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国志

有关新加坡政治、社会、文化的报道、分析与评论

Posts Tagged ‘多元种族

厘清新加坡总统历史与相关史实

leave a comment »

新加坡文献馆      2017-5-13
http://www.sginsight.com/xjp/index.php?id=18555

史实说明,少数族群的马来人,欧亚裔,印度人都已经远远超越人口比例与期限的出任了国家首长的神圣任务。所以说,李显龙要求的:“每个公民——华族、马来族、印度族或其他族群,都应该知道属于自身族群的人可成为总统,而且不时确实当上总统。”早已经是一个既成事实的历史事迹。

官方媒体2016年11月9日报导:

下届总统选举必须在明年8月之前举行。李显龙总理昨天参加法案二读辩论时说,政府听取总检察署的意见,决定启动“保留选举”机制的日期,应从首位行使民选总统权力的黄金辉任期算起。换言之,我国的民选总统制度已进入第五任,而过去30年都没有马来族当选总统,那下届选举就应保留给这个族群的候选人。……

为保障少数族群每隔一段时间就能当选总统,政府今年9月接受了宪法委员会的建议,决定如果连续五届总统选举,即30年内没有某个种族代表当选总统,第六届选举应只保留给该族群候选人竞选。……

李总理认为,“作为多元种族国家的象征,如果总统人选总是来自同一个族群,那他不仅不再是国家具公信力的象征,国家多元种族的本质也会受质疑。每个公民——华族、马来族、印度族或其他族群,都应该知道属于自身族群的人可成为总统,而且不时确实当上总统。”

官方媒体2017年5月9日报导:

前议员、上届总统选举以微差落败的陈清木医生召开记者会,针对来届总统选举将启动保留选举机制表示质疑。由于认为该课题重要性关乎全国,他决定向英国女皇律师彭力克 (David Pannick) 寻求法律意见。“彭力克不同意总检察长的建议,并指出那是不符合宪法的。在收到他的答复后,我不能默不作声,必须让法院决定到底是彭力克的法律意见,还是总检察长的法律意见才是正确的。”阅读全文»

从质疑到想念──新加坡的种族融合与多元文化

leave a comment »

Elsa Ho    2017-1-24
https://crossing.cw.com.tw/blogTopic.action?id=722&nid=7524

图片

由于历史的关系(新加坡建国起于华人与马来人的政治歧见),新加坡对于团结国内几个主要种族可说是不遗余力。待过新加坡的人应该不难发现,“不同种族和谐共处”的标语时时可见,含有种族歧视的言论是大忌。

在2015年新加坡欢庆建国50周年的大会上,“One people, one nation, one Singapore”是主题曲之一,同时播出了一段影片,片中的受访者都是在双文化家庭下长大的人(例如爸爸是印度人,妈妈是华人),他们诉说着这个国家对不同文化的包容。

种族多元是新加坡与生俱来的特色。图/Tang Yan Song@Shutterstock

当我还住在新加坡时,常觉得这只是政府的宣传手法,占70%以上的华人仍是主导的族群,和乐融融的表象下藏着感受得到,却听不到的歧视。

直到我搬到美国。

美国在意各种族间的平等,但较少见到像新加坡政府大力宣传“One people, one nation”这样的状况。事实上,美国虽号称“大熔炉”,每个种族实则如“沙拉碗”各自过活。美国的文化、习惯与日常生活中,看不太出来是种族融合下的产物。

不少台湾朋友提过在美国的生活有种平行世界的感觉──平常上班在“美国(白人)”的世界,下班后则和同乡的朋友讲中文,看台湾的综艺节目,做以前在台湾会做的事,仿佛并非身在异乡。 阅读更多 »

Written by xinguozhi

二月 11, 2017 at 7:11 下午

【书评】比较霸权:战后新加坡及香港的华文学校政治

leave a comment »

沈旭晖    2016-9-18
http://www.hk01.com/01博評-政經社/43415/-書評-比較霸權-戰後新加坡及香港的華文

在新加坡的建国故事之中,发展本土意识是重要基础、不能抹煞的一环。今天香港的论者,只看到新加坡的成功,却有意无意忽略其成功故事的起始点……

新加坡与香港值得比较,是因为两地都曾是以华人为主的英国殖民地。

台湾学者黄庭康的作品《比较霸权:战后新加坡及香港的华文学校政治》,是一部社会历史研究著作,探讨了二战前后新港两地族群结构以及本土政治环境有何差异,从而解释双城华文教育发展轨迹乃至与中国的关系为何及有何不同。所以比较新港,是因为两地都曾是以华人为主的英国殖民地。

