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国志

有关新加坡政治、社会、文化的报道、分析与评论

Posts Tagged ‘大选

新加坡公民集会不满退休政策 3人被判罪

leave a comment »

自由亚洲电台粤语部/海蓝      2016-6-28
http://www.rfa.org/cantonese/news/singapore-verdict-06282016072907.html/?encoding=simplified

新加坡90后博客韩慧慧,与两名参与“还我公积金”集会的公民,被指控公共滋扰罪等,在未有律师愿意接案件的情况下,3人周一(27日)被法院判罪成,韩慧慧被罚款逾3千元,将没法参加下届国会选举,她与另一人提出上诉。

新加坡90后博客韩慧慧,与两名参与”还我公积金”集会的公民,被指控公共滋扰罪等,在未有律师愿意接案件的情况下,3人周一(27日)被法院判罪成。(韩慧慧Facebook/拍摄日期不详)

新加坡初级法院周一向24岁的韩慧慧作出宣判,她被指2014年9月27日在芳林公园举行的”还我们公积金”集会滋扰基督教青年会活动,并且非法集会罪成,被罚款3100元坡币,不用履行坐牢5星期。另两名参加者56岁的刘慧洙及61岁的高友榜,被控滋扰罪成,同被罚款450坡币。

韩慧慧向本台表示,她是第一次因为集会被控告及判罚款,按照新加坡法例,罚款超过2千元,将没法参加国会大选,因此她要提出上诉,希望罚款少于2千元,不想被剥夺参政权利。她被控两项罪名,因为当局视她为主办人,指参加者看了她的脸书及博客才出席,集会期间,她是主要的演讲者。她又指,7天的庭审都没有律师,因为代表律师被取消执照,没有律师敢接此案,上诉将不会聘请律师。

韩慧慧说:“现在我们想上诉,我刚刚今天申请了上诉,至少罚款不可以超过两千。可以这样说,因为我有说过要参加大选,所以他们罚款超过两千,就是因为我是主办人,所以我的罪名更重。”

她指出,2013年新加坡政府控告她诽谤,因为她质疑教育政策,自始之后,她发现政府政策有问题,每月在芳林公园举办集会讨论各项议题。2014年9月27日当天讨论退休政策﹐集会约6千人,期间一基督教团体在公园进行活动,并邀请劳动部长出席,韩慧慧认为,可能因为集会讨论退休政策,触怒官员,其后约30人被警方问话,6人被告上法庭。 阅读更多 »

武吉巴督补选

with one comment

从夜暮到黎明       2016-5-13
https://navalants.blogspot.sg/2016/05/bukit-batok-by-election.html

阿穆高票当选

2016年5月7日,自称阿穆的人民行动党候选人穆仁理 (Murali Pillai) 赢得武吉巴督补选,进入国会。穆仁理的得票比率61:39,跟2011年全国大选的整体成绩相似。

穆仁理是一名印度籍律师,在政治上被定义为“少数民族”。他去年被外调到阿裕尼集选区,几乎将工人党A队拉下马。

民主党秘书长徐顺全改变激进斗士的做法,以儒雅姿态出征。虽然在选票上落败了,但徐顺全认为民主党的竞选手法干净利落,已经赢得选民的尊敬与喝彩。

徐顺全,穆仁理。图片来源:Straits Times

1991年是民主党最光辉的时期,有三人成为国会的代议士(詹时中,林孝谆,蒋才正),徐顺全从詹时中手中接过领导职位后,民主党就从此跟国会告别。当下看武吉巴督补选,徐顺全似乎志不在眼前,而是延续八个月前的大选策略,继续重新树立党与个人形象,着眼于来届。

进一步议论武吉巴督补选前,不妨先回顾一下这30年来的选举结果。

1984年的分水岭

1984年12月的新加坡全国大选被当时的媒体称为分水岭。

大选前的国庆日群众大会上,时任总理李光耀在国家剧场发表优生学论,认为大专毕业的女性不只应该考虑下嫁,更应该多生育,这样我们才会有聪明的下一代。他甚至略带调侃地宣扬一夫多妻制的优越性,因为这样一来,大专教育的女生就不怕找不到好的精子来孕育后代。

