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国志

有关新加坡政治、社会、文化的报道、分析与评论

Posts Tagged ‘徐芳达

新加坡内阁将重组,新名单大预测

leave a comment »

许振义   2018-3-23
http://www.yan.sg/xinmingdandayuche/

新加坡这两年来一直在讨论“第四代”领导班子。总理李显龙宣布,近期将重组内阁,“我会调派他们到不同岗位。这是建立新团队、让他们扩大接触面的重要一步。”

相信总理很快会宣布新内阁组成。新加坡眼在此先对现有一些部长和高级政务部长的可能动向作一分析。

新加坡政府部门分三大类,安全与外交领域(如国防部、内政部、外交部等),经济领域(如:贸工部、国家发展部、交通部等)、社会领域(社会与发展部、教育部、卫生部、环境与水源部等)。

李显龙所谓“调派他们到不同岗位“,指的主要就是不同领域的岗位,因此,我们相信,陈振声下一步应该是执掌经济领域部门,很可能是贸工部或财政部,也可能是交通部,毕竟这是一个很棘手很考验部长能力的部门;例如王瑞杰,则很有可能调去安全与外交领域历练历练。

下图是新加坡眼的简单分(推)析(测),大家姑妄听之:

阅读更多 »

Advertisements

“质疑”?!

with 2 comments

葛新民     2018-3-11
http://www.nandazhan.com/zi/lzhiyi.htm

因为工人党主席林瑞莲对上调消费税的“质疑”,竟引起执政党五个部长、议员的轮番围攻,语气之严厉,气焰之嚣张,确实令人感到匪夷所思。既然是“质疑”,只要把“疑点”厘清,让增税更加透明化,让人民更加信服,这才是明智的政治辩论的风范,而不是用恐吓的语气去打击对方。

如果说这是行动党一贯来的霸道立场和政治文化的特征,那是不容置疑的。

由于一党专政,国会里没有制衡和问责的制度,导致行动党人嚣张跋扈,任意践踏民意。任何法案的通过,根本不需要咨询人民的意见和感受,只要占国会的优势就可以大摇大摆,肆无忌惮的通过,谁能反对呢?谁有这个权力去反对呢?

就以调涨消费税来说,前财长的“承诺”根本是一张废纸,执政党可以随意的撕毁这张废纸,用自己的论点去推翻之前的承诺,他们又怎么向人民交代?只需祭出所谓的未来的开支和总理的增税势在必行这两大法宝。增税成为令箭,谁都不能挡其锋。开支会增加,是因为各个政府部门的拨款增加,随着人口老龄化,社会开支也会水涨船高,这是可以理解的。但2017年的国库有96亿元的盈余,接下来的四年,也将会有盈余,可能不止96亿。难道他们有通天本领,能预见未来四年经济衰退,或需动用储备金?所以必须从现在开始就寻找“新财源”? 阅读更多 »

Written by xinguozhi

三月 12, 2018 at 9:07 下午

为何直播国会辩论这么难啊?

with one comment

沈泽玮     2018-1-4
http://www.redants.sg/perspective/story20180104-1050

红蚂蚁想起了小时候听家中长辈说,工人党的惹耶勒南在1981年安顺区补选中获胜后进入国会,因为他能言善道,思辨能力强,国会辩论才开始有点小热闹。由此联想到,除了官方说的少人看之外,不全程直播国会辩论或许还有两个原因?一是执政党对自己信心不够(担心辩才不如人),二是对选民信心不足(担心素质差的选民会助长议员做秀)。

国会领袖傅海燕(左)致函工人党非选区议员贝理安(右),指他质疑新传媒蓄意剪辑国会录像一事是“扭曲事实”,要求他收回“虚假指控”,并向国会道歉。(谢静怡制图)

行动党和工人党再为国会录像剪辑不当一事过招,风波升级至一方要求另一方道歉的地步。

新年伊始,国会这么快就要上演道歉戏码啦?看来2018年不太平静。

国会录像剪辑惹风波“白衣人”和“蓝衣人”交锋

新加坡国会大厦。(路透社)

上回是通讯及新闻部兼卫生部高级政务部长徐芳达大战工人党非选区议员贝理安(Leon Perera),这次轮到国会领袖傅海燕上阵,对象同样是贝理安。傅海燕指贝理安的指控“扭曲事实”,若不纠正将误导国会,傅部长还要求贝理安收回“虚假指控”,并向国会道歉。

贝理安扭曲了什么事实,又做了什么虚假指控?

白衣人和蓝衣人一来一往,口水多过茶。快快讲就是,贝理安去年2月20日电邮新传媒询问,为何找不到2月间国会辩论总统选举修正法案的部分录像。(潜台词是,为何电视台漏播部分国会辩论画面。)新传媒在同天回复他,解释是“技术故障”影响了录像,并称完整录像已在2月18日上载到网上,即贝理安发出电邮的两天前。但是,贝理安不知怎么的,去年11月7日在国会上却说,新传媒是在接获他的信函之后,才“改正并上传不同的录像”。

所以,争议点是:新传媒是主动修正,还是被动修正?新传媒是自己发现录像不完整,于是赶紧主动修正,然后再发出完整录像。还是说,新传媒是接获贝理安的信函之后,发现不妥才被动地去修正?

