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国志

有关新加坡政治、社会、文化的报道、分析与评论

Posts Tagged ‘新加坡人

从“华记星洲受难记”,看新加坡网民如何从同情黄丝到支持蓝丝

with one comment

吴劲宪    2019-11-22
https://www.thenewslens.com/article/127870

许多新加坡人一开始是同情香港反送中运动抗争者的立场的,然而随着六月后的暴力升级,许多新加坡网民开始转而批评香港人为暴徒。

11月20日,以鹰派言论著称的华记茶餐厅负责人、香港人杨官华在离开新加坡前,于樟宜机场的星耀樟宜商场,录制了一段长6分钟的短片。前半段是以英语赞扬新加坡警察部队在调查之后让他重获自由。从这段身陷囹圄的经历,他看到了人性的“善”——那群在新加坡帮华记的人,与“恶”——很清楚看到落井下石人们的真面目。华记也不忘以“half past six”(当地俚语,意思为不标准)的英语来说这段话:

新加坡是一个非常文明,治安法治非常好的国家。多谢新加坡。其实感激的说话是讲不完,各位帮过我的朋友,我会记在心中!感激感谢感动。


接着,杨官华在短片余下的时间用了广东话讲述,除了重复影片前半段的谈话外,还呼吁支持者星期日在香港区议会选举,出来投给提倡非暴力的建制派候选人,以入主区议会。这位KOL(Key Opinion Leader,关键舆论领袖)还不忘点名香港的黄丝带,说支持者不能再让“暴徒(手足)”伤害香港,不能再被包括民主派在内的反对党政棍欺骗。香港已经遍体鳞伤,不能(再)承受这么多的伤害。

杨官华与入籍新加坡的前港人陈文平,于10月11日在后者位于新加坡滨海湾商业中心内的日式居酒屋举行的“于居住在新加坡的华人朋友表达下意见,对于目前香港的暴动事件看法”聚会后,被新加坡警方要求协助调查。警方是以两人没有申请准证举行公众集会为由,抵触了《公共秩序法令》而调查了41天,最终杨官华被当局限制不能入境新加坡。而提供“聚会”场地的陈文平,也以被警告做为结束。华记拿回了护照之后,马上搭飞机回香港,陈文平的动向则是未知数。

这段为期41天的“华记星洲受难记”到此结束。

杨官华来新加坡“与朋友聚会”,然后深陷触法疑云,这是新加坡人在香港爆发《反对逃犯条例修订草案》引起的社会运动和暴动以来,第一次感受到香江的黄丝带(简称黄丝)和蓝丝带(简称蓝丝)两大派系的斗争,竟然会从虚拟世界与香港,蔓延至新加坡社会。而杨官华的这趟狮城之旅,是否会为给饱受抨击的黄丝——手足(勇武派)联盟,在新加坡民间网络言论界,带来正面的影响呢?

要了解新加坡人对香港的认知以及民意,首先要知道狮城人对自身社会的看法。 阅读更多 »

Written by xinguozhi

十一月 23, 2019 at 2:34 下午

当祖国在召唤——从新加坡看海外华人的选择

with one comment

澳大利亚人报(The Australian)/Graham Lloyd    2019-11-26
https://cn.theaustralian.com.au/2019/10/26/30275/

Tian Fu Clan leader Tony Du Zhiquiang

新加坡克拉码头(Clarke Quay)的香天下火锅既有戏剧观赏效果又是饕餮享受。它从两个芭比娃娃开始:其中一个身披生wagu牛排,另一个身上披上切薄的鱼片。这些蛋白从娃娃身上剥离,然后在火辣的汤中沸煮。

