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国志

有关新加坡政治、社会、文化的报道、分析与评论

Posts Tagged ‘张志贤

哈莉玛不战而胜 执政党将为总统选举“保留制”付出什么代价?

with 3 comments

沈泽玮    2017-9-11
http://www.redants.sg/perspective/story20170911-387

这场“新加坡特色”的民主大戏还是赶紧收场好,以免拖下去手尾越长越难看。

(互联网)

前国会议长哈莉玛果然不出外界所料,不战而胜成为我国第八位总统。新加坡在同一天迎来新国会议长和新总统。

选举局今天(11日)傍晚五点钟发文稿宣布,总统选举委员会只发出一份民选总统选举合格候选人证书。选委会并没有透露合格者身份。但除了哈莉玛,还会是谁?

这意味着只要合格者后天(13日)到指定为总统选举提名站的人民协会总部提交提名表格,只要一切程序顺利,就能自动成为下一任总统。这个结局完全不让人意外。吃瓜群众随便做个猜测吧,官方的最后评估是,没有选举总比走过场的“保留制”选举来得体面些。

也好,这场“新加坡特色”的民主大戏还是赶紧收场好,以免拖下去手尾越长越难看。随便扫一扫面簿,尽是骂声一片。随手一抓都是这样的评语:“早就预料到,但还是生气”、“至少要假装玩公平的民主游戏啊”、“自己选自己(Ownself choose ownself)”“这真的是新加坡悲哀的一天”。

坊间对总统选举“保留制”早颇有怨言,走到咖啡店议事厅去,不耳背的大概都能听到,现在政府属意的人选又不战而胜,民间反应完全可以理解。

上个周五,官方才火力全开,派出两名重量级部长亲自喊话,加强对总统选举“保留制”的宣传工作。

喊话平台是李光耀公共政策学院政策研究所上周五(9月8日)举办的保留总统选举论坛。两位部长尚穆根和陈振声分工,一人用数据说话,另一人掏心掏肺和与会者互动,关键时刻还掏出“内幕”加强宣传效果。

1)尚穆根打“数据牌”陈振声打“哀兵牌”

打第一棒的内政部长兼律政部长尚穆根用去年的一项旧民调称,96%的华族会选华人当总统,只有59%接受马来总统。总统是团结国家的象征,如果不启动保留选举,每一届的总统都来自一个特定族群的话,总统的象征性角色就会受质疑。

当然,人们同样可以质疑,这个民调靠谱吗?有没有另一个民调可以反向证明,选民其实不看肤色投票?

有的。去年,雅虎新加坡网站委托商业与公共政策研究公司黑箱研究(Blackbox Research)展开的一项民调显示,有69%的受访者支持副总理尚达曼成为下一任总理人选。排在后头的依序是,副总理张志贤 (34%),财长王瑞杰 (25%),总理公署部长陈振声 (24%),时任社会及家庭发展部长陈川仁 (16%),国家发展部长黄循财和两位教育部长王乙康和黄志明的支持率都少过10%。

作为唯一的非华族,尚达曼能在民调中领跑,说明了什么?总理掌握的实权比总统要大很多,受访者呈现“色盲”状态的最合理的解释是,新加坡长期推崇的制度——任人唯贤。谁能力好就谁做,管你是什么肤色。

尚穆根抛出冷冷的数据,压轴的陈振声则选择打“哀兵牌”。陈振声坦承,执政党将因“保留制”而付出政治代价,但强调“保留制”的出发点是高尚无私的,一切都是为了国家好,这也要归功于李总理。

陈振声还大唱赞歌说:“李总理的答案会一直印刻在我脑海里。这就是领导人与政客的不同。”他说,“李总理说,我们可能会因为启动保留选举而付出政治代价,没有特定种族当总统所引发的问题可能不会马上浮现,但万一问题二三十年后出现,新一代的领导人是否有足够的时间和(政治)空间来制定应对机制?一个政治领导人必须预先察觉将来可出现的议题并适时制定机制。”

