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国志

有关新加坡政治、社会、文化的报道、分析与评论

Posts Tagged ‘尚穆根

余音未了——“第55条”

leave a comment »

林清如(怡和世纪总编辑)   2018-6-30
怡和世纪季刊 第35期 2018年4月

人权观察组织亚洲区主任布莱德•亚当斯指出,“不经审判的拘押是一种极端措施,在国际法上很难站得住脚。除非有特殊情况,比如政府能证明相关人员造成直接威胁且没有其他措施足以应对,但仍须由法院或其他独立法庭进行即时和定期审查,才能避免任意拘押。”

1963年安乐岛暴动后,镇压暴动队押送岛上的拘留犯。 (Courtesy of Singapore National Archives.)

什么是《刑事法(临时条款)法令》“第55条”?它指的是不经审判的刑事拘留权力,部长有权不经审判拘留被认为可能危害我国公共安全或社会治安的人士。这个每五年更新一次的法令,本来明年10月20日才到期,政府去年底提出修正案,扩大法令涵盖的犯罪活动,同时提前审议把法令有效期再延长五年。总部设于纽约的人权观察组织(Human Rights Watch)于今年1月31日致函给新加坡国会议员,吁请他们否决修正案,让这个被他们认为是违反人权的法令在明年到期时自动失效。

内政兼律政部长尚穆根向国会说明保留这项法令的重要性,它主要是用来对付私会党、瓦解犯罪集团使毒品情况受控制、对付非法放贷活动和拘禁犯罪集团成员,确保证人和他们家人安全。部长强调,“新条列只不过是反映现有的做法,并不剥夺司法审查权。”2月7日国会一连三读,顺利通过了修正案。

《联合早报》言论组主任叶鹏飞为文指出,“本次国会对该法令的辩论只是这场探索之旅的中途而非终站。既有的社会条件决定了当下最大的共识是延续‘第55条’,因为这符合多数人对公共利益的认知。但这不会也不应当是最终的结论,随着社会条件的不断变化演进,新一轮的辩论应该也必须到来。”(《仁智互见“第55条”》(《早报星期天》25-02-2018“想法”版))。笔者绝对认同叶文的观点。

“第55条”与本地政治的深层次纠结

在新加坡,不经审判的拘留权力(Detention Without Trial)起源于70年前英国殖民政府为了延续其统治而颁布的《紧急法令》。在该法令下,马来亚共产党被宣布为非法组织后上山展开武装斗争,法令授予警方逮捕并无限期拘禁被认为是共产党的人或嫌疑人士。《紧急法令》原须每年更新,1955年福利工潮过后,殖民政府颁布永久性的《公安法令》,引进《紧急法令》里不经审判而拘留的条款,成为对付反对殖民主义左翼人士的主要武器。当时正值人民行动党欲借助左翼势力崛起,党领袖李光耀批评法令不民主,并且三番几次在立法议院里严词抨击:

我们要么相信,要么不相信民主,要是相信的话,我们必须毫无减损地断然地说,除了依据现行的法律,决不允许任何一个民主程序受到制约。你要是相信民主,你必须毫无条件地相信它。

要是在没有提供任何罪证的情形下,把一个人逮捕与拘留不算极权,那我们对法西斯政权里的一切职责,该做如何解析?要是我们要做为一个民主国家而生存,原则上我们就必须给予我们的敌人,得到我们想要的同样的宪法权利,不论我们是多么地不同意他们的看法。

镇压会积久成习。听说就像做爱一样,第二次总是容易些。第一次你会有良心责备、犯罪感,一旦不断重复,你就会变得毫无忌惮的去做。

《刑事法(临时条款)法令》的最初版于1955年颁布,原来不具不经审判而拘留的权力,法令旨在为那些通过陆路或水路提供物资品给柔佛海峡对岸共产党游击分子者定罪。后来本地私会党活动猖獗,不同派别之间的血腥格斗与日俱增;殖民政府于1958年提出修正案,把不经审判的刑事拘留权力引进该法令(俗称“第55条”),目标瞄准私会党活动。政务部长在提出修正案时强调,正常的司法程序已经不足以应付局势,必须辅以行政权力。他强调法令属于暂时性措施,一旦情况好转,将予废除。

