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国志

有关新加坡政治、社会、文化的报道、分析与评论

Posts Tagged ‘尚穆根

指覃炳鑫谎报资历 陈华彪轰特委会“人格谋杀”

leave a comment »

网络公民/北雁       2018-9-21
https://zh.theonlinecitizen.com/2018/09/指覃炳鑫谎报资历 陈华彪轰特委会”人格谋杀“/

覃炳鑫虽有提供口头陈述,但是委员会以前者歪曲自身学术资历为由,不是可靠的供证者,完全不考量他的意见。

律政部长兼特委会成员尚穆根向媒体表示,委员会的结论是,覃炳鑫谎报自己的学历和学术职位,因此他的陈述不可信。

覃炳鑫也辩称“冷藏行动”不存在对国家的安全威胁,当他被质疑时,却承认没有阅读或没有将马来亚共产党资深党员的论述考虑在内。最后覃炳鑫也没有提供文件,跟进他所提出的论述。

对异议者的人格诋毁

此事也立即引来公民组织的炮轰。前学运领袖、流亡异议份子陈华彪就批评,这是针对我们最优秀、最勇敢公民的另一次人格诋毁行动。

“新加坡的统治集团,真的往污秽的地沟钻。现在被行动党诬陷为骗子,竟然成了一种荣誉的勋章。尚穆根、选委会和你的跟班们,都应该感到可耻。”

他直言,如果行动党非得以这种手段来延续权力,只能祈求上苍保佑新加坡。

“要不然,只有人民才能把国家从这群卑鄙小人的手上拯救过来。”

覃炳鑫资历受牛津大学认可

许多网民都替覃炳鑫抱不平,也把今年四月,由牛津大学东南亚项目信托人的联署声明,上载到留言中。声明中称,覃炳鑫是东南亚项目协调员,也是信托委会成员之一,他是研究新加坡上世纪50-609年代独立斗争的历史学家。

“自2011年在牛津大学完成博士学位以来,仍继续进行研究,特别是审视英国政府在当代的文件,并向大众发表其研究发现。”

声明称,覃炳鑫的研究已经通过牛津大学严厉的审核标准,也受到数位本区域历史学者的检视。阅读全文»

Advertisements

Written by xinguozhi

九月 21, 2018 at 7:33 下午

当历史遇上权力

with one comment

王昌伟(新加坡国立大学中文系副教授)   2018-9-20
怡和世纪季刊 第36期 2018年7月

官方对这类被定义为修正主义史学的历史叙述所表现出的敌意以及所采用的反驳方式,无疑会让有志于在官方论述之外寻找对那段历史的不同解释的人裹足不前。“在齐太史简,在晋董狐笔”,对大多数历史学者而言毕竟是遥不可及的理想。在权力面前,不管是不是真的会“惹祸上身”,大多数人当然会“宁可信其有”并选择明哲保身,最直接的结果就是导致新加坡人无法更为全面地认识我们的建国史。

当年去哈佛念书的时候,和导师第一次见面,他劈头就问:你为什么要来美国学中国历史?

记得当时自己找了一个堂而皇之的理由:我来这里是希望能学习西方历史研究的方法(method)。

导师笑着说,那你来错地方了。我没有什么特别的“西方”的研究方法可以教你。我的方法就是细读史料,分析史料,然后看看有没有可能从中发现有意义的学术问题,如此而已。

看待史料和问题的视角

看我一脸茫然,导师接着说,我倒是可以教你看待史料和问题的视角(perspective),这可能是你在中文世界比较难学到的。初来乍到的我,自然不明白导师所谓的perspective究竟所指为何,但在日后的学习生涯中,终于逐渐领悟到老师的意思。

例如第一学期上《唐宋史料导读》这门课,因为要讨论宋代的教育,我们几乎一整个学期都在研读《宋史·选举志》,一句句读,一句句把古文翻译成英文。在过程中,老师引导我们从西方学者普遍关心的问题出发去解读史料。于是我渐渐明白,历史学家对同一份史料的关注点,往往会因为所处的政治、社会、文化和学术背景的不同而有差异。

举个例子,诸如“宋朝究竟是不是一个帝国”(Was the Song dynasty an empire)这样的问题,是中文世界的学者一般不会问的问题。宋朝帝国,因为其最高领导人是皇帝。可是当西方学者这么问的时候,他们是从自己的历史经验出发,以罗马帝国作为参照点的。这看似“无厘头”的问题,实际上蕴含了对宋朝作为一个政体的思考,也引申出以“帝国”翻译empire是否合适的问题。以这种问题意识为基础,在面对史料的时候,思考的角度就会有所不同。

