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国志

有关新加坡政治、社会、文化的报道、分析与评论

Posts Tagged ‘外交部

狮城谍影疑云震慑外来学者

leave a comment »

亚洲周刊/萧翔      亚洲周刊 2017年8月20日第31卷33期
http://www.yzzk.com/cfm/content_archive.cfm?id=1502353370204&docissue=2017-33
http://www.yzzk.com/cfm/content_archive.cfm?id=1502353370266&docissue=2017-33

新加坡内政部指中国背景的美籍华裔学者黄靖是“试图影响当地舆论的外国代理人”,取消他和太太的永久居民身份,永远禁止他们入境,事件震慑在新的外来学者。仍在狮城的黄靖提出上诉。

新加坡学术圈外来人才众多闻名世界,尤其少数几个被视为官方智囊的机构,网罗了来自多个国家、拥有各种国籍的学者,也通过开设高等课程吸纳世界各国研究生,作为高等人才相对稀缺的狮城观照世界也提供政府不同意见的渠道。原本不为外界注意的这种学府氛围,近日却意外传出“谍影”疑云,引发国际关注。

新加坡内政部在八月四日星期五傍晚忽然发布文告,指李光耀公共政策学院特聘讲座教授兼亚洲与全球化研究所所长黄靖是“试图影响当地舆论的外国代理人(agent of influence)”,确认他曾“参与损害新加坡国家利益的活动”,因此依据新加坡移民法令取消他和妻子杨秀萍的永久居民身份,并且把这名中国出身的美籍学者及妻子列为不受欢迎的移民,永远禁止入境。新加坡国立大学也同步表示即日起停职停薪,终止其聘约。

黄靖对媒体否认指控,表示“外国代理人”之说是无稽之谈,“为什么不指名是哪一国呢?美国还是中国?”他将依法向内政部长提出上诉。若上诉不果,他须在特定时间内离境。

隶属新加坡国立大学的李光耀公共政策学院,在亚洲高等研究学府拥有崇高地位,成立十余年来培养了八十多国两千多名学生。前总理吴作栋刚在今年四月接替年事已高的王赓武出任董事会主席。

事件立即在当地学术圈和移民圈子引发寒蝉效应的“骚动”,许多外国学者私下议论纷纷,试图勾勒完整的拼图,也纷纷相互提醒要更加谨言慎行。 阅读更多 »

Advertisements

鱼目混珠

with 2 comments

李莫愁    2016-12-31
http://www.malaysia-chinese.net/cgi-bin/czread.pl?board=luntan&file=start&User=&Pass=&group=2&read=messages/2016/12/144956.html

请恕莫愁鲁钝,实在不明白groupthink为何可以翻译成“集体盲思”?

首先,“盲思”是个杜撰的词儿,字典都不收,意义不明。并且,“group”是个比“集体”(collective)小的单位,按中共的习惯说法,大概就是“一小撮”吧。“Think”是指一种思维模式、想法,没有“盲目”(blindness)的指向……慢着,那么collective blindness合起来不就是“集体盲思”吗?这和groupthink是同一个概念吗?像日本潮语“下流老人”可以直接拿来中文用那样吗?

实际上,这两个词儿不是同一个概念,甚至是由不同的人提出的。“Groupthink”大白话就是“一小撮人按既定看法做出的决策”,由美国心理学家提出,有完整的学术论述。而“collective blindness”则是解读现象的一个形容词,比如说目前的中国网民……还有就是911之后,中情局炮制的“Weapons of Mass Destruction”(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在伊拉克,欺骗了全世界,引起短暂的collective blindness。

那么,陈振声是用对了groupthink还是用错了呢?应该是用对了。贫尼认为,groupthink类似“本位主义”,俗称“屁股决定脑袋”,是一个含有贬义色彩的用语。它并非如一般的主义那样指一套有系统的思想,而是泛指一种态度和心理状态,它通常是指一种放大了的小团体主义或个人主义。为何早报二丑们要偷换概念把它变成collective blindness呢?这就要追溯他们的奴才本性——为尊者讳,是他们的天职。陈振声用groupthink带有自我警惕的意思,也就是暗示内阁(一小撮人)的决定有时也会错,“兼听则明,偏信则暗”。而早报二丑则认为这会折损“白衣白裤圣人”的高大帅,宁愿用“智者千虑或有一失”来开解,并且把国人也一并拖进来,成了“集体”——圣人的错也就是国民的错,大家不分彼此,一起“盲”是也。 阅读更多 »

新加坡外交部斥《环时》捏造报道 总编胡锡进:新加坡南海问题亲美 面对中国应感羞愧

leave a comment »

立场新闻    2016-9-27
https://thestandnews.com/china/新加坡外交部斥《环时》捏造报道 总编胡锡进:新加坡南海问题亲美 面对中国应感羞愧/

