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国志

有关新加坡政治、社会、文化的报道、分析与评论

Posts Tagged ‘尚穆根

说好的法治呢?新加坡李家纠纷背后的政权焦虑

leave a comment »

周思城(自由撰稿人)    2017-8-1
http://initium-analytics.initiumlab.com/article/20170801-opinion-leung-singapore/

这宗事件透露了新加坡政治模式的一大败笔──一旦面对高层政治领导涉嫌触犯权限、越权、滥权、利益回避和利益输送等议题时,便显得无能为力,甚至纵容。

今年六、七月间,新加坡首任总理李光耀的子女,为了父亲故居的保留和拆除,在脸书上爆发了一场公开纠纷。这宗事件透露了新加坡政治模式的一大败笔──新加坡政治制度虽然在控制民众和一般官员方面,有相当大的作用,不过一旦面对高层政治领导涉嫌触犯权限、越权、滥权、利益回避和利益输送等议题时,却显得无能为力,甚至纵容。

这一切对新加坡政府而言,其实相当讽刺。长期执政的人民行动党(People’s Action Party, PAP),向来标榜自己以严刑厉法,确保施政的清廉和效率,奠定新加坡的长期稳定发展。在面对“专制”、“软性威权”等批评时,行动党经常会强调自己是“依法治国”,法律大于个人或个别团体利益。李氏家庭争议却意味着,这套做法一旦碰到权贵核心,恐怕有突然失效的可能。

对后李光耀时代的新加坡和行动党而言,这次无意中揭发的权限和利益回避议题,是一个相当严重的问题。面对当前的社会氛围、经济环境和外在压力,掌权者很容易为了一时的政治考量,陷入集权的诱惑,强化对社会、资讯和政治的控制,削弱对自己权力的约束。这样的举动,虽然可能有助于一时摆平异议,但整体而言,对国家的长期发展却带着负面影响。

以上所提的举动,可能会提高政治胜负的代价,包括在行动党内部,使政治斗争更加严峻,甚至还可能渗透社会其他层面。在政治人物缺乏广大社会支持的时候,更是如此。更进一步的政治控制,也可能缩减新加坡社会的弹性,让国家更难因应经济、外交和其他冲击。新加坡因为资源、人口都十分有限,在面对当前的诸多挑战,比以往更不能缺少灵活。

李光耀的故居,欧思礼路38号。

李光耀的故居,欧思礼路38号。摄:Wallace Woon/EPA

李氏家族争议与官员介入

据李光耀幼子李显扬的脸书发文和总理李显龙的几次回应,李家长子李显龙与弟妹的严重分歧起源于2015年,李光耀逝世之后,李显龙不满最后遗嘱内要求李光耀后人,在李光耀次女李玮玲搬出欧思礼路38号故居后,拆除建筑物。遗嘱虽然把故居留给李显龙,不过李显龙后来又以市价一倍半的价格,把资产转让给李显扬。

今年6月中,李玮玲和李显扬在脸书贴文,指控李显龙为了借用父亲的威望、巩固势力、扶持其次子李鸿毅进入政坛,而企图违反李光耀遗嘱,利用国家机器强行保留李光耀故居。二人还称李显龙因为不满他们坚持父命,要求拆除故居,而使用总理职权动用国家机器,监控他们本人、家属和亲友人。李显龙及资深律政部政务部长英兰妮(Indranee Rajah)则回应质疑李光耀最后遗嘱的正当性,和李显扬妻子林学芬参与撰写遗嘱的角色。 阅读更多 »

新加坡“小国大外交”面临新考验

leave a comment »

任南岭(中国东南亚研究学者)    2017-7-6
http://www.bjnews.com.cn/opinion/2017/07/06/449355.html

虽然新加坡在某些方面具备“大国的角色”,但这并不能改变新加坡作为一个“狮城”本身具有的脆弱性。

新加坡第一家庭的纷争尘埃未落,该国外交界多名资深外交官的隔空大论战又罕见上演。据新加坡《联合早报》3日报道,该国资深外交官、新加坡国立大学李光耀公共政策学院院长马凯硕1日在《海峡时报》刊登文章,称新加坡应以中东国家与卡塔尔断交为前车之鉴,牢记“小国应有小国的作为”。他认为,随着新加坡进入后李光耀时代,外交行为也应改变。随后,这番言论引发了新加坡巡回大使比拉哈里、新加坡前外长、内政部长兼律政部长尚穆根等人的批驳。随后该国多名资深外交官学者卷入其中,论战“小国外交”。

