文物,命名为“旧福特车厂资鉴馆”,厂中设有历史展馆,展示新加坡在第二次世界大战前后的第一手资料。去年新加坡政府对展馆封闭修缮,以待今年周年纪念时重新开幕,展馆重开时被改名,新名称是“昭南展览馆”——“昭南”,正是日据时期对新加坡的命名,正如当时日本称中国“支那”,菲律宾“比岛”,库尔岛“桦太”等。“昭南”这名字迅速引发新加坡强烈争议,特别是上一代华人反应最大,指名字代表痛苦的历史记忆,会伤害新加坡人民感情。数日后,新加坡政府将展馆名称再改,成为“日据时期:战争与史迹”展馆。

新加坡精英对使用“昭南”不太敏感,可能只是在英语世界对名字有不同观感,但也反映新加坡对政治不正确并未有如中国般敏感:假如有“支那二战博物馆”在中国出现,乃不可想象。这方面的落差、展馆改名风波的背后,也反映新加坡社会对自身国家历史、尤其是二战日据历史的复杂情怀。

根据新加坡官方主流视角,日据时期是新加坡社会最艰苦、黑暗的岁月,新加坡历史博物馆的日据展区充份反映了当时的恐怖一面。总理李显龙二月十五日于Facebook专页发文称,这一展馆“记录了日据时期的恐怖和残暴历史,以及先辈在那段日子经历的苦难,和展现的勇气”,明显不是要对日据历史有浪漫化描述。 阅读更多 »

战车扣留争议,新加坡离中国的想法有多远?

with one comment

庄嘉颖(新加坡政治学学者)     2017-1-25
https://theinitium.com/article/20170125-opinion-chongjaian-singapore/

这两三年新加坡与中国间的的一系列摩擦,其实代表的是两国关系走向“正常化”。

北京,中国与新加坡两国国旗在天安门广场迎风飘扬。摄:Imagine China

最近新加坡战车被香港海关扣留一事,受各界关切;甚至有人怀疑,这是否代表新国对中关系恶化。而昨天(1月24日)下午,香港政府宣布将把战车归还新加坡,中新两国是否进行私下交易,也让多方猜测。

新加坡与中国,近年摩擦频传

近两年,可见中新两国屡次发生摩擦。例如,在南海仲裁案前后,北京坚持仲裁过程无效,而新国不仅强调国际法的重要,又有与美国的军事合作。及后,中国官方媒体人民日报旗下的《环球时报》,认为新国政府在不结盟运动(Non-Aligned Movement)高峰会议的发言暗指南海仲裁,大表不满;该报总编辑胡锡进与新国驻中国大使罗家良(Stanley Loh)更展开笔战。

接着,有中国网媒和网友,公开批评新加坡和现任总理李显龙,也有几个双边官方合作的例行会谈被延期。又传新加坡商人,以及赴中旅游、探亲的新加坡人,在中国遭受批评和游说等事。新加坡战车在港被扣押事件,似乎只是两国关系恶化的最新例证。

笔者以为,这两三年新加坡与中国间的的一系列摩擦,其实代表的是两国关系走向“正常化”。

中新关系由于许多原因,被中国大众视为“应该额外友好”。其中较常见的解释包括:新加坡是“以华人为多数”的社会,所以与中国有文化传统、历史、亲情,甚至血缘上的渊源;新加坡在改革开放初期,就与中国发展深厚的商业、经济、官方往来,提供中国学习的技术和机会;新加坡前总理李光耀与中国前领导人邓小平交情良好,奠定双边官方互动的稳定基础;新加坡在中国是最大的外来投资着等等。

同时,中国长期对包括新加坡在内的东南亚邻国标榜着“搁置争议”、“寻求连任双赢”,甚至“让利”的政策。此类观点臆断中新之间不会有严重分歧、摩擦或者利益冲突,即使有,也是易于处理的事情。

前述诸多案例,加上新国战车在港遭扣留一事,提醒了双方:假设中新关系必然友好不变,相当不切实际。 阅读更多 »

中新关系进入反思与调适期

leave a comment »

薛力(中国社科院世经政所国际战略室主任)     2017-1-24
http://www.ftchinese.com/story/001071132

古人言,小事大以智、大事小以仁。新加坡的应对方式不够“智”,中国的做法在“仁”上也有改进空间。

1月18日,中国与新加坡达成协议,2月份举行双边合作联委会 (JCBC) 会议。这个始于2004年的最高层级年度双边会议,2016年破例没有举行。会议恢复举办且提早到2月份进行,对于双边关系具有建设性作用。但中新关系未来如何走,已经不是联委会能解决。需要双方都进行反思(这方面新加坡需要做的更多一些),尔后就处理与对方的关系确定新的指导思想。

