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国志

有关新加坡政治、社会、文化的报道、分析与评论

Posts Tagged ‘工人党

为何直播国会辩论这么难啊?

with one comment

沈泽玮     2018-1-4
http://www.redants.sg/perspective/story20180104-1050

红蚂蚁想起了小时候听家中长辈说,工人党的惹耶勒南在1981年安顺区补选中获胜后进入国会,因为他能言善道,思辨能力强,国会辩论才开始有点小热闹。由此联想到,除了官方说的少人看之外,不全程直播国会辩论或许还有两个原因?一是执政党对自己信心不够(担心辩才不如人),二是对选民信心不足(担心素质差的选民会助长议员做秀)。

国会领袖傅海燕(左)致函工人党非选区议员贝理安(右),指他质疑新传媒蓄意剪辑国会录像一事是“扭曲事实”,要求他收回“虚假指控”,并向国会道歉。(谢静怡制图)

行动党和工人党再为国会录像剪辑不当一事过招,风波升级至一方要求另一方道歉的地步。

新年伊始,国会这么快就要上演道歉戏码啦?看来2018年不太平静。

国会录像剪辑惹风波“白衣人”和“蓝衣人”交锋

新加坡国会大厦。(路透社)

上回是通讯及新闻部兼卫生部高级政务部长徐芳达大战工人党非选区议员贝理安(Leon Perera),这次轮到国会领袖傅海燕上阵,对象同样是贝理安。傅海燕指贝理安的指控“扭曲事实”,若不纠正将误导国会,傅部长还要求贝理安收回“虚假指控”,并向国会道歉。

贝理安扭曲了什么事实,又做了什么虚假指控?

白衣人和蓝衣人一来一往,口水多过茶。快快讲就是,贝理安去年2月20日电邮新传媒询问,为何找不到2月间国会辩论总统选举修正法案的部分录像。(潜台词是,为何电视台漏播部分国会辩论画面。)新传媒在同天回复他,解释是“技术故障”影响了录像,并称完整录像已在2月18日上载到网上,即贝理安发出电邮的两天前。但是,贝理安不知怎么的,去年11月7日在国会上却说,新传媒是在接获他的信函之后,才“改正并上传不同的录像”。

所以,争议点是:新传媒是主动修正,还是被动修正?新传媒是自己发现录像不完整,于是赶紧主动修正,然后再发出完整录像。还是说,新传媒是接获贝理安的信函之后,发现不妥才被动地去修正?

红蚂蚁不知道这里面是不是暗藏什么玄机,但如果单纯地看,未必如网民猜想得那么复杂。一个合理猜测是,贝理安在2月18日之前,就看到新传媒发出的录像,发现有部分片段没有播出,心里有些不满,但他没有马上给新传媒发电邮。新传媒发现录像不完整,自己修正了,并在2月18日将完整录像上载到网上,但是贝理安没有发现修正版已上网,2月20日还给新传媒发信函。

2月18日是一个什么神奇日子呢?

红蚂蚁查了一下,2月18日是一个星期六啦。因为是周末,大家都休息了,但电视台一年365天都在工作,工作人员也就在这神奇的星期六悄悄地将完整录像挂上网。但贝理安没有发现,还在两天后给新传媒写信。然后呢?然后就掀起了2018年国会第一场骂战。

网络舆论分成两派

在面簿上扫过一圈,果然就分成两派声音。行动党支持者要工人党勇于认错,不要整天只想着歪曲事实,捞取政治资本。工人党支持者反咬行动党企图模糊焦点,因为工人党议员将在1月8日国会复会时针对吉宝岸外与海事公司贿赂案提问,所以行动党搬出陈年往事来反制。

