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国志

有关新加坡政治、社会、文化的报道、分析与评论

Posts Tagged ‘安全

学者解读李显龙“旋风式访华”:中新关系回暖,新加坡外交核心理念仍是实用主义

leave a comment »

上观新闻/安峥     2017-9-22
http://www.jfdaily.com.cn/news/detail?id=65974

专家也提醒,没有必要总是将中美两国放置在新加坡的外交战略中来衡量。对于中国而言,新加坡并不是影响外交战略全局的国家,但新加坡又是一个十分活跃的小国,所以不可低估其所具有的能量。专家均认为,从目前看,李显龙基本沿袭了李光耀时代的外交战略,在重视对华关系方面并没有根本性改变,实用主义仍是其最核心的理念。

4个多月前,在北京举行的“一带一路”高峰论坛上,东盟国家首脑几乎都到了,但却没有新加坡总理李显龙的身影。4个多月后,中共十九大前夕,李显龙在北京受到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国务院总理李克强等4位中共政治局常委的会见,被新加坡媒体称为“高规格礼遇”。李显龙这次“旋风式访华”受到舆论关注,分析人士在接受《解放日报》上观新闻采访时认为,李显龙的访问反映了中新两国在经历了近两年的相对疏远后,都愿意摒弃前嫌,让两国关系重新回暖。不过分析人士也指出,新加坡的大国平衡外交战略并没有改变,其最核心的理念就是实用主义,今后新加坡的外交取向,将考验“后李光耀时代”新加坡决策层的政治智慧。

“画风”尴尬的两年

此次李显龙访华,舆论之所以纷纷用匆忙、突然、仓促等词加以形容,首要原因是,从9月15日公布行程到9月19日正式出行之间,仅仅只有4天时间,这在中新关系发展的历史上较为少见。其次,此访也引出一条微妙的时间线索:眼下正值中国筹备中共十九大之际,李显龙下月将访美,美国总统特朗普11月将访华。更重要的是,过去两年里,中新关系的处境略微有些尴尬。

“近两年里,中新关系经历了一些变化,”上海国际问题研究院外交政策所大国外交室主任周士新说。2015年,新加坡开始担任中国—东盟关系“协调员国”,然而,它在处理国际事务上的一些做法,却让中新两国关系陷入困境。“在南海问题上,新加坡从自身经验出发,坚持认为仲裁结果有效、权威,但却忽视了南海问题的实际情况。”

2015年,美国强行介入南海问题之际,新加坡顺势加强了与美军的军事协作;同年8月,李显龙访美时,再次重申对仲裁结果的认可。当年也是李显龙在过去十余年里唯一没有访华的年份。 阅读更多 »

外交学人:新加坡不能再错误解读亚洲地缘政治

with one comment

南洋视界      2016-12-14
http://news.nanyangpost.com/2016/12/14_14.html

由于共同的文化背景,中国人以前从新加坡感受到的亲切感,比任何其它东南亚国家都多。而中国外交官也经常通过新加坡在东盟内表达他们的意见。但是,这种信任已经受到损害,而马来西亚和菲律宾等其它国家现在已被中国视为更好的合作伙伴。

2016年,新加坡与中国的关系恶化。

剑桥大学发展研究中心的迈克尔•泰 (Michael Tai) 于《外交学人 (The Diplomat) 》撰文分析,新加坡总理李显龙可能低估了南海对中国的重要性。

文章列举了涉及中新关系的近期事件:首先,新加坡于7月对南海仲裁案裁决的支持惹恼了中国。然后,于9月在委内瑞拉举行的不结盟运动峰会上提议将裁决结果纳入最后文件中。这都引起了中国的不满。虽然新加坡驻华大使罗家良否认有在峰会上提及南海问题,但是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耿爽坚称“某个国家”试图在峰会中绊倒中国。此后在11月,香港海关扣留了9辆新加坡武装部队的装甲运兵车。

文章指出,鉴于新加坡以前与中国的特殊关系——由李光耀和邓小平开始的中国领导人所精心培育出来的——新加坡在东盟国家中曾是独一无二的。

自1990年建交以来,新加坡与中国发展了强大的贸易、金融和投资关系。2013年,新加坡在中国的投资达到72.3亿美元,成为中国最大的投资者。中国则于2014年成为新加坡最大的贸易伙伴,双边商品贸易额达到860亿美元。值得注意的是,新加坡也是中国在亚洲的首要投资目的地。

但是,新加坡也与美国建立了紧密的经济和安全联系。美国是继中国之后,新加坡第二重要的贸易伙伴。另外,新加坡开放的投资政策和高度发达的商业基础设施,也吸引了来自美国的大量投资。文章指出,已有超过1300家美国公司在新加坡进行投资,并有超过300家公司在新加坡设立了地区总部。同时,美国与新加坡的安全关系可追溯到20世纪60年代,而当时新加坡积极支持美国在越南的战争。

