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国志

有关新加坡政治、社会、文化的报道、分析与评论

Posts Tagged ‘外劳

看不见的“廉价”客工拿命为新加坡的繁荣拼搏

leave a comment »

网络公民/北雁    2018-7-9
https://zh.theonlinecitizen.com/2018/07/看不见的“廉价”客工拿命为新加坡的繁荣拼搏/

本地政府、救济组织在回应客工争取权益时,往往抱有“假定弱势者想欺诈体制”的防卫心态,可是从不关心这些客工的想法。

新加坡大量引进廉价劳工,至2017年12月,外籍劳工总数约为136万人,绝大多数从事“肮脏、劳累和危险”的3D职业,填补了劳力结构上的空缺,也降低工资成本,对经济增长扮演重要角色。

本国劳工受到劳工法令等保障权益,但是我国客工遭剥削问题长期引来人权组织诟病,他们被招工代理征收昂贵中介费导致债务缠身、拖欠薪资、扣留护照甚至暴力和性侵事件,都藏在新加坡经济繁荣的表象下。

客工并不在劳工法令保护范围,也不受工时限制局限,甚至有雇主假冠客工“经理”虚名,实则规避付加班费的责任。普遍这些客工教育程度不高,加上雇主往往扣留护照或克扣薪资加以挟持,使得客工唯有容忍唯命是从。

2016年6月,孟加拉籍移工拉曼就为了遵守上司的指令,让自己遭受无可挽回的代价。当时,他被指示清理双溪登雅一处蓄水缸,入口沙井非常狭小,拉曼也反映缸中有异味,但是被上司斥责在找借口不想做,拉曼唯有硬着头皮接下任务。

拉曼和同事携带卤素灯下井,就在拉曼打开卤素灯时,不幸发生了,卤素灯电源与缸中气体产生反应,引起爆炸。拉曼的同事被震出外面,但是困在缸里的拉曼顿时被火海包围,造成73%严重烧伤,昏迷3个月。 阅读更多 »

Advertisements

在新加坡,孟加拉移工用诗歌划破隐形界线

leave a comment »

宋家瑜    2018-5-31
https://www.twreporter.org/a/bangladeshi-workers-in-singapore-writing-poetry

多数移工接受并适应与本地人之间的距离,以低廉的工资成就新加坡在亚洲强势的经济地位。但有一群孟加拉移工,他们不甘放弃写作梦,试图在劳动之外,开启一场以文学为名的宁静革命,透过诗歌及文字,冲破本地居民与移工之间隐形的界线,让新加坡听见移工主体的声音。

新加坡宿舍外的Migrant Library行动图书馆。(摄影/Rubel)

此刻的新加坡,每六人就有一位是从事低阶劳动的外国人。

总人口约580万人的新加坡,有高达137万名外籍工作者。拿基层工作签证新加坡的工作签证以薪资级距及学历高低依序分为:就业准证(Employment Pass, EP)、S准证(S Pass)、工作准证(Work Permit, WP)3大类。星国政府为申请难度最低的WP设下「不得自由转换雇主、离职7天内必须离境」的工作限制;领有EP的工作者则享有申请永久居民的权力。(Work Permit)、月薪低于2,200新币(约新台币5万元)的劳工,计有97万人,其中透过母国人力仲介引进的契约劳工,有24万名家庭帮佣、29万名建筑工;他们多半来自孟加拉、印度、斯里兰卡、巴基斯坦、中国、印尼、菲律宾、缅甸等国家(注1)。

都市化、严刑峻法、多元族群,是新加坡鲜明的国际形象。在强调集体规范的社会氛围下,本地居民与移工之间存着互不交集的微妙关系,一旦有族群暴动或病毒疫情冲破这道隐形的界线,撼动生活既有的秩序——如2013年震撼国际的小印度骚乱小印度骚乱(2013 Little India riot)发生在2013年12月8日,当晚一位印度移工在「小印度区」被行经巴士当场撞死,引起同胞的不满,群起攻击肇事巴士及后续赶到的警车、救护车。 这场暴动约400人参与,参与者几乎是南亚移工,新加坡政府将其定调为建国至今第二起种族骚乱事件。这也间接影响新加坡实施夜间禁酒令,2015年4月开始每晚晚上10点半至早上7点,所有零售商禁制贩卖酒精饮料,同时段民众也不可于公共场合饮酒。(2013 Little India riot)、2016年爆发的兹卡病毒疫情2016年在新加坡爆发大规模疫情的兹卡病毒(Zika virus),从8月27日首例确诊,仅5日的时间,病例即暴增至115例,使得新加坡成为亚洲严重的兹卡疫区。由于初通报的兹卡病例多数是移工,加上病情蔓延迅速,使得新加坡当地劳团针对移工的宿舍环境、抱病上工等劳权议题提出质疑。——就会造成社会极大的恐慌。

