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国志

有关新加坡政治、社会、文化的报道、分析与评论

Posts Tagged ‘国际特赦组织

新加坡前政治拘留者纪念1963年2月2日的“冷藏行动”

with one comment

韩俐颖(Kirsten Han),汤姆怀特(Tom White),覃炳鑫(Thum Ping Tjin)    2018-3-12
https://pnn.pts.org.tw/main/2018/03/12/新加坡前政治拘留者纪念1963年2月2日的“冷藏行动”/
英文原文:https://newnaratif.com/journalism/remembering-coldstore-singapores-former-detainees-speak/

1963年2月2日“冷藏行动”至今已经55年了。在这场大规模逮捕行动中,有超过110人被捕,当中包括活跃参与反对英殖民统治的人士、职工运动者、学生和党派人士。

逮捕行动以“反共”的名义,严重打击新加坡左翼反殖民运动,并摧残了当时的主要在野党——社会主义阵线(社阵当年在立法议会的51席位中占有13席。由时任总理李光耀领导的人民行动党政府占有25席)。在行动中被捕的人士当中,有些从未经过司法程序,被扣押长达10余年之久。“冷藏行动”仍是新加坡史上最大一场逮捕和拘留行动。

在过去数十年,有关左翼分子的活动事迹,在新加坡官方叙述中大部分被遮掩或磨灭。根据2015年新加坡“政策研究所”的一项民意调查,1963年2月2日“冷藏行动”是最被新加坡人遗忘的历史事件。不过新加坡老左异仍然牢记着这段历史:每年的农历新年,“老左”都会举行团聚午餐会。对于他们而言,这个聚餐会是与战友相聚和回顾当年的场合。

今年 New Naratif 在新加坡“老左”的农历新年聚餐会上,借机采访了一些前政治拘留者,与他们进行了简短的采访并附上他们的照片。在访谈文章里我们同时并列了政治部,也就是当年“新加坡内部安全理事会”(Singapore Internal Security Council)的档案资料评注。该会当时由7人组成:英国最高专员公署和2名高级的英国殖民地官员,包括李光耀在内的3名行动党政要,及马来亚联合邦内政安全部长,敦・伊斯迈尔医生 Tun Dr. Ismail。“新加坡内部安全理事会”就是负责政治逮捕行动和拘留的决策机构。New Naratif 提供的政治部解密资料取自英国国家档案馆

蔡炜伴

蔡炜伴被拘留时仅23岁,当年是新加坡书报印务业职工联合会会员。(Tom White)

他们要我签署文件“背弃”共产主义;他们说(政治部)如果拒签,就不会释放我。

我当时是新加坡书报印务业职工联合会的成员。我被监禁大约10年。我在不同的监狱里待过。其中包括樟宜监狱、女皇镇监狱、中央警署、樟宜明月湾中心(一所设在樟宜监狱内、专门关押政治犯的拘留所。现在已经关闭)。我并没有受虐待;但是,我被单独监禁了3个月。

英国档案资料

保密级别:涉嫌为共产主义份子

最先接触共产主义思想是在中正中学求学期间,后来是新加坡中学学生联合会的活跃分子。1956年新加坡中学联被封禁时,由于涉及学校的亲共活动而被开除。

于1959年第一次进入纺织工友联合会成为受薪秘书。或许是按照马来亚共产党地下组织的指示,在1959年大选时,由于行动党领导层出现分裂,主张亲共工会领袖以独立候选人的身份参与大选的推动者之一。但不知何故,虽然已经敲定一些候选人,不过终究没有提名参选。

1960年6月,他在亲共的泛星职工联合会担任更重要的职务:负责该工会《泛星报》刊物的出版工作,同时特别积极地训练工会干部,灌输共产主义理论。1961年11月,他担任新加坡书报印务 阅读更多 »

Advertisements

国际特赦:新加坡死刑改革有瑕疵

leave a comment »

中央广播电台      2017-10-11
http://www.rti.org.tw/m/news/detail/?recordId=373428

国际特赦组织(Amnesty International)今天(11日)表示,新加坡虽然已对动用死刑作出改革,但仍有瑕疵,有些犯下涉及毒品行为较轻的人,请求宽大处理,却依然被送上死刑台。

