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国志

有关新加坡政治、社会、文化的报道、分析与评论

Posts Tagged ‘外交

李显龙为何没有去北京参加“一带一路”峰会?

with 2 comments

南洋视界    2017-5-21
http://news.nanyangpost.com/2017/05/21.html

新加坡《星期天时报》(The Sunday Times)就总理李显龙未出席一带一路峰会而引起国民的各种猜测,发表了一篇观点版文章。

上周,一带一路峰会在北京召开,29国领导人出席会议,其中包括7个东盟国家的领导人。新加坡则是由国家发展部部长黄循财代表出席。

就此,出现了两种猜测和解读:中国怠慢了新加坡;新加坡不想参与峰会。

文章指出,黄循才对此已经做出了澄清,在5月16日接受访问时表示邀请是由中方所决定。

文章写道,这意味着,李显龙并没有收到邀请,是中方怠慢了新加坡。

文章对黄循才即时出面摆正事实的做法表示支持。文中指出,信息不足的情况常常会引起国民蜂拥而至的猜测,而外交事务本身具有的不透明性,也为他者提供了操纵感知的机会。

文章引述新加坡前外交部常任秘书比拉哈里•考斯甘(Bilahari Kausikan)在脸书上的一文,提醒新加坡国民不要陷入外国势力的“心理战(psychological operations)”。

实际上,中国中共政治局委员中共中央组织部部长赵乐际在16日时与李显龙进行了会面。

据文章引述,考斯甘对此评论道:“故事的寓意就是要保持冷静。心理战只有在对方不冷静的情况下,才能得手。”

就此,文章指出了中新关系中的3个迷思以及其中包含的错误信息,并进行澄清。 阅读更多 »

缺席一带一路峰会 李显龙未获北京邀请?

with 3 comments

南洋视界     2017-5-17
http://news.nanyangpost.com/2017/05/17_87.html

北京刚刚结束的一带一路高峰论坛刚刚落幕,但引人注目的是,这个由29个国家元首或政府首脑出席的峰会,居然未见新加坡总理李显龙的身影。

这次峰会前,一些中新关系观察人士就私下议论,东盟10国绝大多数的国家元首或政府首脑都与会了,其中包括印尼总统佐科、马来西亚首相纳吉和菲律宾总统杜特尔特。但是,作为中国—东盟关系轮值协调国的新加坡,却只派出了低阶部长黄循财。

这个动向显然显示,中新关系依然乌云密布。

今天,新加坡《海峡时报》在一篇黄循财的专访中,提及了为何李显龙没有与会一事。

《海峡时报》说,当问及李显龙没有参加一带一路高峰论坛时,黄循财说,邀请是由中方决定。

新加坡另一份报纸《联合早报》也报道说,29国领导人参加了高峰论坛,当中没有新加坡总理李显龙。询及总理为何缺席,黄循财回答说,邀请之事由中方决定。

黄循财的谈话是否暗示中方没有邀请李显龙,有待有关方面后续的澄清,本站将密切跟进。

Written by xinguozhi

五月 17, 2017 at 9:59 下午

中新关系好转乍暖还寒?

leave a comment »

亚洲周刊/韩千依   2017年3月19日 第31卷 11期
http://www.yzzk.com/cfm/content_archive.cfm?id=1489032271170&docissue=2017-11

新加坡副总理张志贤赴北京参加中新双边高层合作会议,令两国关系回暖,而中方在会谈中“留有一手”,新方感受到中方压力。

中国副总理张高丽(右)会见新加坡副总理张志贤

新加坡与中国关系回暖,副总理张志贤在二月二十六日率领庞大代表团赴北京参加两国一年一度的双边高层合作会议。会议延宕了三个月才举行,被外界视为两国关系在经过去年一连串的矛盾爆发之后,首度走向缓和改善。

新加坡在南海问题以及后来争取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议(TPP)上表现出来的姿态,被中国及亲中舆论视为倾向美国在本区域的利益,引发北京的不快,多次藉由舆论发动攻击。去年十一月,新加坡九辆装甲车在台湾训练完成后回国,经过福建及香港,在香港海关被扣留,表面理由是报关程序出问题,其实是北京给予的警告。双方往来明暗之间过招三个月,北京方面按照中国人“不欠过年”的习俗,在今年春节结束前让装甲车放行。两国最高层的双边会议也接着召开。