介绍这本书有两个原因:

第一,香港舆论喜欢比较新加坡与香港,但往往忽略双城历史发展轨迹的差异,及其对当下乃至未来的影响,这显得香港流行的新港比较相当单薄与粗糙;

第二,现在流行的政治说法,是“我们都是血浓于水的中国人”。但新加坡华人却不难发现自己与中国大陆人之间的距离。新加坡建国前后,受何种外围形势影响、塑造了何种身分认同的过程,能令我们对自身身分有更多省察、明白身分建构并非只限于血缘种族。

英殖政府眼中的新、港两地华校问题

19世纪中后期,清政府了解到寻求海外华人支持之必要,于是在各国建立领事馆与支援中国文化教育,以满足清政府利益。1912年满清被推翻后,新成立的中国政府继承清政府的海外华人政策,继续在国际间进行联系海外华人的活动。

清政府与国民政府都奉行血缘原则,意思是只要父或母其中任何一方为中国人,就会被视为中国公民。这政策令不少新加坡的华人同时拥有中国人与在地身分,这些以中国为中心的新加坡华人亦积极推动当地的华文教育;而香港则因为本身的地理位置、且华人人口较多,其华文教育步伐较贴近中国。自1912年起,中国广东省政府的教育部门要求香港华校向国民政府注册,同时使用与中国大陆相同的教材。入读香港注册华校的学生,亦可免试入读中国学校。

新港两地华校受中国教育制度影响,令殖民政府忧虑,中国民族主义和反帝国、反殖民思想会否因而藉此输出,故此新港殖民地政府都希望加强控制华校,以维持殖民地稳定。 阅读更多 »

非华裔总理靠谱吗?

leave a comment »

文化长狼      2015-9-26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e3f9e960102vywn.html

族群问题是敏感问题,这个傻子也知道;所以族群和谐很重要,这个傻子也知道;所以有关族群关系的话题尽量少掺和,这个傻子也同样知道;所以不同群族的人之间相处必须相互尊重,这个傻子们也是懂的。但傻子们可能不知道或者不会去关心的问题是,族群关系到了出现问题的时候一切的办法都会显得太晚;傻子们也不会知道,族群关系不是你敞开心扉对所有人都笑容满面就会永远和谐的;傻子们也同样不会知道,族群关系不是目前的相安无事就等于以后的相安无事;傻子们也不会知道,族群关系的和谐,与你是不是一个和蔼善良以及是否接受过高等教育也往往无关。

大选完了,该上班的上班,该上香的上香。

不知是否这一炷巨香有点烧高了,现在整个新加坡都被熏的飘飘然。飘飘然,然后就胡思乱想了,不少人最近在谈起非华裔担当新加坡总理的可能性。在新加坡这个多民族的国家里,不同肤色人混杂居住,无论什么皮肤色的人当总理在理论上都是可能的,但不同肤色的人主导新加坡会给新加坡带来什么不同的影响呢?我们要谈谈。

群族就是群族

当我们在这个美丽富饶而略显脆弱的小岛之上生活久了,偶尔在入睡之前把整头垫高想想,还有多少人会觉得新加坡的安宁和谐,已经顺理成章了?还有多少人相信有了人民行动党,新加坡的安全就有了保证?或许新加坡的一些邻居会时不时的带来一些启示,马来西亚的红衫军或印尼的烟雾,很快就会把答案似是而非的送进你的耳朵。

我们还安全吗?这个问题在始终有着危机感的新加坡人脑海里挥之不去。

新加坡号称多元种族,和谐共处,人们在和谐的环境中幸福快乐的生活着。每一位到过新加坡的人都看到了这一美丽和谐的风景,但外人或许无意多问这种安全来之何易?

