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国志

有关新加坡政治、社会、文化的报道、分析与评论

Posts Tagged ‘外交

北京与李光耀交往历史补充

leave a comment »

新加坡文献馆    2019-11-9
http://www.sginsight.com/xjp/index.php?id=25285

刘晓鹏《爱屋及乌:北京与李光耀的友谊1954-1965》使用同名的英文稿重述,呈现格式与重点不尽相同。英文版是学术论文备有引用注解及参考目录。

论文资料来源有三,主要是中国外交部解密档案,其次是美国国家档案馆资料。这些新资料有利厘清一些新马华人政治的悬疑历史问题。由于注解仅提供论点依据而非资料简介,所以无法判断资料解读的正确性。能够泾渭分明那些文字是档案资料,那些文字是论述观点,会方便其他学者更灵活的引用论文资料。目录列出的新马政治历史参考资料之涵盖范畴表示了局限性,轻者妨碍有效解读资料,重者误判历史脉络。

有别于其他论文,因为不受到政治正确的约束,更大的探索空间使得评述有机会趋向历史真相。例如,引经据典的否定了中国共产党通过马来亚共产党影响新加坡的华人政治。

历史大图像是个别历史小板块拼凑成型,所以厘清个别历史小板块是书写大历史的先决条件。故此,从历史补充的层面阐述一些历史片段给力小历史板块的串联。

其一、从1954年至1965年时间点来看,是李光耀成立人民行动党至成为新加坡总理的时段。期间新加坡政体经历殖民地,自治邦,马来亚州政府,独立共和国的四个阶段。前三个阶段的外交权力是分别掌握在英国人与吉隆坡中央政府的手上。李光耀要等到1965年才掌握新加坡外交权力。也就是说,1965年之前的李光耀与北京关系并非国家层面的关系。

选择解密这一个时间段的历史,不知是否刻意设计还是纯属巧合。估计,这些信息有助厘清中国在时间段内的政治立场。如果说,中国确实从来没有涉足新马的华人政治,则不仅是履行了中国不干涉他国内政的承诺,更是替华校生洗脱了共产党的莫须有罪名。这一个双重政治目的的可能性是存在的。

1955年4月万隆会议,中国周恩来总理告诉东南亚华侨效忠与归属在地政府。意思是,华人政治是在地国的本土政治。换言之,中国不干涉东南亚华人政治。阅读全文»

新加坡模式的政治哲学——从香港流水革命之中新加坡对港评论说起

leave a comment »

邝健铭    2019-11-8
https://www.facebook.com/xinguozhi/posts/2504737846279312:80

官方“新加坡故事”论述强调新加坡作为小国面对内忧外患,前路危机四伏,国家若要生存,其发展便不能有丝毫差错,与此同时,新加坡执政党政府行事强有力,其官员清廉与具仁心,言下之意,是国家由此强势政府带领便能繁盛发展。对新加坡传媒乃至精英而言,褒扬香港抗争者,形同挑战上述以政府为中心的“新加坡故事”,动摇新加坡执政党政府认受性根基,由是观之——特别是当新一届新加坡大选将临,李显龙提出“五大诉求旨同推翻政府论”便显得合情合理。

自香港反修例运动爆发之后,黄蓝之争不只在香港出现,东南亚华人社群的黄蓝分布,对香港时局的看法也受香港民众乃至香港内外媒体关注。香港网民尤其会留意新加坡针对香港状况的评论,例如8月时,在香港反修例运动中扮演重要角色的网上讨论区“连登”便曾刊有以《新加坡官媒:中共解放军进击香港,利多于弊!香港会玩完,但中共会胜利》为题的帖文,文内谈论前《海峡时报》(Straits Times)总编辑冯元良(Leslie Fong)不乏亲中色彩的观点与主张。

新加坡社会上下评论香港现况的观点易受香港民众注意,原因至少有二:第一,新加坡与香港素来被视为比较对象,且在运动期间,香港内外媒体不时报导新加坡如何因香港时局而得益,新加坡舆论自然易被港人留意参考;第二,于香港风雨飘摇之时,相较其他东南亚华人社区的表现,新加坡反应的特别之处,在于狮城政治精英相对积极与踊跃地就香港事务表态。新近例子,是总理李显龙在公开演说指香港抗争者提五大诉求无助解决问题,旨在“推翻香港政府”,此一言论其后广受香港媒体报导,中国网民甚至因而视李显龙为英雄。从香港角度看,新加坡媒体乃至精英的对港观点不无可商榷处,甚至不难被否证,参考价值不如想象般高。问题是,这类新加坡言论所针对的主要对象多不是香港人,其framing 实际上犹如新加坡国家发展论述“新加坡故事”的另类演绎,其内容多少附有内政外交功能。