笔者虽无意涉入此次论争,但窃以为,新加坡外交在步入后李光耀时代以来“风波不断”的现实应引致新加坡外交界人士的深思。

新加坡并非典型的“小国”

众所周知,新加坡在国际政治中素来以“小国大外交”闻名,而“小国大外交”的关键无疑在于软硬兼具、阴阳平衡。这里的软硬兼具、阴阳平衡在不同的语境下,含义也有所不同。这取决于我们如何看待新加坡这个国家,也即在国际政治中,新加坡到底算不算典型的“小国”?

如果仅从国土面积、人口等因素来看,新加坡作为“狮城”仅仅是东南亚地区的一个“小红点”,自然属于小国。在这一语境下,新加坡“小国大外交”的软硬兼具、阴阳平衡则表现在两个层面:其一是李光耀时代新加坡的“大国平衡”战略及“毒虾策略”,其二是李光耀个人在国际政治舞台上广受尊重的地位及其与中美等大国领导人的私谊,这二者作为新加坡外交的软硬两面使新加坡外交在李光耀时代保持着大体的阴阳调和。基于此,李光耀时代新加坡的“小国大外交”取得了显着的成功。 阅读更多 »

狮城滥权疑云之辩诽谤标准之争

leave a comment »

萧翔     亚洲周刊 2017年7月16日第31卷28期
http://www.yzzk.com/cfm/content_archive.cfm?id=1499312740653&docissue=2017-28

新加坡总理李显龙为父亲故居风波上国会自剖,反击妹妹李玮玲和弟弟李显扬的指责。但他对于弟妹的“滥权”指控“不倾向”提告诽谤,遭反对党议员刘程强指为双重标准。参选过总统的前公务员陈如斯发出公开信,呼吁李显龙辞职。

新加坡总理李显龙在国会自辩(图:路透社)

新加坡已故建国总理李光耀子女为故居房子如何处置引爆的连串风波,过去几天急转直下。李光耀长子、新加坡总理李显龙七月三日和四日两天召开国会辩论,呼吁全体议员针对他弟妹指控的滥权、公私不分等情节彻底盘问自己。然而一如外界所料,在八十三名执政党议员中,只有约四分之一提出问题,且大多围绕在表达心痛与信任体制的论调,没能对这个延续两代人的政坛豪门的池水深处追根究底。

执政人民行动党显然在国会召开第二天即打算让事件落幕,包括总理李显龙本身以及副总理和多名部长,都上阵交代李玮玲与李显扬姐弟指控的各个关键细节,也都指向处理程序没有违法之处。

超过半个月承受极大压力的李显龙明显希望噩梦尽快结束,在满朝亲兵护驾的国会演讲中表现得颇有自信,时而语带轻松,最后话锋转向父亲在他小时特别交代要照顾好弟妹一事,忽然泪眼盈眶,语带哽咽,牵动少数同党议员情绪。事件在形式上已向国人交代完重点,漫长煎熬也算过去了。

由于各方都表态处置房子非眼前之急,因此焦点迅即转向诽谤纠纷。

李显龙在国会一开始就表示不会对弟妹严厉的指控提出诽谤告诉,这在网上立刻引来炮声隆隆。国会唯一反对党工人党党魁刘程强直指此事不是韩剧,而是破坏新加坡声誉的大事,他斥责李家姐弟滥用社交媒体对政府高官发表未经证实的指控,因此李显龙应该提出诽谤诉讼。

刘程强嘲讽这场国会不是为了进行调查,而是自我辩护的大戏。

工人党议员刘程强在国会质询

刘程强提邓亮洪事件

他说,二十年前当工人党候选人邓亮洪仅仅因为一个报警的举动就被行动党控告诽谤(后来被迫流亡海外至今),如今李家姐弟的举措严重得多,行动党却不打算提告,是双重标准。“血浓于水,自己兄弟姐妹不能告,但政治对手、批评者,告到你脱裤!这不公平!”精采的是,当年提告邓亮洪的前总理吴作栋,当场简单回应:“刘程强的反应我完全预料得到。这就是政治诡辩啊(political sophistry)。至于邓亮洪,他不是我兄弟。(He’s not my brother)”

