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国志

有关新加坡政治、社会、文化的报道、分析与评论

Posts Tagged ‘张志贤

新中关系好 张志贤访问中国没触动舆论兴奋点

leave a comment »

红蚂蚁/沈泽玮   2018-7-6
https://www.redants.sg/perspective/story20180706-1684

关系冷、新闻热;关系热、新闻冷。新闻的温度和两国关系的温度呈逆向行走的态势。但是“新闻冷”不等同于“冷新闻”,张副总理这次访问中国还是有不少值得关注的看点。

副总理兼国家安全统筹部长张志贤(右二)昨天在访华行程最后一站兰州,连同随行的外交部兼贸工部高级政务次长陈有明(左起)、社区及青年部兼交通部高级政务次长马炎庆以及内政部兼国家发展部高级政务次长孙雪玲接受媒体采访。(通讯及新闻部提供)

我国领导人到中国访问九天,马不停蹄走了六个省份(包括三个直辖市),横跨7000公里,从中央到地方,时间之长、地域之广,按理说应该引来不少两国舆论的关注。

但这一次,副总理兼国家安全统筹部长访张志贤华,“七千公里云和月”的行程都结束了,似乎仍没引起太多人围观。也难怪,毕竟oBike欠用户49.90,纳吉被捕被控,房地产降温措施出台,世界杯争霸赛,这些“热血”新闻已经足以让人嗨翻天。

张志贤7月4日参观重庆果园港码头。果园港是中国内河最大的铁路、公路、水路综合联运枢纽港,是“一带一路”倡议和长江经济带在重庆实现互联互通的枢纽。新加坡和中国将在果园港码头西侧建设一个多式联运示范基地,将其打造成长江上游最大的多式联运综合交通枢纽和物流贸易集散中心。(中新社)

新闻淡淡地来好好地去,一般不会是什么好新闻。但就新中国关系而言,这绝对是好事。新闻少人关注,说明两国关系稳定,领导人互动交流,谈谈合作项目再正常不过,网民不去上下打量,在舆论场上也就不会引起骚动。

还记得吗?2016年至2017年上半年,当两国关系陷入低潮时,任何一个新闻细节,关于领导人访问(或不访问)的新闻、一个部长的肢体语言、一句话,都会被外界拿放大镜去解读,引来超乎寻常的检视。

关系冷、新闻热;关系热、新闻冷

我们不妨来对比一下。早报网刊登的新中关系相关新闻在新浪微博上的反应,关系好和关系僵,有很大的差别。

适逢新中关系回到正轨,张志贤九天访华新闻难激起涟漪。像这则“张志贤:新中是一带一路长期发展的自然伙伴”,在微博上只引来3个转发、11个点赞。

(新浪微博截图)

这则“张志贤参访重庆主要港口果园港拟打造智能化多事联运中心”,引来5个转发,12个点赞。

(新浪微博截图)

“张志贤:愿新中深化执法安全合作”,3个转发,14个点赞。

(新浪微博截图)

相比之下,其他新闻热点反而能吸引到两位数的转发和至少两位数的点赞。

与中美贸易战相关的“华为总裁:中国要把与美国差距缩小到‘能活下来’”,有406个转发,6个留言,175个点赞。不太符合中国网民口味的新闻,肯德基停止供应吸管也在新浪微博上引来16个转发、36个留言和38个点赞,热度比张副总理访华还要高。

再回看前年底,当新中关系因为坦克车事件而冷却时,大家对新中关系新闻的关注度明显热火朝天,留言超多。阅读全文»

Advertisements

“双王一陈”的总理大位之争白热化,王乙康落后头?

