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国志

有关新加坡政治、社会、文化的报道、分析与评论

Posts Tagged ‘工人党

李光耀故居风波重挫李显龙威信

leave a comment »

萧翔    亚洲周刊 2017年7月2日第31卷26期
http://www.yzzk.com/cfm/content_archive.cfm?id=1498105053161&docissue=2017-26

李光耀故居处置风波继续延烧,新加坡总理李显龙因“家事变国事”而向国民道歉,并宣布在国会就此事接受议员质询,期望消除疑问,加强公众对体制和政府系统的信心;但舆论质疑,国会交代仍未能理清是非和化解争议。

新加坡建国总理李光耀故居如何处置引发的风波没有歇息之兆,反而转入另一阶段。新加坡总理李显龙结束度假之后,六月十九日透过视频向全国表达道歉之意,为自己家事影响新加坡名声表达不安。他同时宣布要在七月三日的国会公开让议员就此事所涉及的政府相关课题,包括被弟妹指责为滥用权力等,接受质询,他表示将解除党鞭约束,允许党内议员自由提问发言,同时欢迎非选取议员和反对党议员“毫不保留地”向他和部长提问。

李显龙希望藉由国会一场“彻底和公开的辩论与问责,能够消除事件所带来的疑问,并且加强公众对体制和政府系统的信心”。然而随即有人指出,他这是学自父亲李光耀的招数。李光耀和李显龙在一九九六年由于买房获得折扣事件,引发街谈巷议,一连三天在国会交代,接受议员质询,最终获得议员信任,父子并且将约百万新元的折扣款捐出给慈善。

舆论质疑李显龙这一决定的是,以国会绝大多数是同党议员的情况,哪里会有人敢针对他弟弟李显扬关于他滥权和公器私用,乃至私人律师晋升总检察长的指控,做出追根究底的强烈质问?其次,国会提问没有法律惩处的效力,就算回答不足以使人信服,又能如何?

多个分析人士在网上指出,李显龙此举旨在对公众和国际社会交代政府行为,并不在于理清自己的程序或政治责任。党内老将、有意参选今年总统却因修宪而失去机会的陈清木直接表示:“国会不是解决家庭纠纷的正确地方。家庭纠纷应该在法庭解决。国会里的议员无从得知细节,只能听总理的一面之词。”诉诸法庭也是李显扬稍早提出的挑战,引起网民关注。此举在气势上占了极大优势,许多网民因他看似不惧司法的偏袒而更相信他。很多人指出,国会交代无助于化解争议,更无助于理清是非,因为纠纷的另一造李显龙的妹妹李玮玲和弟弟李显扬无法参与。 阅读更多 »

李家家事升级为新加坡国会大辩论,反对党7问李显龙

leave a comment »

新加坡眼    2017-6-20
http://www.yan.sg/fanduidang7wenlixianglong/

昨天,李显龙总理在道歉视频中,“吁请议员,包括非人民行动党议员,对此次争议务必追根究底,在国会毫不保留地向我和我的部长提问。”

于是,就在今天,新加坡最主要的反对党:工人党今天发布声明,抛出了对于李总理“家庭纠纷”的一系列问题。工人党指出,关于欧思礼路38号故居的家事留给李家自己处理,或是上法庭解决,他们只关心权力是否如指责中那样被滥用,是否会伤害人民对于新加坡的信心,以及政府的威信。

工人党议员、阿裕尼—后港市镇会主席毕丹星:想询问总理,政府会否同意成立一个特别特选委员会(Special Select Committee),让由不同政党议员组成的委员公开听审,同时现场向公众直播,以便调查李总理弟弟和妹妹指李总理滥权的指控,也让指控者有机会在国会提呈所有相关证据。

新加坡工人党主席林瑞莲:想询问总理(a)政府有何措施约束部长及高级公务员,不让他们参与自己有个人或经济利益的讨论或决策?制度上如何保证?(b)对于李光耀的遗产和资产,政府和总检察署是否认为与内阁阁员产生或可能产生利益冲突?(c)这些利益冲突或潜在的利益冲突如何处理?

