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国志

有关新加坡政治、社会、文化的报道、分析与评论

Posts Tagged ‘新中关系

缺席一带一路 李显龙徒奈何

leave a comment »

亚洲周刊    2017年6月4日第31卷22期
http://www.yzzk.com/cfm/content_archive.cfm?id=1495685022363&docissue=2017-22

新加坡依赖美国保护,又希望从中国获取经济利益,如今这种外交政策可能行不通了。

印度和新加坡五月中下旬在南海争议海域举行双边军事演习,加上新加坡总理李显龙未出席在北京举行的“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让国际间产生联想,事件将考验新加坡与中国的关系?

共有二十九位国家领袖出席有关论坛,东盟多国与会,包括在南海问题上与中国有摩擦的越南及菲律宾。虽然新加坡的盟友日本与美国对一带一路持敌对态度,不过两国也在论坛前夕决定派出高层次的代表团列席,这肯定让新加坡感触良多。

印度与新加坡领袖缺席论坛受人瞩目,印度认为一带一路危害该国国防安全,因此决定杯葛论坛。

北京为何未邀李显龙?

北京为何不邀请李显龙?新加坡国家发展部长兼财政部第二部长黄循财向媒体表示,“邀请之事由中方决定”,有关谈话被解读为中国没有邀请李显龙。

新加坡对中国没有邀请李显龙显得很不是味道,前议员德吉特·辛格在脸书上批评中国“怠慢新加坡”,显示了中国的“小家子气”。有评论认为,李显龙不受邀意味着新加坡对中国一带一路倡议的配合度不高,或在倡议中没有可发挥作用的角色。黄循财则反驳指出,中国商务部的资料显示,中国对新加坡的投资占中国对一带一路沿线国家投资总额的三成,而这些资金最终多数被投入其他亚洲国家。他以此说明,对于中国资金走出去,新加坡能发挥作用。

中新过去关系密切,许多中国官员也曾在新加坡培训,但两国近几年来逐渐疏离,人们相信这主要是因新加坡在南海等议题上选择靠向美日,协助美日围堵中国,因而触怒中国。这也是为何去年会发生新加坡九辆装甲车在香港被扣留事件。为了突破美日的围堵及美军以狮城为基地控制马六甲海峡,中国进行战略反击,相继在巴基斯坦、缅甸打通原油输送线,又计划投资马六甲皇京港,以解马六甲海峡困局。

新加坡在政治上依赖美国的保护,经济上又希望从中国获取利益。在中国经济仍未强大之时,中国显得无可奈何,但在中国崛起及中美出现摩擦时,新加坡仍然希望两边获利的外交政策可能行不通了。

至二零一六年,中资企业在一带一路沿线二十多个国家建设了五十六个经贸合作区,为东道国创造了近十一亿美元的税收。面对那么大的经济蛋糕,新加坡是否能搭上这趟顺风车,还得看本身的选择。

Written by xinguozhi

五月 25, 2017 at 9:00 下午

李显龙为何没有去北京参加“一带一路”峰会?

with 2 comments

南洋视界    2017-5-21
http://news.nanyangpost.com/2017/05/21.html

新加坡《星期天时报》(The Sunday Times)就总理李显龙未出席一带一路峰会而引起国民的各种猜测,发表了一篇观点版文章。

上周,一带一路峰会在北京召开,29国领导人出席会议,其中包括7个东盟国家的领导人。新加坡则是由国家发展部部长黄循财代表出席。

就此,出现了两种猜测和解读:中国怠慢了新加坡;新加坡不想参与峰会。

文章指出,黄循才对此已经做出了澄清,在5月16日接受访问时表示邀请是由中方所决定。

文章写道,这意味着,李显龙并没有收到邀请,是中方怠慢了新加坡。

文章对黄循才即时出面摆正事实的做法表示支持。文中指出,信息不足的情况常常会引起国民蜂拥而至的猜测,而外交事务本身具有的不透明性,也为他者提供了操纵感知的机会。

文章引述新加坡前外交部常任秘书比拉哈里•考斯甘(Bilahari Kausikan)在脸书上的一文,提醒新加坡国民不要陷入外国势力的“心理战(psychological operations)”。

实际上,中国中共政治局委员中共中央组织部部长赵乐际在16日时与李显龙进行了会面。

据文章引述,考斯甘对此评论道:“故事的寓意就是要保持冷静。心理战只有在对方不冷静的情况下,才能得手。”

就此,文章指出了中新关系中的3个迷思以及其中包含的错误信息,并进行澄清。 阅读更多 »

缺席一带一路峰会 李显龙未获北京邀请?