with 2 comments

红蚂蚁/沈泽玮    2018-4-24
http://www.redants.sg/perspective/story20180424-1409

三名总理接班人选“领跑者”的职务变动中,王瑞杰(中)和陈振声(左)似乎比王乙康(右)稍稍跑在前头,开始分担副总理的职责。

千呼万唤,2018年首个内阁改组名单终于揭晓。红蚂蚁扫了一下新名单,马上想到这么一个形容词——接棒内阁,用时间换空间找总理。

李显龙总理如之前所言,没有委任新的副总理,但从三名总理接班人选“领跑者”的职务变动中,王瑞杰(56岁)和陈振声(48岁)似乎稍稍跑在前头。“老王”和“小陈”虽然没有升任副总理,却开始涉足副总理的部分职责。

这样的职务面扩大,能不能算是升了半级啊?红蚂蚁和咖啡店阿伯们弱弱问一句:他们两人能不能算是在一个没有新副总理内阁名单中的“准副总理”人选啊?

王瑞杰。(档案照)

王瑞杰继续担任财政部长,但也从副总理张志贤手中接过新加坡国立研究基金会的工作。张志贤是现任新加坡国立研究基金会副主席,王瑞杰是副主席,这样的接班安排可谓顺理成章,也可以让有丰富财经背景的王部长继续发挥所长。王瑞杰和他姓氏一样heng啊,大病不倒,必有后福。

陈振声。(档案照)

陈振声从职工总会重返政府核心,如外界所料,将掌管贸工部,以扩大他在经贸领域的接触面。陈振声将从张志贤手中接过公共服务主管这一块,同时继续担任人民协会副主席。这一职务安排相信可以让长期在基层耕耘的陈部长,有机会继续施展“kee chiu!”的草根风格。

这样的安排可谓用心良苦。虽然没有正式擢升“老王”和“小陈”,但总理似乎有意安排张志贤提早“让贤”,也可能是让张志贤进一步发挥提携“准副总理”的作用,好让王瑞杰和陈振声接受副总理职务的磨练。阅读全文»

Written by xinguozhi

四月 24, 2018 at 7:37 下午

那年花开月正圆

with 3 comments

殷素素    2017-10-8

陈清木说,这个“咨询总检察署”的说法既然由总理提出的,就不该由律政部长来回答。目前的闪躲策略,大概内阁和二丑们都一样,都当没事发生,大家闷声大发财,留待时间沉淀,你又奈我何?在野党议员质疑政府诚信,原来也可以大事化小、小事化了,这么神奇。

【那】人为了2017年的民选总统大费周章,竟来修宪!总理公署委任九人宪法委员会,从制定民选总统资格标准、总统顾问理事会职权,以及确保少数种族有机会定期获选为总统这三方面做出调整,结果弄出了个空前绝后的保留制选举。目的就是为了让身为“华人”的陈清木,连选都没得选。老实说,选个权力都被架空的所谓“民选总统”照说是小菜一碟,退一百步说,要是真的让陈医生选上了,难道整个内阁斗不过一个小总统?加上行动党占国会绝大多数,要弹劾或者罢免不过是弹指间事。从另一方面讲,陈清木以前是他们“家己人”,有可能选前一个样,选后又是另一个样呢?怕什么小……

【年】中以后,哈莉玛的族裔牵扯出问题,父亲原来是个印族穆斯林。可是今天我们才知道原来她是不是马来人,也是个政治决定,要遵循“教父原则”——老大说了算。果不其然,9月13如期中选,民间开始流行一段顺口溜:

华族选民不高兴,因为陈清木没得选。

马来选民不高兴,因为为他们选出一个印度总统。

印族选民不高兴,因为把他们的人叫做马来总统。

全民不高兴,因为9月23没放假。

【花】了22万,哈莉玛什么都没做就当选了。她所定制总值19万8000多元的竞选宣传材料,包括1万多张海报、200个布条、以及T恤、徽章和雨伞,最后还需花1800元把这些东西烧掉。当然你可以说:这是无法避免的。然而就民主程序来说,这些钱就花得不值得。民主程序有得到贯彻吗?民众的抉择政府有尊重吗?

