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国志

有关新加坡政治、社会、文化的报道、分析与评论

Posts Tagged ‘市区重建局

老地方,城市的灵魂

leave a comment »

从夜暮到黎明    2017-6-16
http://navalants.blogspot.sg/2017/06/blog-post_16.html

对于一般移民或志不在寻找城市的内涵的人们而言,这是一座出入方便的宜居城市。如果我们从较高的思想层次出发,这不过是座流动性强的移居城市,欠缺扎根的空间。我们集体成长的年代的生活面貌流失了,陪伴我们成长的从殖民地过渡到自治的年代的历史性地标也消失了。没有了记忆,如何串联民族的根?

2016年11月13日,接受了新加坡艺术理事会的邀请,在艺术之家 (The Art house) 主讲了“老地方,新大楼——城市发展与保留遗产是否必须处于对立的两端?”

出席者跟我一样,认为城市发展需要保留特殊的,集体认同的地标,保留对生活的记忆,在世代之间创造持久的纽带。城市有了自己的灵魂,才能提升人民的精神层次,独树一格。

城市记忆,城市失忆

我对城市调查报告的排名榜兴趣不浓,较关注的是受访人士的反馈。以日本Mori Memorial Foundation 城市策略研究所的调查为例(2016年10月18日),国际访客觉得新加坡跟东京一样的现代化,但跟上海一样,并没有在脑海中留下特殊的印象。相比之下,其他城市不论是感染悠久的人文气息,自由女神,浪漫风情,美食或韩流,都具有一定的文化魅力。

我在国家博物馆和国家美术馆义务导览时,经常碰到来自中国的自由行访客,近期多了趁着周末多拿一两天短假,来去匆匆的年轻人。他们来新加坡散心的理由是:直航,空气好,不用戴口罩,语言没什么压力。一言蔽之,就是飞到新加坡“透气”。

综合起来,新加坡是个现代化的宜居城市,但缺乏可以“寻根”的文化底蕴。中国的一带一路政策下,许多城市都会扩建基础设施,打造宜居的环境。中长远来看,这些变化对新加坡都是警惕。

日本Mori Memorial Foundation 城市策略研究所的城市印象调查

跟去年11月在艺术之家的交流会时隔半年,代表新加坡出席北京一带一路高峰论坛的国家发展部长黄循财续程苏州,参与了“2017世界城市峰会”。《联合早报》2017年5月19日报道[1]

黄循财出席杰出青年领袖研讨会时说,人都有怀旧的情感,想要守住童年的成长记忆,但当城市变迁对居住环境产生影响时,个人的怀旧回忆是不是都属于文化遗产要被保留下来,有待商榷。他以东南亚常见的街边小贩比喻说,小贩们可能需要给新的城市设施建设让道,搬去另一个地方经营,但只要食谱还在、可以为老飨带来地道美食,美食文化遗产一样可以被保留、代代相传。……要想把一些人从全球化的文化认同迷失、不安全感中拉出来,文化投资是一种途径。城市应当持续保有开放的思维,与世界相联,筑牢文化的锚,扩大共享空间以分享社群共同的经历和记忆等,确保城市可持续发展。

关于黄循财一席话,我觉得确实有商榷的余地。

先从科学的角度来商讨:人的头脑有一个小小的海马体,负责记忆与检索,也就是组织人的情感纽带的功能。人必须通过回忆来寄托思想感情,进一步转化为生活的动力。这是与生俱来的,这是人的价值所在,也是人类伟大之处。阅读全文»

小国新加坡如何为自己创造更多的土地

leave a comment »

作者:Samanth Subramanian     译者:纽约时报中文网        2017-4-25
https://cn.nytimes.com/asia-pacific/20170425/how-singapore-is-creating-more-land-for-itself/

土地是新加坡最宝贵的资源,也是这个国家最昂贵的志向。依靠坚持不懈的填海造地,新加坡已将面积扩大了近四分之一。政府期待,至2030年新加坡的面积能接近300平方英里。

