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国志

有关新加坡政治、社会、文化的报道、分析与评论

Posts Tagged ‘异议者

指覃炳鑫谎报资历 陈华彪轰特委会“人格谋杀”

leave a comment »

网络公民/北雁       2018-9-21
https://zh.theonlinecitizen.com/2018/09/指覃炳鑫谎报资历 陈华彪轰特委会”人格谋杀“/

覃炳鑫虽有提供口头陈述,但是委员会以前者歪曲自身学术资历为由,不是可靠的供证者,完全不考量他的意见。

律政部长兼特委会成员尚穆根向媒体表示,委员会的结论是,覃炳鑫谎报自己的学历和学术职位,因此他的陈述不可信。

覃炳鑫也辩称“冷藏行动”不存在对国家的安全威胁,当他被质疑时,却承认没有阅读或没有将马来亚共产党资深党员的论述考虑在内。最后覃炳鑫也没有提供文件,跟进他所提出的论述。

对异议者的人格诋毁

此事也立即引来公民组织的炮轰。前学运领袖、流亡异议份子陈华彪就批评,这是针对我们最优秀、最勇敢公民的另一次人格诋毁行动。

“新加坡的统治集团,真的往污秽的地沟钻。现在被行动党诬陷为骗子,竟然成了一种荣誉的勋章。尚穆根、选委会和你的跟班们,都应该感到可耻。”

他直言,如果行动党非得以这种手段来延续权力,只能祈求上苍保佑新加坡。

“要不然,只有人民才能把国家从这群卑鄙小人的手上拯救过来。”

覃炳鑫资历受牛津大学认可

许多网民都替覃炳鑫抱不平,也把今年四月,由牛津大学东南亚项目信托人的联署声明,上载到留言中。声明中称,覃炳鑫是东南亚项目协调员,也是信托委会成员之一,他是研究新加坡上世纪50-609年代独立斗争的历史学家。

“自2011年在牛津大学完成博士学位以来,仍继续进行研究,特别是审视英国政府在当代的文件,并向大众发表其研究发现。”

声明称,覃炳鑫的研究已经通过牛津大学严厉的审核标准,也受到数位本区域历史学者的检视。阅读全文»

Advertisements

Written by xinguozhi

九月 21, 2018 at 7:33 下午

联署声明:谴责新加坡政府无理提控,大马人声援范国瀚

leave a comment »

马来西亚公民团体    2017-12-6
https://www.facebook.com/amateursaid/photos/a.1195191207180005.1073741828.1193844110648048/1746463578719429/?type=3&permPage=1

虽然,新加坡在国际多项指标位居第一,却无视人民的言论和集会自由,以高压手段对付异议,令人失望。我们支持范国瀚和其他新加坡的人权斗士,谴责新加坡政府以严刑峻法对付异议,并呼吁新加坡总检察长撤销对范国瀚的所有起诉。

我们是一群关心新加坡人权和公民社会状况的大马公民团体。对于新加坡社运工作者范国瀚(Jolovan Wham)被控7项罪,我们感到惊讶与失望。

范国瀚因“无准证举办集会”在公共秩序法令下被控三项罪:他被指在樟宜监狱外为将被绞刑的大马死刑犯普拉巴卡兰(Prabagaran Srivijayan)举行烛光会;在地铁上组织“无声抗议”活动,以及通过skype与香港社运分子黄之锋进行连线对谈时,无准证举行室内集会。

在地铁上的无声抗议活动中,范国瀚与其他八人在车厢里沉默站着,拿起《1987:新加坡的马克思主义阴谋30年后》(1987: Singapore’s Marxist Conspiracy 30 Years On)一书阅读,抗议新加坡政府在1987年发动的“光谱行动”。范国瀚也因当时在地铁上贴上两张A4纸而被控破坏公物。他也因数次拒绝签署警方的口供声明,而被控触犯刑事法典。

范国瀚是新加坡知名社工和社运人士,长期无畏无惧为新加坡各种族、阶级和性别弱势发声,甚至获得新加坡总统在2011年颁发“有为社工奖”(Promising Social Worker Award)。他担任移工人道组织“情义之家”(HOME)执行长期间,竭力为被雇主虐待的移工谋取福利,多次与无良雇主和新加坡人力资源部斡旋;同时,他也是反对死刑和无审讯拘留的人权斗士,积极争取司法正义。

范国瀚长期关注亚洲各地如大马和香港的人权状况,并在新加坡发起连带声援活动,例如支持香港2014年的民主运动。而在2013年大马全国大选后,他在新加坡芳林公园演说者角落举办“新加坡人声援大马”活动,抗议选举不公,跨界支持大马民主进程。他也在新加坡声援净选盟集会,以及如普拉巴卡兰等被判死刑的大马人。 阅读更多 »

狮城滥权疑云之辩诽谤标准之争

leave a comment »

