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国志

有关新加坡政治、社会、文化的报道、分析与评论

Posts Tagged ‘文化认同

从“口音”谈种族歧视 (3)

with 3 comments

英国琐记      2017-5-31
https://yingguosuoji.com/2017/05/31/从“口音”谈种族歧视 (3)/

这两天我分享了新加坡网路的一场争辩,写下了从《“口音”谈种族歧视 (1)》和从《“口音”谈种族歧视 (2) 》

新加坡印度裔演员 Shrey Bhargava 写了一篇文字,反映了作为一名少数民族的演员的无奈,激起了社会对少数民族定型、文化认同、种族歧视之间的各种思考。

这是一场有关“种族歧视”的争辩,细心观察网民的各种言论,看到了不同的观点,价值鸿沟无法跨越。

很可惜的是,不少网民是这样思考问题的:

1 - 演员(梁智强的新戏《新兵正传 4》Ah Boys to Men 4)的职责是敬业乐业,把角色演好就好了,使用夸张的印度口音根本不是刁难你,那是演员应有的本分。(何须想得那么复杂,产生那么多问题?你只是个无名小卒。既然意见那么多,那么干脆自制去拍自己的电影好了。)人家也没有逼你去演戏,是你自己要去演的,干嘛抱怨?当初你为什么不在现场抱怨,而是后来才写文章抱怨,你没出息!(哈哈哈!X&*@%¥YZ…)

2 - 这部戏是喜剧,嬉笑人生,根本不必介意。喜剧里的定型是常见的,对华人也有典型的、刻板的刻画,因此,不能认为饰演夸张的角色就代表种族歧视。

3 - 你在博出位,博宣传。你们印度人就这副德性。(哈哈哈!X&*@%¥YZ…)

4 - 难道,我们已经失去了自嘲的能力?我们是否过度敏感?

5 - 你 (Shrey Bhargava) 几年前也曾经在公开搞笑节目中,嘲弄阿拉伯人,用夸张的口音来表演。你言行不一致,表里不一,当初你就是在歧视他人,现在你却抱怨别人歧视你这个印度人,那么,你分明就是一名伪善者。(哈哈哈!X&*@%¥YZ…) 阅读更多 »

Written by xinguozhi

六月 19, 2017 at 4:33 下午

《经济腾飞路—李光耀回忆录》解读——李光耀有步骤绞杀民族教育

leave a comment »

伍依     2016-12-26

李光耀独尊英文,是其被殖民化的思想观念和土生华人的文化传统决定的,有着深厚的文化观念根源,是由其对华校生根深蒂固的敌视和偏见决定的。由于历史和文化的偏见,李光耀无法正确地认识和对待民族教育,他无法理解作为民族传统的继承者的文化存在和发展的历史必然性。

李光耀从祖上一家大小都接受英国殖民主义奴化教育,靠着英文英语吃饭,整个家庭没有中华人文修养,没有什么国家民族观念。日本人来了,“我在国泰大厦报道部当电讯编辑期间(1943―1944年),常得向东京皇宫的方向鞠躬”,“恨不得英国人快点回来”。民族自尊已被奴化教育驯化得荡然无存,这就难怪李光耀对民族教育天生就感到厌恶。“华文课依然叫人头痛。我在家跟父母讲英语,……学校所教的华文对我来说陌生得很,跟我的生活沾不上边。老师所讲的大部分我听了摸不着头脑。……两三个月后,我再恳求母亲让我转英校,这回外祖母答应了。”(《风雨独立路——李光耀回忆录》)

推行英文之上政策

李光耀说:“我们本要在1965年就推行以英文为工作语言的全国教育政策,但是50年代的华校中学生暴乱给我们留下难以磨灭的印象,所以我们迟至1978年才这么做。”“反对以英语作为全民共同语言的声浪持久不息。具有讽刺意味的是,我自己跟他们一样热切渴望保存华文教育的精髓……然而问题的症结是,在这个多元种族、多元语言的社会里,英语是唯一能让大家接受的中立语,并能让新加坡立足于国际社会。”李光耀说的与事实不符。

李光耀把华校中学生为反对英国殖民政府强制的国民服役运动说成是“华校中学生暴乱”,意思很明确:敌视华校生。搞笑的是,当时李光耀却是“华校中学生暴乱”的辩护律师!