然而在反对党和舆论重炮要求法庭解决的声音下,李显龙后来改口表示如果弟妹继续无理攻击,不排除采取法律行动。

吴作栋在第二天上场,直接挑明李家姐弟炮打兄长的真实目的,在于拉总理哥哥下台,而非金钱或房子。这点引起关注,但国会无人深究三个孩子之间的宿怨因何而起、到什么程度、是否涉及第三代进军政坛等等。 阅读更多 »

理想国的困惑

leave a comment »

李莫愁     2017-6-6
http://www.malaysia-chinese.net/cgi-bin/czread.pl?board=luntan&file=start&User=&Pass=&group=2&read=messages/2017/06/145315.html

如今尚穆根一句“丧心病狂”拿成了令箭,借网民之名,大肆人肉搜索、揭老底,“如鲨嗜血,群起攻击……说仗义执言可以,说替天行道也罢,这何尝不是另一种欺凌,如同炫富般在另一个平台上,主客易位,周而复始着人性的卑劣。”

歹势!一开始就要岔开谈点其他的事。最近看韩剧有了一些感悟,拿出来与大家分享:咱们不是常听高官说,是因为国民不够“饥饿”,所以午餐才会被别人抢去吃吗?这段话似乎有点儿道理,但是再仔细想想,这难道是高官们刻骨铭心的体会吗?……又好像不是。这些人要不是出生有点儿家世背景,又或者很会读书,被钦点为精英接班人重点培养,几时饿过肚子?看了韩剧才知道,这是他们选狗腿时的习惯;他们享受位高权重的淫威,让下面的人为了一个狗腿位子,抢得是头破血流,他们就翘着二郎腿坐在那儿选“冠军”,久而久之,以为国民也应该是这样了。

最近有件奇案,话说有名前空少因为就一名交警的死在自己的面簿上极尽嘲讽的能事,竟然引起尚穆根严厉谴责为“丧心病狂”。当然,“丧心病狂”是句形容词,法律上不能入罪,要是换作另一个场景,道貌岸然大谈“包容、容忍”的时候,也许就可以轻轻放下。可是就在他出言不逊之后二日(六月四日),竟在Mustafa偷香水被捕,翌日就被控上法庭,表面罪状成立。此外,还得还押心理卫生学院评估精神状态。照说按无罪推定原则(presumption of innocence),负责任的正派报章不能未审先判,而两家晚报则凭律政部长的一句话做后盾——披上斗篷替天行道、仗义执言起来,借网民的名义数落他是“人坏心也贪”,是个缺德男。

说它“奇”也要话分两头。老娘在网上驰骋少说也有三四十年,对于一些“人来疯”——爱出风头——嘴贱的人物从来都是避之惟恐不及,因为“生气就中他计”。而报纸说“恶毒言论遭网民围攻”,或许就止于那一帖吧,怎么老娘都没在别处看到?部长谴责网上某帖“丧心病狂”也诚少见,动机可疑。连古代“大风吹倒了梧桐树”都允许“旁人论短长”,更何况这个互联网时代,难道部长要倒退到一言堂时代,OB markers处处? 阅读更多 »

Written by xinguozhi

六月 6, 2017 at 9:26 下午

官话四则

with one comment

李莫愁     2017-5-1
http://www.malaysia-chinese.net/cgi-bin/czreadall.pl?board=luntan&records=145239&mesgdir=messages&year=2017&month=05

官话,顾名思义就是做官的说的话,是不是可信、可听?看下去就知道……

【壹】

先说一个听来的故事,话说丘吉尔有一次乘车要去参加一个重要会议,由于时间紧迫,于是叮嘱司机开快一点,哪知道半道就被一名警察拦截了。司机下车去和警察理论,并暗示他车上坐着一位重要人士。可是小警察不予理会,坚持一定要开罚单。丘吉尔听了之后不怒反倒频频点头,会议之后还特地写了一封信给警察总长,告诉他培养了一名正直的下属,并建议擢升这名警员。警察总长的回信也十分客气,但是断然拒绝了丘吉尔的建议,认为大英帝国的警察不能因为做了份内的事而获得提升。

