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国志

有关新加坡政治、社会、文化的报道、分析与评论

Posts Tagged ‘总检察署

总检察长和遗留下来的烂榴梿

with 2 comments

作者:陈华彪    译者:万章     2018-5-19
https://www.facebook.com/wahpiow.tan/posts/1195281153941614
原文:https://www.theonlinecitizen.com/2018/05/18/ag-and-the-legacy-of-rotten-durians/

在新加坡,有多少榴梿爱好者知道现任总检察长黄鲁胜在201818日,以马来西亚最著名的猫山王榴梿的形象来形容总检察署的工作?我认为知道的人不多。我不介意他用榴梿来譬喻,但他却错将猫山王当成另一种完全不同的东西。

榴梿爱好者会根据口感和质地来判断果实好坏,同样地,我们以总检察署依法办事的承担对它进行评定。

对一般公众而言,总检察长黄鲁胜是以诽谤法庭起诉的案件比其他类型案件更多而闻名。此刻,至少还有三起有待审决的案件——李绳武以柔顺来形容新加坡法官;范国瀚比较新加坡和马来西亚的法官;最后是陈两裕批评范国瀚被起诉。

在不讨论这些案件的具体情况下,总检察长的角色到底是什么呢?

根据新加坡宪法,他是政府的法律顾问,并有权就任何违法行为启动,进行或终止任何诉讼程序。其他共和联邦国家如马来西亚和英国的总检察长的角色也是相同的。

正如不是每一个榴梿都一样,某些总检察长比其他总检察长对于守护法治的角色更加认真。

以英国为例。2018510日,英国总检察长杰里米赖特(Jeremy Wright)在国会发表声明,毫无保留地向一对利比亚夫妇道歉,承认英国政府与现已遭推翻的卡达菲的利比亚军队共谋对他们进行引渡和虐待。

赖特在一篇谈及他身为总检察长应担当的角色的演讲中表示,他有职责确保政府理解它在法律上和宪法上的责任,而他必须最终确保政府的决定和行为尊重和恪守法治。换句话说,他是确保政府的决定符合人民的宪法权利的公众利益守护者。

这种专业精神在新加坡或马来西亚是前所未闻的。 阅读更多 »

Advertisements

Written by xinguozhi

五月 21, 2018 at 5:38 下午

总检察署去年收到400封国会议员求情信件

with one comment

新传媒8频道新闻    2018-2-8
https://www.channel8news.sg/news8/singapore/20180207-sg-mp-letters/3954308.html

一名退休的国家法院法官Low Wee Ping向《海峡时报》投函表示,当他担任初庭司法常务官时,时任大法官的黄宗仁指示,无视这些国会议员的信函,不要把它们交给法官,并且把它们退回给行动党党督。

蓝彬明的接见选民活动。(照片:Lam Pin Min/Facebook)

近日有法官提出,一名议员为选民求情的信函具误导性,也有公众向报章投函,质疑这样的做法。总检察署(AGC)受询时证实,去年收到大约400封国会议员代选民求情的信件。

据《亚洲新闻台》了解,国会议员的信件,一般来说,涉及广泛的课题,而这些信是根据选民的个人情况所写。

据了解,总检察署没有记录多少信件是来自人民行动党(PAP)或工人党议员。《亚洲新闻台》已经向两个政党查询,了解更多。

近日,卫生部兼交通部高级政务部长兼盛港西国会议员蓝彬明医生为居民Tang Ling Lee所写的一封求情信,被高等法院法官施奇恩提出质疑。据报道,该居民涉及一场严重的交通车祸,导致受害者Vikaramen A Elangovan多处骨折,在两个月内须动十多次手术,留医69天。不过在蓝彬明的信函中,他却指Tang Ling Lee只是轻微擦撞到摩托车,导致骑士受轻伤。

法官说,这些陈述如果正确地反映了Tang Ling Lee向国会议员传达的话,是具误导性的,令人遗憾。

“他们也不符合她所承认的SOF(事实陈述)。看起来他们试图不公平地减轻事故的严重性,减少受害者实质性受伤的真实程度。” 阅读更多 »

Written by xinguozhi

二月 9, 2018 at 7:15 下午

对话漩涡中的李绳武:新加坡不再需要一个李家的领导人

with 3 comments

李佳佳     2017-12-5
https://theinitium.com/article/20171205-international-shengwuli/

新加坡第一家庭的决裂火焰,燃烧到了第三代身上。李光耀的精神价值和政治遗产,将如何延续?