新加坡作为一个岛国,被夹在马来西亚和印度尼西亚两个更大的国家之间,同时也对北越和中国的共产主义感到恐惧。共产主义于1975年在印度支那取得胜利、以及越南于1978年对柬埔寨的入侵,让新加坡更加确定美国应在东南亚的安全中发挥作用。新加坡第一任总理李光耀理解到“有强国支持”的重要性。而由于新加坡的战略空间有限,新加坡一直把美国视为安全担保人,虽然这没有得到官方承认。 阅读更多 »

南海水太深 新加坡你就不要瞎搅和了

leave a comment »

侠客岛     2016-9-29
http://mp.weixin.qq.com/s?__biz=MzA3MDM2NTIwMA==&mid=2651078909&idx=1&sn=8dd1c32d72fe36ddca649638d9c93943

近日,围绕“不结盟运动首脑会上新加坡炒作南海问题”一事,新加坡驻华大使罗家良杠上了《环球时报》和该报总编胡锡进。双方你来我往,已针锋相对论战了四个回合,说法截然相反。那么,真实的情况究竟如何?

交锋

事情起于《环球时报》2016年9月21日刊登的《不结盟运动首脑会新加坡妄提南海仲裁》。该文指出,在第17届不结盟运动峰会中,“新加坡曾执意要求塞入为菲律宾南海仲裁案背书的内容,企图强化成果文件涉南海内容,由于多个国家明确反对未能得逞。”

9月26日,罗家良指责该报21日的报道罔顾事实。他表示,关于提议在成果文件中增加南海共识内容一事,“不是临时决案或任何单一东盟国家主张的”,“是东盟一致和共同的立场,也是东盟十国根据第49届东盟外长会议联合公报所达成的共识。”——意思就是,这是东盟全体的事情,不能赖到新加坡头上。

罗大使还指出,“东南亚相关段落,包括涉及南海的内容,自1992年起就已纳入不结盟运动峰会的最终文件,并以东盟共识为基础定期进行更新”,峰会轮值主席国伊朗和东道国委内瑞拉拒绝此提议的做法,不符合不结盟运动的惯例。

9月27日,胡总编复信称,“《环球时报》记者是根据参加不结盟首脑会议的知情人士介绍情况写成此文的,信息源严肃、可靠,文章写的就是真实情况,因此不能同意罗家良大使对此报道的指控”。他在信末还提醒到,“您的国家在南海问题上做过头了”。

9月28日凌晨,罗大使再次致函。他强调,报道依据的是只言片语的、匿名的不完整信息,而新加坡全程参与了峰会的讨论;他还出示东盟主席国老挝的信函称,“不结盟运动峰会主席国并没有拒绝新加坡的要求,而是不合规矩地拒绝了东盟要求以东盟共识更新有关东南亚地区段落的内容。”

尽管细节还有待披露,但基本事实还是很清楚的。新加坡和东盟国家试图在不结盟峰会成果文件中增加东盟内部达成的关于南海问题的新共识,被峰会拒绝。综合各种信息看,《环球时报》和胡的叙述基本属实,但可以补充更多细节;罗虽然辩论套路占优,但回避了根本的问题,显得有些虚伪——他的论述始终没有触及实质:究竟新加坡有没有这个想法、有没有这样做?

罗大使所谓“新加坡没有在提议上面做太多的工作”的说法,说服力并不大。这只是面子上的套路。稍微懂点常识的明眼人都不难了解,此类成果文件的磋商功夫更多的是在幕后,在走廊或咖啡馆,而非在正式会议上。 阅读更多 »

次品列车出口新加坡 中国制造再遇滑铁卢

with one comment

郑维   2016-7-6
http://mp.weixin.qq.com/s?__biz=MzAxMjkzMDc0MQ==&mid=2247484161&idx=1&sn=0a9600bcb50e21c5311297cb0c799edc&scene=2&srcid=0706xScTwqCQcTeVEUHhdnI7

毫不夸张地说,这件事情,南车四方辜负了新加坡政府的信任。新加坡政府期望尽快提升地铁服务频率和可靠性的计划,肯定需要相应延后,而再度面对民众的不满。而新加坡政府也必须重新审视合同招标的过程流程,从中汲取教训。我认为新加坡贪污调查局也必须出手审查那些负责投标招标的人员,严查利益输送的蛛丝马迹。

