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国志

有关新加坡政治、社会、文化的报道、分析与评论

Posts Tagged ‘宪法

立法马来总统的政治代价得不偿失

leave a comment »

新加坡文献馆      2017-7-15
http://www.sginsight.com/xjp/index.php?id=18942

虽然民选总统还未举行,但是,结果会是如何,大多数的老百姓皆已心中有数。立法马来总统的政治代价得不偿失,一个丢失了诚信的政府,要如何带领新加坡国民从风云莫测的恶劣国际格局中,走出一条活路?

李显龙祸不单行,正是屋漏偏逢连夜雨,船迟又遇打头风的最佳写照。被李玮玲指责动用国家机器的纠纷还未完全落幕,这边厢又上演,陈清木挑战启动保留总统选举机制的合法性。

一般老百姓原本对国家机器是什么一个政治概念,没有多大的认识,却因为李光耀旧居的争议,而明了法律是干预私有产权的政府行政工具。如今,社会大众再度见识到,政府可以单方面的,通过修宪而随时,任意和合法的,改变游戏规则。

更严重的是,高庭裁定,国会的选择是政策决定,而这政策决定是在法庭司法范围之外。也就是说,政府制定的游戏规则是政策决定,所以改变游戏规则的行政是否合法,是不在法庭审讯的权力之内。白话文是说,法庭无权审讯政府的政策决定。

对那些相信新加坡是三权分立之民主政体的懵懂国民而言,这一个新的司法认知是不是当头一棒?政府行政决定不受司法审核的真相,在根本上,颠覆了新加坡依法执法的美丽传说。

李光耀旧居的纠纷,盘根错节,不容易清楚理解其中的来龙去脉。相比之下,审讯保留总统选举机制合法性的司法过程,清晰明白,可以从中一览人民行动党,如何动用国家机器来改变游戏规则的真实个案。

2016年1月, 陈庆炎在总统国会施政方针提及,对现有政治制度进行检讨。

2016年2月10日,李显龙针对2017年总统选举,委任九人宪法委员会,从制定民选总统资格标准、总统顾问理事会职权,以及确保少数种族有机会定期获选为总统这三方面做出调整。

2016年3月10日,陈清木宣布有意参加2017总统选举。在记者会回答问题时指出:总统是无关政治的 (apolitical)。如果总统是政治性的,或者你想将总统职位政治化,那我们可就有麻烦了。作为总统,我必须尝试确保新加坡现有的所有政党,有一天能看到他们坐在一起,不玩政治拉拢,大家一起吃顿饭,轻松简单地交谈。在我的选举团队中,不去看是什么政党。我们都是一家人,我们都是一个新加坡。阅读全文»

总统选举保留制:候选人是否具“马来特性”成焦点

with 3 comments

新传媒8频道新闻     2017-7-16
http://www.channel8news.sg/news8/singapore/20170716-sg-presidential-election/3769364.html

跨国海事与岸外服务公司波旁海事(Bournbon Offshore)亚太区主席法立(Farid Khan)正式宣布,有意参加来届保留给马来族候选人的总统选举。(照片:Monica Kotwani)

本届总统选举将保留给马来社群参选,而候选人是否具有“足够马来特性”,在近几个星期成为热门话题。

政治分析家:选民不应该过于重视候选人的种族身份

《今日报》报道,虽然这个话题引起热议,但一些马来社群领袖认为,新加坡是个多元宗族和多元文化的社会,选举宗旨的定义应该是具包容性、而不是狭义的。

前议员欧思曼(Othman Haron Eusofe)表示:“如果那个人并不是百分之百的马来人,但有融入马来文化、与(马来)社群交流等,那他应该算是个马来族吗?还是你说不是,然后进一步划分这个社群?”

政治分析家也认为,虽然来届民选总统将只保留给马来社群人士参选,但选民不应该过于专注候选人的种族身份。新加坡管理大学法律系讲师Eugene Tan说,这么做会“减损总统选举存在的意义,以及当选总统作为我们多种族主义的象征。

62岁的波旁海事(Bourbon Offshore)公司亚太区执行主席法立(Farid Khan),上个星期宣布有意竞选总统。而第二房地产集团(Second Chance Properties)67岁的创办人兼总裁沙里马里肯(Mohd Salleh Marican)早前也同样表示有意愿参选。

法立因身份证上注明巴基斯坦裔身份,在记者会上被质疑是否具有“足够马来特性”;而有印度血统的沙里马里肯也因马来语不流利,而遭受批评。 阅读更多 »

揣着聪明装糊涂

with 2 comments

李莫愁    2016-11-11
http://www.malaysia-chinese.net/cgi-bin/czread.pl?board=luntan&file=start&User=&Pass=&group=2&read=messages/2016/11/144833.html

说到这儿,就不难看出就如集选区制度那样,虽然打着种族和谐的金字招牌,其实是把更多的独裁往自己身上揽。这次匆忙推出的戏码,摆明是要阻挡陈清木成为民选总统候选人。除了高门槛之外,执政者还可以通过种种理由拒绝一些人参选,保留一切诠释的权力,这本是民主制度所不允许的,却变得不得不如此,够高招了吧!

