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国志

有关新加坡政治、社会、文化的报道、分析与评论

Posts Tagged ‘少数民族

从“口音”谈种族歧视 (3)

with 3 comments

英国琐记      2017-5-31
https://yingguosuoji.com/2017/05/31/从“口音”谈种族歧视 (3)/

这两天我分享了新加坡网路的一场争辩,写下了从《“口音”谈种族歧视 (1)》和从《“口音”谈种族歧视 (2) 》

新加坡印度裔演员 Shrey Bhargava 写了一篇文字,反映了作为一名少数民族的演员的无奈,激起了社会对少数民族定型、文化认同、种族歧视之间的各种思考。

这是一场有关“种族歧视”的争辩,细心观察网民的各种言论,看到了不同的观点,价值鸿沟无法跨越。

很可惜的是,不少网民是这样思考问题的:

1 - 演员(梁智强的新戏《新兵正传 4》Ah Boys to Men 4)的职责是敬业乐业,把角色演好就好了,使用夸张的印度口音根本不是刁难你,那是演员应有的本分。(何须想得那么复杂,产生那么多问题?你只是个无名小卒。既然意见那么多,那么干脆自制去拍自己的电影好了。)人家也没有逼你去演戏,是你自己要去演的,干嘛抱怨?当初你为什么不在现场抱怨,而是后来才写文章抱怨,你没出息!(哈哈哈!X&*@%¥YZ…)

2 - 这部戏是喜剧,嬉笑人生,根本不必介意。喜剧里的定型是常见的,对华人也有典型的、刻板的刻画,因此,不能认为饰演夸张的角色就代表种族歧视。

3 - 你在博出位,博宣传。你们印度人就这副德性。(哈哈哈!X&*@%¥YZ…)

4 - 难道,我们已经失去了自嘲的能力?我们是否过度敏感?

5 - 你 (Shrey Bhargava) 几年前也曾经在公开搞笑节目中,嘲弄阿拉伯人,用夸张的口音来表演。你言行不一致,表里不一,当初你就是在歧视他人,现在你却抱怨别人歧视你这个印度人,那么,你分明就是一名伪善者。(哈哈哈!X&*@%¥YZ…) 阅读更多 »

Written by xinguozhi

六月 19, 2017 at 4:33 下午

民选总统与非选区议员、官委议员等计划实质偏离民主改革

leave a comment »

新加坡民主党     2016-10-3
http://yoursdp.org/publ/chinese_language/41-1-0-1604

政府目前正在检讨宪法,为少数民族当选总统铺路。只有极度天真的人才看不出这一举动的背后目的——那就是为了确保人民行动党的候选人能登上总统宝座。民选总统制已演变成一场影响深远的政治闹剧。

政府在1993年提出民选总统法案时,曾预言我们的体制将变为一个有更多监督和制衡,更民主的体制

当时的总理吴作栋甚至说道:“政府推出这项法案,实际上是在削减自己的权力。一旦修改议案生效之后,政府的一些权力将受到制衡。”

说得如此堂而皇之,事实却并非如此。相反的,许多人认为政府的这一举动是李光耀先生监督新任总理吴作栋先生所做出的动作。民选总统制度推出后,已故总统王鼎昌在1993年至1999年之间担任新加坡的民选总统。

王先生对吴先生当时的话信以为真,误以为民选总统是为了制衡政府的权力而制定的。王先生当选总统期间,发生了一件街头巷尾皆知的事,那就是王总统要求掌握国家账目的数据时,被告知有关资料需要耗费52个人力年。王先生在他总统任期届满时,曾公开抱怨他与政府的“一堆问题”。他也宣布届满后不寻求连任。

这也正好,因为吴先生透露政府无法支持王先生要求连任。结果是由纳丹接任总统职位。

在卸任之前,王先生其实已向公众表明,一些内阁部长和公务员把他的职位视为一种“麻烦”,而且政府也表明了,在动用国家储备金应对1997年的亚洲金融危机时根本不需要获得他的批准。 阅读更多 »

