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国志

有关新加坡政治、社会、文化的报道、分析与评论

Posts Tagged ‘大选

新加坡民主党的生活成本政策倡议

leave a comment »

刘文平(Robin Low)    2019-6-13
http://yoursdp.org/publ/perspectives/2-1-0-1632

刘文平(Robin Low)

环顾新加坡众多政党,在选举前,都不见任何政党提出政策倡议。抱着开放的心态,我研究一下新加坡民主党的主张。

过去五年以来,新加坡一直是全球生活指数最高昂的地方,就此,民主党在今年三月,提出十点蓝图去减低生活成本。尽管李显龙总理及其团队,在上届大选不断地安抚国民,但生活成本仍然上涨,让政府在过去三年从中获得近200亿的盈余。

减低生活成本十点蓝图中,大都不是新构想。新加坡民主党秘书长徐顺全博士,其实早在2015年大选已经提出。有些国民会质疑为何这些政策并没有执行,有指,这归咎于新加坡民主党在国会内并没议席,以致难以推动改变,结果新加坡的生活成本持续上扬,难以逆转。

一如所料,主流媒体甚少跟进报导此议题。就如网上的其他话题,较关心的意见大致分两派:亲人民行动党的,及亲反对党的。本文仅聚焦分析反对蓝图倡议观点,并逐点回应。

例如,减低生活成本十点蓝图中一项是,削减内阁部长的薪资,节省下来的将用作为贫苦大众提供经济援助。有评论担心,削减部长的薪资后,会影响政府效率。

上述评论假定了,我国管治人才就只能靠钱一个要素去推动。显然,这并不是事实。实际上,很多有能之士更不屑于现时着重利用薪酬去吸引、激励的做法。反之,他们更认为现时制度,只能吸引到一些为利是图、却欠缺其他优秀领袖要素(如同情心)的人进入政府。 阅读更多 »

Advertisements

人多必有白痴?吴作栋口中“没有智慧”的投票行为还有哪些?

with one comment

红蚂蚁/沈泽玮    2019-5-28
https://www.redants.sg/perspective/story20190528-2810

吴作栋口中那位居民因为政府不让她在社区花园种东西就气得票投反对党,真是太意气用事。但是,一个很重要的但是,如果那位居民只因为政府同意让她在社区花园种东西,就不假思索地投政府一票,那同样也是没有智慧的行为,两种情况下的“没有智慧”,其程度是对等的。

配合新书《高难任务:吴作栋传》(第一辑)中文译本发布,荣誉国务资政吴作栋在总统府接受《联合早报》专访。(联合早报)

荣誉国务资政、马林百列集选区议员吴作栋接受《联合早报》专访,内容丰富、亮点不少。

他谈及首任民选总统王鼎昌当年和政府起摩擦,对自己未能更好处理感到遗憾,也谈到执政党和反对党在国会中的席位比例应为80%对20%,一个强大的执政党和一个小而批判性强的反对党组合。

欠智慧的投票行为:不获准在社区花园种东西,气得票投反对党

访谈中,有一句话尤其令人玩味。

吴作栋说,有一位马林百列集选区居民在2011年的大选中没有投给行动党,他问她为什么,对方回说:“因为我要在社区花园种东西,他们不让。”结果,这位选民把票投给了反对党。

吴作栋形容,“那是没有智慧的一票”,并由此延伸说,异常选举结果(freak election)出现的可能性不是零。

同意。那是很情绪性的一票。选民的投票行为很多时候是不理性的,没有什么大局观,没有考虑国家利益,更多只是考虑自身利益,你不给我种东西,我就不投你。

民主的缺陷是人性的缺陷

美国经济学家科普兰(Bryan Caplan)曾指出,民主的缺陷就是人性的缺陷,选民在投票时未必如自身所想象般那么理智衡量,他们不是无知或愚笨,只是投票行为表达出在理智以外更多其他涵意,例如宣泄情绪、偏见意识、喜好特定人物形象与小故事等等。看似理性的投票行为,综合起来却是无法预计走向的选举结果。这也就是吴作栋所担心的“异常选举结果”产生的原因之一。

