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国志

有关新加坡政治、社会、文化的报道、分析与评论

Posts Tagged ‘多元文化

无语羞问天:沉默不能,呐喊无声

leave a comment »

吴韦材    2017-7-11
怡和世纪 2017年6月–2017年9月号 总第32期

语文是一种浸濡式教育,必须与生活行为密切互动才能具有成效,这说易不易,说难不难,就如所有婴儿也都是通过自己生活中的自然需求来学习母语。语文的群众推广,也只有让语文润物无声地通过其文化进入民间生活才能有望成为良性影响。倘若还是抱着一日和尚一日经地敷衍,难保又会像近日“光复”方言那样,弄成俗不可耐的搞笑闹剧,只会弄巧反拙让人失望而已。

众声喧哗中华文颓势不止

这些年来纵然当局依旧循例作出各类鼓励华语的活动,但我们的华文书写水平却从“日渐浅白”到“日渐苍白”已是不争事实。

以新加坡为非单一种族所组成的背景来看,除非个别种族对自己母文化拥有正确的尊重及价值认同,如若不然,在长年累月多元生活交流里要保养母文化亦不容易。加上新加坡经济模式为了生存必须朝向国际化,社会语境自然也就以英文为主,这环境下要保养单一民族的母语及文化,就比单一种族社会来得困难。

新加坡自十九世纪起其实就已是个多元文化汇聚地,对各族文化及语言的磨合我们其实不乏经验,两百年的历史也让我们拥有南洋岛国语言的风格成果,这些过去的经验同时也印证了母语文化在一个多元社会里除了各有其位同时也各有其独立价值,新加坡要继续成为一个成功多元社会,采取海纳百川共存共化的原则必须延续,才能培养出具有本土真味的人文气候来。

谈到新加坡的华文,其实早在战前及战后廿余年都有过坚实的水平。尤其60年代新马华文文坛一片蓬勃,华文文字媒体几乎就是当时华人的精神粮食,而在那些时代里,就读华校的学生也没遇过所谓学习母语的困扰。既是华人,用华语,书华文,是极其自然的事。再说那时要认的汉字,甚至还是繁体。

但这样的社会语境如今早已不再了。在今天的生活场景里,所听到的多是各种变相华语,书写方面则更教人尴尬,年轻一代似乎连认字都有问题,能真正书写的也就益发稀罕。

没有母语语言环境的华文教学堪忧

在华文教学方面,情况更今非昔比,70年代教育改制之后,传统华校正式消失,华文教学从早期透过各科目的通识式教学,沦为教学中的一项语文科目,而很多中学另辟高级华文,看似鼓励,其实是为方便那些已跟不上学习华文的新一代而分流。

笔者于2010至2012年曾受教育部邀派为驻校作家,进驻过10所中学及3所初级学院,来参与写作训练的基本是高华班学生,即使如此,交上的作文十有八九一看就是模式化美文格式,可想平日华文教学是何种模式,而模式美文毕竟还算通顺文字,遗憾是更多本地学生的书写能力就连通顺都说不上。

从几所学校的中二、三生交流里,发现他们对华文的态度是“其它更重要的学业功课繁重紧逼,就算很喜欢也无暇付出热情”的,这种反应让我明白其实华文在今天教学里纵有各类增益性活动,但在学生心里并不看重华文。

向一些学校负责老师提及这情形,他们答案也几乎充满无奈,大部分学校之内的语境其实也就以英文为主,课室外食堂内此起彼落的学生生活语言也就是本地化的Singlish。至此我不仅深感到学校变了,其实早前那个华人华语的环境也早就变了。 阅读更多 »

Advertisements

参赛者必须中文流利?新马“好声音”惹争议

leave a comment »

