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国志

有关新加坡政治、社会、文化的报道、分析与评论

Posts Tagged ‘外劳

从质疑到想念──新加坡的种族融合与多元文化

leave a comment »

Elsa Ho    2017-1-24
https://crossing.cw.com.tw/blogTopic.action?id=722&nid=7524

图片

由于历史的关系(新加坡建国起于华人与马来人的政治歧见),新加坡对于团结国内几个主要种族可说是不遗余力。待过新加坡的人应该不难发现,“不同种族和谐共处”的标语时时可见,含有种族歧视的言论是大忌。

在2015年新加坡欢庆建国50周年的大会上,“One people, one nation, one Singapore”是主题曲之一,同时播出了一段影片,片中的受访者都是在双文化家庭下长大的人(例如爸爸是印度人,妈妈是华人),他们诉说着这个国家对不同文化的包容。

种族多元是新加坡与生俱来的特色。图/Tang Yan Song@Shutterstock

当我还住在新加坡时,常觉得这只是政府的宣传手法,占70%以上的华人仍是主导的族群,和乐融融的表象下藏着感受得到,却听不到的歧视。

直到我搬到美国。

美国在意各种族间的平等,但较少见到像新加坡政府大力宣传“One people, one nation”这样的状况。事实上,美国虽号称“大熔炉”,每个种族实则如“沙拉碗”各自过活。美国的文化、习惯与日常生活中,看不太出来是种族融合下的产物。

不少台湾朋友提过在美国的生活有种平行世界的感觉──平常上班在“美国(白人)”的世界,下班后则和同乡的朋友讲中文,看台湾的综艺节目,做以前在台湾会做的事,仿佛并非身在异乡。 阅读更多 »

Written by xinguozhi

二月 11, 2017 at 7:11 下午

台星语言战争,那些新加坡的外来劳力

leave a comment »

万宗纶     2017-1-12
http://global.udn.com/global_vision/story/8664/2221643

新式英语(Singlish)代表着草根的认同,当外来人口增加,压缩到本地人的生存...

新式英语(Singlish)代表着草根的认同,当外来人口增加,压缩到本地人的生存空间与条件时,在这场“本地” vs. “外来”的战争中,语言就成了互相攻击的利器。图/美联社

前所未见,今年1月开始,新加坡保全公司“策安保安机构”(Certis Cisco)将来台招募拥有大学学位,以及基础英语沟通能力,年龄落在20至40岁的役毕人士;需求共120人,月薪2700新币(约6万台币)——这些人力,将成为新加坡的“辅助警察”(Auxiliary Police Officer, APO)。这是首次新加坡招募非星籍或马籍之外国人口作为警察人力,因此引发星国内部激烈讨论。

基于历史与地缘因素,Certis Cisco 旗下3500余名辅助警察中,除了新加坡本地人以外,有不少马来西亚籍人士,但这次指定招募台湾籍人力,却是第一次,因此格外引人注目。该公司在受访时,表示没有招募台湾以外的其它国家人才的打算,但为何特别向台湾征才,也没有回答。

新加坡长期面临人力短缺的困境,“辅助警察”协助正规警察执行诸如反恐任务、边境管制(含闸口的交通与人流管理)等重要安全检查工作,不仅是常态,在一定程度上也确实能填补警力空缺。但新加坡向来严禁外国人干预内政(比如集会管制),“辅助警察”的外国籍身分本也因此成为两难的争议。

然而这起招募台湾籍保全人士的争议,却是在一个很诡谲的氛围中发酵。

最近星台军事合作出现不少插曲:先有新加坡装甲车离台后在香港遭北京方面拦截,后又有新竹居民抗议要求星光部队撤出。而新加坡网上早已出现要求政府不要触怒两岸议题的言论氛围,加上星国近年就业市场紧缩,国内逐渐兴起排外主义,这次的海外人力招募似乎触怒敏感神经,让新加坡网友备感错愕,不满的情绪于是以某种论战出现,其中之一便是——质疑台人英语能力。 阅读更多 »

从“pro”谈起

with 6 comments

潘耀田      2016-7-11
http://phoonyewtien.blogspot.sg/2016/07/pro-another-pro-prcarticle.html

将心比心,亦非说教,但各种人群里都会有害群之马,不能一竹竿打翻一船人。另外来说:冤有头债有主,形成今天的“情势”,谁又是“始作俑者”?为什么不(敢)去针对他们?而只是一味瞄准那些无药可救(?)的“害群之马”,也同时“误伤”那些被株连的“无辜池鱼”?

