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国志

有关新加坡政治、社会、文化的报道、分析与评论

Posts Tagged ‘媒体

《狮爪逃生——新加坡政治流亡者思辨集》序

with one comment

张素兰,刘月玲      2012年5月

流亡不是一种选择,
而是超乎法理之外的迫害
发疯的情治机关
凶残、放纵的怒火

《流亡》,陈仁贵*

这集子中叙述的事,可能把我们经由经济增长造就出来的美好假象撕裂,让我们当中的一些人,不得不正视这假象后面的丑恶现实;特别是那些对新加坡1970年代与1980年代政治氛围毫无概念的人。至于对我们当中那些经历过上述两个十年的人,它则会勾起我们的回忆,脑海中浮现曾经“遭遇”内部安全局“修理”的亲友们的身影。我们,作为负责任的公民,是否质疑过政府对那些被拘留者所作的指控?我们曾否为了帮助那些被捕或逃亡的人,做过任何事情?难道因为国家显得那么强大有力,媒体显得那么言之有理,我们就屈服,听任无法自卫的个人,遭受这种铺天盖地的攻击?也或许我们只是感到无助,为了自我保护,我们只好选择置身度外?

人民行动党自1959年上台执政以来,即毫不手软地使用内部安全法令,这是众所周知的。一波又一波的逮捕与未经审讯的扣留,使新加坡失去了一批有天分有献身精神的理想主义者;要不是内安法截去了这些人有用生命的大部分,他们本来可以为我们国家的进步作出更大贡献。在1963年2月2日臭名昭著的“冷藏行动”,超过一百二十名社会主义阵线、工会、学生领袖被逮捕并投入监牢。在整个1960年代,持续推进的清洗行动,把所有形式的反对力量,以及中英文大学的学生运动扫除一空。

国家倡议的“去政治化”运动既深且广,以至进入1970年代初期,新加坡成了个只有行政管理的国度,政治活动陷入了低潮。何元泰说:“……南大学生会已无往日学运的活跃景象。南大学生会在六十年代中之前,曾踊跃参与捍卫华文教育、反对殖民主义运动,曾经针对有关建国的政治远景的课题进行过激烈辩论。”

尽管1970年代的新加坡是那么政治活动稀缺,表面显得那么平静,邱甲祥留意到副总理张志贤这样的陈述:

2011年10月中,副总理兼内政部长披露,单只1970年代就有超过八百名这类被逮捕的人,最后正式发出的拘留令有两百三十五份。数十年下来,为数应有数千。


这些被逮捕的究竟是些什么人,他们到底又是为了什么被逮捕?
阅读更多 »

专访:判定假新闻的权力落入政府手中

with one comment

德国之声    2019-11-27
https://www.dw.com/zh/专访:判定假新闻的权力落入政府手中/a-51420063

新加坡政府今年10月正式通过了“防止网络假讯息与网络操纵法”,希望借此打击假讯息的散播。然而不少新加坡记者却担忧,这个法案不仅进一步打击言论自由,也可能鼓励其他独裁国家的统治者如法炮制。

德国之声:妳对新加坡政府首度动用假新闻法案的事件有什么看法?

韩俐颖:我不确定政府是否有需要动用假新闻法案来要求波以尔(Brad Bowyer)更正他的贴文,因为他们可以透过发布声明稿来澄清相关内容。当初政府开始在制定这个法案时,大部分相关的讨论都围绕着国安话题,所以我不确定政府为何决定动用假新闻法案来处理这个事件。此外,该则贴文的内容意见的成分似乎大过于事实,所以我也不清楚到底政府认为该贴文中哪部分属于事实,哪部分属于意见。就这个事件来看,我无法清楚了解政府在评估是否动用假新闻法案时,他们评估的标准为何。

德国之声:过去几个月,新加坡内部对于假新闻法案如何影响言论自由,以及政府会如何运用这个法案有不少担忧。从妳身为记者的角度来看,妳对这个法案有哪些忧虑?

