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国志

有关新加坡政治、社会、文化的报道、分析与评论

Posts Tagged ‘寻根

锺达成的独角戏《根》:新加坡人寻找“中国根”的意义与无解

leave a comment »

雷慧媛    2017-6-30
https://asean.thenewslens.com/article/72186

失根的情况不仅突显在语言,也在文字。锺达成说,一名香港的网友看到他把姓氏“鍾”写成简体字的“钟”之后,便回复:“你的根既然已经被阉割了,还寻什么根呢?”

照片提供:十指帮剧场

新加坡人,总是把“寻根”说得太过容易。

上星期五,搭了好长一段车程到淡水山上的云门剧场,观看同样来自新加坡的“同乡”-锺达成的独角戏《根》。说来惭愧,在新加坡都几乎不看新加坡的剧作,五月时观看王嘉明导演的《血与玫瑰》,方才得知锺达成这名优秀的编导与演员。

在这出独角戏中,锺达成以普通话、广东话、马来语等所组成的“新式”语言与口音,来描述作为一名“离散”的新加坡华人,到广东台山寻找曾祖父故乡的经历。不能说是回返,因为大多数新加坡华人,从来没有到过祖先的家乡。与其说是“寻根”,不如说是锺达成为了想要厘清有关于祖母向他叙述的,曾祖父自1929年移居新加坡前后所发生的家族“荒诞”史。

戏剧开场,听到锺达成说家族来自台山,我的亲切感油然而生。与表演者的亲密感已不仅是他来自于新加坡,也因为我的祖先亦来自广东台山。锺达成说,大人们会跟小孩说广东话,如果想要说一些不让小孩听懂的话语,就会切换语言,说起“四邑话”。

照片提供:十指帮剧场

我脑中立刻浮起:何谓“四邑话”?我们家不都说广东话吗?“四邑”指的是广东新会、台山、开平和恩平四个地区,在这些地区,大多数人们说的,非广东话,而是“四邑”方言。锺达成尽管听懂四邑话,却不会说,也因此,他在剧中转述台山乡亲的话语时,念出来的是中文。 阅读更多 »

Advertisements

Written by xinguozhi

七月 15, 2017 at 3:03 下午

老地方,城市的灵魂

leave a comment »

从夜暮到黎明    2017-6-16
http://navalants.blogspot.sg/2017/06/blog-post_16.html

对于一般移民或志不在寻找城市的内涵的人们而言,这是一座出入方便的宜居城市。如果我们从较高的思想层次出发,这不过是座流动性强的移居城市,欠缺扎根的空间。我们集体成长的年代的生活面貌流失了,陪伴我们成长的从殖民地过渡到自治的年代的历史性地标也消失了。没有了记忆,如何串联民族的根?

2016年11月13日,接受了新加坡艺术理事会的邀请,在艺术之家 (The Art house) 主讲了“老地方,新大楼——城市发展与保留遗产是否必须处于对立的两端?”

出席者跟我一样,认为城市发展需要保留特殊的,集体认同的地标,保留对生活的记忆,在世代之间创造持久的纽带。城市有了自己的灵魂,才能提升人民的精神层次,独树一格。

城市记忆,城市失忆

我对城市调查报告的排名榜兴趣不浓,较关注的是受访人士的反馈。以日本Mori Memorial Foundation 城市策略研究所的调查为例(2016年10月18日),国际访客觉得新加坡跟东京一样的现代化,但跟上海一样,并没有在脑海中留下特殊的印象。相比之下,其他城市不论是感染悠久的人文气息,自由女神,浪漫风情,美食或韩流,都具有一定的文化魅力。

我在国家博物馆和国家美术馆义务导览时,经常碰到来自中国的自由行访客,近期多了趁着周末多拿一两天短假,来去匆匆的年轻人。他们来新加坡散心的理由是:直航,空气好,不用戴口罩,语言没什么压力。一言蔽之,就是飞到新加坡“透气”。

综合起来,新加坡是个现代化的宜居城市,但缺乏可以“寻根”的文化底蕴。中国的一带一路政策下,许多城市都会扩建基础设施,打造宜居的环境。中长远来看,这些变化对新加坡都是警惕。