2008年8月8日新加坡文献馆刊登周文龙的《英语剧场的华语式悲情?——从新加坡戏剧节谈起》)一文指出:

“或许可以考虑60年代林清祥(著名左派运动领袖)所提倡的‘以马来语为工作语’的想法。”

马来西亚诗人Usman Awang说:“林清祥对马来人和马来社会的贡献却很大,而且很重要。林清祥和他那些在新加坡受华文教育的同道,通过一条议决案,使马来语成为共同语、国语和媒介语。”(《林清祥与他的时代——历史长空的一颗明星》)

从林清祥提出马来语为共同语和国语后,各民族都欣然接受,新加坡人民掀起了学习马来语文的热潮,当时的公务员也被强制学习马来语文,并须考试及格。“英语是唯一能让大家接受的中立语”只是瞎子拉琴瞎扯。

现在看来,宪法规定马来语文为国语,只是刘备摔阿斗,安抚马来民族而已。可怜的马来语文,目前沦落到唱国歌的时候才能听到“Majulah”和在军队中听到马来口令,华语、淡米尔语都靠边站,“平等对待各民族语文”信誓旦旦的承诺只能随风四处飘,对着月亮攀谈说空话。

在民族教育问题上,“可不让林清祥占尽便宜”,“林清祥还是有办法打破条规,违反主席的意愿。他提出了一份备忘录,不仅要求华校和英校具有同等地位,而且要求政府拨款兴建华校,实行六年小学免费教育,承认学生有权成立自治会(也就是每一所中学都设立激进的新加坡华文中学生联合会的分会)。他同意有必要修改学校教科书,以反映马来亚的背景——这是马共的正式政策,目的在于讨好马来亚的马来人,因为马来人占了马来亚人口总数的一半左右,如果得不到他们的支持,反对英国的殖民主义者的斗争恐怕无法取胜。……维护华族语言文化的沙文主义者占了上风。”李光耀还真会编造,当时李光耀不是和共产党,和林清祥领导的左翼力量,和华校生共同进行“反对英国的殖民主义者的斗争”吗?不是在团结三大民族吗?不是想取得反殖斗争的胜利吗?

“华族商人、宗乡会馆的领导人和中华总商会的巨头都希望立法议院里能有他们的民选代表,能够用流利的华语,而不是用不通顺的英语替华人讲话,……我们早在1954年11月人民行动党正式成立以前,便支持过他们的建议。如今,中华总商会又一次提议把华语列为官方语言之—。”

其实李光耀的内心是反对将华语列为官方语言之—的。他说:“然而在一个多元种族、多种语言的社会里,有一个不可避免的问题,就是如何组织能够发挥功能的立法议院和政府,又不至于沦为混乱吵杂的空想计划。世界上,每一个存在已久的社区都有一种主要的语言,凡是移居这个社区的人都得学习这种语言;如果是到美国或加拿大,就得学英语,到魁北克则须学法语。” 阅读更多 »

官字两个口

leave a comment »

李莫愁     2016-9-15
http://www.malaysia-chinese.net/cgi-bin/czread.pl?board=luntan&file=start&User=&Pass=&group=2&read=messages/2016/09/144710.html

上网搜索,有句谚语是这样的:“官字两个口,没有硬说有”——这就是州官和百姓的差别,他要说你是racist,没有硬说有;你要说他是racist,“煽动、藐视、诽谤”三棒就侍候了。

“官字两个口”有个前提,就是需要无耻文人办的传媒、研究机构和高等学府全力配合。

行动党是个致力于“政治正确”的政党,所以从掌权开始不久,就牢牢捉住传媒的咽喉,不让他们乱说乱动,采用中央控制的新闻联播制。此外,国民打从幼儿班上学读书,早课就是要背诵“信约”,独立50多年以来,从三岁到七十岁,谁不知道要“不分”(regardless of)种族、语言、宗教来做新加坡人。

