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国志

有关新加坡政治、社会、文化的报道、分析与评论

Posts Tagged ‘地铁

交通部长才刚信心喊话 地铁又闹情绪了

leave a comment »

薛渤杨    2017-8-30
http://www.redants.sg/overview/story20170830-279

还是回到那句话,问题来了,就得迎刃而解。若只找一些冠冕堂皇的理由,想把事实掩盖过去,那样肯定会造成公愤。

今天(8月30日),又是早上上班高峰期,地铁东西线发生轨道故障。SMRT早上8点13分在推特发推文,指地铁东西线从裕廊东站到红山站的车程时间将延长10分钟,这次故障与新信号系统无关。

《海峡时报》报道,今早的地铁延误持续了4个小时,直到中午12点30分左右才恢复正常。

恐怕是新信号系统被怪罪惯了,好不容易发生一次故障还不因为是自己的错,直接说“与我无关”。至于是什么原因,SMRT没说。

网友笑了,“与新信号系统无关,那是跟什么有关?华人七月吗?”

也有的说:“这是在声东击西,在转移公众的目标,避开被谴责在高峰时段测试新信号系统的安排。”

也网友觉得这样的解释,令人哭笑不得:“这是江郎才尽找不到合理的解释了吗?我问你吃了什么,你告诉我你没吃油鸡饭。”

就在前天(28日),新加坡交通部长许文远先生在他的面簿上发表了一则参观了碧山地铁车库的消息,并表示,“We are working on it(我们正在努力).”他还表示,SMRT的新主席佘文民曾经在SARS期间立下汉马功劳,同时在“仁慈医院”发生挪用善款的丑闻后,帮忙仁慈医院渡过难关。因此,在畲文民的带领下,他有信心地铁故障能够解决。与此同时,许文远还解释道,维修人员每个晚上在最后一班列车停驶之后,只有4个小时的时间维修,与时间赛跑的难度还是不小。阅读全文»

Advertisements

Written by xinguozhi

八月 30, 2017 at 8:57 下午

SMRT的官样文章

leave a comment »

白马非马    2017-8-26
https://yennyhanaike.wordpress.com/2017/08/26/SMRT的官样文章/

我知道SMRT的官样文章,除了让她骚扰我的宝贵时间和弄乱我的行李之外,其实对于所有的地铁乘客的安全没有任何帮助。不是吗?对于这么大的一个人流时时刻刻有着成千上万而范围如此庞大的地铁站,摆设了就这么一个毫无专业知识,只会拿闲人开刷的乐龄妇女就可以高枕无忧了吗?

看起来是应该和我一样,就是差那么一点点距离就会成为光荣的建国一代的女人;嘿嘿,虽然我看起来外表还比她苍老。但是,既然无缘挤上建设国家的光荣队伍,在建国一代人巍峨的英姿之前,我自然还得挺起腰杆,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其实是很吃力的提起手提袋,带点儿狼狈的姿态走进地铁站闸门。可是一过闸门后脚步不由得自己的一个踉跄。毕竟要抽出右手拿着钱包去触闸门的感应器,左手提着的两个一大一小,总共8、9公斤的包包就显得吃力。想不到这一来就引起了这个穿着制服的老妇女的注意,甚至带点儿亲切的向我打招呼,然后说要对我的行李做例行检查。

哇靠,我环视周围万头齐攒,像汹涌波浪翻滚着一波又一波的人潮,突然升起了有一种被藐视而受屈辱的感觉。是我外表看起来像凶神恶煞吗?还是我身上带有种恐怖分子的味道?我知道都不是。我生气的原因,就是我再次成为SMRT官样文章向所有当时入站的乘客的展示品。

这样的感觉和我稍后在进入候机室带着感激和欣赏的心情接受安检的安详是180度的差别。因为一个是在为我们所有的乘客的安全尽心尽力,是飞机乘客安全的守护神。然而,SMRT在闸门后的这一个摆设——一个完全看不出是专业人士的乐龄妇女,虽然穿着制服……一来早上繁忙时间进入地铁站的乘客成千上万,她又不是张飞,竟然一妇挡关担当起安检的重责,简直是儿戏。二来嘛,其实我就是知道,这种抽样临检最是惹人烦厌。我也明白,人同此心,柿子捡软的吃,她是不会自讨苦吃的,新加坡人的尴尬,就是明知道你怎样都不可能是IS分子,但是,为了某些狗屁不通的神主牌,就像接下来只有马来人才有当总统的资格一样,你就是不能将精神全都放在IS分子的族群上,因此,我就是这样的被拿来平衡少数族群的心理——挑几个基本没有任何可能是恐怖分子的族群并且看起来容易对付的乘客做做样子,做一日和尚撞一日钟糊口饭吃罢了。 阅读更多 »