此次会议,新方主帅张志贤与中方主帅副总理张高丽会见、饮宴、主持会议,一切一如往常。新方外长维文与中方外长王毅、双方其他部长也做了对等的会面和交流。事后有中方消息指出,两国外长的交流与其他部长相比谈不上十分融洽,显示双方外交部门在过去连串的对峙交锋中,入戏极深。 阅读更多 »

《经济腾飞路—李光耀回忆录》解读——李光耀好为人师

leave a comment »

伍依    2017-2-21

李光耀臧否人物,口气之大与一个弹丸小岛首脑的身份很不相称。他语气中总是以布道式语言,以真理的发言人身份说话,直截了当,不加掩饰,描绘得这样鲜明,尤其是描绘得这样真实,显得自己站在了真理一边,官气、架子、资格十足,好像全世界的真理就装在他一个人的头脑里,可问题是世界上没有永远正确的人。

苏轼《与王庠书》说:“轼少时好议论古人,既老,涉世更变,往往悔其言之过,故乐以此告君也。”苏轼只是“少时好议论古人”,到老年时“涉世更变,往往悔其言之过”。而李光耀在书写回忆录时已经是耄耋之年,根据自己的主观好恶,语气就像师长在学生的毕业证书上写评语似的,臧否各国首脑,很让人有“每闻巧舌宜可憎”(欧阳修《啼鸟》)之感。当然,李光耀臧否的各国首脑,平民百姓无从论断其公正与否,但就其对人物的褒贬和语气上来说,明显地表现出他的偏颇。

李光耀好臧否人物,是一种自我心理膨胀,以为自己真的是治理天下的超人,取得了议题设定的权力,并霸占了对错的标准,这决定了他特定的社会心理,如占有、攫取、打败对手、治人、人上人,把自己当成与上帝一类,每当他的目的不能轻易达到时,就指责那些不肯被忽悠的人犯了不可饶恕的错误。

他对各种首脑的议论,没有正义与否和是非之分,有的是随自己的意识来判定,很少考虑国家、民族、大众的利益。举凡李光耀接触过的人物,欧美、亚非不管是国家首脑还是普通官员,都在他品头论足之列。对自己的僚属如吴庆瑞、吴作栋等等就更不用说了。

李光耀臧否人物,娓娓道来,就如同瀑布一样,居高而下,滔滔不绝。伟人“指点江山,激扬文字”,尽显豪迈气势,文韬武略展现地淋漓尽致。而李光耀就像街坊乡里,负曦闲谈,“邻居一杆秤,街坊千面镜”一样,让人感觉到的是小妇人家的絮聒。

李光耀对印尼总统苏哈多最为推崇。“苏哈托同苏加诺总统恰恰相反,是个谨慎细心、思想缜密的人。他性格内敛,纵有滔滔辩才”,“虽然态度谦卑友善,他却有顽强不屈的意志,决定要做的事,就不容任何人反对。我欣赏他,相信彼此可以愉快相处。”“苏哈托总统的个性、脾气和宗旨使我个人能跟他建立友好的关系,这是我们的福气。”“他是一个沉默有礼的人,只是比较拘泥于仪式和礼节。”“这些年的相处使我发现他是一个言出必行的人,不轻易做出承诺,但是说过的话一定履行。言行一致,贯彻始终是他最大的长处。”

李光耀很清楚苏哈多是一个双手沾满印尼人民和华人鲜血的刽子手,“9月30日的‘九三零’事件,指挥特种部队的苏哈托将军……随后又发生成千上万个(估计有50万人)所谓共产党支持者遭屠杀的事件。死者包括一些华人,这些已经吸引了我们所有的注意力。”

李光耀也知道苏哈多家族贪得无厌。“总统儿女所享有的经济特权……由于子女们对每一个有利可图的合约和垄断行业都插上一脚,而且介人的程度有增无减,苏哈托面对的问题雪上加霜。……在苏哈托心里,作为堂堂的印尼总统,他是一个泱泱大国的苏丹中之苏丹,膝下子女自然应该享有和梭罗苏丹的王子、公主们一样的特权。给予他们这些特权,他一点也不觉得愧疚,因为这是他当苏丹霸主的权利。”

对于犯下残杀人民的罪犯和极端贪腐的总统,是一个“态度谦卑友善”“沉默有礼的人”吗?“使我个人能跟他建立友好的关系,这是我们的福气”?

