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国志

有关新加坡政治、社会、文化的报道、分析与评论

Posts Tagged ‘外劳

针对外劳涌入与我国专业人士、经理、执行人员和技师抢饭碗课题 新加坡民主党积极推动移民政策改革

leave a comment »

新加坡民主党    2019-6-13
http://yoursdp.org/publ/chinese_language/41-1-0-1636

人民行动党为了增长国内生产总值,不惜一切代价引进更多外来人口。这样的做法是不正确的。新加坡民主党认为牺牲新加坡人民的利益去实现庞大的人口是灾难的导火线。它不仅伤害了人民,而且会使国人更加疏远和脱离社会。

新加坡民主党推出了“为打造稳定未来的健全建国”的人口替代政策。

党内的新面孔陈雅慧女士建议在聘请外劳方面采取更有节制的方式。

按照我党的计划,外籍劳工的适用性将被严格审核。我党将建立了一项积分为基础的系统,为那些愿意到新加坡工作的外籍劳工进行评估,而评估因素包括年龄、技能、家属人数等。

如果申请者达到规定的截止点,他/她会被列入一份候选名单,以供新加坡雇主参考及聘用。雇主必须证明他们已尽最大的努力设法聘请新加坡人,但因无法在本地员工里找到所需的资历或技能的情况下,才可从这份名单里聘用外籍劳工。

曾在本地和国际公司担任高管职务的陈女士说:“这将阻止企业雇用仅仅能接受低工资的外国人。”她目前在一家区域公司工作。

在新加坡的专业人士、经理、执行人员和技师被削减的比例不断上升的情况下,新加坡民主党积极推动此项移民政策改革。这种趋势在一定的程度上是由数百家本地公司不断歧视本地员工所造成的。

陈女士也对王瑞杰副总理最近提出新加坡可以容纳1000万人口的想法表示异议。

新加坡是世界人口密度最高的国家之一,根本没能力容纳1000万人口。

事实上,新加坡人民是世界上最不幸福和压力最大的员工之一。在不考虑人民的身心健康的情况下,人民行动党引进更多外劳的做法是适得其反的。 阅读更多 »

Advertisements

为何在富裕的新加坡有移工常吃腐败食物?

leave a comment »

联合报/冯克芸    2019-4-10
https://udn.com/news/story/6811/3746922

约150万名移工在新加坡经济发展中扮演重要角色。美联社

英文《南华早报》7日以长文报导新加坡移工饮食问题,该刊指出,一些在星协助建造摩天大楼的劳工每天工作12小时,薪资却只有15美元(约台币470元),他们别无选择,只能吃一些廉价、营养不良或甚至腐败的食物。

以32岁的孟加拉移工哈山(Mominul Hassan)为例,他现在每次跟家乡的妻子和两个孩子通电话时,总是刻意不开视讯,理由是担心妻子看到他的模样,挂念他的身体、要求他返乡。他8年前到新加坡担任建筑工时,体重65公斤,现在由于缺乏适当的食物及营养,只剩55公斤。

《南华早报》说,星国是亚洲经济发展最佳的国家之一,浪费食物是全国性问题,但许多移工的饮食却很差,因为他们的薪资低,而高度竞争的餐饮业充分利用移工精打细算的心理赚钱。

除了清洁及保全工作,星国并无法令规范最低工资,体力劳动移工每天工时多半长达10-12小时,薪资视工程规模而定,仅13-15美元(约台币400-470元),多数移工因此乐意延长工时领加班费。在工时长、没时间又没钱的情况下,他们以外食解决三餐。

就帐面上来看,对移工来说,餐饮外送业者包办一个月伙食费约90-110美元(约台币2800-4660元)很划算,这还是三餐都送到宿舍及工地的价格。但实际上,移工吃的都是些营养不足、有时甚至腐败的食物。 阅读更多 »

Written by xinguozhi

四月 11, 2019 at 2:59 下午

探讨民主党十策之野人献曝

leave a comment »

白马非马     2019-3-20
https://yennyhanaike.wordpress.com/2019/03/18/探讨民主党十策之野人献曝/

“野人献曝”说的是自己,当然绝对的没有轻视民主党政见的意思。事缘在《网络公民》这个网站读到了《砍部长高薪、降医疗费减生活开支民主党献十策》这篇文章,见猎心喜,觉得不妨也来参与讨论讨论。当然,既然觉得自己也不过是“野人献曝”之流,就说不上是什么“抛砖引玉”之类的免得徒为笑柄。