日本Mori Memorial Foundation 城市策略研究所的城市印象调查

跟去年11月在艺术之家的交流会时隔半年,代表新加坡出席北京一带一路高峰论坛的国家发展部长黄循财续程苏州,参与了“2017世界城市峰会”。《联合早报》2017年5月19日报道[1]

黄循财出席杰出青年领袖研讨会时说,人都有怀旧的情感,想要守住童年的成长记忆,但当城市变迁对居住环境产生影响时,个人的怀旧回忆是不是都属于文化遗产要被保留下来,有待商榷。他以东南亚常见的街边小贩比喻说,小贩们可能需要给新的城市设施建设让道,搬去另一个地方经营,但只要食谱还在、可以为老飨带来地道美食,美食文化遗产一样可以被保留、代代相传。……要想把一些人从全球化的文化认同迷失、不安全感中拉出来,文化投资是一种途径。城市应当持续保有开放的思维,与世界相联,筑牢文化的锚,扩大共享空间以分享社群共同的经历和记忆等,确保城市可持续发展。

关于黄循财一席话,我觉得确实有商榷的余地。

先从科学的角度来商讨:人的头脑有一个小小的海马体,负责记忆与检索,也就是组织人的情感纽带的功能。人必须通过回忆来寄托思想感情,进一步转化为生活的动力。这是与生俱来的,这是人的价值所在,也是人类伟大之处。阅读全文»

搜神记•新加坡篇——新华铭刻搜集与文化寻根探索

leave a comment »

许源泰(新加坡国立大学中文系高级研究员)    2017-5-19
怡和世纪 2017年2月–2017年5月号 总第31期

丁荷生教授和我编写的《新加坡华文铭刻汇编:1819-1911》,前缘和内容自然不如干宝和《搜神记》一般地诡异离奇,但书内所拍摄和记录的每一尊神明、每一块石碑,以及每一则楹联等等,都承载着当年我们的华人祖辈们,究竟是如何从华南闽、粤沿海省份漂洋过海,历经九死一生,抵达新加坡后落地生根的历史记忆。

中国当代著名的“华南学派”专家们,曾经提出一个非常有趣的田野调查口号:“进村找庙,进庙找碑”1。他们认为在老百姓日常生活中形成的庙宇石碑,以及家里的族谱、契约文书、诉讼文书、宗教科仪书、唱本、剧本、账本、书信、日记等等,都可以从不同侧面来反映华人社会的实际生活形态和思想观念,是人文社会科学研究必不可少的第一手资料——“民间历史文献资料”。这些专家学者所提出的研究思路与田调方法,其实也非常适用于新加坡华人社会的人文科学研究。

绪言:田野调查发现福建庙宇与东南亚华社的密切关系

按厦门大学历史系主任郑振满教授的解释,过去研究中国(包括华人移民社群)的社科研究概念体系,大多是属于外来的视角与思维,所以很多是脱离实际的华人民间生活,无法正确解释中国的历史和现实。因此,华人社会的人文科学研究必须重新解读,不能完全从官方的大一统视角来诠释历史,而需走出校园,深入民间,从本土(地方性)的经验事实中提取切合实际的基本概念。这些学者的学术成就在于,结合了人类学的田野研究和历史学的地方文献分析,针对华南几个代表性的地区社会,分别从事几个主要社会文化层面的深入考察,对中国传统社会的特质提出了一些本土性的历史观点。换言之,“华南学派”所重视的第一手资料,就是在老百姓的日常生活中形成的民间历史文献资料,记载了世代相承的社会文化传统。文化大革命后的中国传统文化复兴依然如此迅速,正因为老百姓还保留着这些民间文献。关于“华南学派”的研究思维与方向,我们在近几年来的新加坡华人社会研究中开始看到一些相似的发展和轨迹。

早在上个世纪的80年代,时任加拿大麦基尔大学东亚系主任的丁荷生教授(Professor Kenneth Dean, McGill University, Canada)与厦门大学郑振满教授携手合作,在中国福建省莆田府、泉州府和漳州府做了长达二十余年的田野调查计划,并将调查中所发现的庙宇石碑编辑成册,是为《福建宗教碑铭汇编:兴化府》(1998)、《福建宗教碑铭汇编:泉州府》三册(2004)和《福建宗教碑铭汇编:漳州府》四册(将出版)。从这些珍贵的碑文记载中,两位教授敏锐地察觉到福建省内的多座庙宇与东南亚华社有千丝万缕的密切关系。