新加坡媒体乃至精英的对港观点基本上离不开三点:第一,香港抗争者被视为“无法无天”的“暴徒”乃至“恐怖份子”﹑被认定是香港乱局的主要问题根源,因为政府权威不容被挑战,社会秩序不能被扰乱,民众生活不能被干扰。香港警察已克尽己职,为制服“暴徒”而疲于奔命;第二,由始至终,中国于香港管治事务里都居于主导地位﹑处于强势位置,香港抗争者与中国政府硬碰硬,是以卵击石,终将徒劳无功;第三,香港乱况是单纯的中国境内内部事务,外国势力对香港处境既不感兴趣,亦无意介入。换言之,香港民众寄望国际社会能为流水革命予提供援助是不切实际;民众力图以所谓“焦土”或“揽炒”方式抗争,只会自毁长城﹑进一步贬损香港在中国之内的战略位置。随中国持续崛起,香港流水革命换取的终将是自杀式悲剧。 阅读更多 »

新加坡军队进化史:“小国国防”的夹缝求生战略

leave a comment »

徐子轩     2019-6-20
https://global.udn.com/global_vision/story/8663/3863382

新加坡的“小国国防”战略,是怎么让它在强敌环伺下夹缝求生?图为2007年新加坡国...

新加坡的“小国国防”战略,是怎么让它在强敌环伺下夹缝求生?图为2007年新加坡国庆日的军演。图/路透社

50多年前,新加坡离开马来西亚联邦,正式建国。独立之初,这个城邦国家面临着内忧外患,对其不甚友善的马来西亚掌握着资源供应、印尼游击队入侵的威胁仍在,以及肆虐东南亚的共产红潮。

半个世纪过去了,新加坡依旧屹立不摇,且伴随着其经济的傲人成长,星国培训出了一支堪称精锐的军队。虽然受限于人口规模与领土幅员,星国整体军力的国际排行并非特别突出,但在个别部门却有着极佳表现。

像是空军军力,最新研究显示星国的战机能力名列全球第23;陆军军力的武装坦克能力第20,远胜于潜在对手的马、印。又如军费,去年星国估计花了100亿美元(约新台币3,139亿),相当于马、印两国之合。再加上战略位置险要,星国遂成为东南亚区域不可小觑的力量。

不过,星国的建军过程绝不轻松,可谓筚路蓝缕。其国防战略惯以“生物型态”比拟,迄今历经了三次演变,正代表国家实力的成长,以及国际环境的递嬗,非常值得一探究竟。

星国整体军力的国际排行并非特别突出,但在个别部门却有着极佳表现。像是陆军军力的武...

星国整体军力的国际排行并非特别突出,但在个别部门却有着极佳表现。像是陆军军力的武装坦克能力第20,远胜于潜在对手的马、印。图为2000年星国国庆阅兵。图/法新社

毒虾战略:小虾也要能毒死你

首先从建国谈起,以李光耀为首的第一代领导团队,初期采用的是众所皆知的“毒虾战略”(poisonous shrimp)。简言之,李氏政权认为在这个大鱼吃小鱼、小鱼吃虾的世界里,新加坡必须成为有毒的虾。如此,纵使他国有能力吃掉新加坡,也会受到重伤,属于一种玉石俱焚的概念。

之所以会有这么强烈而悲壮的思维,是因为新加坡独立之初举国无援。原本依靠的英国军队,因战略考量在1960年代末期逐步撤军,造成了深刻的国防打击,让新加坡感觉遭受遗弃。为求自立,李氏政权决定向同样为强敌环伺且军事实力较成熟的以色列求助,打造足以吓阻对手的力量。

由以色列协助建立的第一代星国军队,本质上以防御性的步兵为主,搭配小规模的空军(由英国培训)与半正规的海军。这当然是因为独立之初国库有限,无法大量采购先进军备,多是向以色列购买,仅能依靠人力部队,以普遍征兵为军力基础。

独立之初国库有限,无法大量采购先进军备,星国仅能依靠人力部队,以普遍征兵为军力基...

独立之初国库有限,无法大量采购先进军备,星国仅能依靠人力部队,以普遍征兵为军力基础。图为1967年,新加坡第一批国军报到。图/新加坡国家档案

由以色列协助建立的第一代星国军队,本质上以防御性的步兵为主,搭配小规模的空军(由...

