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国志

有关新加坡政治、社会、文化的报道、分析与评论

Posts Tagged ‘尚穆根

领导层大换血吹响集结号,行动党下届选举背水一战

with one comment

红蚂蚁/沈泽玮     2018-11-12
https://www.redants.sg/perspective/story20181112-2120

大环境变了,人民诉求变了。4G领导班子的精英脑袋能随之改变吗?
和第一代领导人不同的是,国家已经从建国初期走向发展成熟的阶段,选民不只是要喂饱肚子而已,大家都社会公平性、各种团体的权益和自由等议题更加关注,国内政治也势必受到国际局势的冲击。4G不能只是像2G或3G那样“继承衣钵”,还要在那之上做出更大的思维改变

人民行动党新一届中央执行委员会,左起为维文医生(外交部长)、王乙康(教育部长)、英兰妮(总理公署部长兼财政部及教育部第二部长)、傅海燕(文化、社区及青年部长)、尚穆根(内政部长兼律政部长)、秘书长李显龙总理、陈振声(贸工部长)、颜金勇(卫生部长)、王瑞杰(财政部长)、马善高(环境及水源部长)、黄志明(总理公署部长、全国职工总会秘书长)、杨莉明(人力部长)、陈川仁(国会议长)以及黄永宏医生(国防部长)。(联合早报)

本年度最具爆炸性的人民行动党中委会选举及干部大会昨天举行,执政党高层大换血,从3G交棒给4G全速推进到第五档。“储君”人选仍无法一锤定音,但第四代党领导层的雏形基本看清。

红蚂蚁先和大家过一遍昨天的要点。五个3G元老让贤,退出中委。他们是党主席许文远、第一助理秘书长张志贤、第二助理秘书长尚达曼、副主席雅国博士,以及财政林瑞生。

新加坡的“政治局委员”

20181112_renewalv3.jpg

(曾庆祥制图)

2000多名党员昨天从19位候选人当中作出最后投选。根据人民行动党官网发布的信息,12名最高得票者包括(排名不按票数):

  1. 李显龙总理
  2. 内政部长兼律政部长尚穆根
  3. 贸工部长陈振声
  4. 文化、社区及青年部长傅海燕
  5. 卫生部长颜金勇
  6. 财政部长王瑞杰
  7. 环境及水源部长马善高
  8. 总理公署部长兼财政部和教育部第二部长英兰妮(首次入中委)
  9. 总理公署部长兼全国职工总会秘书长黄志明(首次入中委)
  10. 教育部长王乙康
  11. 国会议长陈川仁
  12. 外交部长维文
  13. 国防部长黄永宏(增补)
  14. 人力部长杨莉明(增补)

用中国共产党的政治体制来做对比,这14个人就是政治局委员,其中的七个核心成员就是政治局常委。

根据《海峡时报》上周六报道,七名核心成员就是名单中的前七人:李显龙、尚穆根、陈振声、傅海燕、颜金勇、王瑞杰、马善高。他们将分别担任秘书长、助理秘书长、主席、副主席、财政、副财政等七个重要党职。

昨天的中委会选举只选了人,还没有决定党职。等到新中委第一次会议接班态势将更明朗,尤其是重要的助理秘书长职务,哪个4G团队成员坐上这个位子,哪位相信就是万里挑一的“储君”。

有心急的网留意到,虽然中委名单“排名不分先后”,但照片的站位似乎有些玄机。

从照片看大势?“站位论”不靠谱

昨天在台上站在李总理左右的是尚穆根和陈振声。这是否说明,正如《海峡时报》之前所引述的消息,两名副秘书长据传就是尚大人和陈部长呢?

