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国志

有关新加坡政治、社会、文化的报道、分析与评论

Posts Tagged ‘尚穆根

自取其辱

leave a comment »

韦春花     2019-4-14

【自取其辱】

据说石惠敏是名博士,清华大学的新闻传播学系,资讯传播本是她的专业。可是,4月12日《联合早报》上的那篇《建立社会信息免疫体系遏制假新闻》,实在有够丢人。石女士对执政党的所谓“防假”法案不敢多做调查研究,自然也得不出什么真知灼见,就胡乱拉来台湾NCC做例子,掺一脚是为了向执政党表忠心,结果就露馅了。

(《联合早报》言论版编辑形容她为“作者是本地前资深传媒工作者”,“前资深”我早说过是个矛盾修辞,除非人不在了,难道“资深”还会过期的吗?)

其实通传会NCC对《中天新闻》开罚两次共200万台币的罚锾,和假新闻没多大的关系。勉强要牵拖的话,只能说执政者手握公权力,利用“假新闻”当借口来恶斗异己(包括干掉该会的主委),这点和李显龙政府倒是很相像。

石惠敏大抄特抄来自台湾的新闻稿,几乎占了这篇文章的三分二,为了“防假说”能够成立,她故意褪去或者说掩盖那里政党恶斗的事实,让人感觉好像真的在台湾主流媒体有假新闻的发生。新加坡有很多人看《中天》和《TVBS》,这绝对骗不了人。据我所知,《中天》周一至周五都有4个各两个钟头的带状性政论节目,已经占去一天24小时节目的三分一,比例大得惊人,要不是有口碑和收视率,难道他们是硬撑的吗?还是有阿共在背后支持?

至于她自己的“研究心得”则采用虚写,简直到了“虚不受补”的地步:

假新闻的危害,小自个人名誉或诚信受损、企业品牌与经营受挫,大可造成社会的恐慌以及动摇国家安全等等,需要每一个人关注……网络的抹黑危害正如古言“众口烁金,积毁销骨”,意指连金器及骨头都能销熔,何况人格及声誉?连口耳相传都可以“曾参杀人”,何况今日无远弗届,细菌式散播的网络传播?媒体科技的发达,别有居心的移花接木、穿凿附会、捕风捉影、自编自导自演的新闻报道以及新闻画面,已经是轻而易举,这导致新闻报道出现“有图未必有真相”的现象。一些媒体甚至包括一些老牌具影响力的媒体,也可能会因为抢独家,囫囵吞枣,旧闻重发甚至将“网友说”都当成消息来源发新闻。这些信息不一定就是假新闻,可能只是查证不完整或对资讯(非恶意)的错误理解和诠释等等,无论如何,新闻媒体从业人员的自律以及媒体素养,还是必须恪守的基本要求。

好像是萨义德曾经说过,主流媒体对于知识分子有莫大的吸引力,谁都想在媒体上看/听到自己的名字,即使“无料”,改头换面抄也要抄出一篇文章来。 阅读更多 »

Advertisements

Written by xinguozhi

四月 14, 2019 at 1:37 下午

真理的化身

with 2 comments

韦春花    2019-4-5

国外滥用公权力以打击政治异己的例子难道还少见吗?执政者耍起流氓来,不是法庭能够管得住的,更何况若要照着法律来,条条都是护着他们的。

本已拟好一个文章题目,叫做《期盼真理部的早点成立》,因为俄罗斯在苏联时期,其党报也叫做《真理报》。哪知道读了易华仁的讲话,才知道咱们的百万部长原来就是“真理”的化身,套句封建的语境,这叫做“天赋异禀”。

通讯及新闻部长易华仁说,各部长将是判断虚假信息的最佳人选。他说,假信息传开时,相关领域的部长在其部门官员的协助下,是判定虚假事实及它对公共利益的影响的最适合人选。之后,部长会同资讯通信媒体发展局(IMDA)内的主管当局(Competent Authority)合作,研究要对假信息源实施什么指示,包括更正、通信限制指示等。不过,各部长在大选期间无法执行政府职务,因此法案规定,大选召开前,部长们须任命一名政府官员来执行这项任务。