韩俐颖:这个法案让部会首长在没有权力制衡的强况下,拥有很多权力。以首个案件为例,提出修改要求的是财政部长,而他不需要通过法院便能发出这个修改要求。被认为违反规定的人会直接收到要求,而他也必须照着政府的要求做出更改。如果他拒绝更改的话,政府将向这个人征收罚金。此外,被告必须先问发出要求的部长愿不愿意撤回要求,如果部长拒绝他的请求的话,他才能向法院提出上诉。这样的形式不仅非常落后,也缺乏对整个流程的权力制衡。换句话说,新加坡政府能透过这个假新闻法案掌控许多事情的论述。 阅读更多 »

Written by xinguozhi

十一月 30, 2019 at 1:16 下午

什么人访问什么人:新加坡反对党领袖吴明盛:香港做到的,新加坡做不到

leave a comment »

沈旭晖    2019-9-22
https://news.mingpao.com/pns/什么人访问什么人:新加坡反对党领袖吴明盛:香港做到的,新加坡做不到

很久没有卷入香港社会,直到这场卷入全民的运动而改变,例如早前关于政府“对话平台”的评论,受到不少朋友关注,想不到传来信息的朋友,包括新加坡反对党领袖吴明盛。

当时他劝我应该走入制度,改变政策,因为特区政府需要真正冷静客观的指导;我笑说香港政府这方面的能力、和真正自主的空间,远比不上新加坡政府,只能各自爬山地促进改变,但不知他是否明白。

谈起新加坡,不少人就想到人民行动党的精英,其实新加坡立国以来,一直有反对党参与选举,只要赢出大选,就可以变天;虽然执政党有种种优势令天变不了,但新加坡人普遍求稳,也是人民行动党能掌控大局的一大原因。

吴明盛毕业于新加坡国立大学,但并没有加入人民行动党,而是进入了一系列反对党:先是代表老牌工人党参选,然后成为国民团结党前秘书长,再自己创立人民力量党,虽然从未成功当选,但一直是监察政府的一家之言。

由于有不少家人在香港,吴明盛对香港政治十分熟悉,评论这场运动的视角,也很值得我们参考。

■答:吴明盛:新加坡反对党国民团结党前秘书长,人民力量党创办人

■问:沈旭晖:GLOs创办人,中文大学社会科学院客席副教授。

反修例运动成了星执政党维稳文宣

“香港这场运动,对新加坡人绝对是眼界大开”,吴明盛开宗明义这样说。然而新加坡人喜欢稳定,会怎样评价运动?“对我们反对派而言,确实给予了很大挑战。新加坡人不会明白出现暴力场面的成因,也不会深究,看见场面就会害怕,假如我们不小心,无限支持香港运动,会大败;但假如我们批评运动,会被支持者批评为动摇,失去基本盘,同样会大败。我能想到的最理想回应,就是我们支持民主,而民主的目的就是避免暴力,促进和平演变,所以我们不相信暴力,在新加坡,只能这样向民众论述。”但就算是这样,他也担心下次大选的选情,认为“香港牌”给予了执政党一个很大优势﹕“人民行动党一直提倡‘贤人政治’,认为太多民主对社会并无好处。而这次他们会利用香港的暴力画面,去加强这方面的说服力,新加坡人不明就里,很容易被吓倒。我对来届选情是悲观的,我觉得所有反对党加在一起,在选举可能一席不留的大败。”

然而作为不时到香港的新加坡反对党领袖,吴明盛自然不会像通过微信了解香港的新加坡新移民那样,对香港运动的研判,有自己的视角。“其实我看运动的目标还是很精准的,冲击的都是政府建筑物、警署等,针对港铁也是源自后者配合警察的争议,这些都是与政权有关;而香港示威者没有针对任何民居、商铺,没有打击不相关的建筑物,没有出现抢掠,从这些层面而言,香港的运动依然是很有纪律的,背后有一个‘共识建构机制’,知道什么能做,什么不能做。当然,随着事情发展,一切愈来愈难控制,很容易愈走愈过。” 阅读更多 »

杀鸡儆猴

with 3 comments

韦春花     2019-8-4

这个假议题不过是杀鸡儆猴,要人们掂掂,因为大选时任何不平等的议题都难免会扯上种族,最好国民什么都别讨论,让《联合早报》何惜薇和吴新慧之流匙喂你所有的政府信息。处处设限,处处设陷阱,贱民可以谈的话题,已经所剩无几了。