后港单选区议员方荣发:想问总理,(a)政府有无明确的规定或者制度,能让部长和次长们的家属,不滥用自己的身份,在超出他们专业的领域里接触,影响,命令高级公务员们?(b)这类规定或制度是以什么频率和形式传达到公共服务和他们的家属们?(c)如果有证据证明权力被滥用,应采取什么法律制裁? 阅读更多 »

投不信任票

with one comment

作者:陈华彪      译者:万章      2017-6-18
https://www.facebook.com/photo.php?fbid=996430333826698&set=a.652436438226091.1073741826.100003792230386&type=3&theater
英文原文:http://www.tremeritus.com/2017/06/18/a-vote-of-no-confidence/

作为国会内唯一拥有议员的反对党,工人党应抓紧这一时机,向新加坡人表明它希望实现世界第一流的国会制度到底是什么意思。它可以提出对总理的不信任动议使国会议员聚焦此事,以反映公众对这一事件的关注。

新加坡第一家族的纠纷破坏了这个现代化城市国家的国际形象。纠纷已经超越了兄弟姐妹间的对峙,及李光耀欧思礼路故居的命运。

李玮玲和李显扬指责他们的哥哥李显龙利用国家机关对付他们及滥用职权,是对身为总理的一项非常严重指责,因为他们质疑总理是否能胜任这一公职。针对李显龙的妻子,第一夫人(译者按:新加坡无此公职)左右公务员的指控,也同样是很严重的。执政党任人唯贤的思想基础,也因为总理的弟妹指责他包藏着为儿子从政铺路的政治野心而受到质疑。新加坡是否会跟随朝鲜的路走呢?

关于秘密内阁委员会存在的指控,以及总理在公开的表达和私人行为之间的差异,已引起了人们对政治透明度的严重关注。如果上述任何一项指控是真实的,国会议员将必须考虑是否能继续对这位总理具有信心。这是任何合乎常规的民主国会的起码民主做法。

在没有敢于批评和独立的新闻媒体情况下,公众不太可能对总理,内阁和国会议员施加足够的压力来促使公众的担忧得到正视。新加坡民主党设立公开调查团的建议被忽视的可能性极大。李家弟妹指新加坡一切受到操纵,所以这样一个调查团最多只能起着粉饰的作用。 阅读更多 »

Written by xinguozhi

六月 18, 2017 at 10:55 下午

接管市镇理事会的政治考量,政治代价?

with 2 comments

否极泰来     2017-4-1
http://pijitailai.blogspot.sg/2017/04/blog-post.html

人民行动党政府已经做好司法程序,可以在模棱两可“莫须有”的理由下,接管市镇理事会。国会已经通过《市镇理事会修正案》,一旦市镇理事会的管理出现所谓的状况,国家发展部长便可以顺理成章的、名而言顺的把民选市镇理事会的管理工作接管过来。

这里的市镇理事会,当然是指工人党管理的阿裕尼—后港市镇理事会。行动党没有傻到接管自己的市镇理事会。修改后的司法程序能够让行动党政府,合法合理的在符合新加坡法律的条文下,明目张胆的把一个民选的市镇理事会收归到自己的管理之下。就像民选总统那样,明目张胆的修改选举制度,否定一些人的参选资格。

新加坡人又能说些什么?又敢做些什么?就像陈清木昨天的记者会,他除了对总统选举制度的变更表示不满外,他还能说什么?就是这么简单,轻描淡写的回答:

行动党和李显龙总理,就是看准了,看透了新加坡人的心理,表明这是司法程序,在法庭、在法律上,行动党政府都不会被打败。那些敢于挑战法律的人,在新加坡的短短50多年的建国历史中,下场都是以悲剧结束。最近的一个例子,就是新加坡最年轻的政治犯余澎杉在美国的遭遇。同样一个人,不同的国情,命运也不一样。阅读全文»

惹耶勒南见证李光耀的司法惩罚

leave a comment »

