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国志

有关新加坡政治、社会、文化的报道、分析与评论

Posts Tagged ‘少数族群

厘清新加坡总统历史与相关史实

leave a comment »

新加坡文献馆      2017-5-13
http://www.sginsight.com/xjp/index.php?id=18555

史实说明,少数族群的马来人,欧亚裔,印度人都已经远远超越人口比例与期限的出任了国家首长的神圣任务。所以说,李显龙要求的:“每个公民——华族、马来族、印度族或其他族群,都应该知道属于自身族群的人可成为总统,而且不时确实当上总统。”早已经是一个既成事实的历史事迹。

官方媒体2016年11月9日报导:

下届总统选举必须在明年8月之前举行。李显龙总理昨天参加法案二读辩论时说,政府听取总检察署的意见,决定启动“保留选举”机制的日期,应从首位行使民选总统权力的黄金辉任期算起。换言之,我国的民选总统制度已进入第五任,而过去30年都没有马来族当选总统,那下届选举就应保留给这个族群的候选人。……

为保障少数族群每隔一段时间就能当选总统,政府今年9月接受了宪法委员会的建议,决定如果连续五届总统选举,即30年内没有某个种族代表当选总统,第六届选举应只保留给该族群候选人竞选。……

李总理认为,“作为多元种族国家的象征,如果总统人选总是来自同一个族群,那他不仅不再是国家具公信力的象征,国家多元种族的本质也会受质疑。每个公民——华族、马来族、印度族或其他族群,都应该知道属于自身族群的人可成为总统,而且不时确实当上总统。”

官方媒体2017年5月9日报导:

前议员、上届总统选举以微差落败的陈清木医生召开记者会,针对来届总统选举将启动保留选举机制表示质疑。由于认为该课题重要性关乎全国,他决定向英国女皇律师彭力克 (David Pannick) 寻求法律意见。“彭力克不同意总检察长的建议,并指出那是不符合宪法的。在收到他的答复后,我不能默不作声,必须让法院决定到底是彭力克的法律意见,还是总检察长的法律意见才是正确的。”阅读全文»

轮流做庄

with one comment

李莫愁     2016-8-28
http://www.malaysia-chinese.net/cgi-bin/czread.pl?board=luntan&file=start&User=&Pass=&group=2&read=messages/2016/08/144667.html

【Eulogy】

Eulogy,根据剑桥网上字典的解释是这样的:

a speech, piece of writing, poem, etc. containing great praise, especially for someone who recently died or retired from work。悼词,悼文;(为刚刚退休的人所作的)颂词,颂文。

蔡琼莹

原来活人也可以享受别人给他的eulogy。这当然是西方的传统,是不是来自基督教就不得而知了。我们东方社会则鲜少这样,或者会认为多诵些经给往生者,让他早登极乐才是正经。

纳丹国葬礼被选中宣读eulogy的肯定不是阿狗阿猫。不过近年来追悼文不流行歌功颂德,最重要是情真意切,要表现真性情,以这个标准来看,就只有公益金前主席蔡琼莹的致辞感人至深,娓娓道来有种很特别的女性魅力。至于最差则是陈振声莫属;从陈振声刚出茅房开始,他的最大特点就是浩练。他的这篇悼文与其说是在怀念故人,不如说是在交功课,是表演给台下那些上司听/看的。短短几分钟的讲演,他用了英语、华语和马来语,其中马来语那段最好笑,说了“Sedikit-sedikit Lama Lama Menjadi Bukit”这句谚语,是“积少成多”的意思。那是他“苦学”马来语的成果吗?其实这句话,多年前黄文永在一部电视剧里就常用,我那第八波道铁粉的老妈都会说啦!我猜他是看电视现买……

陈氏悼文有两段特别矫情,摆明是说出来吹嘘的(作文老师会说,这样的文字能免则免):

如果有人认为纳丹先生只是把我当成能干的下属来使唤,那你就大错特错了。纳丹先生从来不把我们当成下属来看待,他一直把我们当成家人。

2011年,我踏入政坛,纳丹先生也卸下了总统职务。有一天,他要求到我的社会发展、青年及体育部办公室来拜见我。我吃了一惊。我很少不听纳丹先生的话,但这次我怎样都不同意。我在电话上告诉纳丹先生,这是不合乎礼节的。/而当我到他家见他时,他握着我的手告诉我,要求到办公室去见我,是因为他要对我表示肯定,也是对部长职务的尊重。他进一步解释说,他已经不是总统了,只是一名普通的老百姓。所以,按照礼仪来说,应该是他来见我,因为我是一名部长。