尚部长岁数明显比陈部长大,如果这个“站位论”成立,那“储君”就是以一声“kee chiu”引人侧目的陈振声啦。也就是说,下一轮内阁调整,尚穆根和陈振声任副总理的可能性很大。作为3G老臣子,近来频频高调谈政治及打假新闻的尚部长就是负责扮演护驾门神的角色。

真的是这样吗?红蚂蚁咬出了人民行动党2016年和2014年干部大会的照片,看看那时候中委的站位和后来安排的党职是否吻合。

2016年是这样的:

2016 PAP CEC zb.jpg

(联合早报)

总理左边是张志贤、右边是许文远。尚达曼和总理之间,隔着个许文远。但是,许文远并不是助理秘书长,尚达曼才是助理秘书长。许文远是党主席。

2014年的站位是:

2014 PAP CEC zb.jpg

(联合早报)

站在总理左右两旁的是雅国和许文远。张志贤和总理之间隔着雅国,尚达曼和总理之间隔着许文远。但是呢,站在总理左右两旁的许文远和雅国并不是助理秘书长,他们分别是正副主席,站得离总理较远得张志贤和尚达曼才是第一和第二助理秘书长。

所以说,这个“站位论”站不住脚。阅读全文»

Advertisements

权位弊端

with one comment

韦春花    2018-9-30

权位有许多好处,现在还加上高薪,唯有加剧死不认错、不肯下来的弊端。而“恋栈权位”本来就是民主设计的大忌,好让不同的人轮流做庄。反其道而行之,必定千方百计阻扰别人上路,最终只会走向独裁。

陈继儒说:“天下可恶的人,都是可惜人。”——说得就是老吴(老番癫吴俊刚,下同)这类。

老吴说:“这些人打理一家私企或政联公司,年薪都比李显龙总理的220万元高出数倍。而很多国人还不知道的是,我们的前总理,现在的荣誉国务资政吴作栋,是没有拿薪水的‘政治义工’,免费为政府服务。”(《吴俊刚:平心静气看部长薪金课题》)老鸨敢说,十个新加坡人里有十个都知道这是句谎言。那人除了没领虚名职务的薪水之外,还有大把国会议员、退休金、董事、顾问费可领。

老吴的努力不过是把“高薪养廉”合理化的另一个锦上添花罢了。要真的那么合理——为何在2011大选之后,要大幅度(28-53%)削减高官的薪酬?当年吴作栋要给自己加薪时还说:“政务人员的薪金要是以3百万人口平均计算,那么每个新加坡人所负担的只是五盘炒粿条的价格。”到了2012年他们减薪之后,岂不是只剩三盘炒粿条的价格,哇,好轻松啊!

从另一个角度来看,资本主义民主社会都是互相观摩、互相学习的,取长补短是政治常态。为何新加坡部长的百万年薪……自1994年,新加坡发布了《以具竞争力的薪酬建立高效和廉洁政府:部长与高级公务员的薪酬标准》白皮书,确立了百万年薪制之后,历时24年,将近四分一个世纪,还没人学习?李显龙的年薪比起第二名的美国总统还多了500%,老吴可能会说:全世界都是笨人! 阅读更多 »

Written by xinguozhi

九月 30, 2018 at 12:50 下午

分析:受委行动党“第二把交椅”者料将是未来总理

with one comment

新传媒8频道新闻      2018-9-28
https://www.channel8news.sg/news8/latestnews/20180927-sg-4g-leader/4140796.html

谁将是李显龙总理的接班人,行动党新届中委会选举估计会有答案。(照片:Koh Mui Fong/今日报)

政治观察家估计,人民行动党将在今年迟些时候的新一届中央执行委员会选举中,委任至少一名到两名助理秘书长。到时,下一届总理人选料将浮上台面。

接受《今日报》访问的政治分析员认为,两名助理秘书长中的一人将成为李显龙总理的接班人。新任助理秘书长出炉,意味着总理接班人的可能名单将进一步缩小。目前三位领跑者分别是陈振声(48岁)、王瑞杰(57岁)和王乙康(48岁)。