with 3 comments

南洋视界     2017-5-17
http://news.nanyangpost.com/2017/05/17_87.html

北京刚刚结束的一带一路高峰论坛刚刚落幕,但引人注目的是,这个由29个国家元首或政府首脑出席的峰会,居然未见新加坡总理李显龙的身影。

这次峰会前,一些中新关系观察人士就私下议论,东盟10国绝大多数的国家元首或政府首脑都与会了,其中包括印尼总统佐科、马来西亚首相纳吉和菲律宾总统杜特尔特。但是,作为中国—东盟关系轮值协调国的新加坡,却只派出了低阶部长黄循财。

这个动向显然显示,中新关系依然乌云密布。

今天,新加坡《海峡时报》在一篇黄循财的专访中,提及了为何李显龙没有与会一事。

《海峡时报》说,当问及李显龙没有参加一带一路高峰论坛时,黄循财说,邀请是由中方决定。

新加坡另一份报纸《联合早报》也报道说,29国领导人参加了高峰论坛,当中没有新加坡总理李显龙。询及总理为何缺席,黄循财回答说,邀请之事由中方决定。

黄循财的谈话是否暗示中方没有邀请李显龙,有待有关方面后续的澄清,本站将密切跟进。

Written by xinguozhi

五月 17, 2017 at 9:59 下午

港星政治地位有别 世界观层次不同

leave a comment »

沈旭晖     2017-3-17
https://www.facebook.com/KwongKinMing/posts/1263659923732783:0

访问者:沈旭晖(Simon, S)
受访者:邝健铭(Kwong, K)
整理:李志鹏

在谈及香港的发展时,香港舆论经常提起新加坡。可是,讨论的焦点往往有其局限──例如,讨论多从管治精英角度出发,却少从民间视角探究新加坡的社会文化,及民间的生活日常。在不同的历史背景下,香港与新加坡走上不同的发展路、拥有不同的政治地位,新加坡的世界视野多少因而比香港广阔。在香港,要提升社会的国际视野并不容易,至少香港的大学之中,仍然没有一间有独立的国际关系研究所。今次访问的,是研究新加坡、比较新港管治的年轻学者邝健铭。他先后就读于香港中文大学政治及行政系,以及新加坡国立大学李光耀公共政策学院,取得学士和硕士学位,后在新加坡从事研究工作。过去两年,他分别出版了《港英时代:英国殖民管治术》与《双城对倒:新加坡模式与香港未来》,分析与比较两地的过去与发展。他的评论文章散见于香港、新加坡、马来西亚和台湾等地的媒体。相信邝健铭能增加我们对新港两地发展的认识。

S:为何你会选择到新加坡升学?

K:主要原因是在大学读书时,香港传媒与学者很喜欢时刻比较香港与新加坡的管治模式,且结论非常一面倒,主要都是说,“香港模式”与“新加坡模式”相比较,显得一无事处。当时感到很好奇的是,这些香港的新加坡想象,到底有没有盲点?如有,盲点在哪?故此便很希望能有机会在新加坡生活,亲身观察“新加坡模式”。

刚好,那时新加坡李光耀公共政策学院在香港招生。我读的是政治,加上上述那份对新加坡模式的好奇,申请奖学金在新加坡读公共政策,便变得顺理成章。

S:在编写《港英时代:英国殖民管治术》的过程对你有何启发?

K:写书之前,我已有某种关于香港历史书写的问题意识。曾在不同场合说过,在香港读大学的时候,有位老师说,“香港历史需要重写”。为何香港历史需要重写?如何重写?在新加坡读书与工作时,我一直思考这两个问题。

新加坡的研究工作,令我需要写很多关于香港政治发展的分析,因此我读了很多香港研究文献,也特别着重脉络分析。某程度上,这种治学观很受我的一位中国大陆同事影响。他自学多种外语,对世界多国的历史都有涉猎;他对世界大事的许多分析,都离不开历史脉络与案例比较这两个分析角度。

着重历史脉络与案例比较,便由此成为《港英时代》重写香港历史的基本框架。具体地说,写这本书的原因之一,是尝试填补当下香港研究的一个缺憾,即偏重颇为内向的本地框框、以及多少有着“以中国为中心”的气质与情怀,但同时忽略香港这个“亚洲国际都会”身处的全球与区域脉络,乃至比较视野。

曾经在学者李培德编着的《日本文化在香港》,读到一段颇有意思的文字:

“除了‘欧洲中心论’的影响之外,‘中国中心论’亦一直干扰我们对接受亚洲文化的态度。一般来说,香港文化界、社会媒体无不认为香港是‘中西文化’交汇的城市,而鲜说‘东西文化’……为何我们只把中国和西方相比较对垒呢?难道中国文化等同整个亚洲文化吗?……亚洲文化是多元的,不可能只有中国或任何一个国家的一元文化。” 阅读更多 »

中新关系好转乍暖还寒?

leave a comment »

亚洲周刊/韩千依   2017年3月19日 第31卷 11期
http://www.yzzk.com/cfm/content_archive.cfm?id=1489032271170&docissue=2017-11