新加坡西部的一个填海造地项目,未来这里将建成一大片集装箱码头。

裕廊岛是座人工岛,位于新加坡南部海岸。它的面积只有楠塔基特岛的四分之一,被完全用于发展石油化学工业,上面密集分布着细高的裂解塔和矮胖的石油储存罐,一眼望去,岛上尽是看不太清的品牌名——BASF(巴斯夫)、AkzoNobel(阿克苏诺贝尔)、Exxon Mobil(埃克森美孚)和Vopak(孚宝)。然而,这座岛最具特色的一个地方却不易察觉:储存着1.26亿加仑原油的裕廊岛地下储油库(Jurong Rock Caverns)。要到达那里,你需要乘工业电梯进入地下325英尺(约合99米)深的地方,来到施工隧道里,那是一个如教堂般高耸的曲面空间。隧道十分长,工人们要骑自行车往来。里面温度高、湿气大,安全护目镜会因此模糊;凝结着水滴的岩石墙面很潮湿,看起来十分柔软,像是用勺子挖出来的巧克力冰淇淋。这是人们所能到达的最深处,即便是工人们也不例外。这座储油库本身还要再深入海平面之下100英尺(约合30米):从裕廊岛延伸出来的两个封闭的圆柱形地下储库。它们于2014年开始运营。明年将建成三个新储库。接下来,如果一切顺利,还会再建六个。

作为一种概念,地下储油库并不新鲜。瑞典自上世纪50年代就开始建造这种储油库;哥德堡港有一对储油库,其容量十分巨大,可以储存3.7亿加仑石油。所以与其说裕廊岛是一个技术奇迹,不如说它体现了一个国家的焦虑。新加坡是全球第192大的国家,面积比岛国汤加还小,只有纽约市的五分之三。长久以来,它一直为自身先天的微小身形而苦恼。“更大的国家就不用考虑这个问题,”裕廊岛及裕廊地下储油库的建造者、政府机构裕廊集团(Jurong Town Corporation)副总裁戴维•谭(David Tan)说。“我们一直深切地意识到自己面积狭小。”

戴维•谭表示,设计地下储油库的目的是腾出地面上的空间。我顺便说道,我所采访的新加坡规划者们无一例外地提到了“腾出土地”这个词。他笑了起来。土地是新加坡最宝贵的资源,也是这个国家最昂贵的志向。自52年前成为一个独立的国家以来,新加坡依靠坚持不懈的填海造地,已将面积扩大了近四分之一:从224平方英里增加到277平方英里。政府期待,至2030年新加坡的面积能接近300平方英里。 阅读更多 »

武吉巴督翻新计划属市区镇重建局管辖,不应成为穆仁理的竞选筹码

leave a comment »

保罗淡马雅医生(新加坡民主党中央委员会成员)    2016-4-27
http://yoursdp.org/publ/chinese_language/41-1-0-1580

新加坡民主党再次向武吉巴督选民保证政府机关的无党派倾向。因此,政府机关将与任何一位获选为武吉巴督单选区的议员携手合作。市区重建局 (URA) 已拟定了一份涵盖新加坡所有发展计划的总蓝图草案。

2013年底所发表的武吉巴督总蓝图草案的手册中,强调了其中主要发展计划中已完成的项目——其中包括:

  • 扩建武吉巴督公园 (Bt Batok Hillside Park),
  • 武吉巴督西的新公园,
  • 武吉巴督西2巷新的公园连道,
  • 一个新的脚车路线网以及武吉巴督西区新道路的建设,

倘若徐顺全博士当选,新的武吉巴督市镇理事会将与市区重建局紧密合作,以确保所拟定的计划能够逐一落实。

所有家居改进计划 (Home Improvement Projects) 也将如常进行。这些计划的工程已展开,也拨出了经费,必须履行所签署的合同,无法半途中断。由新加坡民主党管理的市镇理事会将确保这些计划如期完成。

至于其他附加的计划,新加坡民主党市镇理事只有在与居民取得深入协商之后,才会向有关的政府机关提出。我们会通过会议、讨论会征询居民的意见。换句话说,新加坡民主党将采取由下至上的做法与居民共同塑造武吉巴督,而不是人民行动党那套由上至下的强硬作风。

如果只有人民行动党候选人当选才能获得重大的市区改善,这样的说法是不道德的,甚至是抵触国会选举法令(第59节)的。该法令禁止任何政党或人士施于选民不当的影响。

民主党认为当务之急,是先把焦点放在居民所需,而不是急着展开昂贵的项目,加重纳税人的负担。他们已被生活费压得喘不过气来。

我们可以把经费善用在武吉巴督居民的医疗保健、照顾年长者和教育的需求上。

 