武吉巴督补选

with one comment

从夜暮到黎明       2016-5-13
https://navalants.blogspot.sg/2016/05/bukit-batok-by-election.html

阿穆高票当选

2016年5月7日,自称阿穆的人民行动党候选人穆仁理 (Murali Pillai) 赢得武吉巴督补选,进入国会。穆仁理的得票比率61:39,跟2011年全国大选的整体成绩相似。

穆仁理是一名印度籍律师,在政治上被定义为“少数民族”。他去年被外调到阿裕尼集选区,几乎将工人党A队拉下马。

民主党秘书长徐顺全改变激进斗士的做法,以儒雅姿态出征。虽然在选票上落败了,但徐顺全认为民主党的竞选手法干净利落,已经赢得选民的尊敬与喝彩。

徐顺全,穆仁理。图片来源:Straits Times

1991年是民主党最光辉的时期,有三人成为国会的代议士(詹时中,林孝谆,蒋才正),徐顺全从詹时中手中接过领导职位后,民主党就从此跟国会告别。当下看武吉巴督补选,徐顺全似乎志不在眼前,而是延续八个月前的大选策略,继续重新树立党与个人形象,着眼于来届。

进一步议论武吉巴督补选前,不妨先回顾一下这30年来的选举结果。

1984年的分水岭

1984年12月的新加坡全国大选被当时的媒体称为分水岭。

大选前的国庆日群众大会上,时任总理李光耀在国家剧场发表优生学论,认为大专毕业的女性不只应该考虑下嫁,更应该多生育,这样我们才会有聪明的下一代。他甚至略带调侃地宣扬一夫多妻制的优越性,因为这样一来,大专教育的女生就不怕找不到好的精子来孕育后代。

优生学论引起极度反弹,连表面上受益最大的大专女生都觉得被侮辱。人民行动党的选票陷入低潮,从独立以来一面倒的姿态滑落至65%,此后65:35的比例被视为常态。

政府继1984年推出非选区议员制之后,紧接着1988年推出集选区制度。涵盖友诺士、勿洛蓄水池和淡滨尼的友诺士集选区 (Eunos GRC) 在萧添寿、李绍祖等人组成的工人党A队的强攻下,人民行动党临阵换帅,改由郑永顺领军出征,以50.9%的得票率险胜。

记得当时在我家楼下的东景中学开票,凌晨3时许这里依旧是个不夜城,草场马路都挤满了等候开票的人潮,叫嚣声响彻云霄,镇暴队的数辆红车在一旁紧张戒备。人潮直到5时左右才陆续散去。阅读全文»

警惕!新加坡人的“土著化”

leave a comment »

文化长狼     2015-12-26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e3f9e960102w6it.html

经济发展过于紧迫,人才引进的速度就过于急迫,这对本地人才形成破坏性压力,无法成型自然的人才供应市场。于是在新加坡就形成这样一种局面:大量的外劳和女佣加大量的外国优秀学生和高科技人才加本地高级政府人员,最后就是一些在外国高级人才和低级粗工的上下两面压力之下不得不变的越来越土著化的本土公民。而土著化这时候已经成了他们自我保护的一种方式。

历经百多年来的艰苦奋斗,当年纷纷下南洋开创事业或者谋求生路的华人与当地土著民族之间的经济差距变得越来越大。这一点在马来西亚和印尼等一些东南亚国家尤为明显。

因为这种差距的存在,政府不得不出台各种照顾土著民族的政策,以便让土著民众不被社会发展所抛弃。其中包括政府住房津贴升学优先等,使得土著民不至于在越来越弱的竞争能力之下乱了章法。

我住的附近有一户邻居,是两位中国陪读妈妈带着各自的孩子合租的。一位是湖南来的秦嫂,在一家军人聚乐部做专职服务工作。另一位刘嫂则是来自福建,在本地做独立家政服务,其实他们做的都是清洁工人,因为大家都是来自中国,两家人便很快认识了。当我听说她们每月要为孩子付学费600多元(新加坡学生大概是十几块钱一个月),不禁有点吃惊,这样昂贵的学费,外加房租和生活开销,这样的压力可想而知。