我目前工作的这间公司是个跨国公司,虽然只有50多人,但里面各种各样的人都有,人们一起工作和谐有序,有不少老员工一起工作了将近30了,但一到吃饭的时候,还是华人归华人,印度人归印度人……大家分得清清楚楚。台湾这么小的一个岛,还要分本省人外省人原住民。新加坡本来就是个移民国家,但人们还是觉得有精分的必要,谁是本土公民谁是新移民要搞搞清楚。马来西亚和印尼这些国家,巫裔华裔共同生存有百多年历史了,但仍然要面对排华的危险。

一些政治野心家们总是不失时机的炒作族群观念,从来都是非常有效的。为什么会有效?就是因为还有可供炒作的土壤,那里依旧埋藏着不安因素。如果不能把这种不安因素消灭在摇篮里,就只能日后厮杀在炼狱中。这种危险的游戏,而对于愚蠢者总是百试百灵,人类的愚蠢有时是很无奈的。

说这些的目的是什么?原因很简单,我们需要了解如今的安全和平的根本原因到底来自哪里?我们又要如何保护和坚持这种带给我们安全和平的根源?只有知道了这个并遵循了这个,长久的和平稳定才会真正的来临。

什么样的社会是稳定的社会?

单从人口结构上来分析,稳定安全的国家大体上有这么四种:第一,单一民族的国家,社会结构相对简单一些,这是一种最为稳定的社会结构,利于发展(如日本和德国等)。第二种就是一族独大和其余少数民族共存的社会(如新加坡)。第三种是大杂烩式的社会,(类似于美国,但美国还是可以说是白人为主导地位的国家。美国的白人就是一种各个不同白种民族的混杂新白人种,比较成熟的杂烩只是在美国白人之间)相对来说,这里不存在绝对优势的民族,非常多的民族大混居杂交,没有明显种族色彩的社会,这样的民族类似于一个新的单一民族。第四种就是各民族之间力量始终保持绝对平均分配的社会,但这只能在理论上成立,是不可能在现实生活中出现的状态。

这四种结构,都有一个相同之处就是实现了“种族和谐所需要的力量配比格局“。这个“种族和谐所需要的力量配比格局“是一个什么格局呢?

说的直接一点就是在一个多民族的社会中,一定要有一个主要民族,她必须在政治,文化,人口,经济等各方面都占有绝对的优势,通过这个主要民族建立社会大构架,让各民族在这个大构架之下,在共同的法律和社会制度下生活。这是社会稳定和繁荣的关键,但因为这种因素往往很难人为控制,大多数都是自然形成,所以我们看到符合这个“格局”的国家基本都是稳定和繁荣的,不符合这个“格局”的地区和国家大多是乱象丛生的。这里需要重点强调的就是这种和谐格局并不是指平均格局,相反是要有落差。因为绝对的平均不可能做到,所以力量的落差所形成的制衡能力才是稳定与和平的唯一途径。

这种格局在单一民族国家里是自然而然的,但在多民族国家里就有可能存在着竞争。这种竞争肯定是一个不安全因素,要消灭这种不安全因素就要把这种竞争弱化,弱化这种竞争就是大幅度的拉开主要民族和少数民族的力量差距。当然,“同化”是一个不错的选择,但如果明摆着无法同化的社会,那么控制或者保留这种民族差距则非常重要,这绝不是三年五年就可以做得到的,非要有百年远见不可,这是提前好几代人之前的考虑。

在一个多民族的社会中,一个大的民族在政治经济文化各方面占有绝对的统治地位,是一种社会稳定的保证。这里我们可以用中国来做个例子谈谈。中国有56个不同民族,但大汉民族毫无悬念的在各个方面占据了绝对的权力,这样就满足了“种族和谐所需要的力量配比格局”。这里生活的少数民族,他们和周围的接触是以个体与个体的比较,而不是以族群和族群进行比较。少数民族不但不会受到欺负,恰恰相反,少数民族可以得到很多汉人所得不到的好处。但这只是在内地,这里是汉人具有绝对力量的地区,而在一些边远地区我们则很明显的看到了”种族和谐所需要的力量配比格局”无法形成的现象。

比如在新疆和西藏这些地区,因为“种族和谐所需要的力量配比格局”没有充分形成,所以不断有问题发生,掌握政权的汉人不能够在人数和文化方面同样在当地占有绝对的优势,这就让这一地区的各种力量产生此起彼伏的不稳定结构。而汉人又不愿意将政权和经济力量转移给当地人,这样一来在形成“种族和谐所需要的力量配比格局”之前,各种斗争乱像就会长久不停的产生。

在任何地区和国家,少数民族无论在哪一方面占据或超越了主体民族的优势,都会形成社会不稳定的祸根。西藏按人口计算汉人和藏人谁是少数民族已经说不清了,但按照文化和祖源风俗无疑是藏人才是这里的主体民族,以目前的状况,这里可以形成冲突的因素太多了。无论是汉族还是藏族都无法在当地形成全方位的绝对优势,那么就是说,“种族和谐所需要的力量配比格局”仍然在惨痛的构建中。