因此,历史学家的眼光,必然受到本身所处的特定环境的影响。如果有人告诉你,好的历史研究一定是“客观”的,那就说明此人完全不懂史学。因为历史研究在某种层面上说都是“主观”的。 阅读更多 »

狮城同志平权前高官发声

leave a comment »

韩千依       亚洲周刊2018年9月23日第32卷37期
http://www.yzzk.com/cfm/content_archive.cfm?id=1536808779776&docissue=2018-37

新加坡宗教界向来属于敏感区域,从李光耀开始,执政党虽然长期垄断政治,却从来不愿挑战宗教界的道德观,甚至曾经发生基督徒国会议员因为处事疏忽,引起华人宗教界的不满,劳动李光耀亲自出面安抚。然而正因为这股势力对此课题长期的定型观念,加上社会教育匮乏,因此虽然近年年度的“粉红点”(要求维护同性恋权益的活动)声势浩大,同性恋课题的理性讨论甚至学理讨论,始终在大众传媒缺位。 

狮城年度维护同性恋权益的活动“粉红点”(图:欧新社)

同性恋平等课题过去一周又在新加坡成为焦点,而且连重量级人物也加入,引发更多关注。然而一场临时发起的联署反对行动迅速浇熄同志支持者的热情,实实在在让人看到这个富裕的弹丸小国民间对这件事的高度保守心态。

同为英殖民地的印度最高法院上周裁定,刑法三百七十七条款禁止男性之间肛交的性行为违反宪法,换言之,同性恋不再被视为犯罪行为,这条一百五十年前订立、因时代变迁而缠讼经年的法律自此被废,全球媒体广泛报道印度同性恋与支持者的欢呼。

新加坡有几乎相同的刑法三百七十七A,多年来受到同志界及其同情者的抨击,虽未听说男同志因闺房里的性行为被捕的案例,但他们将这一刑法条款的废除视为对自身权益与尊严的维护。

新加坡国立大学法学院院长陈西文(Simon Chesterman)在脸书上转发《纽约时报》对印度的报道,恭贺他在印度的老同学及“其他很多人”。眼尖网民发现帖子下面一个留言是新加坡资深外交官许通美(Tommy Koh)所写:“我鼓励我们的同志圈提出集体诉讼,挑战刑法三百七十七A是否违宪。”

许通美曾是新加坡常驻联合国代表,长期活跃在国际外交界的国际法权威,对国内事务很少表态。此次他对事件的发言立即引起当地媒体广泛报道。网民在他的留言下回应,表示几年前已经有人提起诉讼被驳回,他回应说:try again(再试试)。

律政部长尚穆根对印度法院的裁决迅速表达狮城官方的观点,根据《海峡时报》,尚穆根同意,法律是否合宪,不由民意决定,必须依法论法,然而一条法令的存废或修订是行政与立法部门的事,而这通常就涉及民意。他说:“这个议题在新加坡高度分化,多数人反对改变这一现状,反对废除。”然而他注意到越来越多的少数人希望废除,“政府(的立场)在中间”。 阅读更多 »

Written by xinguozhi

九月 13, 2018 at 6:24 下午

尚穆根的“禁忌(No No)”是我们政治毅力的考验

leave a comment »

作者:陈华彪     译者:万章      2018-9-8
https://www.facebook.com/wahpiow.tan/posts/1301376339998761
英文原文:https://www.theonlinecitizen.com/2018/09/08/shanmugams-no-no-is-a-test-of-our-political-will/

为什么8月30日四名新加坡人和一名流亡者同马来西亚首相马哈迪医生的会面,会造成新加坡执政党的惊慌失措?