BBC中文网      2017-5-13
http://www.bbc.com/zhongwen/simp/world-39908931

“The Voice 决战好声”由新加坡MM2娱乐公司制作。

风靡全球的歌唱选秀节目“好声音”(The Voice)即将推出新加坡和马来西亚版本,但参赛者必须会唱中文歌,还要讲流利的中文普通话。这一要求引起了不小的争议。

本月初,新加坡MM2娱乐公司宣布,“The Voice”节目的新马版(中文名为“决战好声”)即将开始海选。

主办方在节目网站上说:“我们欢迎任何十六岁以上,通晓中文并能演唱中文歌曲的选手一起前来发掘自己无限的潜能。”

尽管主办方说非华裔也可以参加,但必须“能以流利的中文交谈并演绎中文歌曲”。

许多当地人认为,“决战好声”的中文要求实际上对非华裔的新加坡人和马来西亚人构成了歧视,也与这两国的多元文化、多元种族特性不符。

新加坡和马来西亚的人口构成相当多元,除了华人以外,还有马来人、印度人等等。

尽管新加坡的华裔人口占多数,但该国最通用的语言是英语,华语、马来语和印度的泰米尔语也被列为官方语言。

在马来西亚,最普遍使用的语言是英语和马来语。 阅读更多 »

Written by xinguozhi

五月 17, 2017 at 9:53 下午

公车上的新加坡式英语 挑起星国网路论战

leave a comment »

地球图辑队/徽徽    2017-3-16
https://dq.yam.com/post.php?id=7394

你有听过新加坡式英语吗?近日,新加坡公车换上了用新加坡式英语标注的告示牌,引起了一场新加坡式英语到底值不值得推广的论战。

post title

你有听过新加坡式英语吗?这种语言融合英语、闽南语、马来语等语言,成了新加坡的文化特色。 Photo: Ricardo Sosa

新公车成焦点

最近,新加坡公车营运公司易塔通(Tower Transit)向外界展示了他们新推出的双层公车,这款公车不只有三个车门,车上还有USB充电座,然而真正引起新加坡社会关注的是车上的告示牌。

用新加坡式英语写

告示牌的大标使用了所谓的“新加坡式英语”(Singlish),举例来说像是“这是博爱座”(Here got priority seats!)、 “这里不能进”(Here cannot go in!)或“这里可以充电”(Here can charge phone!),大标的底下则用标准英文撰写。

post title

图为新加坡公车营运公司易塔通推出的新公车,车上的标语粗体字是新加坡式英语,底下则是标准英语。面对新公车上的标示,各方评价不一。 Photo: TehTarik.sg

阅读更多 »

讲真,我一直觉得“融入”是个伪命题

with 12 comments

柳三姐    2017-3-8
http://mp.weixin.qq.com/s/qLmS1_cmTkk3FGXUHPnBcQ

所以,我劝大家别老惦记着要融入,你的出生和前十几二十年所受的教育是无法改变的,别人的接受你也是无法改变的。还是谈谈我们该怎么做,才配得上一个“侨居海外的中国人”的名号。

1

“融入”这个话题并不新鲜,却时时刻刻在诸多场合看到与听到。甚至很多国内的朋友,关系不错的那种,也会问起,你在那边算是融入主流社会了吗? 每每此刻,我都有些难以作答。什么算是主流社会?什么是非主流社会?我回到北京,或者回到我出生的城市,算是主流吗?

如果融入主流社会的标准是有一份体面的工作?认识些本地人?能顺利的用Singlish点菜唠家常?……如果以上算是,那也许我算。

如果融入主流社会的标准是对政策制定有发言权?与权贵们关系不错?……那么别说回北京了,就算回我的出生地,我也不算。

对我而言,“融入”这个概念,如果非要加在我们的身上,那么也是两个层面的:

1)土生土长的当地人是否认可;以及
2)你自己是否打心底里认可自己的重新归化。

别人的想法不能控制,我们对自己还是能高标准严要求的嘛。于是,我们看到不少新移民同胞都以“尽快融入”来要求自己,这一系列的标准通常包括但不仅限于:语言、饮食习惯、习俗、本地朋友和社交圈。

