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国志

有关新加坡政治、社会、文化的报道、分析与评论

Posts Tagged ‘新加坡人

单向历史叙事——形塑好公民的神话

leave a comment »

作者:马克•贝尔顿,苏海米•阿凡迪     译者:林沛     2018-5-15
怡和世纪季刊  第35期  2018年4月

(这是)荒谬的……如果学童对历史知识究竟如何形成,历史和证据之间存在什么关系,历史学家面对有争议或相互抵触的论点时如何作出取舍等都毫无概念,就硬说他们知道什么历史。只会忆述过去的事件,却丝毫不理解建构叙事所涉及困难或什么是评估叙事的标准,其实一点也不”历史”。不理解论述该具备什么才成其为历史叙事,这样的论述,和陈述传说、传播传奇、讲述神话或背诵诗歌并无二致,两者之间简直无从区分。1

前言

以上引述清楚指出,能忆述往事,不见得就是理解历史。理解历史,要求学生知晓历史学家如何建构对过去的认识,在从事历史论述过程中,对有争议的论点作出裁夺。新加坡学校的初中历史教育,强调学习“新加坡故事”是培育“好”公民不可或缺的功课。2历史课程凸显新加坡各个时期所面临的挑战,以及新加坡政府与领袖们如何应对这些挑战。在许多课堂上,“新加坡故事”是以唯一对新加坡过去作出客观与据实描述的面貌,来教给学生的。

这样设计初中历史教育课程,主要是为了帮助年轻人懂得铭感政府过去为应付挑战在艰难中作出决策,珍惜政府所制定出来的有效政策。伟大的领袖为应付挑战挺身而出,他们因发挥必要的领导作用受到歌颂,至于领袖们的决定或政策曾引发什么争议,这些决定或政策对特定人群有什么影响,则鲜少被提及。新加坡历史上的某些大事,譬如1950年玛丽亚事故(Maria Hertough Riots)或1964年种族暴动,常被援引作为新加坡必须有强势治理及强大社会凝聚力的告诫与经验教训。学校里教授的新加坡历史课程,于是被用来服务于公民教育的目的帮助年轻人学会如何对待政府,如何克尽公民的本分,什么特定的社会价值最重要,以及作为新加坡人意味着什么。

不幸的是,历史从来就不是什么顺理成章的事。学校里的历史教育,大多略去存在争议的环节(如冷藏行动,它只被简单提及),或轻描淡写其他课题(如内部安全法令的行使方式或社会主义阵线在新加坡历史中所扮演的角色)。它总是试图避开历史学家在解读新加坡的过去时,不免会面对的疑虑与争论。这种态度,无助于学生理解历史的本质,理解历史学家为进行叙事所下的功夫,理解历史经常是为不同目的服务的。在许多方面,学校里教的历史无非神话,没有多少历史含金量。“新加坡故事”是一个创基神话(foundation myth)——一个关于起源、卓越领袖、扭转颓势与克服挑战的故事——它的作用,在提供一个有助于团结国民的共享神话。3

学术的历史,说到底,和神话是不一样的。史学有不同学派,纂史的方法各有不同。无论如何,多数经验历史学家(empirical historians)认为,历史基本离不开学术规范(discipline)。它是赋予过去以意义的一个系统与严格的方法。历史学运用特定的手法(例如对史料进行批判性分析),围绕着关键概念(例如因果、变化与持续)来组织知识,讲究证据而且严格遵照标准。与此大相径庭的是,“新加坡故事”固然可视为对过去的一种论述,但较精准地说那是个“神话历史”(myth history),是出于巩固对国家绝对忠诚的需要而讲述的一个单向度的故事。

在本章中,我们将检视学校的历史课程,对这个故事是“建立在历史事实上”,不是“理想化的传说或建国神话,而是从新加坡角度出发的客观历史”这种说法(这是时任副总理的李显龙在1997年说的),4进行批判性的检验。学校里的历史,既然是为了铸造共同国民身分与培育好公民而设计的,它就必然要尽量减少学生发展自行诠释与个人观点的机会。把历史知识当成一个要求学生牢记的毫无歧义的故事,而不是一个活生生充满争议的课题,学生自然也就无从领会历史讲究学术规范的本质了。

