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国志

有关新加坡政治、社会、文化的报道、分析与评论

Posts Tagged ‘总统选举

厘清新加坡总统历史与相关史实

leave a comment »

新加坡文献馆      2017-5-13
http://www.sginsight.com/xjp/index.php?id=18555

史实说明,少数族群的马来人,欧亚裔,印度人都已经远远超越人口比例与期限的出任了国家首长的神圣任务。所以说,李显龙要求的:“每个公民——华族、马来族、印度族或其他族群,都应该知道属于自身族群的人可成为总统,而且不时确实当上总统。”早已经是一个既成事实的历史事迹。

官方媒体2016年11月9日报导:

下届总统选举必须在明年8月之前举行。李显龙总理昨天参加法案二读辩论时说,政府听取总检察署的意见,决定启动“保留选举”机制的日期,应从首位行使民选总统权力的黄金辉任期算起。换言之,我国的民选总统制度已进入第五任,而过去30年都没有马来族当选总统,那下届选举就应保留给这个族群的候选人。……

为保障少数族群每隔一段时间就能当选总统,政府今年9月接受了宪法委员会的建议,决定如果连续五届总统选举,即30年内没有某个种族代表当选总统,第六届选举应只保留给该族群候选人竞选。……

李总理认为,“作为多元种族国家的象征,如果总统人选总是来自同一个族群,那他不仅不再是国家具公信力的象征,国家多元种族的本质也会受质疑。每个公民——华族、马来族、印度族或其他族群,都应该知道属于自身族群的人可成为总统,而且不时确实当上总统。”

官方媒体2017年5月9日报导:

前议员、上届总统选举以微差落败的陈清木医生召开记者会,针对来届总统选举将启动保留选举机制表示质疑。由于认为该课题重要性关乎全国,他决定向英国女皇律师彭力克 (David Pannick) 寻求法律意见。“彭力克不同意总检察长的建议,并指出那是不符合宪法的。在收到他的答复后,我不能默不作声,必须让法院决定到底是彭力克的法律意见,还是总检察长的法律意见才是正确的。”阅读全文»

据传陈清木入禀高庭挑战民选总统之决定

leave a comment »

新国志    2017-5-6

今日早些时候新加坡人民党秘书长吴明盛在其脸书上透露,陈清木医生已入禀高等法庭,要求总检察署就为何新加坡第一任民选总统是黄金辉而不是王鼎昌做出解释。

至今为止,陈清木医生并未证实此清息,而协助陈医生的团队就此报道告诉《公民在线》(The Online Citizen)说:“请耐心等待陈医生的正式声明。”

针对《公民在线》的询问,该团队表示,他们不知道吴明盛从何处获取有关信息,并说他们也正尝试进一步了解该事。

吴明盛过后修改了脸书帖文,说他的消息来自Whatsapp。根据吴明盛的帖文,陈医生委任了Tan Rajah and Cheah律师事务所为其代表律师,而呈交法庭的文件包括了英国顶尖宪法律师彭力克 (David Pannick)男爵的论据。

陈清木医生曾表示要参加今年举行的总统选举,但政府去年11月修改宪法,提高了竞选资格门槛,并在以黄金辉为第一任民选总统的算法下,限制只有马来族才能参与今年的总统选举,使得陈医生失去竞选资格。

Written by xinguozhi

五月 6, 2017 at 11:17 下午

接管市镇理事会的政治考量,政治代价?

with 2 comments

否极泰来     2017-4-1
http://pijitailai.blogspot.sg/2017/04/blog-post.html

人民行动党政府已经做好司法程序,可以在模棱两可“莫须有”的理由下,接管市镇理事会。国会已经通过《市镇理事会修正案》,一旦市镇理事会的管理出现所谓的状况,国家发展部长便可以顺理成章的、名而言顺的把民选市镇理事会的管理工作接管过来。

这里的市镇理事会,当然是指工人党管理的阿裕尼—后港市镇理事会。行动党没有傻到接管自己的市镇理事会。修改后的司法程序能够让行动党政府,合法合理的在符合新加坡法律的条文下,明目张胆的把一个民选的市镇理事会收归到自己的管理之下。就像民选总统那样,明目张胆的修改选举制度,否定一些人的参选资格。

新加坡人又能说些什么?又敢做些什么?就像陈清木昨天的记者会,他除了对总统选举制度的变更表示不满外,他还能说什么?就是这么简单,轻描淡写的回答:

行动党和李显龙总理,就是看准了,看透了新加坡人的心理,表明这是司法程序,在法庭、在法律上,行动党政府都不会被打败。那些敢于挑战法律的人,在新加坡的短短50多年的建国历史中,下场都是以悲剧结束。最近的一个例子,就是新加坡最年轻的政治犯余澎杉在美国的遭遇。同样一个人,不同的国情,命运也不一样。阅读全文»

揣着聪明装糊涂

with 2 comments

李莫愁    2016-11-11
http://www.malaysia-chinese.net/cgi-bin/czread.pl?board=luntan&file=start&User=&Pass=&group=2&read=messages/2016/11/144833.html

说到这儿,就不难看出就如集选区制度那样,虽然打着种族和谐的金字招牌,其实是把更多的独裁往自己身上揽。这次匆忙推出的戏码,摆明是要阻挡陈清木成为民选总统候选人。除了高门槛之外,执政者还可以通过种种理由拒绝一些人参选,保留一切诠释的权力,这本是民主制度所不允许的,却变得不得不如此,够高招了吧!

