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国志

有关新加坡政治、社会、文化的报道、分析与评论

Posts Tagged ‘外交

风华正茂还是大限将至?浅论后李光耀时代“新加坡模式”之未来

with 2 comments

陈思贤(新加坡李光耀公共政策学院副教授)    2020-5-4
https://www.thenewslens.com/article/134376

昔日新加坡政府施政极具创新魄力,为此,“新加坡模式”受世界各国仿效,在新自由主义式全球化之下被视为西方自由民主模式以外的替代发展路径。如今,这美好岁月似乎在逐渐远去。

(编按:本文为《新加坡模式——城邦国家建构简史》中文版作者序。)

对“新加坡模式”不无认识的朋友必定会认为,有关新加坡光辉岁月行将终结之说,是无稽之谈。

“新加坡模式”风华正茂?

认为新加坡仍然风华正茂的朋友会说,新加坡经济富裕,其人均国内生产总值(注)在世界各国之中名列前茅,国家于1965年独立后发展迅速,这一切都令他们为之惊叹。他们基本上都认同新加坡官方所建构的国家发展论述“新加坡故事”(The Singapore Story)。“新加坡故事”强调,新加坡纵然细小,欠缺资源,生存基础薄弱,这个年轻小国最终仍能排除万难,在艰险的世界之中取得成就。

对发展中国家领袖而言,“从第三世界跃身成为第一世界”(from Third World to First)此一出自《李光耀回忆录》的政治口号更是充满启发性。认为新加坡仍然风华正茂的朋友会说,新加坡社会极为和谐。从他们的角度看,新加坡社会纵有多元种族、语言、宗教,但仍然稳定、和平、宽容。在全国560万人口里,外来人口达160万人。于新加坡公民之中,华裔占多数(占76%);马来裔为关键少数(占15%),且多为穆斯林;印度裔占比较少(占7%);欧亚裔(Eurasian)则被归类为“其他”族群。新加坡向来抗拒“华人国家”标签,自视为拥有多元种族、语言、宗教的世俗国家,甚至不惜以部份人眼中的严刑峻法来捍卫国内少数族裔权益与维持社会稳定,这大概是因为新加坡曾和马来西亚及印尼两国关系不佳,在1960与1960年代曾经历种族骚乱。即使宗教信徒占全国人口5分之4,但从管治角度看,新加坡仍算是世俗国家。不过,也必须说,保守基督教在国内的政治影响力与日俱增。于全球反恐与仇视穆斯林的氛围下,为确保新加坡社会仍能团结且具韧性,新加坡政府不断推行鼓励各宗教相互了解的计划。

认为新加坡仍然风华正茂的朋友会说,新加坡之所以能够和乐富裕,是因其政府治国有方。从他们的角度看,新加坡政府清廉、精明、务实,如此有为的政府之建立,得力于李光耀与其他国父在开国时期的英明领导。换句话说,新加坡的国家发展成功方程式,是先由智者治国,良好制度随之而生,国家领袖之英明领导衍生善治。久而久之,官民之间的社会契约渐成——民众亲历国家发展巨大变化,且随之而跻身为中产阶级一员,他们因此会顺从如此强而有力的政府。

新加坡建国总理李光耀(1923-2015)

即便开明者都会赞叹新加坡政府的效率、效能乃至治国能力。这些开明者固然会抗拒政府对经济与社会发展乃至个人生活的控制,但他们或仍暗自欣赏政府思虑周详,行动灵活且具魄力,行事不受选举功利短视思维制限的表现。他们或会认为,政府犹如配件精良、运作畅顺的机器。不过,对开明者而言,政府权威建基于其执政表现而非民主竞选,也是让人纠结的事——在全球民主看似退潮的时代,就更是如此。英国脱欧,川普成为美国总统,奉行威权式民粹主义的政府涌现,似乎都在证明全球民主确实在退潮。在此脉络下,新加坡的成功管治模式被视为自由民主政体以外的替代发展路径。冷战结束后,研究现代化理论的学者曾认为,自由民主政体终将会统领世界。

