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国志

有关新加坡政治、社会、文化的报道、分析与评论

Posts Tagged ‘外交

MRT整天坏GST又要起 行动党下届大选有多少票?

with one comment

沈泽玮      2017-11-21
http://www.redants.sg/perspective/story20171120-793

如果说,老天爷在上一届大选帮人民行动党创造一个好的吸票时机,那么下一届选举要如何在战略和战术上扩大优势,就要看行动党的政治智慧和判断,以及党内部能有多团结,能否上下一条心“做好政治”了。

李显龙总理在行动党大会上以秘书长身份出席并演讲。(联合早报)

终于,李显龙总理在11月发表了一场迟来的国庆群众大会演说。

8月份的国庆群众大会演说以糖尿病、学前教育和无现金交易为三大主题,让许多关心时政的新加坡人大跌眼镜。总理昨天(19日)在人民行动党两年一度的党大会上大谈国家大事,这一场的内容才更符合国庆群众大会演说的格局,红蚂蚁和大家一样,有一种走入时光隧道的错觉。

李显龙总理与夫人何晶在大会上与工会成员合影。(海峡时报)

总理也是行动党秘书长,他从外交到内政谈了六大点,有两点最抢眼,一个是首谈闹得民怨沸腾的地铁故障;另一个是明示将增加税收,一个可能是增加消费税(GST)。

MRT和GST将成“票房毒药”

在红蚂蚁看来,这两项是彻头彻尾的“票房毒药”。要不要打赌?民众骂完MRT整天坏之后,接着一定大骂政府是吸血鬼,加完水价,现在又要增加GST,简直是夭寿啦,PAP不愧是Pay & Pay。所以头脑简单、四肢不发达的蚁族大胆预测,下一届大选不会那么快来,至少明年不会来,大家不用猜,蚂蚁肯定对。《联合早报》的报道也说,总理以华语致辞时说,距离下届全国大选仍有两三年时间,但“努力的时间是现在”。

下一届全国大选最迟必须2021年初举行。GST越快提高对政府越有利,没有一个政府会傻到在选举年或选举之前的一年增税。假设政府明年提高GST,那么“白衣白裤人”还有大约两年的时间去消化GST的冲击。MRT + GST,蜡烛两头烧,大选估计要拖到最后阶段才举行,然后选前的惯用伎俩是,给选民一些回扣之类的甜头,看看能不能安抚情绪。

《海峡时报》一篇分析稿认为,总理把演说重点放在“信任”两字。文章进一步分析指出,信任很重要,因为只有人民信任政府,才能减轻不受欢迎的政策如增加税收对政府所造成的冲击。《联合早报》则转述总理的话说,“行动党几经艰苦才赢取人民的信任,不能把人民的信任视为理所当然,或把它挥霍掉”,要同时落实几项政策,就必须“做好政治”,让人民能支持和信任行动党,“知道行动党关心他们,竭力改善他们的生活。”

做好政治!有信任才有票

传统媒体喜欢这些“高大上”的内容和“九曲十三弯”式的表达手法。在红蚂蚁听来,总理说了一大堆,其实就想问一问在场的2000名党员:“选民在下届大选中还投不投票给行动党?”什么信任不信任只是华丽的辞藻,只是外衣,脱掉外衣,内在核心就是,有没有票?信任了会怎么样?信任就投票给PAP啊,不信任就不投啊,就这么简单。所以总理向党员疾呼:“做好政治!”精英不能与民众脱节,主流政党必须代表普罗大众的利益。

行动党在下一届选举会有多少票呢?这个问题问得还太早,但我们不妨先看看总理昨天晾晒的“中期考”成绩单,有哪些是加分,哪些减分?

总理谈的六大要点:

一、地铁事故不应发生须彻底纠正

总理表示,上个月碧山地铁隧道积水和几天前两地铁列车在裕群站碰撞的事故不应发生,各方必须从事件中汲取教训,“追根究底、彻底纠正”。总理还说,数据显示,地铁延误和失灵的情况其实已有改善,但他能明白民众感观不同的原因。“一个理由是,在公众的意识中,像碧山积水和裕群碰撞事故是严重的问题,深刻破坏了他们的信心。

11月15日上午8点20分,两列地铁在裕群站发生碰撞事故,导致36人受伤。(海峡时报)

阅读全文»

Advertisements

李光耀公共政策学院院长马凯硕将卸任 曾是“外国代理人”黄靖的上司

leave a comment »

