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国志

有关新加坡政治、社会、文化的报道、分析与评论

Posts Tagged ‘外交

十字路口的新加坡

leave a comment »

赵灵敏     2017-6-23
http://www.infzm.com/content/125412

新加坡的成功也就是李光耀的成功,他把这个国家带到了一个它本来不可能抵达的高度。(东方IC/图)

这件事仍然更多是一个偶发的个别事件,虽然抓人眼球,其实质意义却非常有限,不宜做过度和夸大的解读。新加坡正处在一个十字路口,其面临的真正挑战,远在萧墙之外——除了一些具体领域的危机之外,新加坡更深层次的危机在于由李光耀的去世和地缘政治变动带来的国家重新定位问题。

最近,新加坡已故领导人李光耀的家族内部爆发了公开而激烈的争斗。李光耀排行第二和第三的两个孩子,联合起来通过社交媒体Facebook对他们的兄长、新加坡现任总理李显龙进行了毫不留情的攻击,用语之刻薄、态度之决绝让人瞠目结舌。在一向平静如水的新加坡政坛,即便是大选期间的公共政策辩论也是井然有序的,因此这难得一见的豪门恩怨,让全世界媒体兴奋异常,也充分满足了很多人对新加坡高层政治的窥视欲。

然而,这件事仍然更多是一个偶发的个别事件,并不具有必然性,虽然抓人眼球,其实质意义却非常有限,不宜做过度和夸大的解读。在李光耀去世两年后的今天,新加坡正处在一个十字路口,其面临的真正挑战,远在萧墙之外。

李家内讧只是一场茶杯里的风波,是一个政治插曲,虽然会带来烦恼但没有实质性的伤害。新加坡的现行体制仍然非常稳固,人民对政府和李显龙的拥护,不会因为此事而发生根本改变。

新加坡迫在眉睫的危机

对新加坡来说,一旦真的发生恐怖袭击,最大的破坏也许不是直接的伤亡,而是辛苦建立起来的各个族群之间的相互信任和团结。

就在李氏兄妹隔空吵架的时候,新加坡抓获了两名试图前往叙利亚成为圣战烈士的潜在恐怖分子,让人惊讶的是,他们的身份竟然是辅警,在新加坡和马来西亚边界的兀兰关卡当警卫,其中一人还有持枪权。更严重的是,其中一人的一些亲友知道他有意到叙利亚参加武装斗争,却没人举报。

迄今为止,新加坡还没有发生过任何极端分子的攻击事件,被视为全世界最安全的国家之一,但其反恐形势却难言乐观。近年来,新加坡多次抓获恐怖分子或侦查出进行中的恐怖袭击阴谋,情形之频繁,使得李显龙多次警告新加坡“迟早会成为袭击目标”,“问题不在于恐怖袭击会不会发生,而是几时会发生”。 阅读更多 »

外长维文访华中新关系“回暖”?

leave a comment »

德国之声中文网/达扬    2017-6-12
http://p.dw.com/p/2eWD9

新加坡外长周日开始访华行程。由于中新关系近期出现一些摩擦,因此本次外长出访北京格外引人关注。

王毅迎接维文到来后,两人相互揽着肩膀,谈笑着走入会议室(中评社 徐梦溪摄)

正在北京访问的新加坡外长维文(Vivian Balakrishnan)周一表示,新加坡和中国都将尽最大努力促成所谓的“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RCEP),并称该协定对于自由贸易具有重大意义。

美国总统特朗普今年年初宣布退出跨大西洋战略经济伙伴关系协议TPP,此举无疑为受北京支持的RCEP注入了新的活力。北京没有参加TPP。RCEP和TPP并不相互排斥,也就是说有些国家可以同时参与上述两项贸易协定。新加坡总理李显龙前不久曾表示,美国宣布退出TPP,令美国的信誉备受打击。而与此同时,北京则在努力打造全球自由贸易大国的形象。

新加坡外长维文在北京同中国外长王毅举行了会谈后表示:“如果我们能够尽快在有关RCEP协定的谈判中取得成功,那无疑对自由贸易和经济一体化发展非常有利。就当前局势而言,这一协定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有必要。”