单向叙事的神话,提供一个齐整、易于控制的关于过去的记述,却也剥夺了学生或老师对复杂往事进行推敲,及阐释事物的实践机会(这是生活在21世纪的必要技能)。其结果是,学生势必把历史视为国家宣传、不生动、烦闷且毫无实际价值的东西。

历史教育与公民身分

体味与理解历史,本身就是一件有意义的事。然而不仅如此,历史学习同时也培育能把时事放到历史语境下去理解,利用历史思维进行分析的知情公民(informed citizens)。分析并理解社会课题、现行政策与当代辩论,离不开历史观点,考虑事态形成的因素,掌握其历史根源与缘由,认识有关课题与特定决策在当时是如何发展及作出的。好的历史教育,可培养出具批判性思维,有能力援引历史作为判断依据的知情公民。

历史性地理解,意味着能够把历史知识与理据,运用在课题上或据以从事关于过去与当下课题的辩论中。它意味着能够实际运用历史思维,譬如用来分析与诠释一组信息来源(含媒体文档、政治漫画、影像记录、照片等)。历史性地理解,也包括对重大与重要事件、人物、课题作批判性的思考,从不同角度进行检验,对过去与当前课题及行动的前因后果作出全盘分析。简而言之,学生可以通过历史性的理解与思维,对他们生活中的许多事物作出合理判断。 阅读更多 »

Advertisements

马来西亚选战——不问贪廉只求安稳,狮城挺国阵

with 3 comments

亚洲周刊/韩千依     2018-5-6
https://www.facebook.com/yzzkgroup/photos/a.165406990337191.1073741827.165391420338748/900127173531832/?type=3

新加坡政府倾向支持国阵,尤其自从马哈迪2003年下台,阿都拉出任马国首相后,一改对新加坡的态度,变得友好与愿意合作;其继任者纳吉更是与李显龙相处融洽,纳吉主政至今,马新关系进展神速,不仅新加坡与吉隆坡的高铁规划成型,新加坡与新山的地铁建设也在今年初签署了协议,双方关系空前和谐。因此毋庸置疑,新加坡当局不会乐见马国变天,哪怕仅仅是一衣带水的柔佛州政权易手,新加坡也不乐见。

本届马来西亚大选在邻国新加坡也成为受关注的课题,其中最大焦点是前首相马哈迪以九十三岁高龄重出江湖领导在野希望联盟,令不少新加坡人对他的能耐叹为观止,至于他与希望联盟各政党之间的关系深浅,很多新加坡人其实看不太懂。

马哈迪与已故新加坡强人李光耀是同辈人,从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开始,两人即在政见和作风上相左,在掌权期间更几乎王不见王。因此,在马哈迪掌权期间,新加坡媒体难以出现马哈迪的照片,新闻更是以负面为主,以致马哈迪的思想内涵对新加坡人相对陌生,也就没有好感。安华鸡奸事件更成为新加坡人猎奇的长命剧。

不过新加坡人也不是对马国政治完全陌生,很多新加坡人都有马国亲友,甚至本身就是马国来的移民,他们固然关心马国新闻,然而观点与马来西亚最新民意终究有落差。

很多新加坡人知道巫统和国阵政府长期贪污腐败,然而并没有深切的反对情绪,有些人甚至相信,正是因为马国执政者贪腐,政府效率不彰,马来族群为主的人民比华人懒散,国家经济落后,才使得新加坡相对有更多发展机会,也能够从马国取得源源不绝的劳动力。 阅读更多 »

世界级的期待、落空和愤怒 

leave a comment »

龚慧婷,王昌伟    2018-3-17
怡和世纪 2018年1月–2018年3月号 总第34期

新加坡人对地铁经常失灵所表现出来的愤怒,正是因为他们允许政府“大权在握”,因此就理所当然地认为政府应该有能力解决所有问题,满足人民日常生活上对便利和舒适的追求。一旦这样的期待落空,那人民自然会把问题归咎于政府的无能。

新加坡的公共交通算得上是世界级

十几年后重返美国麻省波士顿小住一段时间,赫然发现这里的交通并没有我们记忆中的便利。路上交通能因其中一条车道不通车,就出现严重阻塞。巴士半个小时或更久才来一趟是常有的事,但真正把我们搞得团团转的,却是这里的地铁系统。