“揣着聪明装糊涂”绝对是一种厚黑学。

“揣着聪明装糊涂”七个字是我们这些祖先来自大陆南端的南洋小子不会用的,盖因这是北方人的语法结构,就好像我们说“惹上麻烦”而不说“摊上麻烦”;然而这七字却很传神地表达那种情境的心理状况。

“民选总统”对上了年纪的新加坡人来说,都知道是行动党为了永续执政而丢出来的撒手锏。明明是要搞“第二权力中心”,却昧着良心说不是“第二权力中心”,这种选举奥步差别在于是他们当政或者不是他们当政。回溯1981年安顺补选送工人党惹耶勒南进入国会,在野党取得零的突破,那时起,行动党大佬们就深谋远虑生怕将来有一天,一个不小心让在野党取得政权。于是需要设计一个机制让他们可以扳回一局;国会的任期4年,民选总统6年的错开……并且以李光耀为麻豆的构想就开始酝酿。先搞定了集选区制度,10年之后修改了宪法搞了个民选总统制出来。可惜人算不如天算,后来李光耀不当却给王鼎昌当了。而这个王鼎昌辞去党籍之后,天真地以为要当一回真正的全民总统,提出要查政府的账,杀行动党大佬们一个措手不及,飙出一身冷汗。之后终于把王鼎昌弄下台,这回就学乖了,找了个听话的“之子”纳丹来让权,于是练就一身盖树胶印的本领,把原本要留给李光耀掣肘的狠招都改了回来。这些谁没看见,只是大多数揣着聪明装糊涂罢了。

2011年民选总统选举,原本以为很冷门的竞选却出现了“Tan Tan Tan Tan!”式的命运敲门。四个Tan都来自体制,特别是前议员陈清木仅以7000票的落差败给陈庆炎。而执政党嘱意的候选人——陈庆炎也赢得不漂亮,只得36.2%的选票。到了2015年,陈清木听说李显龙又要改宪,赶紧放话说他来届一定要选,于是李显龙殚精竭虑想了个连陈清木“都不能拒绝的理由”。这些谁没看见,只是大多数揣着聪明装糊涂罢了。 阅读更多 »

新加坡式的民选总统

with one comment

Written by xinguozhi

十一月 9, 2016 at 5:28 下午

伊斯迈•卡森:给总理的一封公开信

with 3 comments

作者:伊斯迈•卡森 (Ismail Kassim)     译者:李莫愁     2016-9-18
http://www.malaysia-chinese.net/cgi-bin/czread.pl?board=luntan&file=start&User=&Pass=&group=2&read=messages/2016/09/144715.html
原文:https://www.facebook.com/ismail.kassim.520/posts/845654822201120

作为一个有彪炳信誉的政党,应该选择这样光明正大的途径。
而不是低三下四地出于恐惧去修改宪法,只为了排除反对者和独立思考的公民。

ismail-kassim

伊斯迈•卡森 (Ismail Kassim) 是前《海峡时报》的政治评论员,作为马来族群的精英现身说法,他这封在面簿发表的公开信,显得特别真诚和有说服力。

亲爱的总理,

到如今,你应该知道你所提议的修正民选总统的议题已经变得越来越复杂。过去30年来,我找不着还有什么事情比这影响选民更深远的了。

你所建议的修改:好让少数种族的成员也有机会成为民选总统,虽然值得称赞,有其德政,但是悲剧也由此产生。

很不幸地,你所提出的方式和时间点却引起很多对你真正动机的质疑。

到底它是要确保少数族群的代表能够选得上,还是要排除一名独立思考的国民在2017年出来选总统?

由于动机所造成的犬儒和情绪,使得议程举步维艰,即使是中间选民,也很难对这个提议一味采取心平气和和客观的态度。

任何一个急于实现这个“不公平系统”的努力,都会对民选总统本身造成反弹。

其中,特别为某个族群保留一个位置是基本瑕疵,和多元文化主义与任人唯贤是相抵触的。同样地,耽溺于高资格,而罔顾人选的人格和正直性同样也是精英主义和反民主的。

让一个少数族群的候选人只和自己的同族人关在门后竞争,会出什么好结果吗?根据过去几届的民选总统选举,它只能成为一出闹剧。多年前有名商人被逼出来选总统,就因为要圆满一场“民主”竞争。

如此的民选总统不可能得到广泛的尊敬,也很可能被大多数人视为“木头” (kayu) 任人操纵,这包括他来自的族群。 阅读更多 »

陈清木医生:修改宪法以针对个人是可悲的

with one comment

陈清木医生     2016-9-17
https://www.facebook.com/TanChengBock/posts/1136704553070745

“对不起,陈清木医生,你没有资格参加2017年的总统选举,”尚穆根部长说。

在9月15日的一个对话会上,有人问民选总统制白皮书是否是为了防止某些人参加总统选举,尚穆根部长回答时说出我的名字。

他告诉与会者,并且在没人提到我的名字的情况下,特别点名,说在新修改的条例下,我不具资格。

他是否已经决定,在国会辩论之前,白皮书内容已经成为法律?而所有条例的改变,是要确保我不符合资格的说法,到头来是真有其事?如果宪法修改是针对某个人,这对新加坡人来说,将是可悲的。

Written by xinguozhi

九月 17, 2016 at 8:10 下午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