新加坡第一次使用中国南车青岛四方机车车辆股份有限公司制造的地铁列车的尝试,正因为大部分列车的质量出现严重问题,而面对着汹涌而来的质疑和嘲讽。

这批投入运营三年不到的35辆中国造地铁列车,有26辆的车身和转向架 (bogie) 的连接处发现了裂缝,问题列车占了全部出口量的近75%。

次品率之高,真是令人瞠目结舌。

在深夜悄悄运走的新加坡地铁车厢(来源:传真社)

南车四方出口新加坡列车的不给力,必将令已经饱受指责的新加坡地铁形象更加雪上加霜,必打乱新加坡提升地铁服务水平的整个计划。公共交通问题一直都是近年来新加坡政府被指责和质疑最多的课题之一。

在上届大选前,已经推动地铁服务有不少进步的新加坡交通部长吕德耀主动辞职,为执政党纾解民意,令新加坡执政团队遗憾地损失一员口碑极佳的大将。

更令人遗憾的是,对新加坡人的日常生活有如此重大影响的新加坡新闻,居然是由香港的传真社 (FactWire) 披露后,才被新加坡的媒体跟进。

出问题的中国造列车

根据新加坡地铁公司SMRT的董事经理Lee Ling Wee对《海峡时报》的声明说:“我们的工程师在制造商在2013年交付的35辆列车中,有26辆的车身和转向架 (bogie) 的连接处发现了裂缝。”

香港《传真社》则报道说,由中国南车四方机车车辆股份有限公司制造的“35列列车因重要结构组建及车身出现裂纹”,已被运回青岛原产地替换车身。

Lee Ling Wee说:“这些有问题的列车还在保修期内,制造商将进行维修。全部26辆列车的维修工作将在2023年完成。“

不会影响安全?

当然,新加坡陆路交通管理局和坡地铁公司都强调,这些列车出现的问题不会影响列车乘客的安全。

不过香港的九广铁路公司前署理行政总裁黎文熹接受传真社访问时则说:“若新的机件出现裂纹,是很不寻常,而且你不知道它之后可以承受多少压力,因为行车对列车车身、机件构成很大压力。如你所言,除了裂纹之外,电池有问题、其他质素有问题,整个产品检测令人怀疑、令人对产品失去信心”。

黎文熹又补充,生产商在制造列车后,会就列车的保养和维修向营运商提供建议,“你若不相信制造商的生产质素,你又会否相信它提供的技术维修建议呢?这是很严重的问题,要把事件弄清楚,究竟你对制造商有多大信心”。 阅读更多 »

新加坡能否存活?

leave a comment »

孙和声     2016-5-17
http://www.orientaldaily.com.my/columns/pl20152743

新加坡能存活吗?Can Singapore Survive?是新加坡国立大学李光耀公共政策学院院长马凯硕 (Kishore Mahbubani) 在2015年出版的一本书名。马凯硕是名资深外交官,也常发表有关国际时局与趋势的文章,在1998年还出了本《亚洲人能思考吗?》(Can Asian Think) 的书(此书有马来文译本)。他的国际观可以说是立足于新加坡的本土型国际观 (Global Perspective);也就是,虽饱读“西书”,却不盲从西方。

新加坡能否存活?作者的自问自答是三个可能性,能、不能与或许。或许,在进入正题前,可大略谈一谈新加坡的强项、弱项、威胁与机会(即SWOT分析法)。强项是,这是一个高效廉洁的有为政府,注重领导与治理而非放任;政治稳定;族际关系和谐;具有多元文化与语文资產;治安良好;整洁有序;法制到位;是个世界性的都市;产业结构颇合国情;享有策略性地缘优势位置;财政健全;国防与安全也可说到位;具有一流的大学与智库等。

人才严重外流

就弱项言,是国土小(约639平方公里);人口规模也小(约500多万);生育率低;高龄人口占比高,如60岁或以上人口占16%;人才外流也颇严重;地处马来海洋中的一个华人占多数 (75%) 的都市国家,故国防支出高;地价与房地产价格高、薪资也高,是个高成本国;由于人才库存少,不得不广招外才,可又引起本国人对外国人才的敌意;年轻一代已较不具老一代那么勤俭与具有忧患意识的价值观与精神;为了生存不得不特別着重竞爭与效率;为了维稳而不得不牺牲人民的一些政治自由等。气候暖化,北极冰溶,可能会导致海水上升,侵蚀国土,地缘政治不确定性等,如中美之斗等。这些弱项与威胁,能否转弱为强,转危为机,就看新人如何创新迎变了。

从机遇的角度看,其地缘优势;多元文化资产;既有的金融地位与基施;独立的外交自权;高度开放的经济与法制到位等,均有可能使它成为东南亚的领先者与典范,也有潜能成为伦敦或纽约式的世界级都市与金融中心。 阅读更多 »

Written by xinguozhi

五月 23, 2016 at 1:10 下午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