废话这里就不多说了,我看了民主党为了降低生活开支所提出的10策,头一个一就是要砍部长高薪,老实说,我以为是“师出无名”。为什么呢?这样说吧!就凭:“然而,政府在过去三年来,财政盈余都达到近200亿元。”这一段话,民主党要政府“减薪”的条件已经难以成立。因为对于一个以商立国,以“铜臭”为衡量个人身价的政府,这样这种道德层面的喊话是没有什么实质上的意义的。

因此,愚以为,民主党其实应该把第一策分成两个部分。其一就是过去三年来,政府的财政盈余达到近200亿元。然而生活中种种开支都在增涨,就如可能压死骆驼的一根稻草,在在地增加了所有基层人民的生活负担。在人民的生活成本无限增加而政府财政预算却有盈余的这个时候,其实也呈现出政府的这个财政预算案未臻善境,是一个头重脚轻的预算案。

因此,民主党其实应该建议政府将每年的盈余拨入“社会基金”来补助生活必须品如糖米油盐和水电费等等,可以划定一个中位线来减轻减缓底层人民的生活压力。其次,在我个人来说,如果政府能够保证没有社会贫穷,就算是最底层的人民都能够过上“小康”的日子,那么我其实建议可以再给政府“加薪”。因此,加薪减薪其实不应该这么简单的呼唤。愚以为,民主党应该列出政府向国家支取的报酬不成比例,某某地方不足,某某地方瑕疵,某某又遗漏百出,和支取的高薪不符来衬托出政府官员没有能力而又贪婪的事实。此外,如果能够加上誓言说民主党如果有朝一日执政了,必然立即主动减薪至譬如所提建议总理的薪资最多每年67万元等等。阅读全文»

相关链接:

新加坡民主党推出10点计划以降低生活成本

又要马儿跑又要马儿不吃草 收紧外劳政策苦了谁?

leave a comment »

李国豪     2019-3-1
https://www.redants.sg/perspective/story20190301-2481

数据印证了为何本地人没有意愿投身餐饮服务业。餐饮服务人员必须长时间工作,面对的压力不亚于其他工作,然而所得收入却未必与付出的劳力成正比。落入又要马儿跑,又要马儿不吃草的无限回圈。

又要马儿跑又要马儿不吃草,收紧外劳政策苦了谁?(互联网)

我国政府在2019年财政预算案决定将服务业的客工比率顶限(Dependency Ratio Ceiling)从现有的40%降低至2020年的38%,并进一步于2021年调降至35%。S准证的比率顶限也将从现有的15%逐渐调低至10%。对于高度仰赖人力的服务业而言,政府宣布的这项政策恐怕进一步将他们打入无人可用的无底深渊。

Table.png

政府再对服务业开刀,收紧外劳配额。(宋佳颖制图)

政府内阁对于这项引起争议,业者叫苦连天的政策持续辩护。贸工部兼教育部高级政务部长徐芳达在国会辩论2019年财政预算案时再度强调,这项政策旨在控制外劳人数,以免外劳人数失控造成一系列的社会问题,并剥夺本地人的工作机会。其次,也藉此机会促进服务业的转型,使其引入自动化科技,在不过度仰赖人力资源的情况下提高生产力。

部分议员建议政府应该尝试变通,评估各行业的现状,以此为基准实施更灵活的政策。审慎考量何时才是降低客工比率顶限的最佳期限,也根据不同行业的用工需求做出适当调整,避免造成业者的负担。

服务业有减少“人味”的余地吗?

政府连年降低服务业的客工比率顶限,希望加速服务业者转型的进度,使其引进自动化科技取代人力,并通过提升员工等方式来达到提高生产力。然而,这项措施似乎有那么一丝赶鸭子上架的仓促味道。

业者尤其中小型业者是否有足够财力引入价格不菲的自动化科技,并获得足够的资源进一步提升员工?政府是否有足够的配套措施协助业者转型是关键。目前政府以诸如职业支援计划、能力转移计划、企业发展计划等措施尝试协助业者提高生产力。但是让人担忧的是,即使引入自动化科技,服务业真的有办法在失去“人味”的状况下永续经营吗?