简而言之,行动党要传递的信息是:我们知道将因力推总统选举“保留制”而付出政治代价,但用中国的用语就是,坚持要“把问题扑灭在萌芽中”,大家还没看到问题,我们已经看见了。陈部长掏心掏肺,就不知道务实的新加坡人吃不吃这套?阅读全文»

Advertisements

谁的罗生门?

leave a comment »

李莫愁      2017-7-12

何惜薇的《走出故居遗愿的罗生门》,谓此“门”很“罗生”,到底谁是造门者呢?哦,原来就是报业控股。

7月4日,开国会的隔天,《联合早报》的头版头条是这样:

这段话说得毫没道理,老福建要说这是“横柴拿进灶”,就像当年李光耀和李显龙经常重复的调调儿:“要不是小李是老李的儿子,他会有更早、更大的成就。”——这段话早就被社会学研究所否定;在布笛和桑德尔那里,他们认为家长的社会资产就是孩子日后成功的要素之一。而李显龙确实如此,要不是老李遗下的“政治”赏饭吃,他能去到哪儿?所以才有“造神”—“需要故居来巩固政权”一说。

何版《罗生门》是这样的:

建国总理李光耀故居去留问题所牵扯出的滥权指控,何尝不是罗生门再现?

同事在梳理引发李家争端的事件簿时就发现,难以纯粹用一条直线去阐明前因后果,而是必须呈现不同人对在单一时间点上发生的事情的诠释,才能清楚看出争议所在。举个例子,2011年7月21日,李光耀应李显龙总理邀请与内阁见面,商讨如何处置房子的问题。一般的认知是,李光耀向内阁表明了拆房子的意愿,但内阁一致认为不应该拆除房子。

李玮玲医生日前在面簿上称父亲回返住家时,“痛苦和失望”地对她说不应该听李总理的话去见内阁,并对李总理反对他拆房子的要求感到痛心。她的说法不禁让人怀疑内阁当时是否曾向李光耀施压,导致他极度不开心?

曾担任李光耀首席私人秘书,2011年5月大选后进入内阁的财政部长王瑞杰,在7月4日于国会上回应时说,李光耀并没有用本身的资历和建国总理的身份,在会议上坚持己见,而是专心聆听内阁成员的看法。

李光耀一直到2011年12月才致函内阁。王瑞杰相信,这说明李光耀在仔细考虑问题后,认为把他的想法告诉政府是恰当和重要的,而他已准备好要考虑政府或许决定不拆房子的可能性。

由此可见,单是2011年7月21日李光耀见内阁后究竟是否不悦,就至少有两个不同版本,更别说是证明李光耀后来究竟有没有认真考虑不拆房子的可能性了。

何惜薇真的很认真,认真到令人发笑。首先第一个问题是:人可不可以改变主意?接着就是:内阁对李光耀先生2013年第七版本的遗嘱是怎么看?要是行动党内阁严重质疑最后一份遗嘱,那么可以是李显龙以长兄身份(遗产受益人之一),或者以总理对古迹保留的角度把李玮玲和李显扬两姐弟控上法庭,说他们在遗嘱上造假,以寻求公平的判决。要不然李光耀之前的反反覆覆只能视为人之常情,多说无谓。

张志贤作为这场国会表演的编导之一,实在难辞其咎,整场演出是失败的,外地报道甚至称之为“丑闻”或“闹剧”。赌球的朋友都知道,主场优势不可小觑,而张志贤竟然利用国会这个主场,拉拢来吴作栋和英兰妮,还有那个李美花来攻击李玮玲和李显扬,节外生枝指控他们要颠覆政权,让国民觉得很“卸衰”。 阅读更多 »

狮城滥权疑云之辩诽谤标准之争

leave a comment »

萧翔     亚洲周刊 2017年7月16日第31卷28期
http://www.yzzk.com/cfm/content_archive.cfm?id=1499312740653&docissue=2017-28

新加坡总理李显龙为父亲故居风波上国会自剖,反击妹妹李玮玲和弟弟李显扬的指责。但他对于弟妹的“滥权”指控“不倾向”提告诽谤,遭反对党议员刘程强指为双重标准。参选过总统的前公务员陈如斯发出公开信,呼吁李显龙辞职。

新加坡总理李显龙在国会自辩(图:路透社)