《环球时报》日前引述消息报道,新加坡曾在月中的不结盟运动(NAM)峰会中,要求在峰会结论中“加入”支持菲律宾南海仲裁案的内容,新加坡代表在争议中“出言不逊”,对他国“恶意攻击”。新加坡驻华大使罗家良去信《环时》总编胡锡进,批评报道“罔顾事实、胡编乱造”,胡锡进则反指对方,应为阻碍“自己的第一大贸易伙伴”中国而“感到羞愧”;中新两国外交部亦为此隔空交火。

中国拒不承认南海仲裁结果,早前新加坡总理李显龙曾公开呼吁,所有国家均应尊重国际法、接纳有关裁决;分析认为,中国与东盟因南海问题现分歧,在南海与中国没有主权争议、本身又立场较为亲中的新加坡,渐渐站在东盟一方,令该国成为中方及官媒针对批评的对象。

环时引“消息人士”指新加坡代表“出言不逊、恶意攻击”

《环球时报》本月21日以《不结盟运动首脑会 新加坡妄提南海仲裁》为题,引述“参会的知情人士”称,新加坡要求在峰会成果文件中,加入“为菲律宾南海仲裁案背书的内容”,但遭到多个国家反对。报道指,新加坡代表“气急败坏,对反对其企图的国家的立场冷嘲热讽,甚至在争论中出言不逊,对立场公正的国家的代表恶意攻击”。

报道又指,有与会代表不满,新加坡公开挑战NAM的决策程序及惯例做法,又指“新加坡出于一己私利,在磋商和会议中反复纠缠,多次拖延会议进程至深夜,也引起各国反感”。

报道最尾引述“知情人士”称,如新加坡继续介入南海争议,“势必影响中新关系”。 阅读更多 »

新加坡外交官抱怨中国外交“蛮不讲理”

leave a comment »

纽约时报中文网/Jane Perlez      2016-4-1
http://cn.nytimes.com/asia-pacific/20160401/c01chinasingapore/
英文原文:http://www.nytimes.com/2016/04/01/world/asia/china-singapore-diplomacy-bilahari-kausikan.html

在有争议的南沙群岛,中国在赤瓜礁上修造了建筑物。照片由菲律宾军方提供。菲律宾和其他几个东南亚国家在南海与中国存在尚未解决的领土争端。(Armed Forces of The Philippines, via European Pressphoto Agency)

中国外交官难打交道是出了名的,但你很少听到人讲述到底有多难。新加坡一位资深外交官揭开了这层面纱,谈到中国是如何迫使亚洲小国就范的。

这名外交官比拉哈里•考斯甘(Bilahari Kausikan)是新加坡外交部的巡回大使以及政策顾问,在亚洲各地和华盛顿以坦率着称。本周三在一个演讲中,他说中国外交官经常“蛮不讲理地”把力气用在“加剧而不是纾解焦虑”上。

虽然他在新加坡国立大学政策研究所发表的这个讲话主要涉及中国、美国和东南亚国家之间复杂的权力关系,尤其涉及南海争议问题,但考斯甘忍不住举了一些中国盛气凌人的例子。

他说,如果在东南亚进行的任何谈判让中国感到不爽,中国外交官就会把责任推在谈判其他各方身上。“这是我们的错,全是我们的错,”他这样评价中国对东南亚国家联盟 (Association of Southeast Asian Nations,简称东盟)成员国的态度,这个区域组织由包括新加坡在内的10个国家组成。

他举了一些例子。2012年,新加坡总理李显龙在东南亚国家的一个峰会上谈到了南海的领海争议,一位中国高级外交官随后转向一位比较年轻的新加坡同行说:“沉默是金”。 阅读更多 »

别一竿子打落一船人

with one comment

纪赟      2014-1-7
http://www.sgwritings.com/112902/viewspace_51515.html

《人民日报》海外版近日发表评论文章,措辞异常强烈地指责亚细安国家容忍日本。在一份官方色彩浓厚的舆论喉言之中刊载此类文章,实在让人讶异,给人予回到了三四十年前那个热血贲张地想要解放全世界的“革命年代”的错觉。姑且不提这种一竿子打落一船人的作法本身,与事实并不相符,因为12月29日新加坡外交部刚刚发表了声明,对安倍参拜靖国神社表示遗憾,并指出参拜行为只会重启旧怨,对增进区域互信无益,并可能会引发区域的负面情绪和反弹;而且这种措辞与倾向,也与中国向来主张的不干涉它国内政的和平外交政策相违。