新加坡文献馆    2017-3-11
http://www.sginsight.com/xjp/index.php?id=18281

惹耶勒南

英国广播公司的HARDtalk主持Stephen Sackur 专访李显龙的问答中,有两段被华文报章删除而没有报道的对话:

Sackur:让我们花点时间想想新加坡的价值观,那是民主,我想你必定会为自己的民主感到骄傲,但是,实际上,那只是一党专政,你父亲建立的党,他向来都是其核心。自新加坡独立以来就是一党专政。对许多西方人士而言,一个具真实活力的成功民主,必然要有一个能够成为替代政权的强大反对党。你并没有这一事实。

李显龙:我不认为是一党专政。政府是属于一个政党,但是,新加坡有多个政党。竞选有着激烈的竞争。

Sackur:我相信你必然就如我所知道的一样。在国会里的反对党议员只是几个人,事实上,你必须通过立法以确保他们在国会里有一定的数额,要不如此,那就不会有反对党议员。

李显龙:现在有6位民选议员,3位非民选议员。我们会把数目增加到至少12位。但是,这正是我们的民主制度运作。人民投票,他们选择人民行动党的候选人成为国会议员。他们对人民行动党组织的政府有信心,相信政府会提供好的服务。能够维持这一种情况,国会的现状就会是如此。一旦政府不再能够运作,或者说,如果我有一位议员不能够胜任他的工作,失去支持者的信任,而我却继续委任他,那,情况是会在一夜之间改变。我们是开放的。

Stephen Sackur 是在议论新加坡言论与媒体自由的语境下提问,而这两段不过只是就事论事的一般性讲话,虽然总理公署的英文稿件照实报道,却竟然会被华文报章删除。不巧的,华文报章的这一种报道诚信,职业道德,专业素质,却是新加坡社会之民主意识的最佳写照。

从整个访谈内容来看,内部安全法令与对异议者采取法律行动的政治干预,是政府钳制社会言论自由,进而打压政党政治竞争,从而形成一党专政的最根本因素。

诚然,李光耀确实是通过内部安全法令很彻底的清除了反对党的竞争。同样的,李光耀亦毫不犹豫的使用法律行动来阻止反对势力的抬头。历史上,惹耶勒南做为一名反对党人士的不幸遭遇,正是见证司法惩罚的新加坡史实。

Chris Lydgate,于2003年出版之《李氏法律:新加坡如何摧毁异议者》记录与分析了惹耶勒南的政治官司之来龙去脉,此书是在得到当事者,当事者家人,以及其他对此类官司有所认识的人士的协助下完成。从书作者整理的一份司法诉讼清单,可以一目了然李光耀的司法惩罚究竟是什么一回事。

1971年9月,惹耶勒南在工人党总部召开了第一次的记者招待会。从此刻开始,惹耶勒南做为李光耀的政治挑战者,很彻底的改变了个人的人生际遇。从一名有事业,有洋房,有车夫,娶英国人太太,生活在上流社会的成功律师,最终沦落为名誉丧尽,一无所有的破产者,晚年时,蜗居在一间小旅馆的小房间里生活。阅读全文»

关键词儿

with 2 comments

李莫愁    2017-1-8
http://www.malaysia-chinese.net/cgi-bin/czread.pl?board=luntan&file=start&User=&Pass=&group=2&read=messages/2017/01/144974.html

早报网搞了个《关键词》的视频节目,除了在自己的网页,也安排在星和都会台定时播出。主要就是为正在发生的时事定个“关键词”——好让大家知道:什么是正确的官媒世界观和政治观。说穿了,就是各地媒体都在使用的“懒人包”新闻解说。三几年前台湾“反服贸”那会儿,韩咏红还语带讽刺地说:

现代人很忙,制作者打着旗号“为懒人服务”,听着就贴心,用少少时间了解复杂的时事课题,以小搏大,不好吗?于是乎,懒人包在台大行其道,举凡“乌克兰风云三分钟看懂”“旺中并购懒人包”都有,甚至还有“懒人包的懒人包”……将事实摆出来,我得到这样的结论:盲目相信懒人包无异于‘脑外包’,将思考力外包他人。