例如,上世纪40年代由莆田人宋湖民从西天尾镇白杜村移运至城关,安置在元妙观三清殿里的《有宋兴化军祥应庙记》(宋绍兴八年,公元1138年),不但反映了早在南宋年间,莆田海上贸易已达繁盛,碑文中所提到的“往时游商海贾,冒风涛,历险阻,以牟利于他郡外番者”,以及“泉州纲首朱纺,舟往三佛齐国……舟行迅速,无有艰阻,往返曾不期年,获利百倍”,也显示了当时由船主朱纺领队的远洋航行规模庞大的运输货物船队,因崇拜祥应庙神明的灵验而来莆田瞻拜,所携带的莆田丰富外销货物更已远销到“三佛齐”(今印尼的苏门答腊)和东南亚等地,互通有无,来往密切,比现代所谓的环球化贸易活动还要早了八、九百年。 阅读更多 »

专访李楚琳:别让艺术和时尚模糊了界线

with one comment

林琬绯     2016-8-3
怡和世纪 2016年6月–9月号 总第29期

大家看在经济面上,会觉得文化艺术领域还是值得开拓的。在这个前提下,对艺术的关注度提高了,投资更多了,空间更大了,可以做的事情更多了……
但是这种观念当然也充满了隐藏着的局限。凡是由金钱利益带动的发展,无论是文化,或保健,或饮食,或地产,甚至经济,都有弊病的。最明显的就是这种原动力常造成短暂的潮流,一旦过时了,人的兴趣就会因而消失,明明是必须长远经营的盛事因为人的口味改变而夭折。

14652738206026-1-013

与这位新加坡国家博物馆历来首位女馆长坐在国家美术馆咖啡座里做访问,从我们所在的这座最新的文化座标,谈到国家整体文化艺术的建设,可以处处感受到她在认可之余一再流露的焦虑。

对于国家美术馆,李楚琳有一种“终于等到了”的欣慰。“我们的先驱画家或第二代艺术家的作品,也许称不上世界第一流水平,但毕竟是新加坡艺术发展的代表,作为国家单位的博物馆或艺术画廊,是有责任把这段历史记录下来,有系统地呈现出来。而现在我们总算有了这么一个空间,让民众有机会多接触多了解。”

一如我国用心打造的任何庞大的建设项目一样,她强调,国家美术馆就建筑结构和硬体设施来说,绝对是令人叹为观止的,从装潢格局、到家具摆设,“该做到的都点到了”。但艺术馆毕竟有别于豪华酒店,艺术和时尚之间的界线还是应该有所区分。“国家美术馆的项目其实让我有感于新加坡已渐渐意识到艺术也可以当成一种时尚来经营了。从过去觉得搞艺术不赚钱,到现在开始懂得做艺术其实也可以跟时尚结合起来,是思维上的改变。可是这终究还是停留在时尚的层面,并不是深入到生活、到文化的整个运作,来看待艺术这回事。”

李楚琳大学毕业后就加入博物馆当研究员,先后参与或负责历史博物馆、亚洲文明博物馆、土生华人博物馆的策展工作,并于2003年成为国家博物馆115年来的首位女馆长,率领博物馆展开历史性大翻新;她前后在各所国家级博物馆积累了近三十年的丰富研究与策展经验。在她看来,艺术馆最为重要是馆藏、展览内容与呈现方式,是不是能把丰富有价值的馆藏呈现给观众,让观众可以在舒适自我的空间里学会欣赏和珍惜展览内容。

国家美术馆策展团队的专业与用心,李楚琳是认可也是有所期待的。只不过一些细节上的疏漏,可能会对观众造成不必要的干扰,影响了展览的素质,让她觉得有些遗憾。

其中一个例子是文字说明的呈现效果是不是清晰。“画作挂起来之后,必须确保展板上的文字说明也能在某种室内的灯光效果下看得到。美术馆采用的呈现方式是灰底白字,在光线不够亮的情况下会完全看不清,这就给观众在赏画的时候造成很大的不便。怎么不采取白底黑字来呈现呢?再怎么单调,也还是有它实用的价值。”

