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国志

有关新加坡政治、社会、文化的报道、分析与评论

Posts Tagged ‘文化认同

文化创意产业在新加坡

with one comment

怡和世纪    2017-12-25
怡和世纪 2017年10月–2018年1月号 总第33期

引言

早在上世纪90年代末,新加坡各政府部门从创意经济角度出发,就已经接受了文化创意产业的概念。基于“要让文化带动资本创建‘亚洲门户’”的城市发展策略,政府于2000年宣布了一个为期15年的文艺复兴计划。在此计划带动下,新加坡文化艺术领域的生态开始发生变化。2002年成立了泰勒版画研究院,2006年新加坡博物馆重新开放,同年由新加坡艺术理事会与新加坡国家文物局主办的双年展诞生,2010年新加坡自由港开放,2011年第一届“艺术登陆新加坡”成功举办,2012年吉门营房当代艺术区建成,2015年花了10年时间筹建的新加坡国家美术馆落成等等。

第一个15年计划期满后,人们久等不见第二个计划出炉。2016年1月政府成立了未来经济委员会,今年2月委员会发表了它的报告书,篇幅长达108面的报告书居然对人文与艺术的推动毫无着墨。或许有人要问,难道我们在文化艺术的漫漫长路上已失去了继续前进的毅力与耐心?

新加坡华族文化中心2017年5月19日开幕时,19位活跃于本地文化创意产业领域的创意人,呈献了以“新‧创艺”(Creativity in Pulses)为主题的华族文化展览。与此同时,报业控股华文媒体集团也宣布与中心联合推出“早报文创空间”,定期在中心与大家见面,以“探索本地文创话题,营造文创氛围,建立文创产业”。一切有关文化创意的活动随即再成了媒体的热点新闻。

借助华族文化中心开幕时拍出的节奏,《怡和世纪》本期以“文化创意产业在新加坡”为专题,通过各方人士的相互交流,尝试探讨新加坡文创事业的现状与前景,特别是民间力量在推动文创方面所能做的贡献。

以下为今年7月23日《怡和世纪》在怡和轩主催的一个沙龙的实录:

《怡和世纪》沙龙

主持:陈迎竹
出席者:林仁余、李楚琳、刘夏宗、林清如、陆锦坤、林少彬、南治国、谢声群、林沛、郑钧如
记录:邹文学

陈迎竹:按照大家同意的提纲,我们今天谈何谓文化创意产业、新加坡文创产业现状、面对的局限与不足、民间力量能如何推动文创等等。先请仁余谈谈何谓文创产业?为什么文创产业越来越成为现在许多国家发展经济的重点?

文创基本上是国家主导的经济手段

林仁余:我们讨论的文化创产业,也有人讲成创意产业,那是Creative Industry 或者Cultural Creative Industry 的翻译,这个名词最早可能是英国政府在1989年提出,希望以文化产品来创造财富,不过,在英国使用“文化”这个字眼是敏感的,会被人认为政府要操纵文化,于是提出创意产业这说法。提出这概念,是因为看到美国在文化产业方面创造了巨大财富。那之前有所谓无烟囱工业,进入新时代,当政者要寻找新的经济引擎。以美国为例,有好莱坞、迪斯尼、流行音乐、博物馆、快餐文化等,英国政府也提出,文化活动应该成为一种产品,让它产生经济效益。他们建议从三方面去拓展:一是教育培训,二是扶持个人创意,三是提倡创意生活。

1990年代末,本地也加入提倡艺术教育。当时我还在报馆工作,访问艺术理事会请来的一名英国艺术教育专家,他们主张艺术教育应该包含在创意产业里,而且是重要的组成部分。所谓创意行业,包括广告、古董及艺术品拍卖、工艺、服装设计、平面设计、广告设计、影视、广播,甚至包括电脑软件服务、音乐表演、出版等,这些都包括在创意产业里。

新加坡经济发展局在九十年代也努力要推动创意产业,最先是推动电影工业,接下来是动漫产业。所以,文化创意产业的概念一直在影响着我们。以上是简单介绍一下文创,作为大家讨论的背景。

现在很多地方都在谈论创意产业,日本动漫和韩国的影视都显示了文化产品的力量。 阅读更多 »