新传媒、工人党、人民行动党三方都应好好解答网民心中的疑问。新传媒不妨清楚说明,所谓“技术故障”是什么故障?这种故障虽然没有地铁故障那么扰民,但已经严重到足以掀起政治骂战,那拜托讲清楚。贝理安如果记性不好,就麻烦去查一查记录,自己到底是哪一天发信函给新传媒,如果真搞错了,请在国会上清楚交代来龙去脉,然后道个歉。政府也请说清楚,为何就是坚持不做国会直播呢?到底是避忌什么东西?阅读全文»

Advertisements

Written by xinguozhi

一月 4, 2018 at 9:26 下午

佘雪玲之后,工人党还需要什么?

leave a comment »

任千里      2017-12-12
http://www.redants.sg/perspective/story20171212-925

反对党需要的是理念。那个理念的论述就是:“为什么健康正常的政治需要足够强大的反对党?”

2011年大选时,佘雪玲代表国民团结党(NSP)出战马林百列集选区,收获极高的人气。(联合晚报)

过去一周,本地少了比较严重的地铁故障新闻,媒体淡静不少。但是淡出鸟来的政坛却因为一位清秀佳人的动静,引起一阵小小骚动。

“佘雪玲旋风”引发各种联想

2011年在国民团结党旗下参选马林百列集选区的佘雪玲,被《海峡时报》指出她参加了工人党的基层走访活动,在东海岸集选区出现。虽然离开下届大选还有两三年,但当年的“佘雪玲旋风”有如武侠小说的江湖传奇,很快引起人们的各种联想,报纸纷纷跟进,网上的反对党支持者更是一片小沸腾,好像她计算选票已经领先一样。

但根据报道,佘雪玲还没有加入工人党,只是以义工名义出现。她上届2015年大选期间也被广泛关注是否参加某个反对党出征,结果是她自己选择留在场外。未来两三年,擅长创造人气的她要如何选择,如何进一步营造自己的形象,想必仍然受人关注。

“建设性反对党”理论愈发欠说服力

过去几年,工人党备受打击,除了持续不断的市镇会风波,党和党员的形象也越来越受批评,甚至让支持者感到失望,包括对待社会上异议人士的处境,社会大众关注的各种课题,工人党竟然在很多时候都选择沉默以对。

工人党党魁刘程强。(联合早报)

作为唯一在国会占有议席的在野党,工人党近年来开始受到包括支持者在内——据说党内也有不满意见--的批评。过去刘程强所高举的“建设性反对党”“副驾驶”理论,出现越来越缺乏说服力的迹象。

工人党不相信民主自由的普世原则?

这一低调而试图保持沉稳、甚至等于表态只要做老二的路线,过去几年并没有获得执政党的相对认可。从市镇会风波延续数年可以看出,执政党至今为止,秉持的其实是李光耀时代“没有义务扶持反对党”的理念,对任何可能茁壮的苗头都不给予机会。这在民主政治上,只要手段合法,大致就没有话说,能抗议的只是是否违背民主自由的普世原则。问题就在于,挨打的工人党连这一套普世原则都不去强调,不去争取民众的认同,真奇哉怪也,莫非连他们自己也不怎么相信普世原则?

在很多支持者看来,工人党在民意相对比较成熟也敢于突破(或者“叛逆”?)的东部地区过关斩将,既有多年耕耘的因素,也有天时地利人和的运气。而其实长期观察就知道,工人党20年来对于民主人权和法制等课题的表现,是严重的营养不良。阅读全文»

佘雪玲转投工人党 东海岸集选区活动

leave a comment »

新明日报/刘玮琳     2017-12-8
http://www.zaobao.com.sg/znews/singapore/story20171208-817265

2011年大选,当时代表国民团结党的佘雪玲魅力十足,她在散场时与支持者握手,获得如明星般的接待。(档案照)

前国民团结党美女候选人佘雪玲转投工人党,在东海岸集选区活动,还撰写工人党创党60周年纪念特刊的部分内容。

在2011年大选中,马林百列集选区首次有反对党竞选议席。当时的团结党新星佘雪玲年仅24岁,大受年轻人欢迎,成为大选焦点话题之一,令团结党获得43.36%得票率。

佘雪玲在2014年宣布退出国民团结党后,一直在泰国曼谷发展事业。不过,在上届大选前,她公开在面簿夸工人党的何廷儒是一位聪明的人,并表示欣赏工人党的“明确程序”,要成为党员或候选人都有一定的程序,没有任何“快速通道”。