“揣着聪明装糊涂”绝对是一种厚黑学。

“揣着聪明装糊涂”七个字是我们这些祖先来自大陆南端的南洋小子不会用的,盖因这是北方人的语法结构,就好像我们说“惹上麻烦”而不说“摊上麻烦”;然而这七字却很传神地表达那种情境的心理状况。

“民选总统”对上了年纪的新加坡人来说,都知道是行动党为了永续执政而丢出来的撒手锏。明明是要搞“第二权力中心”,却昧着良心说不是“第二权力中心”,这种选举奥步差别在于是他们当政或者不是他们当政。回溯1981年安顺补选送工人党惹耶勒南进入国会,在野党取得零的突破,那时起,行动党大佬们就深谋远虑生怕将来有一天,一个不小心让在野党取得政权。于是需要设计一个机制让他们可以扳回一局;国会的任期4年,民选总统6年的错开……并且以李光耀为麻豆的构想就开始酝酿。先搞定了集选区制度,10年之后修改了宪法搞了个民选总统制出来。可惜人算不如天算,后来李光耀不当却给王鼎昌当了。而这个王鼎昌辞去党籍之后,天真地以为要当一回真正的全民总统,提出要查政府的账,杀行动党大佬们一个措手不及,飙出一身冷汗。之后终于把王鼎昌弄下台,这回就学乖了,找了个听话的“之子”纳丹来让权,于是练就一身盖树胶印的本领,把原本要留给李光耀掣肘的狠招都改了回来。这些谁没看见,只是大多数揣着聪明装糊涂罢了。

2011年民选总统选举,原本以为很冷门的竞选却出现了“Tan Tan Tan Tan!”式的命运敲门。四个Tan都来自体制,特别是前议员陈清木仅以7000票的落差败给陈庆炎。而执政党嘱意的候选人——陈庆炎也赢得不漂亮,只得36.2%的选票。到了2015年,陈清木听说李显龙又要改宪,赶紧放话说他来届一定要选,于是李显龙殚精竭虑想了个连陈清木“都不能拒绝的理由”。这些谁没看见,只是大多数揣着聪明装糊涂罢了。 阅读更多 »

刘程强:行动党徇私修改民选总统制 改革应由全民公投决定

leave a comment »

刘程强(阿裕尼集选区国会议员/工人党秘书长)    2016-11-8
http://www.wp.sg/constitution-of-the-republic-of-singapore-amendments-bill-speech-by-low-thia-khiang/

这次通过修改宪法,变更民选总统制令人不安,其背后的动机是,进一步确保行动党就算在国会里失去绝大多数议席,也可利用民选总统来牵制新政府的运作。

刘程强11月8日在国会辩论修改民选总统制度时的发言全文:

总统是我国的元首,代表新加坡,是国家和人民的象征。工人党认为,总统的尊贵身份和地位,不会因为是通过国会委任产生而打折扣。

但是,从1980年代开始,工人党就极力反对民选总统制。这不是因为我们反对国家有总统,而是因为这整个机制背后的动机会造成对国家不良的深远影响。很显然的,候选人所必须具备的严格条件,都是为了保证最后能胜出成为总统的,是一名亲人民行动党人士。这名亲行动党的总统,就可在行动党万一落选的情况下,阻挠一个非人民行动党政府有效执政。为什么行动党在1981年安顺区补选和1984年大选失去波东巴西以后,才想到要推行民选总统制呢?

从开国以来,行动党通过国会所推选出来的总统,有那一个不受人民尊重?再说自1991年开始推行民选总统制后,行动党也不曾讨论这个体制出问题。现在为什么突然出现问题,大费周章成立宪法委员会探讨,并且大事修改宪法呢?

