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国志

有关新加坡政治、社会、文化的报道、分析与评论

Posts Tagged ‘外来移民

狮城谍影疑云震慑外来学者

leave a comment »

亚洲周刊/萧翔      亚洲周刊 2017年8月20日第31卷33期
http://www.yzzk.com/cfm/content_archive.cfm?id=1502353370204&docissue=2017-33
http://www.yzzk.com/cfm/content_archive.cfm?id=1502353370266&docissue=2017-33

新加坡内政部指中国背景的美籍华裔学者黄靖是“试图影响当地舆论的外国代理人”,取消他和太太的永久居民身份,永远禁止他们入境,事件震慑在新的外来学者。仍在狮城的黄靖提出上诉。

新加坡学术圈外来人才众多闻名世界,尤其少数几个被视为官方智囊的机构,网罗了来自多个国家、拥有各种国籍的学者,也通过开设高等课程吸纳世界各国研究生,作为高等人才相对稀缺的狮城观照世界也提供政府不同意见的渠道。原本不为外界注意的这种学府氛围,近日却意外传出“谍影”疑云,引发国际关注。

新加坡内政部在八月四日星期五傍晚忽然发布文告,指李光耀公共政策学院特聘讲座教授兼亚洲与全球化研究所所长黄靖是“试图影响当地舆论的外国代理人(agent of influence)”,确认他曾“参与损害新加坡国家利益的活动”,因此依据新加坡移民法令取消他和妻子杨秀萍的永久居民身份,并且把这名中国出身的美籍学者及妻子列为不受欢迎的移民,永远禁止入境。新加坡国立大学也同步表示即日起停职停薪,终止其聘约。

黄靖对媒体否认指控,表示“外国代理人”之说是无稽之谈,“为什么不指名是哪一国呢?美国还是中国?”他将依法向内政部长提出上诉。若上诉不果,他须在特定时间内离境。

隶属新加坡国立大学的李光耀公共政策学院,在亚洲高等研究学府拥有崇高地位,成立十余年来培养了八十多国两千多名学生。前总理吴作栋刚在今年四月接替年事已高的王赓武出任董事会主席。

事件立即在当地学术圈和移民圈子引发寒蝉效应的“骚动”,许多外国学者私下议论纷纷,试图勾勒完整的拼图,也纷纷相互提醒要更加谨言慎行。 阅读更多 »

Advertisements

在新加坡观察美国大选

leave a comment »

沈旭晖(亚洲周刊资深研究员)    亚洲周刊 2016年12月11日 第30卷 49期
http://www.yzzk.com/cfm/content_archive.cfm?id=1480564309830&docissue=2016-49

新加坡依赖美国领导的战后自由主义体系,但贸易保护主义的特朗普上台,他对新加坡发起的TPP嗤之以鼻,也未必持续“重返亚太”战略,假如美国不再重视东南亚,新加坡在中国面前的议价资本将大减。

美国总统当选人特朗普(图:欧新社)

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全球几乎每一个地方,都把这现象和自己的处境对号入座,包括美国传统区域安全伙伴新加坡。选举前后,我基本上在新加坡度过,此间学者、舆论对选情自然十分关注,选后对新加坡有何影响,也被热烈讨论中。

新加坡经济发展模式与台湾、香港类似,一大支柱是国际贸易。对这类小型、外向经济体而言,开放的国际贸易体系一直是本地经济发展命脉所在,而新加坡本身对国际经贸格局的结构性影响力又有限,因此长期以来,只能依赖美国领导的战后自由主义体系,与包括美国在内的世界各主要经济体,进行密切贸易往来。但新加坡对建构自身在国际制度的角色十分积极,除了成为东盟大脑,推动不同国际组织总部设立在新加坡,同时也是亚太区域合作机制的积极倡议者,不仅与域内各国订立双边自由贸易协定,还长期致力于多边贸易协定建设。奥巴马政府大张旗鼓的泛太平洋经济合作协议 (TPP),原来就是新加坡等亚太小国牵头发起,美国才后来加入,可见新加坡这方面的前瞻性。

