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国志

有关新加坡政治、社会、文化的报道、分析与评论

Posts Tagged ‘工人党

新加坡新国会开幕:“4G”时代将至,“一党优势”还稳吗?

with 4 comments

胡毓堃(中国翻译协会会员,国际政治观察者)    2020-8-24
https://www.thepaper.cn/newsDetail_forward_8822934

相比于动辄把“精英治国”挂在嘴边、对反对力量充满戒心的李光耀,现在的执政党领导人至少持有更加宽容、温和的态度与行为。李显龙不仅意识到要面对反对党更加尖锐的声音,更呼吁反对党在国会提出可行的替代政策,共同参与国家建设。

8月24日,新一届新加坡国会正式开幕。在7月10日的新加坡大选中,执政超过60年的人民行动党赢得93个竞选议席中的83席,继续执政。对新加坡社会而言,这是近20年来看点最多的一届政府和国会:本届大选被普遍视为以副总理王瑞杰为首的第四代(4G)领导团队接受选民委托、准备执掌国家的标志,而已经年满68岁的现任总理李显龙也已多次表示新加坡不应出现70岁的总理,自己会在大选后不久交棒。

由于新冠肺炎疫情之下,新加坡仍面临严峻的社会经济挑战,人民行动党新内阁并未进行“大换血”,而是在4G领导团队新鲜血液加入的情况下,保留了第三代领导团队的资深成员。而李显龙也效仿李光耀、吴作栋两位前任总理,在“世代交替”的大选之后继续出任总理,对4G领导团队“扶上马、送一程”。

两党制已不遥远?

对于领导新加坡已经超过60年的人民行动党来说,领导团队的更新换代早已形成成熟的组织和运行机制并成功实践:担任总理31年的第一代领导人李光耀于1990年正式卸任,此时继任者吴作栋早已在内阁各部门历练了11年;吴作栋就任第二任总理的同一天,李显龙也就任副总理,在辅佐前者14年后于2004年正式成为第三代领导人至今;2011年“分水岭”大选之后,执政党便已经开始寻找和培养第四代领导团队,同年正式入阁的王瑞杰先后于2018年11月和2019年4月担任人民行动党第一助理秘书长和新加坡副总理,在党内和政府中相继成为李显龙的副手,其接班人地位已不言而喻。

此外,李光耀和吴作栋在卸任总理之后均留任议员并转任国务资政(Senior Minister),继续为新一代领导团队提供指导和咨询。本届大选前夕吴作栋放弃再次竞选议员、完全退出政坛,似乎也进一步预示着4G时代即将正式来临,而退居二线、咨询扶持的责任即将属于李显龙和他的第三代领导团队。

从李光耀(上右)到吴作栋(上左),再从李显龙(下中)到王瑞杰(下左),人民行动党形成了领导人世代交替的平稳运行机制。

虽然执政党领导团队的世代交替、平稳过渡不成问题,但真正的挑战来自党外:后李光耀时期的社会深刻变化、疫情之下经济社会的严峻挑战,4G时代的新加坡会延续一党优势制,还是见证政治多元格局的最终形成?

近年来随着新加坡政治形势的发展变化,这一问题越发被频繁提及讨论。自2011年“分水岭”大选以来,以工人党为代表的反对党发展壮大,近两届大选在所有选区挑战人民行动党,不仅标志着着执政党连续11届大选在部分选区因无人竞争而自动当选的现象彻底终止,更在国会席次中屡创新高,开始冲击国会一党独大的格局。 阅读更多 »

从正式委任“反对党领袖”谈厄斯金•梅的议会“圣典”

leave a comment »

从夜暮到黎明     2020-8-4
http://navalants.blogspot.com/2020/08/erskine-mays-treatise-on-law-privileges.html

2020年7月10日新加坡全国大选成绩揭晓后,总理李显龙第一时间点名工人党秘书长毕丹星为正式反对党领袖。紧接着两个多星期间一切安排就绪,可见反对党领袖计划并非一触即发的灵感,就如陈振声在电视竞选辩论时所说,执政党将反对党视为可能的替代政府。长远来说,该计划或许也是为执政党谋后路。

根据国会议长办事处和国会领袖办事处于7月28日所发表的联合文告,反对党领袖的职责包括:

(1)领导反对阵营在国会辩论政策、法案和动议时提出替代观点;

(2)在国会领导并组织审视政府立场和行动的工作;

(3)在委任反对党议员担任特选委员会成员事项上提供咨询,包括公共账目委员会等常设特委会的委任;

(4)反对党领袖也可能被要求担任其他职责,如出席正式国家活动,及随同政府和公共服务成员参与出访和会议。

反对党领袖的权利包括:

(1)在国会享有优先回应权;

(2)有权听取政府在国家安全、对外关系,或出现全国危机时的机密报告。

反对党领袖将获得38万5000元的总年薪,比普通国会议员多一倍。

反对党领袖的新增酬劳(19万2500元)最吸睛,一方面展示新加坡国会走入新里程碑,另一方面制造新舆论,考验工人党在金钱压力下,如何维持道德权威的形象。

政府发布联合文告后,毕丹星同一天宣布捐出新增酬劳的半数(扣税后),也就是9万多元充作阿裕尼与后港的公益与党务用途。他亦准备跟前进党的两名非选区议员潘群勤和梁文辉合作,给予适当的支持,一定程度上化解这封“红包”所带来的“政治风险”。

蜘蛛侠原理

新加坡的国会从非选区议员(1984年),集选区制度(1988年),官委议员(1990年)一路走来,如今采取英国的议会制,正式委任反对党领袖,可说是来到真正的分水岭。

不期然想起蜘蛛侠,Peter Parker以个人的力量来维护社会的正义与公正,“With great power comes great responsibility”(能力越强,责任越大)。

“能力越强,责任越大”源自1793年法国国民立法议会。为期十年的法国大革命推翻传统君主制的阶级观念,以及贵族与天主教会统治制度,开启民主、自由、平等、博爱的新纪元。

从工人党夺得第一个集选区议席到夺取第二个集选区,历经的就是十年之路。当然这不是场流血革命,而是温和的演进。演进过程中最值得赞赏的是该党坚持就事论事,不作人身攻击的政治立场。相信这一点也引起执政党的反思,8月1日总理发给行动党议员的信函中,便告诉该党议员不可通过社交媒体攻击他人。

反对党在缺乏公务员的支持下,如何摆脱一贯的“副司机”的质疑和批评政策的方式,“在国会辩论政策、法案和动议时提出替代观点”,征途荆棘满布,影响的不是这几年,而是长远的民主生态。虽然这么说对只在国会占百分之十的席位的工人党不公平,但行动党支持者和中间选民都在虎视眈眈,工人党的蜜月期不可能太长。反对党领袖可能扮演蜘蛛侠这个沉重的角色吗?阅读全文»

民主需要“耐烦”

with one comment

李莫愁    2020-8-2

民主制度最重要就是“耐烦”,不管是扭曲误会也好、重重转述也好,总有些错漏,攻防双方都要使出看家本领,真理才会越辩越明,施政才有可能到位。“有关部门必须出来澄清”很大件事咩?

文章开始先说点题外的,就在不久前,何晶自诩“天生反骨”。她说:“我生来就是特立独行(maverick),因为我出生时跟别人不一样,是脚先出来的,所以血液里流淌着不恭敬(irreverence)……耶!没事,人生就是如此,明天又是新的一天!”——可是对于毕丹星捐出“国会反对党领袖”的一半津贴却十分感冒,认为是做给别人看的。咦!——照说她应该有“同理心”才对啊;对于某人的“不按牌理出牌”,要心生羡慕,怎会是“不屑”呢?

原来她拿了一张帖大发伟伦,那张帖说:

人们总是把幸福解读为“有”,有车,有房,有钱,有权;但幸福其实是“无”,无忧,无虑,无病,无灾。有,多半是做给别人看的;无,才是你自己的。

 

——其实那是一种貌似依附佛学的伪哲理。佛家“照见五蕴皆空”,“幸福”肯定也是“有”;“幸福”需要堆叠,“幸福”会让你眷恋、倚赖、不舍,那就是“有”。如果你买了“幸福其实是‘无’”的说法,那是中了她的计。

有人就说啦,“反对党领袖的国会特权职责确立,许多人目光马上落在38万5000元的更高常年津贴上”,毕丹星捐出一半是对的。李显龙在计算反对党领袖的收入时,不过是把国会议员的津贴翻了一番,如此而已,对他们来说只是花生米。与他们百万年薪来说,根本连零头都比不上。可见他万万没想到会被毕丹星将了一军,风评急转直下。

《联合早报》几位二丑就“国会反对党领袖”大做文章,其中的幼稚天真让人喷饭。试问:世界上成熟两党制的国家多的是,难道这是新加坡的空前创举吗?

1、严孟达说:“新加坡的威斯敏斯特议会制度,行之有年,设立‘反对党领袖’还是空前壮举,使新加坡的民主议会,更具英国和澳大利亚的英联邦特色。”——不就是说新加坡的所谓“威斯敏斯特议会制度”过去都是掐头去尾的假制度吗?