何惜薇说:普丽蒂与苏峇士制作视频,是因为不满电子付费平台广告中,本地艺人周崇庆一人扮演电子付费平台的四大种族用户,包括戴上头巾扮马来妇女,并涂黑皮肤扮印度同胞。一些人因此质疑政府厚此薄彼,姑息具侮辱性的广告却容不下视频。

然后她说:(尚穆根认为)在兄妹俩眼里,是电子付费平台广告不敏感在先,他们只不过是以视频回应。但尚穆根强调,不能因为不满就采取不合理的行为,甚至以身试法。他也留意到,普丽蒂不喜欢周崇庆涂深肤色扮印度人,她本身却曾上载穿上旗袍,刻意以不纯正的华语批评一些春节礼俗的视频。

这就是媒体带风向的跪舔示范,奈尔兄妹不过是以个人表达对一个平面广告的不满,却被无限上纲:警方介入调查攻击华族的网上视频,内政部长兼律政部长尚穆根表明,政府对这类损害国家种族和谐的视频零容忍。既然是零容忍,为何只撤下兄妹的视频,而继续让平面广告留在新闻和网络平台上,似乎传达了藐视少数种族就可以,攻击多数种族的华人就不行的信息

其实这和立法管制假信息的做法一样,人民行动党不过在为来届的大选未雨绸缪,钳制言论自由,让人觉得处处动辄得咎,达到寒蝉效果。

这个假议题处理得十分粗糙。很多值得争议处都没有很好的解释。奈尔兄妹不喜欢周崇庆涂深肤色扮印度人,认为这会造成刻板印象。那么卷曲头发、穿纱笼是不是也算呢?请问一名演员要怎样才能扮演好异族同胞呢?又或者根本不该?再或者今后不许?

有位英文报系的漫画家,由于笔下幽默风趣,经常受邀替政府部门、基层组织画一些政策宣传画,到处可见。里头的新加坡各族,恰恰就是很刻板的再现,一眼就认出是哪个种族。为什么又不见有人去投诉?今后他还能不能画? 阅读更多 »

李光耀:我要把新加坡造成一个“没有新闻”的地方

with one comment

陈加昌    2019-5-19
http://www.yan.sg/meiyouxingweidedifang/

李光耀与媒体报人的关系是交集在爱与恨之间?

在“爱与恨”间

上世纪60年代初,他说过,头脑好的人学医,其次学法律,再来就是当新闻记者。当时有报人向他指出他的内阁里就有五六位阁员是新闻记者出身的。李光耀没有回答(自1965年建国至1986年,就有两位总统是新闻记者出身的)。

李光耀登上总理高位之前与后,对言论自由及新闻自由所发表的公开谈话,显示他在这方面的立场,前后有极端的差别。而且,他后来对媒体报界应该在建国中所扮演的角色的期望,也和一般上人们认为媒体在一个自由民主国家所肩负的督促施政、反映民意的第四权的任务,大相径庭(当然也有人忘了国情的不同),各种思想自由交流的构想也成了空谈。

早一代的报人记得,1959年上半年之前,人民行动党尚未成为执政党时,李光耀公开表明“言论自由是不应受限制的”,但是他也强调在行使这项自由时,不应违反法律。1955年4月,李光耀第一次当选立法议员后不久,作为反对党议员,他曾多次主张政府不应该限制言论、出版等自由。当时马共及左翼分子还在滋事,李光耀强力主张废除“紧急法令”,鼓吹自由交流,百花齐放。

1959年,仅仅四年后,人民行动党成为执政党后,李光耀对言论自由所持的观点,就与过去还未上台时的观点有越来越大的距离。在同年的5月18日,距离大选还有12天,他似乎已经肯定自那天以后他领导的人民行动党会赢得政权。于是他说,他的政府“在5月30日之后,任何报馆如果破坏新加坡和马来亚联合邦的关系,包括合并取得独立的政策,或者使两岸关系紧张,将要面对颠覆罪。任何编辑、评论员或记者如果追随这种媒体的路线,在政府维护公安法令条例下,我们将会扣留他和关禁他(We shall put him in and keep him in)” 。