红蚂蚁不知道这里面是不是暗藏什么玄机,但如果单纯地看,未必如网民猜想得那么复杂。一个合理猜测是,贝理安在2月18日之前,就看到新传媒发出的录像,发现有部分片段没有播出,心里有些不满,但他没有马上给新传媒发电邮。新传媒发现录像不完整,自己修正了,并在2月18日将完整录像上载到网上,但是贝理安没有发现修正版已上网,2月20日还给新传媒发信函。

2月18日是一个什么神奇日子呢?

红蚂蚁查了一下,2月18日是一个星期六啦。因为是周末,大家都休息了,但电视台一年365天都在工作,工作人员也就在这神奇的星期六悄悄地将完整录像挂上网。但贝理安没有发现,还在两天后给新传媒写信。然后呢?然后就掀起了2018年国会第一场骂战。

网络舆论分成两派

在面簿上扫过一圈,果然就分成两派声音。行动党支持者要工人党勇于认错,不要整天只想着歪曲事实,捞取政治资本。工人党支持者反咬行动党企图模糊焦点,因为工人党议员将在1月8日国会复会时针对吉宝岸外与海事公司贿赂案提问,所以行动党搬出陈年往事来反制。

新传媒、工人党、人民行动党三方都应好好解答网民心中的疑问。新传媒不妨清楚说明,所谓“技术故障”是什么故障?这种故障虽然没有地铁故障那么扰民,但已经严重到足以掀起政治骂战,那拜托讲清楚。贝理安如果记性不好,就麻烦去查一查记录,自己到底是哪一天发信函给新传媒,如果真搞错了,请在国会上清楚交代来龙去脉,然后道个歉。政府也请说清楚,为何就是坚持不做国会直播呢?到底是避忌什么东西?阅读全文»

Written by xinguozhi

一月 4, 2018 at 9:26 下午

李显龙侄儿FB质疑司法制度 惊动新加坡总检察署

leave a comment »

M中文网      2017-7-17
http://www.themalaymailonline.com/chinese/singapore/article/20170717-singapore-looking-into-fb-post-by-pms-nephew-criticising-court-sys

李绳武日前在面子书贴文,质疑新加坡的司法制度。(图取自李绳武面子书)

新加坡总理李显龙侄儿李绳武在社交网站贴文质疑该国的司法制度,总检察署表示已留意到有关贴文,已在研究此事。

现年32岁李绳武,是李显龙胞弟李显扬的长子。

据当地媒体报导,李绳武上周六在面子书 (Facebook) 的个人页面,转载了一篇美国《华尔街日报》有关已故建国总理李光耀3名子女对故居去留问题纠纷的报导,李绳武指有关报导为这场“政治危机”提供了很好的简述。

但他补充:“记住,新加坡政府非常好打官司,并有一个顺从的法院系统。国际媒体通常能够报导的内容也因之受到限制。”

他同时附上一篇《纽约时报》2010年有关新加坡新闻审查现象的评论。

李绳武提到的《华尔街日报》报导,标题是《新加坡,一个有序统治的典范被痛苦的家族纷争晃动》。文章称,新加坡这个富裕的亚洲城市国家向以井然有序闻名,几十年来为一个受过良好教育、事业有成的家族所统治。现在,这个让新加坡成为全球效率和管控榜样的家族,却因一栋百年老宅而大闹内讧。 阅读更多 »

Written by xinguozhi

七月 17, 2017 at 3:19 下午

“李家内斗”正变成新加坡国家危机?新政府:“荒谬”说法

leave a comment »

环球时报/辛斌,魏辉,苏静     2017-7-17
http://world.huanqiu.com/exclusive/2017-07/10988629.html

震惊新加坡的“李家内斗”风波持续发酵。上周末,新加坡出现针对总理李显龙的示威集会,示威者打出“新加坡属于新加坡人民,而不是李家”的标语,要求对李显龙进行独立调查。大约400人的示威队伍放在别的国家或许不起眼,但在反对力量薄弱的新加坡既罕见又扎眼,受到诸多国际媒体的关注。

《李光耀故居争夺战演变成新加坡国家危机》《一个有序统治的典范被痛苦的家族纷争晃动》,这是美国两大报章《纽约时报》和《华尔街日报》日前两篇报道的标题,前者甚至引发新加坡驻美大使的抗议。

这场引爆新加坡的“李家内斗”风波已经持续一个多月。6月14日,新加坡建国总理李光耀的女儿李玮玲和次子李显扬突然发表联合声明,指责兄长李显龙滥权,并意图阻挠他们履行父亲的遗愿,拆除位于欧思礼路38号的李光耀故居。此后,风波愈演愈烈,李玮玲和李显扬质疑李显龙试图利用父亲影响力“建立王朝”,双方第三代家族成员也被卷入其中。本月初,李显龙破天荒在国会辩论中答复议员的质疑。7月6日,李玮玲和李显扬发表声明,首次表示愿意私下解决纷争。

新加坡《独立报》网站15日称,李显扬的长子李绳武当天就李光耀故居争端在脸书上发文,表明李家纷争远未结束。李绳武在他的脸书账号上链接了一篇《华尔街日报》的文章,称此文为这起“政治危机”提供了很好简述。他还说:“记住,新加坡政府非常好打官司,并有一个顺从的法院系统。国际媒体通常能够报道的内容也因之受到限制。”然后,他链接了《纽约时报》一篇关于新加坡利用诽谤法对外国媒体进行审查的文章。 阅读更多 »

你的语言,我的特权──新加坡政府对待方言的态度

with 14 comments

王昌伟(新加坡国立大学中文系副教授)    2016-10-16
怡和世纪 2016年10月–2017年1月号 总第30期

在他们看来,新加坡人的语言、文化和身份认同,是可以,也必须通过行政权力去塑造的,而且也只有政府有权决定怎么做。方言虽然是年长国人的语言,但使用的空间,却是由政府希望他们听到什么来决定的。政府的思维很简单,我是否要用你熟悉的方式跟你说话,是我的特权,是视我的需要,而不是你的需要而定的。

2016-10-16_022456

近日网络上流传一首歌名叫《吃饱没》的福建歌曲的音乐影片,是政府赞助新传媒针对乐龄人士所拍摄的一部方言剧的主题曲。据媒体报道,政府的目的是向年长国人传达政策的内容,让他们了解和他们的切身利益有关的各种资讯。这样的用意,从单纯的民生角度来说,自然是好的,新加坡政府通过制作电视连续剧来进行政策宣传也不是头一遭,但要全面了解政府这次的举措,我们就必须从1979年开始推动讲华语运动以后,政府限制方言的使用讲起。

讲华语运动与方言的消失

当年政府推行讲华语运动的目的,用当时的口号来概括,就是“多讲华语,少说方言”,针对的是方言。一代人以后,当方言不再是华族的主要用语后,讲华语运动的重心才转向鼓励更习惯以英语交流的华人接触华文。

当年政府宣布推广讲华语运动后不久,原本以广东话原音播出的香港电视连续剧,很快就变成是华语配音播出。我记得很清楚,当初观看的第一部以华语配音的连续剧是郑少秋主演的《倚天屠龙记》。

当时年纪太小,不太能明白这个改变对社会所带来的巨大冲击。可是当越来越多的老人家无法用自己熟悉的语言跟儿孙沟通的时候,我渐渐发现,有一些本质性的东西就这样失去了。

不同时期对于限制使用方言的不同论述

过去政府要人们“多讲华语,少说方言”的目的,是为了要消除各个方言群之间的隔阂,为新加坡华人打造一个共同的语言。回溯历史,不同方言的群体之间的确会形成各自的帮群组织,但跨帮群合作的现象也屡见不鲜。尤其是在建国以后,即使在讲华语运动开始以前,新加坡华人更多时候是以新加坡人,而非福建人或广东人等等为身份认同的基础。

在我家,虽然外婆只会讲福建话,而祖母只会讲海南话,但这并不妨碍她们结为亲家。我父母亲,还有我这一辈的华人,许多都通晓好几种方言。因此,如果说政府推广华语是为了加强新加坡华人的凝聚力,那无论如何都说服不了我。 阅读更多 »

李显龙演讲身体不适 接班团队任重道远

leave a comment »

郑维      2016-8-22
http://mp.weixin.qq.com/s?__biz=MzAxMjkzMDc0MQ==&mid=2247484427&idx=1&sn=530f0387c53fc278aa8d0f7e681425be&scene=1&srcid=08225bThMyHduLFIUWlCAgwr

首先向各位粉丝们道歉,最近维哥杂事不少,今天终于偷得半日闲,我想还是写一写无数网友们关心的新加坡总理李显龙的接班问题吧。

先看视频


李显龙总理演讲中身体不适

李显龙总理昨晚(8月21日)发表他作为新加坡总理以来的第13次国庆群众大会演讲 (National Day Rally) 。

中国网友可能对新加坡的政治体制不熟悉,我顺便介绍一下。

新加坡的国庆日是8月9日。在国庆日后的下一个星期天,新加坡总理都会对全国发表电视讲话,对过去进行总结,对新一年施政方针做一个前瞻性的阐述。

因为各国的政治制度有天壤之别,如果打一个不是太恰当比方,新加坡的国庆大会演讲大概和美国总统每年在国会联席会议上发表的国情咨文 (State of the Union address) 类似。两者区别之一,美国总统是对着参众两院的议员们发表咨文,而新加坡总理是对着经过精挑细选的政界、劳工界、媒体界等等代表们发表国庆大会演讲。当然,如此重要的讲话,当然有电视直播。

一般上,李显龙总理会用马来语、华语和英语这个顺序发表演讲,马来语和华语演讲相对简短,英文演讲最详细,大部分的新政策都会在英文演讲中宣布。 阅读更多 »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