新加坡已故建国总理李光耀子女为故居房子如何处置引爆的连串风波,过去几天急转直下。李光耀长子、新加坡总理李显龙七月三日和四日两天召开国会辩论,呼吁全体议员针对他弟妹指控的滥权、公私不分等情节彻底盘问自己。然而一如外界所料,在八十三名执政党议员中,只有约四分之一提出问题,且大多围绕在表达心痛与信任体制的论调,没能对这个延续两代人的政坛豪门的池水深处追根究底。

执政人民行动党显然在国会召开第二天即打算让事件落幕,包括总理李显龙本身以及副总理和多名部长,都上阵交代李玮玲与李显扬姐弟指控的各个关键细节,也都指向处理程序没有违法之处。

超过半个月承受极大压力的李显龙明显希望噩梦尽快结束,在满朝亲兵护驾的国会演讲中表现得颇有自信,时而语带轻松,最后话锋转向父亲在他小时特别交代要照顾好弟妹一事,忽然泪眼盈眶,语带哽咽,牵动少数同党议员情绪。事件在形式上已向国人交代完重点,漫长煎熬也算过去了。

由于各方都表态处置房子非眼前之急,因此焦点迅即转向诽谤纠纷。

李显龙在国会一开始就表示不会对弟妹严厉的指控提出诽谤告诉,这在网上立刻引来炮声隆隆。国会唯一反对党工人党党魁刘程强直指此事不是韩剧,而是破坏新加坡声誉的大事,他斥责李家姐弟滥用社交媒体对政府高官发表未经证实的指控,因此李显龙应该提出诽谤诉讼。

刘程强嘲讽这场国会不是为了进行调查,而是自我辩护的大戏。

工人党议员刘程强在国会质询

刘程强提邓亮洪事件

他说,二十年前当工人党候选人邓亮洪仅仅因为一个报警的举动就被行动党控告诽谤(后来被迫流亡海外至今),如今李家姐弟的举措严重得多,行动党却不打算提告,是双重标准。“血浓于水,自己兄弟姐妹不能告,但政治对手、批评者,告到你脱裤!这不公平!”精采的是,当年提告邓亮洪的前总理吴作栋,当场简单回应:“刘程强的反应我完全预料得到。这就是政治诡辩啊(political sophistry)。至于邓亮洪,他不是我兄弟。(He’s not my brother)”

然而在反对党和舆论重炮要求法庭解决的声音下,李显龙后来改口表示如果弟妹继续无理攻击,不排除采取法律行动。

吴作栋在第二天上场,直接挑明李家姐弟炮打兄长的真实目的,在于拉总理哥哥下台,而非金钱或房子。这点引起关注,但国会无人深究三个孩子之间的宿怨因何而起、到什么程度、是否涉及第三代进军政坛等等。 阅读更多 »

欧思礼路38号:古厝乱斗,新加坡李氏大宅门

leave a comment »

万宗纶     2017-7-4
https://global.udn.com/global_vision/story/8664/2562874

欧思礼路38号存废事件,牵扯出李家兄弟妹阋墙丑闻,同时折射出新加坡铲除城市老记忆...

欧思礼路38号存废事件,牵扯出李家兄弟妹阋墙丑闻,同时折射出新加坡铲除城市老记忆的惯性及发展主义思维。图/欧新社

上个月中(6月15日),新加坡现任总理李显龙的弟妹李显扬与李玮玲,凌晨无预警的在脸书上,炮火猛烈攻击李显龙,洋洋洒洒六页指控他罔顾已故父亲李光耀的遗愿,拒绝拆除故居“欧思礼路38号”。对此,李显龙否认不尊重父亲遗愿,声明将不参与故居存废的决策,转交由国会处置。于是,7月3日,新加坡国会针对“欧思礼路38号”进行辩论,这出“家事变国事”的“长寿剧”,引起国际媒体高度关注。

欧思礼路38号位于新加坡中南部的市中心附近,是李光耀一家在二战后首先承租而后买下的房子,房屋构造为高脚屋,共两层,一楼是地下室,曾作为人民行动党(PAP)秘密会议地点,见证了该党的诞生。1948年,李光耀在剑桥大学当选律师会副主席时,《海峡时报》就曾以“新加坡欧思礼路38号的李光耀先生”来指称这位人物。