那一天,李光耀在红灯码头举行的行动党中午竞选群众大会作如此之申明后,《海峡时报》欧亚裔总编辑霍夫曼立即作出激烈反驳。之后将近一个星期,《海峡时报》与李光耀口舌之战不停,恐吓、威胁、互相指责,高潮迭起。西欧方面,英国的《每日镜》报指斥李光耀意图压制新闻言论自由。霍夫曼更专程飞去柏林参加在那里召开的国际新闻学会(IPI)大会,在会上指出人民行动党在恫吓他主持的报纸,使新加坡新闻自由感受威胁。霍夫曼也说即使1942年日本军占领新加坡时,新加坡的报业都未尝面对如此严重的威胁。 阅读更多 »

Written by xinguozhi

五月 19, 2019 at 2:28 下午

新加坡能复制大马变天?——“自由主义专制国” 覃炳鑫:行动党营造恐惧层层操控

leave a comment »

网络公民/北雁    2018-8-24
https://zh.theonlinecitizen.com/2018/08/新加坡能复制大马变天?——“自由主义专制国” 覃炳鑫:行动党营造恐惧层层操控/

透过司法、控制媒体、以及恶法打压异议份子,藉此牢牢掌控政权。新加坡属自由民主(liberal democracy)政体,但是有形无实,使他成为一个“自由主义专制国家”(liberal authoritarian state)。

历史学者覃炳鑫

历史学者覃炳鑫认为,新加坡当权政府人民行动党对国家公器的使用和社会结构操控,都有别于马来西亚。他从历史进展过程和体制角度,分析新马两国的不同之处,阐述新加坡当权者,拥有极度倾斜的选举游戏规则、高度集中的权利,还有近乎包山包海的社会文化控制,成为新加坡变天的层层阻碍。

从社会经济层面,国阵并没有如人民行动党一般,集中式地垄断政权。“1955年选举,国阵横扫51席。不过在一些地方议会却败给反对党(而后国阵索性取消掉地方议会选举,直到今天仍未回复)。在此后选举,也无法掌控一些州属政权,如吉兰丹和登嘉楼。

“1969年,513事件爆发,当时国阵宣布进入紧急状态、悬空国会,推出新经济政策、国家五大原则等有利国阵政权的政策。在1974年,说服民政党和伊斯兰党加入国阵。”

覃炳鑫是在本月18日,出席在邻国柔佛举行的“新加坡能复制大马变天?”时事论坛上,列出处以上历史事实,让出席者了解马新两国、国阵和人民行动党之间的差异,从而得知两国面对的不同处境。

他说明,国阵从未如行动党般,享有过绝对论断的政权,马国幅员较广、社群多元,政治体制分为多层次。

相对下,人民行动党在1959年取得政权后,马上废除地方议会、市镇会选举,权力集中,取消各独立组织,或以新组织取而代之,例如直接由总理管辖的人民协会。

再者,破坏新闻独立,把所有媒体由国家掌控。至于可能成为异议分子温床的律师公会、宗教团体、工会和独中等,不是被收编就是被废除。

阅读全文»

当心遭滥用 学者吁监督反假新闻立法

leave a comment »

网络公民/北雁    2018-6-26
https://zh.theonlinecitizen.com/2018/06/当心遭滥用学者吁监督反假新闻立法/

右起:施仁乔、华伦、普杰立、陈圣辉以及托本斯提芬,议论打击假新闻法课题。

香港浸会大学传播学院媒体与传播研究中心主任施仁乔(Cherian George)教授,警惕领袖、公民组织都要小心监督有关打击假新闻的立法过程和法令内容,因为当权者可以假借反假新闻法,进一步钳制新闻和言论自由,打压异议分子。

施仁乔说,他更愿意称呼假新闻为错误或虚假讯息,他承认不实讯息会对社会造成伤害和损失。

假消息引发信用和道德恐慌,人们很快就下定论必须立法保障社会免受伤害。施仁乔不否认法律对于遏制假消息散布的功能,立法可以是打击假新闻的方案之一,但是他更关注法律本身一视同仁,不遭当权者滥用。

政府说谎伤害更大

针对不实消息、指控,各国都有相应的法令,但我们需要确保法令定义更清楚,不应过于模糊,给予的惩罚应合理与罪行相对应,不可能部落客不小心转贴一则假新闻,就要重罚判监他10年。

再者,有关法律应是一视同仁的,不能只是针对民众、异议分子,政府要员也不能例外。历史显示,掌握国家机器的当权政府,发布假消息造成的伤害最大、影响更广泛。 阅读更多 »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