这并没有什么不好,我个人觉得入乡随俗,是对别人的一种尊重,也丰富了自己的人生体验,一举两得,何乐不为。

然而,别说刚刚来到这片土地的朋友,就算在这里住了十几二十年的老移民,只要是第一代,只要是1949年以后出生在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人,因为各种不可描述的原因,无论你的Singlish说的多流利,多么爱吃laksa和mee goreng,有多少本地朋友,你都不可能让土生土长的本地人认可,你,也是新加坡人。 阅读更多 »

狮城Online

leave a comment »

万宗纶     2017-1-4

(本文摘选自《安娣,给我一份掺掺!透视进击的小国新加坡》,2016年12月由远足文化出版。文章获作者授权刊登。)

在一篇京都大学东南亚研究中心出版的《我的国人在哪里?》论文中,引述了星国博士生的说法:“新加坡本地的博士生不值钱。我想我会去申请本地的学术职缺,但是我会入选的机会微乎其微。”
这些事情都再再提醒着我,从我作为一名外国人踏进新加坡国土求学的那一刻起,整件事情就是十分“政治”的,“亚洲最国际化的都市”这个名号,对于外国人与本地人来说,各自表述。

“先生不好意思,我需要你的座位打直。”(Excuse me sir, I need your seat to be right up.) 带着新加坡腔的空少叫醒了半睡半醒的我和母亲,飞机即将降落樟宜机场,长达四个半小时的飞行其实挺折磨人;根据机长广播,当地时间与台北没有时差,现在是早上五点。

从飞机的窗户望外看,一片绿油油而整齐划一的地表映入眼帘,我知道已经抵达新加坡上空。

这座城市的另外一个名称叫做“狮城”(Lion City),根据《马来纪年》(Sejarah Melayu)1的纪载,在公元十一到十三世纪中间,室利佛逝王国的王子从首都巨港出发,因为船难而来到了新加坡,他在岛上看见了狮子,于是命名此地为Singapura(梵文:狮子)。不过当然,新加坡那时候不可能有狮子,这显然只是传说。

位在新加坡湾区的那一尊鱼尾狮(merlion)像,是这座城市名为狮城的象征,现在是观光客必游景点,那一带也是新加坡最干净且现代化的区域。李光耀带领的人民行动党(People’s Action Party,简称PAP)政府从1963年开始,就计划要发展观光业,那个年代是观光业即将起飞的年代,波音707与747客机接连出现,尽管那时候每年到访新加坡的旅客还不到一万人,不过在1964年,新加坡观光部门便希望要有一个标志 (LOGO)来推销新加坡。

1966年,被迫独立的隔年,新加坡政府采用了当地水族馆的英国人馆长设计的鱼尾狮图像,设计构想就来自这则《马来纪年》中纪载的故事,而鱼的身体,则是象征着这里身为渔村的过去,也代表这座城市亲水、面向宽广大海的特性,说明新加坡是“本土与国际的结合”。

1972年,鱼尾狮才正式变成雕像,设立在新加坡河口。“鱼尾狮文学”也成为新加坡的一大特色,鱼尾狮成为新加坡认同的一个具体物质,其中以Edwin Thumboo的英文诗作《Ulysses by the Merlion》(鱼尾狮旁的尤利西斯)最为著名,也是官方版本的鱼尾狮文学,里面写道 “They hold the bright, beautiful. Good ancestral dreams. Within new visions. So shining, urgent. Full of what is new.”(他们掌握着光明与美丽。美好的古老梦想,夹带在新的视野之中,如此闪耀、急迫,充满着新的事物。)

2002年,政府更进一步推动鱼尾狮公园,这座公园就位处在填海造地的土地上,鱼尾狮像也被搬至此地。

而在打造圣淘沙为游乐岛时,也打造了一座巨大的鱼尾狮像,这个鱼尾狮像的尺度必须够大、够磅礡,由澳洲艺术家设计,达三十七公尺之高。现在,整个新加坡一共有至少八只鱼尾狮。