2、严孟达又说:“国会反对党领袖的职责不轻,他必须领导反对党阵营在国会辩论政策、法案和动议,并提出替代观点;在国会领导并审视政府立场和行动的工作,以及在委任反对党议员担任特选委员会成员的事项上提供咨询,如公共账目委员会等常设特委会的委任。国会反对党领袖就好比篮球场上的队长,场上组织攻防战,还要兼任场边的教练。”——执政党会给反对党平起平坐的机会吗?这是你自己假设的“高难任务”。

3、韩咏梅说:“执政党不可能白白给你一些东西,这怎么样都有一种政治角力在里面,所以这些优惠和特权带来什么考验?第一是考验工人党在接下来的国会辩论,是不是能有效问政。第二是他能听到国家机密的报告。许多政策都有取舍,当你知道国家利益在哪里,以前基于常识的判断可能会不适用。”——第二个假设的“高难任务”。 阅读更多 »

分析:有反对党领袖是好的起点也是“双刃剑”

with one comment

8频道新闻    2020-7-29
https://www.8world.com/news/singapore/article/analysts-say-leader-of-the-opposition-is-a-double-edged-sword-1205016

管理大学法律系副教授陈庆文指出,人民行动党政府和反对党之间的资源差距仍然很大。如果做得好,这项委任对工人党和反对党而言都是加分的,表示他们能力佳,能够承担更大的责任;反观如果做的不好,民众就会看到反对党的局限性。

https://assets.mediacorp.sg/image/upload/s--eqnW4D-0--/c_crop%2Ch_377%2Cw_670%2Cx_0%2Cy_1/c_fill%2Cg_auto%2Ch_675%2Cw_1200/f_auto%2Cq_auto/wp-pritam-singh-2-sep---2095606.jpg?itok=xNMkADIF

工人党秘书长毕丹星  图:亚洲新闻台/Sarah Yang

在国会中委任反对党领袖,不失为一项重大的举措和好的开始;不过,这是否能从实质上改变新加坡的政治制度还有待观察。

政治观察家对《亚洲新闻台》表示,让反对党有更多资源和话语权,有助于推动我国政治革新的步伐;不过,随着民众的期待值增加,一旦表现不符预期,这项委任就会成为“双刃剑”。

带领工人党赢得大选10个议席的党秘书长毕丹星,受委为国会中的反对党领袖。这项任命让他享有比其他当选议员高出一倍、每年38万5000元的津贴,以及其他的政治权力。

毕丹星:肩负更多任务

毕丹星说,这项委任让他肩负更多额外任务,前路不易走,但他感谢国人给予他的支持和鼓励。

除了更高的津贴,反对党领袖将享有优先回应权,以及有权听取政府在国家安全、对外关系,或者出现全国危机时的机密报告。

此外,反对党领袖也有权在政策、法案和动议上率先向部长发问,并且也会有较长,与政治职务者相等的演说时间。

毕丹星昨晚(28日)宣布捐出一半的反对党领袖津贴,用来帮助后港、阿裕尼和盛港区的低收入居民、社区计划和慈善机构等。 阅读更多 »

Written by xinguozhi

七月 29, 2020 at 10:53 下午

反对党领袖385K津贴 对两方都是政治难题

leave a comment »

红蚂蚁/程英生    2020-7-29
https://www.redants.sg/perspective/story20200729-4267

扩大来看,反对党领袖一职的设立,以及伴随以来的新添资源和职权,对工人党是一把双刃剑。

https://s3-redants.s3.ap-southeast-1.amazonaws.com/styles/large/s3/articles/2020/07/29/20200729-pritam%20and%20pm%20lee.jpg?h=ad760def&itok=0ZsGq_jR

李显龙总理(右)7月27日晚上在内阁就职仪式场外与受委为反对党领袖的工人党秘书长毕丹星(左)自拍。(李显龙面簿)

385K一份常年津贴,成了反对党和执政党的一道难题。

国会昨天公布,新设反对党领袖一职,一年津贴385K,等于一般议员的一倍,以切合新职的责任和权益。

消息传来,民间议论纷纷。红蚂蚁昨天就说,国会一纸文字,述说各项职权和安排,但立即引起注意的,众人一口咬下去的,不是工整的条文,而是那六位数,那笔津贴。

385K收入,对成功的专业人士不算很多,不过小市民却需赚上几年,所以足以令人心跳加快,特别是在这个行情大坏的年头。

这个数额有其根据,但也为毕丹星出了一道难题:收下不好,不收也不好。

毕丹星反应快,不到半天就宣布把半数津贴捐出,充作党务和公益用途。

这一宣布,刷新公众观感,转而成了执政党的难题,带来压力。网上一片热闹,人们赞扬毕丹星后,不忘点评部长薪金,还问执政党人是否也一样热心公益。

一位善解领导心意的体制网红护驾心切,立即拔刀相助表示希望毕丹星只捐新增津贴的一半,而不是全数捐出新增津贴。

他说,反对党领袖职责大,工作辛苦,理应获得更高酬劳。他也顺带维护部长制,希望众民提察个中用意和智慧。

何晶女士今早也在面薄贴文说,许多公众人物是长年静悄悄作公益慈善,用的是匿名和其他方式,各有各的考虑。她说的是哪些人物,我们不难想象。

阅读全文»