1897年开始通车运行的波士顿地铁系统,是全美国第一个通车的地铁系统,至今已经有120多年历史。地铁车厢老旧不说,同十多年前比较,误点的几率也大大增加。当岛国人民在申诉地铁总是在上下班的巅峰时刻发生故障时,其实,麻省地铁发生故障的事件也时有所闻。

一名在麻省住了好多年的新加坡朋友告诉我们,她两岁的儿子非常喜欢新加坡的地铁,因为车厢很干净,不像波士顿地铁车厢内,有时候还能嗅到尿味。毕竟东西老旧了会坏,尤其是欠缺维修坏得更快。波士顿还因为有四季,冬季的盐分让地铁看起来非常老旧,因此经常需要长时间维修和更换部件。对于在波士顿仰赖公共交通出行的我们,当地铁出现故障,行程被延误时,心急之余,心里的不快可想而知。

在新加坡,由于地铁站离住家比较远,因此我们日常主要的交通工具是巴士。在2012年政府出巨资为新捷运和SMRT巴士公司购买新巴士,以及支付这些巴士的燃油费、维修费及巴士司机工资等营运成本以前,巴士误点和等候时间过长的现象每周总要碰上个三四次。“有钱能使鬼推磨”, 政府介入以后,情况大有改善,现在感觉搭巴士比搭地铁更可靠。

如果纯粹根据数据来做比较,李总理其实说得没错,新加坡的公共交通系统确实能算得上是世界级的,那为什么新加坡人还那么不知足,经常因为行程被耽误了一下,或者车厢太拥挤而大发牢骚?美国人不见得更有修养,脾气比较好,但为什么在波士顿却甚少看到乘客对公共交通营运者群起而攻? 阅读更多 »

特选学校与启蒙班的存在意义

with 8 comments

庄永康    2018-3-5
怡和世纪 2018年1月–2018年3月号 总第34期

特选学校是洪水猛兽吗?君不见,在新加坡整个政制建构中,比如青年节,比如国民服役,集选区制度,政府组屋的种族人口比例,宗教理事会等等,都围绕着种族和谐而建树良多。试问,要是这么多的国家建构都无法带来种族间的同心同德,那么主要以英语教学而只是多读点华文的特选学校,何故成为破坏团结的代罪羊?

华语里面并没有“吃饱没”这样的表达,但针对一部方言掺杂的本土电视剧,读者却在报上创意地表示,这是个 “吃饱没事干”的制作,低估了观众的智商。另一读者反映,电视剧还一再重播,浪费公众资源。

读者没提,这部被观众视为无厘头的电视剧,还参与红星大奖的角逐!

吊诡吗?不。深看一层,这其实牵涉了新加坡语言与政治的博弈和拉锯,是个很严肃的课题。处理不好,会影响我们华文华语的传习,以及它本应享有的官方语文地位。

护苗保根曾是重要考量

新加坡语言与教育政策的订定,自然要追溯到建国之初的李光耀时代。引进新科技与工业化的同时,也要保留各种族文化的根。同时也因为华人子弟分别来自英文源流与华文源流(后来还多了新移民子女的学生群),华文课程须特别设计。

上世纪七十年代,新加坡教育的成效曾提呈给美国研究机构作专业检讨,得出的结论是,双语教育要是两头不到岸,后果是灾难性的——尤其是无法掌握通往理工与科技的英文。这促使了1987年新加坡全国学校统一以英文作为教学语文政策的出台。

尽管现在看来很仓促,但统一以英语教学的政策,是有段筹备期的。早在1979年,政府便在“华校被淘汰的趋势越来越明显”的理由下,成立了九所特选学校。进入廿一世纪,南华与南侨也加入行列,特选学校数目达到11所。

特选学校,全称是“特别辅助计划学校”,英文简称为SAP,有“幼苗”、“胚芽”的意思。值得指出:护苗保根的构想,源自华社与华文教育界。同步推出的,是在这些传统华校中设立启蒙班学前教育。

“启蒙班”于1992年停办。而目前,虽然特选学校都成名校,但“特选”计划是否过期作废的辩论,正在全国上下,从国会到互联网,激烈展开。 阅读更多 »

读《双城对倒─新加坡模式与香港未来》后关于香港本土运动的思考笔记

leave a comment »