Advertisements

新加坡有什么文化传统?——从拟签非遗公约谈起

with 9 comments

黄子明(新加坡自由撰稿人)     2017-11-28
https://www.malaysiakini.com/columns/403562

要是以新加坡一般华人现代的文化认同为取向,推崇地方戏曲,或许还不如在学校里教唱“新谣”和华语音乐剧来得踏实?通俗的文化是不断糅合而演变的,近来象野米剧团的剧作家Alfian Sa’at将《西游记》、《白蛇传》之类的民间故事题材改编成英语喜剧或音乐剧上演,都深受观众欢迎。

什么是新加坡文化?若要用打趣的口吻来说,有些人会回答:怕输、怕死。

什么意思呢?读书的,怕成绩不好以后找不到工作。工作的,怕网上随便发表意见,可能职位都不保。有家庭的,怕职位不保就供不了房子,又怕孩子小学毕业 PSLE分数不够高,上不了名校读书。生命就是这么战战兢兢地周而复始。其余什么知书达理,陶冶性情之类的话,恐怕就比较不合时宜了。

现今的社会,所谓“文化”,往往不再是价值观的问题,而是一种产业的概念。就此而言,新加坡是科技发达、瞬息万变的大都会,剧院、博物馆等文化设施比很多地方都来得好,政府给予艺术团体的资助也不少。

但一个国家在政治与经济方面经过半个世纪的独立发展,是否自然而然就能形成独特的“文化品牌”呢?这种品牌又应该以东方传统,还是以西方现代的标准来衡量呢?

非遗可分五大范畴

新加坡文化部长傅海燕最近宣布,政府正考虑签署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保护非物质文化遗产公约》,目前仍处于研究的阶段,拟和社群、专家等合作,设立“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资料库”,范围包括祭奠仪式、习俗、歌曲、食物等。这是否将是一般民众采取积极行动,维护传统母语文化的大好机会呢?

根据2003年制定的公约,能够实行保护措施的非遗可属五大范畴,即(1)口头传统与相关表现方式及语言;(2)表演艺术;(3)社会实践、仪式、节庆活动;(4)有关自然界及宇宙的知识和实践;(5)传统手工艺。

就中国的情况,最早列入代表名录的有古琴和昆曲等传统艺术,后来也包括了书法、篆刻、剪纸,还有针灸、珠算、帆船制造的技术、妈祖的信仰习俗、二十四节气等等。印度方面,有梵文的诵经和戏剧,还有各种民间舞蹈,印尼则有Batik蜡染艺术、Keris短剑等。

列入非遗,并不等于其属于国家所有,只是显示国家重视文化保护,同时也向外界展示自身文化的一些符号,借此促进文化交流。目前马来西亚比较尴尬的情况是,Mak Yong一早就被列入名录,但这种马来戏曲在其发源地吉兰丹却至今仍被禁。 阅读更多 »

从“口音”谈种族歧视 (3)

with 3 comments

英国琐记      2017-5-31
https://yingguosuoji.com/2017/05/31/从“口音”谈种族歧视 (3)/

这两天我分享了新加坡网路的一场争辩,写下了从《“口音”谈种族歧视 (1)》和从《“口音”谈种族歧视 (2) 》

新加坡印度裔演员 Shrey Bhargava 写了一篇文字,反映了作为一名少数民族的演员的无奈,激起了社会对少数民族定型、文化认同、种族歧视之间的各种思考。

这是一场有关“种族歧视”的争辩,细心观察网民的各种言论,看到了不同的观点,价值鸿沟无法跨越。

很可惜的是,不少网民是这样思考问题的:

1 - 演员(梁智强的新戏《新兵正传 4》Ah Boys to Men 4)的职责是敬业乐业,把角色演好就好了,使用夸张的印度口音根本不是刁难你,那是演员应有的本分。(何须想得那么复杂,产生那么多问题?你只是个无名小卒。既然意见那么多,那么干脆自制去拍自己的电影好了。)人家也没有逼你去演戏,是你自己要去演的,干嘛抱怨?当初你为什么不在现场抱怨,而是后来才写文章抱怨,你没出息!(哈哈哈!X&*@%¥YZ…)

2 - 这部戏是喜剧,嬉笑人生,根本不必介意。喜剧里的定型是常见的,对华人也有典型的、刻板的刻画,因此,不能认为饰演夸张的角色就代表种族歧视。

3 - 你在博出位,博宣传。你们印度人就这副德性。(哈哈哈!X&*@%¥YZ…)

4 - 难道,我们已经失去了自嘲的能力?我们是否过度敏感?

