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国志

有关新加坡政治、社会、文化的报道、分析与评论

Posts Tagged ‘大选

《新叙事》覃炳鑫接受警方盘问 手机电脑均被扣押

with one comment

网络公民     2020-9-22
https://zh.theonlinecitizen.com/2020/09/《新叙事》覃炳鑫接受警方盘问 手机电脑均被扣押/

“人民行动党在选举论战中失利,而总理李显龙也承诺放低身段。然而,总理公署却选择报复异议者和独立媒体。他们滥用国会选举法令,使用惯用的旧策略,犹如2015年和2016年选举之后,对异议者展开调查。”——覃炳鑫博士

选举局18日发文指责,本地网络媒体《新叙事》(New Naratif)在未经授权下发布与选举相关的付费广告,助理选举官就此事报警。

《新叙事》创办人兼执行总经理覃炳鑫博士,21日下午在金文泰警局接受盘问后,其手机和手提电脑均被警方扣押,相信是作调查用途。

选举局表示,《新叙事》并未获得获得任何候选人或选举代理人的授权,因此在竞选期间的7月3日、7日和8日,要求新叙事撤下在该专页的五则付费广告。

在昨日的调查,警方前往覃炳鑫住处,扣押其手提电脑。

根据国会选举法令,任何选举活动,都需要得到相关候选人或其代理的书面授权。否则形同非法进行竞选活动,抵触国会选举法令。

未经授权下进行竞选活动,若罪名成立,可罚款最高2000元或坐牢12个月,或两者兼施。

覃炳鑫事后录制视频,感谢支持者候在警局外给予他支持。 阅读更多 »

Written by xinguozhi

九月 22, 2020 at 4:29 下午

精英、防卫性思维却自夸“务实” 陈思贤叹行动党陷入“衰败”

leave a comment »

网络公民    2020-9-18
https://zh.theonlinecitizen.com/2020/09/精英、防卫性思维却自夸“务实” 陈思贤叹行动党陷入“衰败”/

盛极必衰?李光耀公共政策学院助理教授陈思贤认为,当今人民行动党已达到“成就的巅峰”(the zenith of its achievements)在极速增长中精疲力竭,陷入“衰败”(decadent)。

本月11日,悉尼大学澳洲新马社会研究中心(Malaysia and Singapore Society of Australia)举办一场网络座谈会,题为:《新加坡2020年大选:真正的分水岭?》

参与分享看法的陈思贤,尽管认同“分水岭”这个形容此次选举的用词,但他也提及行动党往往在选举后进行许多“灵魂探索”(soul-searching),特别是当选举结果不太理想的时候。

陈思贤认为,行动党可能会做重新振兴该党的举动,不过在很多方面,今日它无法自我革新。

长期执政下,后殖民时期开国领袖,在那个豪情时代原来的家长式和专制主义,到今天就显得少了气魄、缺乏变革,而“技术官僚”(technocracy)也显得不够鼓舞人心。

行动党执政日久,陷入“精英权利、防护性的思维、棘手的人格以及教条式主义”的形式,却仍胆敢自称是务实的。

陈思贤认为,行动党议员也意识到,他们全面政策和政治抱负中面对的局限。要在行动党的强硬路线内生存,他们只得和“玻璃天花板”(无形、人为的困难)和复杂的“OB”标记网抗衡。阅读全文»

Written by xinguozhi

九月 18, 2020 at 6:02 下午

老吴变戏法

with 2 comments

殷素素    2020-9-11

行动党的“非选区议员制”具有很大的欺骗性,无非是要安抚反对党支持者的情绪,随便丢个鸡肋;还是就是这些职务都是行动党施舍的,他们操生杀大权,主动权在他们手上而不是全国人民。

吴俊刚

老吴(老番颠吴俊刚,下同)的《高风险的“战术性投票”》实在是难得一见的奇文——这样的硬拗也可以!莫非是白士德附身。

事情是这样起的:总理引述了国务资政张志贤在竞选最后第二天告诉他的一件事。有位女选民问张志贤,她的友人告诉她,投票给反对党无妨,因为政府照旧,而你还是会得到政府答应做的东西,如地铁、组屋翻新、诊疗所等等,所以不必担心,到时还会有两个人(指当选的反对党议员和落选的行动党候选人)替你服务……

这位女选民为什么会萌生“搭便车”的念头——老吴想过没有?主要还不是对人民行动党的“服务”不够满意,觉得应该挫挫它的霸气,不然谁说得动她?