然而,特朗普在整个竞选过程中,一直表现出倾向贸易保护主义的立场,甚至在最后一场竞选演说中,指明“新加坡偷走了美国人的工作”,令传统对美国保护充满憧憬的新加坡人大为意外。虽然特朗普本人对新加坡不见得抱有敌意,甚至不见得在点名新加坡前有做过认真研究,但他的立场毕竟暗示,或许会在正式就职后,改写现行的自由主义国际经贸规则。他虽然在当选后有不少弱化迹象,但始终对TPP就嗤之以鼻,坚持不会让其通过,令TPP的原发起国新加坡,可能成了“捍卫TPP之战”的对立面:新加坡总理李显龙十月出访美国时,还一再向美国政府呼吁“TPP是检验美国对亚太盟友承诺的试金石”,暗示美国作为一个超级大国,如此出尔反尔,只会令盟友心淡。一旦缺少了美国参与,TPP将无法达成“升级亚太自由贸易准则”的宏伟目标,新加坡对剩下参与国的商品服务行业配套,也难免要重新检视。何况美国外贸政策对全球经贸格局有重大影响,而特朗普的不确定性,可能让全球各区域经济波动加大,新加坡也难独善其身。 阅读更多 »

访问傅树介医生

leave a comment »

访员:韩莉颖(Kirsten Han)     受访者:傅树介医生    2016-5-25
https://wangruirong.wordpress.com/2016/05/25/采访傅树介医生-an-interview-with-dr-poh-soo-kai/

2016年2月13日,傅树介医生的回忆录:《生活在欺瞒的年代》发布会是在一个拥挤的会场举行。我和负责摄影的Tom White在(星期二)傍晚和傅树介医生见面了。我们谈及了有关他出版的这本书、被监禁期间的事以及对新加坡的看法。这一篇摘要访谈是经过编辑的。它刊登在4月份的《Southeast Asia Globe》刊物最后一页里。现在全文刊登这次访谈的内容。

我没有把我们之间的谈话及时全部输入——因为我不是机器,我无法快速的输入——我在过程中对某些词句进行修饰让大家便于阅读。

问:经过这么冗长的时间,是什么动机促使您撰写这本回忆录?

答:事实上,我很早就想撰写我的回忆录里。当我在监禁在牢内时就是想过要撰写了。这是其中一个原因,当我释放出来时想过的。——后来我赚了一些钱——我决定去英国档案馆查阅档案资料。

事实上,这是他们把我监禁在牢里的理由之一,我不是在接受他们的条件下释放出来。因为,假设我是接受他们的条件出来的话,那么,我所说的一切是无法令人置信的。

问:在您准备出版这本书之前时间已经流失了许多了啊!

答:哦!是的。首先,我是在很早的时候搜集资料的。那时我去了伦敦,我搜集资料是在1994年。但是,当时我却不知从哪儿开始下笔。我完全没有构思过如何撰写这本书。

事实上,当我搜集后把它把带回来,我告诉了陈仁贵。但是,他却说,“你所搜集的资料都没有注明日期!”

我们没有资料,我只是搜集了一些没有注明日期的资料。这样情况下我是不可能撰写任何东西的。我是从这儿开始学习搜集资料了。

我出版的第一本书是在仁贵的协助下完成的。这本书名叫《华惹风云年代》(The Fajar Generation)。仁贵在逝世前告诉我,我必须撰写更多有关冷藏行动的书籍。在孔丽莎博士协助下,我撰写的内容改进了很多了。我从中知道一本书的完成所要经过的过程。

华惹一代

在《在新加坡1963年冷藏行动50周年》这本书出版后,我已经有了要出版一本书应该包括哪些内容的概念了。你必须知道文章的索引和资料引自何处。但是我还是没有什么信心。这一切还是在后来,大约在4年后吧,在FUNCTION 8的成员一直说服我“你必须写”下,我才真正的实现。