第一段大概无需说明,一点说服力也没有,是陈振声的一厢情愿。第二段则矛盾重重:卸任后的纳丹要去部长的办公室“拜见”他,因为他自认是个小老百姓,而部长则一直把他当总统,认为不合礼仪 (protocol)。然而纳丹去的目的是什么呢?哦,是要去“肯定”陈振声,那纳丹是不是也把自己当总统了呢?(陈振声的文字组织能力可见一斑)。 阅读更多 »

改革政治—持续行动党一党专政?

with one comment

否极泰来     2016-1-16
http://pijitailai.blogspot.sg/2016/01/blog-post_16.html

去年9月大选过后,行动党就发出放出风声,新加坡的选举制度,好像需要改变,……接下来,这出戏就按照行动党草拟的剧本演下去。选民已经给行动党强而有力的委托,也实在没有什么怨言了。这是一党专政的结果

Parliament_House_Singapore

新加坡国会大厦

总统陈庆炎为第十三届国会主持开幕时指出,行动党政府有意改革新加坡的政治制度,确保政府继续廉洁、有效和负责任。这是行动党所谓的自己检讨自己,自己监视自己的反应。

事实上,目的很明显,就是要持续行动党的一党专政。这一届国会,行动党拥有超过90%以上的议席,国会的绝对大多数。它要通过什么改革,改进什么制度,怎样才是照顾少数人的利益,怎样才是公平选举,通通都是行动党说了算了。

陈总统指出,我国的政治制度须包含适当的稳定剂与制衡,并确保不同的观点有机会被纳入考量。另外,新加坡的政治制度也得确保本地少数族群不会被边缘化或排除在外,而是能“完全参与全国的主流生活”。
《联合早报》

其实,如果行动党政府要避免边缘化现象的出现,大可以以比例选举制度,就像台湾今天的选举那样,立法会有直选议员和政党票(比例制度下)议员。这样一来,新加坡30-40%的选民的利益就不会长期被忽视。行动党的所谓改善,当然不是这么样的改善。阅读全文»

Written by xinguozhi

一月 16, 2016 at 1:16 下午

新加坡大选会火烧连环船吗?

leave a comment »

邹宇晖    2015-9-9
http://cn.cari.com.my/portal.php?mod=view&aid=66049&cf=22

行动党无法计算的是,民意不是永远都站在行动党这一边,集选区的不败神话在上届被工人党攻破后,就已经预示着集选区不是执政党的万灵丹,当民心思变时,集选区的制度反而能够让反对党利益最大化,因为选民只需用一票就可以投给五个反对党议员,行动党最后将成也集选区,败也集选区。

新加坡2015大选正在激烈对决中,自新马分家以来,执政的新加坡人民行动党第一次无法在提名日不劳而获任何一个选区,在全国89个选区全面开打,其中反对党还达致协议,在所有选区1对1(除了麦波申单选区,国民团结党违背协议,最后一分钟宣布参选),虽然各反对党没有全面结盟,但却在选举部署上避开了分散选票的风险,誓要给行动党迎头痛击。

李显龙在SG50庆典后,就想借着国人“美好感觉“犹在时立刻举行大选,加上李光耀今年丧礼时,新加坡人大排长龙吊唁的画面被行动党视为新加坡人依然“感恩”,因此希望能够快刀斩乱麻举行大选,以免夜长梦多。

行动党在上届大选遭遇建国以来最糟糕的战绩,仅仅赢得60%的选票,并且史上第一次痛失集选区(阿裕尼)予工人党,虽然在选后有微调一些政策如内阁阁员减薪、终身健保等来安抚民心,但似乎都无法挽回行动党的声势。

图片来源:http://www.zaobao.com.sg/

2011年紧接着大选举行的总统选举,行动党祝福的候选人陈庆炎博士竟然只以0.34%的多数票险胜;随后在2013年的榜鹅东单选区补选,行动党更是在自己的堡垒区被工人党在四角战中以超过10%的多数票击败,让行动党震惊不已。

新加坡民众对行动党长期一党独大的精英政治开始感到不满,一连几场的“还我公积金”集会更打破了新加坡人逆来顺受的印象(其中一位代表性人物韩慧慧也以独立人士身份参加拉丁马士单选区),加上亚洲各地掀起的反建制浪潮以及邻国马来西亚过去七八年轰轰烈烈的反对运动,都间接地刺激了新加坡的社会力,让人民行动党无法再像过去一般能够随心所欲掌控民意。 阅读更多 »

新加坡人民需要一份新契约

leave a comment »