萧翔     亚洲周刊 2017年7月16日第31卷28期
http://www.yzzk.com/cfm/content_archive.cfm?id=1499312740653&docissue=2017-28

新加坡总理李显龙为父亲故居风波上国会自剖,反击妹妹李玮玲和弟弟李显扬的指责。但他对于弟妹的“滥权”指控“不倾向”提告诽谤,遭反对党议员刘程强指为双重标准。参选过总统的前公务员陈如斯发出公开信,呼吁李显龙辞职。

新加坡总理李显龙在国会自辩(图:路透社)

新加坡已故建国总理李光耀子女为故居房子如何处置引爆的连串风波,过去几天急转直下。李光耀长子、新加坡总理李显龙七月三日和四日两天召开国会辩论,呼吁全体议员针对他弟妹指控的滥权、公私不分等情节彻底盘问自己。然而一如外界所料,在八十三名执政党议员中,只有约四分之一提出问题,且大多围绕在表达心痛与信任体制的论调,没能对这个延续两代人的政坛豪门的池水深处追根究底。

执政人民行动党显然在国会召开第二天即打算让事件落幕,包括总理李显龙本身以及副总理和多名部长,都上阵交代李玮玲与李显扬姐弟指控的各个关键细节,也都指向处理程序没有违法之处。

超过半个月承受极大压力的李显龙明显希望噩梦尽快结束,在满朝亲兵护驾的国会演讲中表现得颇有自信,时而语带轻松,最后话锋转向父亲在他小时特别交代要照顾好弟妹一事,忽然泪眼盈眶,语带哽咽,牵动少数同党议员情绪。事件在形式上已向国人交代完重点,漫长煎熬也算过去了。

由于各方都表态处置房子非眼前之急,因此焦点迅即转向诽谤纠纷。

李显龙在国会一开始就表示不会对弟妹严厉的指控提出诽谤告诉,这在网上立刻引来炮声隆隆。国会唯一反对党工人党党魁刘程强直指此事不是韩剧,而是破坏新加坡声誉的大事,他斥责李家姐弟滥用社交媒体对政府高官发表未经证实的指控,因此李显龙应该提出诽谤诉讼。

刘程强嘲讽这场国会不是为了进行调查,而是自我辩护的大戏。

工人党议员刘程强在国会质询

刘程强提邓亮洪事件

他说,二十年前当工人党候选人邓亮洪仅仅因为一个报警的举动就被行动党控告诽谤(后来被迫流亡海外至今),如今李家姐弟的举措严重得多,行动党却不打算提告,是双重标准。“血浓于水,自己兄弟姐妹不能告,但政治对手、批评者,告到你脱裤!这不公平!”精采的是,当年提告邓亮洪的前总理吴作栋,当场简单回应:“刘程强的反应我完全预料得到。这就是政治诡辩啊(political sophistry)。至于邓亮洪,他不是我兄弟。(He’s not my brother)”

然而在反对党和舆论重炮要求法庭解决的声音下,李显龙后来改口表示如果弟妹继续无理攻击,不排除采取法律行动。

吴作栋在第二天上场,直接挑明李家姐弟炮打兄长的真实目的,在于拉总理哥哥下台,而非金钱或房子。这点引起关注,但国会无人深究三个孩子之间的宿怨因何而起、到什么程度、是否涉及第三代进军政坛等等。 阅读更多 »

新加坡人很好骗

with 2 comments

李莫愁    2017-4-5
http://www.malaysia-chinese.net/cgi-bin/czread.pl?board=luntan&file=start&User=&Pass=&group=2&read=messages/2017/04/145172.html

为什么行动党政府近来急着要修订这么多有关“言论”的法律呢?主要就是内安法、煽动法已经越来越不好用了,随着互联网的崛起,要对付异议者,法律惟有越来越精致化,不让它有机会成为国际笑话。

在文章开头,让我们重温一段李语录:

这是个多元的世界,没人有道德或智慧的专利。

可是,内阁的鹞鹰——尚穆根却处处显露出PAP knows best的智慧。因为他一眼就知道什么是假新闻和知道什么时候警方被诬告,现在只欠一个法,让他在心证成立时立即捉人严惩。

同一天,《联合早报》也有一则《英研究对策制止假新闻继续泛滥》的新闻:“法新社报道,英国国会认为这种(假新闻)现象‘对民主构成威胁’,因此成立委员会研究对策,包括能否封杀假新闻传播者和是否需要认证真正的新闻媒体。/此外,英国的新闻学院已开始调整它们的教材;英国广播公司则制作了特别节目,向孩童讲解什么是假新闻以及辨别新闻的真伪。”——人家是选择从教育方面着手(新加坡国会则是塞给内长一支匕首),并且从长计议“能否封杀假新闻传播者和是否需要认证真正的新闻媒体”,因为人家担心会否遏制言论自由,造成冤狱和法令被有心人所利用。