今年,秦嫂的儿子考获5年级全年级第一名,刘嫂的女儿今年参加小六会考,考入本地排名前十的中学名校,我知道这非常不容易,在新加坡各个学校收生本地公民有着绝对的优先权,而在美国那些属于弱势群体的黑人也享有这样的入校优先特权。那天见到刘嫂的女儿,我随口问她:“你知道你妈妈的幸苦吗?”小姑娘咬了咬嘴唇:“当然知道了”。那话语即坚定又坦然,似乎这样的问题早已成竹在胸而且有了彻底而全面的思考,我知道这样一个懂事的女孩不会让她的妈妈失望的,我的问题是那么的多余。

在中国的少数民族也有着类似于东南亚土著民的优惠政策,他们可以不受一些条规限制,比如计划生育等,考大学分数线也比汉人低,没有工作也可以得到政府的生活补助,就是说你什么都不干光是靠政府补贴也能勉强生活,新疆很多维吾尔年轻人就是这样生活的,不读书,追逐享乐,成年以后没有学历寻找好的工作,艰苦的工作又不愿意做,往往因此陷入贫困,从而变得颓废堕落吸毒乱来,这些在享受少数民族优惠政策中长大的维吾尔青年,将自己的困境归结于汉人占有了原本应该属于他们的财富,甚至参加恐怖活动对抗给予他们各种优惠的汉人政府,以宣泄不满。

在新加坡,经过半个多世纪的高速发展,进入小康生活水平的民众已经迎来了第二代和第三代,人们的世界观和生活方式有了很大的改变,对通过艰苦的努力去争取好日子的人生越来越厌恶,而对于争取政府福利和优惠等要求却变得相对迫切。几年前,永久居民和公民之间的利益几乎没有差距,但最近这种差距被刻意拉大,无论是入学,医疗,住房等等各个方面本地公民的利益与其它类型民众之间的差距被显着化,这显然迎合了本土意识的强烈要求。这是在几次大选之后政府领会了民意而作出的重大调整。行动党明白,这是他们想继续执政所必须要做到的。前不久的大选中“国人为先党”的出现也说明了这种土著意识开始了具有规模的蔓延。

而这种土著意识的增强换句话来说其实是安全感开始出现问题的迹象,而为何安全感会开始下降,这和新加坡本地公民在劳动力市场上的竞争力逐渐降低不能说没有关系,而竞争力的下降,或者说没有提高,这也是国家急切的发展政策所带来的负面影响。阅读全文»

非华裔总理靠谱吗?

leave a comment »

文化长狼      2015-9-26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e3f9e960102vywn.html

族群问题是敏感问题,这个傻子也知道;所以族群和谐很重要,这个傻子也知道;所以有关族群关系的话题尽量少掺和,这个傻子也同样知道;所以不同群族的人之间相处必须相互尊重,这个傻子们也是懂的。但傻子们可能不知道或者不会去关心的问题是,族群关系到了出现问题的时候一切的办法都会显得太晚;傻子们也不会知道,族群关系不是你敞开心扉对所有人都笑容满面就会永远和谐的;傻子们也同样不会知道,族群关系不是目前的相安无事就等于以后的相安无事;傻子们也不会知道,族群关系的和谐,与你是不是一个和蔼善良以及是否接受过高等教育也往往无关。

大选完了,该上班的上班,该上香的上香。

不知是否这一炷巨香有点烧高了,现在整个新加坡都被熏的飘飘然。飘飘然,然后就胡思乱想了,不少人最近在谈起非华裔担当新加坡总理的可能性。在新加坡这个多民族的国家里,不同肤色人混杂居住,无论什么皮肤色的人当总理在理论上都是可能的,但不同肤色的人主导新加坡会给新加坡带来什么不同的影响呢?我们要谈谈。