会面的背景再简单不过了。该会面由我召集,经马来西亚资深活跃份子和作家希沙姆汀安排,并得到马哈迪医生的批准。我们见了面,并谈了80分钟。

我有四个目的。

首先是提呈一个新成立的组织“东南亚复兴力量”(FORSEA)的宣言:《东南亚人民宪章》。在场的人当中,只有希沙姆汀和我是这个组织的成员。

其次,邀请马哈迪医生作为FORSEA首个研讨会的主题演讲者。

第三,了解马哈迪医生对马来西亚与新加坡长远关系的想法,并研究如何进一步改善目前的关系。

最后,提呈一份改善柔佛关卡过境人流状况的建议。

由于这类性质的会面是史无前例的,我要让年轻同胞们分享这一特殊待遇。我邀请历史学家覃炳鑫博士参加,并将这邀请开放给其他有兴趣者。我构想的方式让每位新加坡访客能向马哈迪医生发出任何问题。覃炳鑫博士,记者韩俐颖,漫画家刘敬贤以及社会工作者和活跃份子范国瀚皆以个人身份出席。

希沙姆汀和我在与马哈迪会面之前向四位新加坡人介绍了会面的方式。在会议室里,马哈迪医生的两名助手作记录。在整个会面中,并在随后的新闻发布会上,我都在场。

我代表FORSEA向马哈迪医生发表讲话,并邀请他出席预定2019年举行的大会并以主题演讲者身份发言。恰恰和新加坡部长要公众相信的情况相反,包括覃博士在内的四名新加坡人都没有邀请马哈迪医生干涉新加坡的政治。

在随后的新闻发布会上,我向新闻界介绍了FORSEA大会的情况。新闻发布会由包括亚洲新闻台在内的马来西亚和新加坡媒体摄制。媒体的报导明确显示,覃炳鑫博士和即将举行的大会无关。他在新闻会上没有说了些什么足以被解释为邀请马哈迪医生干涉新加坡内政的话。报章有关会面的标题告诉了读者,我邀请马哈迪医生在一场有关东南亚民主的大会上发言。

真正的问题是,为什么人民行动党律政部长在没有证据基础的情况下怀疑覃炳鑫博士或韩俐颖的爱国情操,并滥用他的职权,针对他们发起莫须有的攻击,说道:“但我认为我们不该邀请某一外国政客来干预我们的内政。我认为这是绝对的禁忌。” 阅读更多 »

覃炳鑫掀国家主权争议与政府玩猫抓老鼠,漫画家刘敬贤称见马哈迪“太天真”

with 3 comments

红蚂蚁/沈泽玮    2018-8-4
https://www.redants.sg/perspective/story20180903-1890

异见人士批评政府不重视民主自由人权,批评政府政策失误或者是替弱势群体发声,这些行为在一个成熟的公民社会是必须受到肯定的。但一旦打出“主权牌”、触碰到国家主权红线,被看作是“勾结外国势力”时,那所有为争取民主自由人权所做的努力也就白费了。用膝盖想也知道,“主权牌”在新加坡会有市场吗?

左起:尚穆根、覃炳鑫、谢健平。行动党两位议员过去两天先后向覃炳鑫施压,要他就国家主权立场表态。(郭跃男制图)

面对行动党议员的“逼供”,历史研究员覃炳鑫终于打破沉默,今早针对他在面簿上掀起的“主权争议”做回应。

不过,他并没有针对“新加坡是不是马来西亚一部分”的命题做回应,而只是强调他“爱国爱民”,任何关于他背叛国家的想法是“荒谬且毫无根据的”。

覃炳鑫玩“主权牌”?

覃炳鑫上次在假新闻听证会上和尚穆根过招六小时,相信已经是成了被政府盯上的“坏小孩”。这一次,“坏小孩”看来又要让政府很头疼了。

话说,覃炳鑫和马国首相马哈迪会面之后,接连高调在面簿上发文,甚至在主权议题上打擦边球。他8月31日发文祝前马来亚联邦“独立日快乐”,也祝新加坡人“非正式的独立日快乐”。

红蚂蚁智商一般,不太看懂覃炳鑫这番话到底是什么意思。是说新加坡是前马来亚联邦的一部分吗?那指的是“过去式”,不是“进行式”吧?

政府出动“狙击手”逼迫覃炳鑫等人表态

国家主权议题不容半点含糊,政府出动一个较为低调的国会议员当“狙击手””,逼迫覃炳鑫表态。

马林百列集选区议员、国会特选委员会代主席谢健平9月1日发文说:“我很意外覃博士和他的支持者会宣称新加坡为马来西亚(或马来亚)的一部分。可能因为如此,他认为让马来西亚现任首相来干预我国的国事是可容许的。”谢健平还说:“在我看来,覃炳鑫很明显的是对新加坡不安好心。”

显然的,行动党政府刻意把覃炳鑫那番话理解为“进行式”,是现在、是当下,刻意以激将法逼迫覃炳鑫把话说清楚。注意,谢健平在发文还补上这么一句,“有意思的是,韩俐颖、范国瀚和刘敬贤竟然和覃炳鑫扯在一块。”很明显的,官方也要逼韩俐颖、范国瀚和刘敬贤表态。