李光耀真会为苏哈多着想,苏哈多的下台,不是苏哈多本人有问题,而是他的子女“行为过分”,对苏哈多的覆灭觉得惋惜,惺惺相惜之情溢于言表。“对这样一个领袖来说,事情发展到这步田地真是个人极大的悲哀。在这种非常时刻,向来在判断和任用手下方面特具慧眼的他,却选错对象出任要职。他犯下的错误对自己、对国家都贻害无穷。”“我不明白他的子女为什么需要那么多财富。若不是因为他们行为过分,苏哈托在印尼史上将能占有不同的地位。”“我观看了他宣布辞职的电视广播,为他无法更体面地引退而叹息。” 阅读更多 »

申请复核新加坡白礁岛主权学者:时机微妙 或与马来西亚内政有关

leave a comment »

南洋视界    2017-2-11
http://news.nanyangpost.com/2017/02/11_63.html

上周四,马来西亚向海牙国际法院提出申请,要求复核2008年白礁岛主权的裁决。

马来西亚总检察长丹斯里阿班迪(Tan Sri Mohamed Apandi Ali)于上周表示,从英国最近解密的文件,发现3份与白礁岛主权有关的“关键性证据”,并已于2日向海牙国际法院提出申请,要求修订判决。

沉默将近10年的主权争议问题,为什么现在被重提?一些学者认为,可能与马来西亚的内政有关。

新加坡尤索夫伊萨东南亚研究院(ISEAS-Yusof Ishak Institute)研究员穆斯塔法•伊兹丁(Mustafa Izzuddin)告诉亚洲新闻台网说:“申请的时间点非常有趣。”

据他的观察:“在马来西亚2013年大选期间,反对党提出了白礁岛事件,以证明巫统(执政党马来民族统一机构)政府的软弱。”

“也许这一次,巫统将利用这个(白礁岛事件)来向马来西亚公众证明,纳吉在外交政策上的领导是强大的,是可以保护马来西亚主权的。该时机的确表明,在巫统的政策制定者脑中,它可以被用作一种赢取投票的方式。” 阅读更多 »

从2017国防授权法案检视新加坡战略思维

leave a comment »

杨于胜(台湾前海军上校)   2017-2-7
http://news.gpwb.gov.tw/News/208834

在法案所提之“增加整补点、现代化后勤设施及船舶维修能量”,其目的在为大部队的行动与后勤提供支援,而新加坡在过去本就有扮演这类角色。如今,美国前脚重返菲律宾,却因杜特蒂“重经济”优于“讨南海公道”的战略转向,新加坡的角色会否更为吃重呢!面对南海问题,新加坡并不仅以过激的军事化对峙来检视,更忧心“非传统安全”。

已卸任的欧巴马总统于2016年的平安夜前夕,签署美国会通过的2017年国防授权法(National Defense Authorization Act, NDAA),相比过去紧缩国防预算,贯彻欧巴马总统任内国防政策最后一次的预算内容,强调强化投资国防部的核心能力来恢复国防实力与提升军队行动力,预算微幅调增,惟对比川普竞选期间开出的支票检视,仍然是相去甚多。川普的国防政策是强军为本,增加国防预算的承诺,各界观望,其中最让各国在意的是美军力是否调整,及相对应可能要增加“军费支出”。

星国的国安思维

当国际媒体用“菲变节”来看待杜特蒂总统,或认为新加坡“背离”北京来下标题时,似乎都忽略一个事实——“没有永远的敌人与朋友”,特别是国家利益当头。对菲国而言,想要延续政权,是杜特蒂总统的出发点,国家经济发展优于对狭隘国防安全的考量,向中共靠拢,是为了话语权。而北京要的便是藉由菲国态度散发的意涵与影响。相较于菲国觊觎中共“一带一路”所挟带的基础建设,及附加经济投资效应,新加坡则更在意争取当下的地缘战略与经济发展的话语权,及预防当前外交平台失去左右逢源的机会。既然都是选择,便有时机上的选择,而新加坡此刻合作面取决在国家利益需要。