2015年李光耀离世,时年30岁的李绳武曾因葬礼上发表的悼词备受关注,他的演讲围绕个人崇拜和政治遗产,视频在YouTube上获得65万点击。网上图片

今年六月,新加坡建国总理李光耀一套老宅的处置命运,曾引发李光耀三个子女的争拗。第一家庭内部长达近一个月的唇枪舌剑,透过互联网赤裸裸地袒露于全世界的看客面前。

这场家族决裂的火焰燃烧到了第三代——新加坡总理李显龙的侄子、其弟李显扬之子,目前在美国哈佛大学担任经济学初级研究员的李绳武。今年七月,原在新加坡度暑假的李绳武,在个人脸书上转载了一篇《华尔街日报》的相关报导,并附上了《纽约时报》在2010年一篇关于新加坡新闻审查现象的评论文章,在转发评论中对新加坡司法系统提出质疑。随即遭到新加坡总检察署的指控,称他涉嫌蔑视法庭。为此,李绳武提前返回了美国,因为担心可能会在新加坡被拘留。

新学期开始时,在与新加坡有大洋之隔的哈佛校园,记者见到了这个漩涡之中的年轻人。他远远走来,看上去清瘦腼腆,见到记者便扬起微笑,礼貌热情地打招呼,举手投足都颇有风度:“想喝什么?我去买。”这让人不禁想起他的祖父那个有趣的雅号——苏伊士运河以东最地道的英国绅士。

但举止斯文的李绳武最近面临很大压力。“短时间内肯定回不去新加坡了,但是无所谓”,他说,“很多人都回不到自己的祖国,这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

图:端传媒设计部

“我不能为自己没有犯的罪而道歉”

李绳武在那条脸书评论里写的是:“新加坡政府热衷诉讼,并且拥有一个容易被摆布的法庭体系。”不过,这条转发帖子的阅读设置仅限朋友,不能被公众浏览和转发。

新加坡总检察署致信李绳武,称他的脸书帖子是对新加坡司法系统“恶劣和缺乏依据的攻击”,涉嫌藐视法庭,要求他道歉并删除相关帖子。相关司法依据是新加坡议会去年通过的一项法案:任何恶意攻击司法部门的个人,可以被判处3年以下有期徒刑,或处以10万新加坡元(约7.4万美元)罚款。

李绳武并没有照做。 阅读更多 »

李显龙侄子被控藐视法庭,新加坡总检察署赴美递文件遇挑战

leave a comment »

澎湃新闻/刘乐凯      2017-12-5
http://www.thepaper.cn/newsDetail_forward_1893328

被问及为什么当时没有配合新加坡总检察署删文和道歉,避免可能到来的司法麻烦,李绳武表示“不能为自己没有犯的罪而道歉”。随后,在被追问为何不为自己辩护时,他说道:“如果有灰色地带,我或许会去为自己辩护。但事情简单明了,那么交给律师处理就好了”。

新加坡总理李显龙的侄子李绳武(海外网资料图)

本周,新加坡“第一家庭”成员的动向再度进入公众视野。

就新加坡总理李显龙的侄子李绳武被新加坡总检察署提控、涉嫌藐视法庭一案,新加坡最高法院高庭(The High Court)于当地时间12月4日早晨举行了审前会议。

李绳武是李显龙的弟弟李显扬之子,目前正在美国哈佛大学担任初级研究员,他并未回国出席当天的会议,而是委任了律师代为处理。

而高庭允许新加坡总检察署赴美向李绳武递交法律文件的举动也面临挑战,李绳武委托的律师事务所以法律文件过多需要时间研究为由,要求暂时搁置这一法院指令。

在今年夏天的新加坡“第一家庭”的纷争中,李绳武因为在社交媒体发表的一番言论而被卷入其中。新加坡检方随后获法院批准对李绳武展开藐视法庭的诉讼程序。

李绳武脸书评家族纠纷,被控藐视法庭

据新加坡《海峡时报》5日报道,李绳武辩护律师所属的律师事务所4日发表声明称,律所将向高庭提出申请,要求搁置高庭允许新加坡总检察署派员前往美国、亲自把法律文件递交给李绳武的指令。

该律所表示,已经告知高庭这一申请意向,并向其解释了理由:新加坡总检察署的法律文件超过1300页,律所需要更多时间,对总检察署为何有权在新加坡司法管辖权范围外递交法律文件进行研究并作出回应。

高庭则在会议上要求,李绳武的辩护律师须在12月22日之前提交这份申请,并告知下一次审前会议定于明年1月4日举行。

对此,新加坡《联合早报》4日称,若这项要求搁置庭令的申请成功,这意味着总检察署向李绳武发出的法律文件与原诉传票(originating summons)均无效。

新加坡总检察署曾在8月21日回复《联合早报》询问时表示,高庭已在前一日(20日)批准总检察署的申请,对李绳武展开藐视法庭的初级聆讯。总检察署接下来会向高庭提出具体的拘押令申请,李绳武将接获聆讯通知。“根据法庭条例,总检察署会把所有必要的文件递交给李绳武,让他能作出回应。若他到时人在国外,总检察署会申请把文件递交出境。”

