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国志

有关新加坡政治、社会、文化的报道、分析与评论

Posts Tagged ‘多元种族

无需理由

with one comment

殷素素    2017-9-24

邻国隆市禁啤酒节,市长给出的理由有三:下雨、敏感和无需理由。最后一项有点玄:“无需”理由竟也是“理由”之一。

市长的谈话显得够气势恢宏之外,还不失温馨,应该是所有威权主义者的楷模。内里的潜台词意思浅浅:本主知道什么是对你们好,凡存在必合理啊!后生小子,说给你听,你又不懂,带你去又嫌路途太远,哎,你们就不要撩是斗非了。

本地早报二丑们对于马来总统哈莉玛的缓颊也是循着这个套路,很符合“无需理由”的解说。如果根据结果来判断,难道选出一个女人当总统不好吗?(否则你就是男性大沙猪)其二、选出一个马来族来当总统不好么?(否则你就是种族主义者)。

问题是,作为一名执政者,难道不是他的责任举办一场符合公正、公平的选举吗?而不是随意塞进私货,提高己方的胜算,甚至以没人可以投票告终。民主选举或许由于选区众多而偶尔有“不劳而获”现象的出现,但那应该是或然率的结果,而不是操弄的结果。有一句法律格言是这样说的:“正义不仅应得到实现,而且要以人们看得见的方式加以实现”(Justice must not only be done, but must be seen to be done)。

老吴(老番癫吴俊刚,下同)说:“有对手的选举自然可以堵住这些人的嘴巴,但是,也不等于就不会有争议,很可能争议更多。看看美国的总统选举就知道了。上届总统选举,也给我们留下诸多的苦涩。选举总是充满变数的。”——没错,可能争议更多,但已不是执政者的责任。为什么高高在上的执政者总是在他们的语境中消失,从不敢怀疑?

韩咏梅的这个大哉问,最好拿去问李显龙:“当我们碰到一个真正好的少数种族候选人,而且这个人一生从事公共服务,过去18年在政坛上的表现也有目共睹,为何我们还不能相信社会其实已经有足够的冷静和理性,做出符合整体利益的选择?我们还需要多少时间,还需要什么样的条件,才能相信新加坡人能够集体做出公平与理性的决定?” 阅读更多 »

Advertisements

民族总统撼动新加坡国家根基

with 2 comments

新加坡文献馆       2017-7-22
http://www.sginsight.com/xjp/index.php?id=18981

总的来看,马来总统是为了继续当权者的政治利益,除了让既得利益集团获得巨大金钱好处,尤其是总统在任期间的千万元金钱收入,社会上的普罗大众,必将为即将到来的社会败坏付出不菲的社会代价。

李显龙为了确保政权完整性而力推执行2017年马来总统选举,是饮鸩止渴的不明智政治决策,势必让整体新加坡人民付出惨重的社会代价。首先,民族总统颠覆新加坡国家信约。其次,司法制度政治化,挑战新加坡司法独立的民主根本。其三,高薪养奴政策加剧制度僵化,让社会成本变本加厉。

一、民族总统颠覆新加坡国家信约。

新加坡国家信约:我们是新加坡公民,誓愿不分种族、言语、宗教,团结一致,建设公正平等的民主社会,并为实现国家之幸福、繁荣与进步,共同努力。

国家信约的根本宗旨,是要通过不分种族、言语、宗教,来团结一个缺乏共同历史人文记忆的移民社会,共同构建一个整体的,一个国民、一个新加坡,之国民意识。在此处,构建社会凝聚力是新加坡国家信约的核心价值观:一个新加坡人的新加坡。

彼此不分种族的真实意义,正是在于排除以各别种族价值观,作为判断是非黑白的人文标准。

在一个不分种族、言语、宗教,的共同意识下,社会不再有牺牲少数服从多数,或者说,牺牲多数服从少数的社会政治现象。这是构建一个同舟共济,和睦共处,四海之内皆兄弟;一个理想的,新加坡多元种族文明社会。