从黄伟曼的国会观察《反恐打假的成本承担》的一段话,莫愁只能用家乡话说她是“头壳袋屎”。她说:“在政府检讨如何对付假新闻传播者后,要向这类网站追究法律责任会更容易吗?要如何确保这不会为其他负责任的网站带来不必要的限制?”——好像是探讨问题的两面,其实都是代表甲方的利益。换成白话就是说:“要向异议者追究法律责任会更容易吗?同时要确保官媒不必蹚浑水。”

早报匿名社论《多管齐下制止假新闻蔓延》以为把坏事说尽,就可以顺理成章支持这种恶法的成立:“假新闻的误导性固然令人担忧,但假新闻背后的商业利益侵入了政治领域,更让许多国家感受到安全威胁。互联网时代孕育了不少新闻网站以及公民记者,它们大部分是通过点击率及广告牟利。为了盈利,有些新闻网站不惜编造虚假新闻以吸引眼球。去年,在澳大利亚运作的‘真实新加坡网站’,便因煽动罪而遭关闭。这家网站的广告收入超过50万元。”——既然他们自己都说了,有煽动法可用,何必又叠床架屋乃至于黄袍加身呢? 阅读更多 »

惹耶勒南见证李光耀的司法惩罚

leave a comment »

新加坡文献馆    2017-3-11
http://www.sginsight.com/xjp/index.php?id=18281

惹耶勒南

英国广播公司的HARDtalk主持Stephen Sackur 专访李显龙的问答中,有两段被华文报章删除而没有报道的对话:

Sackur:让我们花点时间想想新加坡的价值观,那是民主,我想你必定会为自己的民主感到骄傲,但是,实际上,那只是一党专政,你父亲建立的党,他向来都是其核心。自新加坡独立以来就是一党专政。对许多西方人士而言,一个具真实活力的成功民主,必然要有一个能够成为替代政权的强大反对党。你并没有这一事实。

李显龙:我不认为是一党专政。政府是属于一个政党,但是,新加坡有多个政党。竞选有着激烈的竞争。

Sackur:我相信你必然就如我所知道的一样。在国会里的反对党议员只是几个人,事实上,你必须通过立法以确保他们在国会里有一定的数额,要不如此,那就不会有反对党议员。

李显龙:现在有6位民选议员,3位非民选议员。我们会把数目增加到至少12位。但是,这正是我们的民主制度运作。人民投票,他们选择人民行动党的候选人成为国会议员。他们对人民行动党组织的政府有信心,相信政府会提供好的服务。能够维持这一种情况,国会的现状就会是如此。一旦政府不再能够运作,或者说,如果我有一位议员不能够胜任他的工作,失去支持者的信任,而我却继续委任他,那,情况是会在一夜之间改变。我们是开放的。

Stephen Sackur 是在议论新加坡言论与媒体自由的语境下提问,而这两段不过只是就事论事的一般性讲话,虽然总理公署的英文稿件照实报道,却竟然会被华文报章删除。不巧的,华文报章的这一种报道诚信,职业道德,专业素质,却是新加坡社会之民主意识的最佳写照。

从整个访谈内容来看,内部安全法令与对异议者采取法律行动的政治干预,是政府钳制社会言论自由,进而打压政党政治竞争,从而形成一党专政的最根本因素。

诚然,李光耀确实是通过内部安全法令很彻底的清除了反对党的竞争。同样的,李光耀亦毫不犹豫的使用法律行动来阻止反对势力的抬头。历史上,惹耶勒南做为一名反对党人士的不幸遭遇,正是见证司法惩罚的新加坡史实。

Chris Lydgate,于2003年出版之《李氏法律:新加坡如何摧毁异议者》记录与分析了惹耶勒南的政治官司之来龙去脉,此书是在得到当事者,当事者家人,以及其他对此类官司有所认识的人士的协助下完成。从书作者整理的一份司法诉讼清单,可以一目了然李光耀的司法惩罚究竟是什么一回事。

1971年9月,惹耶勒南在工人党总部召开了第一次的记者招待会。从此刻开始,惹耶勒南做为李光耀的政治挑战者,很彻底的改变了个人的人生际遇。从一名有事业,有洋房,有车夫,娶英国人太太,生活在上流社会的成功律师,最终沦落为名誉丧尽,一无所有的破产者,晚年时,蜗居在一间小旅馆的小房间里生活。阅读全文»

星洲网红少年投奔美国内情

leave a comment »

亚洲周刊/萧墙      2017年1月8日第31卷2期
http://www.yzzk.com/cfm/content_archive.cfm?id=1482983547101&docissue=2017-02