日前网上论坛《新国志》转载了我的博文《从德士事件看文化》,有人以英文回应,有人以古体七言诗回应。

写英文的那位开宗明义的就说:Another pro prc article.(又是一篇偏袒中国人的文章),我被“标签”了!

一般我不喜欢回应这些不敢以真姓真名议论事情的人,因此我只能说: You don’t know me.

事实上,我谁也不“pro”,我只是想在自己的认知范围内以事论事。我的看法也许不一定都对,也不能说绝对没有情绪,但最低限度我会时常提醒自己不要被情绪控制和驱使。真要“pro”,我会“pro”道义和良心。

不常上Facebook和网上“论坛”不知道情况的严峻,最近有两个朋友不约而同的提醒我,近来一些网上本地人对中国移民有很大的负面情绪,只要有个爆破口,这些情绪往往便会一触即发。

在工作与生活当中,个人经常和中国(或原籍中国)人接触,工作上有时也会碰到一些直接或间接的竞争,久而久之也习以为常(情势如此,也只能“凑合凑合”过吧?)。今天的情况,就算政策改变,我们的下一代也肯定有一段很长的时间会面对类似的局面。若问个中感觉如何?只能说其中有美好和令人感动的时候,也有令人惊诧失望的时刻!毕竟,虽然都讲一样的语言,但无论文化或价值观都还存在一定的差异(仔细想想,本地人之间何尝不也如此?)。

另外,除了许许多多的网上传闻视频,有时坐公交或到某些地区,看到一些讲话带中国口音的移民在公共场合旁若无人的不文明,不守规矩,高声喧哗举止,我也和许多本地人一样会觉得反感。因此,对于一些有关的“情绪”,我也可以说是“感同身受”。阅读全文»

Written by xinguozhi

七月 12, 2016 at 8:38 下午

新加坡的尴尬

with 3 comments

新井一二三      2016-6-12
http://www.thepaper.cn/newsDetail_forward_1482095

我慢慢开始明白,在这个极为繁荣的热带小岛,中文正处于很尴尬的位置上:多数居民是华人,政府则推出英华双语政策;可实际上,社会上地位最高的语言是英语。如今的新加坡年轻人,在朋友之间或兄弟之间,都是彼此说英语的。然而,英语在此地缺乏传统文化的背景,即使说得不错了,也很难获得深度。

新加坡海滨音乐节。东方IC 资料

刚抵达新加坡,感觉好像来到了未来城市。好多建筑是近十几年才盖的,跟我二十年前来访时,街景全然不一样了。这是政府拥有土地的国家方能达成的高效率。

马路两边种的热带树,如今长得高高儿的,不仅好看而且起降温作用。多么聪明!“那是新加坡建国之父李光耀先生出的主意,”每个新加坡人都骄傲地告诉我,“他都选了全年不落叶的树种。”好精明!怪不得马路两边都干干净净,没有一片落叶,更没有一片垃圾。在新加坡丢垃圾会被罚款是全世界有名的。究竟罚多少钱?“四百新币吧。”那确实很贵,叫人不敢随手丢垃圾了。

来了新加坡,才体会到“社会工程”是怎么回事。这儿该是全世界最干净的华人城市了,甚至比日本还要干净。我去过的国家可不少,然而比我住的日本干净的地方,这还是第一个。新加坡也是比美国、日本富裕的国家,一年的人均收入超过五万美元。只是,五百多万居民当中,外籍人士占的比率高达四成。少数从事高档次职业,大多数从事当地人不肯做的低薪体力劳动,例如建筑工人的八成、服务员的五成等。马路上开的卡车,后边的装货台面上往往蹲着十多个外劳。贫富悬殊,尤其是根据种族的,在哪儿都是潜在的社会炸弹。

我应邀来新加坡,担任教育部主办的文学四月天活动开幕典礼的主讲嘉宾。来机场接我的是两位女官员,说话举止都很有修养,也很低调,不大像大城市的人。未来城市般的新加坡,各方面都非常先进。然而,五百多万的人口规模,连东京的一半都不到,以至新加坡社会保持着小镇般的谨慎氛围。

车到酒店,房间里干净无瑕,应有尽有,却不奢侈。新加坡没有其他华人社会常见的暴发户心态,反之低调得真有点儿像日本。两位女官员带我去附近商场里的美食街。这样子可以尝尝当地风味了,很好。新加坡叻沙(辛辣的椰奶汤面)、海南鸡饭、茶叶蛋,环境卫生、食物美味,叫人吃得既开心又放松。也许处于热带的缘故吧,当地伙食倾向于简单务实。差不多吃完时,黑皮肤的南亚工人来收拾桌上的餐具了。

