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国志

有关新加坡政治、社会、文化的报道、分析与评论

Posts Tagged ‘政治正确

北京与李光耀交往历史补充

leave a comment »

新加坡文献馆    2019-11-9
http://www.sginsight.com/xjp/index.php?id=25285

刘晓鹏《爱屋及乌:北京与李光耀的友谊1954-1965》使用同名的英文稿重述,呈现格式与重点不尽相同。英文版是学术论文备有引用注解及参考目录。

论文资料来源有三,主要是中国外交部解密档案,其次是美国国家档案馆资料。这些新资料有利厘清一些新马华人政治的悬疑历史问题。由于注解仅提供论点依据而非资料简介,所以无法判断资料解读的正确性。能够泾渭分明那些文字是档案资料,那些文字是论述观点,会方便其他学者更灵活的引用论文资料。目录列出的新马政治历史参考资料之涵盖范畴表示了局限性,轻者妨碍有效解读资料,重者误判历史脉络。

有别于其他论文,因为不受到政治正确的约束,更大的探索空间使得评述有机会趋向历史真相。例如,引经据典的否定了中国共产党通过马来亚共产党影响新加坡的华人政治。

历史大图像是个别历史小板块拼凑成型,所以厘清个别历史小板块是书写大历史的先决条件。故此,从历史补充的层面阐述一些历史片段给力小历史板块的串联。

其一、从1954年至1965年时间点来看,是李光耀成立人民行动党至成为新加坡总理的时段。期间新加坡政体经历殖民地,自治邦,马来亚州政府,独立共和国的四个阶段。前三个阶段的外交权力是分别掌握在英国人与吉隆坡中央政府的手上。李光耀要等到1965年才掌握新加坡外交权力。也就是说,1965年之前的李光耀与北京关系并非国家层面的关系。

选择解密这一个时间段的历史,不知是否刻意设计还是纯属巧合。估计,这些信息有助厘清中国在时间段内的政治立场。如果说,中国确实从来没有涉足新马的华人政治,则不仅是履行了中国不干涉他国内政的承诺,更是替华校生洗脱了共产党的莫须有罪名。这一个双重政治目的的可能性是存在的。

1955年4月万隆会议,中国周恩来总理告诉东南亚华侨效忠与归属在地政府。意思是,华人政治是在地国的本土政治。换言之,中国不干涉东南亚华人政治。阅读全文»

政治正确与南大历史垃圾

with one comment

新加坡文献馆     2019-9-28
http://www.sginsight.com/xjp/index.php?id=24970

在林语堂事件上,校园建设与预算案争执是事实真相,办学理念职权分配等等则纯粹是虚构的南大历史。简言之,林语堂与南大执委之间从来没有发生过教学与校政的争议。这些争议纯属虚构并非南大历史的事实。

前朝历史后人撰写的惯例注定了政治正确历史有时效性的宿命。按这历史惯例,政治正确的南大历史必然会被时间所淘汰,终将沦为被人舍弃的南大历史垃圾。

学者选择政治正确立场论述南大历史是个人学问选择,应该得到学术自由的尊重。然而,由此而产生出污染南大历史的论说,却是违背了学问追求真相的基本原则。简言之,探索南大历史应该是追求南大历史真相,而非污染南大历史事实。

故此,有意撰写南大历史论文的年轻学者,对立论立场的选择确实是应该十分谨慎的再三考量。制造历史垃圾换取博士学位是会让后人非议耻笑的不明智选择。

当下的政治现实是官媒与学术主流的论述都严格遵守官方立场。因此,官方媒介出版的南大历史资料都是政治正确的历史资料。在这一个社会约束条件下,如何分辨真假南大历史成为年轻学者能力的试金石。

值得离题一提的是,李光耀改组新大政治系之前,大学出版的历史教科书与政治论述都是学术性著述具极高参考价值。但是,这批被认为政治不太正确的著述已经被历史尘封。历史上,李光耀以政治系无助经济发展为理由把政治系并入人文与社会科学系;本质上就是解散政治系。王赓武把南大政治系改组为政行系,及后来的南大并入新大正是同一思维模式。近日,国大规定政治学会领导必须由新加坡人担任,再次体现出了政治正确在新加坡政治生态环境的重要性。

