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国志

有关新加坡政治、社会、文化的报道、分析与评论

Posts Tagged ‘总统

民族总统撼动新加坡国家根基

with 2 comments

新加坡文献馆       2017-7-22
http://www.sginsight.com/xjp/index.php?id=18981

总的来看,马来总统是为了继续当权者的政治利益,除了让既得利益集团获得巨大金钱好处,尤其是总统在任期间的千万元金钱收入,社会上的普罗大众,必将为即将到来的社会败坏付出不菲的社会代价。

李显龙为了确保政权完整性而力推执行2017年马来总统选举,是饮鸩止渴的不明智政治决策,势必让整体新加坡人民付出惨重的社会代价。首先,民族总统颠覆新加坡国家信约。其次,司法制度政治化,挑战新加坡司法独立的民主根本。其三,高薪养奴政策加剧制度僵化,让社会成本变本加厉。

一、民族总统颠覆新加坡国家信约。

新加坡国家信约:我们是新加坡公民,誓愿不分种族、言语、宗教,团结一致,建设公正平等的民主社会,并为实现国家之幸福、繁荣与进步,共同努力。

国家信约的根本宗旨,是要通过不分种族、言语、宗教,来团结一个缺乏共同历史人文记忆的移民社会,共同构建一个整体的,一个国民、一个新加坡,之国民意识。在此处,构建社会凝聚力是新加坡国家信约的核心价值观:一个新加坡人的新加坡。

彼此不分种族的真实意义,正是在于排除以各别种族价值观,作为判断是非黑白的人文标准。

在一个不分种族、言语、宗教,的共同意识下,社会不再有牺牲少数服从多数,或者说,牺牲多数服从少数的社会政治现象。这是构建一个同舟共济,和睦共处,四海之内皆兄弟;一个理想的,新加坡多元种族文明社会。

一个民族不分彼此的社会,是一个包容性,而不是排他性的社会。因此,硬性规定何族可以,何族不可以成为总统候选人,是实质性的在分裂一个种族不分彼此的社会架构。

从这一个基本的建国准绳来看,新加坡宪法规定的国家总统作为共和国象征,必须跨越政党,超越种族。因此,新加坡总统是一个新加坡共和国全体人民,不分种族、言语、宗教的总统。明显的,新加坡总统绝对不是个别马来,印度,华人,欧亚种族的总统。事实既然如此,又何必要求有不同的马来人总统,印度人总统,华人总统,欧亚人总统,来分别代表各个民族意识?这不仅仅是画蛇添足,更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破坏了民族和睦共处的社会根本。阅读全文»

厘清新加坡总统历史与相关史实

leave a comment »

新加坡文献馆      2017-5-13
http://www.sginsight.com/xjp/index.php?id=18555

史实说明,少数族群的马来人,欧亚裔,印度人都已经远远超越人口比例与期限的出任了国家首长的神圣任务。所以说,李显龙要求的:“每个公民——华族、马来族、印度族或其他族群,都应该知道属于自身族群的人可成为总统,而且不时确实当上总统。”早已经是一个既成事实的历史事迹。

官方媒体2016年11月9日报导:

下届总统选举必须在明年8月之前举行。李显龙总理昨天参加法案二读辩论时说,政府听取总检察署的意见,决定启动“保留选举”机制的日期,应从首位行使民选总统权力的黄金辉任期算起。换言之,我国的民选总统制度已进入第五任,而过去30年都没有马来族当选总统,那下届选举就应保留给这个族群的候选人。……

为保障少数族群每隔一段时间就能当选总统,政府今年9月接受了宪法委员会的建议,决定如果连续五届总统选举,即30年内没有某个种族代表当选总统,第六届选举应只保留给该族群候选人竞选。……

李总理认为,“作为多元种族国家的象征,如果总统人选总是来自同一个族群,那他不仅不再是国家具公信力的象征,国家多元种族的本质也会受质疑。每个公民——华族、马来族、印度族或其他族群,都应该知道属于自身族群的人可成为总统,而且不时确实当上总统。”

官方媒体2017年5月9日报导:

前议员、上届总统选举以微差落败的陈清木医生召开记者会,针对来届总统选举将启动保留选举机制表示质疑。由于认为该课题重要性关乎全国,他决定向英国女皇律师彭力克 (David Pannick) 寻求法律意见。“彭力克不同意总检察长的建议,并指出那是不符合宪法的。在收到他的答复后,我不能默不作声,必须让法院决定到底是彭力克的法律意见,还是总检察长的法律意见才是正确的。”阅读全文»

刘程强:行动党徇私修改民选总统制 改革应由全民公投决定

leave a comment »

刘程强(阿裕尼集选区国会议员/工人党秘书长)    2016-11-8
http://www.wp.sg/constitution-of-the-republic-of-singapore-amendments-bill-speech-by-low-thia-khiang/

这次通过修改宪法,变更民选总统制令人不安,其背后的动机是,进一步确保行动党就算在国会里失去绝大多数议席,也可利用民选总统来牵制新政府的运作。

刘程强11月8日在国会辩论修改民选总统制度时的发言全文:

总统是我国的元首,代表新加坡,是国家和人民的象征。工人党认为,总统的尊贵身份和地位,不会因为是通过国会委任产生而打折扣。

但是,从1980年代开始,工人党就极力反对民选总统制。这不是因为我们反对国家有总统,而是因为这整个机制背后的动机会造成对国家不良的深远影响。很显然的,候选人所必须具备的严格条件,都是为了保证最后能胜出成为总统的,是一名亲人民行动党人士。这名亲行动党的总统,就可在行动党万一落选的情况下,阻挠一个非人民行动党政府有效执政。为什么行动党在1981年安顺区补选和1984年大选失去波东巴西以后,才想到要推行民选总统制呢?