中国外长王毅再度重申了中方努力促成RCEP谈判的立场。目前东盟正在同中国,印度,澳大利亚,新西兰,日本和韩国举行有关签署RCEP协定的谈判。但美国没有参与其中。相关谈判于2012年开启,各方期望能够在今年年底前达成协议。同TPP相比,RCEP的覆盖面较小,更多着眼于降低关税,条款内容也更为温和,比如不涉及保护劳工权益和环境等议题。 阅读更多 »

当夏炎碰上冬季

leave a comment »

从夜暮到黎明     2017-6-2
http://navalants.blogspot.sg/2017/06/blog-post.html

我们可以说新加坡为汶川地震的灾民贡献最多;新加坡的侨汇支援了中国南方农村的经济;新加坡组织东南亚的筹赈中心,支援中国抗战等。现实是:我们不可能靠过去打下的江山吃糊。虽然当下乃炎热的夏天,两地依然大约在冬季。

海南岛遇上“冬天”

跟90岁的国家博物馆中文义务导览员史立道回到他在琼海文子乡文山园村的祖居,过后行行走走,在海南岛“享受”了一个星期(5月7日至12日)的艳阳天。

史立道在海南岛的故居,这是他的父亲战前在关丹橡胶园赚钱后回乡兴建的。

猛烈的阳光蓝蓝的天,拍起照来风光明媚,但数日下来就像晒干猪,皮肤黑了两轮。前来买公寓避冬的北方人像候鸟般回巢了,海南岛变得静悄悄。

蕉风椰雨海南岛

去年底在广东做乡野调查时碰上了新中关系异常的冬天,如今五个月过去了,痛穴并没有解除,在地海南人不经意间老会提起。他们说新加坡总理在不了解九段线的来龙去脉的情况下,刻意挑起海洋法的情绪,选择靠边站,跟美日韩同一阵线;此外新加坡华人占了四分之三,应该了解中国,支持中国,如今倒戈相向,在情在理都说不过去。说多几句后,词锋一转说不再提了,因为这是国与国之间的事,不应该影响民间的交往。

在海南岛的日子,中国主办的一带一路高峰论坛即将展开。回来的时候,各国领导已经驾临北京,新加坡由国家发展部长兼第二财政部长黄循财代表。记者问及为何由他出席,而不是总理时,黄循财表示这是中国当局发出的邀请,主动权不在新加坡。

会议前的最后一刻,美日韩决定派代表团出席。台湾名嘴都以新加坡尴尬,台湾被边缘化来形容此事件。

《南华早报》(5月18日)的报道“What belt and road snub means for Singapore ties with China”证实了新加坡总理不在中国主席习近平的邀请名单内。

答案相当明显了。总理李显龙说新加坡是第一个接受一带一路和亚投行的国家;副总理张志贤与外交部长维文强调新加坡跟中国关系良好;国防部长黄永宏叫国人不要过度解读坦克车途经厦门,却被香港扣留的事件。我们可以说新加坡为汶川地震的灾民贡献最多;新加坡的侨汇支援了中国南方农村的经济;新加坡组织东南亚的筹赈中心,支援中国抗战等。现实是:我们不可能靠过去打下的江山吃糊。虽然当下乃炎热的夏天,两地依然大约在冬季。

海洋法与新加坡的命脉

这一趟海南岛之旅,跟当地人交流过后,我觉得他们认为新加坡是个华人社会,跟中国血浓于水的观念是过时的。从前的华侨早已成为在地华人,华人有了华裔。新一代的新加坡华人接受西方教育,保留了一些传统但未必了解其内涵,意识形态上或许更像以前的土生华人(peranakan)。两地华人存在着许多文化的差异

对于新加坡强为亚细安出头,捍卫海洋法一事,也有了一些新的理解。阅读全文»

李显龙为何没有去北京参加“一带一路”峰会?

with 2 comments

南洋视界    2017-5-21
http://news.nanyangpost.com/2017/05/21.html

新加坡《星期天时报》(The Sunday Times)就总理李显龙未出席一带一路峰会而引起国民的各种猜测,发表了一篇观点版文章。

上周,一带一路峰会在北京召开,29国领导人出席会议,其中包括7个东盟国家的领导人。新加坡则是由国家发展部部长黄循财代表出席。

就此,出现了两种猜测和解读:中国怠慢了新加坡;新加坡不想参与峰会。

文章指出,黄循才对此已经做出了澄清,在5月16日接受访问时表示邀请是由中方所决定。

文章写道,这意味着,李显龙并没有收到邀请,是中方怠慢了新加坡。

文章对黄循才即时出面摆正事实的做法表示支持。文中指出,信息不足的情况常常会引起国民蜂拥而至的猜测,而外交事务本身具有的不透明性,也为他者提供了操纵感知的机会。

文章引述新加坡前外交部常任秘书比拉哈里•考斯甘(Bilahari Kausikan)在脸书上的一文,提醒新加坡国民不要陷入外国势力的“心理战(psychological operations)”。