如果要消除这个地区的不安全因素,办法只有两个,要么完成至少7成以上的汉化,要么放手让藏人从除了国家主权之外的一切权力交由藏人全面自治,类似于治理香港。那么汉人在西藏就要接受客人和少数民族的地位,在文化经济等各方面必须处于从属地位。这样西藏就不会有什么民族矛盾,藏汉冲突也就自然消失了。

但因为汉人比较发达,不会甘于寂寞,总是会在各个方面很容易就超越了相对落后的藏人,这就使得矛盾总是不断,这和马来西亚的华人在马来西亚的处境有着非常相似的地方。但令人遗憾的是,政治,人口,经济,文化,这四个方面任何一方面突破了“种族和谐所需要的力量配比格局”都可以成为一个多民族地区万劫不复的灾难的导火索。这需要控制,但怎么控制?这是一条漫长的道路,而且只有一条。

喧宾夺主的安全隐患

多元种族和谐共处的地方有不少,但有个前提,就是这种多元必须是大元配小元的情况才能成立,也就是必须要有一个主元其余为次元的状况才有可能建立起稳定的社会环境。而且这个主元不能仅仅是人多,还必须掌握着各个方面的主导权。如果大家都差不多那么永无宁日就是必然的。

这个说法似乎有点狭隘的民族主义了,但事实告诉我们,最和平的社会永远是单一民族的社会,而在多民族的社会中能够保持和平的方法就是少数民族不能宣宾夺主。

我们以马来西亚来举个例子吧,在这里华人只占了20多个百分点,马来人占了60多个百分点,其他的种族占了十多个百分点。那么显然马来人就是这里的主要民族,她应该在政治经济文化人口四方面都占有主导地位,这个国家才能稳定繁荣。但事实上,马来人在经济方面无法取得绝对优势,这就破坏了“种族和谐所需要的力量配比格局”,反而占人口只有20多个百分点的华人却占据了马来西亚的大部分经济份额,通过“种族和谐所需要的力量配比格局”来分析,华人的这部分经济份额会给社会的稳定带来负面因素。

华人为什么会比马来人有钱,这个问题我就不多说了,也不是我今天想谈的话题,我只是根据马来西亚的情况分析一个的稳定的社会需要的外部条件。就是少数民族不能抢了庄家的风头。那么如果庄家以主体地位占着大量的资源不能好好利用,没有以主体身份在所有四大方面占据主导地位,这也说明了这个社会本身还是有问题的,有重组社会结构的需要,但这种重组在大多数情况下是肯定不是一件令人愉快的事。

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犹太人为何被杀来杀去,也是因为这一小撮人却占据了一大堆的钱,而这一小撮人既没有政治优势也没有文化优势,更不用说人口优势,那么这就严重破坏了“种族和谐所需要的力量配比格局”。悲剧就不可避免的发生了。德国社会的重组就曾经以屠杀几百万的犹太人来实现。

新加坡的所谓成功之道

所谓新加坡的成功因素被人们广泛探讨,从政治到文化、从人才引进到地理位置、从国际关系到经济形式……等等这一切其实都是次要的。往往最关键的原因也是最基本的原因,和最容易被忽视的原因。

其实,新加坡的成功基础是建立在华人人口超过7成这样一个简单而重要的基础之上的。而不是什么行动党伟大,也不是什么李光耀英明,更不是什么这里好山好水好风光。这确实是一个很多人不愿承认的事实。

换句话说,如果马来西亚有了7成以上的华人,马来西亚就是现在的新加坡。印度尼西亚如果有了7成的华人,也会成为另一个新加坡。当然,这是不太可能的事情,只是新加坡很偶然地可能了,因而才发展了起来。

台湾香港等地都是一些大致可以参考的例子,华人人口占了9成以上的中国就更加可以说明问题了,现在离世界头号强国只有一步之遥。

可不可以这样说,在华人人口超过7成之后,李光耀就自然产生了,也就是说有了产生李光耀这样民族英雄的土壤。实事求是的分析下来,李光耀就是一个华人世界的民族英雄,尽管他总是喜欢把自己塑造成一个为不同民族的共同利益而奋斗的领路人,显然这是因为更加符合政治正确的需要。但如果长远的以后,这里的领头人继续这样的认为,或者沿着这种认为继续如此认为,这是非常不明智的。