2011年5月8日,吴作栋在行动党赢得马林百列集选区后登上罗厘,准备答谢居民。(海峡时报)

吴作栋口中那位居民因为政府(或其他相关单位)不让她在社区花园种东西就气得票投反对党,真是太意气用事。但是,一个很重要的但是,如果那位居民只因为政府同意让她在社区花园种东西,就不假思索地投政府一票,那同样也是没有智慧的行为,两种情况下的“没有智慧”,其程度是对等的。

其他欠智慧的投票行为还包括,只因为尝到电梯翻新工程、加建有盖走廊或几十块杂费回扣的甜头,就想也不想立马投政府一票。看待民主选举不应只单纯从个人利益出发,不该因为执政党或执政党议员及其团队没有满足你的个人需要就不投票给它,也不该因为执政党或执政党议员给了你一些小恩小惠,就盲目投它。阅读全文»

Written by xinguozhi

五月 29, 2019 at 6:52 下午

王瑞杰亮相职总 如何满足民间期待?

leave a comment »

谢启明    2019-5-2
https://www.redants.sg/perspective/story20190502-2727

行动党目前的最大危机,是跟民众的互信不足。当中的原因是复杂的,包括之前一系列公共事件,特别是地铁大瘫痪以及大瘫痪之前有关机构的傲慢姿态,都累积了相当的民怨。生活费上涨以及就业前景不明朗等,同样影响了民众对行动党的观感。就不知道王瑞杰是否清楚地意识到这些问题。

王瑞杰在5月1日升任副总理,当天首次以行动党第四代领军人物身份,在职总劳动节集会上发表主旨演说。(联合早报)

王瑞杰在受委副总理后,在五一劳动节亮相职总的纪念活动。因为大选脚步逼近,如今台面上的一举一动,都不可能不引起相关政治联想。职总是行动党的选举动员机器,下一届大选在某种程度上也是对王瑞杰担任未来总理的信任投票,所以王瑞杰在大会上的言行自然备受关注。

行动党连续执政超过半个世纪,最主要的秘诀就是政绩,尤其是推动经济发展和转型,为新加坡人带来好的就业机会和生活品质的提升。管理好经济,工会的配合相当关键,因此劳资政三方协调机制、行动党与职总的共生关系等“富新加坡特色”的制度安排,就显得很重要。

20190502 HSK ST.jpg

副总理王瑞杰5月1日在职总劳动节集会上发表主旨演说。(海峡时报)

20190502 May Day ZB.jpg

5月1日,我国政治领导人、工运领袖,以及企业代表等1600多人出席在白沙乐怡度假村举行的劳动节集会。(联合早报)

王瑞杰在演讲中强调重视工人的利益,自然是再正确不过的调子。但是这也是必须的,因为全球化所带来的巨大挑战,加上人工智能和机器人对未来就业的威胁,都是新加坡政府要赢得民心所必须克服的问题。

按照过去的经验,经济表现是一把双刃剑,当经济出现危机时,新加坡人本能会团结在行动党周围。这是因为行动党政府在几次重大经济危机时,都能够化险为夷,所以政绩备受民众肯定。于是,自然的结论是只要行动党能够解决经济问题,特别是新加坡人的就业期待,大选大概就赢了过半了。阅读全文»

Written by xinguozhi

五月 2, 2019 at 5:52 下午

新加坡民主党对于上诉法院裁决深表遗憾

leave a comment »