鱼尾狮,不只是一个白色的雕像而已,他是新加坡的代表,是新加坡野心的代言者。这座狮头鱼身的雕像,面对新加坡河的倒影,也被人说是希腊神话的水仙花──是狮城自恋的展现。其周遭的大榴梿和金沙酒店的大帆船,也都是鱼尾狮公园营造出的全球化环境,所吸引进来的外资,同样用了新加坡的符号(榴梿、帆船)。看过《我可能不会爱你》的观众,对于新加坡有了那样的印象。

就是这样的自信与自恋,这座岛屿吸引了我。 阅读更多 »

Written by xinguozhi

一月 4, 2017 at 3:19 下午

专访张夏帏:大师的遗作,隔世隔空对话

leave a comment »

林琬绯     2016-9-3
怡和世纪 2016年6月–9月号 总第29期

我国多元文化发展的空间,一方面因为“严重迷信英语是万能的”而受到压缩;另一方面也非常吊诡地反而被所谓的华、巫、印、欧亚四大种族不可动摇的社会结构所牵制。
张夏帏一语道破:“这是个挥之不去的问题:新加坡要塑造‘国族’的身份认同,在英语为共同语的框架下,各种族必须有平等的代表性,不能偏向任何一方。但这也无形中犹如紧箍咒,自我设下很多不必要的额外束缚。”

14652738206026-1-015

国家美术馆落成,让张夏帏感触最深的是,终于有了这么一个空间,让已故中国艺术大师吴冠中与新加坡画家画作隔空隔世对话与交流,使大师生前与新加坡结下的渊源或者曾经擦肩的缘分,得以在他离世后继续深化延续。

国家美术馆除了永久展厅“新加坡展厅”和“东南亚展厅”分别展出新加坡和东南亚从19世纪至今总共上千幅画作之外,还举办开幕两大特展,分别是《吴冠中:大美无垠》与《蔡逸溪:雨后》,展现吴冠中和本地画家蔡逸溪在融合中西艺术的创新实践上所作出的重要贡献。而张夏帏正是这两场开幕特展的策展顾问。

1999年文化奖得主蔡逸溪(1947年—2008年),是本地新生代水墨画家,师承海派大师范昌干,后赴澳大利亚考取艺术硕士学位,擅长以本土题材入画,力求结合东方水墨形式与西方创作基础。张夏帏指出,蔡逸溪所处的年代虽比吴冠中迟了几十年,但无论是所受的训练或追求的中西合璧创新理念,都与吴冠中“水墨现代化”的方向一脉相承。

至今没有任何记载显示这两位风格相近的画家在生前曾有过任何实质上的接触交集。不过张夏帏指出,其实早在1988年,当吴冠中到新加坡办了关键的第一场海外个展,蔡逸溪也在同一年办了自己的处女个展。那一年在新加坡擦肩而过的遗憾,28年后,终于在国家美术馆弥补了;而蔡逸溪的展览空间就正对着吴冠中展厅,两位“相逢恨晚”的画家遥相呼应。

对此,协助策展的张夏帏感叹:“我们现在可以在同一个空间里,让两位画家和他们的作品相互参照和对话,这本身就是非常了不起的事,格外值得兴奋和欣慰。美术是相通的,不同作品和画家各有相通之处,又各有其特质。两位画家虽都已不在世,但看画的人现在有机会直接地对比参照,成就了一场画家、画作、观众之间隔空隔世的对话。”

不过,这也延伸出他至今的遗憾和思考:如果国家美术馆提早几年设立,吴冠中与新加坡的渊源是否能“比想象中更接近”?