12月4日审前会议举办前,新加坡总检察署已经派人前往美国,亲自将法律文件递交给了李绳武。 阅读更多 »

Written by xinguozhi

十二月 6, 2017 at 1:48 下午

陈清木:尚穆根关于民选总统的发言自相矛盾

leave a comment »

陈清木医生     2017-10-7
https://www.facebook.com/TanChengBock/posts/1618730661534796

10月3日,林瑞莲议员在国会辩论中的动议,我的观察和意见

对于林议员很好的动议,我有二个观察意见。

首先,尚穆根部长在回复林议员的提问时作出以下声明:

“……我被问的问题是‘假如连续五届民选总统都没有一位是来自某个种族,何时能启动保留选举制?’我的回复是什么?最直接的答案是‘政府可以决定。当我们提出修改民选总统法时,我们可以说从何时算起。这是一个政策决定。’亚洲新闻网(CNA)报道过,是有记录的……我曾被报道说,我不介意人们出示我发言的其他部份……我说话时是十分清楚与小心的。对我可能说过的其他东西我乐意面对质问。”

部长引用亚洲新闻网于2016年9月16日的新闻报道(记者Linette Lim题为《有关陈清木,混合种族的候选人:新加坡人对于民选总统制的检讨发出严厉的询问》的报道 http://www.channelnewsasia.com/news/singapore/on-tan-cheng-bock-mixed-race-candidates-singaporeans-ask-tough-q-7788466

既然部长乐意接受质问,我就把当时部长在亚洲新闻网报道的其他谈话重复一遍:

“但是其中还有一些有关民选总统制的法律问题及定义等,所以我们咨询过总检察长的意见。我们一旦收到意见,就会发放出去。肯定的,当修正案提交国会时,也就是10月份,相信到时我们就会有定案,并且会对外宣布。目前有几个法律问题……包括修改后的条例是否与宪法中有关种族平等的条款保持一致,如何起草,是否所有总统都算在一起,还是从民选总统算起,然后决定谁是第一位民选总统——还有几个问题我们必须解决的。” 阅读更多 »

Written by xinguozhi

十月 9, 2017 at 12:11 上午

那年花开月正圆

with 3 comments

殷素素    2017-10-8

陈清木说,这个“咨询总检察署”的说法既然由总理提出的,就不该由律政部长来回答。目前的闪躲策略,大概内阁和二丑们都一样,都当没事发生,大家闷声大发财,留待时间沉淀,你又奈我何?在野党议员质疑政府诚信,原来也可以大事化小、小事化了,这么神奇。

【那】人为了2017年的民选总统大费周章,竟来修宪!总理公署委任九人宪法委员会,从制定民选总统资格标准、总统顾问理事会职权,以及确保少数种族有机会定期获选为总统这三方面做出调整,结果弄出了个空前绝后的保留制选举。目的就是为了让身为“华人”的陈清木,连选都没得选。老实说,选个权力都被架空的所谓“民选总统”照说是小菜一碟,退一百步说,要是真的让陈医生选上了,难道整个内阁斗不过一个小总统?加上行动党占国会绝大多数,要弹劾或者罢免不过是弹指间事。从另一方面讲,陈清木以前是他们“家己人”,有可能选前一个样,选后又是另一个样呢?怕什么小……

【年】中以后,哈莉玛的族裔牵扯出问题,父亲原来是个印族穆斯林。可是今天我们才知道原来她是不是马来人,也是个政治决定,要遵循“教父原则”——老大说了算。果不其然,9月13如期中选,民间开始流行一段顺口溜:

华族选民不高兴,因为陈清木没得选。

马来选民不高兴,因为为他们选出一个印度总统。

印族选民不高兴,因为把他们的人叫做马来总统。

全民不高兴,因为9月23没放假。

【花】了22万,哈莉玛什么都没做就当选了。她所定制总值19万8000多元的竞选宣传材料,包括1万多张海报、200个布条、以及T恤、徽章和雨伞,最后还需花1800元把这些东西烧掉。当然你可以说:这是无法避免的。然而就民主程序来说,这些钱就花得不值得。民主程序有得到贯彻吗?民众的抉择政府有尊重吗?