这座房子,不论作为李光耀私宅,还是人民行动党的作战处,对向来以李光耀为首的新加坡政治而言,都具有划时代的历史意义。

也由于李光耀在世前居住于此,考量到国家安全的因素,欧思礼路38号及其周遭皆有两层楼的限建。李光耀曾多次公开或在著作中提及,不希望故居以后成为人人皆可进出拍照的“废墟”,他认为,欧思礼路38号屋龄超过百年,结构脆弱,若要保存会需要一笔花费,若拆除,反而可以透过都市计划的解套,让此地段向上发展,土地价值更能进一步看涨。

欧思礼路38号位于新加坡中南部的市中心附近,构造为高脚屋,共两层,一楼是地下室,...

欧思礼路38号位于新加坡中南部的市中心附近,构造为高脚屋,共两层,一楼是地下室,曾作为人民行动党秘密会议地点。图/欧新社

考量到国家安全的因素,欧思礼路38号及其周遭皆有两层楼的限建。

考量到国家安全的因素,欧思礼路38号及其周遭皆有两层楼的限建。图/路透社

这次李家三兄妹阋墙的主要的争议,在于三人对李光耀遗志的分歧。李光耀的遗嘱多达七个版本,最终版本的遗嘱重拾前两版本删除的“拆除欧思礼路38号”部分,这让该版本的遗嘱是否真为李光耀的最后遗志成为谜团。李玮玲与李显扬也指控,李显龙滥用权力,筹组秘密委员会来左右欧思礼路38号的去留。

新加坡副总理张志贤在国会辩论时,认为政府本来就有责任评估历史袭产的公共价值,法律也赋予国家权力来公告限制,或甚至征收这些建物。他强调:

政府非但有执行的权力,更有义务来决定怎么做。政府不能把决策责任外包。

但欧思礼路38号是李家的私事?还是国家的公共财产?欧思礼路38号作为一个见证新加坡独立的文化资产,当它以一个建筑物的身分,而不是李家遗产纠纷的物件现身时,该怎么理解整个争议? 阅读更多 »

深夜食堂

leave a comment »

李莫愁    2017-7-2
http://www.malaysia-chinese.net/cgi-bin/czread.pl?board=luntan&file=start&User=&Pass=&group=2&read=messages/2017/07/145391.html

玮玲公主的《深夜食堂》也是在网络半夜开张,所以网络上的“深夜”才是最原装的日版;贪婪、背叛、下流、两面三刀……什么都有。
而邻国的《南洋》和《星洲》也一直紧跟报道,来源则参考两边(网络和官媒),偶有佳作,算得上是韩版《深夜》。而韩咏梅的《早报》官媒则是煮泡面的大陆版《深夜食堂》。

日本的《深夜食堂》片集给韩国和中国翻拍,结果都恶评如潮,拍不出原作的味道。本地影视记者这样写道:“日本漫画原作到了中国,水土不服显得尴尬甚至做作,一点儿也不奇怪。大量笨拙露骨的植入广告,还妄想全盘复制日本版独有的人文气息与诗意,无怪乎网民嘲笑此剧是‘广告食堂’。”——归咎于“水土不服”,这理由看来可笑。不过可笑归可笑,所谓“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集韩国和中国的影视精英来看一出《深夜食堂》,还看不出门道!大家蒙查查如一旁的吃瓜群众,那还有什么专业可言?中韩的影剧学院大可关门了。

莫愁可是三地的《深夜食堂》都看,虽然大陆的只看了一集就摇白旗了。贫尼认为日本《深夜》的核心就是“不伦”,这可是广义的“不伦”哦。因为食堂设在烟花之地,来的多是三教九流,大家都浮沉在社会的最底层,深受环境所支配,所以他们的道德观和主流比较起来,肯定就是“不伦”。比如说送货小子爱上色情澡堂的妓女,女的却碍于身份不敢接受他的追求;风流男子看上脱衣舞女郎,怎知她一眼就认出是当年抛弃她们母女的父亲,而他却不知情,还一直追到食堂要把她勾引上床;女上司和男下属到食堂吃东西,突然撩起情欲,就在附近的廉价酒店搞上了,过后女上司不当一回事,男下属却不知如何收拾残局等。每个推门进来的人物都有自己的故事和留恋的家乡食物,不加无谓的道德批判,这就是赤裸裸的人性。无论丑恶、好坏,看后都能使你获得心灵的净化。