实际上,中国中共政治局委员中共中央组织部部长赵乐际在16日时与李显龙进行了会面。

据文章引述,考斯甘对此评论道:“故事的寓意就是要保持冷静。心理战只有在对方不冷静的情况下,才能得手。”

就此,文章指出了中新关系中的3个迷思以及其中包含的错误信息,并进行澄清。 阅读更多 »

缺席一带一路峰会 李显龙未获北京邀请?

with 4 comments

南洋视界     2017-5-17
http://news.nanyangpost.com/2017/05/17_87.html

北京刚刚结束的一带一路高峰论坛刚刚落幕,但引人注目的是,这个由29个国家元首或政府首脑出席的峰会,居然未见新加坡总理李显龙的身影。

这次峰会前,一些中新关系观察人士就私下议论,东盟10国绝大多数的国家元首或政府首脑都与会了,其中包括印尼总统佐科、马来西亚首相纳吉和菲律宾总统杜特尔特。但是,作为中国—东盟关系轮值协调国的新加坡,却只派出了低阶部长黄循财。

这个动向显然显示,中新关系依然乌云密布。

今天,新加坡《海峡时报》在一篇黄循财的专访中,提及了为何李显龙没有与会一事。

《海峡时报》说,当问及李显龙没有参加一带一路高峰论坛时,黄循财说,邀请是由中方决定。

新加坡另一份报纸《联合早报》也报道说,29国领导人参加了高峰论坛,当中没有新加坡总理李显龙。询及总理为何缺席,黄循财回答说,邀请之事由中方决定。

黄循财的谈话是否暗示中方没有邀请李显龙,有待有关方面后续的澄清,本站将密切跟进。

Written by xinguozhi

五月 17, 2017 at 9:59 下午

中新关系好转乍暖还寒?

leave a comment »

亚洲周刊/韩千依   2017年3月19日 第31卷 11期
http://www.yzzk.com/cfm/content_archive.cfm?id=1489032271170&docissue=2017-11

新加坡副总理张志贤赴北京参加中新双边高层合作会议,令两国关系回暖,而中方在会谈中“留有一手”,新方感受到中方压力。

中国副总理张高丽(右)会见新加坡副总理张志贤

新加坡与中国关系回暖,副总理张志贤在二月二十六日率领庞大代表团赴北京参加两国一年一度的双边高层合作会议。会议延宕了三个月才举行,被外界视为两国关系在经过去年一连串的矛盾爆发之后,首度走向缓和改善。

新加坡在南海问题以及后来争取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议(TPP)上表现出来的姿态,被中国及亲中舆论视为倾向美国在本区域的利益,引发北京的不快,多次藉由舆论发动攻击。去年十一月,新加坡九辆装甲车在台湾训练完成后回国,经过福建及香港,在香港海关被扣留,表面理由是报关程序出问题,其实是北京给予的警告。双方往来明暗之间过招三个月,北京方面按照中国人“不欠过年”的习俗,在今年春节结束前让装甲车放行。两国最高层的双边会议也接着召开。

此次会议,新方主帅张志贤与中方主帅副总理张高丽会见、饮宴、主持会议,一切一如往常。新方外长维文与中方外长王毅、双方其他部长也做了对等的会面和交流。事后有中方消息指出,两国外长的交流与其他部长相比谈不上十分融洽,显示双方外交部门在过去连串的对峙交锋中,入戏极深。 阅读更多 »

《经济腾飞路—李光耀回忆录》解读——李光耀好为人师

leave a comment »

伍依    2017-2-21

李光耀臧否人物,口气之大与一个弹丸小岛首脑的身份很不相称。他语气中总是以布道式语言,以真理的发言人身份说话,直截了当,不加掩饰,描绘得这样鲜明,尤其是描绘得这样真实,显得自己站在了真理一边,官气、架子、资格十足,好像全世界的真理就装在他一个人的头脑里,可问题是世界上没有永远正确的人。