沈泽玮      2017-11-6
http://www.redants.sg/overview/story20171106-733

据媒体报道,马凯硕在写给学院的一封信中说,他退休后的计划是,“拿九个月的学术长假,以扩大和深化我的研究和写作领域”。马凯硕也说,他将“把重心放在新事业上,花更多时间阅读、思考和写作”,以便把写作“提升到一个更高的层级”。如果马凯硕所言属实,他只会话更多、写得更多,粉丝不用担心他从此封口封笔。

(每日新闻)

新加坡国立大学李光耀公共政策学院院长马凯硕将在今年底退休。

李光耀公共政策学院今年新闻较多。马凯硕退休不算大新闻,最具爆炸性的是,该院的外国籍学者黄靖在8月间被指为是试图影响本地舆论的外国代理人(agent of influence)而被迫离境,永久不得入境。

年底卸任院长一职 2019年完全退休

据早报网报道,新加坡国立大学是在今天(6日)下午发文告宣布,69岁的马凯硕(Kishore Mahbubani)将在今年12月31日卸下李光耀公共政策学院院长一职,他担任院长已有13年之久。国大将开始物色新院长人选,并从明年1月1日起委任代院长。另据《海峡时报》报道,马凯硕会继续担任国大教员,直到2019年完全退休。

马凯硕为新加坡外交服务33年后,于2004年8月受委担任李光耀公共政策学院院长。他为新加坡外交服务期间,曾被派驻柬埔寨、马来西亚、华盛顿等地,并二度担任新加坡驻联合国大使,以及出任联合国安全理事会主席。

马凯硕和他所领导的李光耀公共政策学院今年两度分别因为“小国外交姿态”和“外国学者涉‘间谍疑云’”而成为城中热门话题。

李光耀公共政策学院8月爆出外国学者涉“间谍疑云”

8月初,该院特聘讲座教授黄靖被指是一名试图影响本地舆论的外国代理人(agent of influence),曾参与损害新加坡国家利益的活动,他和妻子杨秀萍的永久居民身份都被取消,必须在限定时间内离开新加坡,且永久不得入境。因为上诉失败,黄靖和妻子在9月6日的期限之前,已经收拾包袱离开新加坡。

黄靖原籍中国,毕业自四川大学外文系英语专业,拥有复旦大学历史学硕士和哈佛大学政治学博士学位,他和太太都是美国公民。

黄靖将“保密信息”提供给学院“一名资深成员”

黄靖被指有意识在暗地里推进另一个国家的议程,包括提供“保密信息”给李光耀公共政策学院的“一名资深成员”,希望后者将信息转达新加坡政府。内政部没有说明,黄靖是为哪一国充当“代理人”,也没有说明“保密信息”到底是给了哪一位李光耀公共政策学院的资深成员。这两道谜题外界一直都在猜,但估计那些爱当神探的网民已经从各种蛛丝马迹中拼凑出自己心中的答案。阅读全文»

Written by xinguozhi

十一月 7, 2017 at 11:58 上午

新加坡需要中美友好关系

leave a comment »

亚洲周刊    2017年11月5日第31卷44期
http://www.yzzk.com/cfm/content_archive.cfm?id=1508989875181&docissue=2017-44

新加坡总理李显龙访美时表示希望中美保持友好关系,不但为特朗普访华之行铺垫,也是新加坡的生存之道,同时让亚洲各国不用在中美之间靠边站,被两国争霸波及,损及国家的核心利益。

新加坡总理李显龙(左)与美国总统特朗普(图:欧新社)

新加坡总理李显龙日前访问白宫,与美国总统特朗普会谈。他坦率地提到,新加坡希望美国与中国建立良好的关系,有助亚洲与世界的和平。他也带来礼物给美国,宣布购买美国波音客机三十九架,包括二十架七七七和十九架七八七,为美国创造至少七万个就业机会。特朗普对于新加坡购买波音客机表示感激,也对这位周旋于中美之间的华裔政治家给予极大肯定。

李显龙在此时此刻访问美国,正是北京十九大闭幕的重要日子,也是新加坡与中国外交破冰之后的重要时刻。这个城市国家近年曾与中国外交关系陷入寒冬,装甲车在香港被扣,只是冰山的一角。在南海问题上,新加坡被视为站在美国的一边,也因此触怒了北京,进而导致北京的反弹。但随后李显龙于月前访问北京,极力修补关系,不要让他父亲李光耀当年辛苦经营的中新特殊关系付诸流水。

