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国志

有关新加坡政治、社会、文化的报道、分析与评论

Posts Tagged ‘新加坡人

李显龙为何没有去北京参加“一带一路”峰会?

with 2 comments

南洋视界    2017-5-21
http://news.nanyangpost.com/2017/05/21.html

新加坡《星期天时报》(The Sunday Times)就总理李显龙未出席一带一路峰会而引起国民的各种猜测,发表了一篇观点版文章。

上周,一带一路峰会在北京召开,29国领导人出席会议,其中包括7个东盟国家的领导人。新加坡则是由国家发展部部长黄循财代表出席。

就此,出现了两种猜测和解读:中国怠慢了新加坡;新加坡不想参与峰会。

文章指出,黄循才对此已经做出了澄清,在5月16日接受访问时表示邀请是由中方所决定。

文章写道,这意味着,李显龙并没有收到邀请,是中方怠慢了新加坡。

文章对黄循才即时出面摆正事实的做法表示支持。文中指出,信息不足的情况常常会引起国民蜂拥而至的猜测,而外交事务本身具有的不透明性,也为他者提供了操纵感知的机会。

文章引述新加坡前外交部常任秘书比拉哈里•考斯甘(Bilahari Kausikan)在脸书上的一文,提醒新加坡国民不要陷入外国势力的“心理战(psychological operations)”。

实际上,中国中共政治局委员中共中央组织部部长赵乐际在16日时与李显龙进行了会面。

据文章引述,考斯甘对此评论道:“故事的寓意就是要保持冷静。心理战只有在对方不冷静的情况下,才能得手。”

就此,文章指出了中新关系中的3个迷思以及其中包含的错误信息,并进行澄清。 阅读更多 »

国大中文系招生困难的反思

with 3 comments

纪赟     2017-4-20
http://www.sgwritings.com/112902/viewspace_158037.html

随着大中华区经济的腾飞,华文地位正日益崛起。在华文崛起的这样一个过程之中,新加坡倒成了一个巨大的反差。国大的中文系不过是新加坡华文世界的一个缩影,我们有很好的人才储备与文化底蕴,但很可能面临后继乏人的窘境。

日前国大中文系主任丁荷生(Kenneth Dean)与许源泰二位先生来访,饭间丁先生就说到了担任系主任的难处,其中最大问题还是生源萎缩。

丁荷生自前年初主掌国大中文系,至今已满两年。他自幼生长在港台的闽南、广东文化圈之中,大学阶段受过了非常好的学术训练,毕业后专攻南方民间宗教。

与很多书斋型学者不同,丁氏并重田野调查,因此曾花数十年调查闽南莆田周边地区的道教民俗信仰,包括那些活生生的科仪、乩童、剧团、进香崇拜团体等,并搜集了大量的民间宗教碑刻铭文,试图以此来勾勒一个更为生动的宗教地图志。

难能可贵的是,丁氏研究还将宗教与东南亚地区国家、社群间的移民迁徙史贯串了起来。自清末东南沿海的华人移民潮渐兴,而通过各地民间宗教的考察,尤其是庙宇碑志的搜集、断代与统计,就可以发现这些移民的社会属性与整个东南亚地区的跨境宗教网络。这种研究对于新加坡本地的文化身份认同构建,也具有深远的意义,因其可使我们更好地了解新加坡的过去历史与独特文化形成、演变。

像丁氏对19世纪末闽南人商界领袖,同时也是鸦片大亨章芳琳的研究,就通过后者所捐助的学校、庙宇等条规,来展现了不仅是一位闽商巨贾的身世浮沉,更刻画出了殖民地时代新加坡错综复杂的商业贸易网络与纷纭的社会关系。

就在年初,丁氏又与许源泰先生出版了两巨册的《新加坡华文铭刻汇编:1819-1911》,这不仅可算是新加坡宗教史研究上的一件大事,更可代表极少数文史工作者,对于新加坡国族形成追溯上的不遗余力。 阅读更多 »

港星政治地位有别 世界观层次不同

leave a comment »