陈季冰    2015-5-8
http://www.eeo.com.cn/2015/0508/275774.shtml

新加坡需要一份具有更加广泛合法性的新的社会契约,不像世界上其他许多令人绝望的地方,新加坡已经有了很好的基础。而在这份民众前所未有地充分参与的契约的签订过程中,高瞻远瞩、精明能干、灵活务实的精英阶层依然可以和应该发挥无可替代的作用。

因“文明冲突论”而名噪一时的美国政治学家塞缪尔•亨廷顿(Samuel Huntington)是李光耀和新加坡政治的忠实拥护者,在他那本同名著作中,他对新加坡在文化融合、国家认同方面所付出的成功努力作出了无以复加的高度赞誉。但即便是如此,亨廷顿似乎也不看好新加坡的未来,他曾说:“李资政带给新加坡的正直与高效很可能会跟着他进入坟墓。”

的确,备受一些中国评论者青睐的所谓“新加坡模式”并不是一个稳定的形态。现在,这个国家的人民急需要订立一份新的社会契约。

“新加坡病”

我在前面的文章中详述了新加坡独立后半个世纪以来在各方面建设的绚丽成就,但是,生活在这样一个看起来完美无缺的热带小岛上,今天的新加坡人却并没有感觉到幸福。

美国民调机构盖洛普在2012年底所做的一项调查发现,在全球乐观积极心态排行榜上,新加坡与伊拉克、亚美尼亚和塞尔维亚一起,排在最末位置。那一年,新加坡人均GDP达到了世界第五。

新加坡越来越富有,但普通百姓却感觉日子过得越来越艰辛。

首先是在经历了数十年持续快速发展之后,新加坡的经济增长不可避免地慢下来,甚至出现停滞的迹象。2010年的超高增长过后,2011年新加坡经济增长率为4.9%,2012年锐降至1.2%,以后两年虽有所回升,但再没有超过4%。不仅分析人士,就连政府都认为,这个城市国家经济增长率高达两位数或较高个位数的时代已经过去。新加坡总理李显龙去年曾公开表示,未来10年新加坡平均年经济增长能达到3%以上就已经不错了。

与经济和收入的绝对增长放缓相比,更令一般市民感到不满的是水涨船高的生活成本和日渐拉大的贫富差距。

读过本文上篇的读者已经知道,新加坡目前是全球富豪人口比例最高的国家。这么多的百万富翁云集在这样一块狭小地带,必然急速推升房价、医疗及其他各项生活成本的上涨,新加坡目前已是全球生活最昂贵的城市之一。与此同时,这也带来了迅速扩大的收入差距。根据政府公布的数据,2012年新加坡的基尼系数触及0.478,在全球发达经济体中仅次于香港,高居第二,这也是1965年独立以来的最高水平。联合国的数据也显示,虽然新加坡的人均收入名列世界前茅,但它的“收入平等”水平却位居世界第105位。 阅读更多 »

李光耀和后殖民地时代世界政治

leave a comment »

郑永年(新加坡国立大学东亚研究所所长)     2015-4-8
http://www.caogen.com/blog/Infor_detail/68485.html

李光耀所领导的新加坡是“自主创新”模式,有机地整合了东西方最优的制度和实践,形成了自身独一无二的制度体系。李光耀“自主创新”的巨大能力,来自其深懂历史和世界事务。他不仅知晓历史上不同帝国政治秩序的优劣,更知晓他那个时代世界上各国政治经济体制的优劣。他所拥有的知识体系(“工具箱”),使得他能够把他相信是最优的 制度和实践结合起来,成为自己的制度实践。

人们怀念李光耀先生及其所建立和建设的新加坡,但往往忽视了其在后殖民地时代世界历史上的意义。当人们把李光耀和新加坡放到后殖民地时代世界政治变迁的大历史中去考察的时候,其 非凡的意义才显现出来。李光耀所建立的新加坡模式,不仅关乎李光耀本人,也不仅仅关乎新加坡本身,而是关乎不同社会所需要追求的政治、经济、社会制度的选择和创新。

作为一个以海外华人为主体的多民族国家,新加坡可以说是近代政治思想和李光耀有机结合的产物。在漫长的历史长河中,中国移民不断来到东南亚,形成了不同的华人“离散群体”。不过 ,华人一直抱有“落叶归根”的思想,他们从来没有想过在此扎根。这和西方移民形成了鲜明的对比。16世纪之后,西方诸国不断建立海外殖民地,在当地建立了诸多国家。在当时的华人移 民中间,很少有人会有“建国”的思想。近代以来,一些华人群体在东南亚居住下来。从18世纪始,英国殖民者开始来到东南亚。到19世纪,他们建立了海峡殖民地。在英国统治下,一些华 人尤其是商业团体开始形成了不同形式的华人社团。他们一方面和中国打交道,一方面和西方打交道,了解世界上存在的不同政治秩序和商业模式。也是在西方影响下,这个时期,一些华人 社团接受了西方近代民族主义的思想,即不同的民族是可以形成和建设自己的国家的。