新加坡副总理张志贤赴北京参加中新双边高层合作会议,令两国关系回暖,而中方在会谈中“留有一手”,新方感受到中方压力。

中国副总理张高丽(右)会见新加坡副总理张志贤

新加坡与中国关系回暖,副总理张志贤在二月二十六日率领庞大代表团赴北京参加两国一年一度的双边高层合作会议。会议延宕了三个月才举行,被外界视为两国关系在经过去年一连串的矛盾爆发之后,首度走向缓和改善。

新加坡在南海问题以及后来争取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议(TPP)上表现出来的姿态,被中国及亲中舆论视为倾向美国在本区域的利益,引发北京的不快,多次藉由舆论发动攻击。去年十一月,新加坡九辆装甲车在台湾训练完成后回国,经过福建及香港,在香港海关被扣留,表面理由是报关程序出问题,其实是北京给予的警告。双方往来明暗之间过招三个月,北京方面按照中国人“不欠过年”的习俗,在今年春节结束前让装甲车放行。两国最高层的双边会议也接着召开。

此次会议,新方主帅张志贤与中方主帅副总理张高丽会见、饮宴、主持会议,一切一如往常。新方外长维文与中方外长王毅、双方其他部长也做了对等的会面和交流。事后有中方消息指出,两国外长的交流与其他部长相比谈不上十分融洽,显示双方外交部门在过去连串的对峙交锋中,入戏极深。 阅读更多 »

务实处理两国关系,中新关系恢复稳定

leave a comment »

南洋视界    2017-2-28
http://news.nanyangpost.com/2017/02/28_85.html

新加坡副总理张志贤于26日率领代表团到访中国,于昨日与中国国务院副总理张高丽共同主持了双边合作联合委员会等会议。

《南华早报》指出,在经历过前阵子的风波之后,中新关系似乎又重新回归稳定。

据报道引述,新加坡拉惹勒南国际关系学院的李明江副教授认为,中新双方于周一的会面,有助于缓解双方的摩擦。但实际上,“双方关系并没有受到巨大的伤害”。

报道指,去年,新加坡曾声明支持国际仲裁法庭对南海的裁决,从而引起中国的不满。11月份,装甲车风波也引起了中新关系在一定程度上的紧张。以往每年都会举行的双边合作联合委员会,也于去年没有举行。

但是,李明江指出,中新两国实际上于去年还是存在不同层面上保持了联系,而双方的摩擦则是亚洲安全形势恶化的一种反映。 阅读更多 »

美国转向”与新加坡的困局

leave a comment »

沈旭晖,黄思为(香港政策研究所国际关系中心)     2017-2-17
http://www.takungpao.com.hk/finance/text/2017/0217/60595.html

中国与新加坡在建交前,双边关系发展就已有良好势头,然而去年围绕南中国海主权争议、美国“重返亚太”战略等区域关键议题,中国与新加坡各自立场显现分歧,双方外交摩擦也较以往频繁。原本计划在2016年底召开的两国最高级别合作机制会议“中新双边合作联合委员会”被推迟至本月召开,这被外界视为中新关系步入低谷的反映;适逢美国新任总统特朗普履职,其尚不明朗的亚太政策也为地区局势平添了更多变数。本次访谈邀请了新加坡国立大学政治学助理教授庄嘉颖博士(Dr. Chong Ja Ian),庄博士对东亚比较政治、亚太地区国际关系、中星(新)双边外交等领域有深入研究,在访谈中他就新加坡对特朗普政府外交政策的预期,及中星(新)双边关系发展等问题分享了独到见解。

对于特朗普政府主导的美国外交,新加坡方面有何种期待和担忧?未来新加坡与美国的关系会朝怎样的方向发展?

庄嘉颖:新加坡期待与美国继续保持稳固、友好的双边交流与合作,但对特朗普政府的外交政策依然抱有担忧。其一是美国可能朝经济保护主义转向、拖累全球经济。目前,无论中国、欧洲国家或俄罗斯政府如何表态,美国在全球市场中的地位仍旧是无可替代的。尤其在中国、印度等国成功向“消费型经济”转型之前,美国消费市场在世界经济格局中的重要性不言而喻。朝贸易保护主义、经济民族主义转向的美国将伤害国际经贸和投资。此外,如果此时美国放弃其对全球经济治理的责任,新加坡也会深感忧虑。

安全领域,美国可能会在亚太地区呈现过于激进的战略姿态,引发来自中国、朝鲜等国的强烈反应,而任何潜在的反制措施都可能让区域局势陷于动荡不安。这些冲突不仅会对域内各方传统意义上的安全造成威胁,同时也会对区域经济造成负面影响,这自然对新加坡不利。因此,新加坡希望亚太区域内各种合作机制能够继续发挥作用,以应对上述种种担忧。 阅读更多 »

Written by xinguozhi

二月 20, 2017 at 12:17 下午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