说到“信约”,原来还有一段古,这是李光耀自己说的。他说在设计“信约”的当儿,当时是交给拉惹勒南去处理,而拉惹在想法上比较“激进”,希望在最短时间内就建立一个新加坡身份的“国族”。而李光耀却认为很难在短时间内达成,于是就在“信约”里加了regardless of的但书,让各族保持自己的民族文化认同。到了八十年代,当政府“消灭”了华人的方言,让“三大语言”源流的学校也渐渐名存实亡,各族的“母语”都贬为“第二语文”,英语/英文出柜成为“工作语文”的时候,单语舒适的内阁开始有人认同拉惹勒南的想法,认为新加坡在最短时间内已经建立一个“国族”,于是“国庆例牌歌曲”就有了《One people, One nation, One Singapore》。

让莫愁再扯点题外,“政治正确”这种东西占据主流,一般人很难与之对抗;顺流则阻力较少,如鱼得水。反之,逆流则困难重重,需要据理力争,当然更需要道德勇气。所以说,这有点儿像孔老夫子所说“德之贼也”的乡愿,孟子为之诠释:“言不顾行,行不顾言,……阉然媚于世也者,是乡愿也”。

而教育部见习部长王乙康日前的发言,令贫尼皮皮挫,他说“国人未做好只以新加坡人自居的准备”——有影无?这和行动党一路来说我们多种族和谐、我们多任人唯贤,国会里能选出七十多个行动党的各族精英大相径庭,简直是一个天和一个地。为什么要这么说……为什么行动党要指责人民是racist(种族歧视)呢?唯一的解释就是看他们的需要,因为官字两个口。 阅读更多 »

母语与文化

leave a comment »

许振义    2016-5-29
http://www.zaobao.com.sg/forum/opinion/story20160529-622682

不必担心儿童会因为接触不同文化而感到混淆。相反地,他们懂得分辨不同文化,并且从中获得乐趣。身为父母,应该让孩子多接触不同文化,更应该让孩子熟悉母族文化,让他们认同于母族的文化身份。

前两天在车上,女儿听到电台里传来一曲幽怨的小提琴声,冒出了一句:“这是‘小姐’的歌。”

播的是《梁祝》小提琴协奏曲。我一想,没错。小家伙很喜欢中国戏曲中书香门第的小姐,而《梁祝》的中华风格勾起了她的记忆,让她联想到了戏台上这些千姿百态的小姐。她不懂得“歌”和“曲”的分别,脱口而出“这是‘小姐’的歌”,意思大概就是“这是中国乐曲”。

这并不偶然。

早在女儿出生之前,我就一直彷徨,将来跟她说话,是爸妈分头说英语、华语好呢?还是都说英语好呢?还是都说华语好呢?

朋友纷纷支招,意见纷纭,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后来我还是听从了“全华语”派,原因很简单——我国社会主要是英语环境,不怕孩子英语不好,反倒要担心华语不行。

女儿现在三岁半了。她七个月大时我们就把她送到托儿所,后来在那里接着上幼稚园。园里老师有华人,有马来人,以中英双语进行教育。我们在家跟她主要说华语,读故事书和看电影时就根据原文,原文是英语我们就用英语。这么三年多下来,逐渐地出现几个现象。

首先,她的母语是汉语,毋庸置疑。作出这个鉴定的依据并不是她先天的种族身份,而是她后天的文化身份。她从小就在一个以华语沟通,以华语思考,以中文写作,大范围、长时间接触中华文化的家庭成长。这就解释了为何她一听到《梁祝》音乐,就自然而然想起戏曲中的小姐。很显然,她对这两个文化符号进行解析,发现其中的相通之处,并把它们连接起来。

英语对她来说肯定是第二语言。如果有选择,她会选择用华语对话而非英语。但是,与我的英语相比,相信她成年之后要强一些。原因很简单,生活的社会环境和语言环境不一样。我小时候应该是七岁上小学才开始学英语,而她从托儿所开始就用英语和老师、同学对话,还算流利。