百多年来,在世界各地,有华人的地方就有繁荣的商业,有些人目不识丁有些人举目无亲,他们带着最简单的工具拖儿带女,踉踉跄跄的来了。他们从最低级最辛苦的事情做起,他们似乎可以放弃一切,却从不放弃追求财富的梦想。他们建立起唐人街,让平凡的生活一天比一天更美好。而新加坡不过是东南亚的一条巨型唐人街。

所以我们看到新加坡之所以和平繁荣发达,其根本原因就是华人全面主导社会这样的一个格局,也就是说新加坡符合了“种族和谐所需要的力量配比格局”。离开了这样的一个格局,就算十个李光耀也是无能为力。那么新加坡的这种格局能否长久保持,我们不得不问问。因为人口的控制种族配比这些都是不可控的,或者说是不可直接控制的,而且没有那个种族不愿意自己的族群得到壮大,即便只有零零星星的红毛人也会喜欢看到自己的族群在周围多起来。阅读全文»

你会不会捐助余澎杉?

leave a comment »

陈莉珍    2015-4-18
http://opinions.sinchew.com.my/node/36204

Amos Yee

余澎杉

如果一个小朋友走到你的面前对着你爆粗,然后在数落你祖宗十八代,你会怎么应对?或许,一开始你会错愕到完全无言以对,或许,会快速反应地问,他到底有甚么问题?再坏一些,你不止还口,甚至还会动手教训这小子。但你会为此报警抓人吗?当然,如果他对你出言恐吓,那又另当别论,如果他只是在你的面前发了一场你觉得莫名其妙的脾气,你会不会一笑置之?

小朋友对你的不敬动作,或是你如何反应,其实完全取决于个人的修为。

新加坡少年余澎杉因为对建国总理李光耀出言不逊,以及诋毁基督而被提控上庭,近日因为在网上向民众筹措诉讼经费,负责管理脸书的同事问:“你会不会捐助他?”让网民议论纷纷。

不少人不但不给予援手,甚至认为少年活该,咎由自取,应该被教训才会学乖。

到底少年错在哪里?因为他诋毁了很多人信奉为主的基督,或许是很多人在心里推崇的领袖?但你要知道,你觉得伟大到不行的领袖,或许对一些人而言是一个暴君,或是你笃信的真主,一些人都有不同的看法。这些都是极度主观,很个人的看法,在公共与个人领域之间,是处于个人领域的事情。

正如文章一开始的举出的例子,对一些人而言,余姓少年可能是“无的放矢”,但你也不能排除有一些人会认为他言之有物,但如何应对他的言论,却看出了一个政府、一个社会的修为。 阅读更多 »

Written by xinguozhi

四月 18, 2015 at 1:19 下午

李光耀双语弄虚作假祸国殃民

with one comment

新加坡文献馆    2014-9-20
http://www.sginsight.com/xjp/index.php?id=12803

新加坡有四大种族,但是,却没有四大文化。英文是共同语言政策下,民族母语,有名无实,在现实生活中沦为可有可无的陪衬品。其结果是,造就了当下的一个单一语文新加坡社会;一个不伦不类的,东方社会讲西方语言的失常社会。

2011年李光耀在《新加坡双语之路》新书发布会说,“新加坡是个多元种族社会,如果大家都使用英语,无论华族、马来族、印度族和其他族群,任何一方都不会在语言上占任何优势或处于劣势。”大家都使用英语是新加坡制定语文教育政策的指导思想,也是李光耀用来强调与维护英文至尊的政治说辞。

任何一方都不会在语言上占任何优势或处于劣势的说法,是通过强调没有人会因为使用英语而吃亏,来表示英语至尊的公平合理。从表面上来看,此说似乎是合情合理。事实上,这只是李光耀编织的一个完全虚假的公平与合理现象。

这一个政策思维是否公平与合理,取决于一个必需的先决条件,那就是,华族、马来族、印度族和其他族群的母语都不是英语,也就是说,在语言的学习上,全体国人都是处在同一个起跑点,一同学习一个陌生的外来语。

众所周知,在新加坡的现实社会中,这一个必需的先决条件是不存在的。

新加坡的欧亚族群和像李光耀这类的皇家华人,要不是先天性的以英语为母语,就是英语早就已经是日常生活上的使用语言。这群人在语言上明显占了优势,因为他们无需学习另一种崭新的原本并不熟悉的语言。