这说明了,新加坡并非认真从事学术性研究南大历史的理想场所,而是制造南大历史垃圾的不二选择。前些年,一名政客指关闭南洋大学是华社的妥协和牺牲;明目张胆的杜撰国家历史,必然会被时间淘汰,所以是件典型的南大历史垃圾。阅读全文»

Written by xinguozhi

九月 28, 2019 at 5:36 下午

周崇庆是否应该道歉?

leave a comment »

李莫愁    2019-8-18

这个问题贫尼想了一个礼拜。作为一名艺人(演员?),只要不是什么伤天害理的演出,他配合剧本的需要来发挥,然后领取一份酬劳,有什么好道歉的?我想即使好莱坞也无法做到让原本的族裔来扮演剧本里的所有角色。

周崇庆之所以道歉,完全是为了政治正确,这使我想起许多大陆的大腕儿和一大批香港过气艺人,在大事件发生的时候,第一时间就赶紧站好队,积极表态,期盼不要秋后算账,说不定还有后谢哩。

政治正确在上世纪被提出的时候,多少是带有嘲讽的贬义词。然而,在中国大陆“和平崛起”之后,几乎是小人物求生的唯一出路。你看看近年来所谓“辱华”事件此起彼落,几乎所有的时尚名牌都得罪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大腕们代言品牌,眼看着白花花的铜钿入袋,又得眼巴巴“政治正确”地解约、退还“赃款”,否则会被主流凌迟致死。这主要是中国一路来有一套“汉奸”的概念,而别的国家倒不常见。如今新加坡也要来这一套吗?

莫愁倒想起鲁迅先生写的《阿Q正传》:

阿Q“先前阔”,见识高,而且“真能做”,本来几乎是一个“完人”了,但可惜他体质上还有一些缺点。最恼人的是在他头皮上,颇有几处不知于何时的癞疮疤。这虽然也在他身上,而看阿Q的意思,倒也似乎以为不足贵的,因为他讳说“癞”以及一切近于“赖”的音,后来推而广之,“光”也讳,“亮”也讳,再后来,连“灯”“烛”都讳了。一犯讳,不问有心与无心,阿Q便全疤通红的发起怒来,估量了对手,口讷的他便骂,气力小的他便打。

那天在《新国志》看到Ruby Thiagarajan(下文简称“鲁比”)的《“乌噜噜”和新加坡的种族主义》,也让贫尼思考了好半天。大家别误会,我绝对支持他和奈尔兄妹有发表异议的权力。其实挺好的,把自己的意见写出来跟大家交流,彼此文章见高下,才能让读者们来检讨:谁不对谁不错。

老实说,鲁比相当诚实记述了事情的经过:

朋友Faris Joraimi把截图发在Instagram,我因此才晓得有这么一个广告。我将他的截图转发在“推特”(Twitter)上,没想一下疯传。截至今日,已经有接近3,000个人转发了我的推文。这个广告伤人的力道,于此足见。/下来三天,我一直通过推特的通知功能留意后续情况。获得的是截然两样的反应:多数人对周“乌噜噜”的扮相表示愤怒,也有少数人留下“谁在乎这个”和“当下有人太敏感了”之类意见。……过去几天来,我持续被匿名的评论者称为“玻璃心”,说我应该克服觉得自己被伤害的感受。

阅读更多 »

单向历史叙事——形塑好公民的神话

leave a comment »

作者:马克•贝尔顿,苏海米•阿凡迪     译者:林沛     2018-5-15
怡和世纪季刊  第35期  2018年4月

(这是)荒谬的……如果学童对历史知识究竟如何形成,历史和证据之间存在什么关系,历史学家面对有争议或相互抵触的论点时如何作出取舍等都毫无概念,就硬说他们知道什么历史。只会忆述过去的事件,却丝毫不理解建构叙事所涉及困难或什么是评估叙事的标准,其实一点也不”历史”。不理解论述该具备什么才成其为历史叙事,这样的论述,和陈述传说、传播传奇、讲述神话或背诵诗歌并无二致,两者之间简直无从区分。1