韩版的失败,就是过滤了“不伦”,尝试把它煮成心灵鸡汤,结果就不像了。不过在食物的呈现方面还是充满了诚意,所以单单为韩食的话,也还可以看。大陆版的根本不知所谓,抛弃了原版的独幕剧形式,天马行空,天天出外景,那还需要什么食堂加深夜?最令人毛骨悚然的,贫尼看到半道儿的时候,突然觉得熟口熟面,这不就是《118 II》的环境喜剧嘛?还把煮泡面当一回事,简直是捡了便宜又卖乖。

玮玲公主的《深夜食堂》也是在网络半夜开张,所以网络上的“深夜”才是最原装的日版;贪婪、背叛、下流、两面三刀……什么都有。《联合早报》记者沈越说:“对传统媒体而言,这是一次标志性的事件。自李显扬和李玮玲先声夺人丢出震撼弹以来,事件的传播已锚定在一种本地前所未见的方式和规模里。这是因为无论是事件主角、配角或客串、身份是政府官员与否,无独有偶都成为了自媒体,频密地通过面簿发言和反驳,实属罕见。/传统媒体忙着转述随时都可能出现的零星论述,引以为豪的第一手新闻传播优势受到巨大冲击,必须在报道的深度与广度方面扬长避短。如果李家事件是一记警钟,它也提醒了传统媒体不仅要跟上自媒体发言者的高速步伐,报道也必须更加深入精湛,才能保持吸引力和竞争力。” 阅读更多 »

Written by xinguozhi

七月 2, 2017 at 2:26 下午

“后李光耀时代”李氏家族风波的政治影响

leave a comment »

邝健铭    2017-6-25
https://www.hkcnews.com/article/4834/“后李光耀时代”李氏家族风波的政治影响

近期李氏家族围绕李光耀故居处置方式的内讧,会对新加坡政治造成甚么影响,其实很值得观察。这场风波的政治影响,可从两个层面讨论:第一,新加坡总理李显龙弟妹在公开信中,指控国家监控与压迫,这会否引起新加坡国民的共鸣、国民会否因而对过往新加坡的政治氛围有更多的思索?第二,这场争议的公私属性纠缠不清,会否因而影响李光耀作为国家图腾的意义,引发更多新加坡国民思考李光耀乃至李氏家族与国家的关系?如会,这会如何影响新加坡人对国家未来政治秩序的想象,乃至他们对“后李光耀时代”的理解?

李光耀故居。网络照片

李显龙弟妹的公开信中,其中一段这样写道:“We feel big brother omnipresent. We fear the use of the organs of state against us and Hsien Yang’s wife, Suet Fern. The situation is such that Hsien Yang feels compelled to leave Singapore.” 不少新加坡人应该不会对这种形容国家为big brother的政治语言感到陌生。事实上,在日常生活中,其实不难感受到新加坡人对big brother的政治警觉。记得有次在新加坡私人屋苑走廊,与新加坡朋友谈起新加坡政治,那位朋友开初说得兴起,但突然因怕被邻居听到而止住。这种政治窒息感,至今仍然记得。

公开信发表后,这段提及big brother的文句所以会被不少媒体引载,大概是因为这种政治语言出自原属形塑过往新加坡政治氛围的体制内精英之口,着实吸引了不少人目光。事实上,在李氏家族风波浮现之前的5月,民间刚出版新着,讨论国家作为Big Brother的问题、以及限制国家权力使用的必要。这本新着的书名是《1987:Singapore’s Marxist Conspiracy 30 years on》。所谓“马克思阴谋”(Marxist Conspiracy),是指在1987年5到6月,有22位社会人士被指“图谋以共产党统战策略,推翻既有国家体制,建立马克思主义国家”。这22人当中,有教会、剧场与社会工作者。当局引用内部安全法(Internal Security Act),在未经审讯的情况下拘留他们。不少被拘留者通过电视公开承认指控,但后来其中9人发表联合声明,指在电视承认指控,是在被迫的情况下进行,且曾被拷打。被拘留者曾被释放,但很快又被重新拘留,有些人被拘留长至三年。