沈旭晖     2017-3-17
https://www.facebook.com/KwongKinMing/posts/1263659923732783:0

访问者:沈旭晖(Simon, S)
受访者:邝健铭(Kwong, K)
整理:李志鹏

在谈及香港的发展时,香港舆论经常提起新加坡。可是,讨论的焦点往往有其局限──例如,讨论多从管治精英角度出发,却少从民间视角探究新加坡的社会文化,及民间的生活日常。在不同的历史背景下,香港与新加坡走上不同的发展路、拥有不同的政治地位,新加坡的世界视野多少因而比香港广阔。在香港,要提升社会的国际视野并不容易,至少香港的大学之中,仍然没有一间有独立的国际关系研究所。今次访问的,是研究新加坡、比较新港管治的年轻学者邝健铭。他先后就读于香港中文大学政治及行政系,以及新加坡国立大学李光耀公共政策学院,取得学士和硕士学位,后在新加坡从事研究工作。过去两年,他分别出版了《港英时代:英国殖民管治术》与《双城对倒:新加坡模式与香港未来》,分析与比较两地的过去与发展。他的评论文章散见于香港、新加坡、马来西亚和台湾等地的媒体。相信邝健铭能增加我们对新港两地发展的认识。

S:为何你会选择到新加坡升学?

K:主要原因是在大学读书时,香港传媒与学者很喜欢时刻比较香港与新加坡的管治模式,且结论非常一面倒,主要都是说,“香港模式”与“新加坡模式”相比较,显得一无事处。当时感到很好奇的是,这些香港的新加坡想象,到底有没有盲点?如有,盲点在哪?故此便很希望能有机会在新加坡生活,亲身观察“新加坡模式”。

刚好,那时新加坡李光耀公共政策学院在香港招生。我读的是政治,加上上述那份对新加坡模式的好奇,申请奖学金在新加坡读公共政策,便变得顺理成章。

S:在编写《港英时代:英国殖民管治术》的过程对你有何启发?

K:写书之前,我已有某种关于香港历史书写的问题意识。曾在不同场合说过,在香港读大学的时候,有位老师说,“香港历史需要重写”。为何香港历史需要重写?如何重写?在新加坡读书与工作时,我一直思考这两个问题。

新加坡的研究工作,令我需要写很多关于香港政治发展的分析,因此我读了很多香港研究文献,也特别着重脉络分析。某程度上,这种治学观很受我的一位中国大陆同事影响。他自学多种外语,对世界多国的历史都有涉猎;他对世界大事的许多分析,都离不开历史脉络与案例比较这两个分析角度。

着重历史脉络与案例比较,便由此成为《港英时代》重写香港历史的基本框架。具体地说,写这本书的原因之一,是尝试填补当下香港研究的一个缺憾,即偏重颇为内向的本地框框、以及多少有着“以中国为中心”的气质与情怀,但同时忽略香港这个“亚洲国际都会”身处的全球与区域脉络,乃至比较视野。

曾经在学者李培德编着的《日本文化在香港》,读到一段颇有意思的文字:

“除了‘欧洲中心论’的影响之外,‘中国中心论’亦一直干扰我们对接受亚洲文化的态度。一般来说,香港文化界、社会媒体无不认为香港是‘中西文化’交汇的城市,而鲜说‘东西文化’……为何我们只把中国和西方相比较对垒呢?难道中国文化等同整个亚洲文化吗?……亚洲文化是多元的,不可能只有中国或任何一个国家的一元文化。” 阅读更多 »

讲真,我一直觉得“融入”是个伪命题

with 12 comments

柳三姐    2017-3-8
http://mp.weixin.qq.com/s/qLmS1_cmTkk3FGXUHPnBcQ

所以,我劝大家别老惦记着要融入,你的出生和前十几二十年所受的教育是无法改变的,别人的接受你也是无法改变的。还是谈谈我们该怎么做,才配得上一个“侨居海外的中国人”的名号。

1

“融入”这个话题并不新鲜,却时时刻刻在诸多场合看到与听到。甚至很多国内的朋友,关系不错的那种,也会问起,你在那边算是融入主流社会了吗? 每每此刻,我都有些难以作答。什么算是主流社会?什么是非主流社会?我回到北京,或者回到我出生的城市,算是主流吗?