第二天早晨去义安理工学院演讲。听众主要是中文系一年级的学生,其中女的占绝对多数。至于老师,也主要是女性,而且很多是中国台湾来的。演讲结束之后,举手提问题的亦很多是老师。

新加坡的小学、中学都用英语教学,只有所谓“母语”课里,小朋友才有机会学华语,即汉语普通话。问题在于:本来新加坡人家里用的不是华语,而是福建话、广东话、客家话等华南方言;1980年左右开始,政府主张“华人讲华语”,取消了广播电视的方言节目。夹在英语和方言之间,华语被多数学生及家长视为多余的负担,但是为了得到中学文凭,非得通过华文考试不可。这么一来,新加坡中学生努力学华文的唯一目的是:通过考试,以后不用再学。 阅读更多 »

狮子、船厂与太阳:新加坡孟加拉移工的五个梦想

leave a comment »

林正尉     2015-5-20
http://cwlin502.blogspot.sg/2016/05/blog-post.html

DSCN0030-1

“今天必须回头问自己:我们已经真诚准备好去帮助我们移民工的兄弟姊妹了吗?”2015年12月13日晚的文学奖典礼上,《孟加拉之声》(“Banglar Kantha”,以下简称《孟声》)总编辑穆赫辛 (Mohsin Malhar) 以母语表扬在新加坡劳动的孟加拉人的团结与辛劳。其次他以英文表示:移民工文学与一般文学不同。前者是能激励移民工进行文化创造的平台,而这些文学作品是从移民工生活处境中提炼而出,有被“打磨成宝石”的潜力。

该年度比赛,共有孟加拉语、印尼文、他加洛、淡米尔 (Tamil) 语、中文和旁遮普 (Punjabi) 的74名移民工参与,其中女性占了总参赛人口的65%,相较于前年参赛者46名,人数和比赛规模明显提升。

《孟声》部落格首页表示,东南亚有著近五十万名孟加拉移工,预估在新加坡就有12万人。这份报刊的诞生是为了让孟加拉移民工发声,让他们勇于说出梦想和需求,并提供让他们发表创意的联系方式。

新加坡移民工文学竞赛自2008年开始筹划,原本仅是给孟加拉社群参与的活动。但自2011年以来,《孟声》持续策划移民工文学的相关活动,并在2014年获得新加坡广大民众注目。2014年,14位入围至最后的参赛者朗诵他们的文章与诗歌,他们吟唱著从母国家庭的分离、身心灵的牺牲、焦虑或期待更好的生活的种种文字,这些心声都反映了任何一位移民工都有的共通心境。

一、Dibashram:梦想诞生地

2016年4月底,我前往新加坡参与一场亚洲剧场研讨会。不过,此行的主要目的,便是拜访Mohsin先生。Mohsin是本文的核心主角之一。是他对孟加拉移工的爱、热情与行动力,召唤我心目中的天真念头:我应该亲自带着《四方报》与他聊聊,让两报构筑国际族裔报纸联盟的第一步。然而,此构想在去年底萌芽,但在四月初与《四方报》停刊一同画下暂时性终止。

《孟声》办公室座落于花拉公园附近的洛威尔路(Rowell Road),一间露天转角的印度食肆的二楼。《孟声》办公室不见媒体的高傲,相当亲近移工民众:它与印度移工居所同在,使用同一套卫浴,踩著同一层木板。

除了一个高过成人的柜子置放《孟加拉之声》与他那位居角落的总编辑桌外,接近十坪的其余空间成了孟加拉移工可以朗诵诗歌、绘画、使用电脑、肢体课程、剧场展演、玩奏乐器、讨论创作、饮食、宗教祷告和图书室等丰富功能的“Dibashram”。自2011年8月起,Dibashram为新加坡的南亚移工开了道门,除了让移工满足文化上的欲求,它亦让某些缺乏居住、失去薪水、等待工伤补偿金的同胞们,有个暂时安居之处。

“梦想的诞生地” (Birth of Dream),人们是这么称呼它的。 阅读更多 »

Written by xinguozhi

五月 30, 2016 at 9:17 下午

一个在新加坡呆了8年,即将告别的外劳的爱与恨

with one comment

新加坡眼      2016-5-20
http://www.yan.sg/wainiaodeepyuneng/

对于大多数人来说,明天,周五,是个轻松的日子。而孟加拉籍劳工Mohammad Zahirul Islam,却开心不起来。这个星期,是他在新加坡的最后一个星期。因为准证到期,明天他就要离开这个工作了8年的国家……