一群年轻社会活动份子以蒙眼方式,手拿新书《1987:Singapore’s Marxist Conspiracy 30 years on》乘搭地铁,以抗议当局当年的处理手法。照片来源:theonlinecitizen.com

“马克思阴谋”至今仍是悬案。这22位被拘留者至今不曾被检控或公开审讯。早在1987年,国际法院(International Court of Justice)便曾派员到新加坡了解事件,且曾发表报告指“马克思阴谋”的说法缺乏证据。新加坡体制内的精英,对“马克思阴谋”官方处理手法,看法其实也有分歧。例如在2001年,现任副总理兼财政部长、有朋友卷入“马克思阴谋”事件的尚达曼(Tharman Shanmugaratnam),曾说按他的认知,涉案的不少人是社会运动份子,但并没有推翻政府的意图。2009年,前总理吴作栋表示,1992年曾有政府高官因不满当局对“马克思阴谋”的处理手法而离开内阁。今年5月25日,新加坡网上媒体Mothership.sg,亦有文章Why Singaporeans need to discuss 1987’s Marxist Conspiracy,解释为何社会仍需讨论“马克思阴谋”事件,其中一个重要理由,是限制国家权力与良好管治有关,文章这样写道:“Justice, the rule of law and transparency are bedrocks of Singapore society. In Operation Spectrum, the worry is that all three were suspended. Failure to address that sets a dangerous precedent for future governments.”可以说“马克思阴谋”事件,充份反映新加坡国家作为big brother是怎样的一回事。 阅读更多 »

给张志贤副总理的一封公开信

with one comment

李莫愁    2017-6-23
http://www.malaysia-chinese.net/cgi-bin/czread.pl?board=luntan&file=start&User=&Pass=&group=2&read=messages/2017/06/145362.html

尚达曼吁国人要对政府有信心,成立部长委员会“不神秘”等,根本就是搪塞之词。韩福光认为部长过度涉入去解读出李光耀的所谓意愿,本身就是一种僭越,连自己的底线都守不住了。韩福光最良心的建议是:部长最好置身度外,蹚浑水只能带来最坏的效果,损了现有政府的声誉而不是什么好处。

张副总大人,

看了《海峡时报》特别任务总编辑韩福光的那篇文章《李家争端的三道关键问题》,贫尼觉得你也是7月3日需要共同答复的一人,因为你的介入(成立部长委员会),坏了一锅粥。韩总的第一道关键问题是:“首先,在保留38号欧思礼路这个问题上,内阁该涉入多深?在保护古迹法之下还说得通。除此之外,包括已故李光耀是如何决定他的意愿,谁是他的律师,都无关政府或你、我,遑论成立一个部长委员会。”

对莫愁来说这事儿昭然若揭,中心思想就是“法治精神”。行动党政府过去50多年来,国会集行政、立法和司法于一身,已经被国际所诟病。不像现代民主政体,将行政、立法和司法置于三个不同权力单位上来互相制衡;以美国来说,特朗普可以绕过国会签发行政命令,但是联邦大法官也可以以违宪为由来掣肘,让政令不得执行,这在新加坡是不可能出现的。而在李光耀生前的最后几年,各路人马为这故居的去留争得头破血流,企图影响他的决定(六改遗嘱),那还情有可原。可是一旦仙去,剩下的已经是“执行”,这时才来说2013年(4年前)制定的最后版本遗嘱“极度可疑”,在“公共利益”的考量下如何如何,这都标明在新加坡有人企图凌驾法律之上,置自己的法院于不顾。更讽刺的是,这位受害者竟是共和国的奠基人,一生与法典打交道,相信自己立的法后人必会遵守。 阅读更多 »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