2011年的总统选举让行动党寝食难安,那是自从民选总统制实施以来,第一次出现四名候选人角逐总统席位,又不是行动党属意的人选,而且最后当选总统的候选人只以不超过1巴仙的多数票胜出,机关算尽,行动党还是差点栽在自己的如意算盘之下,所以这一次才会急急如律令地,想要强行通过这个修正法案,不允许下次总统选举又出现让他们吓破胆的情况。

修改民选总统制真的是为了维护少数种族代表性吗?

新加坡从英国继承过来的政治制度是议会民主制,由人民选出他们的代议士,然后由在国会里获得最多席位的政党组织政府。所有的部长都是民选的,这让内阁有获得人民直接委托的合法性,在这样的制度下,一国的元首,无论是女皇或者是总统,都没有行政权力。

在过去实行总统委任制的时候,根本就不必顾虑总统的职位会被某一种族长期垄断,所以如果要确保总统的任命能反映我国多元种族社会的需要,最直截了当的方法,就是再回到委任制。这次修改民选总统制,难道真的是为了保障少数族群的利益吗?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为什么行动党在过去二十多年来都不提这个问题?一直到2011年,行动党差点跌入自己所设计的民选总统选举阵法,这是绝对不允许发生的,所以行动党才赶快提出这个修正动议。 阅读更多 »

陈清木医生:修改宪法以针对个人是可悲的

with one comment

陈清木医生     2016-9-17
https://www.facebook.com/TanChengBock/posts/1136704553070745

“对不起,陈清木医生,你没有资格参加2017年的总统选举,”尚穆根部长说。

在9月15日的一个对话会上,有人问民选总统制白皮书是否是为了防止某些人参加总统选举,尚穆根部长回答时说出我的名字。

他告诉与会者,并且在没人提到我的名字的情况下,特别点名,说在新修改的条例下,我不具资格。

他是否已经决定,在国会辩论之前,白皮书内容已经成为法律?而所有条例的改变,是要确保我不符合资格的说法,到头来是真有其事?如果宪法修改是针对某个人,这对新加坡人来说,将是可悲的。

Written by xinguozhi

九月 17, 2016 at 8:10 下午

“新加坡问题”促成“大马”计划的出台?――从解密档案看马来西亚的成立

leave a comment »

林恩河      2016-7-3
怡和世纪 2016年6月–9月号 总第29期

14652738206026-1-120

1961年5月27日东姑鸭都拉曼在雅达菲酒店演讲。Source: The Straits Times © Singapore Press Holdings Limited.

马来西亚刚成立的时候,我正在上小学,收音机喊得价天响的口号是“马来西亚如同升起的太阳,谁也阻挡不了”。言犹在耳,新加坡竟然闹出走,竟然“被独立”了。

短暂的马来西亚的岁月,留在我脑海里的马来西亚的记忆,如今只剩下那个像光芒四射的太阳的国旗和显得有点浪漫又有点抒情的“Nagaraku”。当年我们以童稚的声音缓慢抒情地唱着“Negaraku”的时候,哪里会想到这首国歌所代表的马来西亚,它的成立是那么地充满政治算计和暗潮汹涌。

提到马来西亚成立的缘起,大家很自然地就会想起马来亚联合邦 (Federation of Malaya) 总理东姑阿都拉曼 (Tunku Abdul Rahman) 1961年5月27日在新加坡艾德菲酒店 (Adelphi Hotel) 那场所谓历史性的演讲,这是钦定的历史说辞,英国上议院在1963年7月26日寻求三读通过的“马来西亚法案”(Malaysia Bill) 的讨论中也是如此定调(注1)。

在这个由东南亚新闻工作者协会举办的午餐会演说中,东姑提出了“有必要拟定计划把马来亚联合邦、新加坡、沙捞越 (Sarawak)、文莱 (Brunei)和北婆罗州 (North Borneo)联合起来,建立更紧密的政治和经济上的合作”,东姑还强调这个合作计划的目的就是“要遏制共产主义的影响,因为这会危害到本区域的安定”。

从表面上看,东姑的演讲像一石激起千层浪,引起了相关地区的政党、人民和政治人物的反应。不过随着近年有关这方面的档案的解密,这种说法开始受到人们的挑战。

自治邦政府成立和王永元事件

让我们先回顾一下东姑发表“历史性”演讲前新加坡的政治局势:1959年5月新加坡举行第一届自治邦大选,人民行动党 (People’s Action Party) 以反殖和社会主义的政治诉求作为竞选纲领,击败了原首席部长林有福领军的新加坡人民联盟 (Singapore People’s Alliance) 取得压倒性的胜利,在51个立法议席民行动中得到43席。