前言

以上引述清楚指出,能忆述往事,不见得就是理解历史。理解历史,要求学生知晓历史学家如何建构对过去的认识,在从事历史论述过程中,对有争议的论点作出裁夺。新加坡学校的初中历史教育,强调学习“新加坡故事”是培育“好”公民不可或缺的功课。2历史课程凸显新加坡各个时期所面临的挑战,以及新加坡政府与领袖们如何应对这些挑战。在许多课堂上,“新加坡故事”是以唯一对新加坡过去作出客观与据实描述的面貌,来教给学生的。

这样设计初中历史教育课程,主要是为了帮助年轻人懂得铭感政府过去为应付挑战在艰难中作出决策,珍惜政府所制定出来的有效政策。伟大的领袖为应付挑战挺身而出,他们因发挥必要的领导作用受到歌颂,至于领袖们的决定或政策曾引发什么争议,这些决定或政策对特定人群有什么影响,则鲜少被提及。新加坡历史上的某些大事,譬如1950年玛丽亚事故(Maria Hertough Riots)或1964年种族暴动,常被援引作为新加坡必须有强势治理及强大社会凝聚力的告诫与经验教训。学校里教授的新加坡历史课程,于是被用来服务于公民教育的目的帮助年轻人学会如何对待政府,如何克尽公民的本分,什么特定的社会价值最重要,以及作为新加坡人意味着什么。

不幸的是,历史从来就不是什么顺理成章的事。学校里的历史教育,大多略去存在争议的环节(如冷藏行动,它只被简单提及),或轻描淡写其他课题(如内部安全法令的行使方式或社会主义阵线在新加坡历史中所扮演的角色)。它总是试图避开历史学家在解读新加坡的过去时,不免会面对的疑虑与争论。这种态度,无助于学生理解历史的本质,理解历史学家为进行叙事所下的功夫,理解历史经常是为不同目的服务的。在许多方面,学校里教的历史无非神话,没有多少历史含金量。“新加坡故事”是一个创基神话(foundation myth)——一个关于起源、卓越领袖、扭转颓势与克服挑战的故事——它的作用,在提供一个有助于团结国民的共享神话。3

学术的历史,说到底,和神话是不一样的。史学有不同学派,纂史的方法各有不同。无论如何,多数经验历史学家(empirical historians)认为,历史基本离不开学术规范(discipline)。它是赋予过去以意义的一个系统与严格的方法。历史学运用特定的手法(例如对史料进行批判性分析),围绕着关键概念(例如因果、变化与持续)来组织知识,讲究证据而且严格遵照标准。与此大相径庭的是,“新加坡故事”固然可视为对过去的一种论述,但较精准地说那是个“神话历史”(myth history),是出于巩固对国家绝对忠诚的需要而讲述的一个单向度的故事。

在本章中,我们将检视学校的历史课程,对这个故事是“建立在历史事实上”,不是“理想化的传说或建国神话,而是从新加坡角度出发的客观历史”这种说法(这是时任副总理的李显龙在1997年说的),4进行批判性的检验。学校里的历史,既然是为了铸造共同国民身分与培育好公民而设计的,它就必然要尽量减少学生发展自行诠释与个人观点的机会。把历史知识当成一个要求学生牢记的毫无歧义的故事,而不是一个活生生充满争议的课题,学生自然也就无从领会历史讲究学术规范的本质了。

单向叙事的神话,提供一个齐整、易于控制的关于过去的记述,却也剥夺了学生或老师对复杂往事进行推敲,及阐释事物的实践机会(这是生活在21世纪的必要技能)。其结果是,学生势必把历史视为国家宣传、不生动、烦闷且毫无实际价值的东西。