冷藏行动中文版

但是,我始终一直在拖延着。我并不是不要撰写,而是我延后了一些时间。我确实有一点懒散。

在开始撰写的哪一刻,我开始感觉到兴趣来了。但是,我要讲述一些事件时却苦于没有事实的依据。例如,我要谈到(关于林有福政府指责林清祥号召)“打警察 (pah mata闽南语)”的事件时。您知道有关“打警察 (pah mata闽南语)”的事件吗?这是林清祥在1960年和一起回家的路上告诉我,他根本就没有说过这句话。这是他们(指林有福政府)自己说的,他根本就没有用过这些字眼。但是,我要如何推翻他们指(林清祥)说过这句话呢?

每当他举行任何记者会时,例如他接受Melanie Chew的采访时,他说了。Melanie Chew也在自己出版的书籍里提到这件事了。她说,“清祥说,他没有说过“打警察 (pah mata闽南语)”。但是,在这远远不足于让我说明清祥没有说过“打警察 (pah mata闽南语)这句话。因为指控他这句话的人是一名部长。他是在立法议会做出这项指控的。当时李光耀本人是出席立法议会的。因为当时林清祥发表演讲时李光耀也出席了那场竞选群众大会。他应该知道清祥并没有说过这句话。这就造成了我很难下笔。我一直在思考着如何叙述这起事件。就在这个时候,谭柄鑫博士发现了一份(解密)资料,进而扫除了这个障碍,就此解决了这个难题。

还有其他的问题造成了我的延误撰写这本书。否则,它可能很早就面世了。我感到非常幸运,它最终是出版了。因为它拥有了更多的资料。你有了各种想法、你可以分析各种问题,但是,这一切都缺乏事实,具有铁一般的可以驳斥的事实啊!

问:您认为,我们会看到新加坡政府解密他们的档案资料吗?

答:我不认为新加坡政府会这么做,因为这些资料太敏感了,除非他们把其中一部分资料内容删除掉。新加坡的档案馆并没有全部的文件。例如,关于伊登园的资料就不在了。我想,他们或许已经销毁了……一些历史学者去找过,但是,他们说并不在哪儿。

因为这将带来一个问题是否……或者为什么谢尔克要邀请我们?英国人没有否认邀请我们这件事。谢尔克没有否认邀请我们!他只是说,詹姆士·普都查理打电话和他约定茶会的时间,这一切都是事实。詹姆士·普都查理切实给他打了电话。是我们让詹姆士·普督查理回复他的邀请的。我们并没有要求谢尔克接见我们。因此,我认为,我们将远远不会拿到这些详细资料。

问:很多人要求设立调查庭。

答:是的。调查有关逮捕行动的问题。因为这是非常困难的……假设像林清祥这样的人,他是一个立法议员都可以被安上一个“打警察”(‘pah mata’闽南语)罪名,那么,您认为对其他人又怎么不可以呢?这是易如反掌的事,所以这是相当困难的。

同时,他们是在谈论到有关使用(有关法令)……是极其严格的。这样他们的《防止公共安全法令》(Presevation of public security ordinance,简称PPSO) 不会被滥用。在英国人时代开始直到1959年取得政权为止。英国人就一直实施这条法律。你的案件时可以在一个委员会里进行检讨的。他们把这个委员会成为检讨委员会。这个委员会有权利超越由上级委员会的决定,自行决定是否要释放你或者继续扣留。在行动党取得政权后,他们更改了法令。他们设立了谘询委员会取代了原有的检讨委员会。这个谘询委员会没有实质的权利。我在1967年获得谘询委员会决定释放,但是,政府却取消了咨询委员会的报告。

问:谁被委任进入咨询委员会?

答:谘询委员会的委员是大法官和其他两位陪审法官。我们不知道他们是怎样被委任的。我的案件是由Winslow法官、杨锦成教授和一位不知道其职位的林先生。我曾经和杨锦成教授一起工作过。

问:您是如何为这本书命名的?