Jacky Ao(前城大编委总编辑)      2018-1-21
https://www.thestandnews.com/politics/读《双城对倒─新加坡模式与香港未来》后关于香港本土运动的思考笔记

前言

相信大家不会对《双城对倒──新加坡模式与香港未来》这本书及其作者邝健铭陌生,我亦承认近期才读这本着作实在有点后知后觉。但是我认为为这本着作写下读后感,仍然有其价值。近年,不少评论认为新加坡的竞争力比香港高,从而认同新加坡的家长式管治,香港应该学习新加坡模式。近日,建制派立法会议员何君尧甚至说爱港之心来自于李光耀。1到底新加坡的“成功”是否这么简单呢?本文的焦点是透过新加坡模式,去思考一下香港本土运动的方向。我尝试归纳出四个主要方向:

自主权问题

第一,就城市竞争力而言,一个政府拥有愈大的自主权,就愈容易有高的竞争力。作者在书中曾提及到很多到港媒比较香港与新加坡时,有意无意地忽略一个重要分野:新加坡为一个拥有主权的独立国家,香港只是一个在一国之中权力不断被收紧的特区。这个分野重要在于,当新加坡拥有主权,新加坡少了“主权政府 vs 地方政府”的政治矛盾,新加坡的权限亦远较香港清晰,也有更大的自主权。因此,在内政上,新加坡可以制订出比香港更立根本土的政策,政府的行动力也较高。在外交上,新加坡可以无拘无束地拥抱世界与“外国势力”,从而为新加坡在经济上获得更有利的位置,提升竞争力。2所以,香港的本土论述,除了在正当性(legitimacy)上着墨,也可以在务实主义(Pragmatism)上着墨,提出当扩大香港的自主权时,有助提升城市竞争力,让更多的中产或商人可以认同香港的本土主义。 阅读更多 »

《活在新加坡神话中》绪论

with 4 comments

作者:罗家成,覃炳鑫,谢明达    译者:林沛       2018-1-1
怡和世纪 2017年10月–2018年1月号 总第33期

讨论神话与硬道理,是为了剥去其自然外衣,暴露其人造的面目。神话是人工的社会产物,由国家机关、大众传媒等机构生产制造出来。卸去神话的外部包装,可让我们知道创造这些神话的原因,了解其社会影响。

新加坡是个神话国。这么说,因为新加坡人心目中的“真实”(reality)与“常识”(common sense),其实是由一组神话形塑出来的。譬如,一般人认为有效与坚定的官方政策,是新加坡的成功要素。因此,这种强势推行政令的做法,应该继续下去。这就是此类神话的一个例子。这个神话,将事实(即新加坡的成功)和推论(即成功主要源于官方政策)巧妙结合,藉此为国家的未来运作,奠定了不容置疑的方向(即上述官方政策应该继续推行)。

此类神话,总是和治理新加坡必不可缺的“硬道理”(hard truth)紧密联系在一起(这里权且引用已故前总理李光耀所铸造出来并为人所熟知的一个说法:“硬道理”)。然而,神话同样要在建设性的批评与论辩中经受检验。2011年,新加坡巡回大使许通美对硬道理作出了回应。许通美援引事实,对李光耀所下的两个定论提出反驳。他指出,新加坡的国家建设实际上已取得了实质性的进展,而异族通婚也是可行的。这么一来,传说中的硬道理于是一下被揭穿。所谓硬道理,其实不过是个神话。这个强而有力,能潜移默化地影响人们思维的道理,只要予以破解,新加坡人的视野就会豁然开朗,发现未来原来还可以有许多其他扎实的景观和优越的可能性。

有鉴于此,本书尝试做些这样的工作,但不局限于破解神话。我们更想做的是,探索神话在人们日常生活中,究竟扮演着什么样的角色。“神话”一词,一般用来指称被普遍信以为真的谬误。这本书的部分章节,讨论经由神话形塑而成的真实,并就其内在所蕴含的一切进行剖析(后者更为重要)。神话固然仅有一半真实(通常的确如此),可是却广泛得到认同。为厘清起见,我们必须直面以下三个问题:

  • 什么是神话?
  • 为什么要讨论神话?
  • 新加坡是否需要(新的)神话?

我们在这本书中,审视神话在新加坡为什么总有纾解难题,消除未来焦虑的神奇力量,研究这一切是怎么做到的。这里头要做的,包括思考神话的社会影响,以及对历史与社会作各种不同的解读。

什么是神话?

为什么说新加坡是个神话国?为了较好理解,本书引用了文学批评家罗兰•巴特(Roland Barthes)的经典论着《神话学》(Mythologies),以此作为讨论的起点。巴特指出,神话的界定特质,“在其持续调动常识、报章与艺术,把真实装扮成为‘自然’(naturalness)的模样,以我们生活的世界来说,那无疑是行之有年,颇具历史性的行为”。巴特这样区别神话和历史与自然:神话“装扮”成并解释什么是历史(也就是说,神话是人为制造的),并使自身成为貌似自然形成的东西。


卸去神话的外部包装,可让我们知道创造这些神话的原因,了解其社会影响。本书以撼动对新加坡历史的习见观点为目的,采取严谨的态度,梳理通常显得芜杂、充满灰色地带、可作不同解读的史料,试图从中挖掘,找出历史。

讨论神话与硬道理,是为了剥去其自然外衣,暴露其人造的面目。神话是人工的社会产物,由国家机关、大众传媒等机构生产制造出来。卸去神话的外部包装,可让我们知道创造这些神话的原因,了解其社会影响。本书以撼动对新加坡历史的习见观点为目的,采取严谨的态度,梳理通常显得芜杂、充满灰色地带、可作不同解读的史料,试图从中挖掘,找出历史。在这过程中,我们发现常识的复杂与多层面,我们必须努力突破熟悉的语境(comfort zone),才能摆脱神话的牵引。

我们国家神话的基础,是新加坡人被反复灌输的历史论述版本,这个版本名叫“新加坡故事”。这个词,大家多数知道,它也是李光耀回忆录的书名。该回忆录第一卷在1998年出版,此前一年,时任副总理的李显龙在主持校际“国民教育计划”(National Education programme in schools)推行仪式时,也用它来概述、区别历史与神话。他说:

新加坡故事建立在历史事实上。我们说的不是理想化的传说或建国神话,而是从新加坡角度出发的客观历史。


李显龙企图区分历史与神话——前一个是真实的,另外一个不是——尽管如此,“新加坡故事”仍然是个彻头彻尾的神话。它含一道英雄弧线,穿越过去、当下与未来,把国家及其政治领导人搅混在一起。菲立普•赫顿(Philip Holden)在他收进本书的文章中,把这类故事称为“传奇”(romance)——一个关于肩负着无穷尽历史使命的英雄的故事。“新加坡故事”,无非就是这样一个“传奇”。
阅读更多 »

星洲政府强调正统排斥“劣质英语” 英国文化协会Singlish班撑多元

leave a comment »

明报新闻网/罗睿琪     2017-11-17
https://news.mingpao.com/pns/dailynews/web_tc/article/20171117/s00014/1510854903823

新加坡英国文化协会开办星洲英语课程及茶叙,助参加者了解星洲英语及标准英语的分别,学习如何自如转换。图为上课情形。(网上图片)

新加坡向来视标准英语为正统,反对使用夹杂福建语、马来语等词汇或语法的星洲英语(Singlish)。不过新加坡英国文化协会近年开办的星洲英语班与工作坊,令围绕星洲英语的争论再受关注。协会向本报表示,近年当地民众对了解星洲英语的兴趣有增无减。协会总监亦撰文称,星洲英语是各个社群的“粘合剂”,应与标准英语并行不悖,以保存当中蕴含的多元文化身分要素。

解释两者差异 助转换自如

“Don’t play play!”(不要玩玩,认真点!)一群在新加坡英国文化协会聚首的民众,听罢这句典型的星洲英语不禁莞尔。这是协会主办的星洲英语课程的其中一幕,透过角色扮演、游戏与小测验,学员可了解星洲英语与标准英语的分别,学习自如转换。今年3月,协会亦为侨居星洲的外籍人士定期开办星洲英语茶叙,助其适应新加坡独特的语言环境。

新加坡英国文化协会研究及再行销经理德瓦萨加扬(Poovan Devasagayam)向本报表示,星洲英语班最初是应公营部门邀请举办,让部门员工了解商务环境中如何恰当应用两种语言。由于参加者反应和效果良好,协会开始面向公众开办同类课程。过去4年,参加星洲英语班的民众超过200人。 阅读更多 »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