相反的,不使用英语的华族、马来族、印度族和其他族群,就必然在语言上处于劣势。他们不仅被迫放弃自己原本使用的民族语言,还得重新学习一个陌生的外来语。

当李光耀把政策理论落实到政策的执行时,不同社群在语文问题上的不同优劣处境,立即显现无遗。李光耀这类已经使用英语的社群,在语文政策上占尽了先天上的便宜,而其他使用民族语言的社群,就自然而然的被逼处于极端的劣势;不仅仅丢失了自己的民族文化,还得在文化上别无选择的认贼作父。阅读全文»

我国当下文化生态纵横谈

with 2 comments

谢声远(怡和世纪编务统筹)    2014-6-23
怡和世纪 2014年6-9月号 总第23期

访谈录: 陆锦坤(企业经营者,怡和世纪编辑顾问
林少芬(广告公司创意总监及执行长
彭文淳(广告导演,无界限讲座创办人
访者: 王如明,谢声远


在外头用过午餐,东道主锦坤开车送如明和我。少芬和文淳的车子,在女主人陪伴下,先到达偌大的宅第。高耸的门柱,宽敞的停车场,气派的客厅,绿树掩映的泳池。置身其中,让人有一种心旷神怡之感。我们穿过中央餐室,来到后厅左角的沙发边。访谈尚未开始,女主人盛情地递上饮料。我预感到,大餐之后,即将开始另一场盛宴——期待已久的文化盛宴!

关于宏观微观的思考

28-32.-001

彭文淳(左)和林少芬(右)

锦坤:文化总要有一种功能,对人类、对文明社会的生存和发展能发挥其作用,这种优良的文化才有意义,才值得学习和追求。劣质文化如华族长期存在的帝王思想、不民主和应声虫风气,应加以改革或摈弃。我是从宏观角度看文化问题,必要时也会跨界抒发己见。

少芬:我是从我认识与观察到的新加坡角度来看。我们建国不过短短近50年,新加坡完美的硬体建设与卓越的经济表现,是有目共睹的。但有一事值得深思,就是我们是否已有足够的信心,认定当下该是深层发展新加坡软文化的时候了!许多外国人或较关心新加坡文化发展的国人都会觉得,这个城市似乎缺少那么一点文化深度和素养。我想,建国以来吃饭居住等民生问题如今已获得解决,我们又是亚洲4小龙中的佼佼者,理应松手注重文化这一块了。社会只有仰仗文化和创意思维的永续发展与传承,才能走得更远更久。新加坡的大方向是政府主导的,很多时候是政府说了,企业界才敢放胆去做,一般企业都缺乏自觉性和胆识去做文化传承的领导工作。如果政府不做,很少人会自发自觉或出钱出力来推动文创活动。

关于大唐盛世的思考

锦坤:你们刚才谈的是软文化,心理文化。新加坡会让人产生无力感,那是政治文化的范畴。我们曾经出现过强势的政治人物和强势政府。出于形势的需要,政府采取比较强硬的手段,造成人与人、人与社会之间很强的自我约束力。简单地说,这样的社会比较缺乏自由,或者说言论不自由。在这种政治文化下,沉默是金。如果继续保留此种政治文化,对国家是不利的。我们知道,创新的泉源是交流,而交流就在于大家能自由地发表意见,取得交流的成果。这样做的前提是须有民主精神,那就叫做同理心。对资本主义生产和发展素有研究的著名哲学家韦伯(Max Weber)曾说过:一个成功的企业,必须隐藏着精神的力量,而这力量的背景须与企业的社会文化密切联系,这样企业才能走向成功。这种能发挥功能的文化,就是我们要的文化。从宏观角度看,正确的文化,必定给人们带来热诚、理想,让每个人都拥有一个愿景,整个社会绝不会有精神或物质上的匮乏。文化靠传播,一份杂志、一本书、一个演讲,都是传播一个好的观念、消除种种约束、提升素质的途径。当前的问题还是社会主流文化缺乏开放的空间,人民在接触知识、概念方面受到局限。我们希望怡和轩走出去,接触年轻朋友,让他们了解怡和轩如何转型,如何传播先贤文化。要把文化功能带动起来,这需要不同团体和个人群策群力,一起来做。 阅读更多 »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