答:我给这本书命名为《生活在欺瞒的年代》。那是因为长久以来我们都是生活在欺瞒的日子里。谢尔克就是经常使用这个字眼的。他说,“我们将不会参与这个欺瞒。”他说的这句话是指李光耀在失去芳林补选后,他要内部安全委员会取消他要求释放政治犯的要求。他说,他不会要求释放政治犯的。行动党上台前时是要求释放所有被监禁在牢内的政治犯。但是,李光耀要谢尔克越权做出这个决定。但是,不管是谢尔克或是东姑都不会这么做。谢尔克把李光耀的这个要求形容为欺瞒。所以我也把这本书命名这个名字。

李光耀在处理人民是事情就是欺瞒。在法律第30条下,这就是一种欺瞒行为。在法律第30条项下有关被扣留者……那些拘留者不允许参与1959年大选。这是林德宪制有关大选的法律。拘留者不允许参与大选。

对于这个想法,我是在后来从李光耀哪儿发现的。他告诉英国人和林有福必须做。英国人一开始是感到不高兴。因为他们担心将成为先例,因为身为政治拘留者,我们是拥有自己的政治权利的。我们不是刑事犯。但是,李光耀说服了他们。

后来我知道了。他就是那个说服英国人的人。他是在个别情况下说服英国人和林有福的。在这个问题上,他们没有同时和两个人谈。这是一个极其狡猾的行为。因为当周瑞琪(林有福时期的教育部长)提到立法议会上时,林有福说,“你在耍弄肮脏手段,我们也耍弄肮脏手段”。这就是说。你在谈有关周瑞琪的事情案件,那我将会谈第30条法令。

李光耀跳起来说,“这是一个极其恶毒的谎言。”从技术上而言,因为林有福说,“我们同时见了英国人”。这个意思是说,“我们一齐见了英国人”。他们没有同时与英国殖民官员交谈。他们是个别与英国殖民官员交谈的。所以,在技术上李光耀是对的。

问:您认为我们仍然还在欺瞒的年代?

答:我想,我不敢这么说。因为我说的是我的那个年代。今天我不是太了解现在的政府。您必须去问一问今天政治家。 阅读更多 »

从“pro”谈起

with 6 comments

潘耀田      2016-7-11
http://phoonyewtien.blogspot.sg/2016/07/pro-another-pro-prcarticle.html

将心比心,亦非说教,但各种人群里都会有害群之马,不能一竹竿打翻一船人。另外来说:冤有头债有主,形成今天的“情势”,谁又是“始作俑者”?为什么不(敢)去针对他们?而只是一味瞄准那些无药可救(?)的“害群之马”,也同时“误伤”那些被株连的“无辜池鱼”?

日前网上论坛《新国志》转载了我的博文《从德士事件看文化》,有人以英文回应,有人以古体七言诗回应。

写英文的那位开宗明义的就说:Another pro prc article.(又是一篇偏袒中国人的文章),我被“标签”了!

一般我不喜欢回应这些不敢以真姓真名议论事情的人,因此我只能说: You don’t know me.

事实上,我谁也不“pro”,我只是想在自己的认知范围内以事论事。我的看法也许不一定都对,也不能说绝对没有情绪,但最低限度我会时常提醒自己不要被情绪控制和驱使。真要“pro”,我会“pro”道义和良心。

不常上Facebook和网上“论坛”不知道情况的严峻,最近有两个朋友不约而同的提醒我,近来一些网上本地人对中国移民有很大的负面情绪,只要有个爆破口,这些情绪往往便会一触即发。

在工作与生活当中,个人经常和中国(或原籍中国)人接触,工作上有时也会碰到一些直接或间接的竞争,久而久之也习以为常(情势如此,也只能“凑合凑合”过吧?)。今天的情况,就算政策改变,我们的下一代也肯定有一段很长的时间会面对类似的局面。若问个中感觉如何?只能说其中有美好和令人感动的时候,也有令人惊诧失望的时刻!毕竟,虽然都讲一样的语言,但无论文化或价值观都还存在一定的差异(仔细想想,本地人之间何尝不也如此?)。