因网络言论遭新加坡法庭两度判监的少年博客余澎杉,入境美国时申请政治庇护,他要证明回国可能遭政府以种族、宗教、政见理由起诉。余曾是儿童演员,自学一口流利美式英语。

新加坡少年博客余澎杉(图:欧新社)

多次因网络言论遭法庭判处监禁的新加坡少年博客余澎杉,在圣诞假日前再度传出新闻,他因在美国寻求政治庇护而遭拘留在芝加哥麦亨利县接受审查。据报道,在美国的新加坡社运人士在与他接触后指出,余澎杉是在十二月十六日持旅游签证进入美国,但在入境时向海关表示要申请政治庇护,海关于是将他拘留,等待庭审。

余澎杉不是第一个寻求外国政治庇护的新加坡人,但一九九八年出生的他肯定是最年轻的一个。由于按照新加坡法律,他已届服兵役的年龄,因此也有舆论认为他是为了逃避兵役。

新加坡资深传媒人巴吉向香港《南华早报》表示,新加坡政府不希望事情被渲染或(对余被拘留)提出抗议。余不是新加坡通缉犯,他已经为过去所做的事付出代价,如果他要住在美国而且获得庇护,那是他的人权。

但事情未必那么简单。

已经入籍美国、执律师业、前反对党人戈巴兰·奈尔,几年前在一个叫“新加坡异议者”(Singapore Dissident)的网站上为文指出,一些新加坡人想要以“难民”身份在西方国家寻求庇护,是不可能的事,虽然新加坡政治钳制与言论管制举世皆知,但如果仅以自己无法表达政治观点为由,也很难被西方国家接纳。拒绝服兵役也不可能被接受为理由。

奈尔专长美国移民法与刑法。他说,如果以“寻求庇护者”(asylum applicant)的身份到西方国家后,再证明自己害怕回国可能遭遇政府以种种理由(包括种族、宗教、政见和社团)的起诉,加上具体案例,那就比较有可能成功。

他以自己的例子说明。他毕业自新加坡顶尖的莱佛士书院,在英国读法律后回国投入当时惹耶勒南领导下的工人党,一九八八年和九一年两度参选国会议员落败。他写道,八十年代自己写信给当时的总检察长陈文德,询问既然英国枢密院已经宣判惹耶勒南无罪,为什么总检察长要劝喻新加坡总统不赦免他。奈尔指称自己为此而被禁止执业两年。 阅读更多 »

破功

with one comment

殷素素     2015-7-5
http://www.malaysia-chinese.net/cgi-bin/czread.pl?board=luntan&file=start&User=&Pass=&group=2&read=messages/2015/07/143338.html

如今我们知道,说“李显龙努力想要摆脱李光耀的影子”,那都是做给全国人民看的骗局,实际上他就是名不折不扣的“小李光耀”。他老爸死时只是一名普普通通,且不服务选民的老牌国会议员,李显龙却在没有任何名分的情况下以国葬大礼待之,并且在向全国人民宣布李光耀死讯、国葬礼上,以及后来的泣谢,都故意家国不分,以皇太子的身份自居,以为他老爸就是众人的老爸和爷爷。所以对余澎杉和鄞义林施以毒手,毫不手软。

马来西亚政治观察家庄迪澎的文章题目拟得够辣,叫做《李显龙栽在16岁公民手上》,并以武侠专有名词“破功”来形容他的失策,李显龙看了一定很杜岚。

其实这几天素素也是闭门造车,要从这个角度看加害者李显龙和受害者余澎杉、鄞义林的互动,题目叫做《李显龙要的是什么样的sorry?》。无奈灵感不济,删了好几回,没一篇是自己满意的。结果星期六出了庄迪澎的遒文,还有星期天商丘羊的大作《鄞义林、余澎杉与李显龙》,只好自叹技不如人了。

李显龙上庭接受鄞义林自辩的盘问,为什么他说“我们不是来玩游戏的”呢?因为在他家的法院,鄞义林如果想借助“西方势力”,或者法律框框那都是无效的,简直是墙上挂门帘——门儿都没有。李显龙说他只要一次真诚的道歉,那是什么道歉呢?那就是异议者被权势打得满地找牙,泪流满面,双膝跪地求饶的那种道歉。这才是李显龙想要的sorry。

2004年李显龙第一次当总理,上了国庆群众大会的讲台,当时早报那班二丑欣喜若狂,奔走相告,当然就是希望出现一位贤君(君主制)。隔天的报纸有一篇特稿,开头是这样讲的:

新加坡在一夜之间,过去许多的“不可以”变成“可以”,“不可能”变成“可能”。李总理接棒后的“处女演讲”,就让一些受访者有一夜间“解禁”的感觉,因为总理吁请国人随着时代和局势的改变,不断检讨既定的做法和思考方式,为一些曾“盖棺论定”的课题“翻案”。

阅读更多 »

Written by xinguozhi

七月 5, 2015 at 1:33 下午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