律政兼内政部长尚穆根早前就暗示,应留意行动党年底的中委会选举,留意明年的职务调动。有关言论再次引发谁是下位总理的讨论。

新加坡管理大学法学院教授陈庆文表示,三名领跑者中哪一位能获委助理秘书长,将是“非常有力的指标”。李光耀公共政策学院政策研究所副所长许林珠也认为,他们必须接掌有关党职,以为领导党和政府做准备。

目前行动党的第一、第二助理秘书长,分别是张志贤和尚达曼,他们同时也是我国副总理。而作为领导层更迭的一部分,陈庆文预料,他俩可能会卸下现有党职,并分别出任主席和副主席一职。行动党主席目前是许文远,副主席则是雅国博士。 阅读更多 »

尚穆根教大家看懂新加坡政治:下届选举是对未来总理的信任投票

with one comment

红蚂蚁/沈泽玮     2018-9-25
https://www.redants.sg/overview/story20180925-1952

2016年第34届人民行动党干部大会,新当选的其中11名人民行动党中央执行委员在台上带领党员呼口号。(海峡时报)

下一任总理人选千呼万唤始不出,咖啡店阿伯快没耐性了。

就在这个时候,59岁的3G领导班子大将、内政兼律政部长尚穆根提醒大家一件事——留意年底中委会选举、留意明年的职务调整。

shanmugam internet.jpg

第三代领导班子的老臣子尚穆根给大家上新加坡政治课。(互联网)

尚部长昨天在第九届“新加坡企业治理周”开幕活动上漏出这个口风。作为还没有达退休年龄的3G班子成员,尚穆根相信是辅佐4G上位、协助人民行动党领导层完成交接的老手之一。

尚老师给大家上上课,教大家如何看懂新加坡政治。

什么是人民行动党中央执行委员会(CEC)?

尚部长口中的中委会就是人民行动党的中央执行委员会,它是党内最高决策机构。

这一届中委会由18名成员组成,他们在2016年12月的中委选举中产生。总理李显龙任党秘书长,两位副总理张志贤和尚达曼分别担任第一助理秘书长和第二助理秘书长。

行动党干部大会2016 SM.jpg

2016年第34届人民行动党干部大会,新当选的其中11名人民行动党中央执行委员在台上带领党员呼口号。(左起)陈川仁、哈莉玛、陈振声、雅国、尚达曼、许文远、李显龙、张志贤、傅海燕、颜金勇和维文。(新明日报)

第一个重点:人民行动党的秘书长向来都担任总理职务,这个秘书长相当于议会制国家的党魁,而助理秘书长一般由副总理担任。

新加坡今年最有看头的“小圈子”选举:行动党中委选举

行动党将在今年底举行干部大会选出新一届的中委会。在中委选举之后,第四代领导班子成员相信将受委出任党内更高领导职务。尚穆根说:

留意那些当选的中委。留意他们的党职,那将说明领导层更新进展。

明年是重要的一年,因为总理说他将在四年内卸任。

留意一下中委会名单,留意明年的(职务)变化。

所以,准备开“猜猜总理是谁”赌盘的大叔们注意人民行动党中委选举的结果了。

第二个重点:一旦看到有陈振声(48岁)、王瑞杰(57岁)或王乙康(48岁)的名字出现在助理秘书长那一行,那么真命天子八九不离十就是他了。

根据行动党章程,中委会最多可以有18名成员。除了得票最高的12人以及增补的两人之外,按照惯例,中委会举行复会时,还可以增补多达四名中委。中委会名单和内阁名单基本相呼应。

中委会选举不开放给所有党员投票,只允许干部投票。根据《联合早报》2016年的报道,现任中委会是由近2000名干部投票选出的。

他们都是些什么人?