最新的外劳收紧政策颁布后,许多餐饮业者叫苦连天。煮炒店好年海鲜村老板白伟良早前受访时就向《联合早报》反馈,许多消费者之所以光顾餐馆是要享受餐馆的服务:

我们和顾客的交流,所营造的氛围是我们有别于他人之处。把这个元素拿掉,就等于把特点拿掉。


对部分餐饮业而言认为服务也是饮食文化的重要元素,改成全自动的经营模式,会导致餐厅失去“人情”味。

说到自动化科技,或许蚁粉脑海马上会浮现一些科幻电影可能出现的场景,但事实上自动化科技已经悄悄在部分餐饮业行之有年,红蚂蚁稍微整理了几种餐饮业自动化的方式,但是否所有业者适合如此的转变,消费者又是否买单,恐怕要打上一个很大的问号。

1.点餐、付账环节:通过手机应用程式点餐、付账,类似的创新科技可以有效降低排队人龙,提高出餐的准确率。麦当劳已有类似点餐、付账的机器,咖啡王(Kopi Ong)也让顾客通过手机应用程式Foodster平台点餐,在空间与人力不变的情况下,将生意量提升20%。当然这种自动化模式所需的代价绝对不菲,是否每个业者都有能力付出这些成本?对于年长一辈或不擅使用电子用品的消费者来说,对这种自动化科技的接受度有多少,也是业者必须考量的。

20190228 mcdonald order machine.jpg

麦当劳集点餐及付款功能一体的机器。(互联网)

20190228 kopi ong (st).jpg

咖啡王让消费者通过手机应用程式点餐。(互联网)

2.送餐环节:

有效运用空间设计,将食物通过输送带送至顾客面前也是其中一项行之有年的自动化送餐系统。这种送餐方式尤以日本料理的回转寿司运用得最彻底。当然,万年不变的问题是,其他类型的餐饮业是否也能够有效通过这种方式节省人力?一些有食用时效性的热食能否承受得住在餐厅里转上几圈却无人问津的伤痛?想了就觉得暴殄天物。

20190228 belt.jpg

日式餐厅常见的食物输送带。(互联网)

阅读全文»

大选预算?第四代保守性格的展现

leave a comment »

萧正雄    2019-2-19
https://www.redants.sg/perspective/story20190219-2443

民间对政府不承认出现系统性问题很有意见,对这阵子接二连三的纰漏还是非常不满意,所以今年会不会如同传说的举行大选,第四代可能还举棋不定,所以也反映在预算案给好处给得犹抱琵琶半遮面。

在国会发表财政预算声明之前,财政部长王瑞杰先通过视频,向国人解释预算案意义和幕后筹备工作。(视频截图)

从2月18日网上开始看到王瑞杰预算案内容陆续公布,朋友之间就开始争论,隔天从报纸深入了解详情,就争论得更厉害了。

做生意的当然骂声连天,柴油税起价和外劳比例收缩,对他们真是双重打击。可是这两大痛点却理由充足,柴油对环境的污染已经不是新闻,大约属于过街老鼠,人人喊打了。

外劳一直存在争议,行动党2011年大选失利很大原因就是败在外劳政策太松。但是随着医院和公共交通供应的增加,外来人口压力的感觉有所缓解,然而这毕竟没有解决更根本的问题,就是新加坡的增长模式是否要更新换代,放弃简单的投入型扩张。

还有,收紧是针对零售和餐饮业的外来员工,而不是新加坡人已经不愿意做的危险低端制造业和建筑业,目的似乎是减少新加坡人还愿意从事的行业的外来员工的竞争。

(联合早报)

从这些行业的抱怨看,基本上有两点理由。第一是新加坡人还是不愿意从事零售和餐饮行业,因为时间长,甚至要轮班;而且没有地位,薪水也不理想。第二是这些行业能自动化的空间有限,基本上还是劳力密集型。

所以政府一味逼迫他们减少员工,最终可能有两个后果,第一是一些餐馆因为找不到人而关闭,第二是为了吸引新加坡人而提高薪水,这可能达到政府所要的目的,可是消费者(大多是中产阶级)当然就要埋单,再也不能每个周末上馆子了。阅读全文»

看不见的“廉价”客工拿命为新加坡的繁荣拼搏

leave a comment »

网络公民/北雁    2018-7-9
https://zh.theonlinecitizen.com/2018/07/看不见的“廉价”客工拿命为新加坡的繁荣拼搏/

本地政府、救济组织在回应客工争取权益时,往往抱有“假定弱势者想欺诈体制”的防卫心态,可是从不关心这些客工的想法。

新加坡大量引进廉价劳工,至2017年12月,外籍劳工总数约为136万人,绝大多数从事“肮脏、劳累和危险”的3D职业,填补了劳力结构上的空缺,也降低工资成本,对经济增长扮演重要角色。

本国劳工受到劳工法令等保障权益,但是我国客工遭剥削问题长期引来人权组织诟病,他们被招工代理征收昂贵中介费导致债务缠身、拖欠薪资、扣留护照甚至暴力和性侵事件,都藏在新加坡经济繁荣的表象下。

客工并不在劳工法令保护范围,也不受工时限制局限,甚至有雇主假冠客工“经理”虚名,实则规避付加班费的责任。普遍这些客工教育程度不高,加上雇主往往扣留护照或克扣薪资加以挟持,使得客工唯有容忍唯命是从。