群族就是群族

当我们在这个美丽富饶而略显脆弱的小岛之上生活久了,偶尔在入睡之前把整头垫高想想,还有多少人会觉得新加坡的安宁和谐,已经顺理成章了?还有多少人相信有了人民行动党,新加坡的安全就有了保证?或许新加坡的一些邻居会时不时的带来一些启示,马来西亚的红衫军或印尼的烟雾,很快就会把答案似是而非的送进你的耳朵。

我们还安全吗?这个问题在始终有着危机感的新加坡人脑海里挥之不去。

新加坡号称多元种族,和谐共处,人们在和谐的环境中幸福快乐的生活着。每一位到过新加坡的人都看到了这一美丽和谐的风景,但外人或许无意多问这种安全来之何易?

我目前工作的这间公司是个跨国公司,虽然只有50多人,但里面各种各样的人都有,人们一起工作和谐有序,有不少老员工一起工作了将近30了,但一到吃饭的时候,还是华人归华人,印度人归印度人……大家分得清清楚楚。台湾这么小的一个岛,还要分本省人外省人原住民。新加坡本来就是个移民国家,但人们还是觉得有精分的必要,谁是本土公民谁是新移民要搞搞清楚。马来西亚和印尼这些国家,巫裔华裔共同生存有百多年历史了,但仍然要面对排华的危险。

一些政治野心家们总是不失时机的炒作族群观念,从来都是非常有效的。为什么会有效?就是因为还有可供炒作的土壤,那里依旧埋藏着不安因素。如果不能把这种不安因素消灭在摇篮里,就只能日后厮杀在炼狱中。这种危险的游戏,而对于愚蠢者总是百试百灵,人类的愚蠢有时是很无奈的。

说这些的目的是什么?原因很简单,我们需要了解如今的安全和平的根本原因到底来自哪里?我们又要如何保护和坚持这种带给我们安全和平的根源?只有知道了这个并遵循了这个,长久的和平稳定才会真正的来临。

什么样的社会是稳定的社会?

单从人口结构上来分析,稳定安全的国家大体上有这么四种:第一,单一民族的国家,社会结构相对简单一些,这是一种最为稳定的社会结构,利于发展(如日本和德国等)。第二种就是一族独大和其余少数民族共存的社会(如新加坡)。第三种是大杂烩式的社会,(类似于美国,但美国还是可以说是白人为主导地位的国家。美国的白人就是一种各个不同白种民族的混杂新白人种,比较成熟的杂烩只是在美国白人之间)相对来说,这里不存在绝对优势的民族,非常多的民族大混居杂交,没有明显种族色彩的社会,这样的民族类似于一个新的单一民族。第四种就是各民族之间力量始终保持绝对平均分配的社会,但这只能在理论上成立,是不可能在现实生活中出现的状态。

这四种结构,都有一个相同之处就是实现了“种族和谐所需要的力量配比格局“。这个“种族和谐所需要的力量配比格局“是一个什么格局呢?

说的直接一点就是在一个多民族的社会中,一定要有一个主要民族,她必须在政治,文化,人口,经济等各方面都占有绝对的优势,通过这个主要民族建立社会大构架,让各民族在这个大构架之下,在共同的法律和社会制度下生活。这是社会稳定和繁荣的关键,但因为这种因素往往很难人为控制,大多数都是自然形成,所以我们看到符合这个“格局”的国家基本都是稳定和繁荣的,不符合这个“格局”的地区和国家大多是乱象丛生的。这里需要重点强调的就是这种和谐格局并不是指平均格局,相反是要有落差。因为绝对的平均不可能做到,所以力量的落差所形成的制衡能力才是稳定与和平的唯一途径。