中新关系特殊,不仅是因为新加坡的七成人口是华裔,也因为新加坡的建国,与台海两岸都有渊源,新加坡的空军基本上是台湾的退役空军将领参与创建,新加坡的部队在宝岛训练,称为“星光计划”,而新加坡早在八九十年代中国改革开放之初,就投资苏州工业园区,在管理方法与国际人脉上,提供重要的灵感。

但最让全球华人瞩目的,还是新加坡为两岸关系搭上了一道横跨台湾海峡的政治桥梁。一九九三年,汪道涵与辜振甫在新加坡会谈,轰动全球,也让两岸的和平关系奠下了重要的基础。这也显示新加坡的独特地位,具有被两岸信任的特色。而在二零一五年间,习近平与马英九的高峰会谈也在新加坡举行,打破两岸的僵局,也让中国共产党与中国国民党都感念不已。即使到了这次中共十九大,习近平在三个半小时的演说中,还特别提到“两岸领导人的会晤”,就是指二零一五年的“习马会”,展示北京对于“老朋友”都不会忘记。 阅读更多 »

Written by xinguozhi

十月 27, 2017 at 3:02 下午

时隔一年再访美,李显龙设“小目标”

leave a comment »

解放日报/安峥     2017-10-24
http://www.jfdaily.com.cn/journal/2017-10-24/getArticle.htm?id=43728

李显龙的愿望清单可以从双边、多边两个层次看。双边领域,李显龙希望通过此访强化两国战略伙伴关系,这是新加坡的外交政策基石。购买飞机等都是他迎合特朗普“美国第一”政策而采取的对应行动。多边领域,新加坡也被称为东盟“大脑”,它希望美国加强在东南亚的存在。

在旋风式访华一个月后,新加坡总理李显龙如期访美。当地时间23日,美国总统特朗普在白宫与他举行会晤。

去年8月,李显龙访美时,奥巴马总统称赞新加坡为地图上“影响力很大的小红点”。今年,李显龙故地重游,接待他的已换成一张曾批评新加坡抢美国人“饭碗”、果断退出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抛弃”亚洲小伙伴的新面孔。这颗远隔重洋的“小红点”还能在美国的外交仪表盘上继续闪烁吗?

新加坡有心理落差

“新加坡总理李显龙为访美设定的目标很低,”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如是评价,“和特朗普总统握手合影、以正面形象登上新加坡媒体头条以及签署价值上百亿美元的波音飞机合同——只要在待办清单上打这三个勾,李显龙就认为访问成功。”澳大利亚弗林德斯大学副教授米歇尔•巴尔指出,除了上述三件事外,此访任何愿望都充满挑战。

这是李显龙继去年8月后,第二次以新加坡总理的身份访美。去年在美新建交50周年之际,他以30多年来首位到访新加坡总理的身份,受到奥巴马摆下国宴的礼遇。有评论称,这是小国新加坡的莫大荣耀,意味着它在美国眼中的战略地位堪比亚太大国。

有分析称,长期以来,新加坡可以说是美国在亚太的“耳目”和“喉舌”,两国之间战略协调相当密切。上海国际问题研究院外交政策所大国外交室主任周士新指出,一方面,美国将其视为信息获取和情报分析的窗口,制定亚太政策时会咨询其领导层和智库的意见。另一方面,美国一定程度上通过新加坡向外传达政策主张。新加坡主办的一年一度“香格里拉对话会”也把美国防长作为首场会议的首位发言人。可以说,新加坡在对美战略劝说方面发挥着重要作用。

但是,自特朗普上台后,新加坡似乎感到些许落差。“特朗普政府的战略重视度似乎不那么充分,美新战略沟通并不频繁,”周士新指出,“两国既有优势并未得到充分发挥,美新‘2+2’对话也未能举行。在这个背景下,新加坡希望继续维持战略上密切沟通的关系,继续游说美国在亚太的重要性。” 阅读更多 »

中国媒体眼中的新加坡李家风云

with 2 comments

沈旭晖(亚洲周刊资深研究员)    亚洲周刊 2017年10月29日第31卷43期
http://www.yzzk.com/cfm/content_archive.cfm?id=1508400925375&docissue=2017-43

在中国官媒有关李光耀故居风波的报道中,新加坡总理李显龙的形象倾向负面。中国评论圈子则延伸至对新加坡管治模式大辩论,也有不少人称赞李显龙危机处理手法高明。而在爱国主义盛行的中国互联网,相关讨论往往批判李显龙的外交立场。