5 - 你 (Shrey Bhargava) 几年前也曾经在公开搞笑节目中,嘲弄阿拉伯人,用夸张的口音来表演。你言行不一致,表里不一,当初你就是在歧视他人,现在你却抱怨别人歧视你这个印度人,那么,你分明就是一名伪善者。(哈哈哈!X&*@%¥YZ…) 阅读更多 »

Written by xinguozhi

六月 19, 2017 at 4:33 下午

《经济腾飞路—李光耀回忆录》解读——李光耀有步骤绞杀民族教育

leave a comment »

伍依     2016-12-26

李光耀独尊英文,是其被殖民化的思想观念和土生华人的文化传统决定的,有着深厚的文化观念根源,是由其对华校生根深蒂固的敌视和偏见决定的。由于历史和文化的偏见,李光耀无法正确地认识和对待民族教育,他无法理解作为民族传统的继承者的文化存在和发展的历史必然性。

李光耀从祖上一家大小都接受英国殖民主义奴化教育,靠着英文英语吃饭,整个家庭没有中华人文修养,没有什么国家民族观念。日本人来了,“我在国泰大厦报道部当电讯编辑期间(1943―1944年),常得向东京皇宫的方向鞠躬”,“恨不得英国人快点回来”。民族自尊已被奴化教育驯化得荡然无存,这就难怪李光耀对民族教育天生就感到厌恶。“华文课依然叫人头痛。我在家跟父母讲英语,……学校所教的华文对我来说陌生得很,跟我的生活沾不上边。老师所讲的大部分我听了摸不着头脑。……两三个月后,我再恳求母亲让我转英校,这回外祖母答应了。”(《风雨独立路——李光耀回忆录》)

推行英文之上政策

李光耀说:“我们本要在1965年就推行以英文为工作语言的全国教育政策,但是50年代的华校中学生暴乱给我们留下难以磨灭的印象,所以我们迟至1978年才这么做。”“反对以英语作为全民共同语言的声浪持久不息。具有讽刺意味的是,我自己跟他们一样热切渴望保存华文教育的精髓……然而问题的症结是,在这个多元种族、多元语言的社会里,英语是唯一能让大家接受的中立语,并能让新加坡立足于国际社会。”李光耀说的与事实不符。

李光耀把华校中学生为反对英国殖民政府强制的国民服役运动说成是“华校中学生暴乱”,意思很明确:敌视华校生。搞笑的是,当时李光耀却是“华校中学生暴乱”的辩护律师!

2008年8月8日新加坡文献馆刊登周文龙的《英语剧场的华语式悲情?——从新加坡戏剧节谈起》)一文指出:

“或许可以考虑60年代林清祥(著名左派运动领袖)所提倡的‘以马来语为工作语’的想法。”

马来西亚诗人Usman Awang说:“林清祥对马来人和马来社会的贡献却很大,而且很重要。林清祥和他那些在新加坡受华文教育的同道,通过一条议决案,使马来语成为共同语、国语和媒介语。”(《林清祥与他的时代——历史长空的一颗明星》)

从林清祥提出马来语为共同语和国语后,各民族都欣然接受,新加坡人民掀起了学习马来语文的热潮,当时的公务员也被强制学习马来语文,并须考试及格。“英语是唯一能让大家接受的中立语”只是瞎子拉琴瞎扯。

现在看来,宪法规定马来语文为国语,只是刘备摔阿斗,安抚马来民族而已。可怜的马来语文,目前沦落到唱国歌的时候才能听到“Majulah”和在军队中听到马来口令,华语、淡米尔语都靠边站,“平等对待各民族语文”信誓旦旦的承诺只能随风四处飘,对着月亮攀谈说空话。

在民族教育问题上,“可不让林清祥占尽便宜”,“林清祥还是有办法打破条规,违反主席的意愿。他提出了一份备忘录,不仅要求华校和英校具有同等地位,而且要求政府拨款兴建华校,实行六年小学免费教育,承认学生有权成立自治会(也就是每一所中学都设立激进的新加坡华文中学生联合会的分会)。他同意有必要修改学校教科书,以反映马来亚的背景——这是马共的正式政策,目的在于讨好马来亚的马来人,因为马来人占了马来亚人口总数的一半左右,如果得不到他们的支持,反对英国的殖民主义者的斗争恐怕无法取胜。……维护华族语言文化的沙文主义者占了上风。”李光耀还真会编造,当时李光耀不是和共产党,和林清祥领导的左翼力量,和华校生共同进行“反对英国的殖民主义者的斗争”吗?不是在团结三大民族吗?不是想取得反殖斗争的胜利吗?