但是,我对她的英语还是不很放心,主要是因为她受到新加坡式英语严重污染。我指的不是她的口音,有口音很正常,连美式英语、英式英语都有不同口音,不足为患。在我工作中,经常接触各色人等,中国人、日本人、马来人、印度人、越南人,什么人都有口音,但是,只要我英语足够好,就不难从不同口音中听出个究竟。如果自己英语不够好,听力不行,再要去译解带有口音的英语,当然很吃力了。阅读全文»

Written by xinguozhi

五月 29, 2016 at 3:39 下午

李光耀成功秘笈:只可非共非殖,绝不反共反殖

leave a comment »

郑赤琰    2015-3-26
http://www.master-insight.com/content/article/3658

在整个非共、非殖、非种族三大政治工程打拼的过程中,李的“狮胆狐心”的政治作为展现得淋漓尽致。 (亚新社图片)

记得我进入南洋大学的第一年,我所就读的政治学系的政治学会请来李光耀演讲,他刚好当上新加坡自治政府的总理,学生要他讲从政的心得。他在演讲中讲了一件事,叫我历经55年仍牢记于心……

马基雅维理的《君王》

他说:当我在政治上碰到棘手的困扰而在床上辗转难眠时,我便会在枕头下拿出一本书来看,很快便感到心安理得而入睡了。说罢,他要念政治学的学生一定要熟读马基雅维理(Machiavelli)的《君王》(The Prince)。接着他还说到这本书叫“君王”要有狮子般的威猛,同时也要有狐狸般的狡猾。后来到外国去深造政治学,才知道这本书早就在西方参政者崇奉为圭臬,研究这本书的著作可说是汗牛充栋。后来观察李光耀这一生的从政,确也是狮子与狐狸的写照。

打从他从英国学成回来参政的1950年代中开始,新加坡早已陷于政局一片动荡,战后不久首先发生了一件荷兰女孩战时与父母离散而被其马来保姆养大成人,而结了婚。被生母找到后,坚持要与养母厮守,生母通过法庭要回女儿,官判养母败诉,社会轰动,即时引爆马来群众同情养母养女,聚众抗议之余还爆发暴动。

这之前的1948年马共武装斗争,这年也把马来联盟计划(Malayan Union Scheme)改变,原先要将新加坡列入合并马来亚的计划改为另行独立建国,马共与左派政党都反对,为争取民族自决而在1946年成立的马来民族联盟组织(简称UMNO,巫统)也坚持不接纳新加坡,怕一旦马来亚联合邦接受了新加坡后华人人口会在联合邦超越巫人,独立建国后实行一人一票选举国会,对巫人不 利。反之,以华人为主的政党则怕自行独立会被孤立。一时之间,英国还未撤走,种族政见歧异已发生连串冲突,加上马共在森林打游击,其部队九成为华人,英国又全力增军打击马共,同时也鼓励华人组织了以商界为主流的政党马华公会。 阅读更多 »

开明专制?李光耀的过失与影响

leave a comment »

刘晓鹏(淡江大学美洲研究所副教授)    2015-3-25
http://140.119.184.164/taipeiforum/view/205.php

李光耀从政的早期,为争取民众支持,十分贴近社会,因此如本文开头所述,他积极鼓吹民主与出版言论自由、排斥政党聚集财富、也不满英国人浮滥进口外劳与移民破坏新加坡的主体性。然而李光耀长期执政产生的威权专制,终于和立国宗旨反其道而行,形成今天新加坡打压言论自由举世闻名、财富集中于党国裙带关系、也更倚赖外劳与移民维持经济成长,为新加坡的未来留下巨大变数。

If you believe in democracy, you must believe in it unconditionally. If you believe that men should be free, then they should have the right of free association, of free speech, of free publication. -李光耀,1955

My party may have a lot of faults, but there is one fault that it has not got – too much money.-李光耀,1957
 

For cheap labor, they [the British] allowed unrestricted immigration without any plan, without any policy and without any intention of creating or preserving the self. -李光耀,1957

前言

约从上世纪80年代末起,两岸都受到自由化的影响,社会、政治、经济开始受到不同的挑战。环顾世界,同为华人国家的新加坡,实施一党专制的同时又能够保持强大经济竞争力,与两岸当时的困境形成鲜明的对比。因此李光耀“开明专制”模式开始受到两岸的学人、政客与媒体的注意。

