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国志

有关新加坡政治、社会、文化的报道、分析与评论

Posts Tagged ‘寒蝉效应

“打假”不过是个伪命题

with one comment

殷素素    2018-4-19

尚穆根有意图的“黑脸”表演,旨在杀鸡儆猴。所以听证会后,是不是弄出个“反假新闻法”,已不重要,重要的信息已然传递,恐惧早已深植国人心中:有孩子也绝对不让他去要研究历史了。当然,也有可能弄出个不汤不水的“反假新闻法”。

尴尬了!柔佛王储日前突然出现某超级市场,为当地居民购物买单,吃到甜头的民众当然高喊万岁。然而也诱发人的贪欲,食髓知味,于是谣言满天飞,到处有小道消息谓:还有第二、第三轮快闪买单。可是,主流媒体为了削足适履、对号入座,报道时“谣言满天飞”舍弃不用,改用“假消息”,因为谣言不曾以“新闻”的形式出席,只以口耳相传,勉强用个还可与“假新闻”呼应的“假消息”。

一些事物深究之下,有时会造成滑稽的效果。比如说要“打假”的话,就要有个权威的“真”来对照,Fact Check Singapore算啥东西?那岂不是要成立一个“真理部”(Ministry of Truth,乔治•奥威尔的预言成真),出长该部的高官,必然是个博学通才,同时必须一眼就能辨识出“未知”的真伪。

有人去研究恐怖分子进行袭击的手法,发现这是个“本小利大”的行为,因为无论袭击成功与否,甚至胎死腹中,都会造成“反恐工作”更大的困扰。这就表现在机场通关时所需的检查程序逐年增加,大型群众聚会、民族庆祝年节时维安的繁复。这样一来,又加剧民众对“恐袭”的更多不安,进入一种恶性循环。所以说恐怖分子发动恐袭,不在于要杀多少个人,而在于要加大你心中深植的恐惧。

邻国的“2018反假新闻法”出炉之后,经一番当地的评论文章之后,大家也渐渐得出一个结论,就是这种“打假”其实是意在言外,项庄舞剑意在沛公的。有位记者就写道

反假新闻法案实施之後,官方不见得立即会有动作,反正民众必定会自我审查。除了互相提醒少议论国是,连转贴、点赞亦可能出事,那大家还是安份一点,免得惹祸上身。自我审查严重妨害民间意见交流,但这是人们的自我保护,可见光是通过反假新闻法案,己伤害言论自由。然而,自我审查的确是人们的自发行为,很难怪在官方头上。於是,官方无须任何动作,便己成功压制部份民间言论。

这就让素素联想到覃炳鑫博士的遭遇。尚穆根对覃炳鑫6小时,还有之后找来政府部门对他的抹黑,质疑他的学术资格等,老吴(老番癫吴俊刚,下同)称他为“挟洋自重”,我想还不如直接安他一个“里通外国”的罪名。这么拙劣的表演,难道冷眼旁观的吃瓜群众都看不出吗?其实就是要你看得出:老子要兴文字狱啦!——效果就请参考上面一段。因为大选可能就在明年,这样的震慑效果在2019大选前的边际效益最大。 阅读更多 »

Advertisements

国家如何对待学者?──从新加坡一场六小时的听证会说起

with one comment

魏月萍    2018-4-13
http://contemporary-review.com.my/2018/04/13/1-61/

新加坡政府为制定反假新闻法,日前举办公开听证会接受公民组织和个人建言,意外牵引出一场六小时被称为“律师对垒历史学者”的辩论。事后引发百多位国际学者连署,抗议听证会的审问方式,学者的诚信和学术信誉受到政治人物审查,恐对学界形成“寒蝉效应”,冲击新加坡的学术自由。当听证会转变为公审会,原来为收集各专业领域意见、听取建言与多方意见的公共论说场域,却成为“伪学术法庭”。这已经和假新闻议题或反假新闻法的制定毫无关联,而是一场以国家为名,对于历史修正主义者的抗衡行动,同时也是一场捍卫政治行动合法性的保卫战。