认为新加坡仍然风华正茂的朋友会说,“新加坡模式”最应受人赞颂之处,在其杰出城市规划。纵使在英殖时代新加坡不乏贫民窟,纵使新加坡处于令人难耐的热带,但新加坡最终仍能发展成为花园城市(garden city)而非水泥森林。至今天,新加坡甚至进化为“花园中的城市”(city in a garden),其天际线可媲美其他世界大城市。在这种城市之中,大部份新加坡民众居于组屋(公共房屋)单位,他们的居住环境舒适、安全、设计优良、保养有道、设施齐全、交通方便。近年政府更积极于城市发展进程之中应用高科技,希望由此确保城市能永续发展,能持续宜居。即使新加坡是世上其中一个水资源最为短缺的国家,但因政府积极应用与发展相关科技,新加坡已能克服攸关国家生存的先天缺陷。事实上,新加坡已将自身发展为水资源管理枢纽——新加坡既是水资源管理企业创立地,也是水资源管理研究重镇。可以说,单在水资源管理方面,新加坡已转危为机。 阅读更多 »

后香港时代 台新“第一中西代理人”的争夺战

leave a comment »

黎蜗藤(旅美学者)     2020-4-15
https://www.upmedia.mg/news_info.php?SerialNo=85292

台湾和新加坡的产业并非完全竞争的关系。但在作为“中西代理人”的问题上,关键之处不在于具体的产业,而是一种国际定位,一种国民心态(mindset),以及一种国际观感(perception)。(汤森路透,合成图片)

日前,新加坡第一夫人何晶(总理李显龙的夫人)在脸书上以“Errrr”回应台湾捐赠新加坡口罩一事,引发台湾新加坡两地传媒和网上的骂战。新加坡媒体联合早报跟着批评“台湾网民对谭德塞种族歧视”,进一步引发骂战。

何晶此举表达对台湾的不屑

毋庸置疑,何晶此举表达对台湾的不屑,这是她此后如何“洗白”都无法否认的。她这样做的直接原因,或正如有人说:新加坡有口罩生产厂家在台湾,但口罩被台湾统一征用管制,所以属于新加坡生产的口罩反而无法自由地运回新加坡。应当承认,出现这种情况确令人恼火,正如在中国生产的美资口罩制造商,在前几个月无法把口罩运回美国一样。

新加坡第一夫人何晶(总理李显龙的夫人)在脸书上以“Errrr”回应台湾捐赠新加坡口罩一事,引发台湾新加坡两地传媒和网上的骂战。(网路截图)

但过于注重这种直接原因,反而容易忽略了事件背后更深刻的背景,即台湾和新加坡之间的直接竞争关系。具体而言,在香港倒掉之后,台湾和新加坡将竞争“第一中西代理人”的角色。对一些国家而言,在民族主义高涨和脱钩化的年代,类似竞争或会上升到“你死我活”的高度。

无论对中国大陆政权持何种政治见解都难以否认,虽然中国还戴着“发展中国家”的帽子,现在中国已成为世界数一数二的国家。中国拥有世界第一的人口(虽很快会被印度超越)、全球第二的GDP,世界第一制造业产能,世界第一对外贸易额,数一数二的消费市场,正在力争上游的科技发展,还有名列世界前列的政治外交军事能量。中国和西方国家的关系将在很长一段时间内,在国际政治经济社会文化关系中占据重要地位。

从大航海时代开始,中西关系就依赖“代理人”。西方和其他文明交往中,代理人通常必不可少,但很少像中国一样,需要发展出一个专门的地缘政治实体作为代理人。

香港曾是唯一的中西代理人

代理人的雏形是贸易港。中国历史上长期只开放少数贸易口岸。广州是唯一在大部分时间都开放的贸易港。泉州在宋朝一度超越广州,但到明朝“倭寇之乱”,广州重新占据贸易港首位。到了满清中期,广州还成为唯一对外开放的贸易港。广州原先是综合贸易港,在明朝中期一分为二,面对国内贸易的角色继续留在广州,海外贸易的第一站从广州的外港黄埔港移到澳门,但代理人依然在广州十三行。鸦片战争后,英国获得香港这个殖民地,各国在中国也获得租界。香港和上海租界取代广州成为最大的代理人。中共建制后到九十年代之前,香港是唯一的中西代理人。

现在代理人的意义不仅在于贸易中介,还包括文化和政治。这种角色的需求是双向的。

西方国家认为中国庞大、复杂、与西方文化异质程度太大,不可靠,很难直接打交道,于是要找一个能和中国沟通,又能和西方同声同气,获得西方认同的代理人。这个代理人要“即像中国,又不中国”。基于中国政治和法律的现实,代理人还必须是一个相对独立的政治实体(最好还是地理上独立的实体),是不能被中国管辖或至少不被中国直接管辖的“法外之地”,作为进军中国的桥头堡。 阅读更多 »

Written by xinguozhi

四月 17, 2020 at 11:07 下午

台湾外交部:援赠新加坡口罩 不受个人发言影响

with one comment

中央通讯社/游凯翔   2020-4-12
https://www.cna.com.tw/news/firstnews/202004125005.aspx

外交部表示,宣布外援后和新加坡相关单位讨论,新加坡初步回应正面,两国双边政策将以政府发言为主,不受任何个人发言影响。(中央社档案照片)

台湾援赠新加坡口罩,但新加坡总理李显龙夫人何晶在脸书发文内容引起热议;外交部表示,宣布外援后也和星国相关单位进行讨论,星方初步回应正面,两国双边政策将以政府发言为主,不受任何个人发言影响。

外交部日前宣布启动第二波援助需要口罩的国家,对象包含新南向政策国家,新加坡也在名单内,但新加坡总理李显龙的夫人何晶昨天在脸书转发相关报导,并发文“Errrr…”(呃…)引起热议。

外交部下午表示,因应全球武汉肺炎疫情持续恶化,台湾口罩产能也持续上升,评估在能力范围内,持续推动国际防疫人道合作。

因此,外交部在9日例行记者会上宣布,将推动第二波口罩援外行动,对象涵盖新南向的重要伙伴。 阅读更多 »

Written by xinguozhi

四月 12, 2020 at 4:07 下午

慕尤丁遇见迟来的春天 李显龙捡到意外的惊喜

with one comment

红蚂蚁/祥子   2020-3-6
https://www.redants.sg/perspective/story20200306-3755

慕尤丁(左)拜相,李显龙总理(右)第一时间送上祝贺。(红蚂蚁制图)

慕尤丁拜相,李显龙总理第一时间送上祝贺,免不了一番共同努力推进新马关系,扩充合作领域的外交词语。老慕拜相的时间来得正好,正值新加坡第四代领袖将在下届大选后接班之际。

两年前,当老马再次上台时,李总理迅速越过长堤拜访他,捎上新加坡对他老人家的问候。

李显龙总理和夫人何晶(左一)2018年5月19日在马来西亚布城会见马来西亚首相马哈迪(左二)及夫人西蒂哈斯玛(右一)。(路透社)

这次,李总理在祝贺慕尤丁的时候顺便表示期待他来访。李总理会不会先去拜访他,至今还是个问号。李总理若出于睦邻精神先去拜访慕尤丁,也不为过。

自李光耀在1990年底交棒给吴作栋,吴作栋2004年5月把领导位子让贤予李显龙以来,新加坡领导班子新旧交替,一项最重要的事就是尽量把新马关系中的悬而未决的问题解决掉。

李光耀在准备交棒那一年,特别跟当年的马来西亚首相马哈迪进行了几轮会谈,双方为马来亚铁道公司拥有的丹绒巴葛火车站的去留问题达成了协议要点,并让吴作栋在年底接任时跟马哈迪签订。

1998年大士第二关卡启用,时任总理的吴作栋与马国首相马哈迪在开幕式碰面。(海峡时报)

岂知老马后来又临时变卦,推翻他跟李光耀谈妥的协议。吴作栋接棒之后,两国关系风波不断。

这回正当李显龙积极准备交棒给第四代领导班子,又是碰到老马,只能说是天意。2018年5月,马来西亚变天,92岁的老马奇迹般地当回锅首相,给两国关系带来难以捉摸的变数。

新隆高铁和新柔地铁计划因此停顿,与此同时,许多老课题,从弯桥、水供协议、柔南民航飞行管理权到海域问题,老马不断出招,想要扳倒新加坡。过去两年,新加坡忙着接老马的球,两国关系又陷入另一低潮。

李显龙要先为第四代领导人清除新马关系中的地雷,比当年建国总理李光耀退位前的处境更加艰难,更具挑战性。

慕尤丁一周前突然成为半路杀出的程咬金,粉碎了公正党领导安华的求相美梦,更坏了老马以退为进的好事,我国领导层想必喜出望外。阅读全文»

Written by xinguozhi

三月 8, 2020 at 9:16 下午

北京与李光耀交往历史补充

leave a comment »