一个民族不分彼此的社会,是一个包容性,而不是排他性的社会。因此,硬性规定何族可以,何族不可以成为总统候选人,是实质性的在分裂一个种族不分彼此的社会架构。

从这一个基本的建国准绳来看,新加坡宪法规定的国家总统作为共和国象征,必须跨越政党,超越种族。因此,新加坡总统是一个新加坡共和国全体人民,不分种族、言语、宗教的总统。明显的,新加坡总统绝对不是个别马来,印度,华人,欧亚种族的总统。事实既然如此,又何必要求有不同的马来人总统,印度人总统,华人总统,欧亚人总统,来分别代表各个民族意识?这不仅仅是画蛇添足,更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破坏了民族和睦共处的社会根本。阅读全文»

立法马来总统的政治代价得不偿失

leave a comment »

新加坡文献馆      2017-7-15
http://www.sginsight.com/xjp/index.php?id=18942

虽然民选总统还未举行,但是,结果会是如何,大多数的老百姓皆已心中有数。立法马来总统的政治代价得不偿失,一个丢失了诚信的政府,要如何带领新加坡国民从风云莫测的恶劣国际格局中,走出一条活路?

李显龙祸不单行,正是屋漏偏逢连夜雨,船迟又遇打头风的最佳写照。被李玮玲指责动用国家机器的纠纷还未完全落幕,这边厢又上演,陈清木挑战启动保留总统选举机制的合法性。

一般老百姓原本对国家机器是什么一个政治概念,没有多大的认识,却因为李光耀旧居的争议,而明了法律是干预私有产权的政府行政工具。如今,社会大众再度见识到,政府可以单方面的,通过修宪而随时,任意和合法的,改变游戏规则。

更严重的是,高庭裁定,国会的选择是政策决定,而这政策决定是在法庭司法范围之外。也就是说,政府制定的游戏规则是政策决定,所以改变游戏规则的行政是否合法,是不在法庭审讯的权力之内。白话文是说,法庭无权审讯政府的政策决定。

对那些相信新加坡是三权分立之民主政体的懵懂国民而言,这一个新的司法认知是不是当头一棒?政府行政决定不受司法审核的真相,在根本上,颠覆了新加坡依法执法的美丽传说。

李光耀旧居的纠纷,盘根错节,不容易清楚理解其中的来龙去脉。相比之下,审讯保留总统选举机制合法性的司法过程,清晰明白,可以从中一览人民行动党,如何动用国家机器来改变游戏规则的真实个案。

2016年1月, 陈庆炎在总统国会施政方针提及,对现有政治制度进行检讨。

2016年2月10日,李显龙针对2017年总统选举,委任九人宪法委员会,从制定民选总统资格标准、总统顾问理事会职权,以及确保少数种族有机会定期获选为总统这三方面做出调整。

2016年3月10日,陈清木宣布有意参加2017总统选举。在记者会回答问题时指出:总统是无关政治的 (apolitical)。如果总统是政治性的,或者你想将总统职位政治化,那我们可就有麻烦了。作为总统,我必须尝试确保新加坡现有的所有政党,有一天能看到他们坐在一起,不玩政治拉拢,大家一起吃顿饭,轻松简单地交谈。在我的选举团队中,不去看是什么政党。我们都是一家人,我们都是一个新加坡。阅读全文»

陈清木:对高庭驳回宪法挑战感到失望 将宣布是否提出上诉

leave a comment »

新传媒8频道新闻       2017-7-7
http://www.channel8news.sg/news8/singapore/20170707-sg-tan-cheng-bok/3761956.html

陈清木指自己所提出的宪法挑战并不关乎种族,而是为了解决程序上的问题、以及维护宪法。他表示,“副总检察长将我称为‘自私’和‘不尊重多元种族代表的原则’,是极为煽动性的言论,已涉及危险的种族政治。”

陈清木医生(照片: TODAY)