(来源:Phuket News)

网络假新闻(online fake news)猖獗流窜,为制定反假新闻法,新加坡政府从2018年3月14日至29日举办为期八天、由十人特选委员会召开的“公开听证会”(public hearing,以下简称听证会),渉及六十多个组织和个人提呈建言,备受大众关注。但本有公民谘询和审议意义的听证会,却意外牵引出一场六小时被称为“律师对垒历史学者”的辩论。不过在看完六小时冗长的录影后,说辩论恐未甚贴切。在大多数以“你同意还是不同意”、“是还是不是”的主导口吻底下,律政兼内政部长尚穆根(K Shanmugam,下图左)和旅英历史学者覃炳鑫(Thum Ping Tjin,下图右)的一来一往,说得轻一点,仿佛是“论文答辩”现场,说得重一些,俨然是“伪学术法庭”。

覃炳鑫虽然是旅英历史学者,多年来在自己经营的广播电台,讲述有关新加坡的历史,以学术介入现实。他同时也是牛津大学东南亚研究项目的主要协调人,并和自由撰稿人韩俐颖、漫画家刘敬贤创办立足于东南亚新视野的英文评论媒体New Naratif(《新叙事》)。覃炳鑫在呈交给听证会的陈情书中,虽然提出扩展媒体通识课程(Media literacy programmes)、废除《报业与印刷法》(Newspaper and Printing Presses Act)等具体方案以制止假新闻的过度扩张,但他抛出的两个核心议题,却是“直剿蜂巢”:一、人民行动党和李光耀是假新闻的散播者;二、无论是1963年的冷藏行动或1987年的光谱行动,其逮捕行动目的乃在政治利益,而非国家安全问题。

(来源:Phuket News)

以上两个核心问题实互相关联,这是因为无论是1963的冷藏行动或1987年的光谱行动,背后支持逮捕行动的合法性,乃在于认为当时一些左翼或地下组织,受到马共阴谋的唆使,试图进行不利于新加坡的政治活动。鉴于此,尚穆根和覃炳鑫“辩论”的核心便在于:在1950至1960年代期间,新加坡是否有共产主义阴谋的流布?其次,工会、华文中学、文化组织或左翼团体,是否受到共产主义阴谋论的影响,同时也是共产党统一战线(Communist United Front)的一部份?马共是否利用一些地下组织来宣传他们的理念,以及社会主义阵线(Barisan Socialist)是否被马共渗透等问题。 阅读更多 »

狮城谍影疑云震慑外来学者

leave a comment »

亚洲周刊/萧翔      亚洲周刊 2017年8月20日第31卷33期
http://www.yzzk.com/cfm/content_archive.cfm?id=1502353370204&docissue=2017-33
http://www.yzzk.com/cfm/content_archive.cfm?id=1502353370266&docissue=2017-33

新加坡内政部指中国背景的美籍华裔学者黄靖是“试图影响当地舆论的外国代理人”,取消他和太太的永久居民身份,永远禁止他们入境,事件震慑在新的外来学者。仍在狮城的黄靖提出上诉。

新加坡学术圈外来人才众多闻名世界,尤其少数几个被视为官方智囊的机构,网罗了来自多个国家、拥有各种国籍的学者,也通过开设高等课程吸纳世界各国研究生,作为高等人才相对稀缺的狮城观照世界也提供政府不同意见的渠道。原本不为外界注意的这种学府氛围,近日却意外传出“谍影”疑云,引发国际关注。

新加坡内政部在八月四日星期五傍晚忽然发布文告,指李光耀公共政策学院特聘讲座教授兼亚洲与全球化研究所所长黄靖是“试图影响当地舆论的外国代理人(agent of influence)”,确认他曾“参与损害新加坡国家利益的活动”,因此依据新加坡移民法令取消他和妻子杨秀萍的永久居民身份,并且把这名中国出身的美籍学者及妻子列为不受欢迎的移民,永远禁止入境。新加坡国立大学也同步表示即日起停职停薪,终止其聘约。