1919年出生于江苏省宜兴县的吴冠中,对新加坡一直有一份特殊的情缘。他在1988年2月应国家博物馆及南洋美专之邀来新举行第一次海外个展,此后不止多次在本地办展,足迹也遍及东京、首尔、伦敦、巴黎等全球各大城市。2008年,89岁的吴冠中将个人的113幅画作捐赠给新加坡美术馆,是当时他个人数量最大的一批艺术捐献,在新中两地引起哗然。他当时受访时向媒体留下这么一句话:“我一辈子努力的就是希望找到人类共同的感情;新加坡离我很近,所以感情近了些。”

投入美术文史研究多年的张夏帏指出,吴冠中一生致力实现的就是“油画民族化、水墨现代化”的理念。而他所认可的中西结合的特质,在与他同代的本地先驱画家身上是充分显现的:“例如刘抗、陈文希、钟泗滨、张荔英,都是代表人物;其中,陈文希与钟泗滨两位尤其精于油画和水墨,并两边交替创作,犹如吴冠中所说的‘水陆兼程’的绘画道路。” 阅读更多 »

此刻,非彼时

leave a comment »

柯思仁    2016-2-8
http://solidair23.blogspot.sg/2016/02/blog-post_8.html

我们需要一个visionary,一个梦想家,一个对未来有构想的人。当然我心里想着的,很多人心里想着的,是郭宝崑。《小白船》有社群的集体努力,也有郭宝崑这样的梦想家带领。此刻,我看不到当年的那种社群动力,也看不到有一个梦想家。每一个剧团里,都有他们的艺术方向的梦想家,但是,没有一个跨越社群内部,甚至跨出社群的梦想家。

六个参与华语戏剧演出的剧团,成立“新华剧体”,在1月30日举行座谈,主题是“新加坡华语剧场,此刻”。这六个团体是戏剧盒、九年剧场、猴纸剧坊、十指帮、实践剧场、TOY肥料厂。这个行动,他们称之为新加坡华语戏剧联盟。华语剧团联合起来有所行动,这样的想法已经有整整20年没有出现,最后一次是新加坡华语戏剧团体联合会,在1996年解散,从1989年正式成立算起,只存在了八年。

当然不应该从1989年算起,因为剧联的构想必须追溯到1982年的《小白船》联合演出。因为那次演出的成功,继而有接下来几次的联合演出和戏剧营,以及后来剧联的成立。《小白船》作为华语剧团大结合的象征,在这次座谈里也好几次提及。我在发言时问在场的六个剧团目前的主要负责人,有谁看过(不是参与哦)当年的《小白船》。没有。只有践红有,她可能跟在郭宝昆身边在维多利亚剧院跑进跑出。但是没有人对《小白船》有经验上的理解,更不要说其发生脉络与历史意义。韩劳达说了一些参与经验,邹文学坐在他旁边什么都没有说。

《小白船》在此刻,成了一种充满怀旧色彩的符号,被理想化,也被文化资本化。我说,这次的“新华剧体”成立,与33年前的《小白船》,几乎没有可比性。《小白船》是文化部主办的艺术节邀请之下,华语剧团联合起来呈现的演出。在这之前的历史脉络,是70年代剿灭左翼势力的政治行动之下,不少华语剧团被关闭、戏剧工作者被逮捕。最后的高潮是1976年实践戏剧学院、南方艺术团等人员的入狱,包括郭宝昆。70年代后半期,华语戏剧几乎进入蛰伏状态,活动锐减,人员离散。不过,即使没有发生这样的事件,华语戏剧一直都是活跃在民间,几乎没有进入官方的视野,无论是殖民统治时代或是独立建国之后。因为官方操作的语言是英语,权力结构的中心也是英语。《小白船》的发生,华语剧团可以说是被动的,因为官方主办的艺术节“发现”原来华语戏剧曾经是那么活跃,于是邀请华语戏剧工作者联合做一个演出。艺术节为华语戏剧提供史无前例的平台,也意味华语戏剧享受官方资源、进入官方视野与归管的开始。阅读全文»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