其实春花认为,大选期间也不应该随便找个不适任的人来代劳,因为“天赋异禀”者百年难求。

“防假”法令在国会提出一读,尾巴一翘,各路人马马上知道是要拉屎拉尿:

1、人权观察亚洲副主任菲尔•罗伯逊称该法案“将成为人权灾难”,并表示该法案中“宽泛而不明确”的定义将赋予政府官员自由裁量权,针对“挑战新加坡所青睐的政治叙事的新闻”采取行动。

2、亚洲互联网联盟重申,他们的立场和其他专家相同,即在应对假消息这个极度复杂的课题上,立法不应被视为优先的解决方案。“我们也高度关注新加坡政府获得充分酌处权,来判定消息真伪。这是迄今为止类似立法中权限最广的,过度的干预恐怕会威胁言论自由,不论对新加坡或全球各地都可能带来严重后果。”

3、政治工作者毕博渊撰文:在乔治奥威尔的惊悚小说《1984》中,虚构的大洋国政府有四大管理部门,其中之一就是主管新闻、娱乐、教育和艺术的”真相部“。这个特定群体的官员,会决定什么是真相、什么是假的,并且对拒绝服从者采取行动。2019年,我国政府有意立法赋权少数几位部长,拥有裁决消息真伪的权利,且也可对不服从者采取行动。这批部长来自一个曾承诺55岁公民领取公积金、却不断跳票的政党团队;他们曾告诉你公共组屋会增值,但如今却承认屋契到期屋价归零;四任民选总统可以增至五任(第一任从黄金辉前总统算起),而原本宣称是印度裔,现任总统可以一夜之间变成马来裔。

4、独立电影制作人李成琳(Lynn Lee):大家,人民行动党试图授权自己,成为真相的仲裁者。如果这还不足以令你惧怕,试想想也是这个政党,当年以“马克思主义阴谋”的谎言,使得无辜者未经审判就被监禁,新加坡的主流媒体则帮忙粉饰谎言。这个政府很乐意修饰词意,来符合自己的议程。所以,一个人也可以构成非法集会,室内的Skype视讯交流,也算是“公共集会”,艺人独自拿着镜子在街上走,等同“非法游行”;拍张照片也算是抗议;在捷运上贴两张A4纸,就算是“破坏公物”。行动党不会满足于无所忌惮地大放厥词。不会。他们要阻止我们说出他们不爱听的话。为了确保我们清楚谁才是老大哥,该法案草案赋予部长权力,可以免除任何人受到该法案的制裁。这似乎有点无耻和自私。何况今年可能会选举,这样的布局太方便了。表面上是”为我们好“。律政部强调政府并非遏制言论自由,反之是鼓励”健康和稳健的公公讨论“,以及维护”社会和民主进程“。是的,“自由就是奴役,无知就是力量”*,大家好,欢迎来到1984年。

5、《红蚂蚁》:【Ownself check ownself?】部长在大选时也是候选人,也就是利益攸关方,由他们来决定什么是可能影响选情的假新闻,会不会有利益冲突之嫌呢? 阅读更多 »

新加坡模式下的媒体管控:言论自由引担忧

leave a comment »

BBC中文网    2019-4-4
https://www.bbc.com/zhongwen/simp/world-47799768

全球不同国家对假新闻的定义有所不同。(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新加坡政府周一向国会提交打击“假新闻”的法案。一旦法案通过,传播“假新闻”在新加坡可最高被判处监禁10年,罚款10万新加坡元(约50万人民币)。

新加坡自1959年独立以来,一直由同一政党执政。虽然它有西方式的议会民主制度,但由于对反对党的政治打压,被认为是一个威权主义国家。该法案引发人权组织担忧,新加坡式威权国家可能利用法案控制网络言论自由。

新加坡如何定义假新闻?