新加坡民主党    2019-5-1
http://yoursdp.org/publ/chinese_language/41-1-0-1629

上诉法院驳回了黄淑仪博士对高等法院不强制举行马西岭–油池集选区补选的决定所提出的上诉。这项裁决让人忧心。

该议席于2017年因前人民行动党议员哈莉玛•雅各布上任总统一职而腾空。

这决定又一次削弱了新加坡公民的合法权利。在宪法下,当一位议员辞去该职位时,人民有权通过补选选出替补议员。

新加坡公民应有权期待,当任何一位国会议席腾空时,其议席应通过选举填补。这就是建立民主体制的基石。

如果不付诸实践,执政党便可以随意立法破坏国会代表的精神,促使选举制度完全失去意义。

新加坡民主党对上诉法院的这项裁决深表遗憾。

新加坡公民若要全面维护自身权益,并抑制安全感匮乏并与现实脱节的人民行动党,唯一的方法就是在下一次大选中毫不保留地支持新加坡民主党。

值得一提的是,法院已下令不判予总检察署任何费用。法院也裁定黄博士应获准对人民行动党的行为进行司法审查。

新加坡民主党将与黄博士商讨下一步策略。这个议题对我们国家的未来太重要了,不得不认真考虑。

可通过此链接(英文版)阅读完整的上诉法院书面判决

Written by xinguozhi

五月 1, 2019 at 3:08 下午

政府以官司打压异见 新加坡独立媒体总编:已准备入狱为必要牺牲

with one comment

立场报道/Seb   2019-4-23
https://www.thestandnews.com/politics/政府以官司打压异见 新加坡独立媒体总编:已准备入狱为必要牺牲/

我当然不会自视为烈士,但问题是:若果我不这样做的话,谁会去做?我并非这业界的专业人士,本身只是个工程师;够胆与政府对抗,全因我没什么可失去,既没有家室,财政上也没什么负担。与前人相比,他们60年代遭判囚3年、5年、10年,我所做的只是微不足道。

——许渊臣

图片来源:terry xu facebook,网络图片

图片来源:terry xu facebook,网络图片

2018年11月20日早上,五名警察带着搜查令,到新加坡独立媒体网站《网路公民》(The Online Citizen)总编辑许渊臣(Terry Xu)的家拍门,家猫 Fluffy 吓醒了,马上躲起来。警方指,9月初《网络公民》网站刊登一篇指控政府高阶官员贪腐的评论文章,涉及刑事诽谤。为进行调查,警方取走他的电脑、手机等许赖以运作网站的器材,他本人则被带返警署问话,直至深夜。

许渊臣当时是网站主力运作者,没有器材就没有《网路公民》。于是网站被迫停止运作。

12月12日,新加坡总检察署同时向许及文章作者发检控信,指他明知此举会令政府官员声誉受损,也要发表这篇文章,犯下刑事诽谤罪,翌日要出庭应讯。一经定罪,可判最多两年监禁及或罚款。(注1)

早于70年代,“新加坡国父”、时任总理李光耀已动辄以官司打压异见者,曾控告著名政经杂志《远东经济评论》(Far Eastern Economic Review),驻当地记者亦曾被囚和罚款。其子李显龙在位后继续以官司收紧言论自由空间,近日政府更变本加厉,推出反假新闻草案,外界相信会被通过。

独立媒体营运本已困难,又要面对官司更是举步维艰。许渊臣的诽谤罪案件,将于4月29日开审,他在审前接受《立场新闻》访问,表示已作好入狱的心理准备,他认为新加坡人需要有能就社会和政治不公发声的平台,坚持《网路公民》会继续营运,“为了国家进步,牺牲是必要的。”

工程师独自营运《网路公民》

现时新加坡所有媒体机构都是由政府、与政府有关连的公司,或跨国企业拥有,包括新加坡最大报业集团、新加坡报业控股(Singapore Press Holdings),几乎垄断所有报章的出版与发行,包括英文《海峡时报》;另一控制电子广播市场的 Media Corp 的股东,是新加坡主权投资基金淡马锡控股。

2006年成立的《网路公民》,是新加坡运作得最久的独立网上媒体,也是新加坡政府眼中名符其实的“眼中钉”。其使命是成为当地“容许另类声音的开放独立平台”,报道主流传媒拒绝报道的社会及政治新闻,并透过民权、性小众平权和反对死刑等议题,做社会倡议。

本职为工程师的许渊臣接受传媒访问时,曾说过去并不关心社会,廿多岁服兵役后才出现改变。他在通讯兵团中,看到很多不公平待遇,譬如不少人根本不合资格却获晋升等,令他开始思考制度现况。完成兵役后,他因参加层压式推销,导致要申请破产。2010年当他处于人生低潮时,偶然在 Google 找新闻看时遇上了《网络公民》,其后回应网站公开招义务摄影师,拍摄一个妇女组织成立25周年庆典,此后参与愈来愈多。