【开】罪了所有选民,所为何事?当然就是为了私利。最好笑的是,这个“九人宪法委员会”也够好玩的,竟定出一个五届没人当选就保留给那个种族的游戏规则,Why!? 根据素素的妇人之见,大概这“九人宪法委员会”也要做好人,让2017年的总统选举不会是个“种族选举”年,六年后那已是别人家的事了(就像建议部长加薪,总理总是避嫌,自个不加薪N年)。可惜那人已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哪有功夫等五届?于是就动用自己的公权力。把四届硬拗成像五届;那!就是那人不够聪明的地方,因为“九人”报告书必须得到总理公署的接纳,工作才算完成。只要继续不接纳,直到他们悟出其中的真谛(就像当年吕德耀前后两次不接纳公共交通理事会的建议,让他们回去再议,因为两次都没提到加车资),他们自然就会把五届改成四届,让他们做不了君子。到时就两手干净,不会授人以柄了。 阅读更多 »

哈莉玛不战而胜 执政党将为总统选举“保留制”付出什么代价?

with 3 comments

沈泽玮    2017-9-11
http://www.redants.sg/perspective/story20170911-387

这场“新加坡特色”的民主大戏还是赶紧收场好,以免拖下去手尾越长越难看。

(互联网)

前国会议长哈莉玛果然不出外界所料,不战而胜成为我国第八位总统。新加坡在同一天迎来新国会议长和新总统。

选举局今天(11日)傍晚五点钟发文稿宣布,总统选举委员会只发出一份民选总统选举合格候选人证书。选委会并没有透露合格者身份。但除了哈莉玛,还会是谁?

这意味着只要合格者后天(13日)到指定为总统选举提名站的人民协会总部提交提名表格,只要一切程序顺利,就能自动成为下一任总统。这个结局完全不让人意外。吃瓜群众随便做个猜测吧,官方的最后评估是,没有选举总比走过场的“保留制”选举来得体面些。

也好,这场“新加坡特色”的民主大戏还是赶紧收场好,以免拖下去手尾越长越难看。随便扫一扫面簿,尽是骂声一片。随手一抓都是这样的评语:“早就预料到,但还是生气”、“至少要假装玩公平的民主游戏啊”、“自己选自己(Ownself choose ownself)”“这真的是新加坡悲哀的一天”。

坊间对总统选举“保留制”早颇有怨言,走到咖啡店议事厅去,不耳背的大概都能听到,现在政府属意的人选又不战而胜,民间反应完全可以理解。

上个周五,官方才火力全开,派出两名重量级部长亲自喊话,加强对总统选举“保留制”的宣传工作。

喊话平台是李光耀公共政策学院政策研究所上周五(9月8日)举办的保留总统选举论坛。两位部长尚穆根和陈振声分工,一人用数据说话,另一人掏心掏肺和与会者互动,关键时刻还掏出“内幕”加强宣传效果。

1)尚穆根打“数据牌”陈振声打“哀兵牌”

打第一棒的内政部长兼律政部长尚穆根用去年的一项旧民调称,96%的华族会选华人当总统,只有59%接受马来总统。总统是团结国家的象征,如果不启动保留选举,每一届的总统都来自一个特定族群的话,总统的象征性角色就会受质疑。

当然,人们同样可以质疑,这个民调靠谱吗?有没有另一个民调可以反向证明,选民其实不看肤色投票?