前总统候选人陈清木表示,对于高庭驳回他针对下一届民选总统选举的保留机制的宪法挑战,感到失望。他表示,稍后将宣布是否提出上诉。

陈清木今晚发布Facebook贴文,驳斥副总检察长哈里古玛(Hri Kumar Nair)在法庭文件里的指控。哈里古玛在法庭文件中表示,陈清木的动机“完全为了个人利益”,并不尊重国会所要维护的“多元种族代表”的原则。

陈清木对此作出反驳,指自己所提出的宪法挑战并不关乎种族,而是为了解决程序上的问题、以及维护宪法。他表示,“副总检察长将我称为‘自私’和‘不尊重多元种族代表的原则’,是极为煽动性的言论,已涉及危险的种族政治。”

陈清木说,副总检察长哈里古玛作为公务员和前人民行动党议员,不应该作出这样的言论。

陈清木也表示,“在我的政治生涯中,我提倡多元种族的理念,并会继续这么做。我非常幸运的,曾照顾一个马来族群占27%的选区,我们合作愉快,而且我也以高票当选,当中包括2001年选举中的88%支持票。我非常感激,同马来族选民和基层领袖有良好的合作关系—当中一些人如今每逢华人农历新年,还是会到我家拜访。”

陈清木表示,将在周末之后,宣布是否提出上诉。

《8频道新闻》今天报道,高庭今天裁决,驳回陈清木针对下一届民选总统选举的保留机制的宪法挑战。这也意味,下届总统选举将保留给马来族国人参选,除非陈清木提出上诉。

陈清木提出的司法挑战质疑政府以第一任民选总统是从黄金辉算起的做法,以致下届总统选举必须启动保留选举机制。下届总统选举将在9月举行。

相关链接:

Written by xinguozhi

七月 8, 2017 at 2:47 下午

厘清新加坡总统历史与相关史实

leave a comment »

新加坡文献馆      2017-5-13
http://www.sginsight.com/xjp/index.php?id=18555

史实说明,少数族群的马来人,欧亚裔,印度人都已经远远超越人口比例与期限的出任了国家首长的神圣任务。所以说,李显龙要求的:“每个公民——华族、马来族、印度族或其他族群,都应该知道属于自身族群的人可成为总统,而且不时确实当上总统。”早已经是一个既成事实的历史事迹。

官方媒体2016年11月9日报导:

下届总统选举必须在明年8月之前举行。李显龙总理昨天参加法案二读辩论时说,政府听取总检察署的意见,决定启动“保留选举”机制的日期,应从首位行使民选总统权力的黄金辉任期算起。换言之,我国的民选总统制度已进入第五任,而过去30年都没有马来族当选总统,那下届选举就应保留给这个族群的候选人。……

为保障少数族群每隔一段时间就能当选总统,政府今年9月接受了宪法委员会的建议,决定如果连续五届总统选举,即30年内没有某个种族代表当选总统,第六届选举应只保留给该族群候选人竞选。……

李总理认为,“作为多元种族国家的象征,如果总统人选总是来自同一个族群,那他不仅不再是国家具公信力的象征,国家多元种族的本质也会受质疑。每个公民——华族、马来族、印度族或其他族群,都应该知道属于自身族群的人可成为总统,而且不时确实当上总统。”

官方媒体2017年5月9日报导:

前议员、上届总统选举以微差落败的陈清木医生召开记者会,针对来届总统选举将启动保留选举机制表示质疑。由于认为该课题重要性关乎全国,他决定向英国女皇律师彭力克 (David Pannick) 寻求法律意见。“彭力克不同意总检察长的建议,并指出那是不符合宪法的。在收到他的答复后,我不能默不作声,必须让法院决定到底是彭力克的法律意见,还是总检察长的法律意见才是正确的。”阅读全文»

从质疑到想念──新加坡的种族融合与多元文化

leave a comment »