参与撰写工人党纪念特刊

《海峡时报》报道,佘雪玲在2015年大选后,就加入工人党当义工,今年初开始与工人党走访东海岸集选区,在勿洛分发食物给居民。据知,她也参与工人党为创党60周年推出纪念特刊的部分撰写工作。

工人党在上届大选的东海岸集选区团队由原非选区议员严燕松带领,队员包括贝理安、吴佩松和法洛兹。

对此,工人党昨证实佘雪玲是该党义工,而佘雪玲则不愿受访。阅读全文»

Written by xinguozhi

十二月 8, 2017 at 4:26 下午

MRT整天坏GST又要起 行动党下届大选有多少票?

with one comment

沈泽玮      2017-11-21
http://www.redants.sg/perspective/story20171120-793

如果说,老天爷在上一届大选帮人民行动党创造一个好的吸票时机,那么下一届选举要如何在战略和战术上扩大优势,就要看行动党的政治智慧和判断,以及党内部能有多团结,能否上下一条心“做好政治”了。

李显龙总理在行动党大会上以秘书长身份出席并演讲。(联合早报)

终于,李显龙总理在11月发表了一场迟来的国庆群众大会演说。

8月份的国庆群众大会演说以糖尿病、学前教育和无现金交易为三大主题,让许多关心时政的新加坡人大跌眼镜。总理昨天(19日)在人民行动党两年一度的党大会上大谈国家大事,这一场的内容才更符合国庆群众大会演说的格局,红蚂蚁和大家一样,有一种走入时光隧道的错觉。

李显龙总理与夫人何晶在大会上与工会成员合影。(海峡时报)

总理也是行动党秘书长,他从外交到内政谈了六大点,有两点最抢眼,一个是首谈闹得民怨沸腾的地铁故障;另一个是明示将增加税收,一个可能是增加消费税(GST)。

MRT和GST将成“票房毒药”

在红蚂蚁看来,这两项是彻头彻尾的“票房毒药”。要不要打赌?民众骂完MRT整天坏之后,接着一定大骂政府是吸血鬼,加完水价,现在又要增加GST,简直是夭寿啦,PAP不愧是Pay & Pay。所以头脑简单、四肢不发达的蚁族大胆预测,下一届大选不会那么快来,至少明年不会来,大家不用猜,蚂蚁肯定对。《联合早报》的报道也说,总理以华语致辞时说,距离下届全国大选仍有两三年时间,但“努力的时间是现在”。

下一届全国大选最迟必须2021年初举行。GST越快提高对政府越有利,没有一个政府会傻到在选举年或选举之前的一年增税。假设政府明年提高GST,那么“白衣白裤人”还有大约两年的时间去消化GST的冲击。MRT + GST,蜡烛两头烧,大选估计要拖到最后阶段才举行,然后选前的惯用伎俩是,给选民一些回扣之类的甜头,看看能不能安抚情绪。

《海峡时报》一篇分析稿认为,总理把演说重点放在“信任”两字。文章进一步分析指出,信任很重要,因为只有人民信任政府,才能减轻不受欢迎的政策如增加税收对政府所造成的冲击。《联合早报》则转述总理的话说,“行动党几经艰苦才赢取人民的信任,不能把人民的信任视为理所当然,或把它挥霍掉”,要同时落实几项政策,就必须“做好政治”,让人民能支持和信任行动党,“知道行动党关心他们,竭力改善他们的生活。”