四分之一世纪以来,两岸社会与政治的纷扰未曾稍停,相对于新加坡的安宁稳定,使李光耀的“开明专制”一直是热门议题。因此当他病危的消息传出,中文媒体环境中对他一生贡献的评价多为正面,换言之即使连“专制”都是一种“开明”。惟无论何种政治人物,一生必定有得有失,作者不拟在功劳簿上锦上添花,将在他因“专制”造成的过失上提出看法。

政治遗产

很少人知道李光耀是靠争取出版、言论、集会结社等自由起家,半世纪前受英国教育的李光耀对西方式民主一点都不陌生,是权力让他成为后来的李光耀。因此,要检讨李光耀的过失自然也源于其强硬的统治模式上。

管理不到七百平方公里的土地,藉训话与新闻管制和人民沟通,用不公平手段操控选举,辅以许多苛政来维持稳定,包括毋需经司法审判就无限期拘禁的内部安全法。这样的模式在当代环境中,很难运用在领土与人口稍大的国家,更难成为任何国家仿效的对象。而且强硬统治的实质意义根本是因为把持政治工具,不愿意有耐性与他人沟通。

缺乏耐性的第一个结果是任意逮补异议人士。从著名的1963年的“冷藏行动”到1987年的“马克斯主义同谋”,包括中间数不尽对平民、律师、社运人士、国会议员的白色恐怖。李光耀仅因政治意见不同,就动用内部安法, 造成无数的家破人亡,至今新加坡许多老一辈谈到了还不寒而栗,成为社会“稳定”的基础。 阅读更多 »

李光耀混淆华人文化与政治认同

with one comment

新加坡文献馆    2014-11-8
http://www.sginsight.com/xjp/index.php?id=13109

把华校生在民族文化上的认同,刻意扭曲为华校生在政治上效忠新中国,并且进而影射效忠新中国和认同中华民族文化,就是华人沙文主义的说法,在在的把文化认同恶意的混淆为政治效忠。李光耀是颠倒是非,指鹿为马,诬陷华校生。

李光耀对华文教育知识分子的深度憎恨,使其在有关之描述中,摆脱不了含沙射影的恶劣习惯,往往会通过暗示和联想,去刻意塑造华人社会的负面形象。《李光耀回忆录》中有关华校生的一段简短文字,就是一个扭曲社会现实的鲜明例子。

9月13日政府宣布,它准备采取行动,封闭任何不遵守学校条例的学校……。

总督列诰爵士大吃一惊。9月21日向立法议会讲话时,他表示对有人指政府采取反华人的政策感到痛心。他说,政府无意同化华校和把它纳入殖民地的教育系统。共产党人知道,总督的计划是要制止他们的颠覆活动,事实上却提供了机会,使他们能利用爱国事业把所有受华文教育的团体团结起来。他们聪明地把问题歪曲成为:胁迫华校英化,摧残华族的文化、语言和教育。在华人心目中,尤其是对新加坡受教育不多的百万富商和店主来说,这些都是神圣的民族遗产。从中国传来的许多热烈赞扬建设成就的报道,对中国如何转化为一个伟大的国家进行描绘,把他们给迷住了。而正当中国重新焕发青春活力,应该成为各地华人恢复自豪和自尊的源泉的时候,英国人似乎正准备剥夺他们与生俱来的权利。殖民地政府误闯了文化雷区。如果政治部当年有受华文教育的官员,能感受到新马两地的沙文主义社群的脉搏,他们就会提醒总督,采取行动时应该更敏感、更谨慎。

在此,李光耀把殖民政府,共产党,华人文化教育,爱国主义,中国政府,华人沙文主义,串联起来,编织了一篇共产党领导华人对抗英国人的故事。但是,历史事实却并非如此。

首先,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把华校生学潮归咎于共产党的煽动,那是否定了殖民政府政策对华人社会的漠视与歧视的现实。华文教育只是华社面对的诸多困境之一。华社与殖民政府之间的矛盾由来有自,有着比共产党更长远的历史。换言之,社会矛盾是来自不合理政策的必然结果,不是因为共产党在煽风点火。阅读全文»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