多数移工接受并适应与本地人之间的距离,以低廉的工资成就新加坡在亚洲强势的经济地位。但有一群孟加拉移工,他们不甘放弃写作梦,试图在劳动之外,开启一场以文学为名的宁静革命,透过诗歌及文字,冲破本地居民与移工之间隐形的界线,让新加坡听见移工主体的声音。

当移工以文学发声、登上舞台

2003年,初到新加坡的孟加拉移工萨奇尔(Zakir)组织了名为“Amrakajona”的孟加拉移工诗社,“Amrakajona”为孟加拉语,意指“我们是”。

“刚来新加坡的时候,每天我省下0.6新币(约新台币15元)的咖啡钱,去便利店买一份《海峡时报》(The Straits Times)。但我觉得好奇怪,当地规模这么大的报纸,怎么会没有一篇文学作品?在孟加拉,每天都能在报纸看到诗歌作品的投稿!”社长萨奇尔回忆智慧型手机尚未普及的年代,苦笑搔头。 阅读更多 »

当代新加坡的“顽抗者”——访社运工作者范国瀚

leave a comment »

苏颖欣    2018-2-27
https://www.malaysiakini.com/news/413569

范国瀚坦言,大部分新加坡人会认为,新加坡得以成为区域内最成功的国家,威权主义是推手,也是“必要之恶”。而像他这样的“顽抗者”,在当代新加坡不仅要面对庞大的国家机器,或许更困难的,是面对无法理解民主社会“顽抗”之必要的舒适公民。

他今年37岁,成长于新加坡经济起飞的1980年代。那是已故建国总理李光耀治理下的岛国,从“第三世界”向“第一世界”迈进的经济关键期。同样在1980年代,新加坡华文教育在英语至上的政策下面临困境,由新马华人合力筹建的南洋大学走入历史;而李光耀力倡的“讲华语运动”进一步让各籍贯方言没落,也连带影响整个大马华人社会的语言使用。

同样在1980年代,新加坡政府发动1987年“光谱行动”,在内安法令下逮捕22名被指控有“马克思主义颠覆阴谋”的新加坡公民。当然,当时只有7岁的他,不会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和许多新加坡人一样,在正规教育体制下成长的他,也不会知道“光谱行动”背后的故事。然而,30年后,他却辗转因“光谱行动”而被政府提告。

他是范国瀚(Jolovan Wham),数月前被新加坡政府提控7项罪名,其中一项即是手拿“光谱行动”政治犯出版的《1987:新加坡的马克思主义阴谋30年后》一书,和其他8人在地铁上“无声抗议”。他也因当时在地铁上贴上声援“光谱行动”政治犯的两张A4纸,而被控破坏公物。

很快的,范国瀚成为当代新加坡异议分子的代表。政府在列数他七条罪状时,更给了他一个新的标签——顽抗者(recalcitrant)。范国瀚欣然接受,更在面子书封面照上洋洋洒洒地写上“fabulously recalcitrant”(惊人地顽抗),夺回话语权,不让政府专美。

一脸稚气的范国瀚,早已是社运老手。他说,自己早已做好坐牢的准备。

“我从事社运工作超过十年了,曾多次被传召调查,你不可能毫无准备。我家人知道我做的是高度敏感的事……所以当我到警局,他们说要逮捕我,我只说:喔,好的。”

一脸稚气的他,早已是社运老手。他说,自己早已做好坐牢的准备。

阅读更多 »

鞭刑是对严刑制度的向往?新马的实践概况

with one comment

陈洸铭    2017-11-14
https://opinion.udn.com/opinion/story/11635/2817117

鞭刑是否能有效地制止犯罪?图为2004年马来西亚警员对国小生展示如何对罪犯施予鞭...