东南亚国家其实并非铁板一块,即使是此地区的国家组织——亚细安——也并非是强调整体行动、并有统一机构设置的欧盟。亚细安一个重要的特点,就是对参与国的主权及内政基本持不干涉主义,每个国家都有自己独立的外交政策指向。当然在过去,亚细安也正因为这种松散性,导致在一些重要问题无法达成共识。所以在对日政策上,各国也往往有自己的立场,这与各国的历史渊源、民族构成、意识形态、现实考量等多种因素相关,并没有一以贯之的所谓对日谄媚或对日强硬的线索可循。

由于民族成份的差异,亚细安国家对日本的侵略历史认知有不小的分歧。比如中国一直强调,日本曾经对东南亚地区有过侵略,故而应对日强硬,但其实日本在二战时对各国所采取的政策也各自有异,像泰国就曾是日本盟国;并且对一国之内,如华裔、马来裔、印度裔更是分而制之。像华裔由于积极支持并参与中国国内的抗战,曾遭到甚至比中国国内更残酷的镇压。 阅读更多 »

Written by xinguozhi

一月 7, 2014 at 11:51 下午

李显龙的演讲究竟说了什么—日渐微妙的中新关系

leave a comment »

王江雨(新加坡国立大学亚洲法律研究中心副主任,法学院副教授)   2013-9-14
http://blog.sina.com.cn/s/blog_3fac2db10101f8l9.html

理解了新加坡自身的国家利益,我们就会明白新加坡在国际事务中所采取的一些立场的原因。这些现实的利益,不是本来就有争议的“同文同种”论所能解释的。

不久前,新加坡外交部与中国某媒体的一场掐架,将中国与这个南洋华人国家关系的复杂微妙性又一次展现在世人面前。

该媒体转引香港《大公报》(后者又转引自台湾“中央社”)的报道,于8月21日推出一篇标题为“李显龙‘警告’中国:赢得钓鱼岛,你会输掉世界地位”的文章,引起新加坡外交部的正式抗议,称该报此文“使用耸人听闻的标题,对李显龙的文章断章取义,严重扭曲”,可能伤害两国关系及影响民间联系。

这些报道所依据的原本,是李显龙此前访问日本时在“亚洲未来”国际大会上的演讲。仔细研读原文,可以看出李确有告诫中国要在钓鱼岛和南海使用强硬手段与自己的世界声誉之间仔细权衡,这实际上也是东南亚某些国家的共同想法,且李紧跟的一句话的就是明确不赞成围堵中国。而该媒体的标题使用只有一种含义的肯定语气,确实夸大和断章取义,给人一种新加坡完全是在给日本拉偏架的感觉。

这件事所引起的喧嚣尚未尘埃落定,李显龙总理就迅速访问中国一周,与多位中国最高领导人会面,并特地参观了展示日本侵略罪行的沈阳九一八历史博物馆,意味深长地题下“和平无价”四字。 阅读更多 »

Written by xinguozhi

九月 15, 2013 at 12:06 下午

断章取义?环球时报与新加坡外交部隔空交锋

leave a comment »

凯文     2013-8-24
http://www.chinese.rfi.fr/取义?环球时报与新加坡外交部隔空交锋

中国大陆富有争议的《环球时报》近日再引火上身。8月21日,该报旗下网站“环球网”发表文章,其中引述新加坡总理李显龙言论称中国可能在钓鱼岛或南海获益,但会输掉名誉及世界地位。相关文章遭新加坡外交部批评为“不准确且误导”。但随后环球网发文反驳,称新加坡外交部搞错批评对象。

环球网8月21日发表《李显龙:中国或得到钓鱼岛,但会输掉世界地位》一文,其中引用李显龙今年5月在第19届《日本经济新闻》亚洲未来国际大会的谈话,称“李显龙指出,中国如何处理相关争议,将影响外界对中国崛起的看法,‘你可能在钓鱼岛或是南海得到什么,但是你会输掉名誉和世界上的地位,这些都要仔细考量’”。

对此,新加坡外交部于8月23日发表文告,批评《环球时报》做出了“不准确且误导性”(inaccurate and misleading)的报道。

新加坡外交部还指责称“有关文章采用耸动的标题,对李总理的谈话断章取义,严重歪曲,失实报道。这样不专业的报道,不仅对双边关系无益,更可能伤害两国关系及影响两国人民之间的联系。”

但是,环球网不甘示弱,同日发表声明,称该消息全文转引自香港大公网,环球网没有任何内容增删,并在文中已注明该消息转引自香港大公网,新加坡外交将环球时报作为批评对象,“这不符合新闻业内此种情况下对消息源头的认定规则”。

环球网还特意强调“新闻报道应当求真,新加坡外交部发布官方声明前,也请搞清楚批评的对象。”

环球时报总编胡锡进通过微博喊话称“新加波外交部发声明找不准对象,更不专业。以后还是请李显龙总理说话小心点吧,互联网时代,你的一句话很容易被网站小编挑出来”。 阅读更多 »

Written by xinguozhi

八月 25, 2013 at 1:59 下午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