这种格局在单一民族国家里是自然而然的,但在多民族国家里就有可能存在着竞争。这种竞争肯定是一个不安全因素,要消灭这种不安全因素就要把这种竞争弱化,弱化这种竞争就是大幅度的拉开主要民族和少数民族的力量差距。当然,“同化”是一个不错的选择,但如果明摆着无法同化的社会,那么控制或者保留这种民族差距则非常重要,这绝不是三年五年就可以做得到的,非要有百年远见不可,这是提前好几代人之前的考虑。

在一个多民族的社会中,一个大的民族在政治经济文化各方面占有绝对的统治地位,是一种社会稳定的保证。这里我们可以用中国来做个例子谈谈。中国有56个不同民族,但大汉民族毫无悬念的在各个方面占据了绝对的权力,这样就满足了“种族和谐所需要的力量配比格局”。这里生活的少数民族,他们和周围的接触是以个体与个体的比较,而不是以族群和族群进行比较。少数民族不但不会受到欺负,恰恰相反,少数民族可以得到很多汉人所得不到的好处。但这只是在内地,这里是汉人具有绝对力量的地区,而在一些边远地区我们则很明显的看到了”种族和谐所需要的力量配比格局”无法形成的现象。

比如在新疆和西藏这些地区,因为“种族和谐所需要的力量配比格局”没有充分形成,所以不断有问题发生,掌握政权的汉人不能够在人数和文化方面同样在当地占有绝对的优势,这就让这一地区的各种力量产生此起彼伏的不稳定结构。而汉人又不愿意将政权和经济力量转移给当地人,这样一来在形成“种族和谐所需要的力量配比格局”之前,各种斗争乱像就会长久不停的产生。

在任何地区和国家,少数民族无论在哪一方面占据或超越了主体民族的优势,都会形成社会不稳定的祸根。西藏按人口计算汉人和藏人谁是少数民族已经说不清了,但按照文化和祖源风俗无疑是藏人才是这里的主体民族,以目前的状况,这里可以形成冲突的因素太多了。无论是汉族还是藏族都无法在当地形成全方位的绝对优势,那么就是说,“种族和谐所需要的力量配比格局”仍然在惨痛的构建中。

如果要消除这个地区的不安全因素,办法只有两个,要么完成至少7成以上的汉化,要么放手让藏人从除了国家主权之外的一切权力交由藏人全面自治,类似于治理香港。那么汉人在西藏就要接受客人和少数民族的地位,在文化经济等各方面必须处于从属地位。这样西藏就不会有什么民族矛盾,藏汉冲突也就自然消失了。

但因为汉人比较发达,不会甘于寂寞,总是会在各个方面很容易就超越了相对落后的藏人,这就使得矛盾总是不断,这和马来西亚的华人在马来西亚的处境有着非常相似的地方。但令人遗憾的是,政治,人口,经济,文化,这四个方面任何一方面突破了“种族和谐所需要的力量配比格局”都可以成为一个多民族地区万劫不复的灾难的导火索。这需要控制,但怎么控制?这是一条漫长的道路,而且只有一条。

喧宾夺主的安全隐患

多元种族和谐共处的地方有不少,但有个前提,就是这种多元必须是大元配小元的情况才能成立,也就是必须要有一个主元其余为次元的状况才有可能建立起稳定的社会环境。而且这个主元不能仅仅是人多,还必须掌握着各个方面的主导权。如果大家都差不多那么永无宁日就是必然的。

这个说法似乎有点狭隘的民族主义了,但事实告诉我们,最和平的社会永远是单一民族的社会,而在多民族的社会中能够保持和平的方法就是少数民族不能宣宾夺主。

我们以马来西亚来举个例子吧,在这里华人只占了20多个百分点,马来人占了60多个百分点,其他的种族占了十多个百分点。那么显然马来人就是这里的主要民族,她应该在政治经济文化人口四方面都占有主导地位,这个国家才能稳定繁荣。但事实上,马来人在经济方面无法取得绝对优势,这就破坏了“种族和谐所需要的力量配比格局”,反而占人口只有20多个百分点的华人却占据了马来西亚的大部分经济份额,通过“种族和谐所需要的力量配比格局”来分析,华人的这部分经济份额会给社会的稳定带来负面因素。