做好政治!有信任才有票

传统媒体喜欢这些“高大上”的内容和“九曲十三弯”式的表达手法。在红蚂蚁听来,总理说了一大堆,其实就想问一问在场的2000名党员:“选民在下届大选中还投不投票给行动党?”什么信任不信任只是华丽的辞藻,只是外衣,脱掉外衣,内在核心就是,有没有票?信任了会怎么样?信任就投票给PAP啊,不信任就不投啊,就这么简单。所以总理向党员疾呼:“做好政治!”精英不能与民众脱节,主流政党必须代表普罗大众的利益。

行动党在下一届选举会有多少票呢?这个问题问得还太早,但我们不妨先看看总理昨天晾晒的“中期考”成绩单,有哪些是加分,哪些减分?

总理谈的六大要点:

一、地铁事故不应发生须彻底纠正

总理表示,上个月碧山地铁隧道积水和几天前两地铁列车在裕群站碰撞的事故不应发生,各方必须从事件中汲取教训,“追根究底、彻底纠正”。总理还说,数据显示,地铁延误和失灵的情况其实已有改善,但他能明白民众感观不同的原因。“一个理由是,在公众的意识中,像碧山积水和裕群碰撞事故是严重的问题,深刻破坏了他们的信心。

11月15日上午8点20分,两列地铁在裕群站发生碰撞事故,导致36人受伤。(海峡时报)

阅读全文»

地铁列车发生碰撞 多个反对党要求彻查事故

with one comment

新传媒8频道新闻     2017-11-16
https://www.channel8news.sg/news8/latestnews/20171116-sg-oppparty-mrt/3886010.html

两列地铁在裕群站碰撞。(照片:Koh Mui Fong/TODAY)

我国地铁东西线列车昨天发生碰撞,多个反对党要求彻查以避免类似事故重演。

新加坡民主党:要彻底与独立调查

新加坡民主党(Singapore Democratic Party)昨天(15日)在该党Facebook专页上指出,当局最起码应该要对碰撞事件展开彻底与独立的调查,然而此事不能在许部长指责地铁公司SMRT职员并找他们当替罪羊就草草了结。

贴文说,许文远必须把这项工作交给有领导能力的人,这样才能在发生更严重事故以前解决我国地铁系统的困境。

民主党昨天也在官网发表文章,表示在上个月7日发生地铁隧道淹水之后,该党就呼吁许文远下台,因为已经很明显他没有能力解决困扰SMRT的问题。

文章说:“在裕群地铁站发生列车碰撞之后,新加坡民主党再次呼吁许先生辞职。”

文章指出,许部长把隧道积水事件归咎到SMRT一小群独立的维修人员身上,对他们采取纪律行动并削减他们的花红。

许部长也在14日的首个“公共交通工作者感谢日”表示,SMRT的一小撮害群之马否定了其他SMRT员工的贡献,并让其他交通工友蒙羞。

文章声称:“列车碰撞事故明显点出,SMRT的问题并不局限于一小撮职员。以许先生为首的管理团队出现了系统性的失效。”

民主党表示,从许部长开始的领导层一定要为这最新一起以及之前发生的事故负起责任。地铁系统普遍存在的持续性故障是我国公共交通系统领导力欠佳的又一个迹象。 阅读更多 »

Written by xinguozhi

十一月 16, 2017 at 10:36 下午

深度剖析刘程强卸任工人党秘书长 对工人党和反对党有何影响?

leave a comment »

新传媒8频道新闻      2017-11-12
https://www.channel8news.sg/news8/singapore/20171112-sg-work-party-low-thia-khiang/3881808.html

无论谁成为新任工人党领袖,观察家和党员认为工人党料将维持一贯作风,因为刘程强预测会继续在幕后给予意见,对党仍有重大的影响力。

工人党秘书长刘程强(照片:林慧敏)

工人党秘书长刘程强上周投下震撼弹,宣布将不会在下一届中委选举中竞选秘书长。这除了意味着他将卸下担任了超过15年的秘书长一职之外,还代表什么?