鞭刑是否能有效地制止犯罪?图为2004年马来西亚警员对国小生展示如何对罪犯施予鞭刑。图/美联社

10月23日,台湾民众在国发会的公共政策网路参与平台提议对酒驾累犯、性侵犯及对幼童伤害等增设鞭刑制度,短短四天就通过5,000名的附议门槛,截至今日更有高达2万5000名民众附议,促使法务部需于2018年1月3日前提出正式回应。

新加坡及马来西亚至今仍保留英殖民时期的鞭刑制度,究竟鞭刑能否有效威吓民众、降低犯罪率、减少累犯?还是只是民众对严刑的向往、欲以正义之名赋予暴力的正当性?在马来西亚,鞭刑制度或许不只是刑罚如此简单,还有可能涉及伊斯兰法鞭刑制度等宗教及政治角力。此外,以严刑“著称”的新加坡,又是如何进一步将鞭刑扩张到其他无关身体暴力的犯罪上?

本文从2009年马来西亚的一宗女性穆斯林被判鞭刑切入,简单介绍新马两国的鞭刑制度及实践状况,从而反思台湾是否该走向施予严法之路。

马来西亚伊斯兰法庭的判决,让身为穆斯林的卡迪嘉成为第一名将被施予鞭刑的女性。图...

马来西亚伊斯兰法庭的判决,让身为穆斯林的卡迪嘉成为第一名将被施予鞭刑的女性。图/欧新社

伊斯兰法与刑法的双轨制法律

2009年,穆斯林女子卡迪嘉(Kartika)因喝酒,被马来西亚彭亨州伊斯兰法庭(syariah court)罚款5,000马币(约台币36,000元),鞭打六鞭。马来西亚刑法(penal code)虽有鞭刑,但惩罚对象只限于男性。伊斯兰法庭的判决,让卡迪嘉成为第一名将被施予鞭刑的女性。当时,亦有伊斯兰学者辩护“可兰经强调法律面前人人平等,不分性别。”1

马来西亚执行双轨制法律,伊斯兰法的执法对象仅限穆斯林(在拥有超过60%穆斯林人口的国家,意味着适用于过半人口),刑法则适用于所有人。虽然原则上两种法规互不干涉,但一名穆斯林犯法后,在两种法律下会有不同的判决结果。例如,伊斯兰法庭的判决最高只能罚款5,000马币、坐牢三年及鞭打六鞭;相较之下,刑法远高于此。因此,两者亦不时出现竞争乃至冲突关系。 阅读更多 »

有外籍劳工常光顾滨海湾金沙赌场 欠下大笔赌债

leave a comment »

新传媒8频道新闻     2017-11-6
http://www.channel8news.sg/news8/latestnews/20171106-sg-foreign-workers-gambling/3875828.html

外籍劳工结束了一夜的赌博后,到滨海步道休息,等待地铁服务早晨开始(照片:Justin Kor)

本地有外籍劳工被披露经常光顾滨海湾金沙的赌场,染上赌瘾。有外籍劳工在两年内赌输1万5000元,相等于他十个月的薪水。也有外籍劳工甚至向大耳窿借钱,欠下大笔赌债。

据《南华早报》报道,每逢星期五和星期六晚上大约10点,滨海湾金沙的赌场就会迎来多批外籍劳工。他们一般上都会沉浸在两个游戏中——骰宝(Sic Bo)和轮盘(Russian roulette),一待就是到隔天凌晨。

外籍劳工进赌场门槛低 无须缴入门费

尽管赌场指明赌客必须符合“正式休闲”(smart casual)的穿着,但这些外籍劳工就算穿着短裤和凉鞋,还是能自由地出入。他们也无需缴付任何的赌场入门费。

我国政府在2010年决定开设两家赌场时,阐明主要的顾客群将是旅客,而且指出赌场将带来投资和就业机会。为了避免新加坡人和永久居民落入赌博陷阱,政府规定,国人和永久居民每次入场都要支付100元,只限待24小时,或是必须每年支付2000元的会员费。外籍人士无需支付入场费。

外籍劳工光顾滨海湾金沙赌场(照片:Justin Kor)

外籍劳工免费进入赌场后,通常都会先一边静观其他赌客赌博,一边享用赌场所提供的免费饮料,包括咖啡、茶、美禄和矿泉水。不久之后,他们就会开始掏出口袋里的钱下注。例如,在骰宝的赌桌上,他们会从较小的数额赌起,但他们的口袋里其实装满了50元钞票,准备下大注。