谢健平扩大战线 成一大败笔

这一场“敲打”看似进行顺利,但坏就坏在,谢健平没有把攻击火力集中在覃炳鑫身上,反而去扩大战线,把另一位异见人士张素兰和民主党给拖下水,模糊了焦点。

谢健平指张素兰在时评网站的留言中说,“新加坡是马来亚的一部分”,然后把覃炳鑫、张素兰和民主党全部打包成一个统一战线的敌人一起打,结果打人不成反被打,今天在面簿上向张素兰道歉。这也让人又想起我们那个高高在上的威权政府无所不包,连骂人也要“全包”下来骂,网民看了肯定要给异见人士送上同情分。

韩俐颖和张素兰同声反驳谢健平

9月2日,新加坡民主党在面簿澄清覃炳鑫和张素兰都不是民主党党员。

同日,韩俐颖和张素兰同声对谢健平的言论表达不满。

韩俐颖谢建平张素兰.jpg

韩俐颖(左一)和张素兰(右一)同声对谢健平的言论表达不满。(郭跃男制图)

张素兰指身为对抗网络假信息国会特选委员会成员,谢健平不应作出这类“不负责任、煽动仇恨”的言论,并要求他删文。张素兰也在面簿上强调自己不是民主党党员,然后反驳谢健平说,当她说新加坡是马来亚的一部分时,那个语境是放在视频中的英属马来亚时期,并指责谢健平将她的话断章取义。

韩俐颖则在面簿称,谢健平的贴文引起网民对他们的鞭挞,甚至因此收到死亡恐吓。她指谢健平的言论“毫无根据”,并要求他撤除贴文。阅读全文»

莱佛士登陆新加坡——筹备步骤与历史困境

with 2 comments

作者:黄坚立(新加坡国立大学历史系副教授)    译者:林沛(怡和世纪编委)    2018-8-22
怡和世纪季刊 第36期 2018年7月

莱佛士带领新加坡走上了另一条道路,让新加坡得以成就今日光景。莱佛士若没有登陆,新加坡也许不会在东南亚占据独特的位置,有别于周遭群岛的众多岛屿或马来半岛的州。因为莱佛士,新加坡成为英国殖民地,一个自由港和现代化都市。

— 李显龙总理

新加坡的问题是,夸大莱佛士所谓的好品质,而不是他的负面……他在新加坡的历史地位被夸大……说到新加坡,即便莱佛士不来,也会有别的人做他同样的工作……按十九世纪开明的标准,莱佛士的道德观与学识都显得过于局限与肤浅……赞誉他是个人道主义改革者,是在糟蹋这个名词。

— 赛益·胡申·阿拉达斯(Syed Hussein Alatas)

前言

新加坡总理李显龙在2018年新年献词中,正式宣布启动纪念史丹福•莱佛士爵士(Sir Thomas Stamford Raffles, 1781-1826) 1819年1月登陆新加坡200周年的筹备工作。系列活动下来很快就会登场,并将在明年国庆庆典抵达高潮。眼下为时尚早,但当前的筹备与即将举办的一切活动,仍然值得关注。

纪念活动已经开始动员,社会各阶层也按照不同方式做了准备。对学术界来说,它提供了一个深思如何在节庆酬酢与严守学术分际之间寻求微妙平衡的宝贵机会。位于距离我们遥远的莱佛士家乡之利物浦约翰摩尔斯大学(Liverpool John Moores University),早就开始探讨主办“新加坡200周年研讨会”的可能性。1新加坡国立大学历史系及其系刊《东南亚研究学报》(Journal of South- east Asian Studies)行动敏捷,迅速在2018年3月初召开“重新审视1819年在新加坡历史上的地位”的讨论会,旨在“对1819年是现代新加坡开埠时刻此命题进行批判性思考”。2在本地华社中,历史悠久的怡和轩俱乐部是较早呼吁进行有关探讨的社团之一,该俱乐部通过会刊《怡和世纪》征集这类文稿。事态从一开始即摆明,纪念活动张力处处,不会是个简明直接的顺畅过程,城市岛国诸多复杂的历史与政治课题都牵扯其中,有待一一厘清。