在受到人权团体多年来的指责之后,新加坡在2013年修改法条,放宽对若干贩毒和谋杀案件的“唯一死刑”判决,让法官可以有裁量权的判处“附鞭刑的无期徒刑”或“死刑”。

国际特赦组织在一份最新的报告中,承认新加坡被送上死刑台的人数已经减少,但仍表示,在法庭可以展现较多宽大精神的情况下,依然判处死刑。

国际特赦组织的死刑问题顾问桑乔治(Chiara Sangiorgio)表示,新加坡2013年实施的改革,是向正确的方向迈出了一步,让某些人避开了死刑;但在关键部分,他们从一开始就有瑕疵。

桑乔治举例说,运送毒品者虽然在调查中与当局有实质性的合作,仍然会被法官判处无期徒刑。

Written by xinguozhi

十月 12, 2017 at 7:25 下午

发表在 法律, 人权

Tagged with , ,

新加坡将罚外国人参加同志游行 特赦组织:言论自由倒退

with 2 comments

自由时报      2017-6-1
http://news.ltn.com.tw/news/world/breakingnews/2085372

新加坡的同志游行“粉红点”将于7月1日举行。(路透)

新加坡的同志游行“粉红点 (Pink Dot) ”将于7月1日举行,而今年新加坡政府特别强调外国人不得参加,否则将罚1万元新币(约新台币22万)或处以半年刑期,主办单位对此表示遗憾和沮丧,但仍要求大众遵守规定以免被罚。国际特赦组织则批新加坡政府此举会使言论自由倒退。

据《ETNEWS新闻云》报导,粉红点的主办单位表示,当局会检查所有入场人士的身分,违反法律者将会遭到起诉,外国公司也无法赞助此活动,即使感到遗憾与沮丧,希望大家能遵守规定。而此规定是源于新加坡于去年11月制定的新法令,合法公民与永久居民以外人士不得干涉国内政治事务,以及“具争议的社会议题”。

国际特赦组织对于新加坡当局的政令表示,此举会让新加坡的言论自由与和平集会权利更加倒退,在新加坡,异议份子与社会运动人士已经被高度控制。

Written by xinguozhi

六月 2, 2017 at 6:49 下午

余澎杉被判坐牢四星期 国际特赦组织不满判决

leave a comment »

独立媒体/梁敏德    2015-7-6
http://www.inmediahk.net/node/1035728

图:联合早报

新加坡16岁少年余澎杉(Amos Yee)因发布和上传批评已故领袖李光耀之片段到互联网,星期一(7月6日)被判坐牢四星期。但因为余自6月2日起遭新加坡政府还押日开始计算已刑满,故获当庭释放,但其律师Alfred Dodwell 表明会上诉。昨日曾到新加坡驻港总领事馆抗议之国际特赦组织香港分会对余获释感宽慰,但对其罪名成立表达强烈不满。

昨日因绝食抗议致血糖过低入院的余澎杉,今午如期提堂,被起诉因通过电子媒介散布猥亵图样,以及蓄意伤害基督教徒的感受的两项罪名被判刑。法官嘉思雯达•柯尔(Jasvender Kaur)指余犯的虽不是大罪,但他误以为言论自由等于不用承担后果的自由,亦非小过失。

国际特赦组织香港分会发言人回应独媒查询时表示,余澎杉终于获释“令人松一口气”,然对于罪名未被撤销表示不满,又认为将其还押精神病院的做法极为不妥。发言人指出此类以言入罪的罪名均不合理,余至今仍被定罪,质疑当地司法程序有问题。国际特赦组织香港分会强调,会继续密切关注余澎杉的身体状况及上诉行动。 阅读更多 »

Written by xinguozhi

七月 6, 2015 at 10:42 下午

国际特赦组织呼吁释放良心犯Amos Yee

leave a comment »

852邮报    2015-7-3
http://www.post852.com/国际特赦组织呼吁释放良心犯Amos Yee/

国际特赦组织(Amnesty International)今日发表声明,呼吁新加坡政府立即释放16岁新加坡青年余澎杉(Amos Yee)。组织指出,余澎杉以和平方法表达他对已故新加坡建国总理李光耀的批评,纯粹是因为行使言论自由的权利而被捕,国际特赦组织视他为良心犯。现转载声明如下:

新加坡当局必须立即无条件释放青年余澎杉。

他因在网上批评已故新加坡前总理李光耀,正面临最少十八个月的惩教刑罚。他只是行使言论自由,而被当局定罪。因此,国际特赦组织宣布他是良心犯。余澎杉为未成年人士,新加坡政府必须履行联合国《儿童权利公约》缔约国责任,确保他受到合乎国际公约的对待。

余澎杉于本年5月12日,被新加坡法院以刑法第292(1)(a)条“发布不雅物品”判罚,该刑罚可判处罚款;他同时被判违反刑法第298条“蓄意冒犯任何宗教或种族人士”,有机会处以监禁三年和罚款。余澎杉目前被扣押在新加坡心理卫生学院第7座大楼。他于上载一条评论该国已故总理李光耀的短片“李光耀终于过身了”至YouTube,以及于网上张贴一幅恶搞李光耀与英国前首相戴卓尔夫人的头像的性爱的卡通图片后,于3月29日被首次拘捕。

余澎杉的下一次审讯将会在2015年7月6日进行,届时法庭将会决定他是否判处他最少十八个月的惩教服刑或最多两年的强制精神病治疗。 阅读更多 »

“李光耀终于死了!”余澎杉拘禁精神病院! 亚洲典范新加坡?少年上网骂政府 拘捕起诉传遭虐待!

leave a comment »

从李光耀的“亚洲价值”看善霸与恶霸的双重镜像

leave a comment »

李明勋(台湾大学政治学研究所硕士生) 2015-5-5
http://whogovernstw.org/2015/05/05/minghsunlee2/

李光耀的“亚洲价值”让“新加坡模式”逐渐成为一种“亚洲例外论”(Asian Exceptionalism),仿佛一切标准遇到新加坡后,都自然而然退居成为次要选项。即便许多证据显示,亚洲价值充其量不过是独裁政权的掩护,以合理化自身的独裁统治;但无可讳言地,仍有许多新加坡民众对亚洲价值欣然买单。

进一步探究会发现,整个新加坡社会犹如存在两种截然不同的面孔,在李光耀“亚洲价值”论述上,映照出“善霸”与“恶霸”的双重镜像。Macdonald Critchley (1928)在《镜像书写》(Mirror-writing)中解释,“所谓镜像书写……是指各种书写字体以反方向书写出来,个别文字因而反转过来。书写出来的文字必须摆在镜子面前才能阅读。”而“双重镜像”(double mirror)意指不仅左右颠倒,连上下也相反。本文以“双重镜像”的概念,重新理解新加坡社会如何在亚洲价值洗礼下,逐渐形成双方互为颠倒、上下相反,但也同时并存的双重镜像之矛盾现象。

1

电影《天使与魔鬼》初版封面即为一种双重镜像,双方互为上下颠倒、左右相反,但也同时并存。图片来源:http://0rz.tw/T5ofE

善霸?凡事都是为你好的“大家长”

诚如《“亚洲价值”?新加坡与亚洲价值国家的人权实证分析》1所述,所谓亚洲价值包含五种特性:阶层式的集体主义、家父长制的菁英领导、人际互惠性和调和、社群利益和和谐、儒家式家庭主义。如果将这五种特性做个正面的形象包装,即是“凡事都是为你好的‘大家长’!”无可否认的,许多人认为李光耀就像是一位在家父长制下的大家长,照顾国家各种大小事,连个人的私领域也不例外,因为大家长不管对自己做了什么事,都可以在“我这么做都是为你好”的论述下被掩盖。大家长对于国民的照顾是一种恩赐与赠礼,要时时刻刻心怀感激;即便要求自己做不想做的事,都要接受,因为他“都是为了我好”。换言之,为了整体社群的利益牺牲个人的利益,理所当然。如同李光耀所述(1987)2

我经常被人指控干预公民的私人生活。没有错,如果我没有那么做的话,我们不会有今天的成绩。我讲起这些不会有任何一点悔恨的成分,如果我们没有介入非常私人的领域,像是你的邻居是谁,你怎么生活,你发出什么噪音,你怎么吐痰,或是你说什么语言,我们就不会有经济发展。我们决定什么是对的,“才不管别人怎么想”

阅读更多 »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