华人为什么会比马来人有钱,这个问题我就不多说了,也不是我今天想谈的话题,我只是根据马来西亚的情况分析一个的稳定的社会需要的外部条件。就是少数民族不能抢了庄家的风头。那么如果庄家以主体地位占着大量的资源不能好好利用,没有以主体身份在所有四大方面占据主导地位,这也说明了这个社会本身还是有问题的,有重组社会结构的需要,但这种重组在大多数情况下是肯定不是一件令人愉快的事。

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犹太人为何被杀来杀去,也是因为这一小撮人却占据了一大堆的钱,而这一小撮人既没有政治优势也没有文化优势,更不用说人口优势,那么这就严重破坏了“种族和谐所需要的力量配比格局”。悲剧就不可避免的发生了。德国社会的重组就曾经以屠杀几百万的犹太人来实现。

新加坡的所谓成功之道

所谓新加坡的成功因素被人们广泛探讨,从政治到文化、从人才引进到地理位置、从国际关系到经济形式……等等这一切其实都是次要的。往往最关键的原因也是最基本的原因,和最容易被忽视的原因。

其实,新加坡的成功基础是建立在华人人口超过7成这样一个简单而重要的基础之上的。而不是什么行动党伟大,也不是什么李光耀英明,更不是什么这里好山好水好风光。这确实是一个很多人不愿承认的事实。

换句话说,如果马来西亚有了7成以上的华人,马来西亚就是现在的新加坡。印度尼西亚如果有了7成的华人,也会成为另一个新加坡。当然,这是不太可能的事情,只是新加坡很偶然地可能了,因而才发展了起来。

台湾香港等地都是一些大致可以参考的例子,华人人口占了9成以上的中国就更加可以说明问题了,现在离世界头号强国只有一步之遥。

可不可以这样说,在华人人口超过7成之后,李光耀就自然产生了,也就是说有了产生李光耀这样民族英雄的土壤。实事求是的分析下来,李光耀就是一个华人世界的民族英雄,尽管他总是喜欢把自己塑造成一个为不同民族的共同利益而奋斗的领路人,显然这是因为更加符合政治正确的需要。但如果长远的以后,这里的领头人继续这样的认为,或者沿着这种认为继续如此认为,这是非常不明智的。

百多年来,在世界各地,有华人的地方就有繁荣的商业,有些人目不识丁有些人举目无亲,他们带着最简单的工具拖儿带女,踉踉跄跄的来了。他们从最低级最辛苦的事情做起,他们似乎可以放弃一切,却从不放弃追求财富的梦想。他们建立起唐人街,让平凡的生活一天比一天更美好。而新加坡不过是东南亚的一条巨型唐人街。

所以我们看到新加坡之所以和平繁荣发达,其根本原因就是华人全面主导社会这样的一个格局,也就是说新加坡符合了“种族和谐所需要的力量配比格局”。离开了这样的一个格局,就算十个李光耀也是无能为力。那么新加坡的这种格局能否长久保持,我们不得不问问。因为人口的控制种族配比这些都是不可控的,或者说是不可直接控制的,而且没有那个种族不愿意自己的族群得到壮大,即便只有零零星星的红毛人也会喜欢看到自己的族群在周围多起来。阅读全文»

大选的脚步

leave a comment »

许振义    2015-7-19
http://www.zaobao.com.sg/forum/opinion/story20150719-504690

旁观者看反对党面对的另一个问题,就是领袖层面似乎青黄不接。目前一些主要反对党的下一代领袖仍未明显形成,而行动党早在2011年就已亮出第四代领导核心团队,与之成了鲜明对比。

随着总理日前在国会透露已在两个月前委任选区范围检讨委员会,大选的脚步又更近一些,坊间再次兴起今年是否举行大选的猜测热潮。猜测何时举行大选没有多大意义,不如先对新加坡往届大选的一些现象做些梳理。