Written by xinguozhi

七月 29, 2020 at 5:26 下午

新加坡国会大选结果的不变与变:行动党依旧强势,崛起的在野党未必带来改革压力

leave a comment »

庄嘉颖(新加坡国立大学政治系副教授、哈佛燕京学社访问学者)   2020-7-20
https://www.thenewslens.com/article/137994

新加坡2020年大选,尽管在野党支持率提升,但并没有产生改变基本政治或权力结构的压力。人民行动党保持了绝对性主导权,可占着在国会里的优势,推动限制在野党和异议的政策和立法。

新加坡2020年国会大选在7月10日落幕。有观察认为,这次大选是新加坡政治的一大分水岭。工人党拿下10个直选在野席次、新加坡前进党获得两席非选区,算是新加坡独立以来,在野党席次最多的一届国会。

行动党虽然得票率从2015年的69.9%降到61.2%,但在国会93直选议席中,依然拿下83席的绝大多数。得票率与席位之间的落差,是因为新加坡特有的集选区制和选区划分的缘故。要是选举制度更接近国际惯例,在野席位会更多。

以上的竞选成绩,尽管可以让国会有多些代表性和不同的声因,不过人民行动党仍然能够轻易通过普通立法,若要修宪甚至可以为所欲为。

这次大选代表的不是一个新的开始,而是新加坡长期政治发展的延续。

一方面,这次在野党的选举成绩,不是偶然的现象,而是长期在地耕耘,以及行动党票源被分散的结果。国外,甚至一些新加坡国内的朋友,或许没有注意到新加坡在野党在资源和人力薄弱的情况下,如何在地方上尽量推动选民服务。

另外,选举结果并没有对人民行动党造成必须一夜之间改变的压力。行动党没有理由放弃一党独大的延续,以及自己享有的优势。行动党原有的政策方向和施政原则,除了对外包装以外,很可能基本维持现状。下一届国会见到的或许不是政治开放和改革,而是对社会更多的管制。

成熟中的在野势力

人民行动党这次大选,得票率从2015年的高峰下滑,不但没有攻下工人党所代表的后港单选区和阿裕尼集选区,还无法拿下新划分出来的盛港集选区,使包括总理公署部长在内的三位资深党领导丢了官位。

在新加坡的国会内阁制下,政务官员必须要先当选为国会议员,才能被总理委任而进入内阁。对许多人而言,这是精神上的一大冲击,选举结果似乎意味着未来新加坡政治走向将有大改变。这种观点其实轻视了上一届大选的独特性,和新加坡在野政党的不同角色。把2020国会大选放在新加坡长期政治发展的脉络下观察,或许持续性会胜于变化。

首先要认识到的一点,就是上一届大选的特殊性。2015年正好碰上新加坡独立50周年,也是新加坡独立后第一任总理、人民行动党精神领袖、和总理李显龙之父——李光耀逝世的同一年。人民行动党政府当年推出了一系列纪念和哀悼活动,引起新加坡人对以往所谓“黄金时代”和“光荣史”的政治想象和幻想,把行动党、李光耀和新加坡划上等号,对行动党的好感高涨。

加上选举期间,工人党造势活动上看热闹的人潮,还有有关工人党有意愿推动同婚合法化的假讯息,引发新加坡选民向来对政治和社会改变的焦虑和紧张情绪,导致人民行动党始终获得大胜。 阅读更多 »

回应黄循财2020年7月18日在行动党视讯记者会上的相关表述

leave a comment »

毕丹星(工人党秘书长)    2020-7-20
https://www.facebook.com/pritam.eunos/posts/3306204256068531

毕丹星

针对黄循财先生2020年7月18日在行动党视讯记者会上所做的表述,我谨此作出回应。

2020年大选之前,工人党在国会中有六位民选议员,约占国会7%民选议席。我们的民选议员如今增加到十个,在国会民选席次中所占的比率上升到大约11%。

目前,工人党离赢得国会三分之一民选议席的中期目标还有一段距离,才能改变行动党在国会中拥有大部分席次的优势。要达到这个目标,工人党必须在国会中有至少32位民选议员。即便如此,执政党手中依然持有61个民选议席,以国人有力的委托来推进他们的议程和政策。