Asia-link技术公司董事长,代表新加坡四川侨民的天府会负责人杜志强(Tony Du Zhiqiang音译)正在协调一场私人盛宴。

志强将在几天之后前往瑞士参加海外川籍社团的全球聚会。

中国中央政府想知道川籍社团在未来12个月在国际上为四川地区带来声望的打算。

志强是分布在世界各地的6,000万名强大中国侨民之一。

学者们认为侨民视为一个统一的群体是错误的,因为其成员来自不同的地方,在不同的时间而且为不同的原因而来。

但是有证据表明,在习近平主席的领导下,中国越来越多地对其海外侨民采取了新的看法。

随着经济实力的增强,中国正在呼吁海外华人共享梦想,并越来越多地将他们的技能,财富和忠诚带回祖国。

在与美国的激烈贸易战,海洋上的区域争端以及中国对从非洲到太平洋的不断扩展和投资的情况下,新重点放在了几代海外华侨如何响应中国的呼吁上。

而且,新一波更富裕,受过更好教育,更有民族主义主张的中国移民的浪潮对本区域和世界来说可能意味着什么。

志强说,他到瑞士开会时要带给中国的信息会是,它需要更加安静,去倾听并了解其他国家如何重视多样性。

这是志强在新加坡三十年间所吸收的讯息,新加坡有75%的人口可以追溯其根源到中国,但会肯定地保留自己的国家身份。

志强说,30年前他为过上更好的生活离开中国来到新加坡,当时这是一个有争议的决定。

尽管志强当时有一份政府工作,他说中国的情况很艰苦,地方当局还是花了一些时间来决定是否放他走。

在新加坡呆了两年后,志强说他面对自己的一个艰难决定——是否获得新加坡公民身份并放弃其中国公民身份。

“1994年,经过长时间的关注思考,我放弃了我的祖籍国的护照,成为了一名新加坡公民,”杜先生说。

“那时我说新加坡是我的新祖国。对于中国,我不能说我不认识你,但现在这才是我的故乡。’’

今天,志强说;“我毫不犹豫地认为自己是新加坡人”。

“我认为这是正确的选择。”

作为一名劳务组织者和在许多新移民中有影响力的人物,杜先生说,今天并不是每个人都会做出相同的决定。

“以前,中国是一个大国,但还不是非常富裕或非常强大,”他说。

“在过去的十年中,中国发展迅速,因此许多出国的中国人不愿放弃他们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国籍。”

“他们仍然认为他们为中国骄傲,并希望持有中国护照。” 阅读更多 »

Written by xinguozhi

十一月 21, 2019 at 2:53 下午

从国文国语到华语华文的转折路

with one comment

周维介   2019-11-13
怡和世纪 第39期 2019年4月

虽然新马的“华文”、台湾的“国文”、港澳的“中文”与中国的“语文”,是“Chinese Language”在各自教育体系中不同的称谓,但是它们所指的都是汉语的学习。称谓有别,是政治催化的结果,里头有历史的积淀与沧桑。它不似“公仔面”之于香港;“泡泡面”之于台湾;“快熟面”之于新马;“方便面”之于中国大陆,只是地域的用词差异,不具复杂的政治历史元素。

华校百年,它所使用的“华文科”课本以及它的科目称谓,在不同的历史阶段透露着不同的政治认同信息,把这些片段缀串,便能勾勒出新加坡政治历史的发展轮廓。新马华文教育与中国脐带相连,它一起步就毫无保留地复制了中国的教育体制,后来的本土化进程,则甩不开新马政治的影子。当地的政治晴雨潮汐,强力地主导着南洋华校的枯荣,这一文化现象也同时反映于当地华文报章的成长生态上。

本地华校以普通话作为教学媒介语,与中国旧王朝结束的历史发展齐肩并行。1912年清朝覆亡前夕,西潮涌现中国社会,传统文化面临海啸式的冲击,教育也一并受到西方时潮洗礼。1916年推广白话文的概念浮现后,蔡元培等人于翌年成立了“中华民国国语研究会”,提出“言文一致、国语统一”的新主张,并敦促北洋政府在文化与教育上落实“国语”,以实现中国改革的目标。国语运动在短短的三五年间,凝聚成强大的社会共识,白话文、注音符号、新式标点符号等等新事物陆续出炉,国语运动、新文学运动、汉字拉丁化等等事项旋出缤纷的文化光环。1910年代后半期开始,新式学堂在神州大地遍地开花,直接影响了南洋华校的变异,以私塾、学塾为核心的教育城堡迅速崩塌,新学堂在二十年代春笋般生长在南洋的土地上。

一切从《字课图说》开始

1901年上海澄衷学堂校长刘树屏编写的《字课图说》。

新式学堂在发育“变声”的阶段,语文科目所使用的课本,其实并非冠以“国语”或“国文”的名堂,主导着“读书识字”内容的科目称谓,是《字课图说》——这是教育转型、发育的“尴尬”阶段所使用的识字教本,这些“启蒙学堂字课图说”,担负着开启儿童心智的先锋责任。

作为启蒙第一步,《字课图说》的内容自然以汉字的学习为基础。所谓“读书先识字”,掌握汉字的形、音、义,是进阶中文世界的门槛。作为语文入门教材,《字课图说》犹如一册文图并茂的字典。每个单字的内容都包括读音、释义、构成词以及示意图四部分。《字课图说》的凡例,说明它是“专为小学堂训蒙而作,故词尚浅近,一切深文奥义不及焉”。它挑选了三千汉字作为学习材料,“皆世俗所通行及书牍所习见者”。

据石鸥编着湖南教育出版社出版的《百年中国教科书图说》描述,1901年上海的“澄衷学堂”是第一所由中国人创办的洋式学堂。当时澄衷学堂的校长刘树屏编写了《字课图说》作为识字教本,可视为中文教科书的雏形。1902年,无锡“三等公学堂”编印了《蒙学读本全书》,内容由浅渐深,楷书石印,附有插画。以当时的审美标准而言,那不是普通的美,因此面世后广受欢迎,被誉为同时代最完备最漂亮的新式教科书。