李光耀便是这个时代的代表。他熟知西方民族国家的形成过程。在反殖民地之后,他立志打造一个包括华人、马来人和印度人的多民族的国家。不过,独立之后,马来人要建立以自己民族为 主体的多民族国家,因此李光耀在马国的政治努力并没有获得成功。新加坡被马来亚“驱逐”,被迫成为独立国家,李光耀便在新加坡确立了一个小型的、以华族为主体的多民族国家。尽管 历史不能假设,但人们仍然可以提出这样的问题:如果没有李光耀,海峡殖民地当中,能否会产生一个以华人为主的新国家?是否有其他政治人物,有能力把不同的华人离散群体,和马来人 、印度人整合在一起成为一个国家?没有李光耀,这里的华人是否仍然像在其他国家的华人那样,停留在“唐人街” (Chinatown) 的状态?不管如何,迄今为止,海外华人仍然处于离散状态 ,只有新加坡成为了独立的成功国家。

立国是一回事情,国家建设则完全是另外一件事情。但正如李光耀知道如何建立一个独立国家,他也深知如何建设一个国家。今天李光耀为世人所尊重,就是因为他所建设的新加坡模式。如 果没有新加坡的成功,很难想象人们会像今天那样尊重他。在后殖民地时代,在众多独立的新国家中,新加坡几乎是一个“异类”。西方殖民主义结束之后,新独立的国家所面临的选择并不 很多。当时有几个模式可供选择,包括西方模式、苏联模式和传统社会模式等。在今天看来,所有这些模式都少有成功的案例。很多社会仍然处于传统状态,而意在引入激进变化的苏联模式 ,即计划经济加集权政治,也已经不在。西方模式比较复杂。领导反殖民地运动的,往往是在西方接受教育的政治精英。这些精英往往做两个相反的选择,要不完全反西方,要不全盘接受西 方。一些精英在其国家独立之后,秉持反西方路线,试图进行彻底的去殖民地化;另一些则简单地把西方模式移植到自己的国家。无论是反西方还是简单移植西方模式,都没有很成功的案例 。阅读全文»

李光耀:这一页已经翻过去了

leave a comment »

南方周末/吴梦启    2015-3-27
http://www.infzm.com/content/108503

当地时间2015年3月24日,新加坡首都新加坡市,民众在国会大厦外放置鲜花,纪念新加坡建国总理李光耀。 (CFP/图)

李光耀的去世,使他本人和与他密不可分的“新加坡模式”再度成为中国民众热议的话题。值得注意的是,中央人民广播电台“中国之声”的官方微博3月24日发表评论说:“李光耀去世,中国是否学习新加坡模式再次成为热点……实践证明,通向成功的路不止一条,这世界上没有一套就灵的模式,中国需要的是‘中国模式’。”

2015年3月23日,李光耀的去世,使他本人和与他密不可分的“新加坡模式”再度成为中国民众热议的话题。值得注意的是,中央人民广播电台“中国之声”的官方微博3月24日发表评论说:“李光耀去世,中国是否学习新加坡模式再次成为热点……实践证明,通向成功的路不止一条,这世界上没有一套就灵的模式,中国需要的是‘中国模式’。”

与此同时,自李光耀去世后这几天,无论社交媒体还是传统媒体,中国舆论出现了不少缅怀的情绪,这其中潜在而不可言说的主要因素,就因为他真实、有根可寻的华人血统。

李光耀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他的那套“新加坡模式”究竟是怎么回事,由他一手开创的新加坡对华政策当前处于什么状况,可以初步“盖棺定论”了吗?

“我一贯认为马基雅维利是正确的”

♦ “在被崇敬和被恐惧之间,我一贯认为马基雅维利是正确的。如果没有人害怕我,我的存在就没有意义。”李光耀在1997年出版的回忆录里这样写道。

仔细阅读李光耀的著作的话,可以发现其内心的真实思想。

“在被崇敬和被恐惧之间,我一贯认为马基雅维利是正确的。如果没有人害怕我,我的存在就没有意义。”李光耀在1997年出版的回忆录里这样写道。李光耀所推崇的这位意大利文艺复兴时期的政治思想家马基雅维利曾经说:“为了达到一个最高尚的目的,可以使用最卑鄙的手段。”在现代政治学中,马基雅维利是极端现实主义、为达目的可以不择手段的同义词。 阅读更多 »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