Elsa Ho    2017-1-24
https://crossing.cw.com.tw/blogTopic.action?id=722&nid=7524

图片

由于历史的关系(新加坡建国起于华人与马来人的政治歧见),新加坡对于团结国内几个主要种族可说是不遗余力。待过新加坡的人应该不难发现,“不同种族和谐共处”的标语时时可见,含有种族歧视的言论是大忌。

在2015年新加坡欢庆建国50周年的大会上,“One people, one nation, one Singapore”是主题曲之一,同时播出了一段影片,片中的受访者都是在双文化家庭下长大的人(例如爸爸是印度人,妈妈是华人),他们诉说着这个国家对不同文化的包容。

种族多元是新加坡与生俱来的特色。图/Tang Yan Song@Shutterstock

当我还住在新加坡时,常觉得这只是政府的宣传手法,占70%以上的华人仍是主导的族群,和乐融融的表象下藏着感受得到,却听不到的歧视。

直到我搬到美国。

美国在意各种族间的平等,但较少见到像新加坡政府大力宣传“One people, one nation”这样的状况。事实上,美国虽号称“大熔炉”,每个种族实则如“沙拉碗”各自过活。美国的文化、习惯与日常生活中,看不太出来是种族融合下的产物。

不少台湾朋友提过在美国的生活有种平行世界的感觉──平常上班在“美国(白人)”的世界,下班后则和同乡的朋友讲中文,看台湾的综艺节目,做以前在台湾会做的事,仿佛并非身在异乡。 阅读更多 »

Written by xinguozhi

二月 11, 2017 at 7:11 下午

【书评】比较霸权:战后新加坡及香港的华文学校政治

leave a comment »

沈旭晖    2016-9-18
http://www.hk01.com/01博評-政經社/43415/-書評-比較霸權-戰後新加坡及香港的華文

在新加坡的建国故事之中,发展本土意识是重要基础、不能抹煞的一环。今天香港的论者,只看到新加坡的成功,却有意无意忽略其成功故事的起始点……

新加坡与香港值得比较,是因为两地都曾是以华人为主的英国殖民地。

台湾学者黄庭康的作品《比较霸权:战后新加坡及香港的华文学校政治》,是一部社会历史研究著作,探讨了二战前后新港两地族群结构以及本土政治环境有何差异,从而解释双城华文教育发展轨迹乃至与中国的关系为何及有何不同。所以比较新港,是因为两地都曾是以华人为主的英国殖民地。

介绍这本书有两个原因:

第一,香港舆论喜欢比较新加坡与香港,但往往忽略双城历史发展轨迹的差异,及其对当下乃至未来的影响,这显得香港流行的新港比较相当单薄与粗糙;

第二,现在流行的政治说法,是“我们都是血浓于水的中国人”。但新加坡华人却不难发现自己与中国大陆人之间的距离。新加坡建国前后,受何种外围形势影响、塑造了何种身分认同的过程,能令我们对自身身分有更多省察、明白身分建构并非只限于血缘种族。

英殖政府眼中的新、港两地华校问题

19世纪中后期,清政府了解到寻求海外华人支持之必要,于是在各国建立领事馆与支援中国文化教育,以满足清政府利益。1912年满清被推翻后,新成立的中国政府继承清政府的海外华人政策,继续在国际间进行联系海外华人的活动。

清政府与国民政府都奉行血缘原则,意思是只要父或母其中任何一方为中国人,就会被视为中国公民。这政策令不少新加坡的华人同时拥有中国人与在地身分,这些以中国为中心的新加坡华人亦积极推动当地的华文教育;而香港则因为本身的地理位置、且华人人口较多,其华文教育步伐较贴近中国。自1912年起,中国广东省政府的教育部门要求香港华校向国民政府注册,同时使用与中国大陆相同的教材。入读香港注册华校的学生,亦可免试入读中国学校。

新港两地华校受中国教育制度影响,令殖民政府忧虑,中国民族主义和反帝国、反殖民思想会否因而藉此输出,故此新港殖民地政府都希望加强控制华校,以维持殖民地稳定。 阅读更多 »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