1906年“国文”称谓首次登场

《国文》正式成为语文科目名称,该是1906年左右的事。石鸥的《百年中国教科书图说》收集到的最早《国文》版本,是1906年学部图书编译局出版的《初等小学国文教科书》以及1907年商务印书馆出版的《女子国文教科书》。同个时代,中华书局出版的《中学国文教科书》,用的也是“国文”的称谓,可见当时中小学都共同使用“国文”之名。

当时新马是英国的殖民地,神州大陆却是当地华人心中坚定认同的祖国。一路来,清朝政府都有派遣官员南下巡查南洋华侨教育的传统,这种做法并没有因大清王朝的覆亡而中断。接棒执政的中华民国或北洋政府也都以扶持海外华侨教育为己任,一如1949年以前南洋各地的中文报章,绝大部分都无法摆脱民国政府的幕后操作,总编辑多通过政府举荐或委任南下执行任务,报章封面版都冠上“中华民国”的国号。华文教育这块文化蛋糕也是如此,1950年代以前,许多华校校长都由中国方面举荐,华校使用的各科课本也清一色来自中国,内容自然以中国为主轴,就像新马英校使用的教科书,也来自“祖家”英国,这都是殖民时代本土意识模糊、欠缺编印教科书条件的结果。既然以中国为认同对象,沿用来自中国课本是如此的理所当然,当“国文”称谓在中国登场了,南洋华社自然全单照收。由于国民政府主导着海外华侨教育的意识型态,因而中华民国、中华民族、中国人、三民主义、国语等概念遍布于教科书里。这种政治教育南移现象,在南洋维持了约四十年光景。 阅读更多 »

在狮子山下怒吼 VS 在狮子城内蜷缩:两座前英国殖民城市对比

with 3 comments

作者:施忠明     译者:新加坡民主频道     2019-6-15
https://democraticsg.wordpress.com/2019/06/15/在狮子山下怒吼 VS 在狮子城内蜷缩:两座前英国殖民城市对比

以下内容译自新加坡运动份子施忠明(Martyn See)的一篇题为《哪个才是民主社会?》的脸书贴文:

说来好笑。

我们都是前英属殖民地区,都是面积极小的岛屿,都是华人占多数的社会,且都是物质挂帅的消费市场经济社会。

但我们的共同点就仅止于此。

————————

新加坡人是一个主权国家的公民,但却缺乏掌控自己命运的途径。我们让行动党内最聪明的那些人掌控我们的生命。我们以保姆城市为荣。

香港并非主权国家,但她的居民愿为其自治权极力抗争,试图谱写自己的命运。

————————

新加坡人可以通过选举选出自己的国家领袖,但我们对投票站以外的民主进程鲜少参与。

香港人无法选举自己的政府部会,但他们尽可能行驶并尽全力捍卫他们所拥有的民主自由权利。

————————

新加坡人宣誓“建设民主社会”,但我们完全不顾,且并未真正明白其真正意义。

香港人则走上街头,愿拼死拼活地维护民主精神社会。 阅读更多 »

Written by xinguozhi

六月 15, 2019 at 1:13 下午

针对外劳涌入与我国专业人士、经理、执行人员和技师抢饭碗课题 新加坡民主党积极推动移民政策改革

leave a comment »

新加坡民主党    2019-6-13
http://yoursdp.org/publ/chinese_language/41-1-0-1636

人民行动党为了增长国内生产总值,不惜一切代价引进更多外来人口。这样的做法是不正确的。新加坡民主党认为牺牲新加坡人民的利益去实现庞大的人口是灾难的导火线。它不仅伤害了人民,而且会使国人更加疏远和脱离社会。

新加坡民主党推出了“为打造稳定未来的健全建国”的人口替代政策。

党内的新面孔陈雅慧女士建议在聘请外劳方面采取更有节制的方式。

按照我党的计划,外籍劳工的适用性将被严格审核。我党将建立了一项积分为基础的系统,为那些愿意到新加坡工作的外籍劳工进行评估,而评估因素包括年龄、技能、家属人数等。

如果申请者达到规定的截止点,他/她会被列入一份候选名单,以供新加坡雇主参考及聘用。雇主必须证明他们已尽最大的努力设法聘请新加坡人,但因无法在本地员工里找到所需的资历或技能的情况下,才可从这份名单里聘用外籍劳工。

曾在本地和国际公司担任高管职务的陈女士说:“这将阻止企业雇用仅仅能接受低工资的外国人。”她目前在一家区域公司工作。

在新加坡的专业人士、经理、执行人员和技师被削减的比例不断上升的情况下,新加坡民主党积极推动此项移民政策改革。这种趋势在一定的程度上是由数百家本地公司不断歧视本地员工所造成的。