有的。去年,雅虎新加坡网站委托商业与公共政策研究公司黑箱研究(Blackbox Research)展开的一项民调显示,有69%的受访者支持副总理尚达曼成为下一任总理人选。排在后头的依序是,副总理张志贤 (34%),财长王瑞杰 (25%),总理公署部长陈振声 (24%),时任社会及家庭发展部长陈川仁 (16%),国家发展部长黄循财和两位教育部长王乙康和黄志明的支持率都少过10%。

作为唯一的非华族,尚达曼能在民调中领跑,说明了什么?总理掌握的实权比总统要大很多,受访者呈现“色盲”状态的最合理的解释是,新加坡长期推崇的制度——任人唯贤。谁能力好就谁做,管你是什么肤色。

尚穆根抛出冷冷的数据,压轴的陈振声则选择打“哀兵牌”。陈振声坦承,执政党将因“保留制”而付出政治代价,但强调“保留制”的出发点是高尚无私的,一切都是为了国家好,这也要归功于李总理。

陈振声还大唱赞歌说:“李总理的答案会一直印刻在我脑海里。这就是领导人与政客的不同。”他说,“李总理说,我们可能会因为启动保留选举而付出政治代价,没有特定种族当总统所引发的问题可能不会马上浮现,但万一问题二三十年后出现,新一代的领导人是否有足够的时间和(政治)空间来制定应对机制?一个政治领导人必须预先察觉将来可出现的议题并适时制定机制。”

简而言之,行动党要传递的信息是:我们知道将因力推总统选举“保留制”而付出政治代价,但用中国的用语就是,坚持要“把问题扑灭在萌芽中”,大家还没看到问题,我们已经看见了。陈部长掏心掏肺,就不知道务实的新加坡人吃不吃这套?阅读全文»

谁的罗生门?

leave a comment »

李莫愁      2017-7-12

何惜薇的《走出故居遗愿的罗生门》,谓此“门”很“罗生”,到底谁是造门者呢?哦,原来就是报业控股。

7月4日,开国会的隔天,《联合早报》的头版头条是这样:

这段话说得毫没道理,老福建要说这是“横柴拿进灶”,就像当年李光耀和李显龙经常重复的调调儿:“要不是小李是老李的儿子,他会有更早、更大的成就。”——这段话早就被社会学研究所否定;在布笛和桑德尔那里,他们认为家长的社会资产就是孩子日后成功的要素之一。而李显龙确实如此,要不是老李遗下的“政治”赏饭吃,他能去到哪儿?所以才有“造神”—“需要故居来巩固政权”一说。

何版《罗生门》是这样的:

建国总理李光耀故居去留问题所牵扯出的滥权指控,何尝不是罗生门再现?

同事在梳理引发李家争端的事件簿时就发现,难以纯粹用一条直线去阐明前因后果,而是必须呈现不同人对在单一时间点上发生的事情的诠释,才能清楚看出争议所在。举个例子,2011年7月21日,李光耀应李显龙总理邀请与内阁见面,商讨如何处置房子的问题。一般的认知是,李光耀向内阁表明了拆房子的意愿,但内阁一致认为不应该拆除房子。

李玮玲医生日前在面簿上称父亲回返住家时,“痛苦和失望”地对她说不应该听李总理的话去见内阁,并对李总理反对他拆房子的要求感到痛心。她的说法不禁让人怀疑内阁当时是否曾向李光耀施压,导致他极度不开心?

曾担任李光耀首席私人秘书,2011年5月大选后进入内阁的财政部长王瑞杰,在7月4日于国会上回应时说,李光耀并没有用本身的资历和建国总理的身份,在会议上坚持己见,而是专心聆听内阁成员的看法。

李光耀一直到2011年12月才致函内阁。王瑞杰相信,这说明李光耀在仔细考虑问题后,认为把他的想法告诉政府是恰当和重要的,而他已准备好要考虑政府或许决定不拆房子的可能性。

由此可见,单是2011年7月21日李光耀见内阁后究竟是否不悦,就至少有两个不同版本,更别说是证明李光耀后来究竟有没有认真考虑不拆房子的可能性了。

何惜薇真的很认真,认真到令人发笑。首先第一个问题是:人可不可以改变主意?接着就是:内阁对李光耀先生2013年第七版本的遗嘱是怎么看?要是行动党内阁严重质疑最后一份遗嘱,那么可以是李显龙以长兄身份(遗产受益人之一),或者以总理对古迹保留的角度把李玮玲和李显扬两姐弟控上法庭,说他们在遗嘱上造假,以寻求公平的判决。要不然李光耀之前的反反覆覆只能视为人之常情,多说无谓。

张志贤作为这场国会表演的编导之一,实在难辞其咎,整场演出是失败的,外地报道甚至称之为“丑闻”或“闹剧”。赌球的朋友都知道,主场优势不可小觑,而张志贤竟然利用国会这个主场,拉拢来吴作栋和英兰妮,还有那个李美花来攻击李玮玲和李显扬,节外生枝指控他们要颠覆政权,让国民觉得很“卸衰”。 阅读更多 »

狮城滥权疑云之辩诽谤标准之争

leave a comment »

萧翔     亚洲周刊 2017年7月16日第31卷28期
http://www.yzzk.com/cfm/content_archive.cfm?id=1499312740653&docissue=2017-28

新加坡总理李显龙为父亲故居风波上国会自剖,反击妹妹李玮玲和弟弟李显扬的指责。但他对于弟妹的“滥权”指控“不倾向”提告诽谤,遭反对党议员刘程强指为双重标准。参选过总统的前公务员陈如斯发出公开信,呼吁李显龙辞职。

新加坡总理李显龙在国会自辩(图:路透社)

新加坡已故建国总理李光耀子女为故居房子如何处置引爆的连串风波,过去几天急转直下。李光耀长子、新加坡总理李显龙七月三日和四日两天召开国会辩论,呼吁全体议员针对他弟妹指控的滥权、公私不分等情节彻底盘问自己。然而一如外界所料,在八十三名执政党议员中,只有约四分之一提出问题,且大多围绕在表达心痛与信任体制的论调,没能对这个延续两代人的政坛豪门的池水深处追根究底。

执政人民行动党显然在国会召开第二天即打算让事件落幕,包括总理李显龙本身以及副总理和多名部长,都上阵交代李玮玲与李显扬姐弟指控的各个关键细节,也都指向处理程序没有违法之处。

超过半个月承受极大压力的李显龙明显希望噩梦尽快结束,在满朝亲兵护驾的国会演讲中表现得颇有自信,时而语带轻松,最后话锋转向父亲在他小时特别交代要照顾好弟妹一事,忽然泪眼盈眶,语带哽咽,牵动少数同党议员情绪。事件在形式上已向国人交代完重点,漫长煎熬也算过去了。

由于各方都表态处置房子非眼前之急,因此焦点迅即转向诽谤纠纷。

李显龙在国会一开始就表示不会对弟妹严厉的指控提出诽谤告诉,这在网上立刻引来炮声隆隆。国会唯一反对党工人党党魁刘程强直指此事不是韩剧,而是破坏新加坡声誉的大事,他斥责李家姐弟滥用社交媒体对政府高官发表未经证实的指控,因此李显龙应该提出诽谤诉讼。

刘程强嘲讽这场国会不是为了进行调查,而是自我辩护的大戏。

工人党议员刘程强在国会质询

刘程强提邓亮洪事件

他说,二十年前当工人党候选人邓亮洪仅仅因为一个报警的举动就被行动党控告诽谤(后来被迫流亡海外至今),如今李家姐弟的举措严重得多,行动党却不打算提告,是双重标准。“血浓于水,自己兄弟姐妹不能告,但政治对手、批评者,告到你脱裤!这不公平!”精采的是,当年提告邓亮洪的前总理吴作栋,当场简单回应:“刘程强的反应我完全预料得到。这就是政治诡辩啊(political sophistry)。至于邓亮洪,他不是我兄弟。(He’s not my brother)”