另外,除了许许多多的网上传闻视频,有时坐公交或到某些地区,看到一些讲话带中国口音的移民在公共场合旁若无人的不文明,不守规矩,高声喧哗举止,我也和许多本地人一样会觉得反感。因此,对于一些有关的“情绪”,我也可以说是“感同身受”。阅读全文»

Written by xinguozhi

七月 12, 2016 at 8:38 下午

台湾选后重温:《李光耀观天下》的小国现实世界观

with one comment

沈旭晖    2016-1-19
https://www.facebook.com/shensimon/photos/a.969140649786752.1073741953.223783954322429/1050829331617883/?type=3&theater

12063568_1050829331617883_8742938754455489466_n新加坡李光耀在2015年逝世,新加坡在其带领下,实现了国家独立与经济腾飞,更与世界各大国建立了紧密关系,纵有批评声音,但瑕不掩瑜,李光耀本人除了被各国政要奉为上宾,也被认定是一代智者。李光耀的遗作《李光耀观天下》,就是他从新加坡的小国角度,对全球局势观察所得的总结,分析围绕两个核心问题:决定各地发展前景的根本要素是什么?未来世界发展的机遇又在哪里?这些问题是国际关系业界普遍关心,自然也希望从李氏一家之言得到启迪。

李光耀是典型的现实主义者 (realist) ,但因为习惯了危机处处、左右逢源的小国思维,也加入了不少后天创见。在李光耀看来,影响一个国家发展趋势的基本要素还是人口结构、经济实力、地缘政治等传统条件,但同时也反复强调社会文化因素的重要性,这是他和基辛格一类传统现实主义者的最不同之处。例如在东亚地区,李光耀认为中国人五千年来的文化和思维传统,决定了他们需要一个强大的中央集权政体,来确保国家的稳定繁荣,而中国共产党政府恰好提供了这一保证,令中国政府对社会各方面保持控制能力,才能与经济同步发展。相较而言,他认为日本将迎来第三个“失去的十年”:持续的低生育率和人口老龄化,极大限制了日本经济发展的潜力,而日本强烈的民族纯洁性、对外来移民的排斥,都将导致日本无法化解沉重的人口负担,在国际舞台难以再扮演举足轻重角色。

李光耀对太平洋彼岸的美国充满信心,认为尽管受到中东战争和金融危机的拖累,美国仍能很快恢复实力,正是因为美国经济相当有活力,而且体制健全。李光耀对美国经济的乐观主要基于四个理由:

(1)美国能够吸引全世界的移民、特别是高质素移民,他们为美国带来创造力与激情,抵销了发达国家趋于安逸的心态;

(2)美国国内遍布经济发展都会,这些城市竞相吸引资金与人才,使美国社会多元而有活力;

(3)美国企业奉行灵活的生产经营策略,能够迅速适应全球市场的变化;

(4)美国社会有鼓励人走向世界创业致富的文化,年轻人被视作社会创造力的核心,上向流动机遇不成问题,是为“美国梦”。

但对大西洋的另一侧,李光耀就趋向悲观。纵然他本人仰慕英国文化,李光耀还是认为欧洲正在走向无可避免的衰落。一方面,他认为欧盟货币一体化的尝试,一直没有各国财政整合作为配套,只要有国家出现难以解决的债务危机,欧元区将难以为继。另一方面,他认为欧洲经济与美国相反,完全缺乏活力,根源在于其僵化的福利社会制度:欧洲的劳工保护体制,让欧洲劳动力相较于东亚失去竞争力;持续高企的社会福利开支,让国家财政难以负担;无差别的福利待遇,则让欧洲人丧失了努力奋斗的动力,令“欧洲的世纪”已成为历史。 阅读更多 »

狮城稳定压倒一切的根源

leave a comment »

丘启枫
亚洲周刊    2015年9月27日 第29卷 38期
http://yzzk.com/cfm/content_archive.cfm?id=1442463036710&docissue=2015-38