38岁的Mohammad是一名建筑工人,问他愿不愿意离开,他叹了口气,脸上流露出明显的不舍。他说,他的心留在新加坡了。

他不知道还有没有机会再回来工作。

“这是一个美丽的国家。我记得我去过的每一个地方。巴士、工地,还有宿舍。”

尽管Mohammad深爱着新加坡,可是,他却交不到一个真正的新加坡朋友。

他并不是没有去尝试。

他说,“我有些朋友,但都是这儿的孟加拉或其他国家劳工。新加坡人也有,比如同事和老板。但他们都不是真正的朋友,更像是外人。

“新加坡人叫我们出去玩,去喝酒,他们喝酒、买好吃的。可我不像他们那么有钱,我挣得很少。

“而且,我是穆斯林,不能喝酒,所以我觉得很难为情。我们没法跟新加坡人一起玩,因为他们有钱,而我们没钱。我就挣那么点儿。”

除了做建筑工人,Mohammad还有一个爱好,写诗。他有一个别人送的笔记本,平时乘巴士、地铁时,或工地停工的时候,以及在工人宿舍里,他就会掏出笔记本,记录下自己的想法,创作诗歌。现在,Mohammad已经完成了350多首诗,其中大部分都是在新加坡写的。

Mohammad在写诗

Mohammad有一个愿望,就是能去法国修读文学,取得文凭,当一名诗人。可是,这个愿望他暂时只能藏在心里,因为他要挣钱养活妻子和两个女儿。

每个周末,Mohammad都会去小印度的Dibashram,那里有一些来自孟加拉的艺术家和作家,他们经常在一起谈论文化和诗歌。

Dibashram

但是,让Mohammad郁闷的是,对于绝大多数新加坡人来说,他就是一个建筑工人,没有别的身份。 阅读更多 »

Written by xinguozhi

五月 23, 2016 at 1:17 下午

新加坡,狮城中的印度事(上):殖民移工的记忆

with one comment

万宗纶    2016-4-12
http://global.udn.com/global_vision/story/8664/1624392

印度总理穆迪与新加坡总理李显龙。随著印度崛起,新加坡逐步加强自身与印度的经济互动,将自己定位成“印度进入东南亚的大门”。 图/美联社


4月7日,新加坡副总理尚达曼 (Tharman Shanmugaratnam) 出访印度。这20多年来,新加坡与印度间一直有著官方层级的互访,21世纪初,两国间的连系达到高峰,2003年双边签署军事合作协定,共同维持印度洋安定与打击恐怖主义。之后,单单2004年,两边官员到对方土地的访问次数就高达11次。

随著印度崛起,新加坡逐步加强自身与印度的经济互动,将自己定位成“印度进入东南亚的大门”,直接呼应印度自冷战结束后展开的“东望政策”(Look East policy) 。

时间回推一天,新加坡国会议员潘丽萍在讨论预算案时,却称聚集在小印度的南亚裔移工为“行走的定时炸弹”,引来网友大骂她简直就是“星版川普”,4月8日潘丽萍即在脸书上公开为失言道歉。

这两件隔不到24小时的事件,说明了新加坡与南亚裔社群的潜在矛盾。

基于英国殖民的历史因素,印度裔(包括南亚裔)公民占了新加坡人口达7.4%(2015年),是三大种族之一。不过纵使印度裔族群可能成为新加坡政府与印度建立互动的资源,但他们却常消失在新加坡的族群议题之中。为什么呢?本文要带读者回到过去,一起了解印度裔人口如何出现在新加坡的舞台。

纵使印度裔族群可能成为新加坡政府与印度建立互动的资源,但他们却常消失在新加坡的族群议题之中。为什么呢? 图/新华社

古早时代:为印度赚钱的印度人

虽然印度与东南亚很久之前就存在往来,但真正的密集接触,则始于1819年新加坡与印度同时落入英国人的殖民统治。

起初,新加坡是由英国东印度公司所管辖,这使的印度和新加坡两地间人口流动被视为“境内移动” (internal movement),东印度公司并没有施加太多限制。来到新加坡的,大部分都是讨个工作的印度男性,他们抱著赚足了钱便要返回南亚大陆的心态,对于小岛民情亦不关心,毕竟新加坡只是他们挣钱的地方。

根据1824年新加坡首次的人口调查结果,印度人口占了全岛的7%。但当时在新加坡的印度社群,并没有在地方上聚合出著名的意见领袖。在居住上,印度移工也依照使用的语言、来自的地区而彼此分隔,在华人与马来人社群间的空隙中生存,也就这样将就著住——反正到底还是要回老家,在新加坡的落脚也就凑合著生活。 阅读更多 »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