值得省思的另一个问题:新加坡非属环南海周边国家,亦无与中共有主权上的争议,其声称共军在南海强化岛礁建设与海警船、军舰的强力巡弋,已让周边陷入紧张升温的局势。

从地缘战略检视,新加坡在军事与安全领域,依靠的重点依然是美国,从来没有把“依靠中国”当作增加国家安全的一个选项。因此,支持美国强化在亚洲的军事存在的本质一直存在,包括从支持美国参与海峡反海盗巡逻的国家:美军1990年代撤出菲律宾基地后,让美舰通过轮换、访问等方式实现事实上的常驻,使樟宜军港成为美国军舰在东南亚最主要的停靠点;对亚太再平衡战略的支持,让滨海战斗舰长期轮驻外,现已同意P8反潜机进驻。所有配合的行动皆属担忧中国大陆崛起所带来的不确定性、对地区力量平衡的影响。 阅读更多 »

专访王赓武:——当百年中共遇上新加坡

leave a comment »

多维CN月刊/希文     2017-1-23
http://global.dwnews.com/news/2017-01-28/59796950.html

导言:中国时下正面临着巨大的内部问题时,全球化和区域集团化趋势日益加深,也让中国正与世界发生不可逆转的融合,去年南海仲裁案几乎一度将中国放在国际社会的对立面,即使如一贯中立的新加坡似乎也对北京在南海问题上的处理方式颇有微词。虽然南海问题最终峰回路转,但这波转折也提醒中国,已到了亟需摸索出一套更为成熟的对外往来方法之时候了。

这时,面对中共和中国背负着沉重的历史经历转型,年轻而有活力的新加坡是否能够带来一些启发?当中国带着庞大体量走向世界,又会与新加坡这样的小国碰撞出怎样的火花?对此,新加坡国立大学东亚研究所主席王赓武以一位史学家的视角,向多维新闻给出了自己的见解。

line_divider

多维:外界一般认为习近平自十八大以来取得了两个最大的成绩。一个是对内的部分,以王岐山为首的中纪委大力反腐,起到整治官场的作用。但是中国已经有一种看法,认为这是运动性反腐,而这种运动性反腐的结果,会造成越来越多的官员“为官不为”。新加坡一直奉行高薪养廉的制度,您是否认为新加坡在这一点上是否对中共有很好的借鉴作用?

从对外的部分来讲,习近平的外交提出了“一带一路”战略。但我们知道包括新加坡在内的东盟各国对于习近平这样的战略,以及美国的“重返亚太”战略,存在一定的摇摆性。这个摇摆性是否存在一些历史的原因?将来的情况又会如何改变?

王赓武:在我看来您提的是两个问题,也需要以两种方式来回答。

我认为中国的内部问题与新加坡的情况并没有太多的可比性。新加坡毕竟是一个小国,有着与中国相去甚远的历史传承。中国悠久的历史带给了它巨大的优势,但这同时也伴随着明显的劣势以及沉重的负担。这些都是人们所需要接受的。

新加坡却没有这些负担。新加坡原本是不应该独立建国的,它本应是大英帝国下一个凭空建设起来的殖民地港口城市,其最重要的使命就是为大英帝国与中国之间的贸易往来提供便捷。所以,在五口通商,香港成为新的殖民地以后,新加坡的这个使命就已经被分担了不少,而后来上海的兴盛更是令新加坡相形见绌,其使命也有所改变。

毋庸置疑,新加坡一直以来都是一个海洋帝国贸易网络之中的一部分。然而,在新加坡临近独立之时,各种族群、宗教、文化、语言之间的矛盾日益增加,以至于当马来西亚不再想要新加坡,新加坡在联合邦内也待得不舒服,新加坡才因此宣布独立。作为亲身经历那个年代的人,我必须说,51年前新加坡独立的结果令所有人都为之咋舌。

被赶出联合邦的新加坡并没有多少选择。当时的新加坡与大英帝国命运相连,在经济、文化、种族层面上都与马来西亚紧紧捆绑。新加坡既没有资源,也没有工业,人口也不过刚过百万,又是多民族混杂,可见彼时新加坡所拥有的不过是一个“国家政权”、一套不列颠传统下的政府体系,以及一班受过英式教育的领导人。为了把“国家”载入正轨,他们所能做的即是在现有的基础上建立起全新的东西。

鉴于此,彼时的新加坡确实需要一个拥有长期发展愿景的政治领导群体。在这一点上,人民行动党和中国共产党一样,相信“只有人民行动党才能拯救新加坡”。直到今天,人民行动党都是这么看待自己的:正是它带领新加坡从既没钱又没资源的地步发展到今天;若没有该党的领导,新加坡就不会有团结一致的愿景、计划、志向与努力。 阅读更多 »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