历史教育与公民身分

体味与理解历史,本身就是一件有意义的事。然而不仅如此,历史学习同时也培育能把时事放到历史语境下去理解,利用历史思维进行分析的知情公民(informed citizens)。分析并理解社会课题、现行政策与当代辩论,离不开历史观点,考虑事态形成的因素,掌握其历史根源与缘由,认识有关课题与特定决策在当时是如何发展及作出的。好的历史教育,可培养出具批判性思维,有能力援引历史作为判断依据的知情公民。

历史性地理解,意味着能够把历史知识与理据,运用在课题上或据以从事关于过去与当下课题的辩论中。它意味着能够实际运用历史思维,譬如用来分析与诠释一组信息来源(含媒体文档、政治漫画、影像记录、照片等)。历史性地理解,也包括对重大与重要事件、人物、课题作批判性的思考,从不同角度进行检验,对过去与当前课题及行动的前因后果作出全盘分析。简而言之,学生可以通过历史性的理解与思维,对他们生活中的许多事物作出合理判断。 阅读更多 »

政治正确颠覆历史正确说

leave a comment »

新加坡文献馆     2017-10-7
http://www.sginsight.com/xjp/index.php?id=19438

基于政治正确颠覆历史正确的认知规律来判断,正确的新加坡历史事实,正好是和官方与媒体之叙述情况,完全相反。因此,根据这一个反向思维原则,可以重新认识真实的新加坡国家历史。

当下的新加坡主流历史论述是由两段历史衔接而成。首先,从新加坡开埠直到二战前后是由英国人撰写的英国殖民地新加坡历史。之后,是由李光耀杜撰的新加坡故事给予延伸。李光耀有先见之明,也自知理亏,所以技巧性的偷龙转凤,把新加坡故事模糊的等同为新加坡历史。实质上,这一类观点都属于政治正确而叙事不正确的历史纪述。

Carl A Trocki (1990)《鸦片与帝国:殖民地新加坡之华人社会1800-1910》开宗明义的指出,英国人撰写的新加坡历史,对英国人贩卖鸦片的黑暗历史避而不谈。李光耀以共产党罪名清算政治竞争对手之际,自己却与马共密谋结盟合作。中国外交部的解密文档,亦揭露李光耀积极寻求中共给予政治支持。明显的,李光耀也是避而不谈自己的黑暗政治勾当。

就是在政治正确颠覆历史正确的大环境下,新加坡官方和媒体在不断的复制错误的历史论述。这类犯错例子不胜枚举。比如:2017年9月12日,新加坡驻美国大使驳斥《纽约时报》指责新加坡政府压制国人使用华人方言。大使米尔普里的反驳说:我国一直都允许播放方言节目。历史事实真相如何?根据李光耀回忆录 (1965-2000) 页177-178:新加坡也取消了电视台和电台所有的方言节目。

驻美国大使的这一篇驳斥,充满了对历史和社会人文的谬误。可以如此程度的扭曲国家历史,确实令人叹为观止。政府高官在国际媒体公然撒谎,不仅丢人现眼,更是严重的损害了全体新加坡国民的诚信和尊严。米尔普里把华人方言的消失归咎于祖父母都不想孙辈学习方言,如同在政策受害者的伤口上撒盐,是极不负责任的说法。祖孙之间不能沟通是华人文化断层的根本因素,因为家庭教育是方言族群文化薪火相传的最重要媒介。显然的,政府高官对华人社会在民族传统语文上的困境,一无所知。人文素质如此恶劣的官员,岂不贻笑大方?

其实,学术界有不少这一方面的研究著述可供参考,所以这一事实的真相不难厘清。阅读全文»

Written by xinguozhi

十月 11, 2017 at 11:49 上午

官字两个口

leave a comment »

李莫愁     2016-9-15
http://www.malaysia-chinese.net/cgi-bin/czread.pl?board=luntan&file=start&User=&Pass=&group=2&read=messages/2016/09/144710.html

上网搜索,有句谚语是这样的:“官字两个口,没有硬说有”——这就是州官和百姓的差别,他要说你是racist,没有硬说有;你要说他是racist,“煽动、藐视、诽谤”三棒就侍候了。