如果融入主流社会的标准是有一份体面的工作?认识些本地人?能顺利的用Singlish点菜唠家常?……如果以上算是,那也许我算。

如果融入主流社会的标准是对政策制定有发言权?与权贵们关系不错?……那么别说回北京了,就算回我的出生地,我也不算。

对我而言,“融入”这个概念,如果非要加在我们的身上,那么也是两个层面的:

1)土生土长的当地人是否认可;以及
2)你自己是否打心底里认可自己的重新归化。

别人的想法不能控制,我们对自己还是能高标准严要求的嘛。于是,我们看到不少新移民同胞都以“尽快融入”来要求自己,这一系列的标准通常包括但不仅限于:语言、饮食习惯、习俗、本地朋友和社交圈。

这并没有什么不好,我个人觉得入乡随俗,是对别人的一种尊重,也丰富了自己的人生体验,一举两得,何乐不为。

然而,别说刚刚来到这片土地的朋友,就算在这里住了十几二十年的老移民,只要是第一代,只要是1949年以后出生在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人,因为各种不可描述的原因,无论你的Singlish说的多流利,多么爱吃laksa和mee goreng,有多少本地朋友,你都不可能让土生土长的本地人认可,你,也是新加坡人。 阅读更多 »

战车扣留争议,新加坡离中国的想法有多远?

with one comment

庄嘉颖(新加坡政治学学者)     2017-1-25
https://theinitium.com/article/20170125-opinion-chongjaian-singapore/

这两三年新加坡与中国间的的一系列摩擦,其实代表的是两国关系走向“正常化”。

北京,中国与新加坡两国国旗在天安门广场迎风飘扬。摄:Imagine China

最近新加坡战车被香港海关扣留一事,受各界关切;甚至有人怀疑,这是否代表新国对中关系恶化。而昨天(1月24日)下午,香港政府宣布将把战车归还新加坡,中新两国是否进行私下交易,也让多方猜测。

新加坡与中国,近年摩擦频传

近两年,可见中新两国屡次发生摩擦。例如,在南海仲裁案前后,北京坚持仲裁过程无效,而新国不仅强调国际法的重要,又有与美国的军事合作。及后,中国官方媒体人民日报旗下的《环球时报》,认为新国政府在不结盟运动(Non-Aligned Movement)高峰会议的发言暗指南海仲裁,大表不满;该报总编辑胡锡进与新国驻中国大使罗家良(Stanley Loh)更展开笔战。

接着,有中国网媒和网友,公开批评新加坡和现任总理李显龙,也有几个双边官方合作的例行会谈被延期。又传新加坡商人,以及赴中旅游、探亲的新加坡人,在中国遭受批评和游说等事。新加坡战车在港被扣押事件,似乎只是两国关系恶化的最新例证。

笔者以为,这两三年新加坡与中国间的的一系列摩擦,其实代表的是两国关系走向“正常化”。

中新关系由于许多原因,被中国大众视为“应该额外友好”。其中较常见的解释包括:新加坡是“以华人为多数”的社会,所以与中国有文化传统、历史、亲情,甚至血缘上的渊源;新加坡在改革开放初期,就与中国发展深厚的商业、经济、官方往来,提供中国学习的技术和机会;新加坡前总理李光耀与中国前领导人邓小平交情良好,奠定双边官方互动的稳定基础;新加坡在中国是最大的外来投资着等等。

同时,中国长期对包括新加坡在内的东南亚邻国标榜着“搁置争议”、“寻求连任双赢”,甚至“让利”的政策。此类观点臆断中新之间不会有严重分歧、摩擦或者利益冲突,即使有,也是易于处理的事情。

前述诸多案例,加上新国战车在港遭扣留一事,提醒了双方:假设中新关系必然友好不变,相当不切实际。 阅读更多 »