而在电子轮盘的赌桌上,另一批外籍劳工舒适地坐在椅子上,聚精会神地直视屏幕,选择自己的幸运号码。

11年前从印度飘洋过海来新工作的Chaki(32岁),就是一名轮盘迷。他每两个星期都会到滨海湾金沙的赌场一次,而他在当晚是同八名友人光顾赌场。尽管他声称34是他的“幸运号码”,但他当晚还是输掉了所有钱。

“我今天输了190元,现在只是在等朋友结束赌博。” 阅读更多 »

Written by xinguozhi

十一月 9, 2017 at 9:21 下午

新加坡的新问题

leave a comment »

金融时报/吉万•瓦萨加尔    译者:何黎    2017-7-12
http://www.ftchinese.com/story/001073374

在第一家族围绕李光耀故居发生纠纷之际,借助自由贸易发展起来的新加坡担心,在全球化倒退时代如何保持繁荣?

对于那些批评李光耀(Lee Kuan Yew)手下的部长们享受丰厚薪资的人,领导新加坡从资源匮乏的热带港口转变为亚洲最富裕国家之一的政治人物有一套很简单的反驳措辞。

“你知道,解决这一切讨论的药方是一剂无能政府,”新加坡的开国之父在2007年评论称,“你得到那个替代选择,你就永远无法再让新加坡恢复元气了:已经散架的烂摊子不可能复原。”此言反映出他对标准会下滑的担忧。

在他去世两年后的今天,他的子女之间爆发的争执,突显了这座他一手塑造的闪闪发光的城市国家出现的断层。在这场让新加坡人关注的公开争吵中,李光耀之子、新加坡总理李显龙(Lee Hsien Loong)被弟弟李显扬(Lee Hsien Yang)和妹妹李玮玲(Lee Wei Ling)指责没有尊重父亲的遗愿,并抱有栽培自己儿子的政治野心。

这场纠纷令人关注新加坡的权力小圈子,在这里,国家事务与一个家族的事务纠缠在一起。在这个以精英统治为自豪的国家,李光耀的儿子只是第三任总理,而他的儿媳何晶(Ho Ching)掌管着主权财富基金淡马锡(Temasek)。

李氏家族上演宫斗剧之际,新加坡正遭遇信任危机。自1965年出人意料地独立以来,新加坡实现了巨额财富,其方法就是利用具有战略重要性的地理位置、专注利基产业以及定位于一个中立和高效率枢纽,连接亚洲和世界其它地区。

不过,在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担任美国总统的时代,新加坡担心,如果全球化开始倒退,在贸易自由开放时代蓬勃发展的一个小国将如何保持繁荣?同时该国领导层担心,面对日益富裕和自信的中国的竞争,新加坡的优势正慢慢消失。 阅读更多 »

从质疑到想念──新加坡的种族融合与多元文化

leave a comment »

Elsa Ho    2017-1-24
https://crossing.cw.com.tw/blogTopic.action?id=722&nid=7524

图片

由于历史的关系(新加坡建国起于华人与马来人的政治歧见),新加坡对于团结国内几个主要种族可说是不遗余力。待过新加坡的人应该不难发现,“不同种族和谐共处”的标语时时可见,含有种族歧视的言论是大忌。

在2015年新加坡欢庆建国50周年的大会上,“One people, one nation, one Singapore”是主题曲之一,同时播出了一段影片,片中的受访者都是在双文化家庭下长大的人(例如爸爸是印度人,妈妈是华人),他们诉说着这个国家对不同文化的包容。

种族多元是新加坡与生俱来的特色。图/Tang Yan Song@Shutterstock

当我还住在新加坡时,常觉得这只是政府的宣传手法,占70%以上的华人仍是主导的族群,和乐融融的表象下藏着感受得到,却听不到的歧视。

直到我搬到美国。

美国在意各种族间的平等,但较少见到像新加坡政府大力宣传“One people, one nation”这样的状况。事实上,美国虽号称“大熔炉”,每个种族实则如“沙拉碗”各自过活。美国的文化、习惯与日常生活中,看不太出来是种族融合下的产物。

不少台湾朋友提过在美国的生活有种平行世界的感觉──平常上班在“美国(白人)”的世界,下班后则和同乡的朋友讲中文,看台湾的综艺节目,做以前在台湾会做的事,仿佛并非身在异乡。 阅读更多 »

Written by xinguozhi

二月 11, 2017 at 7:11 下午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