“官字两个口”有个前提,就是需要无耻文人办的传媒、研究机构和高等学府全力配合。

行动党是个致力于“政治正确”的政党,所以从掌权开始不久,就牢牢捉住传媒的咽喉,不让他们乱说乱动,采用中央控制的新闻联播制。此外,国民打从幼儿班上学读书,早课就是要背诵“信约”,独立50多年以来,从三岁到七十岁,谁不知道要“不分”(regardless of)种族、语言、宗教来做新加坡人。

说到“信约”,原来还有一段古,这是李光耀自己说的。他说在设计“信约”的当儿,当时是交给拉惹勒南去处理,而拉惹在想法上比较“激进”,希望在最短时间内就建立一个新加坡身份的“国族”。而李光耀却认为很难在短时间内达成,于是就在“信约”里加了regardless of的但书,让各族保持自己的民族文化认同。到了八十年代,当政府“消灭”了华人的方言,让“三大语言”源流的学校也渐渐名存实亡,各族的“母语”都贬为“第二语文”,英语/英文出柜成为“工作语文”的时候,单语舒适的内阁开始有人认同拉惹勒南的想法,认为新加坡在最短时间内已经建立一个“国族”,于是“国庆例牌歌曲”就有了《One people, One nation, One Singapore》。

让莫愁再扯点题外,“政治正确”这种东西占据主流,一般人很难与之对抗;顺流则阻力较少,如鱼得水。反之,逆流则困难重重,需要据理力争,当然更需要道德勇气。所以说,这有点儿像孔老夫子所说“德之贼也”的乡愿,孟子为之诠释:“言不顾行,行不顾言,……阉然媚于世也者,是乡愿也”。

而教育部见习部长王乙康日前的发言,令贫尼皮皮挫,他说“国人未做好只以新加坡人自居的准备”——有影无?这和行动党一路来说我们多种族和谐、我们多任人唯贤,国会里能选出七十多个行动党的各族精英大相径庭,简直是一个天和一个地。为什么要这么说……为什么行动党要指责人民是racist(种族歧视)呢?唯一的解释就是看他们的需要,因为官字两个口。 阅读更多 »

政治正确规范马共历史叙述

leave a comment »

新加坡文献馆     2016-8-6
http://www.sginsight.com/xjp/index.php?id=16937

政治正确概念下塑造出来的马共非法论和与马共切割论,其共同目的都是要拿马共威胁论来说事。马共威胁论是内部安全法令的元神。当权者一旦丢失了马共威胁论,也就丧失了使用内部安全法令的权力。唇亡齿寒,可见,马共非法论确实是有其非同寻常的政治使命,绝对不能等闲视之。

在野的李光耀一度极力维护新闻与言论自由,严厉批评主流媒体偏袒英国殖民政府,拒绝报导民间社会大众的反对声音。曾几何时,1959年,李光耀当上总理之后,时任文化部长的拉惹勒南,清楚规范了新加坡的新闻与言论自由:报章必须为政府的言论与政策服务。

在媒体必须为当权者服务的政策指导思维下,李光耀的反共反华政治立场,成为规范社会舆论的准绳。于是,共产党非法论成为政治正确的历史观。

强调共产党非法论的政治结果是大幅度的局限,甚至于,扭曲,探讨马共历史实情的论述。无论是学术性之马共议题的研究,或者是,以马共为题材的小说,尤其是标榜写实主义的小说。

理所当然,在规定了只能从马共非法的负面角度,也就是说,局部性,片面性,去看待与处理相关历史问题,那就无法,更不可能,客观性,全面性,的去探讨新加坡历史事件的实际情况。毕竟,历史是以一个社群整体的历史回忆为基础,而不是凭借一个人的任意主观杜撰。

因此,政治正确的社会成本是:政治正确的偏见,妨碍对历史事实的客观了解。

政治正确否定历史正确的事实,造就了一个异常的社会现象。那就是,属于政治正确范畴的立论,都不可能是历史正确的著述,相反的,唯有政治不正确的著述,才具有反映社会现实,追究历史真相的可能性。阅读全文»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