由以色列协助建立的第一代星国军队,本质上以防御性的步兵为主,搭配小规模的空军(由英国培训)与半正规的海军。图/新加坡国家档案

透过以色列的指导,新加坡建立了义务兵役(原则为2年)和职业军队,还采用以色列国防军的后备模式。也就是说,每个完成正规兵役的国民都有义务再服务13年(近年缩短为10年),一般士兵动员年限为40岁、军官则为50岁。

有趣的是,在尚未完成强制征兵制度时,新加坡军队靠的是招募,且来应征的多是马来西亚人,形同佣兵。那时只要能证明有正职工作,就可免除兵役,所以反而许多新加坡人都不愿当兵,只有失业者被迫入伍,军队的来源良莠不齐。

以色列教官觉得不妥,向李光耀商谈解决之道。据说李光耀认为无妨,并以二战时日本为例,指出日军多是教育程度低下者,可拼死执行命令;反观英军的教育程度较高,但越聪明的人越会逃避,并非好士兵。

这种逻辑让以色列教官大感讶异,与李光耀解释军队的战力和士气不只是教育问题,更是动机与目标。日军不怕牺牲是为天皇与故土而战,可说是一种宗教情怀,但在亚洲的英军,离家数千公里,亚洲战场的成败不会影响其家乡与亲人,根本不具战斗的动力。 阅读更多 »

柬越铁板2

with one comment

韦春花     2019-6-19

更好笑的是,如今柬越两国政府竟异口同声地说,当年越南发兵是帮助柬埔寨人民赶走暴戾的红色高棉,等于是救百姓于水火,反之则是“支持红高棉种族灭绝制度”。套句行动党的惯用标签,这就叫做“历史修正主义”;可是行动党对付国内和国外的“历史修正主义者”,是截然两副嘴脸:一种是得(真)理不饶人,大声兼恶(……林清祥、冷藏行动、光谱行动、谭炳鑫等)。一种是哑口无言,要求求同存异。

李显龙最近运气有点背,向来正确的他竟因一句“入侵”,同时被当年交战的两国异口同声说他“不尊重历史真相”,让他成了“未真实陈述历史”的造谣者。不过,自事件过后,他就神隐起来,出来缓颊的都是他的马仔(包括《联合早报》那个蓝云舟),后来还索性放假 jalan-jalan去了。即使出现在社区活动,官媒记者也不敢堵上麦克风问他这个尖锐的问题,所以无从知道他是不是很“杜兰”。

老吴(老番颠吴俊刚,下同)在5月中写过一篇文章,题目叫做《不恶意造谣者何惧之有?》,李显龙的例子证明“无事家中坐,祸从天上来”的道理。在野党议员方荣发先生5月份也在国会上发问:《防假消息法》如何避免执政政府涉散播假消息?——李显龙的“越南入侵柬埔寨”是否也能归类?内阁是怎么看?

蓝云舟说:“因‘入侵’一词,新加坡和越柬两国的关系过去两周一度亮起红灯,所幸事件没有恶性发酵,不熟悉冷战史的年轻一代也借机恶补了一堂有价值的历史课。/我国基于什么客观因素把越南1978年侵入柬埔寨定性为‘入侵’?当时的历史背景、我国的外交原则,以及越柬政权为什么对‘入侵’一词反弹,过去一周多方备已陈述……越柬表态后网络上数落新加坡的大有人在,凸显了很多时候人们评论历史时并没有掌握完整的信息和资料。国会议长陈川仁和外交部前常任秘书比拉哈里就指出,网民在发表看法前并没有正确理解史实。”(《联合早报》〈入侵说之外的二三事〉2019年6月16日)

发生于1975年5月到1989年12月期间的柬越战争,交战双方分别是越南社会主义共和国和民主柬埔寨。1975年5月,红色高棉指挥的部队进入了富国岛,后被越南人民军驱离。此后两国不断发生边境冲突。越南方面不断指责红色高棉当局入侵越南领土、屠杀在柬埔寨的越南公民。民主柬埔寨方面也指控越南侵犯了柬埔寨领土,战争的帷幕就此拉开。 阅读更多 »

指马新分家是旧事敦马:在当时是明智的决定

leave a comment »

东方online    2019-1-19
http://www.orientaldaily.com.my/s/275941

指马新分家是旧事敦马:在当时是明智的决定

首相敦马哈迪在英国牛津大学辩论社对话会上,询及马新分家一事,马哈迪指出,这已经是很久之前的事情,但他认为,这在当时确实是个明智的决定。

“这已经很久了,我们不能去问这是对还是错的。”

他说,新加坡人的想法与大马人不同,包括如何治国等方式,因此新加坡才脱离了我国。

“我想,这在当时是个明智的决定。”