可是李显龙的新加坡却十分不同,近年来,凡有行动党元老归天,总是动用所有官媒大肆吹捧一番,要所有国民感恩戴德——没这个人就没有今天的新加坡!果然不出他老妹所料,他要行的是帝制。按照民主制的平常心,干政治的和卖煎饼的没什么两样,大家都是为人民服务而已。而这些幸运混球在位时享受荣华富贵——百万年薪,退休时勋章挂满胸前,死后还要极尽哀荣,送进宗庙或忠烈祠!?

礼拜天的《早报》头条差点害莫愁晕倒,这是什么意思?就是说目前的“部长”很多都没在独当一面咯。老实说,自李显龙上台开始,政治职务可说是架屋叠牀(还记得对“资政”的多项发明吗?),部长还分第一、第二,要搞出个第三也顺理成章。政务部长更是花样百出,懒得去参照英文,也不知道华文报是怎么翻译出来的。单单一个总理公署里面,辅佐他的就有多位公署部长,“东革”多得不得了。其实,按照心水清的莫愁旁观,李显龙不过是拿着纳税人的钱来购买阁员对他的向心力;新加坡的部长不是全世界最高薪的一组人么?要让更多人进入百万圆桌俱乐部,当然职衔就要脑洞大开,如康希对好莱坞制片人所说的:The sky’s the limit。

【贰】

尚穆根在政治上的蛮横街知巷闻,简直是李显龙的打手/疯狗,按照老福建的说法就是“横柴拿进灶”。城中最忌讳高调谈论审理中的案件,惟独他一人可以例外。最近《今日报》访问尚穆根,他忘情地大谈“执法心得”,结果被李光耀公共政策学院副院长刘浩典找着破绽,并写道“依靠公众舆论来制定法律是推崇民粹主义,公众可能会对刚发生的事件印象深刻,而产生一些不理智或冲动的情绪、导致舆论变得无知、不合逻辑,也缺乏代表性。拟定公共政策同样的也不能根据公众的喜好而定,罪案的刑法也不能只参考公众的看法。如果刑法是为了反映公众舆论,那为何还需要法官判刑?在判决前举办民意调查就行了。” 阅读更多 »

新加坡人很好骗

with one comment

李莫愁    2017-4-5
http://www.malaysia-chinese.net/cgi-bin/czread.pl?board=luntan&file=start&User=&Pass=&group=2&read=messages/2017/04/145172.html

为什么行动党政府近来急着要修订这么多有关“言论”的法律呢?主要就是内安法、煽动法已经越来越不好用了,随着互联网的崛起,要对付异议者,法律惟有越来越精致化,不让它有机会成为国际笑话。

在文章开头,让我们重温一段李语录:

这是个多元的世界,没人有道德或智慧的专利。

可是,内阁的鹞鹰——尚穆根却处处显露出PAP knows best的智慧。因为他一眼就知道什么是假新闻和知道什么时候警方被诬告,现在只欠一个法,让他在心证成立时立即捉人严惩。

同一天,《联合早报》也有一则《英研究对策制止假新闻继续泛滥》的新闻:“法新社报道,英国国会认为这种(假新闻)现象‘对民主构成威胁’,因此成立委员会研究对策,包括能否封杀假新闻传播者和是否需要认证真正的新闻媒体。/此外,英国的新闻学院已开始调整它们的教材;英国广播公司则制作了特别节目,向孩童讲解什么是假新闻以及辨别新闻的真伪。”——人家是选择从教育方面着手(新加坡国会则是塞给内长一支匕首),并且从长计议“能否封杀假新闻传播者和是否需要认证真正的新闻媒体”,因为人家担心会否遏制言论自由,造成冤狱和法令被有心人所利用。