然而在反对党和舆论重炮要求法庭解决的声音下,李显龙后来改口表示如果弟妹继续无理攻击,不排除采取法律行动。

吴作栋在第二天上场,直接挑明李家姐弟炮打兄长的真实目的,在于拉总理哥哥下台,而非金钱或房子。这点引起关注,但国会无人深究三个孩子之间的宿怨因何而起、到什么程度、是否涉及第三代进军政坛等等。 阅读更多 »

欧思礼路38号:古厝乱斗,新加坡李氏大宅门

leave a comment »

万宗纶     2017-7-4
https://global.udn.com/global_vision/story/8664/2562874

欧思礼路38号存废事件,牵扯出李家兄弟妹阋墙丑闻,同时折射出新加坡铲除城市老记忆...

欧思礼路38号存废事件,牵扯出李家兄弟妹阋墙丑闻,同时折射出新加坡铲除城市老记忆的惯性及发展主义思维。图/欧新社

上个月中(6月15日),新加坡现任总理李显龙的弟妹李显扬与李玮玲,凌晨无预警的在脸书上,炮火猛烈攻击李显龙,洋洋洒洒六页指控他罔顾已故父亲李光耀的遗愿,拒绝拆除故居“欧思礼路38号”。对此,李显龙否认不尊重父亲遗愿,声明将不参与故居存废的决策,转交由国会处置。于是,7月3日,新加坡国会针对“欧思礼路38号”进行辩论,这出“家事变国事”的“长寿剧”,引起国际媒体高度关注。

欧思礼路38号位于新加坡中南部的市中心附近,是李光耀一家在二战后首先承租而后买下的房子,房屋构造为高脚屋,共两层,一楼是地下室,曾作为人民行动党(PAP)秘密会议地点,见证了该党的诞生。1948年,李光耀在剑桥大学当选律师会副主席时,《海峡时报》就曾以“新加坡欧思礼路38号的李光耀先生”来指称这位人物。

这座房子,不论作为李光耀私宅,还是人民行动党的作战处,对向来以李光耀为首的新加坡政治而言,都具有划时代的历史意义。

也由于李光耀在世前居住于此,考量到国家安全的因素,欧思礼路38号及其周遭皆有两层楼的限建。李光耀曾多次公开或在著作中提及,不希望故居以后成为人人皆可进出拍照的“废墟”,他认为,欧思礼路38号屋龄超过百年,结构脆弱,若要保存会需要一笔花费,若拆除,反而可以透过都市计划的解套,让此地段向上发展,土地价值更能进一步看涨。

欧思礼路38号位于新加坡中南部的市中心附近,构造为高脚屋,共两层,一楼是地下室,...

欧思礼路38号位于新加坡中南部的市中心附近,构造为高脚屋,共两层,一楼是地下室,曾作为人民行动党秘密会议地点。图/欧新社

考量到国家安全的因素,欧思礼路38号及其周遭皆有两层楼的限建。

考量到国家安全的因素,欧思礼路38号及其周遭皆有两层楼的限建。图/路透社

这次李家三兄妹阋墙的主要的争议,在于三人对李光耀遗志的分歧。李光耀的遗嘱多达七个版本,最终版本的遗嘱重拾前两版本删除的“拆除欧思礼路38号”部分,这让该版本的遗嘱是否真为李光耀的最后遗志成为谜团。李玮玲与李显扬也指控,李显龙滥用权力,筹组秘密委员会来左右欧思礼路38号的去留。

新加坡副总理张志贤在国会辩论时,认为政府本来就有责任评估历史袭产的公共价值,法律也赋予国家权力来公告限制,或甚至征收这些建物。他强调:

政府非但有执行的权力,更有义务来决定怎么做。政府不能把决策责任外包。

但欧思礼路38号是李家的私事?还是国家的公共财产?欧思礼路38号作为一个见证新加坡独立的文化资产,当它以一个建筑物的身分,而不是李家遗产纠纷的物件现身时,该怎么理解整个争议? 阅读更多 »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