新加坡文献馆    2019-11-9
http://www.sginsight.com/xjp/index.php?id=25285

刘晓鹏《爱屋及乌:北京与李光耀的友谊1954-1965》使用同名的英文稿重述,呈现格式与重点不尽相同。英文版是学术论文备有引用注解及参考目录。

论文资料来源有三,主要是中国外交部解密档案,其次是美国国家档案馆资料。这些新资料有利厘清一些新马华人政治的悬疑历史问题。由于注解仅提供论点依据而非资料简介,所以无法判断资料解读的正确性。能够泾渭分明那些文字是档案资料,那些文字是论述观点,会方便其他学者更灵活的引用论文资料。目录列出的新马政治历史参考资料之涵盖范畴表示了局限性,轻者妨碍有效解读资料,重者误判历史脉络。

有别于其他论文,因为不受到政治正确的约束,更大的探索空间使得评述有机会趋向历史真相。例如,引经据典的否定了中国共产党通过马来亚共产党影响新加坡的华人政治。

历史大图像是个别历史小板块拼凑成型,所以厘清个别历史小板块是书写大历史的先决条件。故此,从历史补充的层面阐述一些历史片段给力小历史板块的串联。

其一、从1954年至1965年时间点来看,是李光耀成立人民行动党至成为新加坡总理的时段。期间新加坡政体经历殖民地,自治邦,马来亚州政府,独立共和国的四个阶段。前三个阶段的外交权力是分别掌握在英国人与吉隆坡中央政府的手上。李光耀要等到1965年才掌握新加坡外交权力。也就是说,1965年之前的李光耀与北京关系并非国家层面的关系。

选择解密这一个时间段的历史,不知是否刻意设计还是纯属巧合。估计,这些信息有助厘清中国在时间段内的政治立场。如果说,中国确实从来没有涉足新马的华人政治,则不仅是履行了中国不干涉他国内政的承诺,更是替华校生洗脱了共产党的莫须有罪名。这一个双重政治目的的可能性是存在的。

1955年4月万隆会议,中国周恩来总理告诉东南亚华侨效忠与归属在地政府。意思是,华人政治是在地国的本土政治。换言之,中国不干涉东南亚华人政治。阅读全文»

新加坡模式的政治哲学——从香港流水革命之中新加坡对港评论说起

with one comment

邝健铭    2019-11-8
https://www.facebook.com/xinguozhi/posts/2504737846279312:80

官方“新加坡故事”论述强调新加坡作为小国面对内忧外患,前路危机四伏,国家若要生存,其发展便不能有丝毫差错,与此同时,新加坡执政党政府行事强有力,其官员清廉与具仁心,言下之意,是国家由此强势政府带领便能繁盛发展。对新加坡传媒乃至精英而言,褒扬香港抗争者,形同挑战上述以政府为中心的“新加坡故事”,动摇新加坡执政党政府认受性根基,由是观之——特别是当新一届新加坡大选将临,李显龙提出“五大诉求旨同推翻政府论”便显得合情合理。

自香港反修例运动爆发之后,黄蓝之争不只在香港出现,东南亚华人社群的黄蓝分布,对香港时局的看法也受香港民众乃至香港内外媒体关注。香港网民尤其会留意新加坡针对香港状况的评论,例如8月时,在香港反修例运动中扮演重要角色的网上讨论区“连登”便曾刊有以《新加坡官媒:中共解放军进击香港,利多于弊!香港会玩完,但中共会胜利》为题的帖文,文内谈论前《海峡时报》(Straits Times)总编辑冯元良(Leslie Fong)不乏亲中色彩的观点与主张。

新加坡社会上下评论香港现况的观点易受香港民众注意,原因至少有二:第一,新加坡与香港素来被视为比较对象,且在运动期间,香港内外媒体不时报导新加坡如何因香港时局而得益,新加坡舆论自然易被港人留意参考;第二,于香港风雨飘摇之时,相较其他东南亚华人社区的表现,新加坡反应的特别之处,在于狮城政治精英相对积极与踊跃地就香港事务表态。新近例子,是总理李显龙在公开演说指香港抗争者提五大诉求无助解决问题,旨在“推翻香港政府”,此一言论其后广受香港媒体报导,中国网民甚至因而视李显龙为英雄。从香港角度看,新加坡媒体乃至精英的对港观点不无可商榷处,甚至不难被否证,参考价值不如想象般高。问题是,这类新加坡言论所针对的主要对象多不是香港人,其framing 实际上犹如新加坡国家发展论述“新加坡故事”的另类演绎,其内容多少附有内政外交功能。