从黄伟曼的国会观察《反恐打假的成本承担》的一段话,莫愁只能用家乡话说她是“头壳袋屎”。她说:“在政府检讨如何对付假新闻传播者后,要向这类网站追究法律责任会更容易吗?要如何确保这不会为其他负责任的网站带来不必要的限制?”——好像是探讨问题的两面,其实都是代表甲方的利益。换成白话就是说:“要向异议者追究法律责任会更容易吗?同时要确保官媒不必蹚浑水。”

早报匿名社论《多管齐下制止假新闻蔓延》以为把坏事说尽,就可以顺理成章支持这种恶法的成立:“假新闻的误导性固然令人担忧,但假新闻背后的商业利益侵入了政治领域,更让许多国家感受到安全威胁。互联网时代孕育了不少新闻网站以及公民记者,它们大部分是通过点击率及广告牟利。为了盈利,有些新闻网站不惜编造虚假新闻以吸引眼球。去年,在澳大利亚运作的‘真实新加坡网站’,便因煽动罪而遭关闭。这家网站的广告收入超过50万元。”——既然他们自己都说了,有煽动法可用,何必又叠床架屋乃至于黄袍加身呢? 阅读更多 »

矛盾五段论

with one comment

李莫愁    2017-3-27
http://www.malaysia-chinese.net/cgi-bin/czread.pl?board=luntan&file=start&User=&Pass=&group=2&read=messages/2017/03/145155.html

李显龙在3月头接受BBC访问时,说了如下的名言:“这是个多元的世界,没人有道德或智慧的专利。”
那内政部说“接纳发表憎恨言论的人是美国特权”又是基于什么道德或智慧的高岗?
在小小岛国,行动党高官天天顶着大智慧和高德道的光环招摇过市,贫尼还真想不出他是如何得出这句和他治国理念完全不符的大话?

【壹】

“按摩椅”余澎杉在美国获得“政治庇护”后,内政部发表文告如下:

余澎杉因冒犯回教徒和基督徒以及侮辱已故建国总理李光耀,而两度被判监禁。但美国的标准不同,并在言论自由的旗帜下,允许人们发表憎恨言论,例如:美国允许人们以言论自由为名,焚烧《可兰经》。我国的立场有所不同,发表憎恨言论或尝试焚烧《可兰经》、《圣经》或任何宗教典籍的人,将被逮捕或提控。世界各地有许多这类故意发表憎恨言论的人,他们有些可能被起诉,一些人则注意到美国的做法,并考虑向美国寻求政治庇护。

是人都知道,余澎杉因言获罪绝不是为了啥宗教,乃是“侮辱已故建国总理李光耀”,所以显龙大君才会利用国家机器镇压他。然而,内政部的文告也说了谎,因为余澎杉不曾为“侮辱已故建国总理李光耀”而“两度被判监禁”,因为精英政府也知道,这会成为国际笑话。

如果余澎杉诚如内政部所言,那么美国移民局应当给予他的是“宗教庇护”,而不是“政治庇护”;应称他为“自以为是的无神论者”(self righteous atheist),而不是“年轻政治异见者”。

所以李显龙政府是“王顾左右而言他”,扯远了。

【贰】

近月,一名来自印度南部的回教传教士冒犯基督徒和犹太人的视频被人偷偷放上网,结果引起轩然大波。去年6月,尚穆根强调“对分化社会言论‘零容忍’”的承诺,看来要大开杀戒了。果不其然,一名社会精英——国大马来文系副教授在面簿上批评上载视频的人也不可以,被国大停职思过。尚穆根说:“该名副教授的立场和行为让人无法接受。他随意下结论,没有查证事实,没有查看背景内容。所支持的立场,也与新加坡的常态、价值观以及法律,背道而驰。”——作为一名马来穆斯林且是社会精英,竟然对自个儿的宗教也不能置喙,恰好是律政兼内政部长的智慧比他大得多!

在新加坡,只要“有人报警”,基本上就进入所谓的“司法程序”,平民老百姓一般都不能说什么。直到法庭下判,基本上还是不能说什么,否则“藐视法庭”。那么,大家的事几时才可以说呢?而这件事雷声大、雨点小,最后怎么收科也无人知晓,尚穆根真正做到彻底的“零容忍”吗?抑或是又打下一桩“一切政府说了算”的柱石。 阅读更多 »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