想不到自己的姐姐现在正做得不亦乐乎。

【五十步笑百步】

贫尼近三十年来一直在做的一件事,就是要唤醒铁皮屋里的沉睡人:早报不是个好东西!可惜写了好几百篇,就是没找着关键词,唉!最近,潘耀田的一篇文章《五十步笑百步?》真的是一语中的。早报的二丑们近来频频就“假新闻、假消息”发难,认为他们的就是“真新闻、真消息”,其余的都是垃圾,其实他们只不过是“五十步笑百步”罢了。

为什么他们有这种幻觉呢?这应该叫做“名门正派综合征”;贫尼手机里留有梁文道的一篇文章叫做《理性》,一直不舍得删,因为梁兄真的写得太绝了。“名门正派”评论时事“理性、冷静”三句不离口,就因为他们认为邪门歪道肯定没有这号儿东西。然而,他们所谓的“理性、冷静”又经不起深究,自己正在做的事藏有很大的私心(也包括私利),从第三者看了,当然就是“五十步笑百步”咯。

【“星光计划”应终结】

前阵子陈振声不是说要避免本位主义(groupthink)就得依赖中立的智囊团,可是九架装甲运兵车(大约4千万新元)滞留香港,眼看两个月就要足了,这边还是一筹莫展,国防部长还要在星期一面对国会议员的询问。想不到昨天突然在邻国的《南洋商报》上看到陈俊安的关键词“星光计划应终结”,俊安兄还问:“狮城的政府,难道读不懂这信息么?”不禁拍案叫绝——这不就是中共要的保证?怎么智囊团没人提出?或者提出后没人听?党报怎么也不评论一下?为了“帮助建国”,人微言轻好歹也说一次嘛!好好一个关键词就让隔壁给说了。 阅读更多 »

政治自由化是双面刃 却是对的路

leave a comment »

天下杂志/黄亦筠    2016-12-21
http://www.cw.com.tw/article/article.action?id=5080067

图片来源:新加坡国立大学提供

二〇一一年,朋友一通电话,新加坡国立大学社会系副教授吴佩松加入新加坡第二大党工人党,帮政治明星、台裔律师陈硕茂的竞选团队,负责政策研究。

大选结果,执政的人民行动党掉了六席,显示新加坡民众对贫富差距、外来移民的不满。看著新加坡民心思变,吴佩松在一五年投入选战,以政坛新星之姿,当选工人党非选区国会议员。

“从政是为了我的孩子,为了下一代新加坡人有同等的机会,”四十三岁的吴佩松说。

身为社会历史学家,他认为新加坡正走在对的方向,即便身为反对党,仍肯定政府从教育、人才到经济政策的改革,希望将经济成长遇到瓶颈的新加坡,带往创意驱动的未来。

以下为专访摘要:

问:新加坡模式走了多年,有不错的成果,最近为何转变?

答:确实。最近政府变了,持续了解社会的需求。例如,来和我所在的新加坡国立大学社会系接触,希望做社会研究、持续了解社会的需求。

政府想了解,为什么人们变成这样?为什么人们觉得是这样?人们为什么这样?为什么产生这样的行为?政府开始感觉这是一个有机的社会,不能只著重在发展和工程结构,有更多组成和内涵需要重视。

问:为什么政府有这样的自觉?

答:因为意识到经济迈入成熟期,成长已到天花板。高科技产业进来,但没有持续带动创新。新加坡以高人力素质、勤奋和生产力闻名。但生产力并非高价值的生产力,也并非带动创新的生产力。

执行创新驱动经济的变革概念,来自于现任副总理尚达曼。他认为文化是经济建设及发展背后的重点,而不只是将经济发展视为社会工程的唯一指标。他任教育部长时将创新引入教材,希望从人才人力培育改变起,之后推动用创新驱动经济发展的产业策略。 阅读更多 »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