新加坡媒体乃至精英的对港观点基本上离不开三点:第一,香港抗争者被视为“无法无天”的“暴徒”乃至“恐怖份子”﹑被认定是香港乱局的主要问题根源,因为政府权威不容被挑战,社会秩序不能被扰乱,民众生活不能被干扰。香港警察已克尽己职,为制服“暴徒”而疲于奔命;第二,由始至终,中国于香港管治事务里都居于主导地位﹑处于强势位置,香港抗争者与中国政府硬碰硬,是以卵击石,终将徒劳无功;第三,香港乱况是单纯的中国境内内部事务,外国势力对香港处境既不感兴趣,亦无意介入。换言之,香港民众寄望国际社会能为流水革命予提供援助是不切实际;民众力图以所谓“焦土”或“揽炒”方式抗争,只会自毁长城﹑进一步贬损香港在中国之内的战略位置。随中国持续崛起,香港流水革命换取的终将是自杀式悲剧。 阅读更多 »

新加坡军队进化史:“小国国防”的夹缝求生战略

leave a comment »

徐子轩     2019-6-20
https://global.udn.com/global_vision/story/8663/3863382

新加坡的“小国国防”战略,是怎么让它在强敌环伺下夹缝求生?图为2007年新加坡国...

新加坡的“小国国防”战略,是怎么让它在强敌环伺下夹缝求生?图为2007年新加坡国庆日的军演。图/路透社

50多年前,新加坡离开马来西亚联邦,正式建国。独立之初,这个城邦国家面临着内忧外患,对其不甚友善的马来西亚掌握着资源供应、印尼游击队入侵的威胁仍在,以及肆虐东南亚的共产红潮。

半个世纪过去了,新加坡依旧屹立不摇,且伴随着其经济的傲人成长,星国培训出了一支堪称精锐的军队。虽然受限于人口规模与领土幅员,星国整体军力的国际排行并非特别突出,但在个别部门却有着极佳表现。

像是空军军力,最新研究显示星国的战机能力名列全球第23;陆军军力的武装坦克能力第20,远胜于潜在对手的马、印。又如军费,去年星国估计花了100亿美元(约新台币3,139亿),相当于马、印两国之合。再加上战略位置险要,星国遂成为东南亚区域不可小觑的力量。

不过,星国的建军过程绝不轻松,可谓筚路蓝缕。其国防战略惯以“生物型态”比拟,迄今历经了三次演变,正代表国家实力的成长,以及国际环境的递嬗,非常值得一探究竟。

星国整体军力的国际排行并非特别突出,但在个别部门却有着极佳表现。像是陆军军力的武...

星国整体军力的国际排行并非特别突出,但在个别部门却有着极佳表现。像是陆军军力的武装坦克能力第20,远胜于潜在对手的马、印。图为2000年星国国庆阅兵。图/法新社

毒虾战略:小虾也要能毒死你

首先从建国谈起,以李光耀为首的第一代领导团队,初期采用的是众所皆知的“毒虾战略”(poisonous shrimp)。简言之,李氏政权认为在这个大鱼吃小鱼、小鱼吃虾的世界里,新加坡必须成为有毒的虾。如此,纵使他国有能力吃掉新加坡,也会受到重伤,属于一种玉石俱焚的概念。

之所以会有这么强烈而悲壮的思维,是因为新加坡独立之初举国无援。原本依靠的英国军队,因战略考量在1960年代末期逐步撤军,造成了深刻的国防打击,让新加坡感觉遭受遗弃。为求自立,李氏政权决定向同样为强敌环伺且军事实力较成熟的以色列求助,打造足以吓阻对手的力量。

由以色列协助建立的第一代星国军队,本质上以防御性的步兵为主,搭配小规模的空军(由英国培训)与半正规的海军。这当然是因为独立之初国库有限,无法大量采购先进军备,多是向以色列购买,仅能依靠人力部队,以普遍征兵为军力基础。

独立之初国库有限,无法大量采购先进军备,星国仅能依靠人力部队,以普遍征兵为军力基...