新加坡律政部称,制订《防止网络假信息和网络操纵法案》(Protection from Online Falsehoods and Manipulation Bill)的目的,是为了确保“真实的言论和思想不会埋没在网络假信息之中,从而破坏民主进程。”

根据该法案,假新闻是指对事实的虚假陈述,包括捏造信息、歪曲事实,但不包括基于事实发表的个人观点、批评、讽刺或讥讽性模仿。

如何判断新闻是否属实成为法案最大的焦点。(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如何判断新闻是否属实成为法案最大的焦点。新加坡通讯部长称,各政府部门的部长是“判断假新闻的最佳人选”。律政部称,判断新闻真伪的最终权利在法院。

该法案赋予每个政府部长权力,评估信息是否会对公众利益造成破坏,比如影响国家安全、公共卫生及对外关系等,是否会影响选举或公投结果,以及是否引起团体对立和仇恨等。

但是,法案并没有对部长如何评判信息给予指导,也没有提出任何行为标准。 阅读更多 »

新加坡立法打击假新闻

leave a comment »

作者:英国《金融时报》斯特凡尼娅•帕尔马    译者:何黎    2019-4-2
http://www.ftchinese.com/story/001082149

新加坡公布了一项影响深远的法案草案,依据该法案,恶意散播假信息者将被处以最高100万新元的罚款和最长10年的监禁。

新加坡公布了一项影响深远的、应对假新闻的法案草案,人权组织和Facebook等科技公司担心,该法案将赋予政府广泛的影响力。

根据该法案草案,新加坡当局可针对其认定的关于公共机构的虚假说法,要求作者在该说法旁刊登更正。“恶意”散播假信息者将面临刑事制裁,包括最高达100万新加坡元(合74万美元)的罚款和最长达10年的监禁。被控发布假信息者可向新加坡最高法院上诉或提出司法检讨。该法案还有待新加坡议会投票表决。

该法案草案与其他司法管辖区针对假新闻的既有法律相比又向前迈进了一步,那些既有法律的关注点往往在于从在线平台上删除有问题的内容。

新加坡律政部长兼内政部长尚穆根(K. Shanmugam)向记者们表示:“我们已与几家科技公司讨论过,(其中一些)表示它们更倾向于删除(假信息)。”尚穆根补充说,通过发布更正,“人们可以想看什么就看什么,而且可以自己下判断。”

Facebook亚太区公共政策副总裁西蒙•米尔纳(Simon Milner)表示,该社交网络平台正与新加坡政府磋商,并且同样致力于应对假消息。

但他同时表示,该公司“对该法的某些方面感到关切,这些方面赋予新加坡行政部门广泛的权力,可强迫我们删除他们所认为的虚假内容,并让我们主动向用户推送政府的通知。” 阅读更多 »

Written by xinguozhi

四月 2, 2019 at 8:39 下午

新加坡列令人不快歌词 女神卡卡榜上有名

leave a comment »

中央广播电台     2019-4-2
https://www.rti.org.tw/news/view/id/2016465

新加坡反对党议员陈硕茂在脸书上传一张“限制仇恨言论”部长声明的照片,标题是“今天的一课”(lesson of the day)。(图:取自陈硕茂脸书)

根据一份提交给新加坡国会议员的“具冒犯性歌词”(offensive lyrics)名单,包括美国流行乐巨星女神卡卡(Lady Gaga)和女歌手亚莉安娜(Ariana Grande)都榜上有名,而这是新加坡内政部长尚穆根针对仇恨言论发表声明的一部份。

在这之前,瑞典死亡金属摇滚乐团Watain上月8日原订在新加坡举行的演唱会,就因为当局关切Watain“诋毁宗教与宣扬暴力”的历史而遭取消。

1日晚间,新加坡议员陈硕茂在脸书上传一张“限制仇恨言论维系新加坡种族与宗教和谐”的部长声明照片,标题是“今天的一课”(lesson of the day)。截至今天(2日)下午,这则贴文已被转发逾1千次,并有数百则评论。

这份名单中列出了女神卡卡的歌曲“犹大”(Judas)、亚莉安娜的“上帝是女性”(God is a woman)、九寸钉乐团(Nine Inch Nails)的“异端邪说”(Heresy)、以及赫齐尔(Hozier)的“带我去教会”(Take me to the Church),作为“具冒犯性歌词的例证”。