200周年纪念的框架:前期筹备工作与预料中的张力

2018年元旦,辖属于总理公署的新加坡200周年办公室亮相。3办公室由部长级指导委员会督导,财政部长王瑞杰为顾问,另两名部长杨莉明与李智陞出任联合主席。同时,由16名学者与社会领袖组成顾问委员会,提供咨询意见。陈惠勇受委担任执行总监,领导强大的工作团队。因此,尽管留有基层倡议与公众参与的空间,从机构设置看却俨然是高层控制取向,透露政府对潜藏着的政治敏感性存有戒心。对于该不该纪念200周年,公众意见从一开始就有分歧。譬如,《海峡时报》言论版上出现两种意见的交锋。该报言论版2017年5月22日刊登Michael Seah Swee Lim来函,表示希望“看到盛大的庆祝活动,有机会联系、回顾我们200年的短暂历史……莱佛士假如不把新加坡建设成英国殖民地,我们的历史和发展将会非常不一样”。他说“新加坡从小渔村成长为欣欣向荣的殖民地……(我们)不必害怕或耻于提起我们殖民地的过去”。2017年5月26日该报刊出Anthony Oei的反驳,表明“作为从殖民地年代的过来人,我无法同意……我必须说那是个羞耻与饱受屈辱的时期。我们是被征服者,被视为‘低等人’……莱佛士不是来改善我们的生活,而是为了那个往昔的大英帝国来殖民我们……依我说李(光耀)先生才是现代新加坡的奠基人,不是莱佛士……热烈地去庆祝莱佛士登陆200周年并不恰当。谁会为侵略、掠夺我们家园的人欢呼。”4

另一个敏感问题,是庆祝新加坡1965年8月脱离马来西亚并取得独立的SG50所引发争议留下的阴影。时间靠那么近,人们把200周年与先前的SG50联系在一起,几乎是难以避免的。况且,李显龙自己在新年献词中,也把两者作了紧密的链接:“若没有这段(莱佛士的)历史,我们就不会有从第三世界到第一世界这个SG50的发展历程”。5陈惠勇甚至把200周年称为“SG50的前传”,其作用在“将2015年那回的庆祝置于更大时空下进行审视与定位”。6不管怎么说,SG50凑巧和李光耀2015年3月以91岁高龄逝世碰在一起,加上执政的人民行动党宣布2015年9月举行大选并赢得选举,无法不叫人产生是否存在利用大量国家资源谋取政党政治利益的疑问。在社交媒体上出现对纪念200周年的评语,包括:“又一轮政治与竞选权谋”,“行销人民行动党的把戏”,“为下一届大选抢占政治先机”,“滥用公共资金与国家资源”。7

针对疑似赞美殖民主义、活动规模、预算与政治利益等敏感课题作出回应,200周年办公室从筹备阶段开始就异常谨慎,表现得步步为营。2018年元旦,组织者拒绝公开预算,但宣布活动的规模将“不如SG50”。他们也表明不会把纪念活动办成光彩耀目的“玫瑰色庆典”或延续“大人物”模式的历史叙事。他们希望“对历史负责”,做到“不规避即便不总是那么正面的历史元素”。他们会把“殖民时期不光彩的生活面貌,如‘贫穷艰苦与种族隔离’等”涵盖在活动中。8

《海峡时报》编辑Elgin Toh对这种“好坏不拘”的新加坡历史讲述态度表示赞赏。组织者“接受访问时或在宣传材料中,毫不迟疑地避开使用‘庆祝’一词,改而选用‘标志’(mark)、‘纪念’(commemorate)与‘思考’(reflect on)一类说法”,也使他备受鼓舞。9面对新加坡大小事都离不开国家主导的批评,李智陞部长保证组织者会“广泛征询意见”,他表示“200周年该如何纪念,不是由政府机关说了算。它不会是个从上到下的纪念”。10陈惠勇披露将有许多由学校、商家、宗教团体负责的基层活动,他们从一开始就联系了60多个社团,并招募了3,800名义工参与培训。11一些社团如怡和轩俱乐部在提及相关活动时,选择以“登陆”而非“开埠”来描述莱佛士的角色。

位于直落布兰雅的马来村落(摄于1900年)(林少彬提供)

阅读更多 »

余音未了——“第55条”

leave a comment »

林清如(怡和世纪总编辑)   2018-6-30
怡和世纪季刊 第35期 2018年4月

人权观察组织亚洲区主任布莱德•亚当斯指出,“不经审判的拘押是一种极端措施,在国际法上很难站得住脚。除非有特殊情况,比如政府能证明相关人员造成直接威胁且没有其他措施足以应对,但仍须由法院或其他独立法庭进行即时和定期审查,才能避免任意拘押。”

1963年安乐岛暴动后,镇压暴动队押送岛上的拘留犯。 (Courtesy of Singapore National Archives.)