优生学论引起极度反弹,连表面上受益最大的大专女生都觉得被侮辱。人民行动党的选票陷入低潮,从独立以来一面倒的姿态滑落至65%,此后65:35的比例被视为常态。

政府继1984年推出非选区议员制之后,紧接着1988年推出集选区制度。涵盖友诺士、勿洛蓄水池和淡滨尼的友诺士集选区 (Eunos GRC) 在萧添寿、李绍祖等人组成的工人党A队的强攻下,人民行动党临阵换帅,改由郑永顺领军出征,以50.9%的得票率险胜。

记得当时在我家楼下的东景中学开票,凌晨3时许这里依旧是个不夜城,草场马路都挤满了等候开票的人潮,叫嚣声响彻云霄,镇暴队的数辆红车在一旁紧张戒备。人潮直到5时左右才陆续散去。阅读全文»

李光耀女儿公开挑战哥哥搞“王朝政治”,新加坡变动开启?

leave a comment »

冰川观察     2016-4-25
http://blog.sina.com.cn/s/blog_15f20fe440102wbaw.html

李光耀去世之后,新加坡威权政治转型的命运也同样不可避免,李显龙面前并没有太多的选择。在众多新加坡人眼中,李光耀似“严父”,而李显龙则似“兄长”。李显龙 已经不可能像他父亲那样,为新加坡威权政治或者新加坡模式提供足够的个人权威支持,而缺乏了政治领袖权威背书,威权政治很难继续走下去。

在李光耀逝世一年之后,新加坡内部传来“墙裂”的声音。

这次向新加坡总理李显龙、新加坡执政党人民行动党发难的不是别人,正是李光耀的女儿李玮玲,李显龙的妹妹。

新加坡威权大不如前

上个月,李玮玲因为不满新加坡大张旗鼓纪念李光耀逝世一周年,以及和《海峡时报》对其文章的封杀,而在脸书着文,指责李显龙在纪念李光耀一事上,毫无顾虑地滥用权力,并称“如果掌权者建立王朝,身为李光耀的女儿,我不会允许他的名誉因为他儿子不光彩的行为而被践踏。”

李玮玲的言辞非常激烈,或许是近些年来,新加坡人对当局发出的最猛烈的批评。

Lee Wei Ling

李玮玲

李玮玲发帖数小时后,李显龙也通过脸谱发文进行反驳。李显龙称“非常伤心”,并指有关指控“完全失实”。李显龙说,“因此说我是要建立王朝,这是不合理的指控。唯才是用是我们社会坚持的根本价值观,我、人民行动党(执政党)或新加坡人民都不会容许任何人这么做。”

李显龙兄妹之争很快就过去了,此事却留下了多处值得耐人寻味的信息。

A: “李玮玲发文批评”行动本身就带有足够象征意义,表明新加坡新一代威权政治继承人的个人权威已经大不如前。

威权政治首先建立在执政者的个人权威之上,任何对其本人的公开批评与攻击,都是对其权威的降格打击。在既往的威权国家,或者威权人物统治的时代,很少看到来自执政集团内部乃至外部的批评声音。即便有这样的批评声音,也会被予以严厉打压。

李光耀当年就是通过所谓的法律手段,以诽谤等罪名令批评他的反对党领导人家庭财务破产、流亡海外。在李光耀时代,批评李光耀是不可想象的事情,如此严厉地批评李显龙,也同样是不可想象的事情。

李光耀去世之后,李显龙个人权威的根基不可避免出现松动。由于批评者是自己的胞妹,李显龙更是毫无办法,只能承受个人权威被削弱这一事实。尽管,很多新加坡人并不认可李玮玲的观点,但是,这并不否认李玮玲批评的价值。

B:李显龙兄妹内讧表明,事关新加坡未来模式选择问题上,已经出现价值分歧。

在李显龙的表态中,精英治国的理念无疑将继续坚持,而且也会毫不动摇。但是,未来新加坡是否应该给予人民更多自由,则没有被提及。李玮玲的批评直接靶标是避免出现“王朝政治”,意在防止新加坡向更加危险的集权道路上滑坡,但其对李显龙的批评又恰恰触及了新加坡政治中最敏感的部分——威权政治下的自由困境。李玮玲的批评在行动层面对新加坡内部政治与言论自由的突破,远远高于其所说的内容。李玮玲站出来说了,比李玮玲说了什么更加重要。

事后,4月2日,李玮玲又发帖表示,很多人说李光耀禁止言论自由,但事实并非如大众理解的那样。她的父亲的观点是:“你错了。如果你的叙述是准确的,很好;如果你是诽谤,我将必须在法庭上捍卫我的名誉。”李玮玲说,父亲从不担心对他的事实评论。