女神卡卡和亚莉安娜过去都曾在新加坡开唱,而这份名单并未显示这些艺人中有任何人将被禁止再次演出。

新加坡内政部并未立即回复置评要求。

新加坡内政部长兼律政部长尚穆根,1日下午在国会发表部长声明,说明政府对限制仇恨言论、以维系新加坡种族与宗教和谐的立场。

这份声明发表之际,正值新加坡将打击假新闻法案送交国会审议,引发网路业者和维权团体忧心,此举将赋予政府过多权力、并阻碍言论自由。

Written by xinguozhi

四月 2, 2019 at 2:07 下午

“华人连华语都不会讲,好意思吗” 星国本地华人与中国游客的争执是怎么回事?

leave a comment »

万宗纶    2019-3-18
https://asean.thenewslens.com/article/115471

所有的外来者去到一个地方、一个国家时,不管是旅游或是移民,实在应该用尽各种管道,了解当地的政治、文化、社会脉络,认清自己的社会位置,你的到来,对当地人意味着什么,才能知道什么样的举动才是适切的举动。

Photo Credit: Juliana Chong CC BY 2.0

这两天新加坡网路上爆出本地华人与中国游客间的矛盾事件有名新加坡华人在路上被一个中国女士问路,说要去“海湾肪”,但如果你在新加坡住过,大概知道除了牛车水之外,可能没人会去记这些站的华语名称,所以尽管这个新加坡居民想要帮忙,也没头绪,所以他问了对方要去的是不是“Bayfont”,还是“Habourfront”,没想到对方竟然怒呛,“华人连华语都不会讲,好意思吗?”被这样冒犯之下,这位新加坡大哥气得直接把这位“China lady’”指到了反方向去。

因为新加坡华人也会自称Chinese,所以在新加坡的语境里,会用China people或是PRC people来指称中国人,而随着中国新移民愈来愈多,两种Chinese之间的日常冲突也愈演愈烈——比如我曾在书里提到,新移民得到组屋后,自己不住,租给我们这些留学生,然后自己跑去澳洲住,气得楼下邻居威胁我们要去举报HDB。

也让我想起新加坡2011年曾发生过的“煮一锅咖哩”(Cook and Share a Pot of Curry Day)事件。

曾经有个住在组屋里的新加坡印度家庭,印度家庭煮咖哩吃,天经地义(尽管那个味道真的会到处飘),有一天,他们的邻居搬来了一个中国新移民家庭,这个中国家庭觉得,妈呀,你印度人煮的咖哩也太臭了,所以他们找上门,要求对方不准煮咖哩。 阅读更多 »

腰斩小众演出 吹皱狮城春水

leave a comment »

亚洲周刊 2019年3月24日第33卷11期
http://www.yzzk.com/cfm/content_archive.cfm?id=1552533149388&docissue=2019-11

新加坡临时喊停瑞典重金属乐队演出,激起乐迷反感,指当局决策反复,思虑不周。

瑞典一个标榜崇拜撒旦主义的黑金属乐队Watain可能夜路走多了,最近在新加坡这个小岛国“邪不胜正”踢到铁板,在演唱会当天被勒令终止。除了一些来自当地和东南亚国家的小众乐迷大失所望,却也同时引发狮城民众对当局先准后禁、行政反复的强烈质疑。

原定三月七日晚上的这场只有一两百人的小众演出,从中午开始就有传闻说演出有变数,果然官方在午后发出禁令,理由是安全顾虑。

成立二十多年的Watain向来以挑战和侮辱基督教、耶稣、推崇魔鬼等极端内容为演出卖点,现场并附带向观众洒动物血之类的动作,在国际乐坛属于非主流的重金属分支。新加坡有人主办这场演出,原本无人知晓,但因有人发起连署,并据信获得基督徒团体支持而在短时间内收集逾万反对的签名,迫使官方临时喊停。

内政兼律政部长尚穆根出面解释急转弯的理由,表示在跟基督教团体对话后,得到的意见是,新加坡一向对反伊斯兰的敏感言论严格对付,但此团体在反基督教的尺度方面有过之而无不及,若加以容忍允许岂非双重标准?

外界因此相信,团结而深具影响力的基督教团体是促使当局政策急转弯的直接原因。 阅读更多 »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