至于“战策”,则连老吴自己也说不通:

1、所谓战术性投票,指的是有些选民以为人民行动党必然会重新执政,因此放心把票投给反对党,希望借此对行动党政府产生制衡作用,有点像是讨别人便宜的搭便车行为。

2、这就是所谓的战术性投票行为。它基于一个重要的假定前提,即行动党还是会重新执政。这显然是一种风险极高的假定,因为如果有这种假定的选民多起来,甚或超过半数,行动党政府就可能在一夜之间倒台。一个或数个家庭的成员,也许可以事前经过协商,“战术性”地把票分别投给行动党和反对党,但一个选区里的所有选民,以及全岛93个选区的选民却不可能在投票前都约好做这样的安排。因此,投票的结果必然具有极大的不确定性,也潜藏巨大的风险,一些人玩战术的结果很可能就意外地玩出祸事。

3、所谓战术性投票,实际上变成了高风险的豪赌,这绝对是不可取的。大选的最大目的是选贤任能,要选出一个有能力的政府来治理国家大事,理性的做法应该是把票投给最有执政能力的政党和候选人。我们常说,每个人手中掌握的是神圣的一票,绝对不可拿这一票来赌博,因为搞不好可能会赌掉整个身家。

要达到让行动党继续当政,而又有更多反对党进入国会,要怎么办?首先,以目前最标准的一家四口来讲,如果开家庭会议事先安排好,也有四种操作:

1、三个投行动党,一个投反对党。

2、两个投行动党,两个投反对党。

3、一个投反对党,三个投行动党。

4、四个皆投反对党。 阅读更多 »

Written by xinguozhi

九月 11, 2020 at 1:49 下午

唯才是用辩

with one comment

殷素素    2020-9-6

行动党要大家接受:行动党政府的政策永远是对的,而反对党只为了政治得分而惺惺作态,所以必要时还是请反对党相忍为国。如果为了“保障国家未来”,“为国家福祉共同努力”,反对党在很多时候都应该戳破执政党的谎言,揭露隐藏的课题,才有可能作出建设性的贡献,别中了他们的道。

选后一段时期,素素都在一旁沉寂观察:人民行动党要如何检讨这次的“惨败”?可是那天李显龙在国会上却指责全国人民“搭便车”居多,可见并没有刻骨铭心的痛定思痛;等了半个星期,星期天的《联合早报》想法版,也没有二丑敢挑战这个“搭便车”的议题,可见有多犯忌。看来,除非白士德七月还魂,否则也没人敢硬拗。

其实“搭便车”并不是什么新的发明,很多官媒在选前选后都经常发这样的议论,但是让一国总理拿来当成“惨败”的理由,实在说不过去。李显龙在选前扬言“林绍权退选一事将在大选后彻查”也无疾而终;至于人力部在冠病初发时的种种倒行逆施,也只落得一句:“政府应更早且更有力地在客工宿舍采取防范措施”,竟没人要被问责!

这个把月的观察,不知是不是心理作祟,素素总觉得行动党高官都失去笑容,面对镜头时都是一副就事论事的模样,防备心提到最高警戒。而李显龙这番在国会的言论,使我想起音乐剧《汉密尔顿》里的英皇乔治三世。《汉密尔顿》自2015年在纽约百老汇推出后,收获热烈好评以及空前的票房纪录,获奖无数,包括格莱美奖最佳音乐剧专辑及普利策戏剧奖。剧中的主角集中在领导美国脱英独立的几位开国元勋,但是其中一位丑角——英皇乔治三世,却获得观众无数的笑声和掌声。主要是这位国王不谙世情和刚愎自用,和晋惠帝的“何不食肉糜”,还有玛丽皇后的“何不食蛋糕”(Let them eat cake),堪称三大昏君。


阅读更多 »

新加坡国会大选结果的不变与变:行动党依旧强势,崛起的在野党未必带来改革压力

leave a comment »

庄嘉颖(新加坡国立大学政治系副教授、哈佛燕京学社访问学者)   2020-7-20
https://www.thenewslens.com/article/137994

新加坡2020年大选,尽管在野党支持率提升,但并没有产生改变基本政治或权力结构的压力。人民行动党保持了绝对性主导权,可占着在国会里的优势,推动限制在野党和异议的政策和立法。

新加坡2020年国会大选在7月10日落幕。有观察认为,这次大选是新加坡政治的一大分水岭。工人党拿下10个直选在野席次、新加坡前进党获得两席非选区,算是新加坡独立以来,在野党席次最多的一届国会。