当时网站基本靠15名成员支撑,大多是义工,工余时间拼了命采访撰文,每日发表两至三篇文章。这些年,不少成员因累坏而退出。

许渊臣指2011年大选时,社会普遍对政府处理外地移民及经济问题上,都有负面评价。政府为减负面报道,就不惜打压当年仅存的独立媒体《网络公民》和《The Temasek Review》。许引述《The Temasek Review》主事人,原来政府曾使“横手”,在他到访妓院时拍下片段以作威胁,最后该网站被迫停止运作。

那当年政府如何对付《网络公民》?政府使出刊宪、把网站定性为“政治组织”这一招,即是说要有四人为网站发表的文章负责,并必须公开财政来源,引起捐款者担心。政府以为此举会令《网络公民》知难而退,他们却没因而缺席采访当年的大选。但政府的打压还是奏效了—不久网站团队内部分裂,成员就关闭网站与否争持,结果2013年所有记者离开,只剩下许渊臣这个“半桶水”执行编辑独力支撑,跌跌碰碰地学习撰写新闻报道,以个人网站形式继续营运。他连续三年去信李显龙,质疑“一个人的网站”何以是“政治组织”,政府去年终于撤回对《网络公民》这个定性。

2015年许渊臣成为总编,加上两名编辑,并逐渐着手改变网站运作,引进广告收入,营运才稳定下来。现时团队有五名全职员工。

“我是慢慢由错误中,学懂营运新闻网站的。”他说。

许渊臣原先以义务摄影记者身份,加入《网络公民》(图片来源:被访者 Facebook)

许渊臣原先以义务摄影记者身份,加入《网络公民》(图片来源:被访者 Facebook)

阅读更多 »

陈清木似无意领导联盟 反对党开展备选计划

leave a comment »

8视界新闻     2019-4-9
https://www.8world.com/news/singapore/article/opposition-parties-alliance-791036

陈清木(左)与徐顺全(右)。

陈清木(左)与徐顺全(右)。图:新加坡民主党网站

受马来西亚希望联盟赢得大选的启发,本地反对党阵营也表达了联盟的意愿,由前总统选举候选人之一陈清木来领导。但是,组成反对党联盟的计划一直停滞不前,而且陈清木也忙于他所创建的新加坡前进党的事务。因此,几个反对党似乎已转向了备选计划,为下届大选做准备。

去年7月,新加坡民主党秘书长徐顺全曾邀请七个反对党参加工作午餐会,讨论组成联盟并由陈清木领导的可能性。新加坡民主党(Singapore Democratic Party)、人民力量党(People’s Power Party)、民主进步党(Democratic Progressive Party)、国人为先党(Singaporeans First Party)、国民团结党(National Solidarity Party)、革新党(Reform Party)和人民之声(Peoples Voice)等七个政党的代表,出席了工作午餐会。

但是,八个月过去了,七个政党组成联盟的计划似乎停滞不前,其中几个政党似乎失去了信心并转向了备选计划。

据《今日报》报道,人民之声党领袖54岁的林鼎表示:“几个月来,我曾对联盟抱有希望,但组成联盟这件事一直没有明确的方案。我认为,我们各自发展自己的政党,做我们认为最符合新加坡人民利益的事情,才是最好的选择。”

林鼎也说:“如果八个月过去了,什么都没有发生,那么我很难想象它会发生。”

而被反对党领袖视为能激励大家的78岁陈清木医生,现在似乎在忙于处理比领导反对党联盟更紧急的事情。

2018年7月,新加坡七个反对党的成员探讨成立反对党联盟。

2018年7月,新加坡七个反对党的成员探讨成立反对党联盟。图:新加坡民主党网站

我国最迟必须在2021年初举行下一届大选,而反对党势力依旧是四分五裂,而且因政党数量增加而变得比更加分散。

专家表示,当下的情势不利于反对党参加下一届大选。甚至在反对党阵营内部,也有一些人有同感。

前人民之声党成员52岁的毕博渊(Brad Bowyer)觉得进展太缓慢而已在上个月退党。他认为,反对党的力量太分散,不足以在国家层面有所影响。他表示:“现在是较小的政党需要认真思考,与哪一个理念较近的较大政党,而且可以帮助他们变得更有效的政党联合。” 阅读更多 »