Written by xinguozhi

八月 27, 2017 at 2:46 下午

发表在 民生

Tagged with , , , , ,

地铁延误 巴士迷路 有惊无险又一天

leave a comment »

亚洲新闻台/翁书伟     2017-8-19
http://www.channel8news.sg/news8/singapore/20170819-sg-mrt-delay-1/3800720.html

不愿具名的50多岁巴士司机说:“我驾了22年的巴士,第一次被调来这开接驳巴士。问题是我对碧山、大巴窑地区不熟悉。我告诉总部,但他们说,‘不要紧,控制室会通过无线电给你指示。’”

本台记者体验了地铁延误时搭免费接驳巴士的经历

地铁南北线星期五(18日)早晨繁忙时段信号系统发生故障,SMRT出动接驳巴士载送乘客到各个地铁站去。记者赶搭一辆前往市区的接驳巴士,竟遇到一连串令人既无奈又啼笑皆非的状况。

碧山地铁站昨天(18日)早上的一片混乱。德士站前绵延弯曲的人龙,巴士站里翘首等待的上班一族,乘客怨声载道,有的更向SMRT职员发泄心中怒火,空气中弥漫着焦躁与不满。

这并不稀奇。乘客们又一次在繁忙时段遇上地铁服务中断——这回是南北线信号系统从清晨6点30分开始发生故障,问题延续了三个小时。

服务中断的高峰期,碧山地铁站人头攒动、水泄不通,好些乘客是坐了一个小时的地铁才终于从宏茂桥站去到碧山站下车,那只是一站之遥,另一些是刚来到地铁站才知道地铁延误。

乘客开始烦恼了,因为想要搭德士,但它们总是在你最需要的时候不见踪影;私召车Grab和优步的车费又因需求暴增而贵到离谱。这时候,穿梭于各个地铁站之间的SMRT免费接驳巴士服务似乎是最佳选择了。

两条地铁线星期五(18日)早上发生信号系统故障,优步车资飙升

接驳巴士司机不认得路

记者于是在8点30分决定排队搭接驳巴士,但因为现场没有指示牌,几分钟后才发现误排了私人巴士公司的等候队伍。

在混乱中,一名妇女生气地向SMRT职员抱怨,不过当接驳巴士出现时,妇女立马消失在挤上巴士的人群中。三辆SMRT接驳巴士齐齐报到,全被乘客挤爆。 阅读更多 »

Written by xinguozhi

八月 20, 2017 at 4:42 下午

毫无选择

with one comment

Written by xinguozhi

八月 17, 2017 at 7:28 下午

周末二题——“马来”总统·高材生治国

with 2 comments

殷素素      2017-8-14

素素认为,在颁给哈莉玛“马来人”这个归属时,这次可不可以不打马虎眼,拿出委员们的真本事和雄辩之才,摆事实讲道理,向国人解释:为什么哈莉玛一定是马来人?同时,也说明一下,她可不可以也代表印裔?他们的判断最后是否得到马来社群的认同,还是委员会说了算?又或者干脆坦白从宽:承认是要选一位穆斯林总统。

【“马来”总统想一遍】

新加坡和马来西亚几乎同时爆发领导人族裔血统的争论议题,谈的都是马来人的血统。不过结论却大相径庭,彼岸舆论要求无视种族课题,领导人混多少血都没关系,而新加坡却三申五令要选出一个“马来人”的总统。在新加坡,这鉴定的任务要交给谁呢?一个由16人组成的总统选举族群委员会(Community Committee)中的马来族分委员来定夺。这个委员会过去已经四次鉴定哈莉玛为全国大选集选区的马来族议员,所以结论应该也是一样。问题是,最近才浮上台面,她的父亲是印裔穆斯林的问题,这个committee过去是怎么解决的呢?没人知晓。

其实我们自建国以来不大谈种族课题,因为稍嫌敏感,所以认识不深。可是根据彼岸《东方日报》的一篇文章,其实印穆还可以细分为四大类:

1、一为已与马来族通婚的巫印混血儿(Jawi Peranakan),也被马来人接受为马来人的。虽然,他们也可能保留一些本源与特色,如在名字后,男性有Merican或Mydin类的。只是总体上言,他们在语言、文化与习俗上已马来化。除了体征上有些不同外,依然被视为马来人的一个族或部份;

2、儘管尚未与马来人通婚,可在日常语言、生活习惯上已完全马来化的印穆。这一类人,也通常以马来人自居,同时也被马来族视为马来人的一部份。

3、他们虽是穆斯林,可是语言、文化、生活方式上,依然保有印裔(多为泰米尔人)的特色。这一类人,通常不被视为马来人。他们也未自视为马来人。伸言之,也不是全部印穆均是自视或被视为马来人。既然不是马来人,当然也与土著沾不上边。有趣的是,也有一些印穆以其来源地自我標榜为另类印穆,如来自印度喀拉拉邦(Kerala)的印穆有不少自称为Malabar人,以示与眾不同。

4、在马六甲,还有一类印度裔虽与本地人通婚,可却如华人峇峇一样,保留本身的仪式,称为印度峇峇(Ceti)。

另有一种说法:作为印裔穆斯林,加上父母之一方是马来人,那就是Mamak,属於马来人的一种(尽管Mamak在主流马来社会中,或被视为血统没那麽纯正”的马来人,但至少还是被认可)。

哈莉玛的父亲到底属于哪一类?没人知晓。至于族群委员会的成员,如果遇到上述几种人,会怎么分类呢? 阅读更多 »

新加坡无现金公交遭遇反弹

leave a comment »

南洋视界    2017-8-13
http://news.nanyangpost.com/2017/08/12_13.html

还有两个多礼拜,新加坡的11个地铁站的乘客服务柜台将率先取消现金充值服务,不再接受乘客以现金为储值卡充值。这些地铁站为海军部、勿洛、武吉班让、波那维斯达、花拉公园、港湾、后港、湖畔、巴西立、实龙岗及油池。

这意味着,你要是在这些地铁站发现自己的乘车易通卡没钱了,你得使用电子转账、信用卡或借记卡充值。不过,通联售票柜台(营业时间有限)和机器充值还是支持现金,类似7-11和Cheers这样的便利店也支持现金充值。

不仅是这11个地铁站,几年后,所有公共交通站点现金充值都将取消,无论是搭乘巴士还是储值卡充值,都不再接受现金。

目前,新加坡的地铁站都有乘客服务中心,人们可以递上现金,为易通卡充值。这项服务取消,据称是新加坡走向“智慧国愿景”的必要步骤。但此举立即在新加坡引发强烈的争议。

最主要的不满是关于老年人。很多人认为,老人们文化成都较低,甚至很多老年人不识字,要他们在机器上充值,无论是现金还是电子转账,都是非常之难的。

此言不虚,你要是去银行看一眼就明白了。尽管新加坡的银行有着网银系统,以及功能强大的自动存取款机,但柜台服务还是人满为患。毕竟,不愿意接受机器服务的还是大有人在。 阅读更多 »

Written by xinguozhi

八月 14, 2017 at 1:25 下午

你行?你来啊!

leave a comment »

大腹豪    2017-8-3
http://blog.omy.sg/shihhow/archives/3504

(网络图)

2015年10月,许文远部长说要提高本地地铁服务的可靠性,得尽快缩小与香港地铁服务水平的距离(本地地铁平均每行驶13万7千公里便发生一起事故,香港地铁则平均每30万公里发生一起事故)。

2016年5月,许部长表示台北捷运平均每80万公里才有一起延误事故,得向他们学习改进,希望4年内能赶上台北(新加坡仍是13万公里发生一起,还没赶得上香港)。

然后现在已2017年7月了,部长的期许终究只是期许,地铁系统还是非常不给部长面子地频频故障,常常出其不意地打了部长的脸。可怜的部长防不胜防,所挨的耳光可不少。但部长既然居其位领高薪,当然得司其职负其责,合情又合理啊。

这些故障情况是事实,民众在愤怒也是事实,没想到媒体的据实报道却惹得部长不满。他批评记者以为拿支笔写几篇文章,就能把地铁的信号问题解决,这对背后的工作团队不公平,并说如果真是那么简单的话,就让记者来操作地铁系统吧。 阅读更多 »

Written by xinguozhi

八月 3, 2017 at 10:40 上午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