保罗淡马雅医生
新加坡民主党
中央委员会
成员

骨灰瓮引发诚信问题

with 2 comments

永久浪客    2015-1-7
http://www.tremeritus.com/2015/01/07/骨灰瓮引发诚信问题/

市区重建局和建屋局,昨晚发出最新联合声明,说盛港西拟兴建的庙宇项目属佛教庙宇,它的主要功用还是进行寺庙活动,而不是以骨灰瓮安置服务为主。然而,区内安置骨灰瓮,鉴于事先没清楚说明,导致屋主们强烈的不满,甚至引发为数不少的屋主,要求建屋局退还屋子首期付款。这起争议,让许多居民与公众人士,对有关当局处理整个事件的透明度与问责度,产生了极大的不满。甚至,也引发了大众对它们的诚信有了很大的疑虑。

风波起源于建屋局几个月前,发放了盛港西Fernvale Lea预购组屋旁,一块供建造华人寺庙的土地给相关的机构竞标。结果由Life Corp,一间澳洲上巿公司在本地经营丧事服务的子公司,成功的以五百多万元标价,夺得了发展权。当时相关人士並没有在报章发表任何声明,所以也没有引起公众的关注。

一直到了十二月三十日,《海峡时报》在一篇报导中指出,Life Corp将在该地段提供丧事与安置骨灰瓮的一系列相关服务,那时,盛港西以及即将迁入Fernvale Lea预购组屋的居民,才恍然大悟。原以为只是建造所谓的华人寺庙的地段,竟然是由私人机构营运的大规模、拥有自动化系统的骨灰瓮安置所的华人庙宇。随后,大部分居民开始在受访时强烈抗议。

为了安抚居民的不满情绪,盛港西议员蓝彬明、殡葬服务业者Life Corportation总裁、建屋发展局和市区重建局的代表,上星期日在安谷民众俱乐部,与约400名盛港西居民举行闭门对话会。

相当数量的出席者,不满情绪流露脸上,在你问我答时间,彼此一攻一守,现场火药味颇浓。原定上午11时结束的对话会,一直延迟到下午1时左右才不欢而散。

其间,有位女居民Sharon Toh,尖锐的提问,得到了现场大众的热烈支持与回响,室内响起了一遍又一遍的掌声。这段对话被现场人士录象並上载到网上,已被网民疯狂浏览与转载(https://www.facebook.com/video.php?v=689374717847286)。

下面是精彩对话的内容:

Sharon说:“本人是不反对建设任何的寺院或寺庙,甚至是教堂,可是我现在对有关公司和部门所标和所批的这块地的用途持有很大的疑问。”

她问Life Corp负责人Simon,“12月30日,你在Straits Times和华文报章宣传你们一站式丧事服务,不仅仅如此,也在Life Corp股东的announcement circular详细的说明,标得这块地后的一系列的发展计划,包括殡葬服务、骨灰塔、一站式丧事服务等等,之前还听说有火化场。但是自12月31日后,也就是你与Dr Lam会面后,你却说只有骨灰塔服务,不会有丧事服务。我想厘清你们的运作。……

• 你要对居民做出什么样的保障,不会提供一站式丧事服务?
• 给予保证之后,请问你又怎么向Life Corp的股东交代呢?
• 如果在往后的日子,你们的股东还是坚持要提供一站式丧事服务,请问在将来,会否提供一站式丧事服务呢?”

Simon(要求以英语回答):谢谢你的提问,这些都是相关的问题。首先,我必须澄清那篇在Straits Times十二月三十日的报导,我并没有接受采访。实际上是记者打电话给我,彼此通话仅仅只有2 minutes,当时我正要与家人出国度假,不便回答问题。过后,记者采取了侦讯性的报导,阅读了我们公司的常年汇报,宣传文件,故事都能砌合。文章刊登前没有向我或本公司求证。对于Sharon Toh的问题,本公司的股东汇报,确实有提到提供一站式的丧事服务,不过並没说是在Fernvale这里进行。

Sharon:你好像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

Sharon:这块地是由Life Corp还是Eternal Pureland来运作?
Simon:Life Corp是母公司,经营者是Eternal Pureland,不过管理层人员是同一班人。

Sharon:Life Corp或Pureland 是否有注册为新加坡宗教组织?
Simon:不是。

Sharon:它是否非盈利机构?
Simon:不是。

Sharon:它是否有注册为慈善机构?
Simon:不是。

Sharon:如果什么都不是的话,这样的话,你们应该不属于新加坡佛总,戓新加坡道总的注册公司,对不对?
Simon:对对对。

阅读全文»

 

Written by xinguozhi

一月 9, 2015 at 2:29 下午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