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国志

有关新加坡政治、社会、文化的报道、分析与评论

Posts Tagged ‘政策议题

那年花开月正圆

with 3 comments

殷素素    2017-10-8

陈清木说,这个“咨询总检察署”的说法既然由总理提出的,就不该由律政部长来回答。目前的闪躲策略,大概内阁和二丑们都一样,都当没事发生,大家闷声大发财,留待时间沉淀,你又奈我何?在野党议员质疑政府诚信,原来也可以大事化小、小事化了,这么神奇。

【那】人为了2017年的民选总统大费周章,竟来修宪!总理公署委任九人宪法委员会,从制定民选总统资格标准、总统顾问理事会职权,以及确保少数种族有机会定期获选为总统这三方面做出调整,结果弄出了个空前绝后的保留制选举。目的就是为了让身为“华人”的陈清木,连选都没得选。老实说,选个权力都被架空的所谓“民选总统”照说是小菜一碟,退一百步说,要是真的让陈医生选上了,难道整个内阁斗不过一个小总统?加上行动党占国会绝大多数,要弹劾或者罢免不过是弹指间事。从另一方面讲,陈清木以前是他们“家己人”,有可能选前一个样,选后又是另一个样呢?怕什么小……

【年】中以后,哈莉玛的族裔牵扯出问题,父亲原来是个印族穆斯林。可是今天我们才知道原来她是不是马来人,也是个政治决定,要遵循“教父原则”——老大说了算。果不其然,9月13如期中选,民间开始流行一段顺口溜:

华族选民不高兴,因为陈清木没得选。

马来选民不高兴,因为为他们选出一个印度总统。

印族选民不高兴,因为把他们的人叫做马来总统。

全民不高兴,因为9月23没放假。

【花】了22万,哈莉玛什么都没做就当选了。她所定制总值19万8000多元的竞选宣传材料,包括1万多张海报、200个布条、以及T恤、徽章和雨伞,最后还需花1800元把这些东西烧掉。当然你可以说:这是无法避免的。然而就民主程序来说,这些钱就花得不值得。民主程序有得到贯彻吗?民众的抉择政府有尊重吗?

【开】罪了所有选民,所为何事?当然就是为了私利。最好笑的是,这个“九人宪法委员会”也够好玩的,竟定出一个五届没人当选就保留给那个种族的游戏规则,Why!? 根据素素的妇人之见,大概这“九人宪法委员会”也要做好人,让2017年的总统选举不会是个“种族选举”年,六年后那已是别人家的事了(就像建议部长加薪,总理总是避嫌,自个不加薪N年)。可惜那人已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哪有功夫等五届?于是就动用自己的公权力。把四届硬拗成像五届;那!就是那人不够聪明的地方,因为“九人”报告书必须得到总理公署的接纳,工作才算完成。只要继续不接纳,直到他们悟出其中的真谛(就像当年吕德耀前后两次不接纳公共交通理事会的建议,让他们回去再议,因为两次都没提到加车资),他们自然就会把五届改成四届,让他们做不了君子。到时就两手干净,不会授人以柄了。 阅读更多 »

Advertisement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