黄靖对媒体否认指控,表示“外国代理人”之说是无稽之谈,“为什么不指名是哪一国呢?美国还是中国?”他将依法向内政部长提出上诉。若上诉不果,他须在特定时间内离境。

隶属新加坡国立大学的李光耀公共政策学院,在亚洲高等研究学府拥有崇高地位,成立十余年来培养了八十多国两千多名学生。前总理吴作栋刚在今年四月接替年事已高的王赓武出任董事会主席。

事件立即在当地学术圈和移民圈子引发寒蝉效应的“骚动”,许多外国学者私下议论纷纷,试图勾勒完整的拼图,也纷纷相互提醒要更加谨言慎行。 阅读更多 »

藐视法庭法案通过,加剧新加坡模式内在矛盾

leave a comment »

邝健铭     2016-8-26
https://theinitium.com/article/20160826-opinion-kwongkinming-singapore/

新法案乃至新加坡政府的管治观所引起的寒蝉效应,难免会延续畏缩国民心理……

2015年9月10日,新加坡一个商业区内,人们在拍照。摄:Edgar Su/REUTERS

8月15日,新加坡有关藐视法庭的《司法维护法案》以72票对9票通过,反对党工人党的九名国会议员,全数投反对票;三名官委议员 (Nominated Member of Parliament) 虽曾对法案提出异议,但最后收回修订法案要求,赞成通过法案。这项法案,能够显示新加坡司法与政治的关系、社会言论自由状况,进而反映新加坡模式对社会自由重要性的模糊取态与内在矛盾。

总理李显龙之妹李玮玲 (Lee Wei Ling),在自己 facebook 公开表示不信任《司法维护法案》。她认为草案是“一次让舆论缄默的企图”,而新加坡国民,则是“过于习惯烟味,乃至无法感觉到烟味对自身幸福潜在威胁的民众”。她批评李显龙政府不必要地趋向滥权:“或许,新加坡人已习惯了一个威权政府,直到不久前,这个政府一直是为了他们的幸福而行动的”。

新法案同时引起了外国关注。路透社报导,外交人员正注视新法案对新加坡的言论自由状况有何具体影响。英国外交官员接受路透社访问时说,2013年英国已废除同类针对社会藐视法庭的“Scandalising the Judiciary”法案,原因是这“不必要、不能与言论自由共存”,并指英国会要求有相类法例的国家将之废除。而事实上,自1931年起,英格兰与威尔斯便再无以藐视法庭入罪的成功案例。

不过,新加坡社会的反应,却不及想像中大。虽然有公众向国会呈交反对联署,要求押后通过法案与澄清条文,为九年来首次有同类联署,但当中只有249个签名。反应相对冷淡,与不少新加坡人仍然相信政府有维持社会秩序之必要有关。7月,新加坡媒体Today 曾有读者评论以澳洲为例,指藐视法庭作为普通法刑事罪行,不乏外国案例。该评论引用澳洲高等法院的说法,尝试证明相关法例能够维持法庭权威乃至社会稳定:“法律的权威,源于公众的信任。确保对法庭与法官诚信或公正毫无根据的抨击不会动摇公众信心,对社会稳定至为重要。”

新加坡政府对《司法维护法案》必要性的官方解释,是这项法案只是“现行法例的结晶”(a crystallisation of the law),没有改变乃至增加现有关于藐视法庭的法规权限,当中没有新元素,亦没有限制批评法庭判决与法律的自由。新法案只为更清晰地阻止任何对法庭判决与法律“欠缺理据”与“鲁莽”的批评,避免出现“媒体审判”的情况,进而削弱法庭的权威。 阅读更多 »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