有异于他在1955年高声反对《公安法令》那样,李光耀在1958年全力支持把不经审判的拘留权力带进《刑事法(临时条款)法令》。1959年上台后,行动党政府进一步把法令有效期延长5年,然后引用《公安法令》与“第55条”左右开弓,确保行动党政府在政治上的持续稳定。由英、新、马三方组成的内部治安委员会继续行使《公安法令》的职权以钳制左翼势力,而对于三番五次在选举期间介入政党活动(特别是干扰行动党基层)的私会党分子,新政府引用“第55条”大举扫荡,并把他们送到安乐岛的集中营去。 阅读更多 »

Advertisements

马国变天“启发”新加坡人……

with one comment

殷素素     2018-6-24

老实说,到现在素素还是看不出马哈迪是忠还是奸?因为有两个可能:一是如吴作栋所说的,马哈迪是“路见不平一声吼,该出手时就出手”的侠义豪情;抑或者他知道,无论希盟或者国阵上台,他都有被“奸屁股”的可能,所以尽早选边站,结果阴差阳错让他当了头儿。

但是在新加坡就是有人要说成马哈迪竞选,主要目的是要剥新加坡的猫皮;取消GST又要内阁减薪,新隆高铁也不想玩了,他冲着新加坡来,所以要小心马哈迪的阴谋。因为“马哈迪是心理不平衡政客,他极度不服输却面对现实的无奈”,所以不按牌理出牌。还有两姐妹说他和特朗普一样,随时会U转,变来变去,故而要以史为鉴云云,目的就是要淡化509变天对新加坡人的“启发”。却选择不谈新政权免去消费税和终止所谓的“打击假新闻法”。

可是只要大家扪心想想,马哈迪接收的是个负债上兆的国家,国内贪腐严重,百废待兴,新加坡这块猫皮有那么了不起吗?所以咱们的华文媒体集团新闻中心总编辑韩咏梅小姐就不惜危言耸听,她说:

马哈迪上一次主政时候,水供是一个掐住新加坡的“紧箍咒”。2002年7月开始的那一轮水价谈判,值得我们重温一遍。那年7月,马国提出把卖给我们的生水价格从每千加仑0.03令吉提高到00.6令吉,过后又调高到3令吉。马哈迪是谈判高手,他看出水是新加坡的痛点,他甚至要求提高到8令吉。

阅读更多 »

新加坡艺术家单人抗议被控违法,本月底开庭预审

with 2 comments

关键评论    2018-5-21
https://asean.thenewslens.com/article/96153

“单人集会也被视为非法是非常荒谬的”,新加坡社运组织CAN成员Rachel Zeng说,“这显示出当局对于异议与批判的高度不容忍”,根据Asia Times报导,她续而指出,谢太宝入狱以来从未获审判,如今当局提控声援他的Seelan Palay,其实是延续了司法不正义。

新加坡艺术家Seelan Palay 因为进行单人抗议而被捕,将在本月30日进行预审。(图为档案照,非当事抗议。)Photo Credit: Reuters /达志影像

上周五,新加坡一名33岁的艺术家Seelan Palay被控参与无证游行,违反了新加坡《公共秩序法》。

一旦罪成,初犯将被罚款最高新币3千元,累犯则最高罚款新币5千元。

上述所指的“无证游行”其实是发生于2017年10月1日,Palay发起了一项名为《盘问镜子:三十二年》的艺术行动,内容主要质疑新加坡政府为何在没有审判的情况下,囚禁与软禁前国会议员谢太宝长达32年之久,当年,当局指控后者是颠覆政府的共产份子,一直到1998年谢太宝才重获自由。