行动党虽然得票率从2015年的69.9%降到61.2%,但在国会93直选议席中,依然拿下83席的绝大多数。得票率与席位之间的落差,是因为新加坡特有的集选区制和选区划分的缘故。要是选举制度更接近国际惯例,在野席位会更多。

以上的竞选成绩,尽管可以让国会有多些代表性和不同的声因,不过人民行动党仍然能够轻易通过普通立法,若要修宪甚至可以为所欲为。

这次大选代表的不是一个新的开始,而是新加坡长期政治发展的延续。

一方面,这次在野党的选举成绩,不是偶然的现象,而是长期在地耕耘,以及行动党票源被分散的结果。国外,甚至一些新加坡国内的朋友,或许没有注意到新加坡在野党在资源和人力薄弱的情况下,如何在地方上尽量推动选民服务。

另外,选举结果并没有对人民行动党造成必须一夜之间改变的压力。行动党没有理由放弃一党独大的延续,以及自己享有的优势。行动党原有的政策方向和施政原则,除了对外包装以外,很可能基本维持现状。下一届国会见到的或许不是政治开放和改革,而是对社会更多的管制。

成熟中的在野势力

人民行动党这次大选,得票率从2015年的高峰下滑,不但没有攻下工人党所代表的后港单选区和阿裕尼集选区,还无法拿下新划分出来的盛港集选区,使包括总理公署部长在内的三位资深党领导丢了官位。

在新加坡的国会内阁制下,政务官员必须要先当选为国会议员,才能被总理委任而进入内阁。对许多人而言,这是精神上的一大冲击,选举结果似乎意味着未来新加坡政治走向将有大改变。这种观点其实轻视了上一届大选的独特性,和新加坡在野政党的不同角色。把2020国会大选放在新加坡长期政治发展的脉络下观察,或许持续性会胜于变化。

首先要认识到的一点,就是上一届大选的特殊性。2015年正好碰上新加坡独立50周年,也是新加坡独立后第一任总理、人民行动党精神领袖、和总理李显龙之父——李光耀逝世的同一年。人民行动党政府当年推出了一系列纪念和哀悼活动,引起新加坡人对以往所谓“黄金时代”和“光荣史”的政治想象和幻想,把行动党、李光耀和新加坡划上等号,对行动党的好感高涨。

加上选举期间,工人党造势活动上看热闹的人潮,还有有关工人党有意愿推动同婚合法化的假讯息,引发新加坡选民向来对政治和社会改变的焦虑和紧张情绪,导致人民行动党始终获得大胜。 阅读更多 »

已知的下回大选课题:行动党的变和不变

leave a comment »

红蚂蚁/程英生     2020-7-21
https://www.redants.sg/perspective/story20200721-4243

https://s3-redants.s3.ap-southeast-1.amazonaws.com/styles/large/s3/articles/2020/07/21/20200721-PAP%20cover.jpg?h=05807b98&itok=ONi2jqTW

大选期间,阿裕尼集选区人民行动党的义工。(联合早报)

是人民行动党改变的时候了。

大选结束以来,民间政论家、反对党人、行动党自己人,都公开的这么说。

很有民望的尚达曼高级部长,更是发出自己独特的声音,直截了当的表示,新加坡的政治面貌已经随着这场选举而永远改变了

年纪够大的新加坡人也许有这个印象:数十年来,这样的呼声似曾相识,只不过这回众人把意愿说得更白。

公道的说法是,执政党不是没改变,至少这回没说要告人诽谤,只是改变不如期望的快和深刻。

一些行动党年轻党员近日跟媒体说,党内长老保守谨慎,不愿冒太大风险,造成竞选方式老套,赶不上时代。

20200721-PAP.jpg

年轻选民。(联合早报)

要求改变的声浪这么清晰,在未来五年,民众必定密切留意行动党的一举一动,从中寻找蛛丝马迹,看看是全然不变,还是小修小改,还是大改特改。

与此同时,人民行动党也说,现在也到了反对党改变的时候了。

黄循财部长日前代表行动党分析选举结果时说,行动党对工人党有所期望,要求它不要一味批评和质疑,也应提出替代政策。阅读全文»

Written by xinguozhi

七月 22, 2020 at 4:45 下午

王乙康抵触选举条例警不追究 张素兰质问为何有差别待遇?

leave a comment »

网络公民   2020-7-20
https://zh.theonlinecitizen.com/2020/07/王乙康抵触选举条例警不追究 张素兰质问为何有差别待遇?