2016年6月,孟加拉籍移工拉曼就为了遵守上司的指令,让自己遭受无可挽回的代价。当时,他被指示清理双溪登雅一处蓄水缸,入口沙井非常狭小,拉曼也反映缸中有异味,但是被上司斥责在找借口不想做,拉曼唯有硬着头皮接下任务。

拉曼和同事携带卤素灯下井,就在拉曼打开卤素灯时,不幸发生了,卤素灯电源与缸中气体产生反应,引起爆炸。拉曼的同事被震出外面,但是困在缸里的拉曼顿时被火海包围,造成73%严重烧伤,昏迷3个月。 阅读更多 »

在新加坡,孟加拉移工用诗歌划破隐形界线

leave a comment »

宋家瑜    2018-5-31
https://www.twreporter.org/a/bangladeshi-workers-in-singapore-writing-poetry

多数移工接受并适应与本地人之间的距离,以低廉的工资成就新加坡在亚洲强势的经济地位。但有一群孟加拉移工,他们不甘放弃写作梦,试图在劳动之外,开启一场以文学为名的宁静革命,透过诗歌及文字,冲破本地居民与移工之间隐形的界线,让新加坡听见移工主体的声音。

新加坡宿舍外的Migrant Library行动图书馆。(摄影/Rubel)

此刻的新加坡,每六人就有一位是从事低阶劳动的外国人。

总人口约580万人的新加坡,有高达137万名外籍工作者。拿基层工作签证新加坡的工作签证以薪资级距及学历高低依序分为:就业准证(Employment Pass, EP)、S准证(S Pass)、工作准证(Work Permit, WP)3大类。星国政府为申请难度最低的WP设下「不得自由转换雇主、离职7天内必须离境」的工作限制;领有EP的工作者则享有申请永久居民的权力。(Work Permit)、月薪低于2,200新币(约新台币5万元)的劳工,计有97万人,其中透过母国人力仲介引进的契约劳工,有24万名家庭帮佣、29万名建筑工;他们多半来自孟加拉、印度、斯里兰卡、巴基斯坦、中国、印尼、菲律宾、缅甸等国家(注1)。

都市化、严刑峻法、多元族群,是新加坡鲜明的国际形象。在强调集体规范的社会氛围下,本地居民与移工之间存着互不交集的微妙关系,一旦有族群暴动或病毒疫情冲破这道隐形的界线,撼动生活既有的秩序——如2013年震撼国际的小印度骚乱小印度骚乱(2013 Little India riot)发生在2013年12月8日,当晚一位印度移工在「小印度区」被行经巴士当场撞死,引起同胞的不满,群起攻击肇事巴士及后续赶到的警车、救护车。 这场暴动约400人参与,参与者几乎是南亚移工,新加坡政府将其定调为建国至今第二起种族骚乱事件。这也间接影响新加坡实施夜间禁酒令,2015年4月开始每晚晚上10点半至早上7点,所有零售商禁制贩卖酒精饮料,同时段民众也不可于公共场合饮酒。(2013 Little India riot)、2016年爆发的兹卡病毒疫情2016年在新加坡爆发大规模疫情的兹卡病毒(Zika virus),从8月27日首例确诊,仅5日的时间,病例即暴增至115例,使得新加坡成为亚洲严重的兹卡疫区。由于初通报的兹卡病例多数是移工,加上病情蔓延迅速,使得新加坡当地劳团针对移工的宿舍环境、抱病上工等劳权议题提出质疑。——就会造成社会极大的恐慌。

多数移工接受并适应与本地人之间的距离,以低廉的工资成就新加坡在亚洲强势的经济地位。但有一群孟加拉移工,他们不甘放弃写作梦,试图在劳动之外,开启一场以文学为名的宁静革命,透过诗歌及文字,冲破本地居民与移工之间隐形的界线,让新加坡听见移工主体的声音。

当移工以文学发声、登上舞台

2003年,初到新加坡的孟加拉移工萨奇尔(Zakir)组织了名为“Amrakajona”的孟加拉移工诗社,“Amrakajona”为孟加拉语,意指“我们是”。

“刚来新加坡的时候,每天我省下0.6新币(约新台币15元)的咖啡钱,去便利店买一份《海峡时报》(The Straits Times)。但我觉得好奇怪,当地规模这么大的报纸,怎么会没有一篇文学作品?在孟加拉,每天都能在报纸看到诗歌作品的投稿!”社长萨奇尔回忆智慧型手机尚未普及的年代,苦笑搔头。 阅读更多 »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