从开国以来,行动党通过国会所推选出来的总统,有那一个不受人民尊重?再说自1991年开始推行民选总统制后,行动党也不曾讨论这个体制出问题。现在为什么突然出现问题,大费周章成立宪法委员会探讨,并且大事修改宪法呢?

2011年的总统选举让行动党寝食难安,那是自从民选总统制实施以来,第一次出现四名候选人角逐总统席位,又不是行动党属意的人选,而且最后当选总统的候选人只以不超过1巴仙的多数票胜出,机关算尽,行动党还是差点栽在自己的如意算盘之下,所以这一次才会急急如律令地,想要强行通过这个修正法案,不允许下次总统选举又出现让他们吓破胆的情况。

修改民选总统制真的是为了维护少数种族代表性吗?

新加坡从英国继承过来的政治制度是议会民主制,由人民选出他们的代议士,然后由在国会里获得最多席位的政党组织政府。所有的部长都是民选的,这让内阁有获得人民直接委托的合法性,在这样的制度下,一国的元首,无论是女皇或者是总统,都没有行政权力。

在过去实行总统委任制的时候,根本就不必顾虑总统的职位会被某一种族长期垄断,所以如果要确保总统的任命能反映我国多元种族社会的需要,最直截了当的方法,就是再回到委任制。这次修改民选总统制,难道真的是为了保障少数族群的利益吗?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为什么行动党在过去二十多年来都不提这个问题?一直到2011年,行动党差点跌入自己所设计的民选总统选举阵法,这是绝对不允许发生的,所以行动党才赶快提出这个修正动议。 阅读更多 »

伊斯迈•卡森:给总理的一封公开信

with 4 comments

作者:伊斯迈•卡森 (Ismail Kassim)     译者:李莫愁     2016-9-18
http://www.malaysia-chinese.net/cgi-bin/czread.pl?board=luntan&file=start&User=&Pass=&group=2&read=messages/2016/09/144715.html
原文:https://www.facebook.com/ismail.kassim.520/posts/845654822201120

作为一个有彪炳信誉的政党,应该选择这样光明正大的途径。而不是低三下四地出于恐惧去修改宪法,只为了排除反对者和独立思考的公民。

ismail-kassim

伊斯迈•卡森 (Ismail Kassim) 是《海峡时报》的前政治评论员,作为马来族群的精英现身说法,他这封在面簿发表的公开信,显得特别真诚和有说服力。

亲爱的总理,

到如今,你应该知道你所提议的修正民选总统的议题已经变得越来越复杂。过去30年来,我找不着还有什么事情比这影响选民更深远的了。

你所建议的修改:好让少数种族的成员也有机会成为民选总统,虽然值得称赞,有其德政,但是悲剧也由此产生。

很不幸地,你所提出的方式和时间点却引起很多对你真正动机的质疑。

到底它是要确保少数族群的代表能够选得上,还是要排除一名独立思考的国民在2017年出来选总统?

由于动机所造成的犬儒和情绪,使得议程举步维艰,即使是中间选民,也很难对这个提议一味采取心平气和和客观的态度。

任何一个急于实现这个“不公平系统”的努力,都会对民选总统本身造成反弹。

其中,特别为某个族群保留一个位置是基本瑕疵,和多元文化主义与任人唯贤是相抵触的。同样地,耽溺于高资格,而罔顾人选的人格和正直性同样也是精英主义和反民主的。

让一个少数族群的候选人只和自己的同族人关在门后竞争,会出什么好结果吗?根据过去几届的民选总统选举,它只能成为一出闹剧。多年前有名商人被逼出来选总统,就因为要圆满一场“民主”竞争。

如此的民选总统不可能得到广泛的尊敬,也很可能被大多数人视为“木头” (kayu) 任人操纵,这包括他来自的族群。 阅读更多 »

官字两个口

leave a comment »

李莫愁     2016-9-15
http://www.malaysia-chinese.net/cgi-bin/czread.pl?board=luntan&file=start&User=&Pass=&group=2&read=messages/2016/09/144710.html

上网搜索,有句谚语是这样的:“官字两个口,没有硬说有”——这就是州官和百姓的差别,他要说你是racist,没有硬说有;你要说他是racist,“煽动、藐视、诽谤”三棒就侍候了。