李光耀治下新加坡人民的自由权利究竟怎样,就不用多说了。问题不在于,过去李光耀是否反对言论自由,而是李玮玲重新诠释了李光耀对待言论自由的立场。“托古改制”是很常见的政治手腕,李玮玲的意图非常明显,这不仅仅是为了自辩,就是要言论自由,表达政治诉求。

李显龙兄妹内讧事件,实质触及了新加坡威权体系的核心以及未来选择,并且表现出了李光耀政治家族内部价值立场的分歧。 阅读更多 »

“穆仁理”到底有没有人理?

leave a comment »

文化长狼      2016-3-30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e3f9e960102wciv.html

而现在我似乎终于明白了。穆仁理只是一个试验品,这只本身并不重要的白老鼠得出的实验结果才是意义重大。所以这场武吉巴督补选也可以说是一个“非华裔总理的官方测试版”。而由此PAP内部的分歧便不知不觉的露出了蛛丝马迹。

看来是大赢之后太过激动了,一时忘记了民主体制的凶险,以为可以得天下享天下,武吉巴督老大王金发为情所乱,搞得一朝崩盘。这么一来害得该选区民众又要补选,这简直就是扰民嘛!

不过,有一个人却在暗暗叫好心理乐开了花,对他来说这简直就是天赐良机。这个人就是民主党的掌舵人徐顺全博士。他在去年911大选失利之后没想到幸福这么快就来敲门了。因为在这个阶段,本地各类社会事件不断发生,不仅地铁故障依旧接二连三,就连人命关天的大事也连续不断。政府被批管理不力,民怨四起。面对如此局面,反对党只能干叫,正愁没有机会给执政党来点干货呢!而此时的王金发东窗事发,小雨来得正是时候,犹如送财童子般的把这个机会给反对党送来了。

由于在刚过去不久的大选中在野党的普遍惨败,让他们难得形成了统一认识,要集中火力争取最大的机会,所以在徐博士率先吹响战斗号角之后,其余各门派纷纷主动退避,腾出战场让斗志昂扬的徐顺全杀个痛快。

反对党这边搞定了,叫阵之声响彻云霄。而执政党这边却迟迟不见有人应战。因为面对徐顺全这样的对手谁也不愿意轻易应战。徐顺全的实力如何,那可是赫赫有名的“打不死的蟑螂”,进法庭入监狱跟逛菜场似的,这么多年的坎坷磨难丝毫没有动摇他为政治献身的坚强意志,从徐顺全的政治履历上可以清晰的反映出新加坡民主进程的道道伤痕。而且徐顺全的实力估价在民间也显然不低。虽然到目前为止这种实力还只是个传说,但这已经足够让对手颤抖,那些习惯了以优势兵力打土匪的行动党的人才们遇到徐顺全一定是能避则避,大家都明白和这样的对手去拼显然不划算,况且杨荣文的前车之鉴还在眼前晃悠呢。

那么到底谁能够而且愿意为党为武吉巴督挑起这副重担力擒徐顺全呢?行动党三番五次表示将派出高手参战可就是说不出是谁。只听雷声响不见滴雨落。人们都在想谁?谁?谁?

在三番六次之后,终于有一位印度人出现在报纸上,他把脑袋左右一摇,笑嘻嘻的说:“俺来了”,印度候选人的出现有点出乎意料。眼尖的网友还是立刻发现这位印度大兄的优点,就是头发还蛮多的,这也算是一种改变之前王金发因为“无发而无天”不良形象的努力吧?然而,这位印度大兄是谁?什么来头?却没有几个人知道。

所以,当我在刚一听到PAP推出的是位知名度很低的印度裔候选人时,我就有一种奇怪的感觉,莫非说PAP这是要主动放弃武吉巴督吗?

很明显,武吉巴督是华人密集地区,让一位印度裔来竞选华人占绝大多数的选区,对PAP来说怎么看都是一种冒险。况且,翻看新加坡选战历史几乎找不到印度候选人打赢单选区的纪录。非常现实的是,这里毕竟是华人社会。但问题是行动党华人骨干可谓人才济济,却主动放弃优势,以己之短攻人之长,这手牌打得显然不合常理。

本来,上一届金发王以73%大比分已经奠定了PAP雄厚基础,虽然他落马了,但对于大多数选民来说选的应该是行动党而不一定是王金发本人,所以不会轻易将王金发的过错加到行动党的头上。所以PAP只需要任选一位小有影响力的华人代表,赢取武吉巴督的补选都是轻而易举的。