自从新加坡总理李显龙对南海仲裁案表态,与及发生香港扣留新加坡装甲车事件,两国关系出现明显改变,中国舆论、网民对新加坡的评价也有根本逆转。《环球时报》主编与新加坡驻华大使的数轮笔战,普遍被视为两国关系转捩点;中新双边高层会晤多次延期,则佐证了关系大不如前。李显龙一家却在不久前出现罕有的家事纠纷,中国朝野如何评价,令人颇有启发。

这场风波的导火线是李光耀故居的处置问题。李光耀本人一直希望,自己的故居在去世后拆除,以防止个人崇拜风气,与及对发展房地产树立榜样,这也符合李光耀一生提倡的务实作风。有新加坡朋友曾打趣说,假如他知道自己的丧礼令不少新加坡人排队大半天去鞠躬,定必对“降低国家生产力”表示遗憾。

六月中,李光耀次子李显扬、女儿李玮玲在Facebook公开发文,批评兄长李显龙“滥权”,试图违背李光耀遗愿保留故居,以作为自己享有的政治遗产一部分。这还可算是家事,岂料二人进一步指控狮城政治体制,认为兄长“个人滥权”,有将狮城“封建王朝化”的危险,更指李显龙种种举措实质是为自己的儿子李鸿毅接班铺路。随后,李显扬更表示迫于压力出走新加坡,因为李显龙的作风就像“老大哥”;李显龙则发布视频,就家事影响公众公开道歉,并将事件破天荒提交到国会质询。假如当事人不是李显龙弟妹,而公开发表这类评论,新加坡政府已很可能控告他们诽谤;李显龙也说是基于兄弟之情,才没有控告,但狮城政府依然控告李显扬儿子的言论“藐视法庭”。除了这些指控的政治含义,由于李光耀曾提倡儒家价值观,“第一家庭”却未能“齐家”,也颇有讽刺意味。

关于本案对新加坡的影响,我自然不是专家,也无从分析,但观乎中国各方反应,则或可视作一个大观园。中国官媒报道此事时,都不会添加带有明显导向性的评论,只当作一般国际新闻报道,不过篇幅明显比“正常”关于新加坡新闻的比例高,新华社、《环球时报》等都进行了连续追踪,篇幅多包括李显扬、李玮玲对兄长的指控,而直至李显龙公开发表道歉视频前,中国媒体对李显龙一方的立场只是略微提及。值得留意的是,在新华社报道中,专门引述“新加坡华文媒体人观点”称,狮城民众对于事件“非常震惊、难过甚至愤怒”,虽说是引述性评论,但倾向性也不言自明。综观有官方背景的中国媒体报道,李显龙在事件的形象明显倾向负面。 阅读更多 »

新加坡“小国大外交”的坚守与调整

leave a comment »

王江雨(新加坡国立大学法学院副教授)   2017-9-28
http://www.ftchinese.com/story/001074500

李显龙9月访华之旅非常清晰地印上了新加坡“小国大外交”的传统色彩,即在中美之间游走,发挥特殊作用。

2015年新加坡建国之父李光耀去世的时候,笔者曾撰文论述新加坡“小国大外交”模式的基本特点,及其在后李光耀时代可能面临的困惑和挑战。在该文中笔者断言,“在后李光耀时代,新加坡依然会坚持实用主义的外交政策,但是在具体方向上,也许会进入一段困惑时期,最主要的是,随着中国的崛起和美国的相对衰落,新加坡在地区和国际上面临着一个前所未有的复杂局面,难以做出非黑即白的判断,也不能轻易决定站在哪一边”。

过去两年来围绕新加坡外交所发生的风波和争论,基本上没有背离笔者当初的判断。李光耀之后的新加坡外交政策很快驶入了一个风高浪急的未知水域,高烈度地考验新加坡领导人对新的复杂局面的应对能力。这个考验主要是针对两个论题:第一,新加坡如何在大国博弈中——尤其是在中美之间——自处?第二,在更广泛地意义上,新加坡作为一个小国在这个仍具有丛林性质的世界上如何展现自身的外交姿态?