2016年中国东盟关系的两大看点是:中菲关系急速升温,两国政治关系正常化并带动了经贸关系的快速改善;中新关系急剧变冷,从长远看,可能成为中新关系的转折年。

从6月份玉溪举办的中国—东盟国家外长特别会议、到9月份在委内瑞拉玛格丽塔岛举行的不结盟运动会议、再到11月的香港装甲车事件,中新关系不时起波澜。迄今为止,两国公开表态的官员级别都有限(新加坡方面国防部长最近首次发声,中国方面则限于外交部发言人),但这些事件对两国关系的影响却要大得多。中新两国都没有示弱的意思。古人言,小事大以智、大事小以仁。按照这个说法,似乎表明新加坡的应对方式不够“智”,中国的做法在“仁”上也有改进空间。

对新加坡来说,“不够智”之一:身为南海争端非声索国,又担任中国—东盟关系协调国,却在中国希望南海问题尽快降温、翻页的情况下,不时推动东盟在南海问题上与中国对抗,事实上承担了阿基诺时期菲律宾在南海问题上的角色。小国挑头对抗大国,这是国际政治中的罕见现象,却发生在新加坡身上,针对的又是自己的“文化母国”。在“南海仲裁案”裁决出来后,李显龙在8、9月份分别访问了美国与日本,却没有访问中国,并在美国发表被中国认为带有施压味道的言论。这显然不是成熟的大国平衡外交,也冲销了“习马会”在中新关系上给他的加分。

“不够智”之二:不重视文化特性在外交中的作用,抛弃了“舒适度”这个东盟方式 (ASEAN Way) 的精髓,以及面子文化在中国外交中的作用,倾向于用西方的思维与方式与中国打交道,如偏好公开应对、轻视私下沟通,突出理性与法律、忽视情感与政治,对“公开表态议题”与“私下沟通议题”把握不当。在中国人看来,这就有点“非我族类”的味道了。这可能是此次中国“左右中”都对新加坡表示反感的深层原因。

“不够智”之三:不注重培育与台湾海峡两岸中国领导人的交情,却试图发挥李光耀的角色作用。李光耀能扮演两岸诤友乃至“导师”(mentor) 角色,是因为已经获得这些领导人的尊重与某种信任,在此前提下,他以柔软的姿态、直率地表达出来的建议与批评,是两岸领导人所能接受的。公开表达批评意见的,或者是一些枝节问题,或者是一些抽象问题。他绝不会让中国领导人觉得他是个外人、试图挑头对抗中国,尽管他被英国前外交大臣乔治•布朗评价为“苏伊士运河以东最英国的人”(the best bloody Englishman east of Suez)。 阅读更多 »

“星光计划”不会终结

with 2 comments

陈文坪    2017-1-15
http://www.enanyang.my/news/20170115/“星光计划”不会终结/

拜读陈俊安君的大作《“星光计划”应终结》一文(1月7日),文中谈到“狮城九部装甲车在港被扣事件尚未解决,台湾的“星光部队”训练场地却又起波澜;还提及新国政府在处理装甲车事件的思维是陷入“集体盲思”。说到既然澳洲已提供更多土地供狮城部队训练,应趁此终结“星光部队”与中国解冻的好契机等云云。

看似分析得条条是道,其实是陈君非常主观的思维。其见解也是非常片面的。

狮城武装部队军人到台湾训练,也就是所谓的“星光计划”,从1967年新加坡独立后至今已近50年。这不是什么秘密的,而是基于狮城土地有限,只好向外寻求第三方“支援”的一种选择。

低调进行避免误会

然而,新加坡在一中问题上是非常明确的,也是众所皆知的,只承认中华人民共和国。这一点可以从新加坡政府的立场看出,从来没有含糊地带。

新加坡在海外的训练基地还有美国、澳洲等地。这些海外训练基地,常有政府部长、甚至总统前去检查、视察部队的训练状况,也都有通过文告在媒体加以传达。

但是,在台湾的“星光计划”训练,君是否看到新加坡政府发表一字文告或官员视察基地的任何新闻见报?由此可见,“星光计划”的训练是非常低调,目的就是避免让外界产生误会。 阅读更多 »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