“官字两个口”有个前提,就是需要无耻文人办的传媒、研究机构和高等学府全力配合。

行动党是个致力于“政治正确”的政党,所以从掌权开始不久,就牢牢捉住传媒的咽喉,不让他们乱说乱动,采用中央控制的新闻联播制。此外,国民打从幼儿班上学读书,早课就是要背诵“信约”,独立50多年以来,从三岁到七十岁,谁不知道要“不分”(regardless of)种族、语言、宗教来做新加坡人。

说到“信约”,原来还有一段古,这是李光耀自己说的。他说在设计“信约”的当儿,当时是交给拉惹勒南去处理,而拉惹在想法上比较“激进”,希望在最短时间内就建立一个新加坡身份的“国族”。而李光耀却认为很难在短时间内达成,于是就在“信约”里加了regardless of的但书,让各族保持自己的民族文化认同。到了八十年代,当政府“消灭”了华人的方言,让“三大语言”源流的学校也渐渐名存实亡,各族的“母语”都贬为“第二语文”,英语/英文出柜成为“工作语文”的时候,单语舒适的内阁开始有人认同拉惹勒南的想法,认为新加坡在最短时间内已经建立一个“国族”,于是“国庆例牌歌曲”就有了《One people, One nation, One Singapore》。

让莫愁再扯点题外,“政治正确”这种东西占据主流,一般人很难与之对抗;顺流则阻力较少,如鱼得水。反之,逆流则困难重重,需要据理力争,当然更需要道德勇气。所以说,这有点儿像孔老夫子所说“德之贼也”的乡愿,孟子为之诠释:“言不顾行,行不顾言,……阉然媚于世也者,是乡愿也”。

而教育部见习部长王乙康日前的发言,令贫尼皮皮挫,他说“国人未做好只以新加坡人自居的准备”——有影无?这和行动党一路来说我们多种族和谐、我们多任人唯贤,国会里能选出七十多个行动党的各族精英大相径庭,简直是一个天和一个地。为什么要这么说……为什么行动党要指责人民是racist(种族歧视)呢?唯一的解释就是看他们的需要,因为官字两个口。 阅读更多 »

修改民选总统制度

leave a comment »

Written by xinguozhi

九月 8, 2016 at 1:33 下午

来啊,看猴戏!

with one comment

李莫愁     2016-9-7
http://www.malaysia-chinese.net/cgi-bin/czread.pl?board=luntan&file=start&User=&Pass=&group=2&read=messages/2016/09/144695.html

莫愁这篇文章并不是要诋毁哪个种族有没有资格做总统,我认为谁都有资格当总统,但是政客谎言连篇,用漂亮的辞藻掩饰自己肮脏的目的,莫愁就是看不惯。他们自己定下了标准,却可以通过政治手腕让某个棋子“符合条件”参选,这就是政治猴戏,看戏的当然就是我们一般小老百姓咯。

w020160205240718330955民选总统制是应该改革滴,要不然怎么实行二十多年以来,总是行动党嘱意的人当选?并且还是指定谁,谁就当选,肯定是制度出了纰漏。

而目前李显龙搞的总统种族人选的议题,正符合广东人所说的“阿茂整饼”——冇嗰样整嗰样。他说他担心种族和谐,但是挑起话题的不正是本人吗?以新加坡50年来所倡导的种族和谐,任人唯贤的思维,已经像钉子般钉进新加坡人的脑袋。于是,无论谁来当总统、外交部长、国会议长,大家都心照不宣,向来听不到任何异议,也没人借机发挥,不正说明了这个思维的根深蒂固吗?然而现在却一脸严肃地说,某个种族的人选久不当总统会出问题哦。就连李总最近也在那个节目中强调:新加坡并没面对少数种族有某种诉求,占人口大多数的族群却不愿妥协的局面。——所以何事吹皱一池春水呢?

他说:“我推动这些(改变)并不是因为我感受到少数种族的压力,或者因为我们需要展示某种政治姿态,而是因为我认为这样做是正确的。没有人要求我这么做,但我认为这是一件我们该做的事,并以新加坡长远的发展作为现在就这么做的考量。”——这些话让长公主李玮玲听到的话,她就会说:I told you so! 行动党已经骄傲到做任何事都认为自己一贯正确,没有丝毫怀疑的。

就以最近法国尼斯海滩禁布基尼为例吧,虽然是打恐的后遗(穆斯林恐惧症),却以“自由”之名,禁密实的泳装,而倡导女人都该穿露肉多多的比基尼。这些花岗岩脑袋的人物,忘了比基尼是上世纪1962年的产物,至今也不过是短短的50年。而之前他们的祖先去海滩可能比穿布基尼还保守,即使是男人也不像今天那样穿条三角裤就敢下水的。不信的话,找来查理卓别林那时期的默片看看就知晓。以为自己一贯正确就会失去最基本的平常心。

李显龙说:“我想,经过25年,我们看到事态的发展,看到事情如何改变。2011年总统选举是场硬仗、非常激烈,我不认为在这样的选举中,少数种族会有同等的机会(当选)。我预料将来也有总统选举会同样激烈、同样紧张,那问题就会更为棘手。”——细究他的话外之音,其实他不是因为种族问题,而是有些后怕,担心前仆后继有人出来挑战行动党的权威性。 阅读更多 »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