虽然人民行动党以多数党的地位组成新加坡第一届自治邦的政府,不过在执政的初期表现不如预期,再加上面对党争和党内左右两股势力的角力,行动党的执政地位其实处在风雨飘摇的处境。

首先发难的是内阁要员国家发展部长王永元,他曾是新加坡首任市议会市长,自视有能力挑战作为自治邦总理的李光耀。1960年6月王永元通过自己所在的选区行动党芳林支部抛出所谓“十六条议决案”(16 Resolutions),要求实现党内民主和兑现释放全部政治犯的竞选承诺,并对新加坡的独立议程的进展缓慢表示不满。

由于得不到党内大部分人的支持,1960年7月27日王永元和支持他的两位行动党立法议员黄庭坚和宁甘 (S V Lingam) 一起被开除出党。1960年12月副总理杜进才在立法议会提出动议弹劾王永元“不诚实的行为”,王辞去芳林区立法议员职务,旋即在1961年4月举行的芳林补选中以高票击败行动党候选人易润堂。

王永元的胜利到底是个人的“卡里斯马”(charisma) 还是选民对时局的不满?相信两者兼而有之。王永元的压倒性胜利让人民行动党感到很难堪,特别是作为面对王永元直接挑战的李光耀,英国驻新加坡最高专员薛尔克 (Lord Selkirk) 事后这样评述这场补选:“政府(指行动党政府)最大的失败之处就是不能完全理解一个成功民主政府的机制,最显着的例子就是他们处理王永元事件的方式”。(注2)

除了面对王永元的挑战,党内左派也对当权派寻找借口试图阻止释放政治犯的举动逐渐不满,开始向行动党政府施予压力。面对四面楚歌的困境,以李光耀为首的当权派开始寻求脱困之计,“通过合并取得独立”(independent through merger) 应运而出成为杀手锏,让他们有了反击的武器。 阅读更多 »

总检察长,他的工作是什么?

leave a comment »

作者:陈华彪      译者:万章,新国志     2016-4-10
http://www.sginsight.com/xjp/index.php?id=16213
英文原文:http://theindependent.sg/the-ag-whats-his-job/

如果设立总检察长这一职位的目的是为了有个独立的宪法维护者,那人们要质疑的不止是李光耀的智慧,而应包括总统这个职位,后者与陈文德能在职25年有关。从未有人认为这有什么不妥……这显示了新加坡政治结构在系统上的缺陷及全体行动党议员在政治上的破产。

Godfather-Marlon-Brando

当公众不同意政府对批评者采取高压手段时,总是总理或他的部长受到责怪。有时法庭也被批评。但却有个职位到目前为止避开了公众的审查,那就是总检察长。

他的工作究竟是什么呢?他是作为政府喉舌的一名公务员吗?或者他是独立于政府的?

现任总检察长VK拉惹先生为他的任务下的定义是:“公众利益维护者和法治管理者”。在宪法下,他的确拥有“自行斟酌来开始,进行或终止任何犯罪诉讼”的权力。作为政府的首席律师,他有向总理和他的部长就法律事务提供意见的责任,他们则有义务听从他的意见。还有,他应该是独立自主的。这只是理论而已。

新加坡是一个由支配性政党行使不对称权力的社会,国家机构和支配性政党的界限模糊。像这样的社会,一位勇敢的总检察长可以起着抗衡作用,阻止支配性政府变为不民主与独裁。本来就应该是这么样。

以现任总检察长为自己订下的标准来判断,一名理智的旁观者会给他在处理余澎杉、范国瀚、韩慧慧、鄞义林、林俊辉和李瑞峰案件的表现打高分吗?在这些案件中,个人的权力和国家或权势起冲突。我会倾向认为,如果总检察长职位是民选的话,基于上述问题,VK拉惹也许很难重新获选。

总检察长是由总理选派这一事实会危害他在宪法上的独立自主吗?我翻查了不少过20本有关新加坡政治的书籍,包括李光耀回忆录,以寻找有关新加坡在职最久的总检察长陈文德的线索。令我惊奇的是,尽管律政部长K尚穆根形容这个人“在我们独立后的成长年代及对总检察署的发展做出重大贡献”,这些书籍几乎没有提到他。

李光耀为何选了陈文德,并在接下来从1967年至1992年的四分之一世纪任用这位总检察长是个大谜团,因为李光耀在《新加坡故事》中对他只字不提。更何况,陈文德在第一代行动党领导人离开内阁后(杜进才在1981年,吴庆瑞在1984年,拉惹勒南在1988年)还读继为李光耀效劳。 阅读更多 »

Written by xinguozhi

四月 14, 2016 at 10:30 上午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