日前,教育部长王乙康被指选举期间,出现与小学生对话的短片,已违反选举规则,短片也已取下。

根据选举法(第218章)第83条文,不得参与选举活动的人士,包括中小学生、非公民、破产、或有犯罪记录者,都不得参与选举活动。

然而,选举局和警方告知媒体,警方虽确认接获有关报案,但不会对王乙康采取进一步行动,理由是短片已被取下,选举官已经训诫后者,需遵守选举条例。

对此,张素兰律师质问,警方为何不追究王乙康短片一事。

文内指出,在她阅读了相关报道后得知王乙康已违反选举法第81(1)条文,并指警方有权针对相关违法人士进行扣押电子设备、摄像机、电脑和手机等。

“我刚阅读了警方不会对教育部长采取进一步行动的报导,王乙康确实违反了第81(1)条文,并援引第81(7)条,警方有权进行逮捕。“

张素兰:其他被指抵触同样条例者却遭“羞辱”

但选举局与警方却选择不采取进一步行动,王乙康甚至都没有接到警方的警告。然而,其他被警方声称有着相同违法行为的人包括她自己却不得不忍受警方的羞辱。

“包括我在内的人如鄞义林、拉维、库玛兰等人却在2016年时不得不忍受警方所带来的羞辱。“

她也忆述当时被抓捕的情形,指当时遭受署名警方的威胁,要求交出手机,并指出当时被告知犯下“可予拘捕罪行“,却与王乙康的待遇截然不同。

“犹记当时深夜,便衣警察找上门,他们开始追踪我的动向,并在门缝地下留了一封信。翌日,警方早上9点来敲我门,并要求我必须到警察总部报到。在警察总部时,我被几名凶狠的警察审问和威胁,并要求交出手机,当时有人告诉我,我犯下的罪行是“可予拘捕罪行”,与王乙康所犯下的罪行相同。“阅读全文»

Written by xinguozhi

七月 20, 2020 at 4:21 下午

一场事关新加坡“未来”的大选

leave a comment »

范磊    2020-7-20
https://www.thepaper.cn/newsDetail_forward_8332650

7月10日,新加坡第13届国会选举落下帷幕。人民行动党再次以61.24%的得票率赢得了93个国会议席中的83席,继续执政的格局保持不变。7月11日,新加坡总理李显龙抵达人民行动党宏茂桥支部。图源:新华社

李显龙总理在选举结果公布的11日凌晨召开记者会时指出,虽然选举结果没有预期中理想,但是也显示人民行动党获得了选民的广泛支持,所以,“行动党会虚心接受选民给予的明确委托”。话语中难掩对选举结果的些许遗憾。

影响:新加坡真的变了

投票日当天下午,有朋友曾问及本届大选是否会有黑天鹅事件发生,并贴出了一组预测数据。虽然人民行动党在选前的两大热点选区东海岸和西海岸集选区均战胜了反对党,但是令人始料未及的是,新划出的盛港集选区最终被工人党攻下,从而使得工人党接下来要服务的阿裕尼、后港和盛港3个选区连成一片,以至于新加坡媒体人士在直播时形容新加坡“地铁东北线的东北部近乎全线飘蓝(工人党的标志色是蓝色)了”。

盛港集选区由原盛港西、榜鹅东以及白沙-榜鹅集选区的一部分组成,作为本届大选新划定的选区,理论上来讲对执政党是有利的,而且人民行动党还派出了由黄志明部长领衔的竞选团队,四人团队中还有一位高级政务部长和政务次长,可谓是行动党各选区中实力不俗的梦之队之一。再加上,选前工人党团队的辣玉莎因为较早时候的不当网络言论再度发酵,造成一定的负面影响。

这样看来,不论是从实力对比还是舆论氛围来看,选情都对黄志明团队有利。但是,行动党最终迎来的却是残酷的结果。这也再一次印证,在多元化的政治诉求面前,部长的身份与资源并不是万能的。

虽然本届大选工人党再次拿到一个集选区,成为自集选区设立以来唯一一家攻下两个集选区的反对党,但是,新加坡社会却并没有像2011年工人党攻下阿裕尼集选区那样惊呼“分水岭”。

这一方面反映了新加坡社会对新加坡政治发展,尤其是反对党壮大的趋势已经有了心理预期的惯性;另一方面也凸显了新加坡的反对党日渐成熟,工人党对于多得一个集选区、前进党作为新成立的政党,对于全面开花的较高得票率已经可以理性对待。新加坡真的变了。 阅读更多 »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