此外,马哈迪也提及,州大臣拿督奥斯曼在本月9日,是未经联邦政府许可下出海巡视,但新加坡的反应,未免过于激烈。

“(柔州)大臣确实是在没有得到我们许可的情况下(出海),因为他以为那是柔佛的水域,所以他才去(巡视)。但对于他出海的反应已经过激,好像你要去打仗一样,他这是要去公海出巡。”

敦马哈迪是受邀到英国牛津大学辩论社致辞后,在对话会上,被一名与会者询问,联邦政府是否会惩罚奥斯曼的行动时,这样回应。 阅读更多 »

Written by xinguozhi

一月 19, 2019 at 7:53 下午

知识分子的公共角色

with one comment

韦春花     2019-1-13

《早报星期刊》韩咏梅的文章《以直报怨,新加坡人的必修课》,编辑还特地拣出一段用黑体字强调了“中心思想”,她说:

不轻易对邻国的虚招动怒,但是在对方需要帮助时,以人道主义精神全力支援,正如临时增加净化水供应,是身为邻居的我们必须做的。理性分析、坚定捍卫,必要时不怕一战,该出手时才出手,这应该成为新加坡人的集体性格与认同。

其实是官媒小心翼翼每天利用两家晚报喂给读者的既定看法——“两国交恶都是别人的错”,如今却要我们接受那是全民的共识。依老娘的看法,他们不止动怒,还盛怒哩。韩总不忘在文章里呼吁大家应该生气:“在刚过去的星期二(1月8日),马国外交部长赛富丁与我国外长维文会谈后两人发出了一份联合声明,连记者会上的谈话大纲都是一致,两人还频频以‘兄弟’(brother)互称……前一天的‘兄弟’转身回家后,他的其他兄弟就马上亮出刀子,在我们背后插一刀,是可忍,孰不可忍?新加坡人应该生气!”

另一方面,韩咏梅利用自己生产的舆论产品还可以反过来盛赞内阁英明,已经到达儒家“以直报怨”的圣人高度,实在是二丑的无所不用其极。

破绽在哪儿呢?就是不能放下。让春花说个禅门公案,话说有师兄弟俩出家人,走到一处浅滩,看到一妇人无法涉水而过,进退两难。这时师弟走到妇人面前,蹲下背她过河。过了河之后,师弟把妇人放下,继续赶路。师兄弟一路无话,临到睡前,师兄才又提起那件事,师弟的回答很妙,他说:“我都放下了,师兄您怎么还没放下?”——要是韩咏梅如自己所说的“以直报怨”的话,怎么还把它写成文章现世呢?

此外,本地一些反对阵营的网民也很好操弄,只要是涉及国家主权,他们就会不自觉地站到当权者那边,以示同仇敌忾,其实正好中了官媒的计。比如最近就有新闻报道,有位七老八十的老叟要参军去打“敌人”,哇,犀利!人家做初一,我们也应该看看自己这边做了哪些十五,为什么轻易地就掉入官媒所设的套中?最近李显龙很多“文攻武吓”,为的就是来临的大选,官媒则提都不提,只把它当个别新闻报导,桩桩件件都不联系起来,形成不了“动机”。

其实萨义德早就对知识分子下过定义,他说:知识分子的公共角色是局外人,“业余者”,搅扰现状的人。

I rest my case.

Written by xinguozhi

一月 13, 2019 at 2:50 下午

新国反应大 敦马可能另有谋算

with one comment

东方online/张瑜芸    2018-12-12
http://www.orientaldaily.com.my/s/271073

马新海域争议引起两国人民关注,马来西亚外交部和首相敦马哈迪日前也相继发声为两国关系降温。然而政治学者认为,看似降温的言论只是“客套话”,马哈迪实际上另有谋划。

与此同时,受访学者也直言,新加坡在领海争议上态度反常,相信是基于国内政治所需而上演的“桥段”。

时事及政治评论人潘永强认为,新加坡在此次的课题上有些反应过度,相较马来西亚较为低调和不强烈的态度,新加坡显然有些一反常态。

“马新分家50多年,有种种课题需两国以技术性方式进行协调。但马新海域争议的课题上,新加坡却有各种部长轮番上阵,强调新加坡主权,态度强硬;反观马来西亚自事件爆发后,一直只有外交部和交通部出面发表言论。显然,这此事件上,新加坡有点反常。”

敦马习惯激化课题

他表示,新加坡的态度相信是国内政治需求所致,因明年将进行的新加坡大选,和新加坡国内反对党将组织联盟的事件,都为如今的执政党带来许多压力。 阅读更多 »

Written by xinguozhi

十二月 12, 2018 at 12:54 下午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