然而当随着穆仁理闪电登场之后,这种优势还能继续保有吗?除非连PAP也要帮一把徐顺全,随便找来一个“没人理”的来凑数?事实肯定没那么简单。阅读全文»

刘程强可以“羞”矣

with one comment

白马非马     2016-1-30
https://yennyhanaike.wordpress.com/2016/01/30/刘程强可以“羞”矣/

我不想说“工人党可以休矣”,但是对于刘程强,他就免不了“可以‘羞’矣”!工人党好不容易才出现了李丽连这么一个意志坚强,不向恶制度妥协的好党员,榜鹅东的人民既然在选举中把她给刷掉了,那么她就绝对应该尊重选民的抉择,落选就是唯一的结局。要知道,那些把手中神圣的一票投给她的榜鹅东人民,要委托的,从来就不是一个“非选区议员”!


物必自腐而后虫生,然而,对刘程强来说,“人必自辱而后人辱之”就显得额外贴切!

今早看到了否极泰来的《行动党:自导自演 自作自受》和韦春花的《歪嘴说好话?》,对这两篇两位网络高人一贯精准的批语,冷嘲热讽有之,振奋鞭伐有之。只是,有谁看到了在文章背后的那种苍茫无力的凄凉感觉?有谁晓得了文章里头藏着了多少无奈?还埋着了多少恚恨?

大选之后,我已经明白了,像这样的文章,除非就是韦春花说的:“要是新加坡还有另一份不同立场的报纸或者媒体”能够发表…不然的话,在网络以匿名的方式发表出来,对于写作者和喜欢这些文章的读者来说,都只能是形式上的“自慰”之外,就只能是沉淀在网络海洋的泥床。

就这样,我开始了反思。不错,不要说执政党实际上也有许多建树,就算是‘它’千般不好,万般不好,毕竟还有7成的人民在支持“它”——在一个民主民选国家,这说明了PAP能够继续执政是硬道理。从反方面来说,就算是PAP如何不得人心,人民就是不相信、不支持反对党,那么,这里头肯定就有更大的理由!

众所周知,自有国会选举以来,不要说新加坡,全世界的国家应届政府,都会优先占据着“天时”、“地利”,唯独在“人和”这一块,就和“它”几年来的施政效果有不可切割的关系。因此,对于执政党以选举时的投票站、甚至投票箱作为划分选区来操纵选举成绩的作为,卑鄙有之,然而还在可以忍受的范畴——不是吗?天下的乌鸦一般黑,哪有不污浊的政治?但是,就像韦春花说的:

整个的所谓“民选总统制”和“非选区议员制”就是行动党最大的“政治操弄”。又何须把“一人一票制”强奸得如此不堪!

 

划分选区是筹谋,是应届执政党的权力,这一点见仁见智。只是,只因为在国会议席上占优势,随时随地修改选举政策,无端端的以“官委议员”和“非选区议员”来糟蹋民主的选举结果,让民主选举变得不伦不类,政府以权势指派没有被人民委托的人担当国会议员的横霸,这样的恶法,说“强奸”民主一点儿也不过分!阅读全文»

Written by xinguozhi

二月 1, 2016 at 7:11 下午

李光耀政敌萧添寿在美国去世

leave a comment »

丘启枫
亚洲周刊  2016年2月7日 第30卷 6期
www.yzzk.com/cfm/content_archive.cfm?id=1453952468283&docissue=2016-06

新加坡异议人士萧添寿在美国逝世,享年八十八岁。萧曾任新加坡副总检察长和律师公会会长,他曾为内安法令下被拘留者辩护,本身也曾被拘留,参与大选以微差落败,被当局控告逃税,流亡海外三十年。

Francis Seow-rally

萧添寿(图:《亚洲周刊》)

新加坡著名异议分子萧添寿流亡美国近三十年后,一月二十一日因肺炎病逝波士顿,享年八十八岁。新加坡民主党秘书长徐顺全在他的脸书上宣布这位前副总检察长、前律师公会会长病逝的消息。

看到萧添寿这个李光耀最忌讳的挑战者的名字,我想起二十八年前他在新加坡的一场群众大会。

那是一九八八年的九月初,新加坡大选已进入巷战,我当时在当地媒体工作,和台湾朋友登上一辆新加坡全国职工总会的康福计程车,十几分钟之后,我们就陷在车龙里,前后左右的车子也一样牛步蜗行,走走停停。聊着聊着,我问司机还有多远,他答不到一公里,我要求他在路边停车,我们决定安步当车,前去工人党萧添寿的群众大会。

“不可以!”司机把头转到后面提高嗓门说:“你们要听萧添寿演讲,我免费也要送你们到停车场。”

朋友说谢谢,接着问他,难道不怕我们向政府举报他支持反对党?