南海、国际法和中美博弈

2016年南海仲裁案裁决发布是新加坡与中国之间具有转折意义的一个重大事件,它将新加坡这个岛国置于建国以来少见的需要选边站的艰难而尴尬的情势之中。在这之前,新加坡与中国维持了几十年的基于友好合作的密切关系,中间虽偶有龃龉,但都算是昙花一现的矛盾。2015年中共中央总书记习近平和国民党主席马英九作为海峡两岸的领导人选择在新加坡会面(即所谓的“习马会“),代表中新友好互信的一个高峰。习马会面,其中既有内战历史旧痕,又有国家统一的当下问题,完全是中国内部事务,而双方领导人同意在陆台之外的第三地新加坡见面,就两岸关系和平发展交换意见,这毫无疑问彰显了中国官民各界对新加坡非同寻常的信任和认可。

但一年之后两国关系就有了风云突变的迹象。2016年7月12日,设立于海牙常设国际仲裁法院的一个仲裁庭就菲律宾与中国在南海的纠纷做出了有利于菲律宾的最终裁决。中国对这个仲裁案的立场向来非常明确,即“不接受、不参与、不承认、不执行”。裁决出来后,相关各国但表态为各方所关注。作为南海非声索国的新加坡,通过其访美的总理李显龙称裁决对各国但主权声索作了“强而有力”的定义,新加坡外交部也敦促各方充分尊重相关的法律和外交过程,但并没有强烈要求中国执行裁决。不管怎样,新加坡的声音在中国社会引发了极大的不满,这也是中新两国关系在过去一年转向紧张的主要原因。 阅读更多 »

李显龙访华,是他们说的抱大腿吗?

leave a comment »

许振义(新加坡隆道研究院总裁)    2017-9-23
https://mp.weixin.qq.com/s/FzdXFDdCsr0LQOWsboNIkg

关于新加坡是否“抱大腿”。作为小国,无论跟谁合作,都可以被说成是“抱大腿”。关键是,国与国的合作从来是以双赢为目的的,而不是一方对另一方的施舍或怜悯。中新合作亦是如此。人们经常爱形容新加坡的一句话是“经济靠中国,军事靠美国”。此言也对,也不对。所谓的“靠”,不会是单方面的索求,对方肯定也得有所收获,否则这样的“靠”是靠不住的。

近日李显龙访华,在中国网民中掀起热评,不少有认为是新加坡之前“站错了队”,如今“想通了”“来抱大腿了”的。中国当今已立强国之林,甚至有“G2”一说,中国网民从这个角度去理解世界,并不让人意外。不过,如果凡事都如此简单认识、解释,并不一定能做到知己知彼。

要解释过去两年中新关系“过山车”般的起伏,要认识新加坡为何作出一些外交决策,必须认识新加坡的特殊国情和外交原则。

先说新加坡国情。新加坡在地理上是东南亚国家,幅员很小,没有腹地。在历史上,新加坡曾是英国殖民地,也曾是马来西亚联邦的一个州。在民族和文化上,新加坡75%人口是华人,其中不少是来自中国大陆,90年代之后定居新加坡的新移民,13%是马来人,9%是印度人,3%是其他少数民族。在地缘政治上,新加坡北边是马来西亚,南边是印尼;前者人口是新加坡的六七倍,后者人口是新加坡的50多倍。

无论对内对外,新加坡从来不认为自己是华人国家,而是“以华人为主的国家”,这两个表述差之毫厘谬以千里。新加坡独立之后,之所以只能在马、印两国之后才跟中国建交,就是不愿加深自己是“华人国家”的误会。

新加坡的立国原则最重要的一点就是维护各个种族的友好团结。如果无法做到这点,对内无法获得稳定,对外无法获得和平。

新加坡的外交原则

简单来说,新加坡的外交宗旨有两条:维护独立和自主,为新加坡公民创造海外机会,突破幅员局限。在这两条宗旨下,新加坡政府制定了五条外交原则。

其一,新加坡必须能够为国际社会创造价值,才会有相应的国际地位和话语权;要为国际社会创造价值,首先本身就取得成功——经济繁荣,政治稳定,社会团结。如果新加坡经济落后,政治动荡,社会不安,任何其他国家都没有任何理由关注你,与你为友。由于国内种族关系必须维持稳定和谐,因此,特别忌讳外国利用种族因素来游说某个族群,并通过这类游说来影响新加坡政府的外交。对外国来说,这或许不过是一种外交努力,但对新加坡来说,这或许会导致族群之间的疑虑,影响种族团结。

其二,新加坡不能沦为傀儡国或附庸国。新加坡必须有能力,有意志捍卫自己的生活方式和主权,而不是被其他国家威逼利诱。务必认识到外交有时难免要有矛盾,起纠纷,一味息事宁人不是有效的外交手段,不能以为做老好人就能维护本身的利益。两国之间的友好关系当然很重要,但是,当两国利益有冲突而侵害自己的国家利益时,就必须正面面对,坚持自己的立场和原则。 阅读更多 »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