独立之初国库有限,无法大量采购先进军备,星国仅能依靠人力部队,以普遍征兵为军力基础。图为1967年,新加坡第一批国军报到。图/新加坡国家档案

由以色列协助建立的第一代星国军队,本质上以防御性的步兵为主,搭配小规模的空军(由...

由以色列协助建立的第一代星国军队,本质上以防御性的步兵为主,搭配小规模的空军(由英国培训)与半正规的海军。图/新加坡国家档案

透过以色列的指导,新加坡建立了义务兵役(原则为2年)和职业军队,还采用以色列国防军的后备模式。也就是说,每个完成正规兵役的国民都有义务再服务13年(近年缩短为10年),一般士兵动员年限为40岁、军官则为50岁。

有趣的是,在尚未完成强制征兵制度时,新加坡军队靠的是招募,且来应征的多是马来西亚人,形同佣兵。那时只要能证明有正职工作,就可免除兵役,所以反而许多新加坡人都不愿当兵,只有失业者被迫入伍,军队的来源良莠不齐。

以色列教官觉得不妥,向李光耀商谈解决之道。据说李光耀认为无妨,并以二战时日本为例,指出日军多是教育程度低下者,可拼死执行命令;反观英军的教育程度较高,但越聪明的人越会逃避,并非好士兵。

这种逻辑让以色列教官大感讶异,与李光耀解释军队的战力和士气不只是教育问题,更是动机与目标。日军不怕牺牲是为天皇与故土而战,可说是一种宗教情怀,但在亚洲的英军,离家数千公里,亚洲战场的成败不会影响其家乡与亲人,根本不具战斗的动力。 阅读更多 »

柬越铁板2

with one comment

韦春花     2019-6-19

更好笑的是,如今柬越两国政府竟异口同声地说,当年越南发兵是帮助柬埔寨人民赶走暴戾的红色高棉,等于是救百姓于水火,反之则是“支持红高棉种族灭绝制度”。套句行动党的惯用标签,这就叫做“历史修正主义”;可是行动党对付国内和国外的“历史修正主义者”,是截然两副嘴脸:一种是得(真)理不饶人,大声兼恶(……林清祥、冷藏行动、光谱行动、谭炳鑫等)。一种是哑口无言,要求求同存异。

李显龙最近运气有点背,向来正确的他竟因一句“入侵”,同时被当年交战的两国异口同声说他“不尊重历史真相”,让他成了“未真实陈述历史”的造谣者。不过,自事件过后,他就神隐起来,出来缓颊的都是他的马仔(包括《联合早报》那个蓝云舟),后来还索性放假 jalan-jalan去了。即使出现在社区活动,官媒记者也不敢堵上麦克风问他这个尖锐的问题,所以无从知道他是不是很“杜兰”。

老吴(老番颠吴俊刚,下同)在5月中写过一篇文章,题目叫做《不恶意造谣者何惧之有?》,李显龙的例子证明“无事家中坐,祸从天上来”的道理。在野党议员方荣发先生5月份也在国会上发问:《防假消息法》如何避免执政政府涉散播假消息?——李显龙的“越南入侵柬埔寨”是否也能归类?内阁是怎么看?

蓝云舟说:“因‘入侵’一词,新加坡和越柬两国的关系过去两周一度亮起红灯,所幸事件没有恶性发酵,不熟悉冷战史的年轻一代也借机恶补了一堂有价值的历史课。/我国基于什么客观因素把越南1978年侵入柬埔寨定性为‘入侵’?当时的历史背景、我国的外交原则,以及越柬政权为什么对‘入侵’一词反弹,过去一周多方备已陈述……越柬表态后网络上数落新加坡的大有人在,凸显了很多时候人们评论历史时并没有掌握完整的信息和资料。国会议长陈川仁和外交部前常任秘书比拉哈里就指出,网民在发表看法前并没有正确理解史实。”(《联合早报》〈入侵说之外的二三事〉2019年6月16日)

发生于1975年5月到1989年12月期间的柬越战争,交战双方分别是越南社会主义共和国和民主柬埔寨。1975年5月,红色高棉指挥的部队进入了富国岛,后被越南人民军驱离。此后两国不断发生边境冲突。越南方面不断指责红色高棉当局入侵越南领土、屠杀在柬埔寨的越南公民。民主柬埔寨方面也指控越南侵犯了柬埔寨领土,战争的帷幕就此拉开。 阅读更多 »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