从往届大选看,唯一推出超过国会半数议席候选人的,只有人民行动党。2011年大选,国民团结党和工人党推出的候选人比过去来得多,不过分别也仅占国会议席总数的27.6%和26.4%。换言之,其他政党即便候选人全数赢得席位,也无法单独执政。反对党虽多,但无法对行动党形成直接的威胁。

第二,全国得票率与得议席率没有直接关系。行动党全国得票率为60.14%,却囊获了93%的席位。一些人质疑这两个数字的关系,但这是对“相对多数决制”不了解而造成的误解。采用相对多数决制的选举,只要在选区中得票超过对手,就独赢该选区的席位。行动党在丰加北得票70.61%,得一席;在波东巴西得票50.35%,比丰加北低一大截,但是同样得一席。体现在反对党身上也是一样的,比如工人党在阿裕尼得票55%,因为过半,所以囊获阿裕尼集选区所有五个议席,胜者全拿。工人党在如切得票是48.98%,只比行动党候选人少388票,但也只能认输,该区议席归行动党。总结一句,得票率与得议席率没有直接的对应关系。

这个现象在马来西亚2013年大选更为显着。当届大选,国民阵线以47.42%全国得票率赢得133个议席,蝉联执政;反对党人民联盟虽然得票率高达50.83%,已经过半数,但是它只得89个议席,因此无法形成执政党。

行动党在上世纪80年代之前,维持着70%以上的高得票率。从80年代一直到2011年,行动党得票率下降到60%至66.6%,2001年除外。这与时代背景有密切关系。阅读全文»

Written by xinguozhi

七月 20, 2015 at 8:48 下午

信任需要时间来建设

leave a comment »

21世纪经济报道/江玮     2014-6-11
http://www.21so.com/content/42-277723.html

新加坡的一系列族群政策被研究族群问题的学者认为促进了民族融合,新加坡也因此保持了多元族群的和谐共处。

“当你看新加坡的族群融合问题时,我会说我们别无选择。”新加坡官委议员陈庆文(Eugene Tan Kheng Boon)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专访时表示。

官委议员是由总统委任的议员,陈庆文是本届新加坡议会9名官委议员之一。同时,他也是新加坡管理大学法学院的副教授,新加坡种族关系法律和政策是他教学和研究的领域之一。

在多元族群共处的新加坡,华人、马来人和印度人比邻而居。为了避免出现单一族群聚集,新加坡政府实施不同族群的配额制,要求每一栋组屋都有不同族群的人居住。同时,新加坡实行双语教育,学生在学校除了要学习英语,还需要学习所在族群的母语。

新加坡的一系列族群政策被研究族群问题的学者认为促进了民族融合,新加坡也因此保持了多元族群的和谐共处。

新加坡被认为成功处理了多元民族的共处而带来的问题。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故此专访陈庆文,以介绍新加坡相关经验。

新加坡别无选择

《21世纪》:新加坡是一个多元种族社会,你认为实现不同族群的融合有哪些关键因素?新加坡都做了哪些努力?

陈庆文:新加坡曾经是马来西亚的一部分。当新加坡独立之后,我们需要让新加坡成为新加坡人的新加坡,而不是比如是华人的新加坡,虽然华人占我们人口总数的大约四分之三。

对有些国家来说,他们会觉得如果照顾到了大多数人的利益,那就足够了,这样足以赢得选举。而在新加坡,我们的领导人很有先见之明,他们意识到让少数族群感到安全是重要的。

我们的政策被称为多元种族主义,每个人都被同等对待,无论他们的种族、语言、宗教是什么。这其中有几个原则,一是新加坡面临的多元民族情况不会发生变化。第二,新加坡是新加坡人的新加坡,我们的国家是基于这样的基础成立的。第三,如果你能让少数族群拥有安全感,多数族群也会拥有安全感。

如果因为民族问题造成紧张局面,我认为,作为一个国家就不能算成功。为了保持国家的团结,也为了吸引外资,我们别无选择。 阅读更多 »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