“华族商人、宗乡会馆的领导人和中华总商会的巨头都希望立法议院里能有他们的民选代表,能够用流利的华语,而不是用不通顺的英语替华人讲话,……我们早在1954年11月人民行动党正式成立以前,便支持过他们的建议。如今,中华总商会又一次提议把华语列为官方语言之—。”

其实李光耀的内心是反对将华语列为官方语言之—的。他说:“然而在一个多元种族、多种语言的社会里,有一个不可避免的问题,就是如何组织能够发挥功能的立法议院和政府,又不至于沦为混乱吵杂的空想计划。世界上,每一个存在已久的社区都有一种主要的语言,凡是移居这个社区的人都得学习这种语言;如果是到美国或加拿大,就得学英语,到魁北克则须学法语。” 阅读更多 »

官字两个口

leave a comment »

李莫愁     2016-9-15
http://www.malaysia-chinese.net/cgi-bin/czread.pl?board=luntan&file=start&User=&Pass=&group=2&read=messages/2016/09/144710.html

上网搜索,有句谚语是这样的:“官字两个口,没有硬说有”——这就是州官和百姓的差别,他要说你是racist,没有硬说有;你要说他是racist,“煽动、藐视、诽谤”三棒就侍候了。

“官字两个口”有个前提,就是需要无耻文人办的传媒、研究机构和高等学府全力配合。

行动党是个致力于“政治正确”的政党,所以从掌权开始不久,就牢牢捉住传媒的咽喉,不让他们乱说乱动,采用中央控制的新闻联播制。此外,国民打从幼儿班上学读书,早课就是要背诵“信约”,独立50多年以来,从三岁到七十岁,谁不知道要“不分”(regardless of)种族、语言、宗教来做新加坡人。

说到“信约”,原来还有一段古,这是李光耀自己说的。他说在设计“信约”的当儿,当时是交给拉惹勒南去处理,而拉惹在想法上比较“激进”,希望在最短时间内就建立一个新加坡身份的“国族”。而李光耀却认为很难在短时间内达成,于是就在“信约”里加了regardless of的但书,让各族保持自己的民族文化认同。到了八十年代,当政府“消灭”了华人的方言,让“三大语言”源流的学校也渐渐名存实亡,各族的“母语”都贬为“第二语文”,英语/英文出柜成为“工作语文”的时候,单语舒适的内阁开始有人认同拉惹勒南的想法,认为新加坡在最短时间内已经建立一个“国族”,于是“国庆例牌歌曲”就有了《One people, One nation, One Singapore》。

让莫愁再扯点题外,“政治正确”这种东西占据主流,一般人很难与之对抗;顺流则阻力较少,如鱼得水。反之,逆流则困难重重,需要据理力争,当然更需要道德勇气。所以说,这有点儿像孔老夫子所说“德之贼也”的乡愿,孟子为之诠释:“言不顾行,行不顾言,……阉然媚于世也者,是乡愿也”。

而教育部见习部长王乙康日前的发言,令贫尼皮皮挫,他说“国人未做好只以新加坡人自居的准备”——有影无?这和行动党一路来说我们多种族和谐、我们多任人唯贤,国会里能选出七十多个行动党的各族精英大相径庭,简直是一个天和一个地。为什么要这么说……为什么行动党要指责人民是racist(种族歧视)呢?唯一的解释就是看他们的需要,因为官字两个口。 阅读更多 »

母语与文化

leave a comment »

许振义    2016-5-29
http://www.zaobao.com.sg/forum/opinion/story20160529-622682

不必担心儿童会因为接触不同文化而感到混淆。相反地,他们懂得分辨不同文化,并且从中获得乐趣。身为父母,应该让孩子多接触不同文化,更应该让孩子熟悉母族文化,让他们认同于母族的文化身份。

前两天在车上,女儿听到电台里传来一曲幽怨的小提琴声,冒出了一句:“这是‘小姐’的歌。”

播的是《梁祝》小提琴协奏曲。我一想,没错。小家伙很喜欢中国戏曲中书香门第的小姐,而《梁祝》的中华风格勾起了她的记忆,让她联想到了戏台上这些千姿百态的小姐。她不懂得“歌”和“曲”的分别,脱口而出“这是‘小姐’的歌”,意思大概就是“这是中国乐曲”。

这并不偶然。

早在女儿出生之前,我就一直彷徨,将来跟她说话,是爸妈分头说英语、华语好呢?还是都说英语好呢?还是都说华语好呢?