现任中委会名单:

主席:许文远

副主席:雅国

秘书长:李显龙

第一助理秘书长:张志贤

第二助理秘书长:尚达曼

财政:林瑞生

助理财政:尚穆根

组织秘书:颜金勇、陈振声、王乙康

成员:傅海燕(妇女团主席)、王瑞杰、陈川仁(乐龄行动小组主席)、维文、司徒宇斌、马善高、穆仁理、杨莉明

(注:王乙康、司徒宇斌、马善高和杨莉明通过增补方式进中委。)

上述名单并不新,但可以此推测未来的人事变动。

陈振声基层经验占优王乙康可能先Out

新加坡家喻户晓的三位总理接班人领跑者,“双陈一王”都是行动党中央执行委员会成员,陈振声和王乙康还是党组织秘书。但一个很大的差别是,王乙康是通过增补方式进去的,不是高票当选。

ong ye kung ST.jpg

教育部长王乙康和陈振声一样是党组织秘书。差别在于,王乙康是通过增补方式进去的。(海峡时报)

李光耀公共政策学院政策研究所副所长许林珠博士去年接受《联合早报》采访时曾这么分析:“下任总理人选须先有党职的擢升,才会反映在官职的擢升。他也须获得党干部的大力支持,直接高票当选,而不是以增补的方式进入中央执行委员会。”阅读全文»

谁畏惧覃炳鑫博士?

leave a comment »

Rice   译者:人民论坛,新国志    2018-9-18
https://wangruirong.wordpress.com/2018/09/18/谁畏惧覃炳鑫博士?/
原文:http://ricemedia.co/current-affairs-opinion-whos-afraid-pj-thum/

我不认为覃炳鑫博士是叛国者。

如果有确凿证据,证明如国会议员谢建平所说的,覃炳鑫博士是一名“外国代理人”,那他现在必然已被捕。

如果是有叛国的证据,他面对的惩罚会,也应该是更加严厉的。

他要求马哈迪医生“领导”推广民主与人权是愚蠢和无稽之谈。

无论如何,这不等同于邀请马哈迪医生直接“干预”新加坡内政。事实上,根本就没有证据证明,马哈迪医生与覃炳鑫博士有敲定任何计划推翻我们的民选政府。除了像任何政治家所做的一样,即面对镜头微笑,没有证据证明马哈迪医生接受覃炳鑫博士的建议。

至于覃炳鑫博士是否是为了“新加坡的利益”,这是完全没意义的假议题。什么是对新加坡有益的,每个人看法都不同。

让人觉到有意思的,是有关单位对覃炳鑫博士特别关注。

四名新加坡社运活跃分子一起到马来西亚,但对新加坡政府来说,回来的似乎只有一人。

韩俐颖在社交媒体上更活跃。范国瀚采取了更激进的立场(这是我不赞同的),但在这四个人当中,他们似乎只对覃炳鑫博士感到兴趣。

谢建平发表的帖子只针对覃柄鑫博士一个人。过后整个星期,我们什么都没听到,只有“雷声”(Thumder)隆隆。各个媒体都在煞费苦心挖掘覃博士在社交媒体留下的记录,找寻他“不安好心”的历史。前巡回大使比拉哈里则对覃博士的人格进行中伤。

覃炳鑫博士的老对手尚穆根部长也借机参加进来。他用在法律上安全,意思却又足够模糊的言辞说:“我想,他的意思非常清楚。”

尚穆根为什么不把同样的话用在其他同马哈迪会面的成员身上? 阅读更多 »

Written by xinguozhi

九月 23, 2018 at 7:53 下午

指覃炳鑫谎报资历 陈华彪轰特委会“人格谋杀”

leave a comment »

网络公民/北雁       2018-9-21
https://zh.theonlinecitizen.com/2018/09/指覃炳鑫谎报资历 陈华彪轰特委会”人格谋杀“/

覃炳鑫虽有提供口头陈述,但是委员会以前者歪曲自身学术资历为由,不是可靠的供证者,完全不考量他的意见。

律政部长兼特委会成员尚穆根向媒体表示,委员会的结论是,覃炳鑫谎报自己的学历和学术职位,因此他的陈述不可信。

覃炳鑫也辩称“冷藏行动”不存在对国家的安全威胁,当他被质疑时,却承认没有阅读或没有将马来亚共产党资深党员的论述考虑在内。最后覃炳鑫也没有提供文件,跟进他所提出的论述。