他又转头,得意地回答:“我一听你们讲话,就知道你们不是新加坡人,慢慢来,就快到了。”

我们冒雨去听演讲的主因,是当天下午一个资深同事对我说,“昨晚萧添寿坐上他的马赛地(奔驰、宾士)离开的时候,被支持者连人带车抬起来”。

我问是抬人还是抬车,他重复“连人带车抬起来”。那时候,每天都有同事眉飞色舞的谈萧的魅力如何让支持者如痴如狂,当然报上不会刊登反对党人的正面新闻,排山倒海的都是萧逃税漏税等巨细靡遗的消息,竞选期间他的对手还散发涉及他隐私的丑闻传单。

那狭窄的停车场挤得水泄不通,周边的组屋,每一层楼的窗口全是人头钻动。群众无惧凄风苦雨,用掌声和呼声回应萧添寿在台上字正腔圆的牛津腔英语演说。当时李光耀政府正列举萧违反税务条例的罪嫌,透过官方控制的各种媒体告诉民众,萧是一个不诚实、不可靠的人,执政党候选人说,如果不是事实,萧可以到法庭提出控告……。

萧避重就轻回答:“人人都希望自己是个完美的人,我也一样,但是我并不完美。”

政府越打压他,群众就越支持他;他攻击政府官员对少数民族的歧见,所有字句都来自官方控制的传媒。作为李光耀总理的爱将、优秀的主控官,他太清楚说错话会吃不完兜着走,乃至倾家荡产;他知道怎样挑动少数族群痛恨政府,例如他引述有高官说,马来族空军不适宜开战斗机,免得和邻国冲突时无所适从,这话有点断章取义,对新加坡的种族和谐破坏极大,他却优而为之。他完全不看稿,却在风雨中牵动每个人的情绪,大会结束后我没有看到他的车子被抬起来,却看到他巨大的政治能量足以让这个集选区变天。

按照一九八四年执政行动党修订的法令,当国会的反对党席位少于三席,政府可以依照得票高低,任命三位反对党候选人出任“非选区议员”,同一年政府也推出“集选区制度”:一个大选区有三位候选人,其中一位必须是少数民族。 阅读更多 »

新加坡建制党屹立不倒五十载 青年人冇SAY?

leave a comment »

香港01/毛咏琪    2016-1-16
http://www.hk01.com/新加坡建制党屹立不倒五十载 青年人冇SAY?

2015年对新加坡人来说,国家经历了不少大事。国父李光耀逝世、独立50周年,9月举行的“后李光耀时代”首场大选,虽事前被视为执政精英的暗涌,但开国以来执政至今的人民行动党(PAP)却出乎意料取得压倒性胜利。建制一党半世纪以来牢牢地掌握狮城命运,新加坡人,甚至是年青一辈今天仍深信着“新加坡模式”吗?

李显龙在去年选举期间,与年轻支持者玩自拍。(路透社)

23岁的凯欣在去年大选投了执政党,较她年长的几岁的朋友都投反对党。纵观新加坡青年人对选举或政治的热衷程度,凯欣表示,她跟同辈的朋友平日也不怎样讨论政治,因政意不同无谓多讲,而且在她眼中,国家大家部分人都不愿对抗政府。

星青年反思 “还信李光耀那套吗?”

李显龙成功为父亲李光耀建立的APA,保住执政权。(Getty Images)

新加坡作为一个拥有民主选举的国家,公民权利包括集会自由、言论自由却受压制,跟香港刚好相反。带领新加坡走上独立、富强之路的已故前总理李光耀,主张“亚洲价值观”,就是一个好政府重要性大于民主与人权。凯欣直言:“我们这代人,都没有人在讨论李光耀了,直至最近他过身后,才谈起他的信念。”她本人大致上也认同李光耀一套治国理念。

新加坡年轻一代从未经历大型社运或学运,示威活动也买少见少。占中期间,新加坡亦有人发起声援占中,但示威参加者须登记身分,足证政府对示威管制之严,有居港新加坡人因而打消参加的念头。 阅读更多 »

Written by xinguozhi

一月 22, 2016 at 3:28 下午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