这项艺术行动最早是在“芳林公园”开始,芳林公园是全新加坡唯一可以合法集会,不需许可证的地点,随后,为了凸显其批判意图,Seelan Palay先后在数个地点行动,如国家艺廊,最后一站则定于新加坡国会前,Palay也是在此行动半小时后被上铐逮捕。而他的“行动”,其实只是手持一个画有图案的镜子,独自站立在各公共空间,仅此而已。

阅读更多 »

天黑请闭嘴:新加坡的附庸式“新闻自由”

leave a comment »

万宗纶     2018-5-7
https://global.udn.com/global_vision/story/8664/3115247

当局似乎预设了,新加坡现在的建国二代、三代、四代,会愿意如建国一代那样,对故障的地铁,或是日渐拥挤的城市等问题闭上他们的眼睛——相忍为国,然后享受“非关政治”的媒体娱乐。只不过,在新闻自由化的浪潮下,现在的新加坡,还是李光耀时代、那个乖乖闭嘴跟随政府的新加坡吗?

感谢川普炒热“假新闻”议题,星国政府现在多了一个能更加严管内容产业的托辞。图/...

感谢川普炒热“假新闻”议题,星国政府现在多了一个能更加严管内容产业的托辞。图/美联社

4月初,马来西亚率先全球通过禁止“假新闻”的法案,未来在知情情况下制造、散布“假新闻”者,最高可能面临6年有期徒刑,而在大马旁边的“狮城”新加坡,也如火如荼展开对于“假新闻”的打击。尽管这个岛屿国家从未停止对于新闻内容的审查,不过感谢川普炒热“假新闻”议题,星国政府现在多了一个能更加严管内容产业的托辞,对于这个新闻学者认为,网路媒体业本就不比马来西亚发达的国家来说,恐怕是雪上加霜。

“社会稳定”一向是新加坡治国的基本逻辑。今年1月,新加坡总理李显龙脸书上指出“假新闻”对于社会秩序的危害,提及1969年马六甲就曾因谣言而造成数百人死亡的种族暴动;星国国会不久也通过决议,设立“线上蓄意假消息”的10人特选委员会来处理这个议题。

在3月22日的公听会中,特选委员会找来Google、Facebook等多家科技公司的代表出席,征询他们对于打击线上假消息的作法。Facebook 代表认为,新加坡已经有诸多法令限制“仇恨言论”、“毁谤”及“假新闻散布”,若再制订新的法律,可能会阻碍社群媒体平台透过自身机制来解决相关问题的现有渠道。

不过,比起接受Facebook代表的谏词,新加坡内务部长尚穆根却“老辣”地连结起当时Facebook个资外泄的“剑桥分析丑闻”,将场子变成星国阁员训斥Facebook亚太区高层米尔纳的法庭讯问,把资料外泄一事与无心管控假新闻混为一谈,模糊焦点,引发网友热议。

Facebook个资外泄的“剑桥分析丑闻”,被星国政府拿来与无心管控假新闻混为一...

Facebook个资外泄的“剑桥分析丑闻”,被星国政府拿来与无心管控假新闻混为一谈。图/美联社

接着在29日的公听会上,尚穆根再次杠上牛津大学的新加坡籍历史学者覃炳鑫。覃炳鑫指控,执政党人民行动党就是制造“假新闻”的元老——李光耀政府——于1960年代,打击异议分子的“冷藏行动”,透过制造“假新闻”,将政敌塑造为共产主义份子,打压言论自由、逮捕异议份子。随后,尚穆根为此与覃炳鑫展开长达6小时的马拉松式辩论,话题再度失焦。 阅读更多 »

第四代领导层须学习的重要一课

with one comment

马谦竹    2018-5-2
http://www.redants.sg/perspective/story20180502-1425

如果行动党还没有忘记“分水岭大选”的教训,那就是今天的从政者必须态度谦卑。这是争取建立与民众互信的基本第一步。但是更重要的是,面对越来越复杂的国内外局势,行动党不可能再证明且说服新加坡人它拥有所有的答案,而且绝对正确。这就意味着它必须真诚地希望集思广益,征求民间的智慧。要做到这点,它首先就必须改正自己对待忠言逆耳的态度;而且还要学习进一步鼓励辩论,甚至异议。