朋友纷纷支招,意见纷纭,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后来我还是听从了“全华语”派,原因很简单——我国社会主要是英语环境,不怕孩子英语不好,反倒要担心华语不行。

女儿现在三岁半了。她七个月大时我们就把她送到托儿所,后来在那里接着上幼稚园。园里老师有华人,有马来人,以中英双语进行教育。我们在家跟她主要说华语,读故事书和看电影时就根据原文,原文是英语我们就用英语。这么三年多下来,逐渐地出现几个现象。

首先,她的母语是汉语,毋庸置疑。作出这个鉴定的依据并不是她先天的种族身份,而是她后天的文化身份。她从小就在一个以华语沟通,以华语思考,以中文写作,大范围、长时间接触中华文化的家庭成长。这就解释了为何她一听到《梁祝》音乐,就自然而然想起戏曲中的小姐。很显然,她对这两个文化符号进行解析,发现其中的相通之处,并把它们连接起来。

英语对她来说肯定是第二语言。如果有选择,她会选择用华语对话而非英语。但是,与我的英语相比,相信她成年之后要强一些。原因很简单,生活的社会环境和语言环境不一样。我小时候应该是七岁上小学才开始学英语,而她从托儿所开始就用英语和老师、同学对话,还算流利。

但是,我对她的英语还是不很放心,主要是因为她受到新加坡式英语严重污染。我指的不是她的口音,有口音很正常,连美式英语、英式英语都有不同口音,不足为患。在我工作中,经常接触各色人等,中国人、日本人、马来人、印度人、越南人,什么人都有口音,但是,只要我英语足够好,就不难从不同口音中听出个究竟。如果自己英语不够好,听力不行,再要去译解带有口音的英语,当然很吃力了。阅读全文»

Written by xinguozhi

五月 29, 2016 at 3:39 下午

李光耀成功秘笈:只可非共非殖,绝不反共反殖

leave a comment »

郑赤琰    2015-3-26
http://www.master-insight.com/content/article/3658

在整个非共、非殖、非种族三大政治工程打拼的过程中,李的“狮胆狐心”的政治作为展现得淋漓尽致。 (亚新社图片)

记得我进入南洋大学的第一年,我所就读的政治学系的政治学会请来李光耀演讲,他刚好当上新加坡自治政府的总理,学生要他讲从政的心得。他在演讲中讲了一件事,叫我历经55年仍牢记于心……

马基雅维理的《君王》

他说:当我在政治上碰到棘手的困扰而在床上辗转难眠时,我便会在枕头下拿出一本书来看,很快便感到心安理得而入睡了。说罢,他要念政治学的学生一定要熟读马基雅维理(Machiavelli)的《君王》(The Prince)。接着他还说到这本书叫“君王”要有狮子般的威猛,同时也要有狐狸般的狡猾。后来到外国去深造政治学,才知道这本书早就在西方参政者崇奉为圭臬,研究这本书的著作可说是汗牛充栋。后来观察李光耀这一生的从政,确也是狮子与狐狸的写照。

打从他从英国学成回来参政的1950年代中开始,新加坡早已陷于政局一片动荡,战后不久首先发生了一件荷兰女孩战时与父母离散而被其马来保姆养大成人,而结了婚。被生母找到后,坚持要与养母厮守,生母通过法庭要回女儿,官判养母败诉,社会轰动,即时引爆马来群众同情养母养女,聚众抗议之余还爆发暴动。

这之前的1948年马共武装斗争,这年也把马来联盟计划(Malayan Union Scheme)改变,原先要将新加坡列入合并马来亚的计划改为另行独立建国,马共与左派政党都反对,为争取民族自决而在1946年成立的马来民族联盟组织(简称UMNO,巫统)也坚持不接纳新加坡,怕一旦马来亚联合邦接受了新加坡后华人人口会在联合邦超越巫人,独立建国后实行一人一票选举国会,对巫人不 利。反之,以华人为主的政党则怕自行独立会被孤立。一时之间,英国还未撤走,种族政见歧异已发生连串冲突,加上马共在森林打游击,其部队九成为华人,英国又全力增军打击马共,同时也鼓励华人组织了以商界为主流的政党马华公会。 阅读更多 »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