对异议者的人格诋毁

此事也立即引来公民组织的炮轰。前学运领袖、流亡异议份子陈华彪就批评,这是针对我们最优秀、最勇敢公民的另一次人格诋毁行动。

“新加坡的统治集团,真的往污秽的地沟钻。现在被行动党诬陷为骗子,竟然成了一种荣誉的勋章。尚穆根、选委会和你的跟班们,都应该感到可耻。”

他直言,如果行动党非得以这种手段来延续权力,只能祈求上苍保佑新加坡。

“要不然,只有人民才能把国家从这群卑鄙小人的手上拯救过来。”

覃炳鑫资历受牛津大学认可

许多网民都替覃炳鑫抱不平,也把今年四月,由牛津大学东南亚项目信托人的联署声明,上载到留言中。声明中称,覃炳鑫是东南亚项目协调员,也是信托委会成员之一,他是研究新加坡上世纪50-609年代独立斗争的历史学家。

“自2011年在牛津大学完成博士学位以来,仍继续进行研究,特别是审视英国政府在当代的文件,并向大众发表其研究发现。”

声明称,覃炳鑫的研究已经通过牛津大学严厉的审核标准,也受到数位本区域历史学者的检视。阅读全文»

Written by xinguozhi

九月 21, 2018 at 7:33 下午

当历史遇上权力

with one comment

王昌伟(新加坡国立大学中文系副教授)   2018-9-20
怡和世纪季刊 第36期 2018年7月

官方对这类被定义为修正主义史学的历史叙述所表现出的敌意以及所采用的反驳方式,无疑会让有志于在官方论述之外寻找对那段历史的不同解释的人裹足不前。“在齐太史简,在晋董狐笔”,对大多数历史学者而言毕竟是遥不可及的理想。在权力面前,不管是不是真的会“惹祸上身”,大多数人当然会“宁可信其有”并选择明哲保身,最直接的结果就是导致新加坡人无法更为全面地认识我们的建国史。

当年去哈佛念书的时候,和导师第一次见面,他劈头就问:你为什么要来美国学中国历史?

记得当时自己找了一个堂而皇之的理由:我来这里是希望能学习西方历史研究的方法(method)。

导师笑着说,那你来错地方了。我没有什么特别的“西方”的研究方法可以教你。我的方法就是细读史料,分析史料,然后看看有没有可能从中发现有意义的学术问题,如此而已。

看待史料和问题的视角

看我一脸茫然,导师接着说,我倒是可以教你看待史料和问题的视角(perspective),这可能是你在中文世界比较难学到的。初来乍到的我,自然不明白导师所谓的perspective究竟所指为何,但在日后的学习生涯中,终于逐渐领悟到老师的意思。

例如第一学期上《唐宋史料导读》这门课,因为要讨论宋代的教育,我们几乎一整个学期都在研读《宋史·选举志》,一句句读,一句句把古文翻译成英文。在过程中,老师引导我们从西方学者普遍关心的问题出发去解读史料。于是我渐渐明白,历史学家对同一份史料的关注点,往往会因为所处的政治、社会、文化和学术背景的不同而有差异。

举个例子,诸如“宋朝究竟是不是一个帝国”(Was the Song dynasty an empire)这样的问题,是中文世界的学者一般不会问的问题。宋朝帝国,因为其最高领导人是皇帝。可是当西方学者这么问的时候,他们是从自己的历史经验出发,以罗马帝国作为参照点的。这看似“无厘头”的问题,实际上蕴含了对宋朝作为一个政体的思考,也引申出以“帝国”翻译empire是否合适的问题。以这种问题意识为基础,在面对史料的时候,思考的角度就会有所不同。

因此,历史学家的眼光,必然受到本身所处的特定环境的影响。如果有人告诉你,好的历史研究一定是“客观”的,那就说明此人完全不懂史学。因为历史研究在某种层面上说都是“主观”的。 阅读更多 »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