流亡40年的新加坡人——访战地医生洪瑞钗

leave a comment »

当今大马/苏颖欣(助理编辑)    2017-1-5
http://vox.malaysiakini.com/zh/9016

67岁的她将半生都奉献给巴勒斯坦人,自己也更曾是无国籍难民

在战火无情的中东,尤以巴勒斯坦和以色列之间的冲突最为历久而复杂。在犹太复国主义的推动下,成千上万巴勒斯坦人被迫大举迁离家园,在异地成了难民。

67岁的洪瑞钗医生带着倦容,轻声说出坚定有力的字句。她穿起黑色的大衣显得身形更娇小,难以想象这位半生奉献给巴勒斯坦人的骨科医生,自己也曾是无国籍难民。

战地医生洪瑞钗接受《当今大马》的专访

无国籍一点也不好玩
情绪上是难受的
他们要夺走你身而为人的权利

她10月底到吉隆坡出席著作《从贝鲁特到耶路撒冷》中译本的发布会,并在文运书坊和读者分享她的巴勒斯坦经验,事后接受《当今大马》专访。

洪瑞钗著作《从贝鲁特到耶路撒冷》

在槟城出生、新加坡成长的洪瑞钗,是新加坡大学医学系毕业生。1977年,她新婚的人权律师丈夫丘甲祥遭新加坡政府通缉,当时丘甲祥已是著名异议分子,曾为被指发动暴动的工人辩护,绘制政治讽刺漫画。当逮捕的风声到来,他选择逃亡至伦敦。

警方随后找上洪瑞钗,彻夜盘问、迫使她签署招供书,要她劝丈夫回新受审。洪瑞钗签了字,飞往伦敦和丈夫聚首,两人从此展开流亡生活。“我丈夫完全不想知道我到底签了什么,他说,‘没关系,在酷刑下,人人都会签那些愚蠢的东西。’” 阅读更多 »

政治自由化是双面刃 却是对的路

leave a comment »

天下杂志/黄亦筠    2016-12-21
http://www.cw.com.tw/article/article.action?id=5080067

图片来源:新加坡国立大学提供

二〇一一年,朋友一通电话,新加坡国立大学社会系副教授吴佩松加入新加坡第二大党工人党,帮政治明星、台裔律师陈硕茂的竞选团队,负责政策研究。

大选结果,执政的人民行动党掉了六席,显示新加坡民众对贫富差距、外来移民的不满。看著新加坡民心思变,吴佩松在一五年投入选战,以政坛新星之姿,当选工人党非选区国会议员。

“从政是为了我的孩子,为了下一代新加坡人有同等的机会,”四十三岁的吴佩松说。

身为社会历史学家,他认为新加坡正走在对的方向,即便身为反对党,仍肯定政府从教育、人才到经济政策的改革,希望将经济成长遇到瓶颈的新加坡,带往创意驱动的未来。

以下为专访摘要:

问:新加坡模式走了多年,有不错的成果,最近为何转变?

答:确实。最近政府变了,持续了解社会的需求。例如,来和我所在的新加坡国立大学社会系接触,希望做社会研究、持续了解社会的需求。

政府想了解,为什么人们变成这样?为什么人们觉得是这样?人们为什么这样?为什么产生这样的行为?政府开始感觉这是一个有机的社会,不能只著重在发展和工程结构,有更多组成和内涵需要重视。

问:为什么政府有这样的自觉?

答:因为意识到经济迈入成熟期,成长已到天花板。高科技产业进来,但没有持续带动创新。新加坡以高人力素质、勤奋和生产力闻名。但生产力并非高价值的生产力,也并非带动创新的生产力。

执行创新驱动经济的变革概念,来自于现任副总理尚达曼。他认为文化是经济建设及发展背后的重点,而不只是将经济发展视为社会工程的唯一指标。他任教育部长时将创新引入教材,希望从人才人力培育改变起,之后推动用创新驱动经济发展的产业策略。 阅读更多 »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