【开】罪了所有选民,所为何事?当然就是为了私利。最好笑的是,这个“九人宪法委员会”也够好玩的,竟定出一个五届没人当选就保留给那个种族的游戏规则,Why!? 根据素素的妇人之见,大概这“九人宪法委员会”也要做好人,让2017年的总统选举不会是个“种族选举”年,六年后那已是别人家的事了(就像建议部长加薪,总理总是避嫌,自个不加薪N年)。可惜那人已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哪有功夫等五届?于是就动用自己的公权力。把四届硬拗成像五届;那!就是那人不够聪明的地方,因为“九人”报告书必须得到总理公署的接纳,工作才算完成。只要继续不接纳,直到他们悟出其中的真谛(就像当年吕德耀前后两次不接纳公共交通理事会的建议,让他们回去再议,因为两次都没提到加车资),他们自然就会把五届改成四届,让他们做不了君子。到时就两手干净,不会授人以柄了。 阅读更多 »

首任民选总统是谁?林瑞莲质疑政府诚信

with 2 comments

柏克乙      2017-10-4
http://www.redants.sg/perspective/story20171004-522

“主权在国会”符合新加坡的宪政精神,也是强有力的论据。只是很多人会问,为什么修宪辩论时不强调这一点就好?政府拿出“听取总检察署建议”的说法,会让国人产生决定黄金辉为首任民选总统是个法律定义问题的印象。

(谢静怡制图)

我一个从事房地产中介的朋友喜欢引述业内的一句谚语:the road to hell is paved with misrepresentation,意思是警告经纪别为了完成交易而信口开河,最终因为陈述不实而惹上官非。工人党主席林瑞莲在国会提出名为《从黄金辉总统或王鼎昌总统算起,是政策决定还是法律问题?》的休会动议,引发她与内政部长兼律政部长尚穆根之间的激辩,让我想起了这句话。

林瑞莲:政府称“听取总检察署意见”有误导国会和国人之嫌

林瑞莲质疑人民行动党政府在推动民选总统保留选举机制的修宪辩论时,有误导国会和国人之嫌。她表示,李显龙总理在解释为何首任民选总统从没有被国人投票选出的黄金辉算起,而不是由第一次选举所选出的王鼎昌时,提到了政府听取总检察署的意见后,决定将启动保留选举机制的日期从黄金辉任期算起。但是,当在2011年参加总统选举的候选人陈清木入禀最高法院,挑战政府把黄金辉作为首任民选总统,因而得以在2017年总统选举启动保留选举机制的合法性时,副总检察长哈里古玛却在庭上表示“总检察长无权告诉政府应从什么时候算起”,而总检察署的建议也与案件“无关”。

她指出,既然哈里古玛在法庭上明确表示,“总检察长无权告诉政府应从什么时候算起”,而总检察署的建议也与案件“无关”,那么政府在国会修宪辩论时,所提到的“政府听取总检察署的意见后”决定以黄金辉为首任民选总统,是具有误导性的。换言之,首任民选总统到底是黄金辉还是王鼎昌,根本就不是貌似具有客观意义的法律定义,而是充满主观认定的政治决定。

尚穆根:主权在国会国会才有权决定谁是首任民选总统

尚穆根强烈反对林瑞莲的指责,极力表明“主权在国会”的立场,也就是说只有国会才有权力决定到底谁才是首任民选总统,连法庭也同意这个立场,所以才判决陈清木败诉。既然“主权在国会”,总检察署的建议当然也就无关紧要了;政府咨询总检察长听取意见,只是要确保没有任何违法的问题。尚穆根还刻意引述李显龙总理当时对国会的陈述,来总结他对林瑞莲的反驳:“我们听取了(taken) 总检察长的意见。我们将从第一个行使民选总统权力的总统算起,换言之,是黄金辉总统。这意味着我们已经到了第五届民选总统了。我们也必须定义迄今为止所有民选总统的种族身份。这实际上不存在疑问,但作为法律问题,我们必须做出定义。”

修宪辩论时为何不强调“主权在国会”?

“主权在国会”符合新加坡的宪政精神,也是强有力的论据。只是很多人会问,为什么修宪辩论时不强调这一点就好?政府拿出“听取总检察署建议”的说法,会让国人产生决定黄金辉为首任民选总统是个法律定义问题的印象。事实是国会多数党组织政府,国会的决定也就是政府的决定,所以这是个主观的政治判断。况且,总检察长到底具体建议了什么,建议书至今还没有向国人公布。

尽管法庭已经就陈清木起诉案判政府胜诉,林瑞莲的休会动议所引发的辩论,恐怕会继续在司法以外的社会舆论延烧。在司法上,“主权在国会”不容挑战,但在政治上,政府在表明决定启动保留选举机制时所给的陈述是否有不尽不实之嫌,或许就见仁见智了。阅读全文»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