被官方贴上“修正主义历史学”标签的民间历史学者覃炳鑫利用听证会的机会,在陈情书公开指控人民行动党才是制造假新闻的最大元凶。(Gov.sg视频截图)

第四代领导层须学习的重要一课,是如何正确地对待异议。建国时期那种把“人民内部矛盾”当做“敌我矛盾”无情打击的做法,已经不适用于这个时代了。

最近较引人瞩目的例子,当然是国会召开的关于“假新闻、假信息”的公开听证会。内政部兼律政部长尚穆根同被官方贴上“修正主义历史学”标签的民间历史学者覃炳鑫的六小时激烈交锋。就这六小时的交锋本身,舆论的批评主要是它偏离了听证会的主题,当然也有对尚穆根咄咄逼人的态度表达不满的声音。

从新闻到历史,尚穆根与覃炳鑫激辩六小时。(联合早报)

持平而论,是覃炳鑫首先挑起这起“事件”的。

他利用听证会的机会,在陈情书公开指控行动党才是制造假新闻的最大元凶,所以不可能不准备面对行动党当局的强势回应;否则就等于坐实了他对行动党的指控。

同时,覃炳鑫在听证会上也被迫承认,他并没有研究包括马共总书记陈平等要员所撰写的回忆录等历史资料。这对于他的学术专业性当然是个硬伤,也暴露出他或许因为介入社会运动太深,而失去了作为学者应有的距离感和冷静。

但是,尚穆根没有掌握好分寸的对他严加拷问,一副得理不饶人的气势,在镜头前其实也不怎么讨好。而很不幸的,讨好在现代大众民主是个必要之恶。阅读全文»

“打假”不过是个伪命题

with one comment

殷素素    2018-4-19

尚穆根有意图的“黑脸”表演,旨在杀鸡儆猴。所以听证会后,是不是弄出个“反假新闻法”,已不重要,重要的信息已然传递,恐惧早已深植国人心中:有孩子也绝对不让他去要研究历史了。当然,也有可能弄出个不汤不水的“反假新闻法”。

尴尬了!柔佛王储日前突然出现某超级市场,为当地居民购物买单,吃到甜头的民众当然高喊万岁。然而也诱发人的贪欲,食髓知味,于是谣言满天飞,到处有小道消息谓:还有第二、第三轮快闪买单。可是,主流媒体为了削足适履、对号入座,报道时“谣言满天飞”舍弃不用,改用“假消息”,因为谣言不曾以“新闻”的形式出席,只以口耳相传,勉强用个还可与“假新闻”呼应的“假消息”。

一些事物深究之下,有时会造成滑稽的效果。比如说要“打假”的话,就要有个权威的“真”来对照,Fact Check Singapore算啥东西?那岂不是要成立一个“真理部”(Ministry of Truth,乔治•奥威尔的预言成真),出长该部的高官,必然是个博学通才,同时必须一眼就能辨识出“未知”的真伪。

有人去研究恐怖分子进行袭击的手法,发现这是个“本小利大”的行为,因为无论袭击成功与否,甚至胎死腹中,都会造成“反恐工作”更大的困扰。这就表现在机场通关时所需的检查程序逐年增加,大型群众聚会、民族庆祝年节时维安的繁复。这样一来,又加剧民众对“恐袭”的更多不安,进入一种恶性循环。所以说恐怖分子发动恐袭,不在于要杀多少个人,而在于要加大你心中深植的恐惧。

邻国的“2018反假新闻法”出炉之后,经一番当地的评论文章之后,大家也渐渐得出一个结论,就是这种“打假”其实是意在言外,项庄舞剑意在沛公的。有位记者就写道

反假新闻法案实施之後,官方不见得立即会有动作,反正民众必定会自我审查。除了互相提醒少议论国是,连转贴、点赞亦可能出事,那大家还是安份一点,免得惹祸上身。自我审查严重妨害民间意见交流,但这是人们的自我保护,可见光是通过反假新闻法案,己伤害言论自由。然而,自我审查的确是人们的自发行为,很难怪在官方头上。於是,官方无须任何动作,便己成功压制部份民间言论。