真理的化身

with 2 comments

韦春花    2019-4-5

国外滥用公权力以打击政治异己的例子难道还少见吗?执政者耍起流氓来,不是法庭能够管得住的,更何况若要照着法律来,条条都是护着他们的。

本已拟好一个文章题目,叫做《期盼真理部的早点成立》,因为俄罗斯在苏联时期,其党报也叫做《真理报》。哪知道读了易华仁的讲话,才知道咱们的百万部长原来就是“真理”的化身,套句封建的语境,这叫做“天赋异禀”。

通讯及新闻部长易华仁说,各部长将是判断虚假信息的最佳人选。他说,假信息传开时,相关领域的部长在其部门官员的协助下,是判定虚假事实及它对公共利益的影响的最适合人选。之后,部长会同资讯通信媒体发展局(IMDA)内的主管当局(Competent Authority)合作,研究要对假信息源实施什么指示,包括更正、通信限制指示等。不过,各部长在大选期间无法执行政府职务,因此法案规定,大选召开前,部长们须任命一名政府官员来执行这项任务。

其实春花认为,大选期间也不应该随便找个不适任的人来代劳,因为“天赋异禀”者百年难求。

“防假”法令在国会提出一读,尾巴一翘,各路人马马上知道是要拉屎拉尿:

1、人权观察亚洲副主任菲尔•罗伯逊称该法案“将成为人权灾难”,并表示该法案中“宽泛而不明确”的定义将赋予政府官员自由裁量权,针对“挑战新加坡所青睐的政治叙事的新闻”采取行动。

2、亚洲互联网联盟重申,他们的立场和其他专家相同,即在应对假消息这个极度复杂的课题上,立法不应被视为优先的解决方案。“我们也高度关注新加坡政府获得充分酌处权,来判定消息真伪。这是迄今为止类似立法中权限最广的,过度的干预恐怕会威胁言论自由,不论对新加坡或全球各地都可能带来严重后果。”

3、政治工作者毕博渊撰文:在乔治奥威尔的惊悚小说《1984》中,虚构的大洋国政府有四大管理部门,其中之一就是主管新闻、娱乐、教育和艺术的”真相部“。这个特定群体的官员,会决定什么是真相、什么是假的,并且对拒绝服从者采取行动。2019年,我国政府有意立法赋权少数几位部长,拥有裁决消息真伪的权利,且也可对不服从者采取行动。这批部长来自一个曾承诺55岁公民领取公积金、却不断跳票的政党团队;他们曾告诉你公共组屋会增值,但如今却承认屋契到期屋价归零;四任民选总统可以增至五任(第一任从黄金辉前总统算起),而原本宣称是印度裔,现任总统可以一夜之间变成马来裔。

4、独立电影制作人李成琳(Lynn Lee):大家,人民行动党试图授权自己,成为真相的仲裁者。如果这还不足以令你惧怕,试想想也是这个政党,当年以“马克思主义阴谋”的谎言,使得无辜者未经审判就被监禁,新加坡的主流媒体则帮忙粉饰谎言。这个政府很乐意修饰词意,来符合自己的议程。所以,一个人也可以构成非法集会,室内的Skype视讯交流,也算是“公共集会”,艺人独自拿着镜子在街上走,等同“非法游行”;拍张照片也算是抗议;在捷运上贴两张A4纸,就算是“破坏公物”。行动党不会满足于无所忌惮地大放厥词。不会。他们要阻止我们说出他们不爱听的话。为了确保我们清楚谁才是老大哥,该法案草案赋予部长权力,可以免除任何人受到该法案的制裁。这似乎有点无耻和自私。何况今年可能会选举,这样的布局太方便了。表面上是”为我们好“。律政部强调政府并非遏制言论自由,反之是鼓励”健康和稳健的公公讨论“,以及维护”社会和民主进程“。是的,“自由就是奴役,无知就是力量”*,大家好,欢迎来到1984年。

5、《红蚂蚁》:【Ownself check ownself?】部长在大选时也是候选人,也就是利益攸关方,由他们来决定什么是可能影响选情的假新闻,会不会有利益冲突之嫌呢? 阅读更多 »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