什么是《刑事法(临时条款)法令》“第55条”?它指的是不经审判的刑事拘留权力,部长有权不经审判拘留被认为可能危害我国公共安全或社会治安的人士。这个每五年更新一次的法令,本来明年10月20日才到期,政府去年底提出修正案,扩大法令涵盖的犯罪活动,同时提前审议把法令有效期再延长五年。总部设于纽约的人权观察组织(Human Rights Watch)于今年1月31日致函给新加坡国会议员,吁请他们否决修正案,让这个被他们认为是违反人权的法令在明年到期时自动失效。

内政兼律政部长尚穆根向国会说明保留这项法令的重要性,它主要是用来对付私会党、瓦解犯罪集团使毒品情况受控制、对付非法放贷活动和拘禁犯罪集团成员,确保证人和他们家人安全。部长强调,“新条列只不过是反映现有的做法,并不剥夺司法审查权。”2月7日国会一连三读,顺利通过了修正案。

《联合早报》言论组主任叶鹏飞为文指出,“本次国会对该法令的辩论只是这场探索之旅的中途而非终站。既有的社会条件决定了当下最大的共识是延续‘第55条’,因为这符合多数人对公共利益的认知。但这不会也不应当是最终的结论,随着社会条件的不断变化演进,新一轮的辩论应该也必须到来。”(《仁智互见“第55条”》(《早报星期天》25-02-2018“想法”版))。笔者绝对认同叶文的观点。

“第55条”与本地政治的深层次纠结

在新加坡,不经审判的拘留权力(Detention Without Trial)起源于70年前英国殖民政府为了延续其统治而颁布的《紧急法令》。在该法令下,马来亚共产党被宣布为非法组织后上山展开武装斗争,法令授予警方逮捕并无限期拘禁被认为是共产党的人或嫌疑人士。《紧急法令》原须每年更新,1955年福利工潮过后,殖民政府颁布永久性的《公安法令》,引进《紧急法令》里不经审判而拘留的条款,成为对付反对殖民主义左翼人士的主要武器。当时正值人民行动党欲借助左翼势力崛起,党领袖李光耀批评法令不民主,并且三番几次在立法议院里严词抨击:

我们要么相信,要么不相信民主,要是相信的话,我们必须毫无减损地断然地说,除了依据现行的法律,决不允许任何一个民主程序受到制约。你要是相信民主,你必须毫无条件地相信它。

要是在没有提供任何罪证的情形下,把一个人逮捕与拘留不算极权,那我们对法西斯政权里的一切职责,该做如何解析?要是我们要做为一个民主国家而生存,原则上我们就必须给予我们的敌人,得到我们想要的同样的宪法权利,不论我们是多么地不同意他们的看法。

镇压会积久成习。听说就像做爱一样,第二次总是容易些。第一次你会有良心责备、犯罪感,一旦不断重复,你就会变得毫无忌惮的去做。

《刑事法(临时条款)法令》的最初版于1955年颁布,原来不具不经审判而拘留的权力,法令旨在为那些通过陆路或水路提供物资品给柔佛海峡对岸共产党游击分子者定罪。后来本地私会党活动猖獗,不同派别之间的血腥格斗与日俱增;殖民政府于1958年提出修正案,把不经审判的刑事拘留权力引进该法令(俗称“第55条”),目标瞄准私会党活动。政务部长在提出修正案时强调,正常的司法程序已经不足以应付局势,必须辅以行政权力。他强调法令属于暂时性措施,一旦情况好转,将予废除。

有异于他在1955年高声反对《公安法令》那样,李光耀在1958年全力支持把不经审判的拘留权力带进《刑事法(临时条款)法令》。1959年上台后,行动党政府进一步把法令有效期延长5年,然后引用《公安法令》与“第55条”左右开弓,确保行动党政府在政治上的持续稳定。由英、新、马三方组成的内部治安委员会继续行使《公安法令》的职权以钳制左翼势力,而对于三番五次在选举期间介入政党活动(特别是干扰行动党基层)的私会党分子,新政府引用“第55条”大举扫荡,并把他们送到安乐岛的集中营去。 阅读更多 »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