这就让素素联想到覃炳鑫博士的遭遇。尚穆根对覃炳鑫6小时,还有之后找来政府部门对他的抹黑,质疑他的学术资格等,老吴(老番癫吴俊刚,下同)称他为“挟洋自重”,我想还不如直接安他一个“里通外国”的罪名。这么拙劣的表演,难道冷眼旁观的吃瓜群众都看不出吗?其实就是要你看得出:老子要兴文字狱啦!——效果就请参考上面一段。因为大选可能就在明年,这样的震慑效果在2019大选前的边际效益最大。 阅读更多 »

国家如何对待学者?──从新加坡一场六小时的听证会说起

with one comment

魏月萍    2018-4-13
http://contemporary-review.com.my/2018/04/13/1-61/

新加坡政府为制定反假新闻法,日前举办公开听证会接受公民组织和个人建言,意外牵引出一场六小时被称为“律师对垒历史学者”的辩论。事后引发百多位国际学者连署,抗议听证会的审问方式,学者的诚信和学术信誉受到政治人物审查,恐对学界形成“寒蝉效应”,冲击新加坡的学术自由。当听证会转变为公审会,原来为收集各专业领域意见、听取建言与多方意见的公共论说场域,却成为“伪学术法庭”。这已经和假新闻议题或反假新闻法的制定毫无关联,而是一场以国家为名,对于历史修正主义者的抗衡行动,同时也是一场捍卫政治行动合法性的保卫战。

(来源:Phuket News)

网络假新闻(online fake news)猖獗流窜,为制定反假新闻法,新加坡政府从2018年3月14日至29日举办为期八天、由十人特选委员会召开的“公开听证会”(public hearing,以下简称听证会),渉及六十多个组织和个人提呈建言,备受大众关注。但本有公民谘询和审议意义的听证会,却意外牵引出一场六小时被称为“律师对垒历史学者”的辩论。不过在看完六小时冗长的录影后,说辩论恐未甚贴切。在大多数以“你同意还是不同意”、“是还是不是”的主导口吻底下,律政兼内政部长尚穆根(K Shanmugam,下图左)和旅英历史学者覃炳鑫(Thum Ping Tjin,下图右)的一来一往,说得轻一点,仿佛是“论文答辩”现场,说得重一些,俨然是“伪学术法庭”。

覃炳鑫虽然是旅英历史学者,多年来在自己经营的广播电台,讲述有关新加坡的历史,以学术介入现实。他同时也是牛津大学东南亚研究项目的主要协调人,并和自由撰稿人韩俐颖、漫画家刘敬贤创办立足于东南亚新视野的英文评论媒体New Naratif(《新叙事》)。覃炳鑫在呈交给听证会的陈情书中,虽然提出扩展媒体通识课程(Media literacy programmes)、废除《报业与印刷法》(Newspaper and Printing Presses Act)等具体方案以制止假新闻的过度扩张,但他抛出的两个核心议题,却是“直剿蜂巢”:一、人民行动党和李光耀是假新闻的散播者;二、无论是1963年的冷藏行动或1987年的光谱行动,其逮捕行动目的乃在政治利益,而非国家安全问题。

(来源:Phuket News)

以上两个核心问题实互相关联,这是因为无论是1963的冷藏行动或1987年的光谱行动,背后支持逮捕行动的合法性,乃在于认为当时一些左翼或地下组织,受到马共阴谋的唆使,试图进行不利于新加坡的政治活动。鉴于此,尚穆根和覃炳鑫“辩论”的核心便在于:在1950至1960年代期间,新加坡是否有共产主义阴谋的流布?其次,工会、华文中学、文化组织或左翼团体,是否受到共产主义阴谋论的影响,同时也是共产党统一战线(Communist United Front)的一部份?马共是否利用一些地下组织来宣传他们的理念,以及社会主义阵线(Barisan Socialist)是否被马共渗透等问题。 阅读更多 »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