苏轼《与王庠书》说:“轼少时好议论古人,既老,涉世更变,往往悔其言之过,故乐以此告君也。”苏轼只是“少时好议论古人”,到老年时“涉世更变,往往悔其言之过”。而李光耀在书写回忆录时已经是耄耋之年,根据自己的主观好恶,语气就像师长在学生的毕业证书上写评语似的,臧否各国首脑,很让人有“每闻巧舌宜可憎”(欧阳修《啼鸟》)之感。当然,李光耀臧否的各国首脑,平民百姓无从论断其公正与否,但就其对人物的褒贬和语气上来说,明显地表现出他的偏颇。

李光耀好臧否人物,是一种自我心理膨胀,以为自己真的是治理天下的超人,取得了议题设定的权力,并霸占了对错的标准,这决定了他特定的社会心理,如占有、攫取、打败对手、治人、人上人,把自己当成与上帝一类,每当他的目的不能轻易达到时,就指责那些不肯被忽悠的人犯了不可饶恕的错误。

他对各种首脑的议论,没有正义与否和是非之分,有的是随自己的意识来判定,很少考虑国家、民族、大众的利益。举凡李光耀接触过的人物,欧美、亚非不管是国家首脑还是普通官员,都在他品头论足之列。对自己的僚属如吴庆瑞、吴作栋等等就更不用说了。

李光耀臧否人物,娓娓道来,就如同瀑布一样,居高而下,滔滔不绝。伟人“指点江山,激扬文字”,尽显豪迈气势,文韬武略展现地淋漓尽致。而李光耀就像街坊乡里,负曦闲谈,“邻居一杆秤,街坊千面镜”一样,让人感觉到的是小妇人家的絮聒。

李光耀对印尼总统苏哈多最为推崇。“苏哈托同苏加诺总统恰恰相反,是个谨慎细心、思想缜密的人。他性格内敛,纵有滔滔辩才”,“虽然态度谦卑友善,他却有顽强不屈的意志,决定要做的事,就不容任何人反对。我欣赏他,相信彼此可以愉快相处。”“苏哈托总统的个性、脾气和宗旨使我个人能跟他建立友好的关系,这是我们的福气。”“他是一个沉默有礼的人,只是比较拘泥于仪式和礼节。”“这些年的相处使我发现他是一个言出必行的人,不轻易做出承诺,但是说过的话一定履行。言行一致,贯彻始终是他最大的长处。”

李光耀很清楚苏哈多是一个双手沾满印尼人民和华人鲜血的刽子手,“9月30日的‘九三零’事件,指挥特种部队的苏哈托将军……随后又发生成千上万个(估计有50万人)所谓共产党支持者遭屠杀的事件。死者包括一些华人,这些已经吸引了我们所有的注意力。”

李光耀也知道苏哈多家族贪得无厌。“总统儿女所享有的经济特权……由于子女们对每一个有利可图的合约和垄断行业都插上一脚,而且介人的程度有增无减,苏哈托面对的问题雪上加霜。……在苏哈托心里,作为堂堂的印尼总统,他是一个泱泱大国的苏丹中之苏丹,膝下子女自然应该享有和梭罗苏丹的王子、公主们一样的特权。给予他们这些特权,他一点也不觉得愧疚,因为这是他当苏丹霸主的权利。”

对于犯下残杀人民的罪犯和极端贪腐的总统,是一个“态度谦卑友善”“沉默有礼的人”吗?“使我个人能跟他建立友好的关系,这是我们的福气”?

李光耀真会为苏哈多着想,苏哈多的下台,不是苏哈多本人有问题,而是他的子女“行为过分”,对苏哈多的覆灭觉得惋惜,惺惺相惜之情溢于言表。“对这样一个领袖来说,事情发展到这步田地真是个人极大的悲哀。在这种非常时刻,向来在判断和任用手下方面特具慧眼的他,却选错对象出任要职。他犯下的错误对自己、对国家都贻害无穷。”“我不明白他的子女为什么需要那么多财富。若不是因为他们行为过分,苏哈托在印尼史上将能占有不同的地位。”“我观看了他宣布辞职的电视广播,为他无法更体面地引退而叹息。” 阅读更多 »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