新加坡大选结果反映“稳定压倒一切”,源于长期累积的深层历史因素──忧患意识。

新加坡大选跌破大部分政治观察家的眼镜,外国媒体更是讶异得难以置信,其实,这不是钟摆效应,绝大多数选民要一个长期有政绩的政府,不是两党政治。

上届二零一一年大选, 选民对外来移民导致的就业压力、交通拥挤、房价高涨和医院病床不足等怨声载道,执政的人民行动党未能回应民情,有的部长官员被视为傲慢,于是用选票“教训”执政党,反对阵营的工人党党魁刘程强离开自己连任四届国会议员的堡垒,带领党内巨头进行政治豪赌,攻打阿裕尼集选区,史无前例击败外交部长杨荣文准将和三个阁员率领的五人团队。他空出来的后港单选区也获胜。

四年后的今天,上述问题已经逐步改善,今年以来,政府派钱给公民和永久居民,免除组屋一些维持费用,津贴长者居住组屋的安全设施九成五,给予建国一代和长者很多福利,生育花红提高,父亲陪产假期从一周变为两周;今年十一月开始,公民和永久居民全部享有终身健保,然后在李光耀三月去世以来凝聚的爱国情绪和建国五十年施政成果的亮丽光环下举行大选;反之,工人党四年的国会问政没有耀眼的成绩,也没有重大的社会矛盾和民怨可以做文章;所以反对派阵营受到重挫。

归化为公民的新移民,哪怕年轻的,十分之八九支持行动党;中间选民眼看这次大选,反对阵营的工人党声势浩大,深恐朝野对立加剧将步邻国后尘,带来社会动荡,决定选择执政党,也就是选择稳定压倒一切。

一九八一年工人党的秘书长惹耶勒南在安顺区补选中胜出,成为十五年来唯一的国会反对党议员;一九八四年大选又在安顺区击败行动党,一九八八年政府重新划分选区,安顺区不见了,被五马分尸融入其他选区。工人党的铁票区消失了,其他反对派强区被调整后,其支持者也被新版图冲淡,而且政府总是在大选临近了才公布新选区,反对派要应变往往措手不及。 阅读更多 »

缺了政治哲学辩论的新加坡大选

leave a comment »

林韦地      2015-9-14
http://udn.com/news/story/6809/1187204-缺了政治哲学辩论的新加坡大选

反对党的经济政策多期望政府能有更多的社会主义作为,增加社福支出,改善医疗服务,照顾弱势的新加坡公民等。但反对党始终尚未建立一个强大的社会主义论述,试着去引导新加坡人思考。

新加坡2015年大选结束,我试着从一个在新加坡工作的马来西亚华人角度,提出几点个人观察如下。

执政的人民行动党拿下所谓的压倒性胜利,得票率较上届多出百分之十,但所得议席其实和上届2011年大选相同,只收复2013年输掉的榜鹅东单选区。而人民行动党以七成的选票拿下超过九成的议席(89席中的83席)再次突显新加坡赢者全拿的集选区选制造就议会席次和得票数有相当大的差距。

以得票数比例计算,反对党在议会里应得超过二十席次,结果这次大选反对党支持者每十一万人在国会里只有一席代表,人民行动党支持者每一万九千人在国会里就有一席代表,差距甚大。

新加坡官方说法,集选区的设计原意在保障少数族裔如马来人和印度人在国会的席次,但其实藉由其他选制如单一选区两票制,不分区名单给予少数族裔保障可以达到同样结果。

另一个值得思考的点是,在建国五十年后,所有新加坡人都接受英文为第一语言的教育体制下,是否还有保障少数族裔席次的必要?集选区的设计也迫使选民很多时候只能选党不能选人,造就候选人/议员素质参差不齐的情况。

最大反对党工人党的得票率虽较上届低,但全岛总得票数其实和上届相差无几,且成功守住上届突围拿下的阿裕尼集选区和传统政治堡垒后港单选区,作为最大反对党的优势仍在。 阅读更多 »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