《今日报》报道,虽然在党内这是意料中事,但对外界来说,许多人都感到惊讶。

毕竟刘程强宣布卸下党内的最高职,是在工人党陷入困难之时——三名议员即刘程强、党主席林瑞莲和助理秘书长毕丹星,被白沙-榜鹅市镇理事会,以及阿裕尼-后港市镇会所委任的独立审计师起诉,以追讨工人党管理阿裕尼-后港市镇会时因管理疏失,所造成的不当付款。市镇会所追讨的金额高达3300万元。

此外,今年庆祝创党60周年的工人党在上届全国大选表现乏善可陈,因此他们放眼在下届大选中反弹。

而对于其他政党来说,刘程强卸下秘书长一职标示着反对党的改朝换代。刘程强与前工人党秘书长已故惹耶勒南,和新加坡人民党的前波东巴西单选区议员詹时中一样,都是本地反对党标志性的人物。

不少观察家都将工人党的崛起归功于刘程强,因为在他的领导之下,工人党在国会的议席从一个增加到九个,当中包括三名非选区议员。他也带领工人党在2011年全国大选拿下阿裕尼集选区,这也是首次有反对党成功在一个集选区拿下历史性的胜利。

在他宣布卸任之后,对于这个继人民行动党之后本地最早创立的政党来说,要问的问题除了候任秘书长是谁、为什么现在卸任以外,还得关注他卸任后将对工人党未来的方向,及反对党将来的趋势带来什么影响。 阅读更多 »

Written by xinguozhi

十一月 12, 2017 at 10:40 下午

工人党要准备成为替代政府 新加坡有可能实现两党制吗

with one comment

姜擎天    2017-11-9
http://www.redants.sg/perspective/story20171109-746

两党制的民主机制无法凭空运行,它不是靠选举一人一票就可以达成,而必须有一系列的配套。换一个说法,行动党在执政以来,特别是李光耀时代,已经奠定了一党独大体制的基础,遏制反对力量的壮大。只要一党独大体制继续,两党制根本就没有任何可能性。

谢静怡制图

配合工人党成立60年出版的《与新加坡同行》,讲述工人党1957年创党至今的发展历程,当中收录了秘书长刘程强的访谈,其中他多次使用了“替代政府”一词。

刘程强说:“我们已成功建立一个人才基础,让党采取下一步,进入下一个组成潜在替代政府的阶段。许多人不知道的是,党若要成立一个替代政府,首先必须拥有组织能力。你必须拥有以团队为基础的运作模式,一个人们可以运作的体系。这就是基础,而我认为我们具有这样的组织基础,让人们了解运作。我们有扩大规模的潜力,但这也取决于人民的支持程度。除非人民行动党变得腐败,否则我不认为选民要一个替代政府。所以我们最终是否会成为一个替代政府,我不敢肯定。”

“副驾驶”策略奏效 获选民青睐

刘程强所领导的工人党之所以能够获得选民青睐,其中一个原因或许是“副驾驶”策略,摆明工人党无意取代人民行动党,仅在国会扮演监督制衡的角色。他在访谈中再次强调了这个观点(“我不认为选民要一个替代政府”),这个判断是否继续有效,是决定工人党能否在他明年卸任后走出一条新路的关键。

新加坡不具备实现两党制条件 行动党控制社会重要资源

我认为领导工人党16年的刘程强的政治嗅觉还是敏锐的,新加坡人并不要行动党下台,除非它变得腐败。要取而代之,工人党首先必须先在国会赢得至少20席,能够提出不同于行动党的政策论述,并且推出影子内阁名单。唯有这些条件具备,才算是有了两党制的雏形,也才能讨论替代政府的可能性。但是,我觉得新加坡并不具备实现两党制的条件。

第一个原因当然是行动党的执政能力。尽管地铁丑闻开始暴露出体制的某些弊病,但行动党在长期策划和有效执行方面的实力还是有的。只要这个不变,新加坡人就没有要推翻它的动机。 阅读更多 »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