她提到的另一点,对于公众一些不适当举动如与画作靠得太近甚至用手触摸,在展厅里值勤站岗的管理员视若无睹,既达不到教育观众的目的,也无法维护对艺术作品应有的尊重。

“观众来看画,展示牌、灯光、展厅的设计应该怎么配合,很多细节都要兼顾,才能达到协助观众加深认识、提高鉴赏能力的目的。我们在硬体方面做得很好。可是软体方面,包括组织和态度,都还有待加强。

这其实也恰恰反映了整个社会对艺术的价值观:艺术是不是我们切身的问题,或者只是一种物质上的表现。我们今天经济发达、国家高度发展,以第一世界的姿态挺身而出。可是往往因为一些小细节的疏漏,就暴露了不足之处。” 阅读更多 »

新加坡宗乡会馆面对的最大挑战

with 4 comments

韩山元     2013-2-13
http://www.sgwritings.com/1436/viewspace_48880.html

新加坡宗乡会馆的生存与发展面对的最大挑战是什么?以我多年做会馆与报馆工作的所见所闻与所思,我认为最大的挑战是自我更新的问题长期没有得到解决,会馆老化的问题一年比一年严重,一些会馆快要变成乐龄俱乐部了。

早在1984年12月185间会馆的665名代表齐聚潮州八邑会馆举行座谈会,讨论会馆面对的挑战,会上的发言重心之一就是会馆老化以及如何进行改革以争取年轻人的问题。1986年1月新加坡宗乡会馆联合总会成立后,也一直把这个课题当作所有会馆共同面对的问题,在多次研讨会上展开讨论。各会馆也都千方百计,拟定计划,开展旨在吸引年轻人的活动,一些会馆还纷纷设立青年团,让会馆多些朝气。将近30年过去了,这些努力有一定的成果,但是距离理想的目标还十分遥远,很多会馆至今还是吸引不到数量可观的年轻人入会,至于领导层中的年轻人,更是少之又少。

由于青年很少加入会馆,当现在的乐龄会员与领导人老去了,将来会馆由谁来管?到最后,很可能有些会馆因此走向黄昏,进而会务停顿,奄奄一息。

年轻人对会馆不感兴趣的深层原因

年轻人对宗乡会馆不感兴趣,我认为是有很深层的原因,最根本的一点是:很多新加坡的年轻华人缺乏两个认同:地缘与血缘的认同,尤其是地缘的认同非常淡薄。而宗乡会馆,无非是建立在地缘和血缘认同的基础上的,一个年轻人如果根本不乎自己是什么籍贯的人,人家问他是什么籍贯,他都回答是“我是新加坡人,不管什么籍贯不籍贯。”你说,他会有很大的兴趣加入地缘性质的会馆吗?阅读全文»

Written by xinguozhi

二月 13, 2013 at 9:57 下午

寻根:华人社团不应缺席

leave a comment »

韩山元      2013-1-24
http://www.sgwritings.com/1436/viewspace_48721.html

读了联合早报记者谢燕燕的文章《厘清族群历史的良机》(1月19日早报《百草园》),我有诸多感慨,也想谈谈自己的意见。

首先,我基本上同意谢燕燕的评述,本地传统华社,特别是相关的会馆、社团,对吴安全、吴安龙兄弟发现早期新加坡潮帮领袖佘有进的墓一事,似乎无动于衷,没有反应,这的确令人遗憾,而且百思不得其解。由此,我想到了华社与华文源流人士对自己族群的历史有没有充分重视的问题。

对于新加坡华族而言,重视自己的历史,主要是华人南来的奋斗历程,具体地说无非是:事件、人物、组织与行业这几大块。重视和追溯自己的历史,其实就是寻根。传统华人社会有三大支柱:华校(现在是华文教育)、社团与华文报。寻根,除了历史学者与研究机构及个人的努力之外,还得靠华人社团、华文报章以及各校的支持与配合,多管齐下,收效才大。

不得不承认,长期以来新加坡的人文教育疲弱,历史学习与研究是个冷门学科,一些华人社团的领导人缺乏历史意识与人文关怀,对于自己社团的文物缺乏有效的管理和保护,往往把“宝”当“草”抛弃,甚至销毁,这是人为的历史文物的浩劫,其损失是永远也挽不回的,这样的例子不胜枚举。阅读全文»

Written by xinguozhi

一月 24, 2013 at 3:58 下午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