工人党在这次大选中赢得了另外四个民选议席,黄先生认为工人党不能再只是对政府施政提出质疑。然而,放眼全球任何一个议会民主制度国家,对执政党政府的施政提出质疑,本就应当是一个负责任反对党的根本角色。这项重任,对于促使政府更经得起问责是至关重要的;这也会继续是工人党在国会中必当负起的重任。

黄先生也说工人党“也有义务端出可行的替代方案,供检视和辩论”。政府有12万人的庞大公务员团队为国会辩论提供所需的资料与协助,而工人党则必须有赖于义工团队提供主要支援。尽管面对种种限制,我们还是会继续提出具前瞻性的建议,全力为新加坡人民谋求福利。这些建议包括我们在上一个国会任期中提出的冗员保险和《防止网络假信息和网络操纵法令》(POFMA)的替代方案。工人党也会鼓励国人更积极地讨论一些如组屋屋契到期导致售价锐减等对国人影响重大的问题,并继续针对这些课题发表建议书,提倡更多这方面的讨论。

我们在国会新会期中将着重关注民生课题,包括新加坡人的就业机会、年长者的医疗保健、生活费上涨的问题等等。政治改革,也会是我们接下来探讨的另一个重点,我们会针对国家政治体制和作业方式的透明度、问责制、制衡与平等,积极展开辩论。

行动党政府扩大信息分享的做法,是否也意味着更大程度的开放,还有待观察。我们在公共对话空间和国会中能在多大程度上推进可行的替代政策,也必须取决于行动党政府对民主政治的态度。无论行动党对工人党有着什么样的期待,工人党在国会中的志向和方针始终不变,那就是,为推进国家进步,为全体国人谋求最大福利。我们坚定不移,全力以赴,履行这项使命。

Written by xinguozhi

七月 20, 2020 at 4:32 下午

一场事关新加坡“未来”的大选

leave a comment »

范磊    2020-7-20
https://www.thepaper.cn/newsDetail_forward_8332650

7月10日,新加坡第13届国会选举落下帷幕。人民行动党再次以61.24%的得票率赢得了93个国会议席中的83席,继续执政的格局保持不变。7月11日,新加坡总理李显龙抵达人民行动党宏茂桥支部。图源:新华社

李显龙总理在选举结果公布的11日凌晨召开记者会时指出,虽然选举结果没有预期中理想,但是也显示人民行动党获得了选民的广泛支持,所以,“行动党会虚心接受选民给予的明确委托”。话语中难掩对选举结果的些许遗憾。

影响:新加坡真的变了

投票日当天下午,有朋友曾问及本届大选是否会有黑天鹅事件发生,并贴出了一组预测数据。虽然人民行动党在选前的两大热点选区东海岸和西海岸集选区均战胜了反对党,但是令人始料未及的是,新划出的盛港集选区最终被工人党攻下,从而使得工人党接下来要服务的阿裕尼、后港和盛港3个选区连成一片,以至于新加坡媒体人士在直播时形容新加坡“地铁东北线的东北部近乎全线飘蓝(工人党的标志色是蓝色)了”。

盛港集选区由原盛港西、榜鹅东以及白沙-榜鹅集选区的一部分组成,作为本届大选新划定的选区,理论上来讲对执政党是有利的,而且人民行动党还派出了由黄志明部长领衔的竞选团队,四人团队中还有一位高级政务部长和政务次长,可谓是行动党各选区中实力不俗的梦之队之一。再加上,选前工人党团队的辣玉莎因为较早时候的不当网络言论再度发酵,造成一定的负面影响。

这样看来,不论是从实力对比还是舆论氛围来看,选情都对黄志明团队有利。但是,行动党最终迎来的却是残酷的结果。这也再一次印证,在多元化的政治诉求面前,部长的身份与资源并不是万能的。

虽然本届大选工人党再次拿到一个集选区,成为自集选区设立以来唯一一家攻下两个集选区的反对党,但是,新加坡社会却并没有像2011年工人党攻下阿裕尼集选区那样惊呼“分水岭”。

这一方面反映了新加坡社会对新加坡政治发展,尤其是反对党壮大的趋势已经有了心理预期的惯性;另一方面也凸显了新加坡的反对党日渐成熟,工人党对于多得一个集选区、前进党作为新成立的政党,对于全面开花的较高得票率已经可以理性对待。新加坡真的变了。 阅读更多 »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