陈女士也对王瑞杰副总理最近提出新加坡可以容纳1000万人口的想法表示异议。

新加坡是世界人口密度最高的国家之一,根本没能力容纳1000万人口。

事实上,新加坡人民是世界上最不幸福和压力最大的员工之一。在不考虑人民的身心健康的情况下,人民行动党引进更多外劳的做法是适得其反的。 阅读更多 »

王瑞杰亮相职总 如何满足民间期待?

leave a comment »

谢启明    2019-5-2
https://www.redants.sg/perspective/story20190502-2727

行动党目前的最大危机,是跟民众的互信不足。当中的原因是复杂的,包括之前一系列公共事件,特别是地铁大瘫痪以及大瘫痪之前有关机构的傲慢姿态,都累积了相当的民怨。生活费上涨以及就业前景不明朗等,同样影响了民众对行动党的观感。就不知道王瑞杰是否清楚地意识到这些问题。

王瑞杰在5月1日升任副总理,当天首次以行动党第四代领军人物身份,在职总劳动节集会上发表主旨演说。(联合早报)

王瑞杰在受委副总理后,在五一劳动节亮相职总的纪念活动。因为大选脚步逼近,如今台面上的一举一动,都不可能不引起相关政治联想。职总是行动党的选举动员机器,下一届大选在某种程度上也是对王瑞杰担任未来总理的信任投票,所以王瑞杰在大会上的言行自然备受关注。

行动党连续执政超过半个世纪,最主要的秘诀就是政绩,尤其是推动经济发展和转型,为新加坡人带来好的就业机会和生活品质的提升。管理好经济,工会的配合相当关键,因此劳资政三方协调机制、行动党与职总的共生关系等“富新加坡特色”的制度安排,就显得很重要。

20190502 HSK ST.jpg

副总理王瑞杰5月1日在职总劳动节集会上发表主旨演说。(海峡时报)

20190502 May Day ZB.jpg

5月1日,我国政治领导人、工运领袖,以及企业代表等1600多人出席在白沙乐怡度假村举行的劳动节集会。(联合早报)

王瑞杰在演讲中强调重视工人的利益,自然是再正确不过的调子。但是这也是必须的,因为全球化所带来的巨大挑战,加上人工智能和机器人对未来就业的威胁,都是新加坡政府要赢得民心所必须克服的问题。

按照过去的经验,经济表现是一把双刃剑,当经济出现危机时,新加坡人本能会团结在行动党周围。这是因为行动党政府在几次重大经济危机时,都能够化险为夷,所以政绩备受民众肯定。于是,自然的结论是只要行动党能够解决经济问题,特别是新加坡人的就业期待,大选大概就赢了过半了。阅读全文»

Written by xinguozhi

五月 2, 2019 at 5:52 下午

“华人连华语都不会讲,好意思吗” 星国本地华人与中国游客的争执是怎么回事?

leave a comment »

万宗纶    2019-3-18
https://asean.thenewslens.com/article/115471

所有的外来者去到一个地方、一个国家时,不管是旅游或是移民,实在应该用尽各种管道,了解当地的政治、文化、社会脉络,认清自己的社会位置,你的到来,对当地人意味着什么,才能知道什么样的举动才是适切的举动。

Photo Credit: Juliana Chong CC BY 2.0

这两天新加坡网路上爆出本地华人与中国游客间的矛盾事件有名新加坡华人在路上被一个中国女士问路,说要去“海湾肪”,但如果你在新加坡住过,大概知道除了牛车水之外,可能没人会去记这些站的华语名称,所以尽管这个新加坡居民想要帮忙,也没头绪,所以他问了对方要去的是不是“Bayfont”,还是“Habourfront”,没想到对方竟然怒呛,“华人连华语都不会讲,好意思吗?”被这样冒犯之下,这位新加坡大哥气得直接把这位“China lady’”指到了反方向去。

因为新加坡华人也会自称Chinese,所以在新加坡的语境里,会用China people或是PRC people来指称中国人,而随着中国新移民愈来愈多,两种Chinese之间的日常冲突也愈演愈烈——比如我曾在书里提到,新移民得到组屋后,自己不住,租给我们这些留学生,然后自己跑去澳洲住,气得楼下邻居威胁我们要去举报HDB。

也让我想起新加坡2011年曾发生过的“煮一锅咖哩”(Cook and Share a Pot of Curry Day)事件。

曾经有个住在组屋里的新加坡印度家庭,印度家庭煮咖哩吃,天经地义(尽管那个味道真的会到处飘),有一天,他们的邻居搬来了一个中国新移民家庭,这个中国家庭觉得,妈呀,你印度人煮的咖哩也太臭了,所以他们找上门,要求对方不准煮咖哩。 阅读更多 »

%d 博主赞过: